金人杀兀室萧庆,相去数步而死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88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冷山去燕山三千里,去金国所都二百余里,皆不食之地。丁亥岁,有二龙,不辨名色,身体高度丈余,相去数步而死。冷气腥焰花珍珠,不可近。一已无角,如截去。一额有窍,大若当

冷山去燕山三千里,去金国所都二百余里,皆不食之地。丁亥岁,有二龙,不辨名色,身体高度丈余,相去数步而死。冷气腥焰花珍珠,不可近。一已无角,如截去。一额有窍,大若当三钱,如斧凿痕。悟室欲遣人截其角,或以为不祥,乃止。

◎选举一

炎兴下帙九十七。

乙亥夏,熙州野外渭水有龙见十七日。初于水面见苍龙一条,长久即没。次日,见King Long以爪托一流产儿,儿虽为龙所作弄,略无惧色。15日King Long依然,见一帝者乘白马,红衫玉带,如少年中官状,马前有六蟾蜍,凡三时方没。郡人竞往观之,相去甚近而无风涛之害。熙州尝以图示刘豫,刘不悦。赵伯璘曾见之。

自敷奏以言,明试以功,三载考察政绩,三考黜陟幽明,始于《舜典》。司徒以乡三物兴贤能,太宰以一岁计吏治,详于《周官》。两汉而下,大选之制不相同,归于得贤而已。考个中央,可是入仕则有贡举之科,服官则有铨选之格,任事则有考课之法。然历代之议贡举者每曰:"取士以文化艺术,不若以道德。就经济学而研究之,赋论之富华,不若经义之实学。"议铨选者每曰:"以年劳取人,能够绝超躐,而不无贤愚同滞之叹;以引入取人,能够拔俊杰,而不无巧佞捷进之弊。"议考课者每曰:"拘吏文,则上下监督,浸成浇风;通誉望,则权贵请托,徒开利路。"于是数短论长,莫之一也。

起温州四年六月,尽十一月十十三日丁未。

是年11月,汴都大康县一夕大雷雨,下冰龟亘数十里,龟大小不等,首足卦文皆具。

宋初承唐制,贡举虽广,而莫重于进士、制科,其次则三学选补。铨法虽多,而莫重于举削改官、磨勘转秩。考课虽密,而莫重于官给历纸,验考批书。别的教练、武举、童子等试,以及遗逸奏荐、贵戚公卿任子亲朋老铁与远州流外诸选,委曲琐细,咸有品式。其间改动临时,沿革迭见,而三百余年元臣硕辅,鸿博之儒,清强之吏,皆自此出,得人为最盛焉。今辑旧史所录,胪为六门:一曰科目;二曰学园试;三曰铨法;四曰补荫;五曰保任;六曰考课。烦简适中,隐括归类,作《公投志》。

七月白衣秀士王伦蓝公佐往金国。

阿保机居西楼,宿毡帐中。晨起,见黑龙长十余丈,蜿蜒其上。引弓射之,即腾空夭矫而逝,坠于白虎府之西,相去已千五百里,才长数尺。其骸尚在金本国库。悟室长子源尝见之,尾鬣支体皆全,双角已为人所截。与予所藏董羽画出水龙绝相似,盖其背上鬣不作鱼鬣也。

宋之科目,有贡士,有诸科,有武举。常选之外,又有制科,有幼童举,而进士得人为盛。神宗始罢诸科,而分经义、诗赋以取士,其后遵行,未之有改。自仁宗命郡县建学,而熙宁以来,其法浸备,学园之设遍天下,而满世界文治彬彬矣。今以科目、学园之制,各著于篇。

白衣秀士王伦以奉使金国至东京(Tokyo)权留守到东京(Tokyo)留守孟庾至迪Byron遂与其副蓝公佐渡额尔齐斯青海去至北留伦不还独遣公佐归。

悟室第三子挞挞,劲勇有智,力兼百人,悟室常与之谋国。蒲Land Rover之死,挞挞承诏召入,自后执其手而杀之。为明威将军。正阳十六挟奴仆入寡婶家烝焉。悟室在阙下,虏都也。其长子以告,命械击于家。悟室至,问其故。曰:“放偷敢尔。”悟室命缚,杖其背百余,释之,体无伤。虏法,缚者必死,挞挞始谓必杖,闻缚而惊,遂失心,归室不可能坐,呼曰:“小编将去。”人问之,曰:“适蒲Land Rover去。”后旬日死。悟室哭之恸,曰:“折笔者上手。”是年十一月,悟室亦坐诛。

初,礼部贡举,设贡士、《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经、明法等科,皆秋取解,冬集礼部,春季考试试。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于长史省。凡举人,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凡《九经》,帖书一百二十帖,对墨义六十条。凡《五经》,帖书八十帖,对墨义五十条。凡《三礼》,对墨义九十条。凡《三传》,一百一十条,凡《开元礼》,凡《三史》,各对第三百货条。凡学究,《毛诗》对墨义五十条,《论语》十条,《尔雅》、《孝经》共十条,《周易》、《都督》各二十五条。凡明法,对律令四十条,兼经并同《毛诗》之制。各间经引试,通六为合格,仍抽卷问律,本科则否。诸州判官试贡士,录事参军试诸科,不通经义,则别选官考校,而判官监之。试纸,长官印署面给之。试中格者,第其甲乙,具所试经义,朱书通、否,监官、试官具名其下。举人文卷,诸科义卷、帖由,并随解牒上之礼部。有笃废疾者不得贡。贡不应法及校试不以实者,监官、试官停任。受赂,则论以枉法,长官奏裁。

金人杀兀室萧庆。

乙未年七月,客星守鲁。悟室占之,大将军曰:“不在作者分野,外方小灾无伤。”至三月,鲁、兖、宋、滕、虞诸王同日诛。戊寅年,星守陈。太守以告宇文,宇文语悟室,悟室时为陈王。悟室不以为怪。至二月而诛。虏亦应天道如此。

凡命士应举,谓之锁厅试。所属先以名闻,得旨而后解。既集,什伍相保,不许有大逆人緦麻以上亲,及诸不孝、不悌、隐匿工商异类、僧道归俗之徒。家状并试卷之首,署年及举数、场第、乡贯,不得增损移易,以一之日抽取,月终而毕。将临试期,知举官先引问联合保证,与状佥同而定焉。凡就试,唯词赋者许持《切韵》、《玉篇》,其挟书为奸,及口相受授者,发觉即黜之。凡诸州长吏举送,必先稽其版藉,察其作为;乡邻所推,每九个人相保,内有缺行,则连坐不得举。传说,知举官将赴贡院,台阁近臣得荐所知之负艺者,号曰"公荐"。太祖虑其因缘挟私,禁之。

节要曰:诛兀室萧庆诏朕席祖宗之基抚有万国仁帱德覆罔不臣妾而帐蓬股肱之旧敢为奸欺盘锦仪同三司尚书左御史陈王希尹(希尹兀室名。殆室改作乌舍)猬以武力之劳寝备宰辅阴愎阴恶出其资质轻渎同僚事辄异论顷更法令之始永作国朝之规务合人情每为文具比其改善不复尊承几丧淳风徒成浇政至乃未有诏谕遽先指陈或托旨以宣行每作威而专恣密置党与怀为诞谩僭奉玉食之尊荒怠枭鸣之吗外擅家国之利内睽骨血之恩日者帅臣密奏奸状已萌蚤弗加诛死不瞑目顾虽未忍灼见非诬心在无君言尤不道逮燕居而窃议谓神器以何归稔於据说迄致彰败躬蹈前车之既覆岂容。

金人科举,先于诸州分县赴试。诗赋者兼论策作19日,经义者兼论策作一日,号为“乡试”,悉以本经略使为试官。预试之士,唯杂犯者黜。头名曰“乡元”,亦曰“解元”。次年春,分三路类试,自河以北至女真皆就燕,关西及河东就云中,河以南就汴,谓之“府试”。试诗赋、论时务策。经义,则试五道、三策、一论、一律义。凡四个人取一,第一名曰“府元”。至秋,尽集诸路进士于燕,名曰“会试”。凡几个人取一。第一名曰“来头”,亦曰“榜眼”。分三甲,曰团鱼壳、中甲、生龟板。来头补三明郎,视中朝之承议。上甲皆赐绯,五年即至奉直先生,谓之“正郎”。第二、第两人四年或两年。中甲十二年,龟腹甲十三年,不以所居官高卑,皆迁大夫。中、龟底甲服绿,例赐银带。府试差官取旨,太史省降札。知举一个人,同知二位,又有弥封、誊录、监门之类。试闱用四柱,揭彩其上,目曰“至公楼”。主文登之,以观试。或有私者,停官不叙,仍决沙袋。亲人不逃避。尤重书法,凡作字,有一些画偏旁微误者,皆曰“杂犯”。先是考校毕,知举即唱名。近岁,上、中、龟板杂取十名,纳之国中,下翰林大学重考,实欲私取权贵也。考校时,不合格者日榜其名,试院欲开,余名方知中选。后又置御试,已会试中选者皆当至其东京,不复试文,只以会试榜殿廷唱第而已。士人颇感到苦,多不愿往,则就燕径官之,御试之制遂绝。又有明经、明法、童子科,然不录用,止于簿尉。明经至于为直省官,事宰执,持笔研。童子科止有赵宪甫位至三品。

自唐以来,所谓明经,可是帖书、墨义,观其背书而已,故贱其科,而"不通"者其罚特重。乾德元年,诏曰:"旧制,《九经》一举不第而止,非所以启迪仕进之路也;自今依诸科许再试。"是年,诸州所荐士数益多,乃约周显德之制,定诸州贡举条法及殿罚之式:贡士"文科理科纰缪"者殿五举,诸科初场十"不"殿五举,第二、第三场十"不"殿三举,第一至第三场九"不"并殿一举。殿举之数,朱书于试卷,送中书门下。八年,陶谷子邴擢上第,帝曰:"谷无法训子,安得登第?"乃诏:"食禄之家,有登第者,礼部具姓名以闻,令覆试之。"自是,别命儒臣于中书覆试,合格乃赐第。时川蜀、荆湖内附,试数道所进士,县次往还续食。开宝七年,诏礼部阅进士及十五举尝终场者,得一百三个人,赐本科出身。特奏名恩例,盖自此始。

蔓草之弗图特进太傅左丞萧庆迷国罔悛欺天相蔓草之弗图特进太守左丞萧庆迷国罔悛欺天相济将致认理咸伏厥辜呜呼赖天之灵既诛两观之恶享国无极永保亿年之休咨尔臣民咸体予意。

省部有令史,以进士及第者为之。又有译史,或以练事,或以关节。凡递来或除州里胥,告令史、译史送之,大州三数百千,帅府千缗。若兀术诸妃嫔除授,则令宰执子弟送之,获数万缗。

八年,礼部奏合格进士、诸科凡二十八个人,上亲召对讲武殿,而未及引试也。二〇一七年,翰林大学生李昉知贡举,取宋准以下十一个人,而贡士民武装济川、《三传》刘睿材料最陋,对问失次,上黜之。济川,昉乡人也。会有诉昉用情取舍,帝乃籍终场下第人姓名,得三百六十多少人,皆召见,择其一百捌仟克人,并准以下,乃御殿给纸笔,别试诗赋。命殿中侍刺史李莹等为考官,得贡士二贰10个人,《五经》三个人,《开元礼》六人,《三礼》三十陆个人,《三传》贰20个人,《三史》五人,学究十七个人,明法五人,皆赐及第,又赐钱二100000以张晚会。昉等寻皆坐责。殿试遂为常制。帝尝语近臣曰:"昔者,科名多为势家所取,朕亲临试,尽革其弊矣。"两年,亲试举人王式等,乃定王嗣宗第一,王式第四。自是御试与省试排名,始有起伏之别。时江南未平,贡士林松、雷说试不中格,以在那之中道来归,亦赐《三传》出身。

神麓记曰:悟室(改作乌舍(与国同姓完颜氏母妊贰20个月生名曰:悟室(乃三十也。。悟室改作乌舍)长而身长七尺馀音如巨钟面貌长而彩虹色少须髯常闭目坐怒睁如环创撰女真文字动循礼法军旅之事暗合西魏自谓不在张良陈平之下初兀术往祁州校官府朝辞既毕众官饯於燕都檀州门裹兀术甲第至夜阑酒酣绵各归惟悟室独留嗜酒咬兀术首曰:尔鼠辈岂容笔者咬哉!汝之军马能有几何天下之兵皆小编有也。言语相激兀术佯醉如厕急走骑告秦圣上宗干云:兄援我秦皇帝与悟室向来胶漆及谋诛鲁宋之後情转相好遂言语遮护之曰:悟室实有酒,岂可信赖哉!兀术出次早以辞皇后为名泣告皇后如前后曰:叔。且行容款奏帝耳兀术遂行后具此言白东昏使兀术亲弟燕京留守纪王阿普兀术至良乡及之回兀术密奏帝曰:朕欲诛老贼久矣。柰吴国君方便援之至此自山後沿着马路险阻处令朕居止善好处自作捺钵以自身骨肉不附已者必诬崦去之自任其心腹於权要之务此奸状之萌惟尊叔自裁之赐死同难臣鲁南撒瀛虚哥濛铁哥滋四子遇害右丞萧庆并子男亦被诛。

南边高寒,故多衣皮,虽得一鼠,亦褫皮藏去。妇人以羔皮帽为饰,至值十数千,敌三大羊之价。不贵貂鼠,以其见日及火则剥落无色也。

太宗即位,思振淹滞,谓侍臣曰:"朕欲博求俊彦于科场中,非敢望拔十得五,止得半点,亦可为致治之具矣。"太平兴国二年,御殿覆试,内出赋题,赋韵平侧相间,依次而用。命李昉、扈蒙第其上下为三等,得吕蒙正以下第一百货公司12人。越二十五日,覆试诸科,得二百人。并赐及第。又阅贡藉,得十举以上至十五举贡士、诸科一百八十余人,并赐出身;《九经》四个人不中格,亦怜其老,特赐同《三传》出身。凡五百余名,皆赐袍笏,锡宴大悲寺,帝自为诗二章赐之。甲、乙第举人及《九经》,皆授将作监丞、日照评事,抚军诸州,其他亦优等授官。八年三月,廷试贡士。有趣的事,惟春放榜,至是秋试,特别例也。是冬,诸州举人并集,会将亲征北汉,罢之。自是,间一年或二年乃贡举。

松漠记闻曰:陈王悟室加恩制贵贵尊贤式重仪型之望亲亲尚齿亦优宗室之恩朕俯追追群情祗膺显号爰第景风之赏执。若台曜之先凡尔在廷听予休命具官属为诸父身相累朝蹈五常九德之规为四辅三公之冠当费力创办实业之际籍左右宅师之勤如献兆之信蓍黾如济川之待舟楫迪作者高后格於皇天属正统之有归赖嘉谋之先定缉熙百度董治六官雍容以拆肘腋之奸指顾以定朔南这地德业茂著古今罕伦迨兹庆锡之颁询及佥谐之论谓上公之嘉命有九而天下之达尊者三既已兼全无可增益乃敷求於载籍仍自断於朕心杖以造朝前已加於异数坐而论道今复举於旧章萧何赐诏不名安平王肩舆升殿并滋优渥以奖耆英於戏建无穷之基则必享无穷之福赐特别之礼所以报非。

初,汉儿至曲阜,方发宣圣陵,粘罕闻之,问高庆绪克利特海人曰:“孔圣人哪个人?”对曰:“古之大贤人。”曰:“大圣人墓岂可发?”皆杀之,故阙里得全。

八年,覆试贡士。有颜明远、刘昌言、张观、乐史四个人,以见任官举进士,特授近藩掌书记。有赵昌国者,求应百篇举,谓31日作诗百篇。帝出杂题二十,令各赋五篇,篇八句。日旰,仅成数十首,率无可观。帝以是科久废,特赐及第,以劝来者。

常之功钦承体貌之隆共对邦家之祉。

燕京茶肆设双陆局,或五或六,多至十。博者蹴局,如南人茶肆中置棋具也。

四年,进士、诸科始试律义十道,贡士免帖经。二零一四年,惟诸科试律,进士复帖经。进士始分三甲。自是锡宴就琼林苑。上因谓近臣曰:"朕亲选多士,殆忘饥渴,召见临问,观其才技而用之,庶使田野先生无遗逸,而朝廷多君子尔。"雍熙二年,廷试初唱名及第,第一等为节度推官。是年及端拱初,礼部试已,帝虑有遗才,取不中格者再试之,于是由再试得官者数百人。凡廷试,帝亲阅卷累日,宰相屡请宜归有司,始诏岁命官知举。

又曰:已未年11月客星守鲁悟室占之长史曰:不在小编分野外方小灾笔者伤至7月鲁兖宋滕虞诸王同日诛丁酉年星守陈御史以告宇文语悟室(悟室时为陈王。悟室均改作乌舍)悟室不以为怪至8月而诛虏亦应天道如此余睹始之降约燕京统军反统军之兵皆契丹人余睹谋诛西军之在云:中者尽约云:中河东安徽燕京郡守之契丹汉儿令诛女真之在官在军者天德知军伪许之遣其妻来告时悟室为西监军自云:中来燕微闻其事而未信以通事汉儿那也。回行数百里那也。见二骑驰甚遽问之曰:曾见监军否以不识对问为哪个人曰:余睹下人那也。追及悟室曰:适两契丹云:余睹下人既在西京何故不识监军(北人称云:中为西京)恐有奸谋遂回马追获之搜其靴中得余睹《书》曰:事已泄宜便入手复驰告悟室即回燕统军来谒缚而诛之。又三十日至云:中余睹微觉父亲和儿子以游猎为名遁入夏国夏人问有兵几何云:亲兵三二百遂不纳投达靼达靼先授悟室之命其首脑诈出迎具食帐中潜以兵围之达靼善射无衣甲余睹出敌不胜父亲和儿子皆死凡预谋者悉诛契丹之黔汉儿之有声者皆不免。

女真多玉盘盂花,皆野生,绝无红者。好事之家采其芽为菜,以面煎之,凡待宾、斋素则用。其味脆美,能够久留。无紫姜,至燕方有之,每两价至千二百。金人珍甚,不肯妄设。遇大宾至,缕切数丝置楪中,感觉异品,不以杂之饮食中也。

旧制,既锁院,给左藏钱九万资开销。端拱元年,诏改支太史祠部,仍倍其数,罢御厨、仪鸾司供帐。知贡举宋白等定贡院传说:开始时期12日,进士具都榜引试,借大将军台促使官一个人监门,都堂帘外置案,设银香炉,唱名给印试纸。及试中格,录进士之文奏御,诸科惟籍名而上;俟制下,先书姓名散报之,翌日,放傍唱名。既谢恩,诣国学谒先圣先师,举人过堂閤下告名。闻喜宴分为两天,宴贡士,请丞郎、大两省;宴诸科,请省郎、小两省。缀行期集,列叙名氏、乡贯、三代之类书之,谓之小录。醵钱为游宴之资,谓之酺。皆团司主之。制下,而中书省同贡院关黄覆奏之,俟正敕下,关报南曹、都省、都尉台,然后贡院写春关散给。(籍而入选谓之春关。)登科之人,例纳朱胶绫纸之直,赴吏部南曹试判三道,谓之关试。

又曰:悟室第三子挞挞劲勇有智慧兼百人悟室常与之谋图蒲路虎之死挞挞承诏旨入自从後执其手而杀之为明威将军首春18日挟奴仆十辈入寡婶家婶焉悟室在阙下(虏都也。。删注三字)其长子以告械系於家悟室至问其故曰:放偷敢尔悟室命缚杖其背百馀释之体无伤虏法缚者必死挞挞改作达达勒)始谓必杖闻缚而惊遂失心归至无法坐呼曰:小编将去人问之曰:适蒲Land Rover来旬日死兀室哭之恸曰:折我左边手是年12月悟室亦坐诛。

水瓜形如匾蒲而圆,色极青翠,经岁则变黄。其瓞类甘瓜,味甜脆,中有汁,尤冷。《五代史。南蛮附录》云:“以牛粪覆棚种之。”予携以归,今禁圃乡囿都有。亦可留数月,但无法经岁,仍不变紫蓝。鄱阳有久苦目疾者,曝干服之而愈,盖其性冷故也。

淳化七年,诸道进士凡万捌仟余人。先是,有击登闻鼓诉校试不公者。苏易简知贡举,受诏即赴贡院,仍糊名考校,遂为例。既廷试,帝谕多士曰:"尔等各负志业,效官之外,更励精文采,无坠前功也。"诏刻《礼记·儒行篇》赐之。每科进士第一人,天皇宠之以诗,后尝作箴赐陈尧叟,至是,并赐焉。先是,尝并学究、《经略使》、《周易》为一科,始更定本草述钩元日试义十道,《太守》、《周易》各义五道,仍杂问疏义六道,经注四道。明法旧试六场,更定试七场:第一、第二场试律,第三场试令,第四、第五场试小经,第六场试令,第七场试律,仍于试律日用杂货物问疏义六、经注四。凡《三礼》、《三传》、《通礼》每十道义分经注六道、疏义四道,以六通为合格。

节要曰:兀室猎居庸关之东憩於山上遥见二驰递者相遇於道立马交谈久而分去悟室疑之命数骑追一个人至诘曰:匀哪个人也。曰:余睹大使以武力诣燕山稿里统军司悟室曰:尔适相遇者彼何人也。曰:彼乃稿里统军之使余睹者兀室曰:尔等适立马话及何。

长太华山在冷湖南南千余里,盖白衣观世音所居。其山禽兽皆白,人不敢入,恐秽其间,以至蛇虺之害。黑水发源于此,旧云粟末河。契丹德光破晋,改为混同江。其俗刳木为舟,长可八尺,形如梭,曰“梭船”,上施一桨,止以渔猎。至渡车,则方舟或三舟。后悟室得南人,始造船,如神州运粮者,多自国都往五国城载鱼。

自淳化末,停贡举八年。真宗即位,复试,而高句丽始贡一个人。先是,国子监、齐齐哈尔府所贡士,与举送官为姻戚,则两司更互考试,始命遣官别试。

事曰:问候兀室曰:非也。问候之语无许久。又曰:叙家事悟室曰:家事故非立马叙。又曰:叙过往的事悟室曰:过去的事情亦不是立马叙驰者词穷面赭。又。且战慄不已悟室察其言色兼素疑余睹稿里皆契丹反覆之徒因以诈折之曰:笔者知尔贰人为睹辈议者近有人密告余睹稿里反期於明天各有使至自己故来此伺之果得尔辈夫何隐焉无何驰者实余睹议反者也。彼谓兀室果知故不敢隐余睹之叛由是败粘罕自燕山令悟室西捕余睹悟室至云:中余睹已走悟室尽诛余睹残党及擅杀粘罕次室萧氏回至燕山请罪於粘罕曰:萧氏本契丹之元妃也。与兄实乃雠仇实不得已而从之彼素忍死以事兄者将有待於前天也。今既见事无成恐,或不利於兄。且兄横行天下万夫莫当而此人帷幄之间可以寸刃害兄於不测矣。事当防备况今迄今某以爱兄之故已擅杀之粘罕起而谢之既而泣下噫禽兽同心。假使宜乎!能有成功也。悟室奸猾多类此粘罕之下诸酋不得及之。

西楼有蒲,濒水丛生,一干,叶如柳,长不盈寻丈,用以作箭,不矫揉而坚。左氏所谓“董泽之蒲”是也。

咸平四年,亲试陈尧咨等八百四19位,特奏名者九百余名,有晋天福中尝预贡者。凡士贡于乡而屡绌于礼部,或廷试所不录者,积前后举数,参其年而差等之,遇亲策士则别籍其名以奏,径许附试,故曰特奏名。又赐海南进士、诸科三百50人考取、同出身。既下第,愿试武艺(英文名:wǔ yì)及量才录用者,又五百余名,悉赐装钱慰遣之,命礼部叙为一举。较艺之详,推恩之广,近代所未有也。

3月苏符为礼部士大夫充贺正旦国信使使於金国。

关西羊出同州沙苑,大角虬上盘至耳,最好者为卧沙细肋。北羊皆长面多髯,有角者百无二三,大仅如指长,可是四寸。皆目为“白羊”,其实亦多浑黑。亦有肋细如箸者,味极珍,性畏怯,不争持,不越沟堑。善牧者每群必置羖䍽羊数头,羖䍽音古力,北人讹呼“羖”为“骨”。仗其勇狠,行必居前,遇水则先涉,群羊皆随其后,以羖䍽发风,故不食。生达靼者大如驴,尾巨而厚,类扇,自脊至尾或重五斤,皆膋脂,以为假熊白,食饼饵。诸国人以它物易之。羊顺风而行,每烈风起,至举群万计皆失亡,牧者驰马寻逐,有至数百里外方得者。7月、八月两翦毛。当翦时,如欲落絮。不翦,则为草绊落。可捻为线。春毛不直钱,为毡则蠹。唯秋毛最好,皮皆用为裘。凡宰羊,但食其肉。贵妃享重客,间兼皮以进,必指而夸曰:“此潜羊也。”

旧制,及第即命以官。上初复廷试,赐出身者亦免选,于是策名之士尤众,虽艺不比格,悉赐同出身。乃诏有司,凡赐同出身者并令守选,循用常调,以示甄别。又定令:凡试卷,封印院糊名送知举官考定高下,复令封之送覆考所,考毕然后参校得失,不合格者,须至覆场方落。谕馆阁、台省官,有请属进士者密以闻,隐匿不告者论罪。仍诏诸王、公主、近臣,毋得以下第亲族宾客求赐科名。

鄜延路经略关师古来朝。

回鹘豆高中二年级尺许,直干有叶,无旁枝。角长二寸,每角止两豆,一根才六七角,色黄,味如栗。

景德四年,命有司详定《考校举人程式》,送礼部贡院,颁之诸州。士不还乡邻而窃户他州以应选者,严其法。每秋赋,自都督佐察行义保任之,上于州;州长贰复审察得实,然后上本道使者类试。已保任而有缺行,则州县皆坐罪;若省试而文科理科纰缪,坐元考官。诸州解试额多而中者少,则没有必要足额。

关师古先自吉林叛去及新复辽宁地归於朝廷师古来朝有认旗二面拥於马後曰:天下弓马客一国经略使师初渡江凡见者莫一点都不大笑。

巴芬湾帝王蟹黄色,大如碗,螯巨而厚,其跪如神州淡水蟹。石举、鮀鱼之属都有之。

寻又定《亲试贡士条制》。凡策士,即殿两庑张帟,列几席,标姓名其上。先12日表其先后,揭穿阙外,翌旦拜阙下,仍入就席。试卷,内臣收之,付编排官,去其卷首乡贯状,别以字号第之;付封弥官誊写校订,用御书院印,付考官定等毕,复封弥送覆考官再定等。编排官阅其同异,未同者再考之;如复不相同,即以相左近者为定。始取乡贯状字号合之,即第其姓名、差次,并试卷以闻。其考第之制凡五等:学识优点和长处、词理精绝为率先;才思该通、文科理科周率为第二;文科理科俱通为第三;文科理科中平为第四;文科理科疏浅为第五。然后临轩唱第,上二等曰及第,三等曰出身,四等、五等曰同出身。余如贡院旧制。

十十日辛丑金人族诛鲁天子都上校挞懒。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金人杀兀室萧庆,相去数步而死

关键词:

上一篇:黍穄第四《爾雅》曰,若昧於田疇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