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命帅于它军,独皇世子疾不可能朝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5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起藩邸,尽贞元二年三月) 【顺宗实录卷一】 起重光大荒落,尽旃蒙作噩,凡八年。 顺宗至德大圣大安孝国王,讳诵,德宗长子。母曰昭德皇后王氏。上元节二年一月十十五日生,

(起藩邸,尽贞元二年三月)

【顺宗实录卷一】

起重光大荒落,尽旃蒙作噩,凡八年。

顺宗至德大圣大安孝国王,讳诵,德宗长子。母曰昭德皇后王氏。上元节二年一月十十五日生,大历十七年封为宣王,建一月年立为皇世子。慈孝宽大,仁而善断,细心艺学,亦微信尚佛陀法。礼重师传,引见辄先拜。善行书,德宗之为诗并他文赐大臣者,率皆令上书之。德宗之幸奉天,仓卒闲,上常亲执弓矢,率军后开首卫,备尝辛劳。上之为皇帝之庶子,于老爹和儿子闲慈孝交洽无嫌。每以全球为忧。德宗在位久,稍不假宰相权,而左右得因缘用事。外则裴延龄、李齐运、韦渠牟等,以奸佞相次进用。延龄尤狡险,判度支,务刻剥聚敛以自为功,天下皆怨怒。上每进见,候颜色,辄言其不可。至陆贽、张滂、李充等以毁谴,朝臣惧,谏议大夫阳城等伏合极论。德宗怒甚,将加城等罪,内外无敢救者,上独开解之,城等赖避防。德宗卒不相延龄、渠牟,上所向披靡焉。

  (起藩邸,尽贞元二十一年五月。)

德宗神关公文帝王十一

贞元二十一年辛未,德宗崩。景申,上加冕太极殿。册曰:“维贞元二十一年,岁次乙丑,一月丁卯朔,31日壬申。国君若曰:‘于戏!天下之大,实惟重器,祖宗之业,允属元良。咨尔皇太子君诵,睿哲温恭,宽仁慈惠。文武之道,秉自生知;孝友之诚,发于天性。自膺上嗣,毓德春闱,恪慎于厥躬,袛勤于大训。必能诞敷至化,安劝庶邦。朕寝疾弥留,弗兴弗寤,是用命尔继统,俾绍前烈,宜陟元后,永绥兆人。其令中书太尉平章事高郢奉册即帝王位。尔惟奉若天道,以康四海,懋建皇极,以熙庶功,无忝作者高祖太宗之休命。’”

  (方本不载《实录》,云:诸本《顺宗实录》,皆以附《外集》。然李汉《序》谓又有《注论语》十卷,传学者;《顺宗实录》五卷,列于史书,不在聚集。则知《实录》固不必附也。今按:李汉之说,据那时来说之,似未为失,然其风险,已足使笔解亡逸,无复真本。《实录》窜易,不成全书,是则皆李汉之为也。方氏不察,而从其说,既已误矣。况今去公之时,又益以远,比之当日业务,又大差异。故其片文只字,名字为公之作,而决可知其非伪者,皆当收拾,使无失坠,乃为真能好公之文者,固不当以时日苟简之论为限断,而直有所遗也。故今于《实录》,姑仍《外集》,而详加校定,庶几犹足以见公笔削之大指云。《旧史》公传云:“时谓愈有史笔,及撰《顺宗实录》,繁简不当,叙事拙于取舍,颇为今世所非。穆宗文宗,尝诏史臣添改,时愈婿李汉、蒋系在显位,诸公难之,而韦处厚别撰《顺宗实录》三卷。”且公《进实录表状》所云,乃监修李吉甫,以韦处厚所撰未周,悉令臣重修。而《旧传》反谓所撰不当,处厚别撰三卷,误矣。《新史》又云:“自韩昌黎为《顺宗实录》,议者哄然不息,卒窜定无全篇。”按《路隋传》,文宗嗣位,隋以宰相监修国史。初,韩昌黎撰《顺宗实录》,书禁中事太切直,宦寺不喜,訾其非实。帝诏隋刊正。隋建言卫尉卿周君巢、谏议大夫王彦威、给事中李太尉言、史官苏景胤,皆言改修非是。夫史册者,褒贬所在。男子善恶,尚不可诬,况人君乎?议者至引隽不疑、第五伦为比,以蔽聪明,臣宗闵、臣僧孺,谓史官李汉、蒋系皆愈之婿,不可参撰,俾臣得下笔,臣谓不然。且愈所书,已非自出,元和以来,相循逮今,虽汉等以嫌无毒,公议请条示甚谬误者,付史官刊定。有诏:摘贞元、永贞间数事为错误,余不复改。汉等亦不罢。由是观之,则公于元和十年夏,进此《实录》后,才一刊正,是文宗朝所特改者,贞元、永贞间数事耳。《旧史》感到“韦处厚别撰”者固非,而《新史》又谓“卒窜定无全篇”者亦不是也。司马温公《考异》云:景讨校编次《崇文化总同盟目》,《顺宗君主实录》有七本,皆五卷,题云“韩昌黎等撰”,五本略而二本详,编次者两存之。其中多异同,可是是非取舍,后世安所折衷耶?终之唯公之信而已。此《新史》所以采摭无遗,且以公为知言也欤。)

◎ 贞元十八年丁亥,公元八零一年

上自二十年五月得风疾,因不可能言,使四面求医药,天下皆闻知。德宗忧戚,形于颜色,数自临视。二十一年初春朔,含元殿受朝。还至别殿,诸王亲人进贺,独皇太子疾无法朝,德宗为之涕泣。伤心叹息,因感疾,恍惚日益甚。二十余日,中外不通两宫安否,朝臣咸忧惧,莫知所为,虽翰林内臣亦无知者。二十十二十二日,上知内外忧疑,紫衣麻鞋,不俟正冠出九仙门,召见诸军使,京师稍安。二十二十22日宣遗诏,上缞服见百寮。八日登基。

  史臣韩文公撰(或无此五字。)

春,元阳,甲子,韩全义至长安,窦文场为掩其败迹,上礼遇甚厚。全义称足疾,不任朝谒,遣司马崔放入对。放为全义引咎,谢无功,上曰:“全义为招讨使,能招来少诚,其功大矣,何苦杀人然后为功邪!”闰月,辛酉,归夏州。韦士宗既入黔州,妄杀将吏,人心大扰。士宗惧,3月,脱身亡走。夏,十八月,辛酉,以右谏议大夫裴佶为黔州观测使。 5月,丁未朔,日有食之。 朔方邠、宁,庆郎中杨朝晟防秋于宁州,辛巳,薨。 初,浑瑊遣兵马使李朝寀将兵戌定平。瑊薨,朝寀请以其众隶神策军;诏许之。 杨朝晟疾亟,召僚佐谓曰:“朝晟必不起,朔方命帅多自本军,虽徇众情,殊非国体。宁州左徒刘南金,练习军旅,宜使摄行军,且知军事,比朝迁择帅,必无虞矣。”又以手书授监军刘英倩,英倩以闻。军人私议曰:“朝廷命帅,吾纳之,即命刘君,吾事之;若命帅于它军,彼必以其麾下来,吾属被斥矣,必拒之。” 壬辰,上遣中使往察军事情报,军中多与南金。丙戌,上复遗高品薛盈珍赍诏诣宁州。1月,甲申,盈珍至军,宣诏曰:“朝寀所将本朔方军,今将并之,以壮军势,威戎狄,以李朝寀为使,南金副之,军中以为什么如?”诸将皆奉诏。 戊午,都虞候史经言于众曰:“李公命收弓刀而送甲胄二千。”军官皆曰:“李公欲内麾下二千为肝胆,吾辈老婆其可保乎!”夜,造刘南金,欲奉感觉帅,南金曰:“都督固作者所欲,然非国王之命则不得,军中岂无它将乎!众曰:“弓刀皆为官所收,惟军事府尚有甲兵,欲因以集事。南金曰:“诸君不愿朝寀为帅,宜以情告敕使。若操甲兵,乃拒诏也。”命闭门不内。军官去,诣兵马使高固,固逃匿,搜得之。固曰:“诸君能用吾命则可。”众曰:“惟命。”固曰:“毋杀人,毋掠金帛。”众曰:“诺。”乃共诣监军,请奏之。众曰:“刘君既得朝旨为副帅,必挠吾事。”诈称监军命,召计事,至而杀之。乙未,制以李朝寀为邠宁军机章京。是日,宁州告变者至,上追还制书,复遣薛盈珍往诇军事情报。乙卯,至军,军中以高固为请,盈珍即以上旨命固知军事。或传庚午制书至邠州,邠军惑,不知所从。奸人乘之,且为变。留后亚圣周悉内精甲于府廷,日飨士卒,内以悦众心,外以威奸党。邠军无变,子周之谋也。 李钅奇既执天下利权,以贡献固主恩,以馈遗结权贵,恃此骄纵,无所忌惮,盗取县官财,所部官属无罪受戮者相继。闽南汉子崔善贞诣阙上封事,言宫市、进奉及盐铁之弊,因言锜不法事。上览之,不悦,命械送锜。锜闻其将至,先凿坑于道旁。壬寅,善贞至,并锁械内坑中,生瘗之。远近闻之,毛骨悚然。锜复欲为自全计,增广兵众,选有材力善射者谓之挽强,胡、奚杂类谓之蕃落,给赐十倍它卒。转运判官卢坦屡谏不悛,与幕傣李约等皆去之。约,勉之子也。 甲子,以高固为邠宁太师。固,主力,以朴实得众,太尉忌之,置于散地,同列多轻侮之;及起为帅,一无所报复,由是军中遂安。 戊申,成德教头王武俊薨。 秋,八月,乙未,吐蕃寇盐州。 丙午,以成德节度副使王士真为通判。 壬辰,吐蕃陷麟州,杀少保郭锋,夷其城邑,掠居人及党项部落而去。锋,曜之子也。僧延素为虏所得。虏将有徐舍人者,谓延素曰:“笔者英公之五代孙也。武珝时,吾高祖建义不成,子孙流播异域,虽代居禄位典兵,然思本之心不忘,顾宗族大,无由自拨耳。今听汝归。”遂纵之。 上遣使敕韦皋出兵深刻吐蕃以分其势,纾南部患。皋遣将将兵贰十三分出九道,攻吐蕃维、保、松州及栖鸡、老翁城。 河东郎中郑儋暴薨,不比命后事,军中喧哗,将有它变。中夜,十馀骑执兵召掌书记令狐楚至军门,诸将环之,使草遗表。楚在白刃之中,操笔立成。楚,德棻之族也。十月,戊辰,以河东行军司马严绶为都督。 3月,韦皋奏大破吐蕃于雅州。 左神策上等兵窦文场致仕,以副使青面兽廉代之。 韦皋屡破吐蕃,转战千里,凡拨城七,军镇五,焚堡百五十,斩首万馀级,捕虏6000,降户2000,遂围维州及格拉茨城。冬,一月,辛亥,加皋检校司徒兼中书令,赐爵南康王。南诏王异牟寻虏获尤多,上遣中使慰抚之。 戊辰,盐州剌史杜彦先弃城奔木浦。

学习书于王伾,颇负宠。王叔文以碁进,俱待诏翰林,数侍皇储碁。叔文诡谲多计,上在北宫,尝与诸侍读并叔文论政至宫市事。上曰:“寡人方欲极言之。”众皆赞誉,独叔文无言。既退,上独留叔文,谓曰:“向者君奚独无言?岂有意邪?”叔文曰:“叔文蒙幸皇太子,有所见,敢不以闻。世子识当侍膳问安,不宜言外交事务。皇上在位久,如疑世子收人心,何以自解?”上海大学惊,因泣曰:“非文士,寡人无以知此。”遂大爱幸。与王伾几人相依靠,俱出入北宫。闻德宗大渐,上疾不能够言。伾即入,以诏召叔文入,坐翰林中使决事。伾以叔文意入言于宦者李忠言,称诏行下,外初无知者。

  顺宗至德大圣大安孝皇上,(德下,史有“弘道”二字。)讳诵,德宗长子,母曰昭德皇后,王氏。上元节二年大簇十四日生。(初春丁酉,生于长安之东内。)大历十四年,封为宣王。建相月年,立为皇世子。(史云,大历十八年4月,进封宣王,十8月丁亥,立为皇皇帝之庶子。)慈孝宽大,仁而善断,细心艺学。亦微信尚佛陀,法礼重师,传引见,辄先拜。善黑体,德宗之为诗并他文赐大臣者,率皆令上书之。德宗之幸奉天,仓卒间,(仓,或作苍。)上常亲执弓矢,率军后初阶卫,备尝辛劳。上之为太子,于老爹和儿子间,慈孝交洽无嫌,每以天下为忧。德宗在位久,稍不假宰相权,而左右得因缘用事。外则裴延龄、李齐运、韦渠牟等,以奸佞相次进用。延龄尤狡险,判度支,(贞元六年四月,以裴延龄为户部军机章京,判度支。)务刻剥聚敛,以自为功,天下皆怨怒。上每进见,候颜色,辄言其不可。至陆贽、张滂、李充等以毁谴,朝臣忄双惧。(忄双,所江切。)谏议大夫阳城等,伏ト极论,德宗怒甚,将加城等罪,内外无敢救者,上独开解之,城等赖避防。德宗卒不相延龄、渠牟,上所向无前焉。

◎ 贞元千克年丁丑,公元八零二年

以检校司空平章事杜佑摄冢宰兼山陵使,中丞武元衡为副使,宗正卿李纾为按行山陵地使,刑部尚书郑云逵为卤簿使。又命中书长史平章事高郢撰哀册文,礼部左徒权德舆撰谥册文,太常少卿许孟容撰谥议文。

  贞元二十一年丙寅,德宗崩。景申,上加冕太极殿,册曰:“维贞元二十一年,岁次甲申,孟阳丁丑朔,二十八日壬子,太岁若曰:於戏!天下之大,实惟重器。祖宗之业,允属元良。咨尔皇皇太子诵,睿哲温恭,宽仁慈惠。文武之道,秉自生知,孝友之诚,发于本性。自膺上嗣,毓德春闱,恪慎于厥躬,祗勤于大训,必能诞敷至化,安劝庶邦。朕寝疾弥留,弗兴弗寤,是用命尔继统,俾绍前烈,宜陟元后,永绥兆人。其令中书长史平章事高郢,奉册即圣上位。尔惟奉若天道,以康四海,懋建皇极,以熙庶功,无忝小编高祖太宗之休命。”(仓猝召翰林博士郑恰⑽来喂等,至金銮殿草遗诏。宦官或曰:“禁中议所立,尚未定。”众莫敢对,次公遽言曰:“太子虽有疾,地居冢嗣,中外属心。不得已而为之,犹应立明州王。”堑却佣和之,议始定。)上自二十年11月得风疾,因不能言,使四面求医药,天下皆闻知。德宗忧戚,形于颜色,数自临视。二十一年,天中朔,(乙巳朔。)含元殿受朝,(元。或作光。)还至别殿,诸王亲朋基友进贺,独皇皇太子疾无法朝,德宗为之涕泣,优伤叹息,因感疾,恍惚日益甚,二十余日,中外不通两宫安否,朝臣咸忧惧,莫知所为,虽翰林内臣,亦无知者。(“含元殿”至“日益甚”四十一字。史云:“德宗不豫,诸王家里人,皆侍医药,独上卧不能够侍。德宗弥留,思见太子,涕咽久之。”)一日,上知内外忧疑,紫衣麻鞋,不俟正冠,出九仙门召见诸军使,京师稍安。二二日,宣遗诏,上练见百寮。一日,即位。(戊午。即皇帝位于太极殿,衙士尚疑之。企足引领而望之曰:“真皇太子也。”乃喜而泣。)

春,元春,骠己摩罗思那遣其子悉利移入贡。骠国在南诏西北陆仟八百里,闻南诏内附而慕之。因南诏入见,仍献其乐。 吐蕃遣其大相兼东鄙五道长史论莽热将兵八万解维州之围,西川兵据险设下伏兵以待之。吐蕃至,出千人挑衅,虏悉众追之,伏发,虏众大胜,擒论莽热,士卒死者太半。维州、太原竟不下,引兵还。乙酉,皋遣使献论莽热,上赦之。 浙乐观看使裴肃既以进奉得进,判官齐总代掌后务,刻剥以求媚又过之。六月,乙丑,诏擢总为宣城剌史。给事中长安许孟容封还上谕,曰:“平顶山无它虞,齐总无殊绩,忽此超奖,深骇群情。若总必有可录,愿明书劳课,然后超资改官,以解众疑。”诏遂留中。丁丑,上召孟容,慰奖之。 秋,3月,甲申,嘉王府咨议高弘本正牙奏事,自理逋债。丁未,诏“公卿庶僚自今勿令正牙奏事,如有陈秦,宜延英门请对。”议者感觉:“正牙奏事,自武德以来未之或改,所以达群情,讲政事。弘本无知,黜之可也,不当因人而废事。” 运城上大夫杜佑累表求代。冬,十二月,戊寅,以刑部尚书王锷为大同副太傅兼行军司马。 戊午,鄜坊太尉王栖曜薨。中军将何朝宗谋作乱,夜,纵火。都虞候裴玢潜匿不灭火,旦,擒朝宗,斩之。以同州县令刘公济为鄜坊太史,以玢为行军司马。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若命帅于它军,独皇世子疾不可能朝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