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苦难书写是对宿命人生的展示、对达观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今年是麦田出版公司成立十五年,《活着》中文繁体字出版十四年。麦田的林秀梅打来电话,告诉我,《活着》在台湾出版十四年来,每年加印,麦田决定出版《活着》的经典纪念版,

今年是麦田出版公司成立十五年,《活着》中文繁体字出版十四年。麦田的林秀梅打来电话,告诉我,《活着》在台湾出版十四年来,每年加印,麦田决定出版《活着》的经典纪念版,希望我为此作序。

图片 1

一、 “苦难书写”的原因

《活着》中对于苦难的书写,原因大概有两点:一是作者创作风格的转变。作者直言对原来的创作套路已经疲惫, 也认识到自己原来伸出拳头打向世界,然而世界却不痛不痒。随着年龄的增长,作者认识有了新的境界的提升,有了新的信仰。二是对超然人生态度的展示。在写《活着》之前, 余华一直想写一个人和生命关系的小说,但一直都缺乏灵感。

直到遇到那首美国的民间音乐《老黑奴》。老黑奴经历了很多苦难,家人先他而去,但是她依旧友好地对待这个世界,余华赞同他对待世界的超然与达观,并认为那才是一种高尚的品格。《活着》中福贵说“龙二和春生,他们也就风光了一阵子,到头来命都丢了,做人还是平常点好,争这个争那个, 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像我这样,说起来是越来越没出息,可寿命长,我认识的人一个挨一个地死去,我还活着。”

很多人都质疑过福贵的生存信念,认为这是一种动物性的生存方式。其实不然,认真考虑福贵的生存处境,富贵选择一种达观的方式去面对生命的无常,生存的荒谬,这已经是对人生最好的抗争。当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离自己远去的时候,福贵承受到精神上的痛苦,但是福贵坚持了下来,始终持一种乐观的精神态度去面对人生,面对死亡,面对苦难。

这是一种达观,一种释然。 生命中总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给我们肉体和精神带来伤痛,而余华则教给我们一种面对无常人生的方式——达观、释然。

图片 2

剧照

我能写下些什么呢?往事如烟,可我记忆犹新。1989年的时候,当时还在远流出版公司主持文学和电影出版的陈雨航来到北京,与我签下了两本小说集的中文繁体字出版合同。在台湾,是陈雨航发现了我,是他把我的作品带到了台湾。那些日子我们经常通信,我已经习惯了远流出版公司的信封和陈雨航的笔迹,两年多以后我收到了陈雨航的一封信,仍然是熟悉的笔迹,却不是熟悉的远流信封了。陈雨航告诉我,他辞职离开远流了。差不多一年过去后,陈雨航和苏拾平来到北京,我才知道他们成立了麦田出版公司。

今天在“七天共读计划”公众号的鼓动下,读了《活着》的第一章。《活着》是余华先生在1992年创作,1993年出版的一本写关于生命活着的挣扎与接受的过程的书。

二、“苦难书写”的特点 

不同于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的苦难书写是对野蛮历史的控诉和反思,不同于余华早期小说中对死亡和暴力的钟情,《活着》苦难书写是对宿命人生的展示、对达观人生态度的赞同。

当然《活着》也充斥着死亡,但是作者想要传给读者的东西已经不同,之前作者给读者传达的是人性之恶, 而这时他更愿意传达的是人生之厄,即无常宿命的人生。

余华本着先锋小说家的创作姿态,通过对历史的无理性、现实的荒谬性的展示,书写了个体人在历史中无法逃避的生活困境,展现出历史对人命运的摆弄的现实境况 。而且《活着》中多了余华早期作品中没有的人间温情。包括福贵与家珍的爱情,福贵与刘县长的战友情,福贵与有庆,凤霞之间的亲情等。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情感在里面,整个小说才具有很强烈的感染力。

《活着》是我在麦田出版的第一部小说,后来我全部的小说都在麦田出版了。十多年的同舟共济以后,我很荣幸《活着》是麦田出版图书中的元老。1994年初版时的编辑是陈雨航,2000年改版后的编辑是林秀梅,2005年再次改版后的编辑是胡金伦,不知道这次经典版的编辑是谁?

开篇是余华先生为这本书写的五篇序言。分别是1993年的中文版自序,1996年的韩文自序,2002年的日文版自序和英文自序以及2007年麦田新版自序。四个年代,五个时期的自序读下来,发现同是一部作品,同是作者自己写的序言,在不同的年龄段的感受是很不一样的。

三、“苦难书写”的深刻内涵

我已经为《活着》写下过四篇前言,这是第五篇。回顾过去,我感觉自己长时期生活在现实和虚构的交界处,作家的生活可能就是如此,在现实和虚构之间来来去去,有时候现实会被虚构,有时候虚构突然成为了现实。十五年前我在《活着》里写下了一个名叫福贵的人,现在当我回想这个福贵时,时常觉得他不是一个小说中的人物,而是我生活中曾经出现过的一位朋友。

在1993年的第一序中,他强调写作是内心的需要。他说他是一个愤怒和冷漠的作家,还说自己与现实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但在写《活着》的时候他已经能够写出高尚——对善和恶一视同仁,他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观的态度。

(一)生命的顽强与韧性

苦难是现实生活无法满足或者是损害了主体人正常的生活需求,导致主体人受到肉体或者是精神上的痛苦,其表现形式是失去或者是不合理。富贵自从倾家荡产后一直承受着物质的匮乏和精神的打击。国内战争时,被拉去当炮兵的那几年饥寒交迫不用说,差点连命都丢了。后来又经历了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三年自然灾害,文化大革命等灾难性事件。由于一些系列的不合理的人为因素,福贵一直陷于物质贫乏的状态。

在精神方面,福贵更是受了接连不断的打击,他们身边的亲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亡。 面对非理性的历史环境,面对无常的人生,福贵没有选择逃避,他抗住了生存的压力,亲人离去的痛苦,在尝尽人生之厄后,他选择了乐观面对,淡然处之,豁达地看待世间的事情,对待善与恶一视同仁。

在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都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他学会了寻找生活的乐趣,赋予老牛人格,和老牛对话,甚至把老牛当成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明白了,人活着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事活着,是为了活着本身活着。表现出人生命力的顽强与韧性,很值得人们去认真思考。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活着》苦难书写是对宿命人生的展示、对达观

关键词:

上一篇:寻擢天津兵备佥事,冀宁贼入太原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