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一点也没有生气,车上的Neil也冲卫海说了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然而,我们都没有预料到当晚的高xdx潮,其实并不是诞生在唐宛如身上——若果是,也就好了。当我们在计划着怎么把唐宛如从我们这个房间弄出去的时候,我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

然而,我们都没有预料到当晚的高xdx潮,其实并不是诞生在唐宛如身上——若果是,也就好了。当我们在计划着怎么把唐宛如从我们这个房间弄出去的时候,我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气质高贵,穿着黑色礼服的女人,看上去三十多的样子,优雅的走了进来。 顾里摆出那张计算机的脸,标志的微笑着:“Hi,Mia !” 而对面的Neil,冷冷地说:“Get out!” Mia一点也没有生气,微笑着说:“I just wanna say happy birthday to Lily. Sure I'll get out after that.” Neil放下刀叉,用餐巾擦了擦嘴:“I don't wanna be rude, but will you! please! fuck off! right now!” 顾里吧餐巾朝Neil扔过去,她的脸涨得通红:“Don't be sush an asshole!” Neil没有回答,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不过Mia迅速的为大家解围:“He is not an asshole. He just like it.” 那一瞬间,整个房间鸦雀无声。除了唐宛如,我们所有的人都几乎听懂了这句暗示。大家的动作都停留在刚刚切菜的样子。谁都没有说话,甚至连唐宛如,她并没有听懂,但是她也被整个恐怖的气场震得不敢说话了。 对于这样的场景,显然Mia早就料到了。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惊讶”的说:“Oh my god. Neil, you haven't told Lily that you are gay, do you ?” 在看见Neil和顾里苍白的脸色之后,Mia心满意足地说:“I'd better go now.”说完她转身拉开门出去了,留下一屋子死气沉沉的人。 “Why you let me know this from Mia but not you? Why you don't tell me!”顾里显然被刺激到了,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Neil朝椅子后背一靠,冷笑着:“When? Where? At your party, in front of all the people? Yes, that is really not weired at all!” 我和南湘都不敢说话。我们没有预想到事态会变得这么难堪。简溪在我身边,从桌子下面悄悄握住我的手。 我刚想说点什么来转换这个尴尬的气氛,Neil接着说:“You wanna know more? Ok, I really want to share my life with you that I am……” “Shut up!” 我冲Neil大声的吼了一句,“你放过你姐姐吧!”我几乎可以肯定Neil等下脱口而出的就是“I am seeing your ex-boyfriend.” 所有人都被我的声音惊呆了。说实话,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弄成这样的局面。只是当我抬起头看向顾里的时候,她冰冷冷的眼神看着我,想在质问一个犯人一样:“林萧,你早就知道了?” 我不敢说话,我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告诉她我看见了顾源和Neil的接吻。我神过手去抓住她,“顾里,我是不想让你伤心,我本来想……” “你省省吧,你有这个力气不如先管好你的简溪别和别的女人乱搞。”顾里甩开我的手。 桌子下面,握着我另外那只手的简溪。突然松开了他的手。他平静的望着桌上谁吃的菜肴,水晶灯的光芒映照在他的眼睛里。 高级的定制礼服,男人们闪亮的鳄鱼皮鞋,闪烁着高贵颜色的红酒杯在裙角鬓影中穿梭着。英文和中文互相交换着,在空气里回响。彼此的恭维,谄媚,讽刺,钩心斗角,在房间外面的大厅里交错上演。 而没有人知道,房间里面,是世界末日般绝望的气氛。 我坐在座位上,悄悄的流着眼泪。顾里若无其事地继续吃东西。整个房间没有一个人讲话。所有人都沉默着。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局面。 而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哟,大家都在啊。”穿着牛仔裤的席城,笑嘻嘻的走了进来,慢慢的在南湘身边坐下来。 顾里的眼睛里,是闪烁的匕首一样的怨毒。 当我们都认为,人生已经出现坏的不能再坏的局面的时候,上帝总有办法超越我们的想象,把一切弄得更加腐烂。我们这群人,从小一起,分享着彼此的秘密、喜悦、悲伤、痛苦。 就像今天一样,我们欢聚在一起,众星捧月般的围绕着顾里,在她生日的这样欢乐的时刻,一同见证她人生最阴暗的肮脏——从此她走向阴冷的深渊,被黑暗吞噬的尸骨无存。 南湘咳嗽了两下,拿起红酒杯,打破了及其难堪的尴尬。 “我们欢聚在一起,为我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顾里,庆祝她的生日,我从小像是被恶心和黑暗的怨灵所光顾,经历很多很多绝望的时刻。而带给我最多黑暗和伤害的,就是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席城。” 说完,她站起来走向顾里,站在他的身边:“无论别人认为顾里有多么冷酷、不近人情。但是我知道,顾里的内心是滚烫的,所以,她才会那样奋不顾身的想要拯救我——或者说想要分担我的痛苦,甚至顶替我的痛苦,所以,她也和我一样,和席城上床了。” 南湘低下头,看着面如死灰的顾里,笑了笑:“而且,最讽刺的是,今天在场的人,都知道了这个事情,大家都觉得我并不知晓,可是你们错了啊,我们如此情谊深厚的姐妹,怎么会不知道呢?所以今天,我要敬我的好姐妹,祝贺她,分享我的悲惨人生,我也发自内心的祝愿她,从今以后,和我的人生一样,边长沼泽地里腐烂的淤泥。” 说完,南湘把手上的红酒,从顾里精致的头发上淋了下去。那些红色的液体,哗啦啦顺着顾里白色的礼服往下流。 当晚那杯酒之后,南湘把杯子用力的砸到席城头上,然后轻轻地拉开门,走了。 席城擦了擦额头留下来的一点血,无所谓的笑着。也起身走了。 整个过程里,我闭着眼睛,全身颤抖着,被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紧紧地攫住了。 谁都不知道人群是在什么时候散去的。 顾里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和站在自己面前的顾源。她想要说话,却发现连张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像被阴魂纠缠着,不能动弹。 顾源温柔的拿着纸巾,动作缓慢地,轻柔地,擦着她脸上的红酒。他的眼泪从他深邃的眼眶里滚落出来,滴在他平静而微笑的脸上。“我多想把你擦干净啊。”他在喉咙里轻轻地说。 Neil找到顾源是在外滩的江边上。顾源望着江对面自己的家发呆。背影在上海的生夜里显得淡薄。像是一片灰色的影子,快要被风吹散了。 Neil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说:”Sorry I don't mean to get you into this.” 顾源笑了笑,“不管你的事啊。” 顾源提起脚边那个白色的巨大纸袋,对Neil说:“你知道吗,之前我把我曾经送顾里的所有礼物,扔进了江里,后来我重新买齐了所有的这些,准备今天重新给她。我想要和她重新开始。” 说完,他抬起手,第二次把所有的东西扔了下去。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 顾里站在太平湖边上,从新天地出来以后,她像个行尸走肉一样,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这里。她歪着头,靠在湖边的树上,瘫坐在地上。白色的礼服裙子托在地上,脏兮兮的。头发湿淋淋的全是红酒。她手边的手机,在地上震动了起来。顾里看了看来电,是爸爸。 她接起来,“喂,爸爸。”对方却没有了声音。顾里等了一会儿依然还是没有人说话之后,挂断了电话。应该是刚下飞机吧。信号不好。等下回打来的。 而顾里并没有预料到的,是当这些手机的讯号把她的声音转化成电磁波,传递到城市的另外一边,父亲的手机掉在车子的后座上,没有人应答。 而一分钟之前,她父亲打通了她的手机,想要告诉她他刚下飞机,正在赶过去的路上。电话通了,还没来得及说话,车子前面的大型货车上,捆绑着那些钢管的链条,突然散了开来。无数胳膊粗细的钢管从车上滚动下来,叮叮当当得跳动在高架的路面上。 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一根钢管就穿破车窗,从他的眼睛里插了进去,贯穿了他的头颅。白色的脑浆滴在车子内部的高级真皮上面。 过了一会儿,救护车飞快的开了过来,高架上一片闪动的警灯和救护灯。 医院的救护车呼啸在公路上,刺眼的转动不停的车顶灯和刺耳的喇叭像是锋利的剪刀,剪破上海夜晚的寂静。 救护车上的年轻女护士望着担架上的男人,他英挺的眉毛,深邃的五官。护士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忍不住哭起来。“我看过他很多的书,这么年轻,为什么要让他死。” 医院走廊得打门被撞开。担架被护士们推着进来。 宫洺跑过去,抱起担架床上的崇光,像要把它融进自己身体一样,用力的抱进自己的胸膛。 “别死。别死啊。” 周围的护士沉默的站着。 我和简溪缓慢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牵着简溪得手,停下来,我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抱紧他。我没有力气了。我甚至不敢去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我简直不敢去想象顾里之后的日子。我什么都做不了,除了在这里,贪婪而又自私的享受着简溪给我的不去回报的恋爱时光。 那一刻,我像是在战火里生存下来的幸存者。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但是,如果我可以穿越时间,去看看将来,我一定不会这样想。 我并不知道,这个在我身边牵着我的手的男人,正在带着我,和我一起,一步一步走向万劫不复。 南外滩的夜色里,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伫立在黄浦江边上。月光冰冷的笼罩着上面的广告词:上海滩最后的梦想。

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9点多了。 我走到客厅,发现只有顾里一个人在沙发上喝咖啡。早晨的阳光照在她刚刚染成深酒红色的头发上,那层如同葡萄酒般的光芒,让她像是油画里的那些贵妇——如果她手上拿的不是咖啡杯而是红酒杯的话,那就更像了。 “南湘昨晚一晚上没有回来。”我在沙发上坐下,蹭到顾里身边去,缩成一团。 “唐宛如昨天晚上也没回来。”顾里头也不抬,继续看她的财经报纸,“她们俩不会是开房去了吧?” “你的想像力足够让中国所有的小说家都去死。你应该去写一本小说。”我虚弱地回答。 “我只能写出一本账簿。” 我把脚蜷缩起来,把头埋进顾里的肩膀,头发散下来搭在她的锁骨上。我动了动胳膊,用手肘轻轻撞了一下她,“顾里。” “怎么了?”她放下报纸,低头看向我。 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出那张照片,然后把手机递给了她。 我的眼泪在停了一个晚上之后,再一次滚了出来。顾里看着手机没有说话,过了半晌,她伸出手紧紧地抱着我。 “夏天就快要过去了吧。”她在安静的客厅里,突然小声地说了一句。说完,她用手指轻轻地擦去了我脸上的眼泪。 窗户上因为冷气的关系,凝结了一层白色的雾气。 看上去,感觉窗外像是下了雪的冬天一样,一片空虚的苍白色。 我和顾里躺着没有动,直到门铃响了第三次。顾里不耐烦地问“谁啊”,而门外没有回答。顾里轻轻扶起我,然后起身去开门。 迟迟不见顾里回来,我就疑惑地走向大门口,结果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席城,他头上都是血。胸口的白T恤上,也是血。 他抬起头,用一种冷漠到让人恐惧的眼光看着顾里,问她:“南湘呢,你让她出来。” 卫海走回寝室的路上,一直沮丧地低着头。他心里极其懊恼,因为被女生看见那样的自己,实在是太羞愧的一件事情。甚至是自己的女朋友,都还没到达这一层关系。他在管理员打开休息室大门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赶紧逃走了。他实在受不了在那样的环境里多待一分钟。 他走到学校宿舍门口,看见顾源穿着运动短裤和衣服,背着网球包下楼。顾源把网球包丢在门口那辆奔驰跑车的后座上,车上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的金发外国人,看上去像是十八岁的贝克汉姆。 顾源冲着卫海打了声招呼,卫海回报他一个苦笑,然后冲他摆了摆手,“你先去打球吧,回来告诉你我昨天有多倒霉。” 车上的Neil也冲卫海说了声“Byebye”之后,就脚踩油门走了。 卫海回过头去,发现车后座上两个一模一样的网球包。虽然不能确切地叫出名字,但是那确实是在顾源的时尚杂志上看见过的只能在香港买到的限量网球包。 “败家子们啊。”卫海苦笑了下,转身上楼去了。 刚走到寝室门口,看见坐在地上的自己的女朋友。“遥遥,你干吗坐地上,快起来。”卫海心疼地去拉她。 童遥站起来,红着眼睛,问他:“我听人说你和那个叫唐宛如的,在更衣室里乱搞了一晚上,是吗?” 席城站在门口,顾里也站在门口,对峙着。席城身上那股森然的气势,让我觉得站立不稳。他往前一步,把脸凑近顾里的脸,伸出手指着顾里的鼻子,咬牙切齿地说:“我告诉你,姓顾的,你不要再管我和南湘的事情,我他妈受够你了。识趣的,就让南湘出来。” 顾里完全没有表情,她冷冷地看着席城,抬起手拂开他指着自己的手:“我告诉你席城,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你害南湘还不够是吗?你看看自己现在的德行!” 我站在他们两个背后,忍不住哆嗦起来。我甚至在想万一席城动起手来,我们两个打一个是否有胜算。如果唐宛如在就好了,我甚至敢冲上去直接甩席城一个耳光,只要有唐宛如撑腰,再来仨男的都不是对手。 正当我在考虑怎么隔开他们两个、不要引燃战局的时候,席城轻蔑地伸出手捏起顾里的下巴,然后用力地甩向一边,顾里的头咣当一声撞到门上。 他说:“操,你他妈在这里跩个屁啊,装他妈圣女是吧?当初躺在老子身子下面大声叫着让我操你的那副贱样子,我他妈真应该拿DV拍下来,放给你看看!” 我的大脑像是突然过电一样,瞬间一片空白。 我甚至没有能够在当下,听懂那句对白是什么意思,尽管脑海里已经爆炸性地出现了那些肮脏的画面。我只是茫然地看着坐在地上捂着脸的顾里,她一动不动,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我完全看不见她现在的表情。 烈日下突然的一阵心绞痛让顾源丢下球拍坐到球场边上的阴凉处。 Neil走过来,在他边上坐下,“怎么了?” 顾源揉了揉额头,“我也不知道,可能中暑了吧。”他轻轻地笑了笑,苍白的脸看起来像纸面上的模特。 顾源闭上眼睛,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突如其来的那股胸腔里的刺痛是因为什么。就像是遥远的地平线处,有一枚炸弹引爆了,而那枚炸弹和自己的心脏中间,连着一根长长的导线。在爆炸之后的几秒,那种粉碎性的毁灭传递到自己的心脏深处。 遥远的,模糊的,一声巨响。 鼻子里是一股淡淡的香味,顾源睁开眼睛,面前是Neil递过来的Hermes白色毛巾。他接过来擦肩膀上的汗水,刚擦了一下,就笑着朝Neil砸过去,“你用过的还给我用, 上面都是你的汗水,恶不恶心啊!” Neil抬起手接住砸过来的毛巾,斜着嘴,“不用算了。” 顾源看着太阳下挺拔的Neil,阳光照在他高高的鼻梁上,看起来就像好莱坞电影里那些年轻的纨绔贵族。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顾里?” Neil摇摇头,“我也没想好……你说呢?” 顾源把头转过去,眼睛陷入一片黑暗的阴影里,“别问我。” 寝室里是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席城冲进来,没有找到南湘之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寝室里剩下我和顾里。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靠在门口、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顾里,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的背影看上去很平静,像是睡着了一样。我有点不敢走近她。我像是看见了自己从来不曾了解到的顾里,那个隐藏在强势而冷静的计算机外表下的人,有着人类最基本的欲望和丑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慢慢恢复力气,走到顾里身边蹲下来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脸。平静的、没有扭曲的、没有眼泪的一张脸。只是嘴唇被牙齿咬破后流下的一行淡淡的血迹,依然残留在她的嘴角。 她慢慢地把视线转到我的脸上,对我说:“林萧,你什么都别问我,可以吗?”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脆弱的顾里,像是暴风雨里飘零的一片落叶。我揽过她的肩膀,眼泪滑下来。“好,我不问。” 我们两个像是八点档电视剧里矫情的姐妹花一样哭成了一团,然后又互相把狼狈的彼此从地上扶起来。我把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净,她也重新帮我扎好了头发。她又渐渐地恢复成了那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我看着面前重新发光的顾里,感觉身体里的力量也慢慢地回来了。我们彼此约好,让这个秘密像当初林汀跳楼的那件事情一样,永远烂在我们肚子里。既然当初我们曾经在同一个战线上彼此手拉手冲锋陷阵,那么多年后的现在,我也同样可以为了顾里而死守这个秘密。 那个时候,我才终于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依赖着顾里而存活,像是藤蔓植物攀爬在巨大的树木上面,把触手和吸盘牢牢地抓紧她。 如果有一天顾里轰然倒下,我也不复存在了吧。 我看着面前重新出现的顾里,精致的妆容,一件CommedesGarcons的小白裙子让她像一朵刚刚开放的山茶花,而我身上的那件Only连衣裙,让我显得像是街边插在塑料桶里贩卖的塑料花……并且还有点褪色…… 我们手拉手出门准备吃饭,出门的时候,顾里已经恢复了她的死德行,拉着我非要和我分享她昨天在财经杂志上刚刚看完的关于奢侈品牌扩张的核心覆盖理论。我刚刚听了个开头,就以“给我闭嘴吧你”温柔地打断了她。 而在我们离开之后,空荡荡的寝室里,洗手间的门轻轻地打开了。 唐宛如失魂落魄地走出来。 她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刚刚听见了些什么,只感觉自己像是处在一群彼此撕扯吞噬的怪物里面。她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过了会儿,她颤抖着拿起了手机。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Mia一点也没有生气,车上的Neil也冲卫海说了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