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里的妈妈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夜晚的天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浮动着粘稠而浓厚的白色雾气,像是有生命般的流动着。草地泛出一种让人感觉阴森的湿漉漉的墨绿。庞大的寂静里,只有一种类似水滴的声音,把气氛衬托的毛骨

离地面一米的地方,浮动着粘稠而浓厚的白色雾气,像是有生命般的流动着。草地泛出一种让人感觉阴森的湿漉漉的墨绿。庞大的寂静里,只有一种类似水滴的声音,把气氛衬托的毛骨悚然。当崇光再次睁开眼睛时,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就是这样的景色、 窗帘拉开到两边,巨大的玻璃窗外,一个巨大的湖面,纹丝不动,像一面黑蓝色的镜子。高大的树木倒映在里面,像到插着的刺。 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死了,直到回过头来,看到头顶悬挂的点滴瓶。 自己应该是在上海最顶级的医院里,这个医院以昂贵的医疗费用和奢侈的环境而闻名整个上海。特别是那一圈坐落在湖边的独立病房,说白了,那是10几栋湖景别墅,有钱人用烧纸币的速度,享受着医疗甚至仅仅是疗养,那些穿金戴银的老女人住进来仅仅是为了打肉毒杆菌或者做面部拉皮手术,并不是不常见。 崇光转过头,看见坐在边上的宫洺,冷漠的眼神,一脸苍白的色泽,死气沉沉的盯着自己,他的嘴唇薄的像一条锋利的线,一动不动。 崇光稍微把身体抬了起来,靠在床头,清了清粘稠的喉咙,有点沙哑地说:“如果别人路过我的窗口,看见你这张惨白的脸,会接的生病的人是你吧。”看宫洺没有反应,于是自我嘲解的哈哈干笑了两声。 宫洺面无表情的扬了扬手中的医生诊断书,问他:“什么时候的事?” 崇光无所谓的撇撇嘴,“蛮久了,反正差不多快死了吧,我想。” 宫洺站起来,走出了病房,看也不再看他一眼。“那你怎么不直接去死啊。”宫洺把门关上,丢下一句冷冰饼的话来。 崇光转头看了看他留在茶几上剥好的橘子,抿了下嘴唇,抬起手擦掉了流出来的眼泪,笑了笑,低声说“滚你妈的,” 他拿起橘子吃了两瓣之后,抬起手用力的砸到了墙上。雪白的墙上一滩黄色的汁液。 走出了病房之后,宫洺拿出了手机打电话给KITTY,电话响了一声就被迅速接了起来———每一次都是这样,《ME》所有人都怀疑无论是睡觉还是洗澡甚至是和男人做爱的时候,KITTY都应该把手机抓在手里,以便她可以随时的在电话响起一声之后像一台答录机一样的说出“你好,我是宫先生的助手”。事实上,她那水火不惊的生硬也确实经常被人当成答录机。 宫洺穿过几个抱着病历夹偷偷瞄她的护士之后,转身走出医院的大门,迎面是巨大而冰冷的湖面。他站在夜晚空旷的湖边上,对电话说;"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崇光胃癌晚期的消息,同时让选题部明天开会,我需要启动关于他的胃癌的相关项目。” 电话那边一片寂静,只剩下缓慢的呼吸声。 宫洺挂掉电话之前,补了一句;"在死之前,他应该营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他转过身朝湖对岸的大门走去。 戴白手套的司机一直等在黑色轿车边上,宫洺径直走过轿车,没有停下来,他挥挥手,“你先回去,我走路就行,” 当轿车消失在路的尽头的时候,宫洺停了下来。 他慢慢挖下腰,过了会儿,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头顶巨大的黄色月亮,把流动着的光芒,均匀的涂抹在黑暗的茂密树林里。 刚刚登陆不久的台风从头顶卷过,像是掀起一阵海浪,想要远的天边轰鸣而去。巨大的声嘲,带走心脏跳动的杂音,留给黑夜下的世界一片光滑的寂静。 我,简溪以及唐宛如慌乱的朝医院走去,说实话,在接到顾里电话的时候,我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酝酿了一肚子关于安慰他的话,在他父亲突然去世这个噩耗面前,显得及其滑稽可笑。 快要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隔着浓厚的月色,我像是看见了宫洺,虽然不能肯定前面内个坐在空旷马路中间的背影就一定是他,但那件后背刺有法国马车图按的衬衣,在夜色里微微的显露出来,那是我帮她在HERMES预定了三个月才拿到的,从法国运来的手工衬衣。 我看了会儿,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发疯;如果宫洺现在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大老远跑到这个位于深山里的顶级医院门口,坐在大马路上装深沉的话,那么唐宛如就一定能够热泪盈眶的站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颁奖礼堂上,激动的感谢着CCTV和MTV. 简溪拖过我的手,拉着我朝医院里面走,唐宛如虚弱的跟在我们身后,像一个飘忽的硕大幽灵, 走廊的大理石及其奢华。 我们沉默的走在一盏接一盏的灯光下,简溪的眼睛笼罩在一片狭长的阴影里,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我抓着她的手悄悄地用力握了握,然而他没有回过头来,只是回应性的,更用力的抓紧了我的手。我们彼此都子昂是快要溺死的人一样,抓紧了最后生存的希望。说实话,我和他,都被刚刚席卷了我们这一群人的那场风暴给冲垮了,如果我们是幸存者,那么,我们同样也遍体鳞伤。 离南湘把红酒优雅的从顾里头上淋下去仅仅过去了几个小时,但我们却觉得像是过去了十几年。我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跳声都缓慢了很多,苍老得想是没有力气继续支撑我破败的生命。 走廊地尽头,顾里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她淡薄而清寡的眼神,和平时羞辱唐宛如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区别。他抬起手刷刷的签名,看起来像在签一份文件,当我们走近了的时候,看清了他刚刚签完的是家属的死亡确认书,蓝色的打印表格上,他爸爸的照片看起来依然精神或说。记得上个月,我才在顾里家见过他,她甚至还优雅而得体的和我讨论了关于英国作家DORISLESSING————最新一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文字风格,他说他最喜欢他的那部《暴力的孩子们》。他喝着咖啡,平易近人的和我讨论着在商业社会一文不值的严肃文学,一点都不像那个经常出现在上海财经杂志上的风云人物,而现在,他躺在离我十几米外的冰冷的尸体冷冻柜里。 我走过去,伸开双手,顾里也轻轻地回抱了我,甚至抬起手在我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像是再安慰我的样子。他和我分开,然后朝我身后的简溪和唐宛如点了点头,甚至还得体的微笑了一下。 我们做在走廊里的时候,他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和律师讨论着他爸爸是否有留下遗嘱,遗嘱的执行和她父亲相关的财产。她的声音听不出情绪,是啊,他永远的是那个样子。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像是又一圈10厘米厚的真空地带牢牢的包裹在她周围,于我们这些悲欢离合的人隔离着,看起来完美无瑕。 我们三个坐在一起,远远的看着他。 那一刻,我觉得他离我们是那么遥远,我们像是被关在两个不同的玻璃实验室里,听不见彼此的声音,也无从知道对方的想法。我发现这么多年过去,我像是从来都没有了解过顾里。四个小时之前,当那些红酒从他精致的脸上淌下去的时候,我甚至觉得那是一张精心雕刻出来的面具,没有感觉,也没有情绪,一动不动僵硬微笑着,这也使得我在眼泪冲出眼眶的同时,不知带是自己在同情南湘,还是在同情顾里————又或者,只在为我们友谊的这场葬礼,落下矫情的眼泪。 过了一会儿,顾里的妈妈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依然穿着刚刚PARTY上的小礼服,脖子上那一大串珠宝重重的垂着,看上去像是要把她的脖子扯到地面上去—样。她慢慢地走到顾里面前,顾里也抬起头望着他的母亲,两个人迅速的红起了眼眶。我被这样的沉默场景冲击到了感官,在医院冰冷的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悲伤的电影。在我眼泪刚刚涌起的时候,顾里的母亲抬起手,抡圆了胳膊用力的摔了顾里一个耳光。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唐宛如已经尖叫了起来,而简溪两大步冲过去,挡在了摔坐在地面上得顾里面前,抓住了发疯一样扑过来的顾里妈。 “你逼你爸死命妖参加你的生日会!你逼啊!你活活逼死了他!他不赶着回来,根本就不会心急火燎的开上高架去,现在他躺在那里,你高兴了?你得意了?” 顾里站起来,吧刚刚被打散的头发拢好,对他妈说:“你再用力甩我两个耳光好了,这样爸爸就可以活过来,多好!来啊,用力打!” 顾里妈被简溪抓着,不动了,看上去想一个憔悴的老太婆,往日雍容华贵得形象被眼圈上扩散的黑色眼影和晕开的睫毛膏冲垮成碎片。他的皱纹突然全部翻涌再脸上。 顾里冷笑了一声:“你除了哭,除了闹,除了打我,除了把你的眼泪和鼻涕莫在我爸僵硬苍白的尸体上,你还能干点什么么?你50岁了。不是15岁,你一辈子都活在迪斯尼乐园里么?”说完他转身走了,看也没再看他妈一眼。 过了一会儿,顾里的妈妈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依然穿着刚刚PARTY上的小礼服,脖子上那一大串珠宝重重的垂着,看上去像是要把她的脖子扯到地面上去—样。她慢慢地走到顾里面前,顾里也抬起头望着他的母亲,两个人迅速的红起了眼眶。我被这样的沉默场景冲击到了感官,在医院冰冷的灯光下,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悲伤的电影。在我眼泪刚刚涌起的时候,顾里的母亲抬起手,抡圆了胳膊用力的摔了顾里一个耳光。 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唐宛如已经尖叫了起来,而简溪两大步冲过去,挡在了摔坐在地面上得顾里面前,抓住了发疯一样扑过来的顾里妈。 “你逼你爸死命妖参加你的生日会!你逼啊!你活活逼死了他!他不赶着回来,根本就不会心急火燎的开上高架去,现在他躺在那里,你高兴了?你得意了?” 顾里站起来,吧刚刚被打散的头发拢好,对他妈说:“你再用力甩我两个耳光好了,这样爸爸就可以活过来,多好!来啊,用力打!” 顾里妈被简溪抓着,不动了,看上去想一个憔悴的老太婆,往日雍容华贵得形象被眼圈上扩散的黑色眼影和晕开的睫毛膏冲垮成碎片。他的皱纹突然全部翻涌再脸上。 顾里冷笑了一声:“你除了哭,除了闹,除了打我,除了把你的眼泪和鼻涕莫在我爸僵硬苍白的尸体上,你还能干点什么么?你50岁了。不是15岁,你一辈子都活在迪斯尼乐园里么?”说完他转身走了,看也没再看他妈一眼。 我和简溪,唐宛如走在顾里的后面,他一个人冷将而沉默的在前面快步的走,穿着还没来得及换下来的幽蓝色的礼服长裙,提着裙子的一角,像是一个敢去参加演讲的女议员一样沉着冷静。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他看上去完全不需要安慰。我看着他走在黑暗里的背影。像是观望着遥远地平线上一面小小的被风吹乱的湖。 我知道这其实来源于我骨子里悲伤的文艺气息,总是爱将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情渲染放大的像是雨果笔下那个沐浴再灰色细雨里的巴黎。实际上,我清楚的知道,他的背影看上去非常完美,高跟鞋踩在湖边的黄色亚麻石上像是电报机一样嗒嗒嗒的响。 快要走到出口的时候,顾里身子一歪,扑通一声扎进了湖里。他一动不动的往下沉,像是一具人体模型。我和唐宛如张开了口,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音的时候。简溪一猛子朝湖里扎了下去。 简溪把顾里抱到岸边的时候,我想是疯子一样的哭着跑过去踢他,“你他妈的吓死了我了啊你!”骂完我蹲下来抱着她,死命的哭。唐宛如走过来,坐在我们边上,跟着我们一起哭得很响。 靠在我肩膀上的顾里,一动不动的望着天,两只眼睛像水球上被戳破的洞,往外淌水,眼泪在脸上,和那些冰冷的湖水混合在一起。

    密密麻麻的飞羽箭矢,将我射的千疮百孔,身体里的力量随着射出的洞口,鼓鼓的流失干净。

    “我男朋友刚刚在我们家吃饭。”我提起身体里仅剩的所有力气说,“他今天还来公司找我了。”

    崇光沉默着,没有说话。

    我回过头去看他,湖水倒映在他的瞳孔里,夜晚的天空倒映在他的瞳孔里,会呼吸的草地倒映在他的瞳孔里,

    他深邃的眼神里透着一碗冒着热气的黑色草浆。

    我转过头,看着湖面的水纹,继续说:“你……走了……之后,他回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做。你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你用一个葬礼赤裸裸的把我从你生命里踢开了,像踢走脚边的汽水瓶子一样。

    你选择了死亡,你选择了一种一种让我连等待都没办法的方式离开了,你说我怎么办?”

    崇光没有说话,他沉默着,像夜晚里一只温(还是看不清)的兽类,散发着热量,

    散发着野性,但是也散发着眼里悲伤而热烈的期望。

    “没事,你决定吧,”他的声音沙沙的,听起来动人极了。“我听你。”

    他望着我,眼神里划过一道让人胸口发痛的光芒,仿佛一尾游动的鱼一样,突然消失在黑色的水面之下。

    他那双好看的大眼睛像关掉的灯一样,瞬间黑了下去。

    我回到家的时候,惊讶的看见了坐在客厅里的简溪,“你怎么来了?”

    他点着一盏台灯,正坐在沙发上翻杂志。他看着我,温柔的笑着。

    冲我伸出双手,“你去哪儿了?”

    我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来,将整个人丢尽他滚烫的怀抱里,“刚看顾里的生日计划书,

    看的头痛,出去走了一圈,透透气。”我听着简溪的心跳声,瞬间被巨大的疲惫打垮了。

    “睡吧?”

    “嗯。”我闭着眼睛,在他的胸口含糊的回答着。

    我紧裹被子,任由空调吹出仿佛冬天的冷气。我抱着简溪滚烫的身体,沉沉的睡去。我做了很多个梦。

    可能是因为简溪滚烫的体温和被子的闷热,梦里我们依然围坐在冬天的火炉旁边,客厅昏暗一片,

    只有炉火里闪动着的红色火光照着每一个人的脸,我的,简溪的,顾源的,顾里的,南湘的,唐宛如的,Neil,的每一个人都看起来幸福快乐,相亲相爱。我们彼此温暖的拥抱在一起,喝着咖啡裹着羊绒毛毯,窗外飘飞的雨雪看起来也充满着橙黄色的暖意。我转过头,看见窗外凝望我的崇光。

    和去年的梦里一样,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头发上是一片灰白色的雪花,他还没有变成金发碧眼的外国帅哥,他还有漆黑的瞳孔和漆黑的眉毛,头发浓密,睫毛柔软,他看着我,目光里闪动着类似烛光的亮点,他好像在对我说话,又好象不是,他只是定定的看着我,用一如既往的那种悲伤和温暖的目光,仿佛凝望着一整个秋天的凋零,他没有打伞,在雨雪中看起来冷极了,他在窗外站了很久,最后他缓慢的抬起手,迟疑而不舍得对我轻轻摆了两下,我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我能看见他的口型,他在对我说,BYE,BYE。

    梦里我靠着简溪的胸膛,毛毯裹着我,我看着窗外雨雪里的崇光,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觉得悲伤,我甚至微笑着轻轻地抬起了手,对着窗外的他也挥舞了两下,有一些雪花飘进他的眼里,化成雨水漫出来,他对我点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的转头走进了无边无际的黑夜里,他的身影消失在一片风雪弥漫的路灯街头,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拖进了黑暗。

    他再一次消失在了我的世界尽头。

    凌晨的上海,透漏着一种让人不安的静谧。这种安静本来不属于这里,这种安静就像是在电影屏幕上突然出现的一块黑暗,让人恐惧和不安。

    崇光站在静安公园的水边上,夜风吹起他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眉毛,吹起他碧绿的瞳孔,仿佛秋天带着霜气的寒风吹动一个辽阔的湖面。

    宫洺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穿着同样的黑色修身西服,站在夜色里像两个悲悯的死神。

    胃里火烧般的灼热像疯狂的带刺藤蔓卷进脑海里,崇光瞪着仿佛下过雨般的湿漉漉的眼眶,望着宫洺,他抓紧宫洺西服的下摆,声音比夏天夜晚还要湿热,“哥,我不想死。”

    宫洺慢慢的抬起胳膊,环抱过崇光的肩膀。他闭上眼睛,一颗眼泪滚出来,掉在崇光肩膀的西服上,化成了一小颗比夜色更深的水渍。他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像要把从崇光抱进自己的身体。一种海啸般的将他所有的理智和冷漠,冲击的溃不成军。

    月光从头顶照下来,那个肃立在公园里的天使的雕塑,投下漆黑的影子,

    看起来仿佛一个拿着镰刀的死神。死神的黑影温柔而慈悲的笼罩着崇光,也笼罩着宫洺,笼罩着每一个人。

    离他们几米开外,停着等待他们的高级轿车,司机恭敬的站在车门边上,车头灯仿佛呼吸般的一闪一闪,看起来像一双哭泣的眼睛。

    早上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简溪已经不见了。我走出卧室,看了看客厅里,他也没在。

    顾里此刻正在浴室里涂抹她每天必备的各种保养品。

    我坐在沙发上茫然的发呆,等待着身体从昨晚漫长浑浊的梦境里苏醒过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顾里的妈妈从另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夜晚的天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