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里躺着顾源的心怀里,简溪以致唐似乎都头晕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57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在上海的市中心,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其难度并不亚于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而要在上海市中心的中心静安区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则是一

在上海的市中心,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其难度并不亚于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 而要在上海市中心的中心静安区找到一套让自己满意的公寓,则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情,其难度类似于找到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并且他婚后不会出轨,或者出柜。 这是所有上海人公认的定律、 而我们的顾里小姐,他人生存在意义的一条,就是把这些公认的定律踩在脚下——当然,尽管有的时候他这样做,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完美。 比如,他陪我上中国古代文学的选修课时,非要和老师纠缠纳兰性德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他的理由就是“你看这个名字,又纳,又兰的,怎么可能是个男的,”争论到最后,他在鉄一般的事实面前败下阵来,但依然翻着白眼拼死挽回面子:“那他就一定是gay!”在老师气的吹胡子瞪眼,就差直接晕过去时,顾里又在她的胸口补上了致命的一枪:他把纳兰性德的名字,念成了纳兰德行,我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自我催眠,这是他的一时口误,他不是唐宛如,他不是唐宛如。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顾里同学轻描淡写的就在南静安的别墅区里,找到了一栋楼上楼下一共六间房,外加两个卫生间,一个餐厅,一个客厅。外加一个储藏室的欧式别墅,当顾里小姐领着我上下一圈逛下来这后,我一直在拍自己的头,难以相信自己就要住在这样一个地方了。干净的小阳台,上层尖顶的阁楼,干净的木质地板,纯白色的欧式古典门框和梁柱。并且,最重要的是,我们就在恒隆的正对面,仅仅隔着一条南京西路,推开窗就可以看见LV放在外墙玻璃窗里的最新款包包——当然,我只需要走进顾里的房间就额可以看见了,any way,这简直太让人振奋了。 “请给我一个耳光。我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我摁着胸口, 顾里听到后二话没说,迅速的一边撩袖子,一边朝我走来, “请不要这样!”我捂着胸口的手迅速拿起来捂住了脸。 第二天早上,我和简溪两个人拖着我的四个巨大无比的箱子筋疲力尽的到达新家门口时,遇见了扶着胸口激动地无法说话的唐宛如,走进他的时候,我听见他喃喃自语:“哦我的天哪,我觉得自己想一个公主,”于是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而又善意的打断了他:“Hey wake up” 他的激动在转过头看见我之后就迅速地被愤怒代替了:“凭什么你有四个箱子的行李而我只有一个包。”她只了指自己背上的那个包,然后又指着我和简溪脚边的四个大箱子, 我走过去握着她的手安慰她:“亲爱德,你要知道,如果我有你这么强壮我也一定会只装一个包就扛过来了,问题是,一个包太大,我扛不动,话说回来,你背后背的这个玩意算什么?要不说他是一个包的话,从远处看过来还以为你扛这一口锅炉……” 正说着,一颗硕大的货车近乎癫狂的在门口刹车停下,顾里的高跟鞋咔哒咔哒的想起来,她穿着一件灰色连衣裙样式的毛衣的一双灰色的鹿皮高跟短靴,手上立着一个小小的白色普拉达包,而身后的货车后门轰然打开了,一整车厢的箱子,车上下来了一群穿着白色制服的搬运工人,跟在他的身后,我身后的唐宛如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惨叫…… 顾里经过我的身边,看了看简溪和我身边的四个箱子,用一种混合着鄙视和怜悯,但稍许还是带着那么一丝同情的声音诚恳的对我爱说,“林萧,说真的,如果有一天我把lucy从家里赶出去,他的东西都会比你得多……”然后,她“则啧啧啧啧”的,完全不顾我和简溪想要杀死他的眼神,嘲大门走去。‘ 路过唐宛如的时候,他瞄了瞄唐宛如背上可怜的唯一一包行李,然后又上下打量了起来,反复了10秒钟之后。镇定而平静的说了一句:“你好”就目不斜视的走去打开大门,唐宛如目瞪口呆,他转过头来望向我和简溪的时候,我们都头以同情的目光,说实话,他有勇气坚持后到现在,不容易。 顾里一边对搬运工人说着“白色的箱子放进储藏室,暂时不要打开;黄色的箱子放在客厅里。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绿色的纸箱里都是衣服,放到我的卧室就行了,“一边对着我和唐宛如不断的进行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侮辱。 “哦林萧,别,真的,别。我觉得那个玩意不吉利,看上去就很诡异,相信我别放在这里”(事实上,这个时候我正准备吧简溪送我的那只小丑鱼公仔放在客厅的沙发靠背上,……)或者“唐宛如,你的这个碗也太大了,你用来吃什么的?”(事实上,唐宛如刚刚拿出他的洗脚盆准备放到厕所里去……当然,我可以原谅顾里,因为他的人生里没有看见过洗脚盆长什么样子。)以及“林萧,这条内裤是简溪的吧,怎么在你的箱子里,什么?你什么时候屁股长这么大了?而且哪家天杀的品牌竟然把女性内裤做成boxer款式?缺德!”(我肆无忌惮疯狂地当着一屋子沉默不语的搬运工人重他怒吼:“那明明是三角的!”)当然,最后的高xdx潮爆发在了唐宛如的身上,“唐宛如。这个到底是你的胸罩还是什么?看起来怎么像一件体恤?”我听见厨房里一声轰然倒地的声音。 整个过程里。我。简溪以及唐宛如都头晕目眩的,耳朵里萦绕的都是顾里幽幽的声音,嗡嗡嗡嗡的。看在上帝的份上,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真想冲过去和他共赴黄泉来生再会, 当我和简溪刚刚躺倒在沙发上,唐宛如麻木而崩溃的坐在地板上尚不知所措的时候,顾里轻飘飘的走到客厅的中间,他看上去棒极了,在指挥着所有的人把车上哪11个大大小小的箱子全部弄了进来并且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妥当之后,她的头发依然一丝不乱。西欧啊裙子依然服服帖帖的裹着她纤瘦的模特身板,甚至连小鹿皮短靴上,都没有一点灰尘,我们三个简直就是刚刚从山西挖完煤回家的矿工。我从沙发上挪过去抱住简溪的头,小可怜,我看他都快哭了, 他看着我们三个,心疼的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电话,:“lucy,第二车的司机快到门口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同时,你可以让第三车的司机出发了,”简溪在我旁边昏死过去, 而唐宛如披头散发的站了起来,两眼空洞的四处游窜:“有酒么:” 顾里认真地说,:“亲爱德,酒精行么?你受伤了?真难得,我记得上次林萧掉了一把刀到你脚背上都没什么是呀?别吓我,真的“ 唐宛如回过头来,面如死灰的问我:“有砒霜么?” 正常闹剧一直从上午持续到太阳落山。中午过后,我和简溪终于受不了了。我们躲进了房间里,躺在床上假象我们已经逝世。 但是,顾里折腾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我感觉自己想是睡在铁轨边上一样,轰隆轰隆。我靠,我实在受不了了,闭着眼睛吼,:“顾里,你如果要拆墙的话,提前告诉我!” 门外传来顾里银铃般的笑声:“亲爱德,你又说笑了,刚刚是唐宛如在上楼梯呢,呵呵呵额呵呵呵呵……” 我一头栽在枕头里,两腿一蹬。 在栽倒的同时我瞄到了简溪,他早就甜蜜的进入了梦乡,嘴角还有一个甜甜的笑容。当然。耳朵里也由两砣巨大的棉花。 我躺在简溪怀里醒过来的时候,他也早就醒了,他称这一边的胳膊,正低下头看我,我抬起头在他温暖的嘴唇上与他进行了一个持续了10秒钟的吻,然后满脸潮红的做起来伸了个懒腰。 做起来之后,我才发觉周围气愤的诡异,整个房子实在太安静了,我转头瞄了瞄窗外,看起来差不多是傍晚的光线。我问简溪他们折腾完了没,简溪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哦,他的棉花还没拿下来, 我拉着她,一起走出房间,当我们走进客厅的时候,我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没有睡醒,像是产生了幻觉, 离我轰然栽倒在床上,指过去了几个小时而已,但是出现在我面前的,确实焕然一新的豪华客厅, 而这个豪华的客厅里,此刻正坐着三个光鲜亮丽的帅哥美女,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我眯起眼睛仔细看了很久,终于认出来了,是头上裹着毛巾正在做面膜的唐宛如。 只是我并不能理解他的心态,要知道,做在这样三个人中间,过着毛巾做面膜,需要多么巨大的勇气和迟钝的羞辱心。 当然。他们三个是我们这群人的巅峰, 坐在沙发靠窗位置的顾里,此刻正拿着她的hermes茶杯,喝着瑞典红茶,手边正在翻最新一期的《VOGUE》,红茶冒出来的热气缓缓浮动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看起来又柔和,有动人。我注视她头上别的一个小钻石发卡,那是他生日之前,拖着我去恒隆Cartier倒腾回来的一个玩意。 坐在他旁边的是穿着gucci小西装的顾源,他靠坐在顾里的旁边,手大在他的肩膀上,不时得轻轻揉几下,他们两个的头发都丝毫不乱,衣着光鲜,顾源的dior领带夹和顾里的chanel胸花,看起来非常般配,就像他们两个一样般配,这对天杀的应该拖去挖煤的小两口。 而坐在沙发靠近门位置的,是金发混血小崽子neil,他正在拆开一个hermes的橙色巨大纸袋。从里面拿出他刚买的毛巾,杯子,拖鞋,睡衣,盘子……他转过头来对我和简溪说:“当我知道新找的房子就在恒隆对面的时候,我就懒得搬家了。”我听见简溪到吸一口冷气的声音, 而坐在他们对面的,就是穿着一件粉红色皱巴巴睡衣的唐宛如,他头上裹着一条巨大的绿色毛巾,脚上穿着一双嫩黄色的毛拖鞋,幽蓝色的睡裤从睡衣下面露住来。她顶着湿淋淋的面膜,嘴唇动也不动的对我打招呼:“林萧,你起来了。”我僵硬的点点头,忍住了没有告诉她,他现在看起来非常像一座刚出土的唐三彩。 我看着眼前和顾里家豪华客厅没什么区别的摆设,虚弱的文:“我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顾里喝着红茶,头也没抬的对我说:“1997年” “你睡到2010世博会都还不醒的话,我们就准备把你送到博物馆用玻璃柜紫装起来。呈献给各路国际友人,”顾源默默顾里的头发,温柔而又善良的补充道。 简溪走过来搂着我,摸摸我的头,怜惜的对我说:“算了算了,我们两个不是对手,……” 我有点郁闷的在沙发上坐下来,才发现他们并不是简单的在喝茶,他们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着各种各样的财务报表,项目企划,投资曲线,公司人事档案,……如果不是他们几个慢悠悠的像是在巴黎下午三点和下午茶的状态的话,我简直要认为是在开会了, “你们丢这么多东西在这里,我还以为你们在开会呢,”我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把目光从那一堆我看都不想看的东西上移开 “我们确实是在开会啊。”顾里抬起头,非常认真的看着我, “……那你们在讨论什么?成立一个’我们最尖酸刻薄‘的公司么?”我拿过茶几上的一个hermes杯子,自顾自的倒起了顾里的红茶喝,虽然做的时候非常自然坦荡,但是我时刻提防着顾里殴打我 “我们在讨论,如何在可以保住顾里家的公司,不被别人以目前这种不合理的溢价收购。”顾源斜靠在沙发上看着我, “而且是被你那个长了一张看上去就想放进微波炉里热一下的脸的老板——宫洺——收购,那也意味着胜古集团差不多变成了《ME》的后勤部队,或者食堂。”neil一边端详着一个白色的看起来像是毛巾扣的东西,一边补充说明。 “而我们讨论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因为,我那个伟大的爸爸,把公司百分之20的股份,给了一个莫名奇妙的人,这个人名叫“死也找不出来先生”或者“鬼知道是谁小姐”顾里翻着白眼喝着红茶。

当我洗好澡,走出来坐在客厅擦头发的时候,neil已经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了。当然我并不知道他之前刚刚在房间里哭过。 我只看到她和简溪在玩国际象棋。而唐宛如在沙发上盘着腿,应该是在做瑜伽,当然也有可能是在睡觉,因为还在读书的时候,很多次早上我冲进顾里的房间都能看见唐宛如在床上以一个苏氏螺旋水母螺的姿势熟睡。 我坐在neil旁边观战,neil趁简溪思考的时候,凑到我耳朵边上说:“Your boyfriend is so cute.” “stay away from him冠亚体育下载,!”我把毛巾抽打在他头上。 “you should tell him that.”neil坏笑着。 正当我想要叫醒唐宛如、让她帮我打neil的时候,顾源、顾里回来了,他们把湿淋淋的伞收拢的时候,我看见了站在他们后面的顾里妈,林衣兰。 neil一声“呜呼~~”欢叫着,朝着顾里妈奔过去,然后直接扑向她的怀里。他从小就和林衣兰很亲,几乎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妈。不过,他毕竟不再是五岁时那个可爱的金发小天使了,现在一米八几的个头,直接扑过去,于是林衣兰尖叫了起来。 说实话,我第一次发现,顾里的妈妈和唐宛如,是那么的神似。 顾里翻着白眼,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她一把扯过我的毛巾擦头发,边擦边对我说:“我妈也搬过来住。她住那间空房间。” 我刚想说话,她就一巴掌挡住我的脸,“闭嘴。”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我怒了。 顾里轻蔑地看着我,然后把脸转过去,再也没理我。她那副表情,骄傲地向我传递着我的人生永远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信息。 我们的同居气氛因为有了顾里妈的加入,变得有点像一个巨大的家庭聚会。 顾源去厨房泡了一大壶伯爵奶茶出来,我们围坐在沙发上,分享着热腾腾的奶茶——当然,是装作Hermes的茶杯里的。 我的简溪恩爱的窝在一起,顾源和顾里亲密地靠在一起,顾里妈宠溺地让Neil躺着她的大腿上。而唐宛如,像一条蜈蚣一样盘踞或者说倒挂在沙发的靠背上,我们都知道,她是新世纪里的独立女性。 顾里妈看着顾里和顾源恩爱的样子,非常感动,她一边喝奶茶,一边对我们说:“顾里,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拿我的白色流苏披肩裹在头上做婚纱,幻想自己是新娘子,然后非要缠着你爸爸,说要结婚,那个时候的你……”不过还没等到顾里妈说完,顾里就打断了她。 “哦不,不,不,妈,不,你记错了”顾里躺着顾源的怀抱里,半眯着眼睛,以一种很舒服的声音说,“裹着披肩扮新娘的,那是neil。” 我和简溪缓慢的点头,沉思着。 “Finally me get the answer after some any years!”顾里伸出双手,做作地有指尖鼓掌。 “Finally you make me here you.”neil抓过身边的垫子,朝顾里扔过去,顾里躲也不躲,当垫子快要砸到她脸上的时候,顾源伸出手,准确地借助了。 好像先前的悲伤被温暖渐渐冲淡,窗外的雨也渐渐地小了。剩下一些水珠,留着玻璃上。 顾里妈把茶杯收拾好,然后我们就要各自回房间睡觉了。 我们最后面对的一个问题是:是按照老规矩,顾里和我睡,简溪和顾源睡;还是顾源和顾里睡,简溪和我睡。 顾里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理直气壮地问我们:“难道我们只有这两个选择么?” 我、顾源、简溪:“不然呢?” 最后的决定,是我和简溪睡,顾源和顾里睡。 在发生了之前顾源和neil的误会之后,我和顾里都显得非常谨慎。 无论今天晚上是否会发生什么,那也只是把某些一定会发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 我和顾里阐述完我们的观点之后,被顾源和简溪黑着脸拖进了各自的房间。 我和简溪拥抱着躺在床上。 他的气息离我很近很近。那应该是从来没有这么近过。我在他身体的清香味里,脸变的越来越烫,而在一个接近一分钟的亲吻之后,我的脸就快要烧起来了。如果这时候丢一个鸡蛋在我脸上,两分钟后一个金灿灿的煎蛋就出现了。 简溪口腔里的味道非常地清新干净,他之前刷好了牙,但又不是刚刚才刷,所以并不是那种充满薄荷牙膏味的亲吻,而是来自他体魄的荷尔蒙味道。 而最最致命的是,我虽然穿着睡衣,但简溪除了内裤,什么都没穿。因为他和顾源一样,都没有睡衣在我们这里。我的脸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他结实有力的心跳我耳边清晰得就像张艺谋电影里的战鼓。 在我的大脑已经开始疯狂地想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的时候,简溪在我的耳边,用灼热的呼吸对我说:“林萧,要不要我们……” OK。我彻底眩晕了。 我知道总会有这样的一天。 如果用文艺一点的腔调来说的话,就是我们从毛毛虫变成蝴蝶(好吧,太恶心了……)。又或者更直白一点,我们会从小女孩,变成女人。 从高中和简溪交往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确定,陪我经历这个人生里最重要过程的人,一定会是简溪。 我躺着,仰望着俯视着我的简溪的脸,慢慢地把眼睛闭起来。 “嘿嘿,”黑暗里,简溪笑着,温热的呼吸拂在我的脸上,“别紧张呀,小童子军。” “你不也是童子军么,你说我。”我硬装作非常“见过世面”的样子。 “哈哈。我当然不是”简溪笑着还击我,我刚想抬手掐他,手举到一半,就停在了空气里。黑暗中,我虽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慢慢地僵硬起来。 我们两个彼此沉默着。 我们两个彼此沉默着。 黑暗里那些疯狂生长的荆棘,再一次破土而出了。 “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躺着他的怀抱下面,问他。 他没有回答我。 他在黑暗里沉默着,没有回答我。 床头那盏黄色的灯亮着,灯光下,简溪赤裸着上身,靠坐在床头。光线下,他的身体呈现出一种性感的古铜色,肌肉的阴影透露着一种原始的欲望。 我缩在靠近门口的带扶手单人沙发上,冷冷地看着他。 他低着头,没有看我。 我和他从高中的时候开始交往,那时候我们都是完全没有性经历的学生。而现在,他和我说他不是处男。也就是说,他在和我交往的岁月里,至少有一次,出轨了。 也许是在我被公司骂的时候,也许是我生病的时候,也许是我坐在窗前写日记记录我对他的爱的时候。也许是我抱着顾里安慰她的时候……这些时候,我的简溪,也许正在别人床上,赤裸裸地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以他干净而性感的年轻身体,和对方一起,黏腻的、滚烫的,彼此融化胶着在一起爆炸。 我看着坐在床上性感而又英俊的简溪,没有任何欲望。之前心中那种黑暗而又阴毒的想法,慢慢地苏醒过来。 简溪走下床,朝我走过来,他还没有靠近我,我就举起手,指着他,说:“你别过来。我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快吐了。” 简溪停下来,不动了。 心脏里,某一个地方碎了一个小洞,于是,黑色黏稠的液体XX(晕死,这两个字我不知道怎么打……)地流了出来,像是黑色沥青一样包裹住我的心房。虽然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珠,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心脏正变得坚硬起来,百毒不侵。 简溪张了张口,像是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我冷笑着看着他:“你想要说什么,你说啊,你说出来啊!” 简溪看到我的样子,有点发怒了,他压低声音说:“你就很干净了对吧?你那天晚上和那个叫什么崇光的作家,待了一个晚上没有回家,第二天骗我的事情,又怎么说呢?你知道么,林萧,我在你家楼下等了你一个晚上。” 我听着简溪讲完这番话,什么都说不出来。更准确一点,是我什么都不想说了。我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冷静的抬起手,指着房间的门:“你给我滚。” 简溪转身穿好衣服裤子,头也不回地拉开门就走了。 我站在房间里,不知道站了多久,直道双脚都发麻了,才在床边坐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大哭一场,还是大叫一场,我有点像个疯婆子一样,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像是被人催眠一样,鬼使神差地走到隔壁neil的房间门口,敲他的门。 过了会儿,头发乱蓬蓬的neil打开门,他看了我一会儿,然后又探出头看了看我空荡荡的房间,然后说:“进来,我陪你聊天。” 我和neil窝在同一床被子里。 我靠在他肩膀殇。他的肌肉比简溪要结实,他比简溪帅,比简溪更充满雄性魅力。但是,我靠着他,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宁静。 我一边拍着我的头,一边对我讲,今天是他男朋友一周内的忌日。他以为在他死后可以忘记他,但是没办法,所以他从美国逃了回来。 “你知道在他死后的那段时间里,我在美国,只要路过曾经和他一起经过的任何地方,都会变得想一个矫情的女人一样落泪。很多次我喝醉了在大街上哭,最后醒过来都是在警察局里,so dramatic, right?” “yes, you’re the queen of American.”我一边哭,一边嘲笑他。 他歪过脑袋碰了碰我的头,黑暗里,我们两个呵呵地笑着,又或者是在哭。 他歪过脑袋碰了碰我的头,黑暗里,我们两个呵呵地笑着,又或者是在哭。 这个灾难的一天,因为有了neil,而变得没有那么难过了。他又重新开始放晚上吃饭后他放的那首歌,他说他男朋友着迷一样地喜欢俄罗斯的音乐。他们认识的第二年,就一起去了俄罗斯。Neil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他和他男朋友的合照,他们站在红场上,周围都是雪。“他有一双迷人的眼睛,像是蓝宝石一样。”我指着照片对neil说。Neil的眼睛红了起来,他翻身下床,穿起那件白色的羽绒服,对我说:“这件衣服是他的。他死的时候留着我家的东西。” 我躺在床上,看着毛茸茸圆溜溜的Neil。看了一会儿,我翻身起来,冲向储藏室里,吧顾里扔在那里的小丑鱼公仔找了出来。 我抱着这个公仔,和圆溜溜的Neil,彼此对望着。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顾里躺着顾源的心怀里,简溪以致唐似乎都头晕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