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陷真定,谕阁臣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79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贼陷真定 附记南迁得失 初三乙酉李建泰请南迁 二十三甲子,贼陷真定。先是,太史邱茂华,闻贼警,先遣家眷出城。抚臣徐标执茂华下狱,标麾下中军士,伺标登城画守御,劫缚出城

贼陷真定

附记南迁得失

初三乙酉李建泰请南迁

二十三甲子,贼陷真定。先是,太史邱茂华,闻贼警,先遣家眷出城。抚臣徐标执茂华下狱,标麾下中军士,伺标登城画守御,劫缚出城外杀之。劈狱请茂华出。茂华遂檄所属州县,豫叛待贼数日,而贼始以数骑入城,收帑籍地,距京城止三百里,寂然无言者。

  或问南迁得失何如?予应之曰:当自成逾秦入晋,势已破竹,惟南迁一策,或可稍延岁月,而光时亨感到邪说,其事遂寝。天下恨之。然景泰时,也先入寇。徐有贞亦倡此说,时未之从,卒能固守却敌,宗社晏然。时享亦持是见耳。使以时亨之说为非,则国王死社稷之义谓何?必以邦华之说为非,则徽钦罗系组之辱可乎。二者得失,必有辨之者,似光说稍长,然问今日将相,果能如于忠肃辈否?不可能则迁国图存,末始非救变之一策。而时享目之为邪,过矣。且先帝身殉社稷,假令时亨骂贼而死,虽不足以赎陷君之罪,尚可稍白始志之靡他,而竟躬先从贼,虽寸磔亦何以谢帝于地下乎?是守国之说,乃欲借孤注以邀名,而非所以忠君也。邦华以身牺牲,是南迁之议,乃所以爱君,而非以避死也。独是明睿南行之说,亦有未尽善者。使上骤行于贼未至时,则人心骇惧,都城势若瓦解,后世必谓轻弃其国。上若迁于贼之将至时,则长途荆棘,未免为贼所伺,而有难堪之忧。故为上计,比不上死守社稷,得古今君道之正。若世子者,天下之本,宜及贼未近时,令大臣默辅南行,以镇根本之地,以系天下之心,设北都有,急亦可号召西南,为勤王之举,即不然,亦不至老爹和儿子抽薪止沸,且非独太子宜南,即永,定二王,亦宜分藩浙、粤,伏意外之图。奈何一堂聚处,如燕巢于幕,祸及而不知也哉。且明睿谓皇太子之行,有专命、禀命之碍,不知天下事,有可权者,昔唐元宗避蜀,固然肃宗收兵灵武,虽欲克复两京,亦以安史势急,恐一旦不测,父亲和儿子同尽耳。前些天之事,何以异此?窃谓上宜守北,皇太子宜南行,似为两便。即使,谋之善不善,事之成不成者,人也,亦天也。

李建泰上书,请驾南迁,愿奉皇储先行。上召对平台,谕阁臣曰:李建泰有疏,劝朕南迁,君主死社稷,朕将何往?高校士范景文、都军机章京李邦华、少詹项煜,请先奉世子提辖江南,给事中光时亨大声曰:奉皇储向北,诸臣意欲何为,将欲为李俶灵武好玩的事乎?景文等遂不敢言。上复问战守之策,众臣默然。上叹曰: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尔。遂拂袖起。

徐标,号鹤洲,揭阳人,天启乙亥贡士,少保石家庄右副都上卿,守真定,斩贼使,碎伪牌。

命云南抚按,送益王回藩。时韩王亦避地属县,令速返国,以资屏障。先是,诏谕藩王,捐赀守国,乃益府寇未薄城,令尹推官,辄敢倡议,护藩远遁,而抚按不发兵助守,且令权避。益府暂驻邵武,地点官宜供应护送回国,毋致失所。命张国维催督浙直兵饷。

二十五丁丑,兵刘泽清请于青登诸山开垦,前银着巡按设法。

甲乙史载李邦华之请在初三十日。

二十六辛卯,进魏德德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河道、屯练。进方岳贡户部教头、兼兵部太尉、文渊阁大学士,总督漕运、屯练往唐山。旋以敌报甚急,或言名官不可令出,出即潜逃,遂止藻德等不复遣。

初一日丁丑帝星落、封诸将

冠亚体育下载,礼部奏桂、惠二藩同走粤,着赉玺书慰问。

钦天监奏帝星下移,诏百官修省。诏封各总兵吴三桂平南伯,左良玉宁南伯,唐通铁岭伯,黄得功靖南伯,给敕印。刘泽清实升超级,刘良佐、周遇吉、高杰、马岱、马科、姜宣、孔希贵、高蜚、葛汝芝、高第、许定国、王承允、彭三源名、李栖凤、曹友义、杜允登、赵光远、卜从吉、杨御藩各升署拔尖。督抚马士英、王永吉、黎玉田、李希沆,分别应实署。福、周、潞、崇四王,各弃藩南奔。卫师卜从吉,南奔驻湛江。

李邦华议南迁

初二三十日辛酉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贼陷真定,谕阁臣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