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音讯电视发表和医学创作,库布里克小说《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日本人亲切地称书店为本屋,但培养了万千读者的小本屋,现在不仅转身艰难,还要面对网络书店和便利店的挑战从热闹的东京新宿站出来,二丁目的十字路口,独立书店模索舍安静地

图片 1

日本人亲切地称书店为本屋,但培养了万千读者的小本屋,现在不仅转身艰难,还要面对网络书店和便利店的挑战 从热闹的东京新宿站出来,二丁目的十字路口,独立书店模索舍安静地蜷缩在一栋杂居楼的底层,白色外墙斑驳掉漆,屋檐下则挂着一排海报,诗歌朗诵会、马戏团公演、落语同好会、冲绳方言讲座等,有些远在大阪或神户。陌生人会以为这是一家亚文化的小书店,连门口的标语也是:“正在营业中。大家不要害怕,请随便进来看一看。” 1990年代,上高中的吉井忍被闺蜜拉来模索舍买同志杂志《蔷薇族》,20多年过去,《蔷薇族》迎来繁荣的400多期,模索舍却步入衰败的另一轨。它的诞生和日本学生运动密切相关,十几坪的店堂至今弥漫着当时浓厚、独特的氛围。“过几天他们最新的刊物就到货,公安也知道这个,差不多的时候就来店购买这些。”舍员榎本智至告诉吉井忍。在这里,最大的客户是警察,最好卖的是《救援笔记——被逮捕前必读》,“看了这本书至少心里可以有点准备,万一被逮捕也不会心慌意乱。”他幽默地介绍。 吉井忍长期居住在北京,每次回日本,她都会跑去看一眼,这家有45年历史的老铺是否健在。“它是我最有感情的一家独立书店。”继《四季便当》后,在新书《东京本屋》中,这位日本媳妇描画了六年来探访的十家东京独立书店,如一周只卖一本书的森冈书店、一手啤酒一手好书的本屋B&B、四处漂泊的移动书屋BOOKTRUCK等。 本屋即书店,日本人亲切地称店面小些的书店为本屋,而东京是世界上人均拥有书店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上海书展《东京本屋》签售会上,吉井忍在宣传海报手写上“书店逆袭”、“真实版《重版出来》”,后者是今年新播的日剧,改编自同名漫画,讲述新人漫画编辑黑泽心在出版业奋斗的故事,此中,无数考验和危机交替袭来,正如《东京本屋》中各个书店遇到的那样。 西荻洼站附近的今野书店是吉井忍小时候最常去的商业街店铺。它是一家典型的“站前书店”,人们在候车时会习惯性地在这里翻翻杂志,买畅销书或工具书。这样的本屋过去在日本随处可见,“在很多日本人的心中,书店的‘原生风景’就是这些没有特色的普通小书店。” 这条街上,过去有三家书店,现在只剩今野书店一家。“身体不好、没有继承人,各有各的理由……”店长今野英治感叹道。这位55岁的“二代目”从父亲手中接过衣钵后,租赁新址、提高坪单价、精心选书,稳定客流。今年5月吉井忍前去拜访时,今野英治正要出门送杂志,他会给周边的大公司或者美容店等定期送货,这种顾客叫做“外商”,是过去书店收入中稳定的一块大蛋糕。到了晚间,他就约上附近药店、花店的老板,一起上居酒屋高谈阔论。 “聊上几句,就能觉察出这个客户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从而感受这个地区的需求,运用到书店的选书中,时时保持对这个地区的熟悉。”吉井忍觉得,相比大型的连锁书店,独立书店可以做到更为细致、新颖的摆书和选书。“一是因为它理解周围顾客的需求,二是店主会用心经营自己的店铺。”吉井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认为,如今独立书店的生存空间都在这里头。“尤其是摆书,大家还没开始注重这方面的技巧,但是蛮有效果的一种方式。” 吉井忍采访过着名选书师幅允孝,他曾给东京一家书店设计过别有用心的陈列,在一本职业资格考试书旁,放一本关于家庭暴力的书。“这种摆书很有意思,很容易看出选书师的用意:当一个遭到家庭暴力的女性看到一旁提供就业帮助的书后,很容易联想,若想摆脱人生困境,一定要经济独立。”吉井忍说。而传统的书店是按照“日本十进分类法”陈列,比如料理相关图书是以596开头,那就按这个号码分类,“很方便,但没办法吸引还不知道要看什么书的人。” 据日本最大的书刊发行商“日贩”统计,2009年至2014年,东京实体书店减少了179家,日本实体书店也在这五年中少了一成多,与此同时,大型书店扩张势力,使得小书店的日子越发难过,倒逼着发展自己的“独特性”和“稀有性”。 SPBS原是一家时髦而新潮的书店,吉井忍2009年第一次去采访时正逢他家与一牛仔品牌合作,“让人误以为是服装店”。那时的图书种类偏设计、美术、摄影方面,总给人一种高不可及的印象。而从“高调系”转到“邻居的小书店”,选书标准也变为:妈妈们和老头老太都能看懂的书,成功使客人翻了一倍。店员们甚至会偷偷观察客人的钱包,如果发现最近用某个牌子钱包的人增多,就会有相应的一些灵感和策划,这种押宝的过程,也会让他们感到兴奋与价值认同。 但对于“二代目”或者二次创业的书店业人,理念和价值的认同之上,多了一层厚重的思想包袱。BooksFuji的创立,适逢二战后日本经济腾飞,是东京羽田机场里知名的航空书店,甚至被航空爱好者尊为“圣地”,从飞行员操作的手套到报考空姐专用的履历表,乃至33000日元的高价航法计算盘,应有尽有。创始人太田博隆相信,开书店最重要的是融入当地。但2014年辞世后,他的儿子、现任社长太田雅对这家书店的预期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的客人比我懂得多……我自己比较喜欢汽车。汽车和飞机要选的话,我选前者。”吉井忍笔下,记录了这位“二代目”在家业与个人兴趣间的踌躇不决。 和BooksFuji一样未定的,还有过去20年间,关于“小本屋正在消失”的讨论。培养了万千读者的小本屋,现在不仅转身艰难,还要面对网络书店和7-11这种便利店的挑战——由于“再贩制”的存在,日本的网络书店不能打折,但通过免运费、免手续费,以及积分优惠,便利店正快速取代小书店,这将是艰难的防守战。 探访东京本屋多年,吉井忍总会思考,那些书店店员之后能做什么,要是一时开不了书店,他们将怎样实现梦想?她说,便当代表了日本普通老百姓的饮食生活,而书店是他们的精神所在。“小书店是要当地人来培养和支持的,否则书店消失时,你我连感慨的资格都没有。”

原标题:特立斯,像作家一样写作非虚构

图片 2

图片 3

《在路上》,布鲁诺·巴贝著。1966年,布鲁诺·巴贝受Vogue杂志之邀前往巴西。就在那次旅行中,他开始使用彩色胶卷。当时的杂志不怎么刊登彩色照片(因为还无法实现色彩的准确复制),他所加入的玛格南图片社也对彩色作品不感兴趣。这本厚达380多页的画册的封面,采用的就是1966年他在巴西拍摄的一张著名照片。原书名为“Passage”,也许老老实实译成“道路”更好。

“新新闻主义”的代表人物盖伊·特立斯。资料图

图片 4

思郁

《东京本屋》,吉井忍著。“本屋”即日语中的“书店”,一般会把常去的书店称为“本屋桑”,以示亲切。实体书店的经营实属不易,作者吉井忍花了6年时间对东京地区的一些书店进行实地观察和追踪采访,并把采访成果闻原原本本呈现给读者。和热播日剧《重版出来》一样,这是一本很燃的书,让人感受到日本书店业的勃勃生机。

仔细追溯起来,中国最早接近非虚构写作这种形式的是报告文学,但是传统的报告文学侧重的还是新闻报道,而不是文学写作。对于新闻报道和文学写作,这两者之间存在截然分明的界限,新闻报道侧重的是真实性,依靠的是记者的客观观察;文学写作侧重的是虚构,依靠的是作者的想象力。

图片 5

中国传统媒体的记者在上个世纪90年代,借助纸媒的广泛影响力,也培养了一批特稿记者,在报道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加入了些许记者的想象力,但是囿于新闻报道的局限性,非虚构写作的特性体现并不明显。

《王国与权力》,盖伊·特立斯著。要了解新闻业,正如福克斯新闻总裁罗杰·埃勒斯的推荐,你应该读这五本书:《媒介即信息》《王国与权力》《炸了新闻》《三只瞎老鼠》《偏见》。这本《王国与权力》是在时报供职十余年的盖伊·特立斯写的,他离开时报后,第一件事就是采访自己曾经的同事,向读者展现一流媒体从业人员的群像。

我们接触真正的非虚构写作比较晚,随着前些年《纽约客》记者何伟、欧逸文、梅英东的一些作品出版,我们才意识到非虚构写作的存在。其实,我们接触的文学作品中,比如像卡波特的名著《冷血》,乔治·奥威尔的《西班牙内战》等作品,基本都是非虚构写作中的代表作,但是在我们的意识中仍然习惯按照文学进行分类,反而忽略了非虚构这一写作的特性。

图片 6

非虚构写作的两种形式

《奇爱博士》,彼得·乔治著。库布里克作品《奇爱博士》的原著小说。作者彼得·乔治是前英国皇家空军情报官,据说他曾在空军基地被一架掠过头顶的美军B-47轰炸机震得失手摔了咖啡杯,“第三次世界大战会这样来临”的恐惧让他获得灵感,用三个星期写出了这部对核震慑极尽讽刺的黑色幽默小说。

在我的印象中,何伟的《寻路中国》《江城》《奇石》出名之后,《纽约客》记者的报道在国内受到了很多写作者的注意,《纽约客》的另外一位驻京记者欧逸文还专门为中国读者讲述了《纽约客》对非虚构写作的一些支持,比如一位记者可以花费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采访、搜集素材、写作等。而且一篇稿子完成之后,在刊发之前,会有专门的人员去核对文章中采访的真实性。这种严谨和谨慎,以及对求真的态度,是许多国内的媒体平台需要学习的地方,而且《纽约客》开出的高标准稿酬,保证记者进行调查和写作的时候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这也是国内很多记者写作的时候担心的问题之一。

图片 7

这两年关于非虚构写作已经形成了讨论的热点。尤其是随着另外一位非虚构写作的大师级人物盖伊·特立斯的作品出版。特立斯是“新新闻主义”的代表人物。

《隔间:我们如何从19世纪阴暗账房走到21世纪Google人性化办公空间》,萨瓦尔著。“人类不是用来坐在小小的隔间,成天盯着电脑屏幕。”这是电影《上班一条虫》中某个角色对格子间的描述,而打破这一“牢笼”(意味着无数的麻烦、严重的挫败及微不足道的胜利),是所有办公室居民的幻想。 ​​​​

按照我的理解,非虚构写作大概可以分为两种倾向:一种还是记者的报道为主,既然是新闻报道,首先的目的是求真,写作的人物不能有过多的个人想象;而特立斯的“新新闻主义”是另外一种,当然也要求真,但是这种真实可以建立在虚构的想象之上,用特立斯自己的话说:“‘新新闻主义’虽然读起来像小说,但本质上不是虚构的小说。它追求的是一种更广泛的真实性,这种真实性光靠简单罗列事实、使用直接引语及坚持传统报道的严格组织形式这三种新闻撰写手段是不能达到的。‘新新闻’这一手法允许,而且要求,用一种更具想象力的方法,对人物和事件进行报道;它允许作者像大多数作家一样把自己融入到文章当中;也允许作者像包括我在内的其他作者一样,从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所报道的人物和事件。”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对于音讯电视发表和医学创作,库布里克小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