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上重屋曰飞庐,船无故自覆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75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叙舟中 ○叙舟上 ○艇 《方言》曰:舟,自关而东谓之船,自关而西或谓之舟。方舟或谓之航。 《释名》曰:船,循水而行。 《释名》曰:二百斛以下曰艇,其形挺,一个人几个人

○叙舟中

○叙舟上

○艇

《方言》曰:舟,自关而东谓之船,自关而西或谓之舟。方舟或谓之航。

《释名》曰:船,循水而行。

《释名》曰:二百斛以下曰艇,其形挺,一个人几个人所乘行者也。

又曰:船首谓之闾,或谓之鹢首。(今江东贵妃船前作青雀,是其象也。)

又曰:舟,言周流也。船上屋曰庐,象舍也。其上海重机厂屋曰飞庐,在上,故曰飞也。又在其上曰雀室,於中候望,若鸟雀之警视也。

《广雅》曰:舼艇,舟也。

《东观汉记》曰:邓训为护羌军机大臣,缝革为船,置於箅上,以渡河,掩击明羌。

又曰:舟名青翰、千翼、赤马,亦名鹢首。

《本草求真》曰:越舼蜀艇,无法无水而行。

张璠《汉记》曰:梁冀第池中,船无故自覆。问掾朱穆,穆曰:"舟所以济渡万物,不施游戏而已。今覆者,天戒将军济渡万民,不可长念游戏也。"

《说文》曰:船,从舟,从铅省声。艘,船总名也。

陆机《思归赋》曰:棹河渊之轻艇。

《汉皇宫疏》曰:武帝作大池,周匝四十里,名巴塞尔池。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船上起皇宫。

《易》曰: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

○舴艋

《吴记》曰:孙皓问中书令张尚:"《诗》言'泛彼柏舟',惟柏中舟乎?"尚曰:"《诗》云:'桧楫松舟',亦中也。"皓忌其胜己,因下狱。

《诗》曰:汎彼柏舟,在彼中河。(舟在河中,犹妇人在夫家,是其常处。)

《广雅》曰:舴艋,舟也。

《晋令》曰:水战,飞云船相去五十步,苍隼船相去四十步,金船相去三十步,小儿首先登场,飞鸟船相去五十步。

又曰: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央养养。

《临海记》曰:东北有白鹄山,高三百丈。上有一舟,名舴艋。前头有石鼓、石艇。世云:石鼓鸣,则土地寇乱。隆安初,此鼓屡鸣,果有孙恩贼。此处多山精水祟,不可轻陟。山下平地,便望见舴艋。民王志祭山神,求到鼓所,遂得至。捉搥打鼓,闾里咸闻,如金玉之响,下山便病死。盖登山召祸,击鼓自杀也。

《北宋杂事》曰:太康两年八月,小雨,殿前地陷,方五尺,深数丈,中有破船。

又曰:泛泛杨舟,载沉载浮。(杨,木也。舟之泛浮随所载。)既见君子,小编心则休。

《异苑》曰:檀道济,元嘉中镇寻阳,入朝伏诛。济未下时,有人施罟於柴桑江,收得大船,孔凿若新。使匠作舴艋,云:"勿斫!"工人误截多头,檀以为不祥,杀三巧手,欲以塞愆。匠违背合同,加斫,凶兆先遘矣。

《晋宫阁记》曰:天渊池有紫宫舟、升进船。曜阳池有飞龙舟、射猎舟。灵芝池有鸣鹤舟、指南舟。舍利池有云母舟、无极舟。都亭池有华润舟、常安舟。

《书》曰: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所载者四,其一曰水乘舟。)

《宋元嘉起居注》曰:有司奏云:"金寨县令王弘上会稽从事韦诣解列先风,闻馀姚令何玢之造作平床一乘、舴艋一艘,精丽过常,用功兼倍,请免玢今官。"诏可其奏。

崔鸿《后赵录》曰:张弥帅众一万徙江门。锺{虚}九龙、翁仲铜驼、飞廉锺,一没於河。募浮没三百人,入河,以竹縆牛头辘轳引之,乃出。造万斛舟以渡之,至於邺。

又曰:若乘舟,汝弗济,臭厥载。

○筏

《穆君王传》曰:天皇乘鸟舟龙本,浮於大沼。(沼,池。"龙"下宜有"舟",都是龙、鸟为形态,今吴之青雀舫遗象。)

《礼》曰:晚春之月,舟牧覆舟。五覆五反,乃告舟备,具于皇帝。(郑玄曰:舟官覆反舟者,备倾漏也。蔡邕《章句》曰:备谓檝棹绋绠维引之具。)

《论语》曰:"道不行,乘桴浮雷文杰。从自己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

《山海经》曰:大人之国,坐而削船。

《左传》曰:齐襄公与蔡姬乘舟于囿,荡公。公惧,变色,禁之不足。公怒,归之,未之绝也。蔡人嫁之,齐小白以诸侯之师侵蔡。

《东观汉记》曰:吴汉教乘筏从江下巴郡,盗贼解散。张堪为陪义长,公孙述遣击之。有同心士贰仟人,相谓曰:"张君养笔者曹,为昨日也!"乃选习水三百人,斩竹为排渡水。

《世本》曰:共鼓、货狄作舟。(共鼓、货狄,轩辕氏二臣。)

又曰:冬,晋荐饥,使乞籴于秦。秦输于晋,自雍及绛相继,命之曰泛舟之役。(泛谓水运入河汾也。)

《英豪记》曰:武皇帝进军至江上,欲从赤璧渡江。无船,作竹排,使部曲乘之。从东江来下,出江湖,注浦口,未即渡。周公瑾又夜密使轻船走舸百艘烧排,操乃夜走。

又曰:廪君名曰豫相,姓已氏,即与樊氏、曋氏、柏氏、郑氏凡五姓争神。以土为船,雕文画之,而浮水中,其船浮者,神感到君。他姓船不可能浮,独廪君船浮,因立为君。

又曰:秦伯伐晋,孟明济河焚舟,取王宫及郊。(王宫、郊,皆晋地。)晋人不出,遂自茅津济,封崤尸而还。(茅津,在河东大阳县西。封,埋藏。)

《吴录》曰:孙策欲渡江,船少,欲往便求策姑王氏,分命伐芦为樑,以佐船渡人。

《蜀王本记》曰:秦为舶船万艘,欲攻楚。

又曰:楚败吴师,获其舟馀皇。

《吴录·地理志》曰:苍梧高要县,郡下人避瘴气,乘筏来停此。十一月来,5月去,岁岁那般。

《吕氏春秋》曰:虞姁作舟。(姁,音劬、诩二音。)

又曰:晋、楚将战,赵婴齐使其徒先具舟于河,故败而先济也。

雷次宗《豫章记》曰:望蔡县有一石室。入室十馀里,得水,广数十步,清深不测。边有筏竹。游者伐竹为筏过水。莫能究其源。出好锺乳。

又曰:荆有佽飞者,得宝剑。涉江中间,而有蛟夹绕其船。佽飞拔宝剑,赴江刺蛟,杀之,舟中人皆活。荆王闻之,位以执圭。

《春秋潜潭巴》曰:泽浮舟,国君以亡为忧。(宋均注曰:潭,无底之泽,今浮舟,言阴盛之耳。)

《本草从新》曰:方车蹠越,乘桴入朝,欲无宠不可得也。(许慎曰:桴,木筏。)

又曰: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咱剑所从坠也。"舟去,从所契处入求之,而舟已行,剑不行,若此,不亦惑乎!

《论语》曰:东宫适问於尼父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

《越绝书》曰:木客大冢者,越王之兄弟冢也。初,徙之琅邪,使楼船卒二千八百人伐松柏认为桴,故曰木客也。

又曰:伍子胥如吴,过於荆。至江上,欲涉,见一丈人刺小船方将渡。进而请焉,丈人渡之。

《尔雅》曰:舫,舟也。太岁造舟,诸侯维舟,大夫方舟,士特舟,庶人乘柎。(郭璞注曰:造,比船为桥也。维,连四船也。方,并两船也。特,单船也。柎,编木以渡也。)

○楫

又曰:管夷吾、百里子,霸王之船、骥也。绝江者托於船,致远者托於骥。

《广雅》曰:〈舟监〉,大船也。舫、艕,船也。蒙冲、、〈舟句〉、〈舟鹿〉、舸,舼、艋,舟也。

《说文》曰:楫,舟棹也。

《圣济总录》曰:汤、武,圣主也,而不能够与越人乘舲舟而浮於江湖。

《家语》曰:舟非水十分,水入舟则没;君非民不治,民犯上则君危。

《书》曰: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

又曰:楚人有乘船而遇强风者,投於水,非不贪生而畏死也,或於死而反忘於生。

《东周策》曰:或谓公叔曰:"乘舟,舟漏而不塞,则舟沉矣;塞漏舟而轻阳侯之波,则舟覆矣。今公自以辩於薛公而轻秦,是漏舟而轻阳侯之波也。愿公察之。"

《诗》曰:桧楫松舟。

又曰:龙船鹢首,浮吹以虞,此游於水也。(於船中吹籁与竽感觉乐,故曰浮吹以虞者也。)

《国君世纪》曰:昭王济汉,船人恶之,以胶船进王,中流胶船解,王没于水。

《方言》曰:楫,或谓之桡,或谓之棹。

《衡波传》曰:孔夫子使子贡,久而不来。孔仲尼谓弟子占之,遇《鼎》,皆言无足不来。颜子渊掩口而笑,子曰:"回也哂,谓赐来也。曰:"无足者,乘舟而来至矣。"

《史记》曰:项籍欲东渡北江,黑龙江亭长舣船待,(徐广曰:〈木羲〉音仪。骃案,应劭曰:〈木羲〉,正也。孟康曰:〈木羲〉,音蚁,附也,附船著岸也。如淳曰:南方人谓整船向岸曰〈木羲〉也。)谓项王曰:"江东虽小,地点千里,众数80000人,亦足王也,愿大王急渡。今独臣有船,汉军至,无以渡。"项王笑曰:"天之亡我,作者何渡为?且籍与江东子弟7000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个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作者,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於心乎?"及为亭长曰:"吾知公长者,吾骑此马陆虚岁,所当无敌,尝七日行千里。吾不忍杀之,以赐公。"

《吴越春秋》曰:子胥伐楚,因引军袭郑。治渔者之子在郑,乃还。

《说苑》曰: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堕水中,船人救之,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无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间而溺,无我则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居艘长楫之间,比不上子;至於安国家社稷,子比自个儿矇矇,如未视狗耳!"

又曰:神帅韩信击魏,魏王盛兵蒲坂,塞临晋。信乃益为疑兵,陈船欲渡临晋。而伏兵从夏阳,以木罂缻渡军,袭安邑,虏魏王豹。

《列女传》曰:赵文王南击荆,至河津,津吏醉卧,无法渡。简子怒,将杀之。津吏之女娟乃持楫而前走,曰:"妾父闻主君将渡,恐事件之起,水神动骇,故祷祝绵阳三淮之神,不胜杯杓馀沥,醉於此。君命之诛,愿以微躯易父之死。"简子将渡,用楫少一位。娟曰:"妾居河济之间,重乎世习舟楫之事,愿备员持楫。"简子遂与渡。中流,吟《河激》之歌。简子乃聘以为妻子。(其母遽曰:河水激扬,济之不易。)

又曰:姬喜父使叔向聘吴,吴人饰舟以逆之,左右各五百人,有绣衣豹裘者,锦衣狐裘者。叔向归,以告平公:"吴其亡乎!"

又曰:陈平逃楚归汉,渡河,船人疑有金,阴欲害之。平脱衣刺船,遂免害。

《神农本草经》曰:七尺之楫动大船者,因水为资也;人君发一言之号而令行於民者,众为资也。

《潜夫论》曰:中国人民银行之动天地,譬车的里面御驷马,蓬中棹舟,虽有覆载,犹在自身所之。

《汉书》曰:邓通,蜀郡南安人,以棹船为黄头郎。(师古曰:棹船,能持棹行船也。土胜水,其色黄,故刺船之郎皆著黄帽,因号曰黄头郎也。)

《说苑》曰:老河口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带玉钩,履缟舄,立乎流水之上。大夫庄辛过而说之,曰:"愿把君之手,其可乎?"保康君作色不言。庄辛迁延,称曰:"君独不闻鄂君乘青翰之舟,张翠盖,会锺鼓之音,越人拥楫而歌,曰:'今夕何夕兮?搴州水流。今天何日兮?得与子同舟。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於是鄂君揄袂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樊城君乃奉手进之。

蒋子《万机论》曰:吴、越争於五湖,用舟楫而相触,怯勇共覆,钝利俱倾。

又曰:景帝四年,吴大船自覆。吴地以船为家,国将亡也。

杨子《法言》曰:灏灏卡瓦略济,楼船之力也。航人无楫,如航何?(李〈车丸〉法曰:喻有民无礼乐治也。)

顾谭《新言》曰:蒿菜生于天柱山之上,豫章专长穷薮之中,良匠造舟、兴宫、建庙,必不取敬亭山之陋质而弃穷薮之美材,明矣!

又曰:武帝《汾歌》曰:"泛楼船兮达曼渡河,横中流兮杨素波。"

《葛洪》曰:琼艘瑶楫,无涉川之用;金弧玉弦,无激矢之能。是以清新而无政事者,非拨乱之器;高贵而乏治略者,非翼亮之才。

又曰:奔车失辖,泛舟无楫,欲以不覆,未之有也。

又曰:武帝浮江射蛟,舳舻千里。(李斐曰:舳,船后持拖处。舻,船头刺棹处也。)

左思《吴都赋》曰:篙工楫师,选自闽隅,翼御长风,狎玩灵胥。

谯周《法训》曰:以道为天下者,犹乘安舟而由广路:安舟难成,可久处也;广路难至,可常行也。

又曰:武帝时,越欲用船战逐,乃大修孟菲斯池,列馆环之,治楼船高十馀丈,旗帜枷其上。

○篙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上重屋曰飞庐,船无故自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