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所乘曰辂,以轺衣书车为副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4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古典法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脚出处 羊车,案晋司隶教头刘毅奏护军羊琇私乘者也。开皇无之,至是始置焉。其制如轺车,金宝饰,紫锦幰,硃丝网。

古典法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脚出处

羊车,案晋司隶教头刘毅奏护军羊琇私乘者也。开皇无之,至是始置焉。其制 如轺车,金宝饰,紫锦幰,硃丝网。驭童二十四位,皆两鬟髻,服青衣,取年十四五 者为,谓之羊车小史。驾以果下马,其大如羊。

又曰:王公以下象辂,以象饰诸末。朱班辂,八鸾在衡。左建旗,升一,右载闟戟。革辂,以革饰诸末。左建旃。馀同象辂。木辂,以漆饰之,馀同革辂。诸辂皆朱质、朱盖、朱旂旃,一品九旒,二品八旒,三品七旒,四品六旒。其鞶、缨就数皆准此。

○乘舆杂车

国王、皇后在丧之车五:一曰木车,初丧乘之。二曰素车,卒哭乘之。三曰藻 车,既练乘之。四曰駹车,祥而乘之。五曰漆车,禫而乘之。及平齐,得其舆辂, 藏于中府,尽不采纳。至大象初,遣郑译阅视武库,得魏旧物,取尤异者,并加雕 饰,分给六宫。有乾象辇,羽葆圆盖,画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街云罕、山林奇异及游麟飞凤、硃雀黄龙、驺虞黄龙,驾二十四马,以给端月皇后,助祭则乘。又 有大楼辇车,龙辀十二,加以玉饰,四毂六衡,方舆圆盖,金鸡树羽,宝铎旒苏, 鸾雀立衡,六螭龙衔轭,建太常,画升龙日月,驾二十牛。又有象辇,左右染指甲草, 白鹿仙人,羽葆旒苏,金铃玉佩,初驾二象,后以六驼代之。并有游观小楼等辇, 驾十五马车等,合十余乘,皆魏天兴中之所制也。宣帝至是,咸复御之。复令天下 车,都以浑成木为轮。

《本草衍义补遗》曰:以天为盖,以地为舆,四时为马。

○轮

凡旗,太常画三辰,日、月、五星。旃画白虎天皇升龙,诸侯交龙。旟画硃雀, 旌画黄麟,旗画白兽,旐画朱雀,皆加云。其旃物在军,亦书其事号,加之以云气。 徽帜亦如之。通帛为旃,杂帛为物。在军亦书其人官与姓名之事号。徽帜亦书之, 但画其所书之例。旌节又画白兽,而析羽于其上。

《汉武旧事》曰:又起明光宫,发燕、赵美丽的女子二千人充之。常从行国,载之后车。与上同辇者十三位,员数恒满。

《晋太康起居注》曰:齐王出镇,诏赠清油云母犊车。

属车,案古者诸侯贰车九乘,秦灭九国,兼其车服,故为八十一乘。汉遵不改。 武帝祠太一甘泉,则尽用之。明帝上成吉思汗陵,又用之。法驾三十六乘,小驾十二乘。 开皇中,大驾十二乘,法驾减半。伟业初,属车备八十一乘,并如犊车,紫通幰, 硃丝络网,黄金饰。驾一牛。在卤簿中,单行正道。至两年110月,帝嫌其多,问起 部郎阎毗。毗曰:“臣共宇文恺参详故实,此起于秦,遂为后式,故张平子赋云‘属 车九九’是也。次及法驾,七分减一,此汉制也。故《文帝纪》‘奉天子法驾迎代 邸’,如淳曰‘属车三十六乘’是也。又据宋孝建时,有司奏议,晋迁江左,唯设 五乘,里正令建平王宏曰:‘八十一乘,无所准凭,江左五乘,俭不中礼。但皇上旂旒之数,皆用十二,今宜准此,设十二乘。开皇平陈,因以为法令。宪章往古, 大驾依秦,法驾依汉,小驾依宋,认为差等。帝曰:“大驾宜用三十六,法驾宜用 十二,小驾除之可也。”

又云:辇道斜交,堤池纡曲。

《晋诸公赞》曰:文淑破虏之后,名闻天下。当为北狄刺史,入辞,世祖见而恶之,恐居边不相信,密讽监司奏淑作阳遂四望车,僣饰过制,免官。

都尉令给哄士公斤个人,左右仆射、左徒中丞,各十几人。周氏设六官,置司辂 之职,以掌公车之政,辨其著名商品,与其招来。

又曰:上尝辇至郎署,见一人老郎,鬓眉皓白,姓颜名驷,江都人。上问:"公何时为郎?何其老也!"对曰:"臣文帝时为郎。"上曰:"何其不遇也?"驷曰:"文帝好文,而臣好武;景帝好老,而臣尚少;国君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世不遇。"

《三明朝散大驾卤簿》曰:象车,鼓吹一部拾肆人。

画轮车,一乘,驾牛。乘用如齐制,旧史言之详矣。

又曰:王后之五路:重翟,锡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鹥总,都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握;辇车,组挽,有翣,羽盖。

《谷梁传》曰:晋人与姜戎要而击之,杀,匹马奇轮无反者。

礼仪五

《谷梁传》曰:晋君召伯尊而问焉。伯尊来,遇辇者,辇者不辟,使车右下而鞭之。(凡车,将左,御在中。有力之人在右,所以备非常。)

潘正叔《迎大驾传》云:狐狸夹两辕,豺狼当路立。

皇世子鸾辂,驾三马,左右騑。硃斑轮,倚兽较,伏鹿轼,九旒,画降龙,青 盖画幡,文辀,白金涂五末。近代亦谓之鸾辂,即象盖也。梁南宫初建及世子释奠、 元旦朝会则乘之。以画轮为副。若常乘画轮,以轺衣书车为副。画轮车,上开四望, 绿油幢,硃绳络,两箱里饰以锦,白金涂五末。

《幽明录》曰:谢安石当桓温之世,恒惧不全。夜忽梦乘桓舆,行十六里,见一白鸡而止。莫有解此梦者。及温死,后代居宰相,历十七年而得病。安方悟云:"乘桓舆者,代居其位也。十六里者,得十四年也。见白鸡止者,今圣上在酉,吾病殆不起乎?"少日而卒。

张平子《东京(Tokyo)赋》曰:同衡律而一轨量,齐急舒於寒燠。

五牛旗,左青赤,右白黑,黄居个中,盖古之五时副车也。旧有五色立车,五 色安车,合十乘,名称叫五时车。建旗十二,各如车色。立车则正竖其旗,安车则斜 注。马亦随五时之色,白马则硃其鬣尾。左右騑骖,金锾镂锡,黄屋左纛,如金根 之制。行则从后。名五时副车。晋过江,不恆有事,则权以马车代之,建旗其上。 后但以五色木牛象车,竖旗于牛背,使人舆之。旗常缠不舒,唯国王亲戎,乃舒其 旆。周迁以为晋武帝平吴后造五牛之旗,非过江始为也。

○辇

《东观汉记》曰:杜林寄隗嚣,终不退避三舍。乃出令曰:"杜伯山,皇帝所不可能臣,至簪蒿席草,不食其粟,诸侯所不可能友。盖伯夷、叔齐,耻食周粟。今且从老师和朋友之位,须道开通,使顺其志。"林虽拘於嚣,而终不屈节。建武四年,弟成永诀,嚣乃听林持丧东归。既遣而悔,追令剌客杨贤於陇坻遮杀之。贤见林身推鹿车,载致弟丧,乃叹曰:"当今之世,什么人能行义?作者虽小人,何忍杀义士!"因亡去。

小舆,幰方,形同幄帐。自閤出升正殿则御之。

刘公干《公燕诗》云:辇车飞素质,从者盈路傍。

《洪范五行传》曰:若晋怀公,虽与指南车,终不觉矣。姜无诡中才矣,指南得悟,失之则惑。管子,桓公指南车也。

公及一品象辂,黄质,以象饰诸末。建旟,画以鸟隼。受册告庙,升坛上任, 亲迎及葬则乘之。

○舆

崔豹《古今注》曰:指南车,起於黄帝。帝与兵主战涿漉之野,九黎氏作灰霾,士皆迷路,故作指南车。

正从第一品执事官、散官及仪同三司、诸公主,得乘油色硃络网车,车牛饰得 用金涂及纯银。二品、三品得乘卷通幰车,车牛饰用金涂。四品已下,七品已上, 得乘偏幰车,车牛饰用铜。

《晋公卿礼秩》曰:太宰、平王给云母辇。

谢承《后周书》曰:许庆,字子伯。家贫,为督邮,乘牛车,乡党练曰轺车督邮。

犊车,案《魏武书》,赠杨彪七香车二乘,用牛驾之。盖犊车也。《西安耆旧 传》曰:“刘寿常乘通幰车。”今犊车通幰,自诸侯已下,至五品已上,并给乘之。 三品已上,青幰硃里,五品已上,绀幰碧里,皆白铜装。唯有惨及吊丧者,则不张 幰而乘铁装车。六品已下不给,任自乘犊车,弗许施幰。初,五品已上,乘偏幰车, 其后嫌其不美,停不行用,以亘幰代之。三品已上通幰车则青壁,一品轺车,油幰 硃网,唯车辂一等,听敕始得乘之。

《说苑》曰:晏平仲朝,乘弊车,驾驽马。景公见之,曰:"嘻!太岁之禄寡耶?何乘不佼之甚也?"平仲对曰:"赖君之赐,得以寿;三族及国交游,皆得生焉;臣得暖衣餍饫。弊车驽马,以奉其身,於世足矣!"平仲出,公使梁丘据遗之辂车乘马,三反不受。公不悦,趣召平仲,曰:"夫子不受,寡人亦不乘!"平仲对曰:"君使臣临百官之吏,节其服装食饮之养,以先金朝之民。然犹恐其侈靡,而不管一二其行也。今辂车乘马,君乘之上;臣亦乘之,下民之无义,侈其衣食,而置之不顾其行者,臣无以禁之。"遂让不受也。

道元《与天公笺》曰:有露车一乘,辕复摧折,以犁辕续之。左崎右啮,强弱相负,傍行斫辕。

安车,饰重舆,曲壁,紫油纁硃里,通幰,硃丝络网,硃鞶赆缨,硃覆发,具 络。驾赤鳷。临幸则供之。

《书》曰:大辂在宾阶面,缀辂在阼阶面,(大路,玉;缀辂,金。面,前,皆南乡。)先辂在左塾在此之前。(先辂象,次辂木。金、玉、象都是饰车,木则无饰。都是在路寝门内左右垫前北面。凡陈列,皆象成王生时。)

陆士龙《答兄机》诗曰:衡轨各殊迹,牵牛非服箱。

副辇,加笨,制如犊车,亦通幰硃络,谓之蓬辇。自梁武帝始也。

又曰:张敞《南宫历史》:世子有卧辇、步舆。

《史记》曰:古封禅为蒲轮,恶伤土石草木。

副车,案蔡邕《独断》,五辂之外,乃复设五色安车、立车各一乘,皆驾四马, 是为五时副车。俗人名曰五帝车者,盖副车也。故张子房狙击秦皇上,误中副车。汉 家制度,亦备副车。司马彪云:“德车驾六,后驾四,是为副车。”《魏志》亦云: “国王命太祖驾金根六马,设五时副车。”江左乃阙,至梁始备。开皇中,不置副 车,平陈得之,毁而弗用。至是复并设之。副玉辂,色及旗章,一齐正辂,唯降二 等。驾用四马,驭士贰十三位。余四副准此。

《晋书》曰:王家卫先生有羸疾,不堪朝会。显宗亲幸之,置酒作乐。又诏:"自今已后,舆载入殿,不得施拜。"

左思《吴都赋》曰:俞骑骋路,指南司方。出车槛槛,被练锵锵。

五辂之盖,旌旗之质,及鞶缨,皆从辂之色。盖之里俱用黄。其镂锡五辂同。

《后魏书·礼志》曰:大楼辇辀十二,加以玉饰衡,轮雕采,与辂同,驾牛十二。

又曰:师及齐师,战于次皋。齐子渊捷从泄声子,射之,中楯瓦,繇朐汰辀匕入者三寸。

革辂,白质,挽之以革。左建旗,右建闟戟。旗画白兽驾白骆。巡守临兵事则 供之。

《拾遗记》曰:周康王驭白金碧玉之辇,从朝至暮,而穷宇宙之内。

《卤簿令》曰:记里曰白鹭、鸾、旗等三车,并驾四马,正道匠各一位,驾士各14人,皆平巾帻、绯衫、大口裤。

三妃、三公内人之辂九:篆辂、硃辂、黄辂、白辂、玄辂,皆勒面,缋总。夏 篆、夏缦、墨车、戋车,皆雕面,鹥总。三弋、三孤内子,自硃辂已下八。六 嫔、六卿内子,自黄辂而下七。上媛妇、中医务人士孺人,自玄辂而下五。下媛妇、大 夫孺人,自夏篆而下四。御婉、士妇人,自夏缦而下三。其鞶缨就,各以其等。皆 簟每笰,漆之。君以赤,卿大夫士以玄。

又曰:王之五路:一曰玉路,锡,樊缨十有再就,建大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钩,樊缨九就,建大旂,以宾,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缨七就,建大赤,以朝,异姓以封;革路,龙勒,条缨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卫;木辂,前樊鹄缨,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国。

《晋王公百官志》曰:蜀刘主得赐露车七十乘,孙主赐露车三十乘。

开皇元年,内史令李德林奏,周、魏舆辇乖制,请皆废毁。高祖从之。唯留魏 太和时仪曹令李韶所制五辂,齐天保所遵用者。又留魏熙平中,太常卿穆绍议皇后 之辂,其从祭则御金根车,亲桑则御云母车,并驾四马。三朝回门则御紫罽车,游行则 御安车,吊问则御绀罽軿车,并驾三马。于后著令,制五辂。

《语林》曰:武侯与宣王在渭滨将战。宣王戎服莅事,使人视武侯,乘舆葛巾,持白羽扇,指麾三军,皆随其进止。宣后闻而叹曰:"可谓巨星!"

《晋令》曰:百工不得服大绛、紫襈、假髻、真珠、珰珥、文犀、玳瑁、越叠以饰路张、乘犊车。

安车,金饰,紫通幰,硃里。驾四马。临幸及吊则供之。

又曰:孟氏之臣秦莒父,辇重如役。莒父,孟献子家臣,步挽重车以从师。

曹子建《七启》曰:飞轩电子游戏,兽随轮转。

辇,案《释名》“人所辇也。”汉统宗游后庭则乘之。徐爰《释问》云:“天皇御辇,都督陪乘。”今辇制象轺车,而不施轮,通幰硃络,饰以贵重,用人荷之。

邹阳《上公子光书》曰:斗城连发,救兵不至,死者相随,辇车相属,转粟流输,千里不绝。

《晋令》曰:乘传出使,曹期丧以上,即自表闻,听德白服骡车,副使摄事。

太岁之辂,十有二等:一曰苍辂,以祀玉皇大天尊。二曰青辂,以祀东方上帝。 三曰硃辂,以祀南方上帝及朝日。四曰黄辂,以祭地祇中心上帝。五曰白辂,以祀 西方上帝及夕月。六曰玄辂,以祀北方上帝及感帝,祭神州。此六辂,通漆之而已, 不用她物为饰。皆疏面,旒就以方色,俱十有二。疏面,刻皮当颅。七曰玉辂,以 享先皇,日元服,纳后。八曰碧辂,以祭社稷,享诸先帝,大贞于龟,食三老五更, 享食诸侯及耕籍。九曰金辂,以祀星辰,祭四望,视朔,大射,宾射,飨群臣,巡 就义,养国老。十曰象辂,以望秩群祀,视朝,燕诸侯及群臣,燕射,养庶老,适 诸侯家,巡省,临太学,幸道秘技。十一曰革辂,以巡兵即戎。十二曰木辂,以田 猎,行乡畿。此六辂,又以六色漆而画之,用玉碧金象革物以饰诸末。皆锡面、金 钩,就以五采,俱十有二。锡面,镂金当颅。钩以属勒鞶缨。

《王君内传》曰:神人乘三云之辇。

《晋书》曰:武帝赐汝南恩亚沙·穆谢奎追锋皂车、犊车。

皇后属车三十六乘,初宇文恺、阎毗奏定,请减乘舆之半。礼部左徒许善心奏 驳曰:“谨案《周礼》,后备六服,并设五辂,采章之数,并与王同,属车之制, 不应独异。又宋孝建时,议定舆辇,国王属车,十有二乘。至大明元年11月,有司 奏皇后副车,未有定式,诏下礼官,议正其数。博士王燮之议:‘郑玄云:后象王 立六宫,亦正寝一而燕寝五。推其所立,每与王同,谓十二乘通过海关为允。’宋帝从 之,遂为后式。今请依乘舆,不须差降。”制曰:“可。”

又曰:乾象辇,羽葆圆盖,画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天阶云汉、山林云气、仙圣贤明、忠孝节义、游龙飞凤、青龙青龙、黄龙朱雀奇禽异兽可为饰者皆亦图焉。太皇、太后助祭郊庙则乘之。

《南宫历史》曰:世子君初拜,有画轮、四望车。

诸王三国有勋德者,皆特加皁轮车,驾牛,形如犊车。但乌漆轮毂,白金雕装, 上加青油幢,硃丝络,通幰或四望。登台,三爱妻亦乘之,以拓幢涅幰为副。王公 加礼者,给油幢络车,驾牛。硃轮华毂。天监二年令,上场,六宫、长公主、公主、 诸王太妃、妃,皆乘青油舆幢车通幰车,拓幢涅幰为副。采女、皇女、诸王嗣子、 侯爱妻,皆乘赤油拓幢车,以涅幰为副。侍女、直乘涅幰之乘。诸王三公并乘通幰 平乘车,竹箕子壁、仰,资榆为辋。近期犊车,但举幰通覆上。方州上大夫,并乘 通幰平肩舆,从横施八横,亦得金渡装较。太岁至于下贱,通乘步舆,方四尺,上 施隐膝以及襻,举之。无禁限。载舆亦如之,但不施脚,以其就席便也。优礼者, 人舆以升殿。司徒谢朏,以脚疾优之。

○同舆附

《周礼》曰:凡察车之道,必自载於地者始也,是故察车自轮始。凡察车之道,欲其朴属而微至。不朴属,无以为完久也。

何璐,三品已上九子,四品七子,五品五子。

《卤簿令》曰:玉辂,驾六马,太仆卿驭,驾士三十个人,并平巾帻、青衫、大口裤。千牛卫将军壹个人陪乘,执金装折叠刀,御乘辇。其辂衫腰舆后行。次金辂、象辂、革辂、木辂,以次相随,并驾六马,各驾士三十几个人,并平巾帻、大口裤,衫色各从辂色。次五副辂,驾士各21位,衣裳同正辂。次耕根车,驾六马,士三拾位,服同玉辂。

《傅子》曰:以云母饰车,谓之云母车。臣下不得乘,时赐王公贵臣。

金辂,赤质,以金饰诸末。左建旟,右建闟戟。旟画鸟隼余与玉辂同。驾赤鳷。 朝觐会同,飨射饮至则供之。

《邺中记》曰:石虎大驾有金牌银牌辇、云母辇、武刚辇数百乘。虎皇后出,乘嵩路辇。文或玉路,辇或朱漆。卧辇纯以云母代纱,中外四望皆通彻。

《晋书》曰:惠帝自邺还洛,殿中官属备云母辇及云母车奉迎。

二千石四品已上及列侯,皆给轺车,驾牛。伏兔箱,青油幢,硃丝络,毂辋皆 黑漆。天监二年令,三公、开府、都督令,则给鹿幡轺,施耳,后户,皁辋。教头仆射、左右光禄大夫、上大夫、中书监令、秘书监,则给凤辖轺,后户,皁辋。领、 护、国子祭酒、皇储詹事、都督、侍郎、列卿、散骑常侍,给聊泥轺,无后户,漆 轮。车骑、骠骑及诸王除里胥、带将军,给龙雀轺,以金牌银牌饰。里正中丞给方盖轺, 形如小伞。

《晋起居注》曰:太始三年11月,临轩诏太宰安平王孚载舆升殿。

又曰:前些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轮。

舆,案《说文》云:“箯,竹舆也。”《周官》曰:“周人上舆。”汉室制度, 以雕为之,方径六尺。今舆制如辇而但小耳,宫苑宴私则御之。

又曰:玉辂,青质,以玉饰诸末,重舆,左白虎,右白虎,金凤翅,画苡文鸟兽。黄屋左纛,女儿花一在轼前,十二銮在衡,(正辂、耕根銮数皆准此,其副则八。)二铃在式,龙辀设鄣尘,青盖,绣饰黄里。博山镜子,树羽轮。金根,朱班重牙。左建旂,十有二旒,旒皆画升龙,其长曳地。右载闟戟,长四尺,广三尺,黻文。旂首King Long,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苍龙,金緵方釳插翟尾五,焦镂。锡鞶缨,十有二就。(锡,马当颅,金为之。鞶,马大带。缨,马决。都是彩色罽饰之。就,成也。)祭拜纳后则供之。金辂,赤质,以金饰诸末,馀与玉辂同。驾赤骝。飨射祀还饮至则供之。象辂,黄质,以象饰诸末,馀同玉辂。驾黄骝,行道则供之。革辂,白质,挽之以革,馀同玉辂。驾白骆,巡狩临兵事则供之。木辂,黑质,以漆饰诸末,馀与玉辂同。驾黑骝,田猎则供之。诸盖旌旗及鞶缨,皆从辂色,黄里,俱用黄其镂。锡与五辂同。耕根车,青质,盖三重,馀同玉辂,籍田则供之。

○四望车

玉辂,青质,以玉饰诸末。重箱盘舆,左黄龙,右青龙,羽客翅,画虡文鸟兽。 黄屋左纛,金凤花在轼前,八鸾在衡,二铃在轼。龙辀,前设鄣尘。青盖黄里,绣饰。 博山镜子,树羽。轮皆硃斑重牙。左建旗,十有二旒,幓旒皆画升龙,其长曳地。 右载闟戟,长四尺,广三尺,黻文。旂首King Long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苍龙,金方, 插翟尾五隼,镂锡,鞶缨十有二就。锡马当颅,镂金为之。鞶马大带,缨马鞅,皆以彩色饰之。就成也,一币为一就。祭拜、纳后则供之。

《晋太康起居注》曰:齐王归蕃,诏赐香衣辇一乘。

司马相如《谏猎书》曰:舆比不上还辕,人无暇施功。

金辂,案《都尉》,即缀辂也。《周官》:“金辂,镂锡,繁缨九就,建大旂, 以宾,同姓以封。”夫礼穷则通,下得通于上也,故太岁乘之,接宾宴,同姓诸侯, 受而出封。是以汉皇帝之庶子、诸王皆乘金辂及安车,并硃斑轮,倚兽较,伏鹿轼,黑 虡文,画籓,青盖,卑尔根施,硃画辕,金涂饰。非皇子为王,不锡此乘,皆左 右騑,驾三马。旂九旒,画降龙。皇孙乘绿车,亦驾之。魏、晋制,皇太子及诸王皆 驾四马。依挚虞议,国王金辂,次在第二。又云,金辂以朝,象辂以宾。则是晋用 辂与周异矣。《宋起居注》,泰始两年,郎中令建筑和安装王休仁议:“天子之元子,士 也,故齿胄于辟雍,欲使知教而后尊,不得生而贵矣。既命之后,礼同上公,故君王赐之金辂,但减旂章为品级。象及革木,赐异姓诸侯。在朝卿士,亦准斯例。” 此则皇世子及帝子王者,通得乘之。自晋过江,王公以下,车服卑杂,独有世子礼 秩崇异。又乘山石安车,义不经见,事无所出。赐金辂者,此为古制,降乘舆二等, 驾用四马。唯国君五辂,通驾六马。旟旌旗旐,并十二旒。左建旟。案《尔雅》: “错革鸟曰旟。”郭璞云:“此谓全剥鸟皮毛,置之竿上也。”旧说,刻为革鸟。 孙叔云:“革,急也。言画急疾鸟于旒上也。”《周官》所谓鸟隼为旟,亦是急 义。今之金辂,赤质,黄金饰诸末。左建旂,画飞隼,右建闟戟,鞶舆凤翅等,并 同玉辂。驾赤鳷。临朝伙同,飨射饮至则用之。

又曰:梁伯卓与妻孙寿共乘辇,张羽盖,饰以金牌银牌,以骋娱乐。

《左传·宣下》曰:军行右辕,左追蓐。

后魏天兴初,诏仪曹郎董谧撰朝飨仪,始制轩冕,未知古式,多违旧章。汉孝文帝时,仪曹令李韶更奏详定,商量经籍,议修正之。唯备五辂,各依方色,别的车 辇,犹未能具。至熙平八年,明帝又诏郎中崔光与安丰王延明、大学生崔瓚采其议, 大造车服。定制,五辂并驾五马。皇世子乘金辂,硃盖赤质,四马。三公及王,硃 屋青表,制同于辂,名曰高车,驾三马。庶姓王、侯及大将军令、仆已下,列卿已上, 并给轺车,驾用一马。或乘四望通幰车,驾一牛。自斯事后,条章粗备,南梁咸取 用焉。其后为此著令,并无增损。

又曰:齐庆克通于声亚圣,与妇女蒙衣乘辇,而入于闳。

《晋起居注》曰:穆帝永和两年,皇太后尝与帝俱出拜陵。克日,长史启太后乘画轮车,以辇为副。诏曰:"故当乘辇车,至建平陵门外易载。"

公孤卿大夫,都是中之色乘祀辂。士乘祀车。

《释名》曰:太岁所乘曰辂。辂亦车也。谓之辂,言行路也。金辂,以难得饰车也。象辂、革辂、木辂,各随所名也。

○犊车

辂之制,重轮重较而加耳焉。天子、皇后之辂,舆广六尺有六寸,轮高七尺。 画轮毂、辀衡以云牙,箱轼以虡文,虡内画以杂兽。兽伏轼,倚较。诸侯及太太、 命夫、命妇之辂车,广六尺有二寸,轮崇六尺有六寸。画毂以云牙,轼以虡文,虡 内画以云华。倚较。士不画。后、内人、内子已下,同去兽与鹿。

又曰:鸾车,有虞氏之辂也。〈车勾〉车,夏后氏之辂也。

《韩非子》曰:孙膑为西河守,秦有小亭临境,欲攻之,不足以征卒。乃取车辕,倚於北门外,令曰:"有能徙至西门外者,赐上宅。"民莫之徙也。有徙者,赐之如令。又置一石,亦令曰:"有能徙者,赐之如初。"民争徙之。乃令曰:"明旦攻城,有首先登场者,赐之上田、上宅。"民争上,一朝而拔之。

厌翟,赤质,金饰诸末。硃轮,画硃牙。其箱饰以次翟羽,紫油幢硃里,通幰, 红锦帷,硃丝络网,红锦带。别的如重翟。驾赤鳷。采桑则供之。

《世说》曰:孟旭未达时,家贫,在京附近王恭乘高舆,服鹤氅裘。于时微雪,旭於篱间窥之,叹曰:"此真神明中人也!"

《易》曰:既济,初九,曳其轮,濡其尾,无咎。

羊车一名辇,其上如轺,小兒衣青布袴褶,五辫髻,数人引之。时名羊车小史。 汉氏或以人牵,或驾果下马。梁贵贱通得乘之,名曰牵子。

《晋诸公赞》曰:司徒傅枢以足疾逊位,不许,板舆上殿。

《释名》曰:轮,弥纶也,周匝之言也;或曰较,言总入辐中也。

世子金辂,赤质,金饰诸末。重较,箱画虡文鸟兽,黄屋,伏鹿轼,龙辀。 金凤花一,在轼前。设鄣尘。硃盖黄里。轮画硃牙。左建旂,九旒,右载闟戟。旂首 King Long头。衔结绶及铃緌。驾赤鳷四。八銮在衡,二铃在轼。金棨方釳,插翟尾五隼、 镂锡,鞶缨九就。从祀享、正冬大朝、纳妃则乘之。

又曰:赐之大辂之服,戎辂之服。

《傅子》曰:有追锋车,施通幰,遽则乘之。

轺车,案《六韬》,一名遥车,盖言遥远四顾之车也。刘彻迎申公,弟子二人乘轺传从。此又是驰传车也。《晋氏卤簿》,都督轺车行中道。《晋公卿礼秩》 云:“抚军令轺,黑耳后户。”今轺车,青通幰,驾二马。王侯入学,五品朝婚, 通给之。司隶御史及教头、诏使品第六七,则并驾一马。

左太冲《蜀都赋》曰:车舆杂沓,冠带混并。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子所乘曰辂,以轺衣书车为副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