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箕膺擖,后得古玉律锺磬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80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箕帚 ○尺寸 ○簠簋 《世本》曰:少康作箕帚。 《礼记·王制》曰:古者以周尺八尺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为步。古者百亩当今东田百四十六亩三十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一里六

○箕帚

○尺寸

○簠簋

《世本》曰:少康作箕帚。

《礼记·王制》曰:古者以周尺八尺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为步。古者百亩当今东田百四十六亩三十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一里六十步四尺二寸二分。(周尺之数未详闻也。案《礼》制,周犹以十寸为尺。盖六国时多变乱法度,或言周尺八寸,则步更为八八六十四寸。以此计之,古者百亩,当今百五十六亩二十五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五里。)

《三礼图》曰:簠受一升,下足高一寸,中方外圆,漆丹中。盖龟形,诸侯饰以象,天子玉饰。盛黍稷。簋受一升,足高一寸,中圆外方,挫其四角,漆赤中。盖亦龟形,其饰如簠。盛稻粱。

《诗》曰:维南有箕,不可以簸扬。维南有箕,载翕其舌。

《汉书》曰: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长短也。本起黄锺之长,以子谷秬黍中者,(师古曰:秬即黑黍。中者,不大不小也。言取黑黍谷子大小中者,率为分寸也。)一黍之广,度之九十分。黄锺之长,一为一分,十分为寸,十寸为尺,十尺为丈,十丈为引,而五度审矣。其法用铜,高一寸,广二寸,长一丈,而分、寸、丈、尺存焉。用竹为引,高一分,广六分,长十丈,其方法矩,高广之数,阴阳之象也。分者,自三微而成著,可分别也。寸者,忖也。尺者,篗也。丈者,张也。引者,信也。(师古曰:信读曰伸,言其长。)夫度者,别於分忖於寸,篗於尺,张於丈,信於引。引者,信天下也。职在内官,廷尉掌之。(师古曰:法度所起,故属廷尉也。)

《易》曰:樽酒簋,贰用缶。(郑玄曰:"惟北有斗,不可以挹酒浆",斗上有建星,建星形似簋。贰,副也。建星上星又似缶也。)纳约自牖,无咎。

《礼》曰:凡为长者粪之礼,必加帚於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及长者,以箕自向而极之。

《魏略》曰:昔长安市侩有刘仲始者,一为市吏所辱,乃感激,踏其尺折之。遂行学问,经明行修,流名海内。后以有道征,不肯就。众人归其高。

《诗》曰:《权舆》,刺康公与贤人有始无终也。於我乎每食四簋,今也每食不饱。于嗟乎不承权舆!

又曰:泛扫曰扫,扫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鬛,执箕膺擖。(鬛,谓帚也,恒扫地不洁清也。膺,亲也。舌也。持箕将去粪者,以舌自乡。擖,以涉切。)

《晋书·荀勖别传》曰:魏杜夔制律乖错。勖知汉魏尺渐长於古四分,夔依为律,故不谐,乃令佐著作刘恭依《周礼》制古尺、新律吕以谐音韵。后得古玉律锺磬,与新律相合,诏赐古尺一具。

又曰:於粲洒扫,陈馈八簋。

又曰: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隋书》曰:世称有田父於野地中得周时玉尺,便是天下正尺。荀勖试以校尺所造金石丝竹,皆短校一米。

《周礼》曰:瓬人为簋,实一觳,崇尺,厚半寸,唇寸。

《史记》曰:张仪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臣请使秦太子入质於楚,楚太子质於秦,请以秦女为大王箕帚之妾,效万室之都,以为汤沐之邑。"

《管子》曰:尺、寸、寻、丈者,所以得短长之情也。故以尺寸量短长,则万举而万不失矣。是故尺寸之度,虽富贵众强,不为益长;虽卑辱贫贱,不为损度。公平而无所偏,故奸诈之人弗能误也。故明法者,不可巧以诈伪;有寻丈之数者,不可欺以长短。

《仪礼》曰:佐食分簋。(士用敦。言簋者,客同女生之士得从周制。)

又曰:邹子如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子之坐而受业。

又曰:以规矩为方圆则成,以尺寸量短长则得,以法数治民则安。故事广於理者,其成若神。

《礼》曰:管仲镂簋而朱纮,(郑玄曰:刻而饰之。大夫刻之为龟,诸侯饰之以象,天子饰之以玉。)君子以为滥矣。

《汉书》曰:秦为乱政虐刑,残灭天下。北为长城之役,南有五岭之戍,外内搔动,百姓罢弊,头会箕敛,(计人头数出谷,以箕敛之。)以供军费。

《孟子》曰:陈代谓孟子云:"枉尺直寻,若宜可为。"枉尺直寻,欲使孟子屈己宗道也。)

又曰:周之八簋。

又曰:上归栎阳,五日一朝太公。家令说曰:"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帝虽子,人主也;太公虽父,人臣也。奈何令人主拜人臣?如此,则威重不行。"后上朝太公,太公拥彗,迎门却行。上大惊,下扶太公。太公曰:"帝,人主也。奈何以我乱天下之法也?"

《尸子》云:孔子曰:"诎寸而信尺,小枉而大直,吾为之者也。"

《传》曰:卫孔文子之攻太叔也,访於仲尼。仲尼曰:"簠簋之事,则尝闻之矣;甲兵之事,未之学也。"

又曰:魏勃欲见齐相曹参,无因,常早扫参之门。

《韩子》曰:释法术而任心治,尧不能正一国;去规矩而妄意度,奚仲不能成轮;废尺寸而差短长,王尔不能半中。使中主守法术,拙匠执规矩尺寸,则万不失。

《孝经》曰:陈其簠簋,(郑玄曰:方曰簋,圆曰簋。)而哀戚之。

又曰:贾谊上书曰:"秦人借父〈木〉锄,而有得色;母取箕帚,立而谇语。"

《孔丛子》曰:跬,一举足也,倍跬谓之步。四尺谓之仞,倍仞谓之寻,寻,舒两肱也,倍寻谓之常。五尺谓之墨,倍墨谓之丈,倍丈谓之端,倍端谓之两,倍两谓之匹,两有五谓之束。

《墨子》曰:尧饭土簋,啜土鉶。

《晋书》曰:王献之善隶书,有父风。以扫帚沾泥,书大字方一丈,甚善。

《家语》曰:孔子曰:"夫布指知寸,布寸知尺,舒肱知寻,舒身知常,斯不远之则也。"

《贾谊书》曰:古者,大臣有坐不廉而废者,不谓不廉,曰簠簋不饰。

王隐《晋书》曰:庾衮孤兄女曰芳,将嫁,美其服矣。衮刈荆苕为箕帚焉,召诸子于堂,男女以班,而谓芳曰:"汝少孤,今汝适人,将事舅姑。洒扫庭内,妇人之道,故赐汝此。匪器之美,欲汝之温恭,朝夕虽休勿休也。"

《说苑》曰:度、量、衡,以粟生之。十粟为一分,十分为一寸,十寸为一尺,十尺为一丈。

○瑚琏

《齐书》曰:刘休妻王氏妒。帝闻,赐休妾,敕与王氏杖二十。令休於宅后开小店,使王氏卖扫帚、皂荚,以辱之。

《梦书曰:丈尺为人正长短。梦得丈尺,欲正人也。

《三礼图》曰:瑚受一升,形制未闻。《制度》云:如簋而平下。琏受一升,漆赤中,盖亦龟形,大夫饰口以白金。《制度》云:如簋而兑下。

《国语》曰:越王勾践行成於吴,曰:"一介适女,执箕帚於王宫。"

《魏武上杂物疏》曰:中宫用物,杂画象列尺一枚,贵人、公主有象牙尺三十枚,宫人有象牙尺百五十枚,骨尺五十枚。

《礼》曰:夏后氏之四琏、殷之六瑚。

《淮南子》曰:周鼎不爨,而不可贱;扫帚日用,而不足贵。

○量

《论语》曰:子贡问:"赐也何如?"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盛黍稷之器,夏曰瑚,般曰琏。)

《南越志》曰:鲍靓为南海太守,尝夕飞往罗浮山,晓还。有小吏晨洒扫,忽见两鹊飞入小齐。吏帚掷之,坠於地,视,乃靓之履也。

《周礼·冬官·考工记》曰:栗氏为量。改煎金锡则不耗,(消湅之精不复减也。栗,古文或作历。玄谓:量当与锺鼎同齐,工异者大器。)不耗然后权之,(权谓称分之也。虽异法,用金必齐。)权之然后准之,(准,故书或作水。杜子春云:当为水,金器有孔者,水入孔中,则当重也。玄谓:准,击平正之,又当齐大小。)准之然后量之。(铸之於法中也。量,读如量人之量。)量之以为釜,深尺,内方尺而圜其外,其实一釜。(以其容为之名也。四升曰豆,四豆曰区,四区曰釜,釜六斗四升也,釜十则锺。方尺积於寸。於今粟米法少二升八十一分升之二十二,其数必容釜,此言大方耳。圜其外者,为之唇。)其臀一寸,其实一豆;(故书臀或作唇。杜子春云:当为臀,谓覆之其底深一寸也。)其耳三寸,其实一升;重一钧。其声中黄锺之宫。概而不税。(郑司农云:令百姓得以量,而不租税。)其铭曰:"时文思索,允臻其极。(铭,刻之也。时,是也。允,信也。臻,至也。极,中也。言是文德之君,思求可以为民立法者,而作此量,信至於道之中矣。)嘉量既成,以观四国。(以观示四方,使放象之。)永启厥后,兹器维则。"

○敦牟

《西域志》曰:佛帚在月支国,长三尺许,似孔雀尾也。

《左传·昭公三年》云:晏子曰:"齐旧四量,豆区釜锺。四升为豆,各自其四,以登於釜,(四豆为区,区斗六升。四区为釜,釜六斗四升。登,成也。)釜十则锺。陈氏三量,皆登一焉,锺乃大矣。(登,加也。一,谓加旧量之一也。以五升为豆,五豆为区,五区为釜。则区二斗,釜八斗,锺八斛。)以家量贷,而以公量收之。

《三礼图》曰:敦有足,其形如今酒樽。法牟受一斗,如敦形。古牟受一升,平下,漆赤中,饰口以白金,盖亦龟形。

《异苑》曰:北海徐实婢兰,义熙中忽患羸黄,而自拂拭,有异於常。家共伺察,见竹扫帚从壁角来趣婢。取而焚之,婢即平复。

《汉书》曰:量者,龠、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本起於黄锺之龠,用度数审其容,(师古曰:因度以生量也。其容,谓其中所容受之多少也。)以子谷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以井水准其概。(概欲其直,故以水平之。井水清,清则平也。师古曰:概,所以概平斗斛之上者也。)十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而五量嘉矣。其法用铜,方尺而圆其外,旁有〈疒兆〉焉。(师古曰:〈疒兆〉,不满之处也,音吐彫反。)其上为斛,其下为斗。(其上谓仰斛也,其下谓覆斛之底,受一斗也。)左耳为升,右耳为合、龠。其状似爵,以縻爵禄。上三下二,叁天两地,圜而函方,左一右二,阴阳之象也。其圜象规,其重二钧,备气物之数,合万有一千五百二十。(三十斤为钧,万一千五百二十铢。)声中黄锺,始於黄锺而反覆焉,(孟康曰:反斛声中黄锺,覆斛亦中黄锺宫,宫为君也。臣瓒曰:仰斛受一斛,覆底受一斗,故曰而反覆焉。)君制器之象也。龠者,黄锺律之实也,跃微动气而生物也,合者,合龠之量也;升者,登合之量也;斗也,聚升之量也;斛者,角斗平多平少之量也。夫量者,跃於龠,合於合,登於升,聚於斗,角於斛也。职在太仓,大司农掌之也。

《周礼》曰:若合诸侯,则共珠盘玉敦。(敦,盘类也。珠、玉,以为饰也。古以盘盛血,以敦盛食也。)

《杂五行书》曰:常以正月三日,买箕四枚,悬堂上四壁,令人治生大得,治田、蚕万倍,钱财自入。

《孔丛子》曰:一手之盛谓之溢,两手谓之匊。匊,四升也。四匊谓之豆,豆四谓之区,区四谓之釜,釜二有半谓之薮;薮谓之缶,缶谓之锺,锺二有半谓之秉。秉,十六斛也。

《礼》曰:敦牟卮匜,非馂莫敢用。

季尤《箕铭》曰:神农殖谷,以养蒸民。箕主簸扬,糠粃乃陈。

《曹瞒传》曰:太祖常赋廪谷不足,私谓主者曰:"如何?"主者曰:"以小斛量之。"太祖曰:"善。"后军中言太祖欺众,太祖谓主者曰:"当特借汝死以厌众,不然,事不解。"乃取徇曰:"行小斛,盗官谷。"斩之军门。

又曰:有虞氏之两敦。

○畚

《风俗通》曰:斛者,角也。庾,三斛四斗;秉,二十四斛。

《仪礼》曰:主妇设两敦黍稷于俎南。

《左传》曰:晋灵公不君。宰夫胹熊蹯不熟,杀之,寘诸畚,使妇人载以过朝。

○秤

○俎豆

又曰:宋灾,乐喜为司城以为政。陈畚梮,具绠缶。

《广雅》曰:秤谓之衡,锤谓之权。

《说文》曰:豆,古食肉器也。

《晋中兴书》曰:王猛少贫贱,鬻畚为事。常至洛阳货畚,有一人於市贵买其畚,云:"家近在此,可随我取直。"猛随去,忽至深山中。此人语猛:"且住树下,当先启道君。"须臾,猛进,见一老公踞床,髭须悉白,侍从十许人。引猛云:"大司马公可进。"猛因拜,老翁曰:"王公何缘拜!"即十倍雇畚直,遣人送猛出山,既顾视,乃是嵩高山也。

《说文》曰:秤,铨也。

《尔雅》曰:木豆谓之豆,瓦豆谓之登。

《淮南子》曰:禹之时,天下大水。禹身执畚锸,以为民先。

《礼记·月令·仲春》曰:是月也,日夜分,则同度量,平权衡。(因春分昼夜平则正之。同亦平也。丈尺曰度,斗斛曰量,称锤曰权,称上曰衡。)

《三礼图》曰:豆以木为之,受四升,高尺二寸,漆赤中。大夫以上亦云画,诸侯加象饰口足,天子悠希。登以几,盛湆,受斗二升,口径尺二寸,足径八寸,高二尺四寸,小身,有盖,似豆状。

《韩诗外传》曰:鲍焦衣弊肤见,挈畚持蔬,遇子贡。曰:"吾子何以至此?"鲍焦曰:"天下之遗德教者众矣,吾何以不至此!"子贡曰:"吾闻:非其世者,不至其利;污其君者,不履其土。今子非其世而持其蔬乎?"鲍焦曰:"吾闻:贤者易进而轻退、廉士易愧而轻死!"乃捐其蔬,立枯於洛水之上。

又《经解》曰:礼之於正国也,犹衡之於轻重也,绳墨之於曲直也,规矩之於方圜也。故衡诚县,不可欺以轻重;绳墨诚陈,不可欺以曲直;规矩诚设,不可欺以方圜。

《诗》曰:卬盛于豆,于豆于登。

○斛

《汉书》曰:衡权者,衡,平也;权,重也。衡所以任权而钧物平轻重也,其道如厎(厎,平也。谓以厎石厉物令平齐也。厎音指。)以见准之正,绳之直,左旋见规,右折见矩。其在天也,佐助璇机,斟酌建指,以齐七政,故曰玉衡。《论语》云:"立则见其参於前也,(孟康曰:权、衡、量三等为参。)在车则见其倚於衡也。"又曰:"齐之以礼。"此衡在前居南方之义也。权者,铢、两、斤、钧、石也,所以称物平施,知轻重也。本起於黄锺之重。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忖为十八,《易》十有八变之象。(孟康曰:忖,度也,度其义有十八也。黄锺、龠、铢、两、钧、斤、石,凡七,与下十一象为十八也。)五权之制,以义立之,以物钧之。其馀大小之差,以轻重为宜。圜而环之,令之肉倍好者,(孟康曰:谓为锺之形如环也。如淳曰:体为肉,孔为好。)周旋无端,终而复始,无穷已也。铢者,物繇忽微,至於成著,可殊异也。两者,两黄锺律之重。(李奇曰:黄锺之重,重十二铢,两十二得二十四铢。)二十四铢而成两者,二十四气之象也。斤者,明也,三百八十四铢,《易》二篇之爻,阴阳变动之象也。十六两成斤者,四时乘四方之象也。钧者,均也,阳施其气,阴化其物,皆处其成就平均也。权与物均,重万一千五百二十铢,当万物之象也。四百八十两者,六旬行八节之象也。(孟康曰:六甲为六旬,一岁有八节,六甲周行成岁,以六乘八节得之也。)三十斤成钧者,一月之象也。石者,大也,权之大者也。始於铢,两于两,明於斤,均於钧,终於石,物终石大也。四钧为石者,四时之象也。重百二十斤者,十二月之象也。终於十二辰而复於子,黄锺之象也。(孟康曰:稻之数始於铢终於石。石重百二十斤,象十二月。铢之重本取於子律黄锺,一龠容千二百黍为十二铢。故曰复於子,黄锺之象也。)千九百二十两者,阴阳之数也。三百八十四爻,五行之象也。四万六千八十铢者,万一千五百二十物,历四时之象也。而岁功成就,五权谨矣。

又曰:边豆大房。

《广雅》曰:斛谓之鼓,方斛谓之角。

《魏志》曰: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岐嶷。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克其水所至,称物以载之,则立可知矣。"太祖大悦,即施行焉。

《周礼》曰:上公豆四十,侯伯豆三十有二,子男豆十有四。

《汉书》曰:量者,龠、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本起於黄锺之龠,以子穀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二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而五量嘉矣。其法用铜,方尺而围其外,旁有{庣斤}焉。其上为斛,下为斗,左耳为升,右耳为合。合者,为合龠之量也;升者,登合之量也;斗者,聚升之量也;斛者,角斗平多少之量也。夫量者跃于龠,合於合,登於升,聚於斗,角於斛也。职在太仓,大司农掌之。

《吴志》曰:薛宗上疏云:九真会稽朱符,多以乡人虞褒、刘彦之徒作长吏,侵虐百姓,强赋於民,黄鱼一枚,收稻一称。

《仪礼》曰:宰夫自东房荐豆六,设千酱东。

《后汉书》曰:第五伦为京兆主簿。伦平铨衡,正斗斛。市无阿枉,百姓悦服之。

《唐书》曰:安禄山晚年益肥,垂肚过膝。自秤得三百五十斤。每朝见,玄宗戏之曰:"朕适见卿肚几垂至地。"

又曰:太羹湆,不和,实于登也。

《魏志》曰:太祖常讨贼,廪穀不足。私谓主者,主者曰:"可小斛以足之。"太祖曰:"善!"后军中言太祖欺众,太祖谓主者曰:"特当借汝死以厌众,不然,事不解。"遂斩之,题尸曰:"用小斛盗军穀,故斩之!"

《管子》曰:权衡者,所以起轻重之数也。然而人不事者,非心恶利也,权不能为之多少其数,而衡不能为之轻重其量也。知事权衡之无益,故不事也。

《大戴礼》曰:武王践祚,於觞豆为铭焉。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凉录《曰:吕光与龟兹王战,大败之。故大奢侈,富於养。家有葡萄酒,或千斛,经十年不败,士卒沦没酒藏者相继。

又曰:有权衡之称者,不可欺以轻重;有寻丈之数者,不可差以长短。

《礼》曰:鲁季夏六月,以禘礼祀周公於太庙,俎用梡{山厥}。(梡,音丸。{山厥},居卫切。)

《荀氏别传》曰:荀遂,字仲阳,隐居不仕。时岁饥荒,来籴者,遂妻常叩其斛。籴者归,量,辄过其本,时人号为椓斛夫人。

又曰:四会诸侯,令曰:"修道路,偕度量,一称数。"(偕,同也。称,斤两也。数,多少也。)

又曰:俎,有虞氏以梡,夏后氏以{山厥},殷以椇,周以房俎。(郑玄曰:梡,断木为之,四足而已。{山厥}之言蹶也,谓中足为横距之象,《周礼》谓之距。椇之言积惧也,谓曲桡之也。房,谓足下跗也,上下两间,有似于堂房,《鲁颂》曰边豆大房也。)夏后氏以楬豆,殷玉豆,周献豆。(褐,无异物之饰也。献,疏刻之。)

《庄子》曰: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剖斗折衡,而民不争。

《庄子》曰:圣人不死,大盗不止。为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不能禁。掊斗折衡,而民不争也。

又曰: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

《天文要集》曰:斗星卬,则天下斗斛不平,覆则岁稔。

《慎子》曰:厝钧石,使禹察锱铢之重,则不识也,县於权衡,则氂发之微识矣。及其识之於权衡,则不待禹之智,中人之知,莫不足以识之矣。

又曰:子云:"觞酒豆肉,让而受恶,民犹犯齿。"

《杂令》曰:诸量秬黍中者,容一千二百为籥,二籥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

《慎子》曰:君臣之间犹权衡也。权左橛则右重,右重则左橛,轻重迭相折,天地之理也。

《传》曰:鸟兽之肉不登於俎,皮革齿牙骨角毛羽不登於器,则公不射,古之制也。

《楚辞》曰:世并举而好朋,一斗而相量。(言今之人皆好朋党,并上荐举,半其贪佞之心,以量清洁之士。)众比周而肩随,贤者远害而隐藏。

《孔丛子》曰:二十四铢曰两,两有半曰楗,倍楗曰举,倍举曰锊。锊谓之鍰,二鍰四两谓之斤,斤十二谓之衡,衡有半谓之倍,倍称谓之钧,钧四谓之石,石四谓之鼓。然则鼓四百八十斤也。

《论语》曰:卫灵公问陈於孔子,孔子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

○量

《韩子》曰:人之不事衡石者,非贞廉而远利也,石不能为人多少,衡不能为人轻重,求索不得,故人不事也。明主之国,官不敢枉法,吏不敢为私利,货赂不行,是境内之事,尽如衡石也。

《史记》曰:孔子为小儿时,常陈俎豆以为戏。

《汉书》曰: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合四时之气,节月之大小、月之甲乙。齐,一也。律,法制,及尺丈斛斗斤两皆均同。)

《说苑》曰:度量衡以十粟生之。十粟重一豆,六豆重一铢,二十四铢重一两,十六两重一斤,三十斤重一钧,四钧重一石。

《国语》曰:晋侯使聘周,王召士季曰:"汝今我王室之一二兄弟以相见,将和协典礼,以示民训。奉其牺象,出其尊彝,陈其俎豆。"

《周礼》曰:栗氏为量。改煎金锡则不耗,不耗然后权之,权之然后准之,准之然后量之。其铭曰:"时文思索,允臻其极。嘉量既成,以观四国。永启厥后,兹器维则。"

《语林》曰:孟业为幽州,其人甚肥,或以为千斤。武帝欲秤之,难,其大臣乃作大秤挂壁,业入见,帝曰:"朕欲试自秤有几斤。"业答曰:"陛下正是欲称臣耳,无烦复劳圣躬。"於是遂称业,果得千斤。

《汉书》曰:韩延寿为颍川太守,令文学诸生皮弁,执俎豆,为吏民行丧娶之礼。

○斗

《梦书》曰:铨衡,为人正也。梦得衡,为平端也;以铨称量,平财钱也。重者价贵,轻者贱也,铨衡折败,无平人也。

又曰:刘向说上曰:"有司定法笔削,救时务也。至於礼乐,则曰'不敢'。是敢於杀人,不敢於养人。为其俎豆管弦之间,小不备因绝不为,是去小不备而就大不备。"

《史记》曰:鸿门之会,沛公使张良以玉斗一只予亚父。亚父受玉斗,撞而破之。

李尤《权衡铭》曰:夫审轻重,莫若权衡;正是非,其惟贤明。

《东观汉记》曰:刘昆教授弟子恒五百馀人。每春秋飨射,常备列典仪,以素木瓠叶为俎豆。

又曰:田乞仕齐景公,为大夫。其收赋税於民,以小斗受之;其廪予民,以大斗。行阴德於民,而景公弗禁。由此田氏得众心,宗族益强,人思田氏。

○剪刀

《庄子》曰:祝宗人说彘曰:"汝奚恶死?吾将加汝肩尻乎彫俎之上。"

《汉书》曰:王莽摄政,铸作威斗。威斗者,以五石铜为之,形若北斗,长二尺五寸,欲以厌胜众兵。既成,命有司负之,莽出在前,入则御旁。

《尔雅·释言》曰:剂,剪齐也。(郭璞注曰:南方人呼剪刀为剂刀。)

贾谊《新书》曰:昔周文王使太公望傅太子发,嗜鲍鱼而公弗与。文王曰:"发嗜鲍鱼,何为弗与?"太公曰:"礼,鲍鱼不登乎俎豆。岂有非礼而可以养太子乎?"

《说苑》曰:合升斗之微,以满仓廪。

《释名》曰:剪刀,剪,进也,前也。

○笾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执箕膺擖,后得古玉律锺磬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