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豆又叫蚕豆,上面包车型客车是大家班的合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6 发布时间:2019-11-24
摘要:胡竹峰,1984年生于安徽。出版有《空杯集》《墨团花册:胡竹峰散文自选集》《衣饭书》《豆绿与美人霁》《旧味》《不知味集》《闲饮茶》《民国的腔调》《中国文章》《雪天的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胡竹峰,1984年生于安徽。出版有《空杯集》《墨团花册:胡竹峰散文自选集》《衣饭书》《豆绿与美人霁》《旧味》《不知味集》《闲饮茶》《民国的腔调》《中国文章》《雪天的书》《竹简精神》《茶书》等散文随笔集。曾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奖”“滇池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草原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提名”。有部分作品被翻译成日语、英语、俄语、意大利语。

对于竹有一种偏爱。大凡人喜欢一件物什,总有理由,像陶渊明“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之类。然我之爱竹,并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尽管如“解箨新篁不自持,婵娟已有岁寒姿”“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一类的诗句也能背上几首。行在竹林里,微风拂过,听得竹声飒飒,见有绿意盈盈,就欣喜得忘乎所以,大抵我的爱竹是天性吧。

小组合影

故乡松多,绵延不知几万万棵,多是马尾松与罗汉松。

老家岳西属山区,山里多松林,也多竹林。那些竹是乱长的,大小高低不同,一一挨着,依山势上下起伏,重重叠叠,密密匝匝,郁郁苍苍,望不到头。到近处看,有的修直有的峭拔有的苍劲,各有神采。

    在可爱老师和导游的带领下我们班一行人来到了烟台海阳云顶山风景区一日游,以上图片是我们组的成员,下面的是我们班的合影。

马尾松松针像马尾,罗汉松之名不知从何而来,大概是松果颇似披着袈裟的罗汉吧。

春天来了。一场雨后,竹林里鲜嫩的竹笋应时而出,从泥土里冒出来,从石缝间钻出来,从沙砾中挤出来,笋渐渐拔高,见风长,粗粗大大的,不管不顾,几个月工夫,即成一片竹林。竹林渐渐苍翠,绿得浓重葳蕤,那是生意也是自然。自然的生意,欣欣向荣,人看了心生欢喜。

图片 4

以罗汉为名的风物,我熟悉的还有罗汉果、罗汉豆。罗汉果入药,味甘性凉。罗汉豆入馔,春天时,新鲜的罗汉豆极清爽,或炒或蒸,烧汤亦可,色味双绝。连壳煮熟,用手撮着吃,极香。打春后,田间地头,乌油油都是结实的罗汉豆。

雪天的竹林也好看。青白相间,浮漾湿湿的白光,青而苍绿,白而微明。清晨起来,站在屋檐下远望,一眼就看见那发白的山顶,大片的是翠色的竹,被雪压着,兀自迎风而立。雪天的竹林是青绿山水,竹枝雪则是水墨小品。一枝雪,淡淡冷气落在三五片竹叶上,况味如宋人宫廷画,尽显幽清之态。记得有一年落雪,天气大冷,竹林冻住了。雪白压压的,晶莹中但见一抹深绿,又顽强又倔强。

全体合影

罗汉豆又叫蚕豆。袁枚《随园食单》说:“新蚕豆之嫩者,以腌芥菜炒之甚妙,随采随吃方佳。”此法我试过,并不见佳,不如清炒存有本味。本味是大味。

旧宅前有片竹林,是我小时候的乐园。那块天地里,有野鸟,有家雀,更有郁郁青青的一片荫。竹皮光滑,油亮亮的,作翡翠绿,摸上去冰凉舒适。风过时,竹叶沙沙响,像琴音,像蚕食。我们喜欢找一丛竹枝做窝,在上面静卧。有时还蹿上一根细竹顶,慢慢吊下来,双脚着地,突然松手,“嗖”一声,竹子如飞箭一般弹回。大人见了总要骂,说吊坏了竹子。每每慌忙中拣根细木棍子在胯下夹着,口中朗朗作马蹄声,逃也似的去了。

    我们爬了世界上最长的竹廊,*还是在高温36度的天气下,不得不感叹一个个的都想不开哪!汗流浃背,汗如雨下,那都不是个事,关键大家都很开心呢,这不比枯燥的课堂有意思多了!

罗汉豆如三岁小儿,罗汉松老成持重,松针极硬。

夏日暑气正烈时,常常和祖母搬张竹床,在竹荫下小睡。仰面躺着,竹叶阻住了阳光,遮阳的大荷叶便扔在一旁。时不时吹来一阵好风,凉飕飕的,偶尔几丝阳光点点滴漏,经竹叶筛过淌下来,青草地上洒满斑驳的碎影。祖母沉沉睡去,我总是睡不着,心事悠远,翻身看竹影,透过竹叶而下的光,明明灭灭。

    我们先不看竹,先看水,就已经清澈当想来喝一口了,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在外面看到这么纯粹的水!干净,天然的干净。

松针非针,松针是叶。松叶非叶,松叶是针。有人管松针叫松叶,有人管松叶叫松针。松科植物的针叶皆可谓之松叶。我认识的松科植物还有华山松、黄山松、黑松、油松、云南松、红松。据说松叶具有祛风燥湿、杀虫止痒、活血安神的药效。据说而已,我没试过。

傍晚,放牛的老人回来了。老人老牛走在塘埂上,人与牛的影子倒映在池塘里,西天上了晚霞。土砖瓦房,屋檐下堆着柴火。门槛是一长条青石,门前树影婆娑,树林外的竹林里群蚊乱飞,暮色与竹韵一起。一个小男孩在石槛上坐着,那小男孩是我。

图片 5

松叶远看如云,一丛丛一簇簇,风一吹更像。

那时候夏天,总贪睡竹床,清凉凉的,很舒服。到了晚上,家家搬出竹床来,在星露地里乘凉。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平坦的稻场。乘凉的人们睡在竹床上,或仰着,或趴着,或侧着。顽皮的小孩翘起双脚凌空挥动,数不清的萤火虫星星点点闪着光亮。

泉石可见

看松不如听松。风吹松叶,忽忽淅淅沥沥如春夜雨,忽忽毕毕剥剥似火烧山,忽忽踢踢踏踏若马踏地,忽忽语惊八荒像长啸声。半夜里听松声,满山闷雷滚滚。初晓时分听松声,山涛又如鸟鸣婉转、流水荡漾。

故乡人家竹器繁多,竹床外,还有拐杖、扁担、筷子、衣竿,种种竹篾编成的箩、筐、盒、席、凳、椅。春天时候,打来的野菜放在一个竹篮里,一种长方形的竹篮,叫做黄米箩。乡间小姑娘一手挎着黄米箩,一边捡拾着什么,有劳作之美也有艺术之美。

图片 6

松叶中有涛声,松影中有秋意。有年秋天去深山寺庙住了一夜,四野都是松影。月明松下房栊静,耳边是虫子的吟唱。和朋友走出禅房,月亮地里,薤露凝重,秋意浓浓。松影,人影,还有远方房子的屋影,恍惚在白花花的月色下。月光大好,覆在朦胧无边的山野上,松林仿佛融进澄澈的水里,远处人家如烟如雾。寺里未眠的灯光,若有若无地在月色中泛起。一阵风在松林间吹过,树枝呼啸,夜空中布满了秋的肃穆。风极快,从山头荡过,料峭的寒意惊得人毛孔一缩,秋夜的冷冽来了。

乡农惜物,不少人家的竹器颇有些年头,触手世故而又温厚丰润。竹色像鸡蛋壳,薄薄一层暗黄是岁月走过的亮光。

清澈见底

山路上落了一层厚厚的松毛,踩上去,很软和,空气里隐隐有松脂气味。不管是马尾松还是罗汉松,几乎所有松科木植都挥发出很重的松脂气味。那气味里有暖意。

竹器的使用,可远溯至上古。操作之什,起居之器,争战之备,有不少即为竹子做成。古时削竹为简册,为了便于书写和防止虫蛀,先把青竹火烤,水分如汗渗出,叫做杀青,又叫汗青,所谓丹心汗青。古代大臣上朝拿的手板,大抵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且有纹饰,上面可以记事。以竹制笏,是用竹于典仪。晋人王献之有斑竹笔筒名为裘钟,六朝齐高帝赐人竹根如意,此皆竹之雅器也,非一般用具所能比。

  这里的野生动物也是个吃货,同学们给它们面包,它们一抢到便火急火燎地躲起来一个人偷着吃,还有的干脆孩子也丢在一边,猴哥,你也是太可爱了吧!

秋风来了,松子熟了。杜甫《秋野》诗中说过:“风落收松子,天寒割蜜房。”松子,仁大皮薄,很香,藏在松球的鳞瓣下,一颗一颗又一颗。小时候吃过一种玫瑰松子糖,兼有玫瑰花的清香和松子的浓郁,我很怀念这种滋味。

苏东坡“无竹令人俗”一句浩荡,后人多以竹喻德——中虚劲节、清高独介,堪比君子。竹无金银珠玉气,也和象犀之类迥然有别,文人雅士以此标榜,广做竹刻,笔筒、诗筒、香筒、臂搁、扇骨、笔洗、水丞、储盒、砚屏,甚至印章、簪钗,皆存竹韵。竹色殷红,波磔刀口下有时光之叹。

图片 7

写松的诗极多,我喜欢的只有贾岛《寻隐者不遇》的一句“松下问童子”。松下风致令人心慕,让人忆起在夏天松下的时光,枝间漏下的阳光温软如玉,松上是辽阔而蓝的天,那天极高。

民间有这样的话: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这是体察物性后所赋予的一种人格化的品质。竹子是空心的,可取虚心之意。竹之性,一直,二节,三中空,故竹为雅器。这是竹子的辩证法:正直才正大,有节得节操,中空喻虚心,处处是做人的道理也是为艺的法则。人间有道,官也好民也好,穷也好富也好,品行直,有节操,能虚心,自然长长久久。否则,虽能高论惑人,愚弄一时,终不是正途。

hi,猴哥

找不到那本旧杂志了。去年整理书架还看到,这回不见了,书报太多太乱。

竹器好,竹画更好。

图片 8

记得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在旧杂志上读到废名《竹林的故事》。纸张有点发黄,握在手里,翻卷书页,依稀是往日的味道。那是夏天的事,放牛的老人回来了,老人老牛走在塘埂上,人与牛的影子倒映在池塘里,西天上了晚霞。土砖瓦房,屋檐下堆着柴火。门槛是一长条青石,暮色与竹韵一起,一个小男孩在门槛上坐着,那小男孩是我。门前树影婆娑,树林外的竹林里群蚊乱飞。

竹画难画,难在脱俗。元人李衎认为画竹最重要的还是枝叶的姿态,一笔笔有生意,一面面得自然。四面团栾,枝叶活动,方为成竹。一笔笔生意、一面面自然是大境界,得生意者失了自然,得自然者常常少了生意。

被丢弃的猴宝宝

出城一条河,过河西走,坝脚下有一簇竹林,竹林里露出一重茅屋,茅屋两边都是菜园,十二年前,它们的主人是一个很和气的汉子,大家呼他老程。

李衎和赵孟頫、高克恭并称元初画竹三家。一生爱竹画竹写竹,墨竹、双钩竹尤佳,著作《竹谱详录》一书我翻得熟。李衎可谓竹的知音,他说竹生于石,则躯体坚而瘦硬,枝叶枯焦,像烈士一般挺拔。生于水边的竹子性柔而婉顺,枝叶疏朗,简直是谦恭君子。生于土石之间的竹子,不燥不润,根干劲圆,枝叶畅茂,如卓尔有立的志士仁人。

图片 9

废名落笔不事雕饰,平淡而真实,读出生之种种,沉痛处让人惊心。

有一年去徽州,山坡上满满都是毛竹,其中一片乱石区,也有三五根竹子,比坡上的竹瘦一点,因为瘦,劲道上来了,有倔气也有傲气。水边的竹子见得更多,老家水乡,河流池塘湖泊密布,有竹终年长在水边,湿气太重,那竹叶细小零落,远看隐然是儒子气。土石之间的竹子长势喜人,达五六丈之高,真个精神抖擞。

图片 10

我的记忆有竹林的味道。

人生百态,风雪雨电之下,有些树每每抵不住,或折枝或断根。竹子却每每挺立着。西汉戴圣编纂《礼记》,说:“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以松之心、竹之皮比作人之礼德。元代画竹风气盛行,到底士人心绪难平。以笔下竹寄情、言志,泄胸中逸气,追慕汉风。

视若无人的猪

我的记忆有竹林的颜色。

李衎之后,竹画家当数郑板桥。郑板桥写的六分半书被文人称赞为乱石铺街体,他画的竹子更受推崇。

    若要谈起这竹林,那我就要拿着个小板凳坐下来了。

我的记忆有竹林的故事。

郑板桥以书画名,也工诗,仕途失意,难免感时伤事,心情低沉。幸好以艺养心,以艺遣性,以艺通神,笔下韵文音节始终谐美自喜,沉郁的心情于是坦荡、正大、通透,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书画诗文筋骨,不移不屈,不失本色,深知竹子性格,才写得出这样深切周至的颂辞。

      素风亭----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当时在山东潍县任知县时,一生画竹的他得知海阳有竹,而画惯南竹的他不知北竹是什么样,便来到云顶游历画竹,见云顶竹海蓬勃,很快进入意境,三天三夜不眠,坐于竹林看竹,悟出“野狐禅”,是他的画风大振。后来,郑板桥从家乡兴化引竹植于云顶,于是就有了“板桥竹”。当年郑板桥在云顶吟诗作画的亭子叫“素风亭”,他在这里留下几首得意之作,如“四时花草最无穷,时到芬芳过便空。唯有山中松与竹,经春历夏又秋冬。”还有著名的《竹石》:“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对于竹有一种偏爱。大凡人喜欢一件物什,总有理由,像陶渊明“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之类。然我的爱竹,实则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尽管如“解箨新篁不自持,婵娟已有岁寒姿”“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一类的诗也能背上几首。行在竹林里,微风拂过,听得竹声飒飒,见有绿意盈盈,就欣喜得忘乎所以了,大抵我的爱竹是天性吧。

郑板桥一生以竹为伴,“盖竹之体,瘦劲孤高,枝枝傲雪,节节千霄,有似君子豪气凌云,不为俗屈。”他家两间房屋的南面种有竹,新篁初放,绿荫照人。夏天,置一小榻于其中,看书看竹,清凉自适。秋冬之际,破竹为窗棂,用匀薄的白纸糊上,风和日暖,冻蝇触纸窗,咚咚作小鼓声,片片竹影映在窗纸上,宛如天然竹画。故笔下画竹没有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为竹写神,以竹写生。瘦劲孤高,是竹的精神;豪迈凌云,是竹的生性。一纸墨色,写尽了竹韵。

东坡林----云顶的“东坡林”传说是苏东坡亲手栽下的。当年,苏东坡遭贬从黄州来登州任知府,听说海阳有竹就匆匆而来,见云顶竹海茫茫,甚为惊叹,没想到严寒的江北竟有如此大的一片竹林,把云顶竹海誉为是仙人的家乡,并从家乡引竹种于云顶,于是南竹就在北方扎下了根。他在云顶的清潭边按照自己家乡的风格在竹林里搭起一座竹亭,后来被命名为“东坡亭”,在小溪上搭一竹桥,架一水车,清幽惬意,别有故园风韵,于是经常在此吟诗咏竹。最著名的诗句就是:“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道出他对竹子的喜爱之深。

老家岳西属山区,山林多松林,也多竹林。那些竹林重重叠叠,密密匝匝,郁郁苍苍,望不到头。到近处看,有的修直有的峭拔有的苍劲,各有神采。

前年,请朋友画了一幅水墨,一竹、两柿,题事事如意四字。人若想如意,得先有竹子的品性啊。

      七贤居----云顶竹林是天下文人墨客的世界,它与中国文人息息相关。传说当年“竹林七贤”之首嵇康善音律,为写天下绝唱,他广游天下,在云顶竹海终日弹吟日月,写下了千古绝唱《广陵散》。曲子写成后,他便邀“竹林七贤”的其他六贤来云顶,他采摘山上的野茶合着竹叶,用云顶清竹泉的水,烹茶来招待六贤,听他弹曲《广陵散》。清代把“七贤居”办成了一个酒店、茶肆,专供游人歇脚喝茶的地方。由此“七贤居”留下了许多名人墨宝。

春天来了,一场雨后,笋自竹林破地而出,从泥土里冒出来,从石缝钻出来,从沙砾中挤出来。笋渐渐拔高,见风长,粗粗大大的,不管不顾,几个月工夫,即成一片竹林。竹林渐渐苍翠,绿得浓重葳蕤,那是生意也是自然。自然的生意,欣欣向荣,人看了心生欢喜。

制图:蔡华伟

图片 11

树林多菌,竹林有笋。挖笋与采蘑菇是风俗画。满目葱翠中,挑挑捡捡寻寻觅觅,有乘骏马衣轻裘的轩昂。

图片 12

旧宅前有片竹林,是我小时候的乐园。那块天地里,有野鸟,有家雀,更有郁郁青青的一片荫。竹皮十分光滑,油亮亮的,作翡翠绿,摸上去冰凉舒适。风过时,竹叶沙沙响,像琴音,像蚕食。我们喜欢找一丛竹枝做窝,在上面静卧。有时还蹿上一根细竹顶,慢慢吊下来,双脚着地,突然松手,“嗖”一声,竹子如飞箭一般弹回。大人见了总要骂,说吊坏了竹子。每每慌忙中拣根细木棍子在胯下夹着,口中得得作马蹄声,逃也似地跑走。

图片 13

夏日暑气正烈时,常常和祖母搬张竹床,放在竹荫下小睡。仰面躺着,竹叶阻住了阳光,遮阳的大荷叶扔在一旁,时不时吹来一阵好风,凉飕飕的,偶尔几丝阳光点点滴漏,经竹叶筛过淌了下来,青草地上洒满斑驳的碎影。祖母沉沉睡去,我总是睡不着,心事幽远,转背看竹影,透过竹叶而下的光,明明灭灭。

图片 14

到了夜里,人总贪睡竹床,暖热热的身体栽下去,清凉凉的,很舒服。到了晚上,家家搬出竹床来,在星露地里乘凉。

图片 15

故乡人家竹器繁多,竹床外,还有拐杖、扁担、筷子、衣竿,种种竹篾编成的箩、筐、盒、席、凳、椅。春天时候,打来的野菜放在一个竹篮里,一种长方形的竹篮,叫做黄米箩。乡间小姑娘一手挎着黄米箩,一边捡拾着什么,有劳作之美也有艺术之美。

宿舍合影

乡农惜物,不少人家的竹器颇有些年头,触手世故而又温厚丰润。竹色像鸡蛋壳,薄薄一层暗黄是岁月走过的亮光。

图片 16

竹器的使用,可远溯至上古。操作之什,起居之器,争战之备,有不少即为竹子做成。古时削竹为简册,为了便于书写和防止虫蛀,先把青竹火烤,水分如汗渗出,叫做杀青,又叫汗青,所谓丹心汗青。古代大臣上朝拿的手板,大抵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且有纹饰,上面可以记事。以竹制笏,是用竹于典仪。晋人王献之有斑竹笔筒名为裘钟,六朝齐高帝赐人竹根如意,此皆竹之雅器也,非一般用具所能比。

图片 17

苏东坡“无竹令人俗”一句浩荡,后人多以竹喻德——中虚劲节、清高独介,堪比君子。竹无金银珠玉气,也和象犀之类迥然有别,文人雅士以此标榜,广做竹刻,笔筒、诗筒、香筒、臂搁、扇骨、笔洗、水丞、储盒、砚屏,甚至印章、簪钗,皆存竹韵。

    在这里无论在那里拍照的背景都很美,被天然的绿色背景环绕,看着就很舒服,心情大好。

民间有这样的话: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这是体察物性后所赋予的一种人格化的品质。竹之性,一直,二节,三中空,故为雅器。这是竹子的辩证法:正直才正大,有节得节操,中空喻虚心,处处是做人道理也是为艺法则。人间有道,官也好民也好,穷也罢富也罢,品行直,有节操,能虚心,自然长长久久。否则,虽高论惑人,愚弄一时,终非正途大道。

   

竹器最爱臂搁与笔筒,竹色殷红,波磔刀口下有肌肤之感也有时光之叹。存得一小块湘妃竹片旧臂搁,刻竹枝竹叶,不知年代,无论刻工,却爱其清凉苍老,跟庄绶纶在香筒上刻雾鬓云鬟一样消魂。《竹人录》里记载庄绶纶年四十余不娶,绝无艳冶之好,刻竹偏喜为美人。

图片 18

湘妃竹是又名泪竹、斑竹,湖南、河南、江西、浙江等地常见,其斑朵朵如花,中央点紫,有晕,与芦叶上斑点相似,颜色红褐,又如陈旧的淡墨。说是尧舜时代湖南苍梧山上有九条恶龙,常到湘江戏水,引发洪灾。舜帝爱民心切,赶去除害,劳累病逝。舜帝娥皇、女英二妃闻此噩耗,奔丧而来,伤心痛哭九天九夜而死,血泪沾竹,泪痕成斑,化为斑竹,二人成了湘水之神,云纹紫斑的竹子从此叫做湘妃竹。此类传闻自不必当真,但后人喜欢湘竹迷的也是这古老的神话,又浪漫又深情。

图片 19

竹器好,竹画更好。

旅途愉快

竹画难画,难在脱俗。元人李衎认为画竹重要的还是枝叶的姿态,一笔笔有生意,一面面得自然。四面团栾,枝叶活动,方为成竹。一笔笔生意一面面自然是大境界,得生意者失了自然,得自然者常常少了生意。

图片 20

李衎与赵孟頫、高克恭并称元初画竹三家。一生爱竹画竹写竹,墨竹、双钩竹尤佳,著作《竹谱详录》一书我翻得熟。李衎可谓竹的知音,他说竹生于石,则躯体坚而瘦硬,枝叶枯焦,像烈士一般挺拔;生于水边的竹子性柔而婉顺,枝叶疏朗,简直是谦恭君子;生于土石之间的竹子,不燥不润,根干劲圆,枝叶畅茂,如卓尔有立的志士仁人。

看到大巴,就想到该走喽

有一年去徽州,山坡上满满都是毛竹,有一片乱石区,中立三五根竹子,比坡上竹瘦一点,因为瘦,劲道上来了,有倔气也有傲气。水边的竹子见得更多,老家水乡,河流池塘湖泊密布,有竹终年长在水边,湿气太重,那竹叶细小零落,远看隐然是儒子气。土石之间的竹子长势喜人,达五六丈之高,真个精神抖擞。

      不同的地方有不同地方的景,带给人们不同的心情和心境,会给人逃离枯燥的日常生活的短暂的小小愉悦们感,给埋葬在日常生活苟且的人们以希望,给循规蹈矩的人以突破感。总之,开心就好

人生百态,风雪雨电之下,有些树每每抵不住,或折枝或断根。竹子却决然立着。西汉戴圣编纂《礼记》,说:“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以松之心、竹之皮比德于人之礼德。元代画竹风气盛行,到底士人心绪难平。以笔下之竹寄情、言志,泄胸中逸气,追慕汉风。

李衎之后,竹画家当数郑板桥。郑板桥写的六分半书被文人称赞为乱石铺街体,他画的竹子更受推崇。

郑板桥以书画名,也工诗,仕途失意,难免感时伤事,心情低沉。幸好以艺养心,以艺遣性,以艺通神,笔下韵文音节始终谐美自喜,沉郁的心情于是坦荡、正大、通透,所谓“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书画诗文筋骨,不移不屈,不失本色,深知竹子性格,才写得出这样深切周至的颂辞。

郑板桥一生以竹为伴,“盖竹之体,瘦孤高,枝枝傲雪,节节千霄,有似君子豪气凌云,不为俗屈。”他家两间房屋的南面种有竹,新篁初放,绿荫照人。夏天,置一小榻其中,看书看竹,清凉自适。秋冬之际,破竹为窗棂,用匀薄的白纸糊上,风和日暖,冻蝇触纸窗,冬冬作小鼓声,片片竹影映在窗纸上,宛如天然竹画。故笔下画竹没有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为竹写神,以竹写生。瘦劲孤高,是竹的精神,豪迈凌云,是竹的生性,一纸墨色,写尽了竹韵。文字也如书画,可以师承,也可不必师承,一生对照四季,找出春色,找出夏热,找出秋意,找出冬景,逐一消磨,可知艺无涯也。

去年在山里小住,农家小院子里一丛竹,上绕苦瓜,恨不能得郑板桥为之写生耳。前年,请朋友画了幅水墨,一竹、两柿,题事事如意四字。人若想如意,得先有竹子的品性啊。

一九九九年底我在岳西乡下读《红楼梦》,四本一套,繁体竖排版,字字传统,字字熨帖,字字古旧,看得见大观园里的绿意。书衣浅绿似兰草色,如怀袖珍玩。封面沈尹默行书题签,饱满潇洒。沈先生的字漂亮,依稀可见读书人一袭长衫的斯文,是晋人风流,是晚明趣味,碑味熟透了遁入帖意里,馆阁化了,又苍劲又丰润。

那是第一次读《红楼梦》,似懂非懂,也妙趣无穷。院墙外的小路上偶尔传来零星的人语,太阳斜斜拉长桃树枝影的时候,古旧晚风里飘来兰花香。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罗汉豆又叫蚕豆,上面包车型客车是大家班的合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