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毋降楚,公仰视问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1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奉使下 春秋之辞有相反者四,既曰:“大夫无遂事。”不得擅生事矣。又曰:“出境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既曰:“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矣,又曰:“以君命

○奉使下

春秋之辞有相反者四,既曰:“大夫无遂事。”不得擅生事矣。又曰:“出境可以安社 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既曰:“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矣,又曰:“以君命 出,闻丧徐行而不反”者,何也?曰:“此义者各止其科,不转移也。不得擅生事者,谓平 生常经也;专之可也者,谓救危除患也;进退在大夫者,谓将帅用兵也;徐行而不反者,谓 出使道闻君亲之丧也。公子子结擅生事,春秋不非,以为救庄公危也。公子遂擅生事,春秋 讥之,以为僖公无危事也。故君有危而不专救,是不忠也。若无危而擅生事,是不臣也。传 曰:‘诗无通诂,易无通吉,春秋无通义。’此之谓也。”

冠亚体育下载,说苑:卷十二奉使

《三辅故事》曰:娄敬曰:"臣愿为高车使者,持节往至匈奴庭,与其分土定界。"敬至,曰:"汝本处北海之滨,秦乱,汝侵其界,居中国地。今婚姻已成,当还汝敝肆,还我中国地。"作丹书铁券,曰:"自海以南,冠盖之士处焉;自海以北,控弦之士处焉。"割土盟誓,然后求还。

赵王遣使者之楚,方鼓瑟而遣之,诫之曰:“必如吾言。”使者曰:“王之鼓瑟,未尝 悲若此也!”王曰:“宫商固方调矣!”使者曰:“调则何不书其柱耶?”王曰:“天有燥 湿,弦有缓急,宫商移徙不可知,是以不书。”使者曰:“明君之使人也,任之以事,不制 以辞,遇吉则贺之,凶则吊之。今楚、赵相去,千有余里,吉凶忧患,不可豫知,犹柱之不 可书也。诗云:‘莘莘征夫,每怀靡及。’”

春秋之辞有相反者四,既曰:「大夫无遂事。」不得擅生事矣。又曰:「出境可以安社稷,利国家者则专之可也。」既曰:「大夫以君命出,进退在大夫」矣,又曰:「以君命出,闻丧徐行而不反」者,何也?曰:「此义者各止其科,不转移也。不得擅生事者,谓平生常经也;专之可也者,谓救危除患也;进退在大夫者,谓将帅用兵也;徐行而不反者,谓出使道闻君亲之丧也。公子子结擅生事,春秋不非,以为救庄公危也。公子遂擅生事,春秋讥之,以为僖公无危事也。故君有危而不专救,是不忠也。若无危而擅生事,是不臣也。传曰:『诗无通诂,易无通吉,春秋无通义。』此之谓也。」

《华阳李郃别传》曰:郃字孟君,汉中人。和帝即位,分遣使者循州郡,观风俗,皆微服单行。使者二人,当到益州,投公舍宿。时夏月露坐,为出酒与谈。公仰视问曰:"二君发京师时,宁知二使者何日发耶?"二人惊相视而曰:"不闻。"问公何以知之,公指星,有二使星向益部。二人知其深明,遂共谈,甚嘉异焉。

楚庄王举兵伐宋,宋告急,晋景公欲发兵救宋,伯宗谏曰:“天方开楚,未可伐也。” 乃求壮士,得霍人解扬,字子虎,往命宋毋降,道过郑,郑新与楚亲,乃执解扬而献之楚。 楚王厚赐,与约,使反其言,令宋趣降,三要,解扬乃许。于是楚乘扬以楼车,令呼宋使 降,遂倍楚约而致其晋君命曰:“晋方悉国兵以救宋,宋虽急,慎毋降楚,晋今至矣。”楚 庄王大怒,将烹之,解扬曰:“君能制命为义,臣能承命为信,受吾君命以出,虽死无 二。”王曰:“汝之许我,已而倍之,其信安在?”解扬曰:“死以许王,欲以成吾君命, 臣不恨也。”顾谓楚君曰:“为人臣无忘尽忠而得死者。”楚王诸弟皆谏王赦之。于是庄公 卒赦解扬而归之。晋爵之为上卿。故后世言霍虎。

赵王遣使者之楚,方鼓瑟而遣之,诫之曰:「必如吾言。」使者曰:「王之鼓瑟,未尝悲若此也!」王曰:「宫商固方调矣!」使者曰:「调则何不书其柱耶?」王曰:「天有燥湿,弦有缓急,宫商移徙不可知,是以不书。」使者曰:「明君之使人也,任之以事,不制以辞,遇吉则贺之,凶则吊之。今楚、赵相去,千有余里,吉凶忧患,不可豫知,犹柱之不可书也。诗云:『莘莘征夫,每怀靡及。』」

《风俗通》曰:周、秦常以岁八月,遣輶车之使,采异代方言,还奏之,事藏秘室。

秦王以五百里地易鄢陵,鄢陵君辞而不受,使唐且谢秦王。秦王曰:“秦破韩灭魏,鄢 陵君独以五十里地存者,吾岂畏其威哉?吾多其义耳。今寡人以十倍之地易之,鄢陵君辞而 不受,是轻寡人也。”唐且避席对曰:“非如此也。夫不以利害为趣者,鄢陵君也。夫鄢陵 君受地于先君而守之。虽复千里不得当,岂独五百里哉?”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 见天子之怒乎?”唐且曰:“王臣未曾见也。”秦王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 里。”唐且曰:“大王亦尝见夫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秦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也,解冠 徒跣,以颈颡地耳,何难知者。”唐且曰:“此乃匹夫愚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之士怒也。 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 父,白虹贯日,此三人皆布衣韦带之士怒矣。與臣將四士,含怒未發,■厲於天。士无怒即 已,一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 “先生就坐,寡人喻矣。秦破韩灭魏,鄢陵独以五十里地存者,徒用先生之故耳。”

楚庄王举兵伐宋,宋告急,晋景公欲发兵救宋,伯宗谏曰:「天方开楚,未可伐也。」乃求壮士,得霍人解扬,字子虎,往命宋毋降,道过郑,郑新与楚亲,乃执解扬而献之楚。楚王厚赐,与约,使反其言,令宋趣降,三要,解扬乃许。于是楚乘扬以楼车,令呼宋使降,遂倍楚约而致其晋君命曰:「晋方悉国兵以救宋,宋虽急,慎毋降楚,晋今至矣。」楚庄王大怒,将烹之,解扬曰:「君能制命为义,臣能承命为信,受吾君命以出,虽死无二。」王曰:「汝之许我,已而倍之,其信安在?」解扬曰:「死以许王,欲以成吾君命,臣不恨也。」顾谓楚君曰:「为人臣无忘尽忠而得死者。」楚王诸弟皆谏王赦之。于是庄公卒赦解扬而归之。晋爵之为上卿。故后世言霍虎。

《晏子春秋》曰:晏子使吴,吴称曰:"天子请见。"晏子蹴然曰:"臣受命弊邑,使於吴王。臣迷惑,入于天子之朝,敢问吴王恶存?"吴王夫差请见以诸侯之礼。

齐攻鲁。子贡见哀公,请求救于吴。公曰:“奚先君宝之用?”子贡曰:“使吴责宝而 与我师,是不可恃也。”于是以杨干麻筋之弓六往。子贡谓吴王曰:“齐为无道,欲使周公 之后不血食,且鲁赋五百,邾赋三百,不识以此益齐,吴之利与?非与?”吴王惧,乃兴师 救鲁。诸侯曰:“齐伐周公之后,而吴救之。”遂朝于吴。

秦王以五百里地易鄢陵,鄢陵君辞而不受,使唐且谢秦王。秦王曰:「秦破韩灭魏,鄢陵君独以五十里地存者,吾岂畏其威哉?吾多其义耳。今寡人以十倍之地易之,鄢陵君辞而不受,是轻寡人也。」唐且避席对曰:「非如此也。夫不以利害为趣者,鄢陵君也。夫鄢陵君受地于先君而守之。虽复千里不得当,岂独五百里哉?」秦王忿然作色,怒曰:「公亦曾见天子之怒乎?」唐且曰:「王臣未曾见也。」秦王曰:「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且曰:「大王亦尝见夫布衣韦带之士怒乎?」秦王曰:「布衣韦带之士怒也,解冠徒跣,以颈颡地耳,何难知者。 」唐且曰:「此乃匹夫愚人之怒耳,非布衣韦带之士怒也。夫专诸刺王僚,彗星袭月,奔星昼出;要离刺王子庆忌,苍隼击于台上;聂政刺韩王之季父,白虹贯日,此三人皆布衣韦带之士怒矣。与臣将四士,含怒未发,厉于天。士无怒即已,一 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即案匕首起视秦王曰:「今将是矣。」秦王变色长跪曰:「先生就坐,寡人喻矣。秦破韩灭魏,鄢陵独以五十里地存者,徒用先生之故耳。」

又曰:晏子使楚,楚王进橘,置削。晏子不剖而并食,王曰:"橘末剖。"对曰:"臣闻之,赐人主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臣故不敢剖,臣非不知。"

魏文侯封太子击于中山,三年,使不往来,舍人赵仓唐进称曰:“为人子,三年不闻父 问,不可谓孝。为人父,三年不问子,不可谓慈。君何不遣人使大国乎?”太子曰:“愿之 久矣。未得可使者。”仓唐曰:“臣愿奉使,侯何嗜好?”太子曰:“侯嗜晨凫,好北 犬。”于是乃遣仓唐■北犬,奉晨凫,献于文侯。仓唐至,上谒曰:“孽子击之使者,不敢 当大夫之朝,请以燕闲,奉晨凫,敬献庖厨,■北犬,敬上涓人。”文侯悦曰:“击爱我, 知吾所嗜,知吾所好。”召仓唐而见之,曰:“击无恙乎?”仓唐曰:“唯唯。”如是者 三,乃曰:“君出太子而封之国君,名之,非礼也。”文侯怵然为之变容。问曰:“子之君 无恙乎?”仓唐曰:“臣来时,拜送书于庭。”文侯顾指左右曰:“子之君,长孰与是?” 仓唐曰:“礼,拟人必于其伦,诸侯毋偶,无所拟之。”曰:“长大孰与寡人。”仓唐曰: “君赐之外府之裘,则能胜之,赐之斥带,则不更其造。”文侯曰:“子之君何业?”仓唐 曰:“业诗。”文侯曰:“于诗何好?”仓唐曰:“好晨风、黍离。”文侯自读晨风曰: “■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文侯曰:“子之君 以我忘之乎?”仓唐曰:“不敢,时思耳。”文侯复读黍离曰:“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 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文侯 曰:“子之君怨乎?”仓唐曰:“不敢,时思耳。”文侯于是遣仓唐赐太子衣一袭,敕仓唐 以鸡鸣时至。太子起拜,受赐发箧,视衣尽颠倒。太子曰:“趣早驾,君侯召击也。”仓唐 曰:“臣来时不受命。”太子曰:“君侯赐击衣,不以为寒也,欲召击,无谁与谋,故敕子 以鸡鸣时至,诗曰:‘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遂西至谒。文侯大 喜,乃置酒而称曰:“夫远贤而近所爱,非社稷之长策也。”乃出少子挚,封中山,而复太 子击。故曰:“欲知其子,视其友;欲知其君,视其所使。”赵仓唐一使而文侯为慈父,而 击为孝子。太子乃称:“诗曰:‘凤凰于飞,哕哕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 使,媚于天子。’舍人之谓也。”

齐攻鲁。子贡见哀公,请求救于吴。公曰:「奚先君宝之用?」子贡曰:「使吴责宝而与我师,是不可恃也。」于是以杨干麻筋之弓六往。子贡谓吴王曰:「齐为无道,欲使周公之后不血食,且鲁赋五百,邾赋三百,不识以此益齐,吴之利与?非与?」吴王惧,乃兴师救鲁。诸侯曰:「齐伐周公之后,而吴救之。」遂朝于吴。

又曰:晏子使楚,楚人为小门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狗门入也!"王曰:"齐无人耶?"对曰:"齐之临淄三万户,张袂成帷,挥汗成雨,何为无人!齐以贤者使贤主,不肖者使不肖主,婴不肖,是故使王耳。"

楚庄王欲伐晋,使豚尹观焉。反曰:“不可伐也。其忧在上;其乐在下。且贤臣在焉, 曰沈驹。”明年,又使豚尹观,反曰:“可矣。初之贤人死矣。谄谀多在君之庐者,其君好 乐而无礼;其下危处以怨上。上下离心,兴师伐之,其民必反。”庄王从之,果如其言矣。

魏文侯封太子击于中山,三年,使不往来,舍人赵仓唐进称曰:「为人子,三年不闻父问,不可谓孝。为人父,三年不问子,不可谓慈。君何不遣人使大国乎?」太子曰:「愿之久矣。未得可使者。」仓唐曰:「臣愿奉使,侯何嗜好?」太子曰:「侯嗜晨凫,好北犬。」于是乃遣仓唐北犬,奉晨凫,献于文侯。仓唐至,上谒曰:「孽子击之使者,不敢当大夫之朝,请以燕闲,奉晨凫,敬献庖厨,北犬,敬上涓人。」文侯悦曰:「击爱我,知吾所嗜,知吾所好。」召仓唐而见之,曰:「击无恙乎?」仓唐曰:「唯唯。」如是者三,乃曰:「君出太子而封之国君,名之,非礼也。」文侯怵然为之变容。问曰:「子之君无恙乎?」仓唐曰:「臣来时,拜送书于庭。」文侯顾指左右曰:「子之君,长孰与是?」仓唐曰:「礼,拟人必于其伦,诸侯毋偶,无所拟之。」曰:「长大孰与寡人。」仓唐曰:「君赐之外府之裘,则能胜之,赐之斥带,则不更其造。」文侯曰:「子之君何业?」仓唐曰:「业诗。」文侯曰:「于诗何好?」仓唐曰:「好晨风、黍离。」文侯自读晨风曰:「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文侯曰:「子之君以我忘之乎?」仓唐曰:「不敢,时思耳。」文侯复读黍离曰:「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文侯曰:「子之君怨乎?」仓唐曰:「不敢,时思耳。」文侯于是遣仓唐赐太子衣一袭,敕仓唐以鸡鸣时至。太子起拜,受赐发箧,视衣尽颠倒。太子曰:「趣早驾,君侯召击也。」仓唐曰:「臣来时不受命。」太子曰:「君侯赐击衣,不以为寒也,欲召击,无谁与谋,故敕子以鸡鸣时至,诗曰:『东方未明,颠倒衣裳,颠之倒之,自公召之。』」遂西至谒。文侯大喜,乃置酒而称曰:「夫远贤而近所爱,非社稷之长策也。」乃出少子挚,封中山,而复太子击。故曰:「欲知其子,视其友;欲知其君,视其所使。」赵仓唐一使而文侯为慈父,而击为孝子。太子乃称:「诗曰:『 凤凰于飞,哕哕其羽,亦集爰止,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舍人之谓也。」

又曰:晏子聘楚,楚王知其贤智,欲辱之。使人缚一人从殿前过,佯问之:"此何罪也?"左右答曰:"此齐人也,今犯盗。"王谓晏子曰:"齐人善盗也?"晏子答曰:"臣闻江南生橘,江北为枳,土地使其然也。臣察此人在齐不为盗,今来楚而盗,亦土地使然也。"楚王大惭。

梁王赘其群臣而议其过,任座进谏曰:“主君国广以大,民坚而众,国中无贤人辩士, 奈何?”王曰:“寡人国小以狭,民弱臣少,寡人独治之,安所用贤人辩士乎?”任座曰: “不然,昔者齐无故起兵攻鲁,鲁君患之,召其相曰:‘为之奈何?’相对曰:‘夫柳下惠 少好学,长而嘉智,主君试召使于齐。’鲁君曰:‘吾千乘之主也,身自使于齐,齐不听。 夫柳下惠特布衣韦带之士也,使之又何益乎?’相对曰:‘臣闻之,乞火不得不望其炮矣。 今使柳下惠于齐,纵不解于齐兵,终不愈益攻于鲁矣。’鲁君乃曰:‘然乎?’相即使人召 柳下惠来。入门,袪衣不趋。鲁君避席而立,曰:‘寡人所谓饥而求黍稷,渴而穿井者,未 尝能以观喜见子。今国事急,百姓恐惧,愿借子大夫使齐。’柳下惠曰:‘诺。’乃东见齐 侯。齐侯曰:‘鲁君将惧乎?’柳下惠曰:‘臣君不惧。’齐侯忿然怒曰:‘吾望而鲁城, 芒若类失亡国,百姓发屋伐木以救城郭,吾视若鲁君类吾国。子曰不惧,何也?’柳下惠 曰:‘臣之君所以不惧者,以其先人出周,封于鲁,君之先君亦出周,封于齐,相与出周南 门,刳羊而约曰:“自后子孙敢有相攻者,令其罪若此刳羊矣。”臣之君固以刳羊不惧矣, 不然,百姓非不急也。’齐侯乃解兵三百里。夫柳下惠特布衣韦带之士,至解齐,释鲁之 难,奈何无贤士圣人乎?”

楚庄王欲伐晋,使豚尹观焉。反曰:「不可伐也。其忧在上;其乐在下。且贤臣在焉,曰沉驹。」明年,又使豚尹观,反曰:「可矣。初之贤人死矣。谄谀多在君之庐者,其君好乐而无礼;其下危处以怨上。上下离心,兴师伐之,其民必反。」庄王从之,果如其言矣。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慎毋降楚,公仰视问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