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口北有败舶湾,自关而东谓之船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61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艇 ○叙舟中 ○叙舟下 《释名》曰:二百斛以下曰艇,其形挺,一人二人所乘行者也。 《方言》曰:舟,自关而东谓之船,自关而西或谓之舟。方舟或谓之航。 周处《风土记》曰:

○艇

○叙舟中

○叙舟下

《释名》曰:二百斛以下曰艇,其形挺,一人二人所乘行者也。

《方言》曰:舟,自关而东谓之船,自关而西或谓之舟。方舟或谓之航。

周处《风土记》曰:小曰舟,大曰船。温庥五会者,永宁县出豫林,合五板以为大船,因以"五会"为名也。"晨凫",即青桐大船名,诸葛恪所造鸭头船也。预章〈木舟〉〈木先〉诸木,皆以多曲理盘节为坚劲也。浩漂者,言船之在水,如莲花散落浮於川也。

《广雅》曰:舼艇,舟也。

又曰:船首谓之闾,或谓之鹢首。(今江东贵人船前作青雀,是其象也。)

《武昌记》曰:樊口北有败舶湾,孙权尝装一船,名大船,容敌士三千人,与群臣泛舶中流。值风起,至樊口十里馀便败。故因名其处为败舶湾也。

《淮南子》曰:越舼蜀艇,不能无水而行。

《东观汉记》曰:邓训为护羌校尉,缝革为船,置於箅上,以渡河,掩击明羌。

戴延之《西征记》曰:檀山,凡去洛城水道五百三十里,由新安、渑池、宜阳、三乐。三乐男女老少,未尝见船,既闻晋使溯流,皆相引蚁聚川侧,俯仰倾笑。

陆机《思归赋》曰:棹河渊之轻艇。

张璠《汉记》曰:梁冀第池中,船无故自覆。问掾朱穆,穆曰:"舟所以济渡万物,不施游戏而已。今覆者,天戒将军济渡万民,不可长念游戏也。"

《越绝书》曰:阖闾见子胥:"敢问船运之备何如?"对曰:"船名大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今船军之教,比陵军之法,乃可用之。大翼者,当陵军之车;小翼者,当陵军之轻车;突冒者,当陵军之冲车;楼船者,当陵军之行楼车也;桥船者,当陵军之轻足剽定骑也。

○舴艋

《汉宫殿疏》曰:武帝作大池,周匝四十里,名昆明池。作豫章大船,可载万人,船上起宫室。

《瑞应图》曰:王者德盛,则金人下,乘船游王后池。

《广雅》曰:舴艋,舟也。

《吴记》曰:孙皓问中书令张尚:"《诗》言'泛彼柏舟',惟柏中舟乎?"尚曰:"《诗》云:'桧楫松舟',亦中也。"皓忌其胜己,因下狱。

《郡国志》曰:越州白涂山有石船一丈,禹所乘者。宋元嘉中,有人於船侧得铁履一量。一云:有圣姑从海中乘舟张石帆,至此二物。庙中有周时乐器,名淳于,铜作,似钟而有颈,映水用芒刜则鸣。

《临海记》曰:西北有白鹄山,高三百丈。上有一舟,名舴艋。前头有石鼓、石艇。世云:石鼓鸣,则土地寇乱。隆安初,此鼓屡鸣,果有孙恩贼。此处多山精水祟,不可轻陟。山下平地,便望见舴艋。民王志祭山神,求到鼓所,遂得至。捉搥打鼓,闾里咸闻,如金玉之响,下山便病死。盖登山召祸,击鼓自杀也。

《晋令》曰:水战,飞云船相去五十步,苍隼船相去四十步,金船相去三十步,小儿先登,飞鸟船相去五十步。

又曰:硖州远安县,江有狼尾滩,有陆抗故城。南有孤山,袁山松为郡,尝登以四望,大江如索带,舟船如凫雁焉。

《异苑》曰:檀道济,元嘉中镇寻阳,入朝伏诛。济未下时,有人施罟於柴桑江,收得大船,孔凿若新。使匠作舴艋,云:"勿斫!"工人误截两头,檀以为不祥,杀三巧手,欲以塞愆。匠违约,加斫,凶兆先遘矣。

《晋朝杂事》曰:太康八年七月,大雨,殿前地陷,方五尺,深数丈,中有破船。

又曰:相州魏县景穆寺西,有遭官,有石窦桥,鸣鹤飞集,赤马飞龙等舟。

《宋元嘉起居注》曰:有司奏云:"扬州刺史王弘上会稽从事韦诣解列先风,闻馀姚令何玢之造作平床一乘、舴艋一艘,精丽过常,用功兼倍,请免玢今官。"诏可其奏。

《晋宫阁记》曰:天渊池有紫宫舟、升进船。曜阳池有飞龙舟、射猎舟。灵芝池有鸣鹤舟、指南舟。舍利池有云母舟、无极舟。都亭池有华润舟、常安舟。

《西京杂记》曰:昆明池中有弋树船,各数百艘,船上建楼橹。戈船建戈矛,四角悉垂幡旄,旌葆麾盖,照灼涯涘。

○筏

崔鸿《后赵录》曰:张弥帅众一万徙洛阳。锺{虚}九龙、翁仲铜驼、飞廉锺,一没於河。募浮没三百人,入河,以竹縆牛头辘轳引之,乃出。造万斛舟以渡之,至於邺。

又曰:太液池中有鸣鹤舟、容与舟、清旷舟、采菱舟。

《论语》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

《穆天子传》曰:天子乘鸟舟龙本,浮於大沼。(沼,池。"龙"下宜有"舟",皆以龙、鸟为形制,今吴之青雀舫遗象。)

《说苑》曰:吴赤市使於知氏,假道於卫。宁文子具纻絺三百制,将以送之。大夫豹曰:"吴虽大国也,不壤交,假之道则亦敬矣。又何礼焉?"宁文子不听,遂致之。吴赤市至於知氏,既得事,将归吴,智伯命造舟为梁,吴赤市曰:"吾闻天子济於水,造舟为梁,诸侯维舟为梁,大夫方舟臣之职也,且敬,太甚必有故。"使人视之,则兵在后矣,将以袭卫。吴赤市曰:"卫假吾道,而厚赠我。我见难而不告,是与为谋也。"称疾而留,使人告卫,卫人警戒。智伯闻之,乃止也。

《东观汉记》曰:吴汉教乘筏从江下巴郡,盗贼解散。张堪为陪义长,公孙述遣击之。有同心士三千人,相谓曰:"张君养我曹,为今日也!"乃选习水三百人,斩竹为排渡水。

《山海经》曰:大人之国,坐而削船。

《列女传》曰:赵简子至河津,津吏醉。吏女乃持楫而前为王棹舟。

《英雄记》曰:曹操进军至江上,欲从赤璧渡江。无船,作竹排,使部曲乘之。从汉水来下,出大江,注浦口,未即渡。周瑜又夜密使轻船走舸百艘烧排,操乃夜走。

《世本》曰:共鼓、货狄作舟。(共鼓、货狄,黄帝二臣。)

《江表传》曰:孙权於武昌新装大船,名为长安。

《吴录》曰:孙策欲渡江,船少,欲往便求策姑王氏,分命伐芦为樑,以佐船渡人。

又曰:廪君名曰豫相,姓已氏,即与樊氏、曋氏、柏氏、郑氏凡五姓争神。以土为船,雕文画之,而浮水中,其船浮者,神以为君。他姓船不能浮,独廪君船浮,因立为君。

又曰:孙权乘飞云大船,与张昭、鲁肃等共追送叙别吴。

《吴录·地理志》曰:苍梧高要县,郡下人避瘴气,乘筏来停此。六月来,十月去,岁岁如此。

《蜀王本记》曰:秦为舶船万艘,欲攻楚。

又曰:周瑜破魏军,曹公复书与权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疫,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雷次宗《豫章记》曰:望蔡县有一石室。入室十馀里,得水,广数十步,清深不测。边有筏竹。游者伐竹为筏过水。莫能究其源。出好锺乳。

《吕氏春秋》曰:虞姁作舟。(姁,音劬、诩二音。)

又曰:刘备进驻鄂县之樊口,诸葛诣吴未还,闻曹公军下,恐惧,日遣逻吏於水次候权军。吏望见周瑜船,驰还白备。备曰:"何以知非青徐军耶?"吏对曰:"以船知之。"备遣人慰劳瑜,瑜曰:"有军任,不得委署。傥能屈威,副其所望。"备谓张飞、关羽曰:"彼欲致我,今自托於东而不往,非同盟之意也。"乃乘单舸,往见瑜。问曰:"今距曹氏,深为得计!战卒有几?"瑜曰:"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

《淮南子》曰:方车蹠越,乘桴入朝,欲无宠不可得也。(许慎曰:桴,木筏。)

又曰:荆有佽飞者,得宝剑。涉江中流,而有蛟夹绕其船。佽飞拔宝剑,赴江刺蛟,杀之,舟中人皆活。荆王闻之,位以执圭。

《吴历》曰:曹公出濡须,作油船,夜渡洲工。权乃自乘从濡须吴公军,行五六里,回作鼓吹。公见舟船器仗,法伍整肃,喟然叹曰:"生子当如孙权;为刘景升儿,若豚犬耳!"

《越绝书》曰:木客大冢者,勾践之兄弟冢也。初,徙之琅邪,使楼船卒二千八百人伐松柏以为桴,故曰木客也。

又曰: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於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所从坠也。"舟去,从所契处入求之,而舟已行,剑不行,若此,不亦惑乎!

又曰:孙綝上疏景帝曰:"少帝於宫内作小船三百馀艘,饰以金银,师工昼夜不息。"

○楫

又曰:伍员如吴,过於荆。至江上,欲涉,见一丈人刺小船方将渡。从而请焉,丈人渡之。

王粲《海赋》曰:乘桂之舟、晨凫之舸。

《说文》曰:楫,舟棹也。

又曰:管夷吾、百里奚,霸王之船、骥也。绝江者托於船,致远者托於骥。

庾阐《杨都赋》曰:龙坻华屋,晨凫之舸,鹢首铺於芙蓉、盘蛟缠於赤马。

《书》曰:若济巨川,用汝作舟楫。

《淮南子》曰:汤、武,圣主也,而不能与越人乘舲舟而浮於江湖。

《晋令》曰:水战有飞仓集船。

《诗》曰:桧楫松舟。

又曰:楚人有乘船而遇大风者,投於水,非不贪生而畏死也,或於死而反忘於生。

《说苑》曰:楚鄂君乘青翰之舟,张翠羽之鹢。

《方言》曰:楫,或谓之桡,或谓之棹。

又曰:龙船鹢首,浮吹以虞,此游於水也。(於船中吹籁与竽以为乐,故曰浮吹以虞者也。)

《楚辞》曰:船容与而不进,奄回水以凝滞。

《吴越春秋》曰:子胥伐楚,因引军袭郑。治渔者之子在郑,乃还。

《衡波传》曰:孔子使子贡,久而不来。孔子谓弟子占之,遇《鼎》,皆言无足不来。颜回掩口而笑,子曰:"回也哂,谓赐来也。曰:"无足者,乘舟而来至矣。"

又曰:美要妙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桂棹兮兰枻,增水兮积雪。

《列女传》曰:赵简子南击荆,至河津,津吏醉卧,不能渡。简子怒,将杀之。津吏之女娟乃持楫而前走,曰:"妾父闻主君将渡,恐风波之起,水神动骇,故祷祝九江三淮之神,不胜杯杓馀沥,醉於此。君命之诛,愿以微躯易父之死。"简子将渡,用楫少一人。娟曰:"妾居河济之间,重乎世习舟楫之事,愿备员持楫。"简子遂与渡。中流,吟《河激》之歌。简子乃聘以为夫人。(其母遽曰:河水激扬,济之不易。)

《说苑》曰:梁相死,惠子欲之梁,渡河而遽堕水中,船人救之,曰:"子欲何之而遽也?"曰:"梁无相,吾欲往相之。"船人曰:"子居船楫之间而溺,无我则死矣,子何能相梁乎!"惠子曰:"居艘长楫之间,不如子;至於安国家社稷,子比我矇矇,如未视狗耳!"

魏文帝《沂淮赋》曰:建安十四年,王师东征,泛舟万艘。

《淮南子》曰:七尺之楫动大船者,因水为资也;人君发一言之号而令行於民者,众为资也。

又曰:晋平公使叔向聘吴,吴人饰舟以逆之,左右各五百人,有绣衣豹裘者,锦衣狐裘者。叔向归,以告平公:"吴其亡乎!"

杨修《出征赋》曰:泛顺风而回舻,徐日转而月移。旆已入乎河口,殿尚集於菌池。

《说苑》曰:襄城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带玉钩,履缟舄,立乎流水之上。大夫庄辛过而说之,曰:"愿把君之手,其可乎?"襄城君作色不言。庄辛迁延,称曰:"君独不闻鄂君乘青翰之舟,张翠盖,会锺鼓之音,越人拥楫而歌,曰:'今夕何夕兮?搴州水流。今日何日兮?得与子同舟。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於是鄂君揄袂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襄城君乃奉手进之。

《潜夫论》曰:人行之动天地,譬车上御驷马,蓬中棹舟,虽有覆载,犹在我所之。

班固《东都赋》曰:命舟牧为水嬉,浮鹢首、医云、芝交。

杨子《法言》曰:灏灏于海济,楼船之力也。航人无楫,如航何?(李〈车丸〉法曰:喻有民无礼乐治也。)

蒋子《万机论》曰:吴、越争於五湖,用舟楫而相触,怯勇共覆,钝利俱倾。

又曰:东郊则有通沟大漕,溃渭洞河,泛舟山东,控引淮湖,与海通波。(漕,水运也。《苍颉篇》曰:月溃傍决也。前书武帝渠通渭。《史记》曰:荥阳下引河东南为鸿沟,以与淮泗会也。)

《抱朴子》曰:琼艘瑶楫,无涉川之用;金弧玉弦,无激矢之能。是以清洁而无政事者,非拨乱之器;儒雅而乏治略者,非翼亮之才。

顾谭《新言》曰:蓬蒿生于泰山之上,豫章长于穷薮之中,良匠造舟、兴宫、建庙,必不取泰山之陋质而弃穷薮之美材,明矣!

袁宏《东征赋》曰:惊澜嶾嶙而岳转,颓波嵔{山畾}以岭没。咨余舟之小狭,冲奔湍以梼杌。棹弱楫之弗施,授洪流以藏骨。

左思《吴都赋》曰:篙工楫师,选自闽隅,翼御长风,狎玩灵胥。

又曰:奔车失辖,泛舟无楫,欲以不覆,未之有也。

夏侯弼《吴都赋》曰:严严船舻,泛泛杨舟。权河高峙,风骇云浮。坚壁金扶,有若高楼。

○篙

谯周《法训》曰:以道为天下者,犹乘安舟而由广路:安舟难成,可久处也;广路难至,可常行也。

《刘谧之与公笺》曰:昔申甲之际,遭汤旱流烟;今子亥之岁,值尧水滔天。火延烧其庐,水突坏其园。何小人兮,顿偷双船!由是行无担石,室如悬磬。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樊口北有败舶湾,自关而东谓之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