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区拨等花十馀种,王遣其子那耶迦请与骏等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0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唐书》曰:甘堂国,在海洋之南,昆仑人也。贞观十年,与未俱婆国同日朝贡。太宗谓侍臣曰:"南荒西城,自远而至,其故何也?"房梁公对曰:"当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乂安,帝德远被

《唐书》曰:甘堂国,在海洋之南,昆仑人也。贞观十年,与未俱婆国同日朝贡。太宗谓侍臣曰:"南荒西城,自远而至,其故何也?"房梁公对曰:"当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乂安,帝德远被也。"太宗曰:"诚如公言,向使中国不安,何缘至?朕何德以堪之?"

年富力强《扶南土俗》曰:诸薄之东北有比攎洲,出锡,转卖与外徼。

裴渊《华盛顿记》曰:晋兴有乌浒人,以鼻饮水,口中进啖依然。

○薄剌洲

○诃罗单国

○乌浒

竺芝《扶南记》曰:顿逊国属扶南国,主名昆仑。国有天竺胡五百家,两佛图,天竺婆罗门千馀人。顿逊敬奉其道,嫁女与之,故多不去,惟读《天神经》。以名著自洗,精进不舍昼夜。疾困便发愿鸟葬,歌舞送之邑外,有鸟啄食,馀骨作灰,瓮盛沉海。鸟若不食,乃蓝盛火,葬者投火,馀灰函盛埋之。祭祠无期限。又酒树有似天浆,取花与汁停瓮中,数日乃成酒,美而醉人。

○蒲林国

○真腊国

《唐书》曰:多蔑国,贞观时通焉。在渤海外,国界周回可6月行,南阻海域,西俱游国,北Polly利剌国,东真陀桓国。户口极多,置三十州,不役属他国。有州郭、皇宫、楼橹,并用瓦木。以十二月为岁。其出产有金、银、铜、铁、象牙、犀角,朝霞、朝云等布。其俗交易用金、银、朝霞等为贾,百姓二十而税一。五谷菜肴与华夏不殊。

○诃罗陀国

又曰:永平十二年,哀牢王柳邈遣子率种人内属。显宗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县,割郑城郡北部都督所领六县,合为永昌郡。始通博南山,渡兰仓水。行者苦之,歌曰:"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渡兰仓,为外人。"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脚出处

○阇婆达国

《异物志》曰:乌浒,取翠羽、采珠为产;又能织班布,可以为帷幙。族类同姓,有为人所杀,则居处伺杀主,不问是与非,遇人便杀,感到肉食也。

○哥罗舍分国

《法显记》曰:师子国本无人,止有鬼神及龙居之。诸国际商业信用贷款银行人来共市易,鬼神自出现,但出珍宝,显其时直,商人则依价值取物。诸国人闻其土乐,悉亦复来,於是遂成大国。和适,无冬夏之异,草木常茂,田种随人,无临时节。

《唐代书》曰:哀牢夷者,其先有女孩子名沙壹,居牢山,尝捕鱼,水中触沉木,若有感,因怀妊,15月产子男十二位。后沉木化为龙出水上,沙壹忽闻龙语曰:"若为小编生子,今悉何在?"九子见龙惊走,独小子不能去,背龙而坐。龙因舐之。其母鸟语,谓背为九,谓坐为隆,因名其子曰九隆。沙壹将九隆居大明山下。后九隆长大,诸兄以九隆能为父所舐而黠,遂共推感觉王。后牢山下有一夫一妇,复生十女士。九隆兄弟皆娶以为妻。后渐相滋长。种人皆刻画其身象龙文,衣皆著尾。九隆死,世世相继,乃分置小王。往往邑居,散在溪谷,绝域荒外山川阻深,生人以来,未尝交通中夏族民共和国。建武二十四年,其王贤栗遣兵乘箅船南下江汉,击附塞夷鹿茤。鹿茤人弱,为所擒获。於是震雷疾雨,西风飘起,水为逆流,翻涌二百馀里,箪船沉没,哀牢之众溺死者数千人。贤栗复遣六王,将万人以攻鹿茤。鹿茤王与战,杀其六王。哀牢耆老共埋六王,夜虎复出其尸而食之。馀众惊怖,立引去。贤栗惶恐,谓其耆老曰:"小编曹入边塞,自古有之。今攻鹿茤,辄被天诛,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其圣帝乎?天祐助之,何其明也!"二十八年,贤栗等遂率种人诣越巂里正郑鸿降,求内属,光武封贤栗等为君长。自是岁来朝贡。

《隋书》曰:边斗国、都昆国、拘利国、比嵩国,并扶南,度金邻大湾,南行2000里,有此国。其农作与金邻同。其人多中灰。都昆出好栈香、藿香及硫黄。其藿香柏生千岁,根本什么大,伐之四四年,木皆朽败,惟中节坚贞,芬香独存,取为香。

《南史》曰:干陁利国在南海洲上。其俗与林邑、扶南略同,出班布、古贝,槟榔特精,为诸国之极。宋孝武世,王释婆罗那邻陀遣通判竺留陀献金银宝器。梁天监元年,其王瞿昙修跋陀罗以四月二十二13日梦一僧谓曰:"中夏族民共和国今有圣主,十年后佛法大兴。汝若遣使,贡奉礼敬,则土地丰乐、酒馆百倍。若不相信作者,则竟土不得自安。"初未之信,既而又梦此僧曰:"汝若信小编,笔者当与汝往观。"乃於梦里至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拜觐国王。既觉,心异之。陀罗本工画,乃写梦里所见武帝容资,饰以油画。仍遣使并画工,奉表献玉盘等物。使人既至,摸写帝形以还其国,比所画则符同焉。因盛以宝函,日加礼敬。后跋陀死,子毗针耶跋摩立,遣长史毗员跋摩奉表献水芸、杂香药等。

《唐书》曰:麟德元年蒲月,於马拉加之挵拣川置姚州上大夫府,每年差兵募五百人镇守。武太后神功二年,蜀州上卿张东之上表曰:"姚州者,古哀牢之旧国也。本不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交通,前汉唐蒙开夜郎、滇笮,而哀牢不附。至光武贾岁,始请内属。汉置永昌郡,以统理之,税其盐布毡罽,以利中国土木工程公司。其国西通大秦,襄阳交址。奇珍进贡,岁时不阙。及诸葛孔明七月渡泸水,收其金牌银牌盐布,以益军储,使张伯歧选其劲卒,以增武器器具。前代置郡,其利颇深。今盐布之税不供,珍奇之贡不入,而空竭府库,驱率平人受役东夷,肝脑涂地。汉以得利既多,更置博南、哀牢二县,蜀人愁怨,行者作歌。今於国家无丝发之利,在老百姓受终之酷,伏乞省罢姚州,使隶巂府,岁时朝觐,同之番国。"

《唐书》曰:多摩国,长居国,长居於小岛,东与婆凤,西与多隆,南与半反跋--华言五山也,北与诃陵等国接。其国界东西可7月行,南北可二五日行。其王子,先龙子也,名骨利。骨利得大鸟卵,剖之,得一妇女,容色殊妙,即感觉妻。其王尸罗劬佣伊说,即其后也。显庆中,遣使进献。其俗无姓,王居以称为城,以板为屋,坐师子座,东向,衣饰与林邑同。胜兵贰万人,无马,有弓刀甲槊。婚姻无同姓之别。其食器铜铁金牌银牌,所食尚酥乳骆、沙糖、石饴。其家养动物有羖羊、水牛,野兽有獐、鹿等。身故无丧纪之制,以火焚其尸。其音乐略同天竺。有波那、婆宅、护遮、奄磨、安石榴等果,多果蔗。从其国经薛卢、都思、诃卢、林邑等国,达於金陵。

《宋起居注》曰:孝建二年四月10日,盘盘君主遣上卿竺伽蓝婆进献金银琉璃诸香药等物。

又曰:扶南王憍陈如,本天竺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扶南。"憍陈如心悦,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迎戴而立焉。复改革机制度,用天竺法。憍陈如死后,王持梨陁跋摩,宋文帝元嘉中,三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憍陈如阇邪跋摩遣使送珊瑚圣像,并献方物,诏授安南将军,扶南王。其国人皆丑黑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神,以铜为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儿,或鸟兽,或日月。其王出入乘象,嫔侍亦然。王生则偏踞翘膝,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炉於其上。国俗,居丧则剃发除须。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为灰炉,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原野战军。人性贪吝,无礼义。男女恣其奔随。

《唐书》曰:西赵蛮在东谢之南,其界东至夷子,西至哈利法克斯,南至西洱河。山洞阻深,莫知道里,南北25日行,东西二十二十十九日行。其风俗物产与东谢同。首领赵氏,世为酋长,有户万馀。贞观八年,遣使入朝。二十一年,以其地置明州,即以首脑赵磨为里胥。

《宋元嘉起居注》曰:四年,天竺毗加梨皇前段日子受遣使上表,并奉金刚拳环一枚、刚印摩勒柳丁一枚、〈翕毛〉〈翕毛〉一具、白旃檀六段、白赤鹦鹉各二头、细叠两张。

《南宋书》曰:交址西有啖人国,生首子辄解而食,谓之"宜弟";味旨则以遗其君;君喜而赏其父。取妻美,则让其兄。今乌浒人是也。

《唐书》曰:堕和罗国,南与盘盘国、北与迦逻舍佛、东与真腊接,西邻海域,去高州三月日行。贞观市斤年,其王遣使贡方物。二市斤年,又遣使献象牙、火珠,请赐好马。诏许之。

《南史》曰:狼牙修国在南海中,其界东西二二十二日、南北十二十八日行,北去马尼拉一万陆仟里。土气、物产与扶南略同。偏多栈沉婆律香。其俗男女皆袒而长长的头发,以古贝为汗漫。其王及贵臣,乃加云霞布覆胛,以金绳为络带,抱子橘贯耳;女人则布,以缨络绕身。其国累砖为城,重门楼阁。王出乘象,有幡旄旗鼓,罩白盖,兵卫甚严。国人说,立国已四百馀年,后嗣衰弱,王族有贤者,国人归向之。王闻,乃加囚执,其锁无故自断。王以为神,因不敢害,乃逐出境。遂奔天竺,天竺妻以长女。俄而狼牙王死,大臣迎还为王。二十馀年死,子婆伽达多立。天监十七年,遣使阿撤多奉表入贡。

《唐书》曰:真腊国,贞观二年,又与林邑国俱来朝献。太宗嘉其历远疲劳,锡赉甚厚。南方人谓真腊国为吉篾国。自神龙今后,真腊分为二:半以南近海,多陂泽处,谓之水真腊;半以北多山阜处,谓之陆真腊。亦谓之文单国。高宗、则天、玄宗朝,并遣使朝贡。水真腊国,其境东西北北约皆八百里,东至奔陀、浪州,西至堕罗钵底国,南至小海,北即陆真腊,其王所居城号婆罗是拔。国之东界有小城,皆谓之国。其国多象。元和三年,遣李摩那等来朝贡。

《南史》曰:毗骞国,俗有室屋、服装,啖香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国内不受贾客,有往者杀而啖之,是以酒店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惟王不死。扶南王数使与书相报答,常遗扶南王纯金伍拾四人,食器形如圆盘,又如瓦瓯,名称为多罗,受五升,又如碗者受一升。

《南史》曰:诃罗单国都阇婆洲。元嘉五年,遣使献五步拳环、赤鹦鹉鸟、天竺国白叠、古贝叶、婆国古贝等物。十年,河罗单天皇毗沙跋摩奉表曰:"常胜君主天皇,诸佛如来,常乐安稳,三达六通,为人间尊,是名释迦牟尼佛,是故至诚五体敬礼。"其后与子所篡夺。十三年,又上表。二十三年,文帝诏曰:"河罗单国、婆皇、婆达三国,频越遐海,款化纳贡,远诚宜甄,可并加除授。"乃遣使策命之。二十五年,又遣御史婆和沙弥献方物。

《南史》曰:林邑国,大汉日南郡象林县,古越裳界也。伏波将军马援开南境北县,其地从广可六百馀里,城去海百二十里,去日南界四百馀里。南临九德郡。其南界地北水步行道路二百馀里,有西图夷,亦称王。马援所植二铜柱,表汉界处也。其国有金。山石皆赤色,个中生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又出玳瑁、贝齿、古贝、沉雅客。古贝者,树名也,其花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布与纻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为班布。沉木香者,没文化的人斫断,积以岁年贪污而心节独在,置水中则沉,故曰沉香,次浮者栈香。汉末大乱,功曹区连杀少保,自立为王数世。其后王无嗣,孙子范熊代立,死,子逸嗣。晋成帝咸康三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县夷帅范幼家奴,常牧牛於山陿,得花鱼二,化而为铁,因以铸刀。刀成,文向石咒曰:"若斫石破者,文当王此国。"因斫石,如断刍藁,文心异之。范幼尝使之商贾,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兵车器材,王宠任之。后乃谗言,诸子各奔馀国。及王死,无嗣,文於邻国迓王子,置毒於浆中杀之,遂胁国人独立。

又曰:南谢元首谢强,与西谢邻,共元深俱来上朝,为南寿州太傅,后改为庄州。贞观十七年元阳,东北番大酋长蛮州上大夫白山郡开国公宋鼎、邛州左徒谢汕、蛮州巴江巡抚宋万传、牂州录事参军谢文经、黔中经略招讨观望使王础,奏前件刺中五年已经朝贡,二零一六年恳诉,称州接牂牁,同被声教,独此排摈,窃自惭耻,谨遣随牂牁令尹授官。其牂牁两州户口殷盛,人力庞大,邻侧诸蕃悉皆敬惮。请比两州,每四年已经朝贺,仍依牂牁,轮环差定,并以技巧位望为众推者。允敕从之。

《宋元嘉起居注》曰:二十七年,蒲黄国献牛黄等物,又献乌赖树等物。

古典法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明出处

○堕婆登国

《宋起居注》曰:孝建二年7月十13日,斤陀利圣上释陀罗降陀遣知府竹留陀及多奉表献方物。

○参半国

《隋书》曰:丹丹国在多罗摩罗国西南,振州东北。(振州,今延德郡白虎同岛上。)王姓刹利,名尸陵伽理。户可叁万馀家,亦置州县,以相统领。王每晨夕二时临朝,其大臣多个人,号曰八座,并以婆罗为之。其王每以香粉涂身,冠通天冠,挂杂宝、璎珞,身衣朝霞,足履皮屦。近则乘舆,远则驭象。其攻伐则吹蠡击鼓,兼有幡旗。其刑,盗贼无多少,皆杀之。土出金牌银牌、白檀、苏方、槟榔。其谷惟稻,畜有沙牛、羖羊、猪、鸡、鹅、鸭、獐、鹿,鸟有越鸟、孔雀,果蓏有葡萄、金罂、瓜瓠、菱莲,菜有葱、蒜、蔓菁。

○耽兰洲

《南州异物志》曰:交、广之界,民曰乌浒,东界在布宜诺斯艾Liss之南、钱塘之北。恒出道间,伺候二州游历,有单逈辈者,辄出击之,利得人食之,不贪其财货也。地有棘竹,厚十馀寸,破以作弓,长四尺馀,名狐弩。削竹为矢,以铜为镟,长八寸,以射急疾,不凡用也。地有害药,以傅矢金,入则挞皮,视未见疮,顾盼之间,肌肉便皆坏烂,眨眼之间而死。寻问此药,云取虫诸有害螫者,合着管中曝之,既烂,因取其汁,日煎之。如射肉,在其各市则裂,外则不复裂也。鸟浒人便以肉为殽俎,又取其尸骨,破之以饮酒也。其伺候行人小有失辈,出射之,若人无救者,便止以火燔燎食之;若人有伴相救,不容得食,力不能够尽相担去者,便断取手足以去。尤以人手足掌蹠为难得,以饴长老。出得人回家,合聚邻里,悬死人中当,四面向坐,击铜鼓歌舞饮酒,稍就割食之。春月方田,尤好出索人,贪得之,以祭田神也。

《梁书》曰:丹丹国,中山大学通二年,其王遣使奉表送象牙及画塔二躯,并献火齐珠、古贝、杂香药。马鞍山元年,复遣使献金牌银牌琉璃、杂宝、香药等物。

吴时,康泰为中郎,表上《扶南土俗》曰:拘利正东行,极崎头海边有居人,人都有尾五、六寸,名蒲罗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其俗食人。

又曰:扶南之东涨海中有文火洲。洲上有树,得春雨时皮正黑;得火燃树皮,正白。纺绩以作手巾,或作灯注,用不知尽。

《唐书》曰:哥罗舍分国,在黄海之南,接堕和罗,胜兵三万人,其王蒲越伽摩。显庆八年,遣使朝贡。

○马五洲

又曰:西部上大夫广汉郑纯,为政清洁,化行夷猛氏兽。太岁嘉之,即感到永昌都尉。纯与哀牢夷人约:邑豪岁输布贯头衣二领、盐一斛,认为常赋。夷俗安之。

○毗骞国

又曰:十一年,诃罗单国王尸梨毗遮耶献银漆盘等。

《唐书》曰:武德中,参半国遣使朝贡。其国在真腊西北千馀里。城临大海,土地下湿,民俗物产并与林邑国同。

○东谢

○干陀利国

《海外传》曰:扶南人,若户中亡器械者,即以米一升,诣神庙,乞神见盗者,以米着神足下。后天取米,呼户中奴婢,分令啮之,盗者口中血出,米完不碎;不盗者入口即败。从日南至徼外悉尔。

○罗刹国

《宋元嘉起居注》曰:师子天子遣使进献,诏曰:"此《小乘经》甚少,彼国全部,皆可悉为写送之。闻彼邻多有师子,此所未睹,可悉致之。"

又曰:齐永明中,林邑王范文朁遣使贡献。梁天监中,文赞子天凯奉表献白猴,自此贡献不绝。

○杜薄国

○横趺国

《小仙翁》曰:扶南国出金钢,能够刻玉,状似紫石英。其所生在百丈水底盘石上,如锺乳。人没水取之,竟日乃出。以铁槌之不伤,铁反自损。以羖羊角扣之,漼然冰泮。

竺芝《扶南记》曰:毗骞国,去扶南八千里,在海中。太岁身长征三号丈,颈长三尺,十分久在此之前不死,知神圣未然之事。亦有后人,子孙生死如常人,惟此王不死耳,号曰长颈王。食器皆纯金,金如此间之石,无央限也。不听妄取,有偷者知则杀食之。长颈王亦能作天竺书,自道宿命所经,与禅语相似。作书可2000言,皆道世事。其国法,有罪者共在王前食之,平时不啖人也。

○狼牙修国

○哀牢

○边斗四国

○婆利国。

○白头国

○投和国

《隋书》曰:赤王国,扶南之别种也。在马尔马拉海中,水行百馀日而达。所都卡其色赤,因感到号。东婆罗剌国,西婆罗婆国,南诃罗旦国,北巨海域,地点数千里。其王姓瞿昙氏,名利富多塞。不知有国近远,称其父释王位,出家为道,传位於利富多塞,在位十五年矣。有三妻,并邻天子之女也。居僧祗城,有门三重,相去各百许步,每门图画仙人菩萨之像,悬金花铃。眊妇女数11人,或奏乐,或捧金花。又饰四妇人,容饰如佛陀边金刚力士之状,夹门而立,门外者持兵杖,门内者执白拂。夹道垂素网缀花。王宫诸屋悉是重阁北户,北面而坐,坐三重之榻,衣朝霞布,冠金花冠,垂杂宝璎珞,四女人立侍左右,兵卫百馀人。王榻后作一龛,以金牌银牌五香木杂钿之,龛后悬一金光焰,夹榻又树二金镜,镜前并陈金瓮,瓮前各有金香炉,当前置一金伏牛,牛前树一宝盖,盖左右都有宝扇,婆罗门等数百人事物重行相向而坐。其官有萨陀迦罗一个人,陀拏达叉几位、加利密迦三个人,共掌政事,俱罗末帝一个人掌民法通则。每城置那耶迦一人、钵帝十二位。其俗皆穿耳剪发,无敬拜之礼。以麻油涂身敬佛,尤重婆罗门。妇人作髻於项后。男女通以朝霞朝云杂色布为衣,豪富之室肆意华靡,惟金锁非王赐不得服用。每婚嫁择吉日,女家开始时期12日作乐吃酒,父执女子手球以授婿,五日乃配焉。既娶则分财别居,惟幼子与父同居。父母兄弟死,则剃发素服,就水上构竹为棚,棚内积薪,以尸置上,烧香建幡吹蠡击鼓以送之,纵火焚薪,遂落於水。贵贱皆同,惟圣上烧讫收灰,贮以金瓶,藏於庙屋。冬夏常温,雨多霁少,种植无时,特宜稻穄、甘豆、黑麻,自馀物产多同交址。以果蔗作酒,杂以紫瓜根,酒色黄赤,味亦香美,亦名椰浆为酒。

○林邑国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公共区拨等花十馀种,王遣其子那耶迦请与骏等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