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王馀昌遣使贡方物,其冠及带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6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百济 ○高句丽 《北史》曰:百济之国者,其先盖马韩之属也,出自夫馀王东明之后有仇台,笃於仁信,始立国于带方故地。汉辽东教头公孙度以女妻之,遂为南蛮强国。初以百家济

○百济

○高句丽

《北史》曰:百济之国者,其先盖马韩之属也,出自夫馀王东明之后有仇台,笃於仁信,始立国于带方故地。汉辽东教头公孙度以女妻之,遂为南蛮强国。初以百家济,因号"百济"。其国东极新罗,南隔高句丽,西、南俱限大海,东西四百五十里,南北九百里。其都曰居拔城,亦曰固麻城。其外更有五方:中方曰古沙城,东方曰得安城,南方曰久知下城,西方曰刀先城,北方曰首尔城。

范晔《后梁书》曰:高句骊国,节於饮食,而好治宫殿。其俗淫,皆洁净自喜,夜辄男女群聚为倡乐。

旧唐书卷二百一十一

又曰:百济太岁姓夫馀氏,号於罗瑕,百姓呼为鞬吉支,夏言并王也。王妻号於陆,夏言妃也。官有十六品,左平多人,一品达率,叁11人,二品恩率,三品德率,四品杆率,五品奔率,六品已上冠饰银华将德,七品紫带施德,八品皂带固德,九品赤带季德,十品青带对德,十一品文督,十二品皆黄帝武督,十三品左军,十四品振武,十五品卷虞,十六品皆白带。自恩率以下,官无常员,各有局地。其人饮食衣裳,与高丽略同。若朝拜、祭奠,其冠两箱加翅,戎事则不拜。拜访之礼,以两只手据地为礼。妇人不加粉黛,女长发垂后,已出嫁则分为两道,盘於头上。衣似袍而袖微大。兵有龙舌弓刀槊,俗重骑射,兼爱坟史。有鼓、角、箜篌、筝、竽、篪、笛之乐,投壶、樗蒲、弄珠、握槊等戏,尤尚奕棋。行宋元嘉历,以建元阳为11月。赋税以布绢丝麻及米等,量岁丰俭,差等输之。其刑罚,反叛退军及杀人者斩;盗者流,其赃两倍征之;妇犯奸,没入夫家为婢。婚娶之礼,略同华俗。父母及夫死者,三年居服,馀亲则葬讫除之。土田下湿,天气温暖,人皆山居。有巨粟。其五谷杂果菜蔬及酒醴肴馔之属,多同省里,维无驼骡羊鹅鸭。

《魏略》曰:高句丽国,在辽东之东千里。其王都於丸都是下,地点二千里,户一万。多山林,无源泽,其国贫俭土着。为宫廷宗庙,祠灵星社稷。其俗吉凶喜寇抄。其国置官,有相加军卢、沛者、古邹加,尊卑各有等。本捐奴部为王,稍微弱,今桂娄部代之。我们不田作,下户给赋税,如奴。俗好歌舞。其人自喜膜拜申一脚,与夫馀异,行步皆走。又以6月会祭天,名曰东南亚国家结盟。有军队亦祭天,杀牛观蹄,以占吉凶。大加着帻,如帻无后;其小加着折风,形台弁。无牢狱,有罪者即会加评议,便杀之,没入内人为奴婢;盗一责十二。婚姻之法,女家作小屋於大屋之后,名称叫婿屋,婿暮至女家窗外,自名敬拜,乞得就女宿,女家听之,至生子,乃将妇归。其俗淫,多相奔诱。其死葬有椁无棺,停丧百日。好厚葬,积石为封,列种松柏。兄死,亦报嫂。俗有气力,便弓矢、刀矛,有铠,习战。又有小水犭百,俗出好弓,其马小,便登山。夫馀不可能臣也,沃沮、东秽皆属之。其东京依大水而居。新太祖时,发句丽以伐胡,不欲行,亡出塞,为寇害。莽更名字为下句丽。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北狄

冠亚体育下载,又曰:百济国中,大姓有八族:沙氏、燕人、劦氏、真氏、解氏、骨氏、木氏、苩氏。其俗每以四麦候祝福及五帝之神,立其天皇仇台之庙於国城,岁四祠之。

《后魏书》:高句丽者,出於夫馀。自言先祖朱蒙,母河伯女,夫馀王闭於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夫馀王弃之,与豕,豕不食;弃之於路,牛马避之;又弃之野,众鸟以毛茹之。夫馀王剖之,无法破,遂还其母。其母以物裹之,置於暖处,有一男破壳而出。及其长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夫馀国人以朱蒙非人所生,将有异志,请除之。王不听,命之养马。朱蒙每私试,知其善恶,骏者减食令瘦,驽者善养令肥。夫余王以肥者自乘,以瘦者给朱蒙。后狩于田,以朱蒙善射,射给以一矢。朱蒙虽一矢,殪兽甚多。夫馀之臣又谋杀之。朱蒙母阴知,以告朱蒙。朱蒙与乌馀三人弃夫馀东北走。中道遇一大水,欲济无梁,夫馀人追之甚急。朱蒙告水曰:"小编是光阴,河伯外孙。今天出逃,追兵垂及,怎么着得济?"於是鱼鳖并浮,为之成桥。朱蒙得度,鱼鳖乃解,追骑不得度。朱蒙至普述水,遇见四个人,其壹人衣着麻,一个人着纳衣,一人着水藻衣,与朱蒙至纥升骨城,遂居焉。号曰高句丽,因以高为氏焉。

  ○高丽 百济 新罗 倭国 日本

又曰:隋开皇初,百济王馀昌遣使贡方物,拜上开府带方郡公百济王。平陈之岁,战船漂至白城耽牟罗国。其船得还,经于百济,昌资送什么厚,并遣使奉表贺陈平,文帝善之。三年,昌复使左徒王辩这来献方物,属兴辽东之役,奉表请为军导。高丽颇知其事,兵侵其境。大业四年,帝亲征高丽,其王馀璋使国智牟来请军期,帝遣太傅起居郎席律诣彼与相识。二零二零年,六军度辽,馀璋亦严兵於境,声言助军,实持两端。寻与新罗有隙,每相战役。十年,复遣使朝贡。后天下乱,职务遂绝。

《北史》曰:朱蒙,在夫馀时,其妻怀孕,朱蒙逃后生子。始闾谐,及长,知朱蒙为天子,即与母亡归之,名曰闾达,委之国事。朱蒙死,至孙莫来立,乃并夫馀。刘彻元封八年,灭朝鲜,置玄菟郡,以高句丽为县以属之。汉时,赐之衣帻、朝服、鼓吹,常从玄菟郡受之。后稍骄,不复诣郡,但於东界筑小城受之,遂名此城为帻沟娄。沟娄者,句丽城名也。

  高丽者,出自扶余之别种也。其国都于平壤城,即汉乐浪郡之故地,在京师东5000一百里。东渡海至于新罗,西南渡辽水至于营州,南渡海至于百济,北至靺鞨。东西三千一百里,南北二千里。其官大者号大对卢,比五星级,总知国事,七年一代,若尽职者,不拘时间限制。交替之日,或不相祗服,皆勒兵相攻,胜者为之。其王但闭宫自守,无法制御。次曰太大兄,比正二品。对卢以下官,总十二级。外置州县六十余城。大城置傉萨一,比县令。诸城置道使,比太师。其下各有助理,分掌曹事。衣服时装,唯王五彩,以白罗为冠,白皮小带,其冠及带,咸以黄金首饰。官之贵者,则青罗为冠,次以绯罗,插二鸟羽,及金银为饰,衫筒袖,裤大口,白韦带,黄韦履。国人衣褐戴弁,妇人首加巾帼。好围棋投壶之戏,人能蹴鞠。食用笾豆、簠簋、尊俎、罍洗,颇具箕子之遗风。

《南史》曰:晋义熙公斤年,以百济王馀映为使持节军机大臣百济诸军事镇东将军百济王。宋元嘉二年,诏兼谒者闾丘恩子兼副谒者丁敬子往宣旨慰劳。其后每岁遣使奉表献方物。二市斤年,上表求《易林》、《杂占》、腰弩,文帝并与之。梁天监中,进号征东北高校将军。寻为高丽所破,衰弱累年,迁居南朝鲜地。普通二年,王馀隆上表,陈累破高丽,今始与百济通好,更为强国。七年,隆死,诏以其子明为百济王。所都城曰固麻,谓邑曰担鲁,如中华人民共和国之言郡县也。其国有二十二担鲁,都以下一代宗族分据之。其人形长,服装洁净。其国近倭,颇具文身者。言语、服章略与高丽同。呼帽曰冠,襦曰复衫,裤曰裈。其言参诸夏,亦秦韩之遗俗云。中山大学通四年,累遣使献方物,并请《涅槃》等经义、《毛诗》硕士并工匠、艺术家等,并给之。老子@七年,遣使进献,及至,见城墙荒毁,并号恸涕泣。侯景怒,囚执之。景平,乃得还国。

又曰:公孙度之雄黑河也,高句丽伯固与之通好。伯固死,伊夷模立。伊夷摸数寇辽东,建筑和安装中,公孙康出军击之,大破其国,点火邑落。伊夷模更作新国於九都山下。

  其所居必依山谷,都是茅草葺舍,唯古庙、神庙及王宫、官府乃用瓦。其俗贫窭者多,冬月皆作长坑,下燃;煴火以取暖。种田养蚕,略同中国。其法:有谋反叛者,则集众持火炬竞烧灼之,燋烂备体,然后斩首,家悉籍没;守城降敌,临阵失败,杀中国人民银行劫者,斩;盗物者,十二倍酬赃;杀牛马者,没身为奴婢。概略用法严格,少有犯者,乃至路不拾遗。其俗多淫祀,事灵夸父、太阳菩萨、可汗神、箕子神。国城东有大穴,名神隧,都以7月,王自祭之。

《唐书》曰:百济皇上所居有东西两城,所置内官,曰内臣佐平掌宣纳事,内头佐平掌库藏事,内法佐平掌礼仪事,卫士佐平掌宿卫兵事,朝廷佐平掌刑狱事,兵官佐平掌在外兵马事。其用法,叛逆者死,籍没其家;杀人者,以奴婢多个人赎罪;官人受财及盗者,三倍追赃,乃毕生禁锢。凡诸赋税及风土所产,多与高丽同。其王服大袖紫袍。青锦裤、乌罗冠,金花为饰,素皮带、乌革履;官人尽绯为衣,银花饰冠;庶人不得衣绯紫。岁时伏腊,同於中夏族民共和国。其书籍有五经、子、史。又表疏并依中华之法。其国东阿Russ加湾中有三岛,其上出黄漆树,似小榎而树大,四月取其汁,漆道具,色如白金,其光自夺目。

又曰:高句丽伊夷模死,其子位宫立。始,位宫曾祖宫,生而目开能视,国人恶之。及长,凶虐,国以破残。及位宫生,亦能视人。高丽呼相似为位,以为似其曾祖宫,故名位宫。亦有勇力,便鞍马,善射猎。魏正始中,位宫寇辽西。安平七年,益州节度使毌丘俭将万人,出玄菟讨位宫,战役於沸流,败走。俭追至赪岘,悬车束马登丸都山,屠其所都。位宫单将爱妻远窜。四年,俭复讨之,位宫轻将诸加奔伏沃沮。俭使将军王颀追之,绝沃沮千馀里,到肃慎南界,刻石纪功。又刊九都山铭不耐城而还。

  俗爱书籍,至于衡门厮养之家,各于街衢造大屋,谓之扃堂,子弟未婚从前,昼夜于此读书习射。其书有《五经》及《史记》、《汉书》、范晔《明朝书》、《三国志》、孙盛《晋春秋》、《玉篇》、《字统》、《字林》;又有《文选》,尤爱重之。

又曰:武德八年,百济王扶馀璋遣使来献果下马。四年,又遣大臣奉表朝贡。高祖嘉其诚款,遣使就册封为带方郡王。百济王自此岁遣朝贡,高祖劳抚甚厚,因讼高丽闭其道路,不许来通中夏族民共和国,诏遣朱子奢往和之。又与新罗世为敌人,数相侵伐。贞观元年,太宗赐其玉玺书,令即停兵革,璋因遣使奉表陈瘐谢富治。虽外称顺命,内实相仇依旧。十一年,遣使来朝,献铁甲雕斧。太宗优劳之,赐彩帛、锦袍等。

又曰:后魏顺文帝时,高丽王钊曾孙琏始遣使者诣Anton,奉表贡方物,并请国讳。太武嘉其诚款,诏下帝系名讳於其国,使员外散骑士大夫李敖之拜琏为太师辽海诸军事、高句丽王。敖至其所居平壤城,访其方事,云去辽东一千余里至栅城,南至小海,北至旧夫馀,人户三倍於前。后魏时,贡使相寻,岁致白金二百斤、黄金四百斤。

  其王高建武,即前王高元异母弟也。武德二年,遣使来朝。三年,又遣使朝贡。高祖感隋末战士多陷其地,三年,赐建武书曰:

又曰:贞观十八年,百济王义慈兴兵伐新罗四十馀城;又与高丽和亲通好,谋欲取党项城,以绝新罗入朝之道。新罗遣使告急请救。太宗遣司农节度使里玄奖赍书告谕两蕃,示以祸福。及太宗亲征高丽,百济怀贰,乘虚袭破新罗七城。二十二年,又破其十馀城。数年之中,朝贡遂绝。高宗嗣位,始遣使朝贡。四年,新罗王金春秋上表,称百济与高丽、靺鞨侵其北界,已没三十馀城。显庆七年,命左卫节度使苏定方统兵讨之,大破其国,虏义慈及皇帝之庶子隆、小王孝演、伪将五十六位等,送於京师,上责而宥之。其国旧分为五部,统郡三十七、城二百、户七十70000,至是乃以其地分置大田、马韩、东明等五都督府,各统州县,立其酋渠为御史、御史及上卿,命右卫郎将王文度为公州军机大臣,总兵以镇之。

又曰:后魏文明太后以献文六宫未备,敕琏令荐其女。琏奉表云:"女已出,求以弟女应旨。"朝廷许焉。会献文崩,乃止。

  朕恭膺宝命,君临率士,祗顺三灵,绥柔万国。普天之下,情均抚字,日月所照,咸使乂安。王既统摄辽左,世居籓服,思禀正朔,远循职贡。故遣使者,跋涉山川,申布诚恳,朕甚嘉焉。近些日子六合宁晏,四海清(hǎi qīng )平,玉帛既通,道路无壅。方申辑睦,永敦聘好,各保疆蕣,岂非盛美。但隋氏季年,连兵构难,攻战之所,各失其民。遂使骨血乖离,室家解析,多历年岁,怨旷不申。今两个国家通和,义无阻异,在此有所高好看的女人等,已令追括,寻即遣送;彼处有此国人者,王可放还,务尽抚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

又曰:百济王义慈事亲以孝行闻,友于兄弟,时人号"黄海曾闵"。及至京,数日疾卒,赠金紫光禄大夫卫尉卿,特许其旧臣赴哭送,就孙皓、陈叔宝墓侧葬之。

又曰:后魏太和十四年,琏死,其孙云立,复赐以衣冠服物车旗之饰。自此岁常进献。至大统十年,其王成遣使至东晋朝贡。及齐受齐国之禅,又朝于齐文宣,加成使持节太守、骠骑上卿,高丽王依然。

  于是建武悉搜括夏族,以礼宾送,前后至者万数,高祖大喜。

○夫馀

又曰:后梁天保七年,文宣至营州,使博陵崔柳使于高丽。求魏末流人。敕柳曰:"若不从者,以实惠从事!"及至,不见许。柳张目叱之,拳击成,坠於床底,成左右雀息不敢动,乃谢服。柳以5000户反命。

  八年,遣前刑部御史沈叔安往册建武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仍将天尊像及法师往彼,为之讲《老子》,其王及道俗等观听者数千人。高祖尝谓侍臣曰:「名实之间,理须相副。高丽称臣于隋,终拒炀帝,此亦何臣之有!朕敬于万物,不欲骄贵,但占领土宇,务共安人,何苦令其称臣,以自尊大。即为诏述朕此怀也。」校尉裴矩、中书里胥温彦博曰:「辽东之地,周为箕子之国,汉家玄菟郡耳!魏、晋已前,近在提封之内,不可许以不臣。且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之于夷狄,犹太阳之对列星,理无降尊,俯同籓服。」高祖乃止。

《宋朝书》曰:夫馀国在玄菟北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地点二千里,本獩地也。初,北夷橐离国王骑行,其侍儿於后妊身,王遂欲杀之。侍儿曰:"前见天上有气,如大鸡子,来降小编,因以有身。"王囚之,后遂生男。王令置於豕牢,豕以口气嘘之,不死,复徙於马栏,马亦如之。感到神,乃听母收养,名曰东明。东明长而善射。王忌其猛,欲杀之。东明奔走,南至掩氵虒水,以弓击水,鱼鳖皆聚浮水上,东明乘之得度,因至夫馀而王之焉。於南蛮之域,最为平敞,土宜五谷,有名马、赤玉、貂豽、大珠如山林果。以员栅为城,有皇城、商旅、牢狱。其人粗大强勇而谨厚,不为寇钞。以弓矛为兵。以六畜名官,有马加、牛加、狗加。其邑落皆主属诸加。食饮用俎豆,会同、拜爵、洗爵,揖让外降。以残冬祭祀,大会连日,饮食歌舞,名曰迎鼓。是时断刑狱,解囚徒。有部队亦祭天,杀牛,以蹄占其吉凶。行人无昼夜,好歌吟,音声不绝。其俗用刑严急,被诛者,皆没其亲朋好朋友为奴婢;盗一责十二;男女淫皆杀之;尤恶妒妇,既杀复尸於山上。兄死妻嫂,死则有椁无棺。杀人殉葬,多者以百数。其王葬用玉匣,古代常预以王匣付玄菟,郡王死则迎取以葬焉。建武二十八年,夫馀王遣使奉贡,光武厚报答之,於是职分岁通。至安帝永初七年,夫馀王始将步骑七7000人寇钞乐浪,杀伤吏人,后复归附。永宁元年,乃遣嗣子尉仇台诣阙贡献,君主赐尉仇台印绶金彩。顺帝永和元年,其王来朝京师,帝作黄门鼓吹角抵戏以遣之。桓帝时亦朝贡。献帝时求属辽东云。

又曰:高句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临百济,西隔靺鞨一千馀里。人皆土着,随山谷而居,衣布帛及皮。土田薄瘠,蚕农不足以自笔者要求,故其人节饮食。其王好修宫殿,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其城随山屈曲,北接浿水。城内惟积仓储器备,寇至方入固守,王别为宅於其侧,不经常居之。其外复有本国城及首尔SEOUL,亦别都也,其国中呼为三京。复有辽东、玄菟等数十城,皆置官司,以相统摄焉。其置官有大对卢已下凡十二等分,掌内外交事务。复有内评五部褥萨,人皆头着折风,形如弁,士人加插二鸟羽。贵者其冠曰苏骨多,用紫罗为之,饰以金牌银牌。服大袖衫、大口裤、素皮带、黄革履。妇人裙襦加襈。书有五经、三史、《三国志》、《晋阳秋》。军械与中华略同。及春秋校猎,王亲临之。税布五匹、谷五石。游人则四年一税,12个人共细布一匹。其民法通则峻,罕有犯者。乐有五弦琴、筝、筚篥、横吹、萧、鼓之属,吹芦以和曲。每年终,聚戏浿水上,王乘腰舆,列羽仪观之。事毕,王以衣入水,分为左右二部,以水石相溅掷,喧呼驰逐,再三而止。性多诡伏,言辞鄙秽,不简亲疏,老爹和儿子同川浴,共室寝。好歌舞。常以7月祭奠,其公会,服装皆锦绣,金牌银牌认为饰。好蹲踞,食用俎豆。出三尺马,云本朱蒙所乘马种,即果下也。风俗尚淫,不感觉愧。俗多游女,夫无常人,夜则男女群聚而戏,无有贵贱之节。有婚嫁取,男女相悦即为之。男家送猪、酒而已,无财聘之礼;或有受财者,人共耻之,以为卖婢。死者殡在室内,殡七年,择吉日而葬。居父母及夫丧皆八年,兄弟6月。初终哭泣,葬则慰勉作乐以送之,埋讫,取死者生时玩好车马置墓侧,会葬者争取而去。

  六年,新罗、百济遣使讼建武,云闭其道路,不得入朝。又相与有隙,屡相侵掠。诏员外散骑军机大臣硃子奢往和平化解之。建武奉表谢罪,请与新罗对使会盟。

《魏志》曰:夫馀本属玄菟。其俗:有敌,诸加自战,下户俱担粮饮食之;其死,夏月皆用冰,有椁无棺,停丧3月,以久为荣;其居丧,男女皆黄褐,妇人着大老粗而去环珮,概略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相类。汉未,公孙度雄张广元,威服东夷,夫馀王尉仇台更属辽东。时句丽、鲜卑强,度以夫馀在二虏之间,妻以宗女。正始中,兖州提辖毌丘俭讨句丽,遣玄菟军机大臣王颀诣夫馀,王位居遣犬加郊迎,供军粮。旧夫馀俗:水田和旱地不调五谷不熟,辄归结於王,或言当易,或言当杀。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花熊之地,而夫馀王当中,自谓亡人,抑有以也。

又曰:隋开皇中,高丽王元率靺鞨万馀骑寇辽东西,营州管事人韦世冲击走之。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怒,命汉王谅为上校,总水陆讨之,下诏黜其爵号。元亦惶惧,遣使谢罪,上表称"辽东粪土臣元"云云。上於是罢兵,待之如初,元亦岁遣朝贡。炀帝嗣位,天下全盛,高昌王、突厥启人可汗并亲诣阙贡献。於是征元入朝,元惧,蕃礼颇阙。伟大的事业六年,帝将讨元罪,车驾度辽水,止营於辽东。又敕诸将:高丽若降,即宜抚纳,不得纵兵入城。城陷,贼辄言降。诸将奉旨,不敢赴机,每先驰奏,比报,贼守御亦备,复出拒战,如此者三。帝不悟,由是食尽师老,转输不继,诸军多战败,於是班师。

  贞观二年,破突厥颉利可汗,建武遣使奉贺,并上封域图。五年,诏遣苏黎世都尉府司马长孙师往收瘗隋时战亡骸骨,毁高丽所立京观。建武惧伐其国,乃筑GreatWall,西南自扶余城,东南至海,千有余里。十七年,遣其太子桓权来朝,并贡方物,太宗优劳以致。

《晋书》曰:夫馀国,至太康五年为慕容廆所袭破,其王依虑自杀,子弟走保沃沮。武帝以何龛为护西戎太傅。后年,夫馀后王依罗遣使诣龛,求率见人还复旧国,遣督邮贾沈以送之,尔后每为廆掠。其种人卖於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帝又以官物赎还。禁市夫馀之口。自后无闻。

又曰:隋伟大的职业两年,炀帝复亲征高丽。敕诸军以平价从事。诸将分道攻城。贼势日蹙。会杨玄感作乱,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惧,即日六军并还。十年,发天下兵,会贼盗蜂起,所在阻绝,军多失期。至辽水,高丽亦困弊,遣使乞降。帝许之,顿怀远镇受其降,仍以俘囚军实归至东京。

  十五年,西部大人盖苏文摄职有犯,诸大臣与建武议欲诛之。事泄,苏文乃悉召部兵,云将官和校官阅,并盛陈酒馔于城南,诸大臣皆光降视。苏文勒兵尽杀之,死者百余名。焚仓库,因驰入皇城,杀建武,立建武弟大阳子藏为王。自立为莫离支,犹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兵部知府兼中书令职也,自是专国政。苏文姓钱氏,须貌甚伟,形体魁杰,身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视。恆令其属官俯伏于地,践之上马,及停止,亦如之。出必先布队仗,导者长呼以辟行人,百姓畏避,皆自投坑谷。

○新罗

《南史》曰:高丽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慎奴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消奴部为王,微弱,桂娄部代之。其置官,有对卢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焉。晋安帝义熙两年,高翼奉表献赭白马。宋元嘉十两年,冯弘为魏所攻败,奔高丽北丰城,表求应接。文帝遣使王白驹、赵次兴迎之,并令高丽资助遣返。琏不欲弘南,乃遣将孙漱、高仇等袭杀之。白驹等率所领七千馀人生擒漱,杀仇等二十个人。十三年,文帝欲侵魏,诏琏献马八百匹。大明二年,又献肃慎矢及楛矢、石砮。历齐、梁,并授爵号,遣使奉表献方物不绝。

  太宗闻建武死,为之举哀,使持节吊祭。十三年,封其嗣王藏为辽东郡王、高丽王。又遣司农巡抚里玄奖赍玺书往说谕高丽,令勿攻新罗。盖苏文谓玄奖曰:「高丽、新罗,怨隙已久。往者隋室相侵,新罗乘衅夺高丽五百里之地,城堡新罗皆据有之。自非反地还城,此兵恐未能已。」唐三藏曰:「既往之事,焉可追论?」苏文竟不从。太宗顾谓侍臣曰:「莫离支贼弑其主,尽杀大臣,用刑有同坑阱。百姓转动辄死,怨痛在心,道路以目。夫出师吊伐,须有其名,因其弑君虐下,败之甚易也。」

《秦书》曰:符坚建元十八年,新罗圣上楼寒遣使卫头献美人。国在百济东,其人多美容,发长丈馀。

《唐书》曰:高丽者,出自扶馀之别种。其国都於平壤城,即汉乐浪郡之故地,在京师东陆仟一百里。其官大者号大对卢,比五星级,总知国事。八年一代,若尽职者,不拘时间限制。交替之日,或不相祗服,皆勒兵相攻,胜者为之。其王但闭宫自守,无法制御。次曰太大兄,比正二品。对卢以下,官总十二级。外置州县六十馀城,大城置傉萨一人,比士大夫。诸城置道使,比里正。其下各有助理,分掌曹事。服装服装,惟王五彩,以白罗为冠,白皮小带,其冠及带咸以金饰。官之贵者,则青罗为冠,次以绯罗,插二鸟羽及金牌银牌为饰。衫筒袖,裤大口,白韦带,黄革履。国人衣褐戴弁,妇人首加巾帼。好围棋、投壶之戏,人能蹴鞠。食用笾豆簠簋樽俎罍洗,颇具箕子之遗风。其所居必依山谷,都以茅草葺舍,惟佛殿神庙及王宫官府乃用瓦。其俗穷困者多龙潜月皆作长坑,下燃火,温以取暖;种田、养蚕略同中夏族民共和国。城东有大穴,名神隧,都以七月王自祭之。俗爱书籍,至於衡门厮养之家,各於街衢造大屋,谓之局堂,子弟未婚此前,昼夜於此读书、习射。

  十三年,命刑部都尉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政大学管事人,领将军常何等率江、淮、岭、硖劲卒四万,战船五百艘,自莱州汎海趋平壤。又以特进英国公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政大学总管,礼部太尉江夏王道宗为副,领将军张士贵等率步骑陆万趋辽东。两军合势,太宗亲御六军以会之。

又曰:符坚时,新罗国君楼寒遣使卫头朝贡。坚曰:"卿言白城之事,与古不一致,何也?"答曰:"亦犹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时期变革,名号改易。"

又曰:武德二年,高丽王建武遣使来朝。四年,又遣使朝贡。高祖感隋末战士多陷其地,七年赐建书云:"在此负有高靓妹等,已令追括寻即遣送;彼处有此国人者,王可放还,务尽绥育之方,共弘仁恕之道。"於是建武悉搜括中原人,以礼宾送,前后至者万数,高祖大喜。四年,遣使往册建武为上柱国、辽东郡王、高丽王,仍将天尊像及法师往彼,为之讲《老子》,其王及道俗等观听者数千人。贞观二年,破突厥颉利可汗,建武遣使奉贺,并上封域图。七年,诏遣圣地亚哥太尉府司马长孙师往,收瘗隋时战亡骸骨,毁高丽所立京观。

  夏二月,李勣军渡辽,进攻盖牟城,拔之。获生口10000,以其城置盖州。八月,张亮副将程名振攻沙卑城,拔之,虏其孩子七千口。是日,李勣进军于辽东城。帝次辽泽,诏曰:「顷者隋师渡辽,时非天赞,从军官卒,骸骨相望,遍于原野,良可哀叹。掩骼之义,诚为先典,其令并收瘗之。」国内及新城步骑50000来援辽东,江夏王道宗率骑6000逆击,大破之,斩首千余级。帝渡辽水,诏撤桥梁,以坚士卒志。帝至辽东城下。见士卒担当以填堑者,帝分其尤重者,亲于立时持之。从官悚动,争赍以送城下。时李勣已率兵攻辽东城。高丽闻笔者有抛车,飞三百斤石于一里之外者,甚惧之。乃于城上积木为战楼以拒飞石。勣列车发石以击其城,所遇尽溃。又推撞车撞其楼阁,无不倾倒。帝亲率甲骑万余与李勣会。围其城。俄而西风甚劲,命纵火焚其西北楼,延烧城中,屋宇皆尽。战士登城,贼乃大溃,烧死者万余名,俘其胜兵万余口,以其城为辽州。初,帝自定州命每数十里置一烽,属于辽城,与太子约,克辽东,当举烽。是日,帝命举烽,传入塞。

《南史》曰:"新罗,魏时曰新卢,宋时曰新罗,或曰斯罗。其国立小学,无法自通使聘。梁普通二年,王姓募名秦始,使使随百济贡献方物。其俗呼城曰健牟罗,其邑在内曰啄评,在外曰邑勒,亦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之言郡县也。国有六家啄评,五十邑勒。邑勒土地肥沃,宜植五谷,多桑麻,作缣布,服牛乘马,男女有别。其官名有子贲旱支。壹旱支、齐旱支、谒旱支、壹吉支、奇贝旱支。其冠曰遗子,礼襦曰尉解,裤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其行与高丽相类。无文字,刻木为信,语言待百济而后通焉。

又曰:贞观十八年,高丽南部大人盖苏文有罪,其王建武议欲诛之。苏文乃召部兵於城南,云将校阅,诸大臣皆光临视,苏文勒兵尽杀之。因驰入皇城,杀建武,立其弟大阳子臧为王,自立为莫离支,犹中夏族民共和国兵部节度使兼中书令之职也,自是专国政。苏文姓泉氏,须面甚伟,形体魁杰,身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视。恒令其属官俯伏於地,践之上马,下亦如之。出必先布队仗,导者长呼,以辟行人,百姓畏避,皆自投坑谷。太宗闻之,遂出师吊伐。十八年,命刑部里胥张亮为平壤道行军政大学理事,领将常何等率江淮岭硖劲卒50000、战船五百艘,自莱州泛海趋平壤;又以United Kingdom公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政大学监护人,江夏王道宗为副,率步骑70000趋辽东。两军合势,太宗亲御六军以会之。夏八月,李勣军渡辽,进攻盖牟城,拔之,以其城置盖州。十一月,渡辽水,诏彻桥梁,以坚士卒志。帝既至辽东城下,见士卒担负以填堑者,帝分其尤重者,於立刻载之。从官悚动,争赍以送城下。高丽闻作者有抛车,飞三百斤石於一里之外者,甚惧之,乃於城上积木为战楼,以拒飞石。勣列车发石,以击其城,所遇尽溃。又推撞车,撞其楼阁,无不倾倒。拔其城为辽州。初,帝自定州命每十里置一烽,属于辽城,与世子约:克辽东当举烽。是日,帝命举烽。师次白崖城,右卫太将军李思摩中弩矢,帝亲为吮血,将士闻之莫不感励。城主孙戊音遂乞降,以其城置岩州,授伐音为参知政事。作者军之渡辽也,莫离支遣加户城七百人戍盖牟城,李勣尽虏之。其人并请随军自效,太宗谓曰:"讵不欲尔之力?尔家悉在加尸,尔为吾战,彼将为戮矣。破一家之爱妻,取一人之力用,吾不忍也!"悉令放还。车驾进次安市城,高丽南边耨萨高延寿、西部高惠真,率高丽、靺鞨之众十50000来救,引军直进。太宗夜召诸将,躬自指麾,因令所司张受降幕於朝堂之侧,曰:"后天龙时纳降虏於此矣!"遂率军而进,至时,果败二帅之众。太宗因按辔观贼营垒,谓侍臣曰:"高丽倾国而来,存亡所系,一麾而败,天祐笔者也。"因下马再拜以谢天,名所幸山为驻跸山,令中书上大夫许敬宗为文,勒石以纪其功。10月,移营安市诚东,李勣等攻拔之,乃诏班师。初,据有辽东城,个中应没为奴婢者20000伍仟人,并遣集建邺,将分赏将士。太宗悯其家长内人一朝分散,令有司准其直以布帛赎之,赦为人民,其众欢叫之声三十一日持续。

  师次白崖城,命攻之,右卫令尹李思摩中弩矢,帝亲为吮血,将士闻之,莫不感励。其城因山临水,四面险绝。李勣以撞车撞之,飞石流矢,雨集城中。1四月,帝临其西北,城主孙伐音潜遣使请降,曰:「臣已愿降,其中有贰者。」诏赐以表率,曰:「必降,建之城上。」伐音举帜于城上,高丽以为唐兵登也,乃悉降。初,辽东之陷也,伐音乞降,既而中悔,帝怒其反覆,许以城中人物分赐战士。及是,李勣言于帝曰:「战士奋厉抢先,不顾矢石者,贪虏获耳。今城垂拔,奈何更许其降,无乃辜将士之心乎?」帝曰:「将军言是也。然纵兵杀戮,虏其家属,朕所不忍也。将军麾下有功者,朕以库物赏之,庶因将军赎此一城。」遂受降,获士女30000,胜兵二千四百,以其城置岩州,授孙伐音为岩州太师。作者军之渡辽也,莫离支遣加尸城七百人戍盖牟城,李勣尽虏之,其人并请随军自效。太宗谓曰:「什么人不欲尔之力,尔家悉在加尸,尔为吾战,彼将为戮矣!破一家之内人,求一位之力用,吾不忍也!」悉令放还。

《北史》曰:新罗者,其先本辰韩种也。辰韩始有六国,后稍分为十二,新罗则(先本辰韩种也,辰韩始一也。)其一也,或称魏。将毌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有留者遂为新罗,亦曰斯卢。其人杂,有中夏族民共和国、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獩之地。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初附庸百济,百济征高丽,不堪戎役,后相率归之,遂致勃勃。因袭百济,附庸於迦罗国焉。

又曰:贞观二十年,高丽遣使来谢罪,并献二玉女。太宗谓其使曰:"归谓尔主:美色者,人之所重。尔之所献,信为美貌。悯其离父母兄弟,於本国留其身而忘其亲,爱其色而伤其心,作者不取也。"并还之。

  车驾进次安市城北,列营进兵以攻之。高丽西边傉萨高延寿、西部耨萨高惠贞率高丽、靺鞨之众十四万来援安市城。贼中有对卢,年老习事,谓延寿曰:「吾闻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民代表大会乱,好汉并起。秦王神武,所向无前,遂平天下,南面为帝,北夷请服,西戎献款。今者倾国而至,猛将锐卒,悉萃于此,其锋不可当也。今为计者,莫若顿兵不战,旷日长久,分遣骁雄,断其馈运,但是旬日,军粮必尽,求战不得,欲归无路,此不战而大败也。」延寿不从,引军直进。太宗夜召诸将,躬自指麾。遣李勣率步骑一万伍仟于城西岭为阵;长孙无忌率牛进达等小将两万1000以为奇兵,自山北于狭谷出,以冲其后;太宗自将步骑五千,潜鼓角,偃旌帜,趋贼营北巅峰之上;令诸军闻鼓角声而齐纵。因令所司张受降幕于朝堂之侧,曰:「前几日卯时,纳降虏于此矣!」遂率军而进。

又曰:新罗王真平,以隋开皇十五年,遣使贡方物,文帝拜真平上开府乐浪郡公新罗王。其官有十七等,一曰伊罚干,贵如相国,次伊尺干,次迎干,破弥幹,次大阿尺幹,次阿尺干,次乙吉干,次涉咄干,次及伏干,次大奈摩干,次奈摩干,次大舍,次小舍,次吉士,次大乌,次小乌,次造位,外有郡县。其文字、甲兵同於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选壮健者悉入军,烽戍逻俱有屯管部伍。民俗刑政服装略与高丽、百济同。每月旦相贺,王设晚上的集会,班赍群官,其日拜日太阴星圣上。八月八日设乐,令官人射,赏以马布。其有大事,则聚群官,详议定之。服色尚画素,妇人长头发绕头,以新彩及珠为饰。婚嫁礼惟酒食而已,轻重随贫富。死有棺敛葬送,起坟陵。王及老人爱妻丧,居服一年。田甚良沃,水陆兼种。其五谷果菜鸟兽物产略与华同。伟业以来,岁遣朝贡。

又曰:乾封元年,高丽遣其子入朝,陪位於太山之下。其年,盖苏文死,其子男生代为莫离支,与弟男建、男产不睦,为其所逐,走据本国城,使其子献城,诣阙求哀。十十一月,命英帝国公李勣率郭侍封等以征之。二年四月,勣至城,谓诸将曰:"新城是高丽西境镇城,最为重大。若不先图,馀未易可下。"遂引兵於城东南,据山筑栅,且攻且守。城中窘急,数有降者。自此所向克捷,高藏及男建遣男产将带头大哥九十六人持帛幡出降,请使入朝,勣以礼延接。男建犹闭门固守。十3月,拔平壤城。虏高藏、男建等至香岛,献俘于含元宫。乃分其地,置都督府九,州四十二,县一百。又置Anton都护府以统之。擢其酋渠有功者,授上卿、军机章京及县令,与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野山参理。仍遣左武卫将军薛仁贵总兵镇之。自是高氏君长遂绝。

  前些天,延寿独见李勣兵,欲与战。太宗遥望无忌军尘起,令鼓角并作,旗帜齐举。贼众大惧,将分兵御之,而其阵已乱。李勣以步卒长枪三千0击之,延寿众败。无忌纵兵乘其后,太宗又自山而下,引军临之,贼因大溃,斩首万余级。延寿等率其他寇,依山自小编保护。于是命无忌、勣等引兵围之,撤东川梁以断归路。太宗按辔徐行,观贼营垒,谓侍臣曰:「高丽倾国而来,存亡所系,一麾而败,天佑小编也!」因下马再拜以谢天。延寿等膝行而前,拜手请命。太宗简傉萨以下酋长征三号千五百人,授以戎秩,迁之本省。收靺鞨三千三百,尽坑之,余众放还平壤。获马一千0疋、牛50000头、明光甲5000领,他器材称是。高丽国振骇,后黄城及银城并拔出,数百里无复人烟。因名所幸山为驻跸山,令将作造《破阵图》,命中书上卿许敬宗为文勒石以纪其功。授高延寿鸿胪卿,高惠真司农卿。张亮又与高丽再战于建筑和安装城下,皆破之,于是列长围以攻焉。

《唐书》曰:新罗王所居曰金城,周七八里,卫兵贰仟人,设师子队,文武官凡有十七等。武德七年,其王金真平遣使朝贡,高祖遣使,赐以玺书及画屏风、锦彩。自此朝贡不绝。其食器用柳箱,亦以铜及瓦。国多金、朴两姓,异姓不为婚。

古典管理学原来的作品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申明出处

  四月,移营安市城东,李勣遂攻安市,拥延寿等降众营其城下以招之。城中人遵循不动,每见太宗旄麾,必乘城鼓噪以拒焉。帝甚怒。李勣曰:「请破之日,男士尽诛。」城中闻之,人皆死战。乃令江夏王道宗筑土山,攻其城东北隅;高丽亦埤城增雉以相抗。李勣攻其西面,令抛石撞车坏其楼雉;城中随其崩坏,即立木为栅。道宗以树条苞壤为土,屯积认为山,当中间五道加木,被土于其上,不舍昼夜,渐以逼城。道宗遣果毅参知政事傅伏爱领队兵于山顶防止敌,土山自高而陟,排其城,城崩。会伏爱私离所部,高丽百人自颓城而战,遂占有土山而堑断之,积火萦盾以自固。太宗大怒,斩伏爱以徇。命诸将击之,一日无法克。

又曰:贞观七年,新罗遣使献女乐三人,皆须发美色。太宗谓侍臣曰:"朕闻声色之娱不及好德,且山川阻远,怀土可见。近来林邑献白鹦鹉,尚解思乡,诉请还国,鸟犹如此,况人情乎?但悯其远来,思恋亲人,宜付使者,听其回家。

  太宗以辽东仓库储存无几,士卒寒冻,乃诏班师。历其城,城中皆屏声偃帜,城主登城拜手奉辞。太宗嘉其遵循,赐绢百匹,以励事君之节。

又曰:新罗王金真平安卒,无子,立其女善德为王。贞观五年,遣使册命善德为乐浪郡王。新罗王十七年,遣使上言:"高丽、百济累相攻袭,亡失数十城,两个国家连兵,意在灭臣国度。谨遣陪臣归命大国,乞偏师救助。"后太宗将亲伐高丽,诏新罗纂集士马应接大军。新罗遣大臣领兵四万入高丽南界,攻蓝鳕城,降之。

  初。侵夺辽东城,个中抗拒王师,应没为奴婢者30000四千人,并遣先集咸阳,将分赏将士。太宗愍其父母内人一朝分散,令有司准其直,以布帛赎之,赦为苍生。其众欢呼之声,三20日连连。高延寿自降后,常积叹,寻以忧死。惠真竟至长安。

又曰:新罗王善德卒,立其妹真德为王。贞观二十二年,真德遣其弟国相伊赞子金春秋及其子文正来朝。春秋请诣国学观释奠及讲论,太宗因赐以所制温汤及晋碑。并新撰《晋书》将回国。

  二十年,高丽遣使来谢罪,并献二玉女。太宗谓其使曰:「归谓尔主,美色者,人之所重。尔之所献,信为美丽。悯其离父母兄弟于国内,留其身而忘其亲,爱其色而伤其心,小编不取也。」并还之。

又曰:永徽元年,新罗王真德大破百济之众,遣其弟子法敏以闻。真德乃织锦作五言《太平颂》以献,其词曰:"大唐开洪业,巍巍皇猷昌。止戈戎衣定,修文继百王。统天崇雨施,理物体含章。深仁谐日月,抚运迈陶唐。幡旗何赫赫,征鼓何锽锽。外夷违命者,剪覆被天殃。淳风凝幽显,遐迩竟呈祥。上时和玉烛,七耀巡万方。维岳降宰辅,帝任忠与良。五三分一一德,昭小编家大唐。"帝嘉之,拜法敏为太府卿。

  二十二年,又遣右武卫将军薛万彻等往青丘道伐之,万彻渡海入鸭绿水,进破其泊灼城,俘获甚众。太宗又命江南造大船,遣陕州里正孙伏伽召募勇敢之士,莱州节度使李道裕运粮及火器,贮于乌胡岛,将欲大举以伐高丽。未行而帝崩。高宗嗣位,又命兵部太傅任雅相、左武卫太史苏定方、左骁卫上大夫契苾何力等内外讨之,皆无大功而还。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百济王馀昌遣使贡方物,其冠及带

关键词:

上一篇:东方曰夷,三监及淮夷叛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