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他又是怎么认识那傻二她娘的,  王传福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6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青龙村最有钱的人家,算是王传福家。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王传福还是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便开始了他的江湖生涯。四十岁这年,他突然回了村,而且成了个大款。 回村后,王传

  青龙村最有钱的人家,算是王传福家。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王传福还是个20出头的毛头小子,便开始了他的江湖生涯。四十岁这年,他突然回了村,而且成了个大款。
  回村后,王传福承包了乡里上千亩的荒山,载上了数不清的瓜果梨桃和其他的经济苗木,成立了一家“北山绿色农产品公司”,自己任总经理,老婆于丽丽任会计。没一年,又摇身一变,不仅成了北山地方上数一数二的大老板!还成了胶原县政协委员!据说,他当时的身价已经快上亿了!
  王传福成了当地的大名人,上门来串门的人自然也就多了。自此,从村口到他家别墅门口的那条村道上,奔驰、宝马、凌志、奥迪等等的小车,几乎每天穿梭不歇。日子一长,便渐渐成了青龙村的一道风景线,王传福也成了青龙村的名片。
  由于村里道路的路面,既狭窄,坑坑洼洼的,村民们也是怨声载道。这些路,不仅“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影响了村容村貌,也严重妨碍王传福那辆大奔驰车的出行。为此,王传福拿出上百万块的钱,给村里修了几条柏油路。一下子,青龙村又成了全县“村级道路建设示范村”的先进典型!青龙村不仅摘掉了几十年的“落后村”的帽子,还成了驰名江州市内外的“文明村”。
  转眼快五年过去了。
  不知为何,自下半年起,进出村口柏油路上的豪车渐渐少了。就在不久前,王传福也突然离开了青龙村,不见了。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电视里突然播出王传福赤身裸体死在江州市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的爆炸性新闻!更让他惊讶的是,王传福的名字居然改成了王贵福。
  消息传出,乡里、村里就像炸了锅!由于电视里并没有公布王传福的真正死因,只说是凶杀案!社会上也便开始流传起关于他的死因的各种说法。
  有人说,王传福是自杀的!因为他还不上近一亿的银行贷款;有人说,王传福是被人在宾馆谋财害命杀死的,同时,他上千万的资金也不翼而飞了,应该是被人盗抢了;还有人说,王传福原本就是个诈骗犯,这次是东窗事发,畏罪自杀的。对于社会上的各种传闻,自县里、市里的警察上门后,王传福家每天都紧闭着院门,家人也从不出来向村民们解释。有几个不嫌事大的人隔着他家院门的门缝,窥探偷听了好几回,也没听出他家里有啥动静。王家的反常举动,更让人们觉得不可思议,人人都感觉到,这其中必有缘故!
  刘云龙是王传福小学同学,打小两人的关系就不一般,自打王传福回来开办“北山绿色农产品公司”,就进了这家公司,成了王传福手下的一名员工。虽说他也只是个农民,却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在王传福死后,他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仍旧规规矩矩地上下班,一点也不含糊。
  今年,刘云龙负责的那上百亩的果园居然还挂了果。最近,到了鸭梨即将成熟的日子,他甚至决定搬进园子里去住,生怕果园再次发生附近村民盗窃鸭梨的事情。
  这天早上,他拿了行李包裹,捆到摩托车的后座上,就准备出门。老婆周娟见了,却讥讽他道:“他人都死了,你也三个月没拿到工资了,还起这个傻劲干嘛?你看人家,早就不管你们那个破公司的事了!”
  刘云龙发动了摩托车,朝老婆一翻白眼,道:“你晓得个啥?人死了,山还在呢!难不成山上那些好东西都撂了!?那都是钱!”说着,挎着铺盖,出了门。
  只听到周娟在身后又骂道:“你就是头驴!死到山上去吧!再也莫回来了……”
  摩托车“嘟嘟嘟”地开走了,他老婆后面的话,刘云龙也不屑听着。
  刘云龙慢慢开着摩托,行驶在村口的柏油路上,心里想着传福当初跟他说的话。
  那天是他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头一个晚上,和周娟刚吃完晚饭,传福便进了门。
  两人在堂屋里对坐着抽烟喝茶,周娟则站在旁边打毛衣。传福一边摸着手上的大金戒,一边问刘云龙道:“老弟,这些年混得咋样?”刘云龙还看到了他胳膊上的一条伤疤
  刘云龙憨厚地笑了笑说:“还能咋样,打打工,种种地,一年也就弄个几万块钱吧。”
  传福朝他家四周打量了一下,笑道:“看你这家里……也没啥像样的东西,你就没啥想法?”
  站在旁边的周娟以便继续打毛衣,一边接口道:“他啊……就是那么个死脑筋,能想出啥法子来?王老板要是肯带带他,我们倒是……”
  刘云龙白了老婆一眼,打断道:“你嘟囔个啥呢?”
  传福笑道:“要不到我公司这边来做吧?”
  刘云龙笑着搔了搔头皮,没做声,周娟却道:“你晓得的,他这人,没文化,没能耐,还是个倔驴子脾气……怕不行吧?”
  传福又笑道:“弟妹你说笑了,我还不知道云龙吗?你们俩好好考虑一下,至于工资嘛……肯定要比你在外头打工要强!反正……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他说完,又闲聊了几句,便告辞走了。
  几天后,刘云龙便真去了传福的公司。公司里除了老郭父子和他算是外人,其余的人,都是青龙村和附近村子的王家亲戚。加上它和老郭父子,公司总共也就不过几十个人。自此,刘云龙便安安心心地在他公司上班了,具体工作就是负责那片果园。果园被他伺候得郁郁葱葱,出了奇地长势喜人。没两年,有的果树就开始陆续挂果了。传福总是在他那些亲戚面前夸刘云龙,夸他不仅人老实厚道,做事还特别认真,而且从不计较。
  这些年,传福也从没有食言,工资给的也还行,也不曾拖欠过,有时年底高兴了,还有红包奖金,算算一年也有近靠十万的收入,效益好的时候,还加个一两千。关键的是,这行当,靠家近!闲的时候,家里、老婆孩子也能兼顾得到,这让刘云龙打心里感激王传福,也非常满足。
  不管别人说传福怎么样,在他这儿,传福就是个好人!他觉得,传福绝对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况且县公安局还没有破案。他八成是被人谋害的!现在见钱眼开的人多了,估计是他不小心在坏人面前露了财,坏人眼红他的钱,才下的毒手的!这种惊天大案,公安局早晚会破案的!刘云龙一边走着一边又想起了王传福的死。
  这时候,对面驶来一辆三轮电瓶车,“嘀嘀嘀”的喇叭声,打断了他的思维。原来是老郭在朝他打招呼。老郭开着他那辆三轮车,三轮车的后面坐着他的傻儿子“田根”和一条大黑狗。
  见老根伸手示意他停下,似乎有话要说。黑狗也在车上摇着尾巴,冲着他叫了几声,刘云龙便停好摩托,又歇了火,走到老郭的车旁和他说话。
  老郭掏出烟来,递给了刘云龙一支,看到他摩托车后面扎着的行李,问道:“咋了?你还准备公司去啊?”
  “嗯!你们咋还回来了呢?”老郭和傻儿子田根是公司的大门门卫,所以,刘云龙才这么问他。
  “别去了!大门都被封了!”他沮丧地答道。傻田根却在后座上看着刘云龙咧着嘴毫无顾忌地傻笑着,黑狗则摊着长长的舌头呆望着他们三人。
  “啥?谁让封的?这……这……凭啥啊?”刘云龙急问道。
  “是公安局的。”
  “啥?公安局的?这是啥时候的事?”
  “一大早,人家就来了,说是他王传福牵涉到经济问题,他所有的财产都要封……我再问,人家也不说了。”
  刘云龙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呆住了。
  “回吧……去了也是……”老郭脸色很难看地劝他道。
  “这……这……这山上那些果子就快熟了,这下子完了……完了……”刘云龙有些失魂落泊地喃喃自语道。他也不晓得自己说的是果园里的那些果子,还是王传福的公司……亦或是自己……
  刘云龙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他把行李从摩托车上解下来,扔到床上,便和衣躺倒在床上,周娟见他一声不响地又回来了,便进来问道:“你咋又回来了呢?”
  刘云龙只当没听见,脸朝里翻了个身,继续闭眼假寐。老婆觉得蹊跷,坐到床边沿,使劲推了他一把,有些生气地问道:“你个死人!到底咋了?你说话呀!”
  刘云龙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脸怒气地冲她骂道:“吵吵吵!你都烦死了!”说完便跳下床,出了门。
  他站在大门口,却一脑子的茫然,想不出去找谁问这事。
  他忽又想起了什么,便骑了摩托车,朝王传福家那幢别墅驶去。
  王传福家的别墅院门前已经稀稀拉拉地站了十几个人。刘云龙老远一看,都认识,是王家“农产品公司”里的亲戚。他们有的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有的在生着气,愤恨地骂人;有的则静静地在旁看着,一声不响的……
  他停下摩托,走到人群前,刚想问些什么,这些王家的亲戚们见来了他这个外人,则像是见了瘟神一样,都都闭了嘴,不说了。但刘云龙隐约听到,算账、要钱的话,还有于会计被抓的话。他走到王家院门前,伸手想敲门时却又犹豫了。他不知道见了王家人,自己该怎么问这事,无奈之下,便又重新骑了车,往老郭家驶去。
  老郭家在村的最北头,还是个低矮的旧砖瓦屋,现在,可能是村里最差的房子了。
  摩托车一路往北开了约几分钟,经过路边十几户的农家楼房,便看见了那座砖瓦房的东南角。同时还看到傻田根在自家门前逗那条大黑狗。
  傻田根见刘云龙来了,只是站着对他“呵呵呵”地一阵傻笑,黑狗也朝着他摇头摆尾,像是在表示欢迎。刘云龙也不介意,便抬脚进了门。
  老郭正在灶台上忙活着,见刘云龙来了,便倒了茶,招呼他坐了。刘云龙掏出烟,用打火机给他点烟,问道:“老郭,你听说没,于会计也被抓起来了!”
  老郭没说话,两眼看着傻儿子和那条黑狗在门外的场地上嬉戏。
  “咱该不该找传福他爹问问啊?”
  “这事吧……我看有大问题呢!”他深吸了一口烟道。
  “我也觉得……你说,这会是真的不?”刘云龙给自己也点着了烟,又问道。
  “你说,就算是真的,他王大麻子家和那些亲戚能告诉我们实情吗?咱俩家可是外人!”王传福他爹得过麻疹,脸上有麻点子,所以,村里人都叫他“王大麻子”。这些年他儿子成了大老板,村里人已不再当面叫了,只是都在背地里这么称呼他。
  刘云龙听了老郭的话,想不到老头看得倒也挺透,便也摇了摇头。他说道:“说实话,他王传福对你对我,特别是对田根,那是真不赖!”
  老郭有些哽住了似的,叹道:“是啊!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有我这傻儿子,谁看得起啊?也只有他……”
  刘云龙跟着叹道:“对呢!你老人家做事我也相信的,你看他那些亲戚,都在王家门口待着呢……”
  “干嘛?”
  “你说干嘛?还不是为了钱?”
  正说着,大门口的傻田根像是发现了什么,边蹦跳着,边用手指着屋子东边,嘴里不住地“嗯嗯嗯”地叫着。黑狗也兴奋地原地打圈,不断地朝着那个方向狂吠起来。
  老郭问道:“田根!咋了?啥事啊?”
  田根还是一边蹦跳,一边指着东面,又转脸开心地朝他爹示意着什么。老郭忙和刘云龙忙出了屋,顺着傻田根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东边的柏油村路上,有好几十个男女村民,其中还有他们公司的十几个工友,纷纷朝村南边王家的方向走去。老郭和刘云龙马上明白了这些人的意图,也不多说,便也跟着他们向村前走去。傻田根从未见过这种新奇场面,便带着黑狗,也跑进人流中,这下子他跳得更快欢快了,只惹得村里的那些来看热闹的男女老少们一阵哄笑。
  人流在王传福家的大门前停了。刘云龙感到吃惊的是,这里已围拢了上百号的村民。人群里,“农产品公司”的几十号人紧邻着大门前聚城一簇,像是个小蛋黄,而那些村民们则在外围紧紧地围住了,倒像是蛋白,整个人群看上去就像是个被破开了的咸鸭蛋的样子。
  唯有傻田根和他的黑狗,又在人们身后不远处的大树底下开始继续嬉戏起来。他像生活在自己别样的世界里,且不能领会当前这个世界上,此刻人们的心思和期待,完全沉浸在他和黑狗两者之间的游戏愉悦中。
  刘云龙和老郭此时挤在围观的人们当中,一声不响地看着王家的那些亲戚们的举动。只见一个叫顺子的年轻汉子,分开人群,来叩打王家院子的大门。
  早就被院门前的声势吓坏了的王大麻子,终于还是开了门。他站在院门的台阶上,看得出,他虽有些慌乱,但还是极力平静着。
  人们见开了门,便立即安静了下来,现场一下子就变得鸦雀无声了。
  顺子退后一步,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对王大麻子说道:“大姑父,传福表兄死了,可咱的帐总得算吧!您不能天天这么关着门,对我们大家伙不理不睬的吧!”
  不等王大麻子回答,外甥来福说道:“大舅,这节骨眼上,咱亲戚归亲戚,工资归工资!你外甥媳妇前儿晚上刚生了二胎,奶水还不足……你外孙子等着奶粉吃呢……这没钱,到哪儿弄奶粉去啊……”
  来福的话刚说完,院子里就传出一个女人响亮的哀嚎声。刘云龙听得分明,显然是王大麻子老婆听了侄子的话才哭出来的。
  围观的村民们听了来福的话,不免一阵阵哄笑起来。王大麻子听了远方外甥的话,脸色铁青了,他咬了咬牙,嘴唇翕动了几下,却还是没说话。
  一个上了点年纪的汉子道:“他表舅舅,当着乡里乡亲,你就说句话,咱们这些人的工资,到底还能不能给!只要你一句话……”刘云龙隔着人缝看了,见是王传福的大表兄。只见他又诚恳地说道:“不是我不讲亲戚情义,只是这三个月的工资,也有一万多块呢!这……这可不是几百块钱的小事……”众人忙齐声附和着他的话。

民国时期,在中华大地的东方有一个小镇,名曰“梧桐镇”,以造锁制匙闻名于全国各地。

傻二和甲申是两口子!

其中以王家最为著名,相传王家有一把金钥匙,有千种变化,每一种变化过后又有千种变化,可以打开世上所有的锁,为了防止有人居心叵测,所以这把金钥匙由王家每一代的当家亲自保管,若哪一代当家的不能好好保管金钥匙,而拿去做违背仁义道德的事情,那么王家所有人将受到诅咒,不得好死,所以每一代当家都要铭记“人在江湖,仁义当头”这句话,每一个王家人也要以这句话为做人准则,所以王家也是梧桐镇上最大的善户。

当初在家的时候就想写点东西给她(他)们,可总是趋于自个儿的文化水平,所以便放下了一直等到现在,随时间推移它竟悄悄成了自己的一桩心事,在自己看来,被放下了的心事就像酒,时间越久应该越香,可自己错了,那个时候无从下笔到现在仍旧是一样,自己也闹不清究竟是卡在了哪里,开个头竟这么难?

只是可惜这王家香火不旺,这一代的当家王传福五十岁了也没个一儿半女,曾有一云游和尚告诉他,要在五十大寿这一天,认一个干儿子,收做关门弟子,方能将祖传的造锁制匙的手艺传承下去,否则王氏家族不妙,云游和尚还给他一个九连环,告诉他解开九连环者就是他要找的人,此人在他五十岁寿诞时必会出现。

她的原名我不全知,只是听说她那原名也很好听的,其中有一个字便是叫做凤的,就是那个凤凰的凤,凤凰很漂亮很美丽,自个儿的老人用它的名字来给自个儿闺女取名这应该让人称道,可却不然,也不知怎的,那时候自己太过于年少轻狂或者是太聪明了,总觉得这个字用在她身上真是浪费,让人咋听咋那么别扭,于是终有一天就是自己的那份聪明做主,自个儿便很是自然糊里糊涂的加入到了那些人的流,一块叫起她傻二来,虽然当时自个儿心里也稍微的有那么一点将信将疑,可直到现在每每对外人提起时便再也难以改过。

王传福的五十岁寿诞十分盛大,因为平时行善多,所以几乎全镇的人都前来祝贺。连镇上的乞丐也来祝王传福寿比南山,王传福穿着大红色的寿袍,别说多喜庆了,心里也早已了开了花,不仅仅因为寿诞,还因为云游和尚的话……

傻二!

客人来的差不多了,众人落座,在偌大院子的一角竟还为乞丐备了两桌酒席,镇里人都在心里暗暗夸赞王传福的仁义啊。在大家吃足喝饱正准备辞行时,王传福说话了,他讲云游和尚所讲之话告诉大家,随后让管家拿来九连环,众人面面相觑,便开始低头议论,有很多小年轻跃跃欲试,毕竟王家的手艺绝活几百年了,谁不想继承这家大业大的王家,几人试过之后都很遗憾没能打开,越来越多的人尝试,然而都是以失败告终。

她也许是真傻可也许不是,如果是那么自己的加入便是对的,可如果不是,那便是自己傻了,所以说这两个字的出现很让人猜疑,这到底是谁发明创造的?同时最终又是给谁准备的?它更适合于谁?真是让人费尽心思。

王传福正纳闷是不是那云游和尚瞎说的,这时乞丐桌里飘来一句“我来”,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衣不蔽体的十八九岁的少年颤颤巍巍的向九连环走去,众人一阵唏嘘,少年身上散发的酒味与臭味混合的味道,让人不得不掩鼻。

当初爹在世的时候给自个儿说了不少关于她的故事,其中娘说的就更多,都是关于她那些生平的事。爹说,她老家是本县城边儿上的娘家,娘家爹在她很小很小还不懂事的时候便死了,她是跟着自个儿的娘慢慢长起来的,她的娘实指望她长大后,也能像那些别家的孩子们一样,能够之礼孝道尽到一个儿女应尽的责任,可她失望了伤心了,直到孩子长到十几岁了自个儿才发现,双目呆滞的女儿整天把舌头露在外边小半的半含在嘴里,就连吃饭穿衣最基本的事也做不来,她的娘不敢相信自个儿生了一个傻女儿,于是便急忙忙跑到村里那个年长的老人哪里,把他请来给自个儿女儿看看,希望从他的口中得知那个最让自个儿开心高兴的好消息,可最终她还是失望了,满目伤心的失望了,那年长的老人来了之后,只是那么随便的瞟了一眼而后便话也不多说半句的摇着头,唉声叹气的走了,看着那老人慢慢走出自家院子的背影,她的娘差点一屁股蹲在地上,自己真的生了一个傻子一个傻闺女,自己老头子死得早,可能就是他早就发现了自个儿闺女是个傻子,才最后难过致死的吧?不然自个儿的含辛茹苦咋就是这么一个结局?当时她真的是伤心急了,可她又不想把女儿扔掉,毕竟那是自个儿的心头肉,她一边抬手擦着眼泪一边走上前伸手拉起女儿的手,一块慢慢去了屋里。哪一个晚上她的娘没睡着,她在考虑怎么样才能给女儿找一个好归宿,现在女儿正好十八岁,要是待到她长大了就不好找了,倘若是正常的孩子自然不怕,可自个儿女儿是个傻子,人家谁家愿意给自个儿孩子找个傻媳妇呢?于是她的娘再绞尽脑汁的想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一竿子高的时候,她便早早的收拾好出门去了,她把孩子放在了邻居家里,让邻居帮忙给照看着,而她便自己一人徒步跑着去了离城八里之外的王楼村,哪里有她认识的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现在还健在的大伯父,大伯父的为人我很清楚,他非常聪明且逢事圆滑,总是在微微的笑间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事情给办完了,他高中毕业多少还有点文化底子,这在当时的农村可是了不得,那年月人们能够小学毕业就算是人才,像他这样的高中生就更难得,所以他便很是自然的得到了比大学生更加优厚的待遇,年纪轻轻便当上了村里的支书,也就是他当时的那个村支书,才成就了傻二她娘那件最为头疼的心事。那件事我的大伯父究竟是怎么办到的,我不知道,同时他又是怎么认识那傻二她娘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听爹说好像是再一趟河工任务上,我的大伯父见那傻二很是能干,于是便当面问了她的娘,孩子叫啥?今年多大了?那傻二的娘便如实回答了,之后也就再也没啥信息来往,直到那天早晨,那傻二的娘提着半篮子棒子面窝头一下出现在我大伯父的家里,我的大伯父才知道她是来求自己了。

少年从管家那里拿起九连环,因为这少年经常在王家墙根讨包子吃,所以管家认识,小声说“包子,别闹”,少年不以为意,醉醺醺的把九连环左看又看,七扭八扭,只听“咔嚓”一声,开了,难倒众人的九连环开了,众人不禁又一片唏嘘,管家也瞪大了眼睛,王传福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上前握住少年的双肩,问他叫什么名字,少年因为王传福握的力道有点大,双肩有些吃痛,酒也就醒了大半,动了动身子,觉得王传福的力道小了不少,便缓缓地说自己无名无家,因为爱吃包子所以大家都喊他包子,以前的事情都不太记得,不知以前是哪里人,是三年前来的这里,就一直在王家墙根领包子吃。

老哥哥!你就费费心吧,给孩子找个住,穷富不管只要能对孩子好就行,现在孩子正好十八岁,要是再等她长大一些了,人家谁还敢要愿意要哇?唉我真是遭了哪辈子孽了呀!呜呜呜!说完她坐在炕头上再也忍不住的伤心哭起来。

王传福听后大喜,无名无家,不知来自何处,无牵无挂,岂不正合适传承自己手艺,心里也对云游和尚佩服的五体投地。

哎呀!妹子啊!你也别那么伤心,凡事都不是咱自个儿愿意看到的,咱当老的谁家愿意孩子这样啊?你让我寻思寻思,看看村里要是有那合适的,我就给你个话你看好不?唉!这年月不管谁家孩子,成个家难啊!我的大伯父话语很感慨,让人不管谁听起来都会心存感激。

随后,王传福便按云游和尚所说认了包子为干儿子,收了做入门弟子,还帮他取了个名字,王锁,就这样包子成了王锁,进了王家大门。

那就谢谢您了,老哥哥!那傻二的娘一边说着一边从那炕沿上下来,竟然猛地跪在了我大伯父的跟前,看样子要给他磕头。

王家的大夫人见王锁瘦骨嶙峋,但却生的白白净净,不禁心生怜爱,所以对这王锁是极好的。王传福对王锁的态度也是很好的,毕竟这个人的出现关系着王家造锁技艺的传承。

哎呀你这是干啥?我说大妹子快起来,这可使不得,快起来,我又不是不帮孩子们,可千万别这样,不然传出去你让村里人咋看我啊?我的大伯父咋地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幕,他惊得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双手拉住那傻二她娘的胳膊,一下便将她扶了起来。

在王锁进入王家的第二天,王传福就把他带到祠堂,当着祖宗们面,正式认下这个儿子,并且让王锁记住祖训。随后王传福将王锁带到一间密室,昏暗的灯光映衬着上千把各式各样的锁,每一把锁上面都雕刻着复杂的花纹,精美的像是艺术品,王锁瞪大了双眼,微张着嘴巴,被眼前一幕深深震撼到了。王传福看到王锁的表情比较满意地点着头,捋着下巴上稀疏的胡须,嘴角浅藏着笑意。

唉唉呜呜呜!

“王……王老爷,这些都是您家的,看上去都很值钱啊。”王锁激动的说到。

那傻二的娘一行哭着一行默默转身悄悄走出了我大伯父的家,那些她带来的半篮子窝头,我大伯父一个也没留,都让她重新拎着走了,出了院子站在道边上,看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我的大伯父轻轻叹了口气,而后摇着头回屋去了。当晚上,他便找到了我的父亲,他知道父亲脑子灵活,在给孩子们说亲这方面可能会想出比自己更好的路子来,所以,就在晚饭过后他便去了我的家里,找到了我的父亲,和他一块商议白天的那件事,听完哥哥的话之后,我父亲眉头稍微那么一皱,便很是轻松的开了口:咱村里王家院中的那个甲申咋样?这一提可不要紧,我的大伯父竟然一下如梦方醒的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对呀!我咋没想到呢?肯定没问题,咱和他王家院还是老一辈的关系,这事我亲自出头肯定能成,我现在就去。话刚落地我的大伯父便风风火火大步小步的跑出了我的家门,顺着那条老街直奔着村西那王家院而去。

“傻孩子,该叫爹了。”

甲申!

“不成,王老爷,我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是生是死,不能轻易喊爹。”

那个父亲所说的甲申,他爹娘早就在困难的时候给饿死了,只剩下了他和他的一个哥哥在一块生活,他头脑很灵活,他的哥哥很早便招出去成了人家的儿子,唯独剩下了他独自一个在家里,没心没肺的整天忙了吃又忙了喝。到现在我还仍然记得他家的位置,要是村里现在没有实行新规划,他那个破烂的家应该还文物一样的保留着,就在村西头比较靠里的那个位置,不大的院子,光那个猪圈就占去了大半个地方,要是去他屋里必须先绕过猪圈才行,那趟土培房一共三间,两头是住人的,中间那间便是厨房,那灶台就在那屋门的一边,小时候去过他家,那是因为他收购死老鼠,好像是五分钱一个,更大一点的能买到一毛钱,别看那时候人们吃不饱,可老鼠却很多,用那扑鼠夹子一晚上就能扑到好几只,有的竟还得三个夹子围住一个窝才能将其扑住,我不懂那时候人都饿死了,老鼠却更加肥胖,一个个你拎在手里都感觉沉甸甸的,我讨厌老鼠也害怕老鼠,讨厌它竟比人还会偷粮食,害怕它死后会不会突然醒来,因为人类将它害死了,而突然醒来发狠的咬我一口,所以每每娘从屋里把那些东西们仍在我跟前时,我总是小心的用脚尖踢踢看看,等确认它真的死了之后,这才用那个黑布袋子一个个将其装起来,而后拎着快步的跑着向他家里奔去。我记得很清,自己生意最好的时候便是下买了八毛钱,那可真不是个小数目,当然也是很糟糕的事,等把钱交到娘手里的时候,娘开心的一个劲的说:等攒的多了,娘给你买块好布料给你做件新衣裳。看着娘把钱欢喜的放进那钱柜子里,我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嘴角露出同样的开心。

王传福心里一愣,想来也是,觉得不能心急,便说:“叫干爹吧”。

呵呵!你们娘儿俩呵呵!

王锁点了点头。

父亲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他一边说着一边扛起锄头迈步走出院子下地干活去了。

这时王传福走到一个巨大的青铜锁面前,告诉王锁这是从秦始皇那一代留下来的,是自己的祖上从一个古董商人那收上来的,随后王传福给王锁讲这个锁的工艺,而王锁全然没听,心里一直在想着这把古董锁能卖多少钱,可以买多少个肉包子……

一天过去,到了晚上。

说着说着,王传福突然想起王锁一个孤儿不记得以前的事,是怎么打开的九连环,便不由得问了起来。王锁告诉王传福,他以前从未碰过九连环,也没听说过,但那天在酒席上就是觉得熟悉,拿在手上就不自觉的扭了几下,就开了,王传福听后更是疑惑,怎么可能扭几下就开了,他曾也尝试过打开那个九连环都没成功。王锁见王传福站在那里眉头紧锁一动不动,便喊了几句,王传福这才回过神来,说要带王锁去他们的工厂看看,看看他们王家的工人是怎么造锁的。

东头大哥想给甲申找个媳妇,也不知咋样了?

工人们见王传福来了,都停下手里的活,对着王传福说“老爷好”,说完后才继续干活,王锁看到每一个工人都井然有序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没有一个人偷懒旷工,每个人脸上都是认真的表情,心里不禁对王传福心生敬佩,可以把那么多人管好,操持如此大的家业。

额?是啊?哪儿的?甲申他哥招出去了,就剩下他一个,快点成个家吧!成个家也好正八景的过日子啊!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时他又是怎么认识那傻二她娘的,  王传福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