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眼盯着儿子,老婆的弟弟来借钱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一年挣“二手合同”,还倒贴 2010年腊月二十这一天,陈信贵终于赶回家了。见了老爸递上一条黄山烟,见了老妈送上两袋伊利奶粉,还带了些水果糕点,准备送给二叔家。老爸老

  一、一年挣“二手合同”,还倒贴
  2010年腊月二十这一天,陈信贵终于赶回家了。见了老爸递上一条黄山烟,见了老妈送上两袋伊利奶粉,还带了些水果糕点,准备送给二叔家。老爸老妈眼盯宝贝儿子的手,希望能多掏些红通通的大票子,可儿子磨磨蹭蹭,只掏出一张白纸折叠着,红着脸低头说:“今年只挣了这张白纸黑字……”
  “什么,现在还有人敢打白条?”老爸眼盯着儿子,满脸狐疑地说,“温家宝刚当上总理,就颁布法令不准打白条……”
  “这不是白条!”陈信贵抬起头,又喜又忧地说,“是我花四万块,买的一纸合同,还在二叔那借了一千呢。”
  老爸瞪着“牛”眼,半信半疑地看着儿子。他一天只挣一百二,伙食费还在内,他就是做两百多工不吃不喝,也挣不到四万块。儿子从小娇惯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能做到这么多工?他去年跟二叔出门,一年也只交五百块。俗话说,黄鼠狼变猫,变死不高。他大手大脚惯了,又抽烟又喝酒还赌钱,怎能节余几万块?没挣到钱不要紧,但做人要诚实。你对亲生父亲都这样,长久发展下去,还不是为公安局,白养这么大?想到这,老爸顺手从门后拿起扁担,一边扬起向前扑去,一边气愤地说:“我打死你,这不成器的东西!你竟敢当面,糊弄你爸……”
  陈信贵一边躲闪,一边申辩道:“我是没本事,一年挣几万块带回家!可我挣的钱,大多数都丢在外地了。俗话说得好,钱不种不生。我要不是大把大把地在外面种钱,老鬼认识你!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爸,你听我说,真的不骗你!我确确实实,花四万块买了一纸合同!这还是借铁杆朋友刘二的脸面,转手购买的‘二手合同’。这要换了别人,这个价钱根本买不到!爸,你以为我真的一年挣了四万块?其实今年比去年强,本来可以带回家四千块。我借口说想买苹果手机,才从二叔那骗了一千块。凑足了‘二手合同’的‘首付’,这就像在城里按揭买商品房,分批分批地付。地基砌上来付一万,主体封顶付一万,剩下的内外粉地坪打好后,再付一万五。我过了年就要当老板了,老爸老妈,你们要大力支持啊!”
  老爸一听,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你这个败家子!你当你老爸开银行啊,四万块买一张破纸!我活了一大把年纪,还从未听说过。简直就是新闻登报,你死了那份心吧!开过年后,把那破纸还给人家,多说些好话赔礼,能退多少是多少,权当花钱买教训。”
  陈信贵一听,“扑通”跪下,流着泪带着哭腔说:“老爸你千万不能这么做。你不是常常教育儿子,做人要讲诚信吗?儿子刚刚踏入社会,才与人打交道,怎能失信于人?你就成全我吧,权当你儿子上了三年高中!我想在城里买房子,光靠你砍肉我砍砖,砍到猴年马月才能住上新房。我苦思冥想,多少个不眠之夜,才痛下决心要当老板。可我一无靠山,二无门路,三无钞票,年纪又轻,这世上老板死绝种了,也轮不上我陈信贵当呀?你当父母的都不支持,这世上还有谁肯支持我?爸你不答应,我就这么跪着不起来。”
  老爸气得跺脚大骂:“你这个败家子,你这不是在逼迫我吗……你爱跪多久就跪多久……”他心里七上八下,不知怎么办才好,就迈开大步去和兄弟商议。他兄弟一听大笑,认真地说:“如今的老板好当吗?大工小工工资都高,人也没有过去的人,纯善厚道,难于管理。干活怕累,还都想拿高工资。他毛头小孩子,坐板凳捂不热,就急着挪位子。整天这山望着那山高,几乎什么都不懂,他能当老板,传出去不笑掉人家大牙?小孩子无知不懂事啵,你一大把年纪也跟在后面起哄,不懂事?钱多了,扔到水里还能听到响声;当老板,赔了,人家当面不说,背后总会摇头……”
  在回来的路上,老爸想,这老板也不是天生的。谁出了娘胎就能当老板?还不是后天锻炼的。他转道去了,德高望重的老校长家。说明了来意,老校长意味深长地说:“其实,我是看着信贵长大的。这孩子很聪明,如果认真学习,考大学不成问题。话又说回来了,大学生是用一摞摞人民币堆出来的!也许,他体谅你年老挣钱,不容易才中途退学。如今,他选择了当老板,而不是当一辈子泥瓦匠。我们当父母的,只能支持他,而不能阻止他。退一步想,即使失败了,他还年轻,跌倒了还有机会再爬起来。这有点像学走路,出了娘胎只会爬,如果怕跌倒,永远不会走路!再说父母挣的钱,不都投机在儿女身上吗?有的人投机学习,有的人投机学一技之长,有的人投机买房,总之只是投机的方式不同而已。天下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风?你投机当老板,未尝不可。”
  这时,老妈手里拿着两本书,满脸愁云地找到老校长。唉声叹气地说,这孩子当时叫他多读书,死活不愿意,现在不让他读书,他偏要偷偷地读。这是刚从他包里翻出的书,是不是这书,使他变得越来越坏了?孩子他爸是睁眼瞎,你瞧瞧这是什么书?老校长带上老花眼镜一看,是《三国演义》和《麻将绝技》。
  老校长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小青年,反应问题特快,我这个老家伙望尘莫及了。看这些书,有什么用呢?我真的说不准说不清!只知,看三国能增长人的智慧,打麻将能锻炼人的思维能力。想当年,一代枭雄刘备关羽,都败在默默无闻、乳臭未干的东吴小将陆逊手下。自古英雄出少年,后生可畏啊!小孩子当老板,风险很大。你们回去好好商议商议,看着办吧?
  老爸听了老校长的话,就下定决心赌一回。刚到大门外,就见儿子还跪在那里,大步冲上前,一把拉起儿子颤声道:“信贵,你生在这个穷家,委屈你了!假如生在富贵人家,折腾三四回,还有机会起死回生。你爸是奔七十的人了,没有资本给你折腾。我就是砸锅卖铁,也给你过一回老板瘾。你起来吧!权当送你读三年高中,下不为例。”
  陈信贵就势抱紧老爸,哽咽道:“谢谢老爸支持!我一定加倍努力去做,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二、垫资赔本赚形象
  现在干工程,不管是大包还是清包,都要垫一定的资本。陈信贵的两个单元六层商品房,光地基砌上来,工人的生活费及烟酒开支等,最少需要一万多。钱不成问题,有老爸撑腰好办事。陈信贵有三个姐姐,都已出嫁。她们来拜年,老爸点名自己老了没用了,你们只有这一个弟弟,你们不帮他,谁肯帮他?成败仅此一回,要全力支持他。先一人拿出一万,以后电话联系,有困难随时帮忙。
  年初,老爸怀揣着好一点的香烟,从东家串到西家,想给儿子物色几个能干的大工和小工。可是,一听说给他儿子干,马上就变了脸,都找各种借口推辞掉。最后,卖了亲兄弟面,才强迫弟弟勉强答应下来。盖楼需要的人多,到哪里去请那么多的人?老爸愁得吃不香睡不眠,整天患得患失,心事重重。
  这天,陈信贵终于发现了,老爸的脸色不对劲,一问才知原因,大笑道:“老爸你瞎操心干什么?你只要筹够了钱,就行了。三只腿的蛤蟆不好找,两只腿的人有的是。我早就电话联系好外地人了,这两年虽然没有带钱回家,却结交了不少知心朋友,要组建一班人马,小菜一碟。”
  小年一过,陈信贵和二叔出门了,几天以后人马都到齐了。浇了垫层和基础粱后,陈信贵像变了个人,整天看在工地上。常常拿着崭新的靠尺,这头跑到那头,给师傅们检查检查。有时有点误差,他就亲自帮着整一整,误差大的,当时就动手拆掉了。他总是笑嘻嘻地说:“不要急不要慌,我也不催你们,只要干好了就行。在干好的基础上,手头再放快点。总之,开始干活要给施工员、质检员和老板们留下良好的印象。不要让他们盯住你,说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麻烦惹大了。一定不能返工,谁返工谁倒霉,自己返工没有工钱不说,还没有小工给你帮忙……”
  二叔一听心里不是滋味,这孩子太不懂行了。一个师傅砌这样的九五砖,一天正常一千二百块,谁砌好谁下班。老板心狠的,大墙一千四,也不过分。这里的师傅,多数一千都砌不到,有的手艺差点八百也不足。这样干工程能挣到钱吗?他当面不好顶撞陈信贵,背后说过多次,只要质量能通过验收,就行了。过分地抓质量,不是在浪费人工吗?浪费人工,就是减少你老板赚的钱。那有当老板,不想多赚钱的!这那像是干工程?简直就像过老板瘾。
  这天,公司王老总领着一班人马,进入工地,手一挥叫工人们都停下。“把你们的老板叫来。这进度太慢了,倒数第一!你们抬头看一看周围人家的工地,哪个不比你们快。”
  陈信贵一瞥见王总带领人马要到工地,慌忙拆开了中华香烟,点头哈腰迎上前,说自己就是。递上香烟,并用打火机给王总点燃,再发给其他人。“王总您亲自在工地视察好几家了?您评评看,有几家比我的墙,砌得漂亮?我是先抓质量,后抓进度,过两天您再来看看我的进度。王总啊,干得快有没有奖金?”
  王总看着这个不大的孩子,从心里佩服墙砌得漂亮。但干工程,讲究的就是进度,进度上去了才有效益。只有快,大老板才能赚得盆满钵满,小老板才能发点小财。“合同你没看?提前竣工一天,奖励五百,提前两天,奖励一千,以此类推。反之退后一天,罚款五百,退后两天,罚款一千,以此类推。看你墙砌得好看,放宽一天。三天之内,地基再不上来,马上打好背包行李,哪里来还回到哪里去。”
  工地连陈信贵只有九人,一共只有两个单元的活,请的人多了也不行,大家都做不到工。就这几个人,光干这栋楼,往后休息的日子多着呢。但大老板可不管小老板的死活,专门在后催进度。眼下就这几个人,就是连天加夜不休息,也不可能三天之内砌好墙。就是用黄泥捏人,也没有时间晒呀!二叔巴望陈信贵过不了这一关,早点倒摊子,自己好跳摊子多挣钱,侄儿就少赔些钱。这下,看你陈信贵怎么去急抓人。
  
  三、争名气,众人帮村,倒贴杂费
  当晚,陈信贵就不停地打电话。他交的的朋友也真铁,第二天就断断续续来到工地。一下子涌来了十五六人,吃喝都成问题。总公司独家开食堂,只卖菜不卖饭,而且早上的小菜还要自理。就是买菜,你还要提前报上人数,是哪一班组,哪一号楼,承包老板是谁。报上了伙食,即使你不拿现钱去买,食堂也挂上你的账。总公司在结账时,会直接扣除。菜也分等级,公司行管人员是上等人,菜好油多味香。农民工是下等人,菜孬油少量少,还比外面贵。一般人很少在公司食堂买,多是下班后到集市上去买点咸菜或咸货,或者隔几天,买点卤菜。米饭用饭盒在电箱里蒸,为了节约,也可以多买一个饭盒,在蒸箱里蒸菜。可是,帮忙的人,谁还自带饭盒和大米?
  这天,二叔早上去街上买二十只灰桶,六把铁锨。砌不了一会儿,陈信贵叫他去买四包烟。一包烟,开了头,一圈还不够。烟还要撒勤点,这样人家才说你老板义气。一天光香烟费,不是好烟,至少要几十元!后来人手不够,二叔当起了小工。十点的时候又去街上,叫买盒饭的送来十盒饭(每盒十元,比自家工人一天的伙食费还高!),并买六个人吃的大馍。回来又去,公司食堂买些菜,在公司小店买三箱啤酒。怕人多,菜不够,又在小店里,添了二十个盐鸭蛋,二十袋榨菜。吃饭时,陈信贵左一声右一声,对不起大家,出门在外,只能将就点。
  帮忙的人,来自本市其他工地,来时或坐公交车,或坐黄包车或坐摩托车,甚至几个人打个的。一来一回,少则十几元,多则几十元。每天十五六人光车费就是不小的数目。你当老板,怎么能要帮忙的人,自掏腰包,出路费?
  请人帮忙一两天,总不能叫别人自带被子吧?即使别人愿意带被子,公司分配给陈信贵只有两小间,怎么可能住下这么多人?在这里吃晚饭,赶回去太迟了。只好叫别人提前下班。根据远近,或提前十几分钟,或提前半个多小时。这样别人才高兴,才会有下次。请来的人和自家工人相比,每人每天,至少少干一个小时。也就是说,陈信贵每天倒贴,每人短少工时十几元。一人不多,十几人就多了。
  一下请来这么多人,就那么大的地方,人让来让去的,怎么可能不窝工?再说,几栋楼合用一个塔吊,一下添了十几人,有时塔吊跟不上用,也有点窝工。一天窝一两个工,表面上看不出,可那是在偷偷地消费老板赚的钱。所以表面上看,工地上人头攒动,热火朝天,其实陈信贵赚不到什么钱,纯粹是在过老板瘾,能保本不赔就是烧高香了。
  有了外人帮忙,两天就砌好了地基。二叔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知道,这样开了头,难保以后每层不这样。这么多人砌墙,一层墙两三天就能砌好了。木工立模,最快要两天,钢筋工最快也要一天。这样不成了,三天打鱼,三天晒网?打工的人打不到工,谁还愿意在你工地,长期干下去?
  听了二叔计算进度和成本,陈信贵从此不敢请外人来帮忙了,工程进度又慢下来了。
  这天,王总又来查进度,他指着墙说,你小陈又是倒数第一!照这样的进度,你小陈罚款是罚定了。一天罚你五百,罚你个人一万两万是小事,我公司的损失就大了。三百多万的基金,被你困住一年半载的,光银行的利息,你知道是多少吗?你小子干不下来,就趁早滚蛋让人,别占着茅厕不拉屎!限你三天之内,不把一层砌上去,赶快卷铺盖滚蛋。

王光在十一年前是民办教师,因为工资太低,毅然辞职,向亲朋好友借了两万元钱,带着老婆到县城开了一间卖皮包皮带的店。刚开始他从一个朋友的厂里进货,虽然比别人便宜,但总的算下来,赚得并不多。二年后,勤于钻研的王光熟悉了皮包该怎么做,便开始和老婆一起利用空余时间做那些能卖高价的手工皮包。第四年,他还清了一切借款及利息。
  第五年,王光的村里人开始向他借钱。例如,二叔公特地专程进城,找到王光,说儿子要修房子,想借点钱应急,当初王光要开店,二叔公曾借了五百元给他,王光刚好手上有一万元,就借了五千给二叔公。过了两个月,邻居老马来了,说儿子要读大学,学费还差一大半,王光看在邻居面上,借了三千元给老马。于是,直到去年年底为止,五年之内,总共借出了十九万元。
  王光对于究竟借出了多少钱,早就心里没谱。他老婆很清楚,十九万元,分成五六十个主子,一直都是只有来借钱的,没有来还钱的。王光啊,咱们虽然挣了点钱,但谁的钱没个自己的用法呀,就不用也可以存银行的啊,你来一个借几千,把钱全借给七大叔八大伯的,却总是不见有人来还钱,不等于咱们辛辛苦苦的全帮别人赚钱了吗?今天是一九九九年的最后一天了,从明年开始,不许你再借钱出去,否则,这店我不开了,手工包我不做了。
  王光只好尊重老婆大人的意见。从此,每逢村里来人,他便避开,由老婆去应付。
  半年前,老婆的弟弟来借钱,老婆一出手就是五万元,先斩后奏。王光一听,简直哭丧了脸:这五万元是等着要去进货进皮的。
  瞎说,平时半月一次进货才一万元左右的。
  老婆,你不晓得,内幕消息,皮价要大涨,所以,要多进二三倍的皮来,可以多赚些。
  啊,你怎么不早说呢?
  唉!是你把钱借出去了才告诉我的。
  那怎么办呢?夫妻俩商量了大半夜,决定试着向斜对面的香烟店陈老板借钱。
  陈老板很爽快地如数借了五万给王光:五万,小事,王光兄弟,谁没个难处的,以后我遭个什么事,记得帮帮我就行。
  王光拿着五万元,颇为得意地跟老婆说:钱有借出去的,才会有借进来的。
  那五万元进的皮,没半个月就开始涨,三个月后,涨了一倍多。王光乐得千恩万谢的将五万元还给陈老板。
  要过年了,陈老板来找王光,说遇到急事,要借二十万元,春节三天一过,保证正月初四悉数奉还。王光实在没那么多,就将能够取出的,总共十五万元,给了陈老板。
  过了春节,王光惊讶地看到陈老板的香烟店换了主人,他去问:陈老板人呢?
  陈老板,他啊,欠了三百万的债,他就不想还,临时又卷了几十万,不知跑哪去了!
  王光差点没气昏过去。他急得捶胸跺脚:就要进货了,钱被骗走了!我没法开店了!
  王父得知此事,过了二天,送来五万元。这是王父根据儿媳提供的账簿,在村里一个一个地向那些曾经借了王光的钱的人讨账给讨回来的。      

5、快高考了,儿子还是无心学习,看到他正在玩手机,老爸进来拍着儿子的肩膀说:“你要注意劳逸结合,特别要保护好视力,千万别近视了!” 儿子感动得用力点头,只听老爸继续说:“不然以后做泥瓦匠看不清吊线,墙砌得不标准,老板要扣工钱的。”

2、家里是开杂货铺的,爸妈每个月给我零用钱的方式有点与众不同。“喂,爸,我没钱花了。”“哦,我马上叫你妈把你的二维码换上。”于是那两天,我的支付宝不断有提示“支付宝到账8元”、“支付宝到账6.7元。。。2.3元。。。0.5元。。。”3、我第一次做菜,做的是炒鸡蛋,看着老爸夹了一筷子炒蛋放进嘴里,我满怀期望的问:“味道怎么样?” 老爸皱皱眉,道:“嗯,你这盐炒得不错,还有蛋香味儿!”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爸眼盯着儿子,老婆的弟弟来借钱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