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佳听见熏姑娘问何夕,把伊伊哄睡了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0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何夕,十七岁,时装模特的身高,运动员的体魄,电影明星的容貌,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花美男。 但是,花美男何夕的运气不是很好。何夕出生在东北边陲一个偏僻

何夕,十七岁,时装模特的身高,运动员的体魄,电影明星的容貌,横看竖看,左看右看就是一个十全十美的花美男。
  但是,花美男何夕的运气不是很好。何夕出生在东北边陲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半辈子守着他的“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即使吃糠咽菜,只要把孩子拉巴大了就算完成任务,至于生活质量如何,他想都没有想过;其次,中考半分之差,因交不起九千九百元的高额学费忍痛辍学,不得不回到那个弹丸之地叫做葫芦套的小村子。但是花美男何夕不甘心屈身葫芦套村,一辈子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生活。在一个春天的早晨,告别父母,离开家乡,怀揣家里仅有的三百元钱,乘上西区的客车,向着他梦幻中桃花源——N市快乐出发了。
  到达N市的当天下午,花美男何夕凭借蓓蕾初绽般的容貌和傲人的雄姿,轻轻松松地找到了工作,“蓝丝绒”酒吧的服务员。感谢上帝格外眷顾,何夕转运了,试想穿着精致合体的少爷服,喷着“纪梵希热情天堂香水”,穿梭在俊男靓女之间,闻着“玛格丽特”或是“红粉佳人”的醇香,耳朵里缭绕着悠扬的酒吧音乐,十七岁的花美男何夕觉得自己真的来到“世外桃源”了!
  当然这“世外桃源”不光是男人们消遣的场所,这里经常会有美女光顾。何夕来到这的第一天耳朵里就灌满了“妖精姐姐”的大名。
  黑色卷发瀑布般垂到腰际,两颗宝石般的眸子蕴涵着摄人心魄的光芒,火红色长裙就像流动的烈焰一样,包裹着她修长的身躯,裸露着的脖颈羊脂般润泽,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脚步轻快,整个人宛如一团移动的火之精灵。妖精姐姐走进酒吧时,花美男何夕端着一杯血醒玛丽正要放在一位女士面前,一眼瞥见那团红色的火焰,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花美男何夕惊愕了,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手里的血腥玛丽泼在了女客人的前胸。随着一声尖叫,一个巴掌落在他的脸上,花美男何夕眼冒金星,下意识地伸手去擦女士胸前的酒液,却触到了圆圆鼓鼓的乳房,又是一声尖叫,花美男何夕被踹倒在地,头正好撞在桌子角上。音乐声戛然而止,粗俗的叫骂声,脚踢在身上的噗嗒声,粗重的喘息声,直钻进何夕的耳朵。恐惧让他忘了疼痛,抱着脑袋,蜷着身子一动不动,任凭客人的踢打叫骂。他的身子开始抽搐起来,眼前有无数蚊子嗡嗡着扑向他,叮咬他,他眼前一黑掉进地狱里去了。
  花美男何夕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粉红色毛毯。他惊讶地环顾四周,这是一个温馨的房间,墙纸是浅浅的桃红色,窗帘床饰是同色的桃红印有淡淡的白色小碎花,床头墙上挂着一幅镶金边的油画,画里是一条浅浅的小溪,溪边一片碧草,几束桃花。掀开毛毯,何夕才发现自己竟然赤身露体、一丝不挂,他勉强坐起来,四处摸了摸,还好自己并没有外伤,下了床,踢踢腿,甩甩胳膊,做了几个体操动作。当确认自己完完整整、健健康康时,何夕松了口气。但是,他实在弄不明白,这是哪里,谁把他带到这里的呢?他走到门口,将门推开一条小缝,天啊,他看到了什么,一个超豪华的大客厅!房顶上的水晶灯闪着亮晶晶的光,一圈水蓝色布艺沙发,中间的地板上铺着一块银灰色的长绒地毯,就好像来到了一个静静的海湾,沙发上,一个短发女子,披一件长长的乳白色睡衣,正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她双目微合,似浅睡,又似沉思,羊脂玉般的皮肤盈盈温润。何夕捂着砰砰乱跳的心不知如何是好。“哒哒哒——”敲门声让何夕猛地一惊,下意识地想穿上衣服,可是哪里有衣服的影子,他只好躺在床上,用毛毯把自己包裹起来。
  门被轻轻推开,妖精姐姐走了进来,她将手中的睡衣放在床边,把手放在何夕的额头上。
  温暖、柔和、芳香四溢,花美男何夕热血沸腾,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儿。
  “醒了没有?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略带磁性的声音关切地问。
  何夕将眼睛睁开,露出一条细缝,四目相对,何夕“啊”地一声。何夕低声惊呼显然吓着了妖精姐姐,她放开手,直起腰。
  “何夕!”妖精姐姐怜惜地叫了一声,“小小年纪独自闯荡,说不上父母有多担心呢!啧啧!”好一个善良的妖精姐姐,话音刚落,竟滴下泪来。
  “何夕!今年多大了?”妖精姐姐擦了擦眼泪,温柔地问。
  “十七!”何夕低声说。
  “瞧瞧,可怜的孩子,脸蛋还有淤青呢!”妖精姐姐伸出葱白似的手指捏着何夕的下颌,端详着何夕的脸颊,“啧啧,多俊美的一张脸,他们也真舍得下手打呀!粗鄙的坏男人!”
  躺在床上,花美男任凭妖精姐姐的纤纤玉指抚摸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妖精姐姐好高,除了电视里看到过的时装模特,这么高的美女真是不多见。在家乡镇里上初中的时候,在大街上看见过一个高个子女人,两条圆规似的长腿像麻杆似的晃晃荡荡的,身子窄窄的,细长的脖子上支着一个拳头大的脑袋,两条细辫子像两根老鼠尾巴。那时候因为自己还没长开,觉得那个女人比电线杆还高,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一直以来,何夕对高个子女人没有好感,但是现在,妖精姐姐让他改变了以往的看法,原来女人风韵不在于高矮,而在于气质、修养、穿着打扮,还有内在的善良、温柔等等。“妖精姐姐美,美得像个天仙!”何夕找不到更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妖精姐姐,只在心里赞叹着,“天仙一样的姐姐,真是天仙一样的姐姐!”
  妖精姐姐松开手,问何夕:“还想回酒吧上班吗?”
  “不想,不想——”他嗫嚅着,“找不到别的工作,我会饿死的!”
  “何夕呀,如果不想回去,就在我这住吧。正好我也想找人来做伴呢!”妖精姐姐说:“不过,我不会让你白吃白住的,你要负责所有的家务,也就是说,你做的是保姆的工作。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会付你工资的,每月五千元。当然,这要看你的意思,你好好考虑一下,别急着做决定!”
  何夕以为自己听错了,“五千元?五千元吗?”他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是呀,比在酒吧还要多呢!”
  “我愿意留下来,我愿意做保姆的工作!”何夕急切地说,生怕说迟了妖精姐姐会让他离开。
  妖精姐姐笑了,她说:“好吧,你就留下来吧。我的房间和卫生间,我自己负责,你只要把其他的地方打扫得干干净净就可以了。”
  接着,妖精姐姐把家里应该注意的事情详详细细地交代了一番,便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何夕赶紧穿上睡衣。这是一套男人的睡衣,滑溜溜的丝绸贴在皮肤上,像刚刚妖精姐姐的手抚摸脸颊时的感觉,这是一种异样的感觉,令花美男何夕酥痒痒的。
  “一定是妖精姐姐给我脱光的衣服!”他抚摸自己的下体,想象着妖精姐姐给他脱衣服的样子,“也许姐姐刚刚也摸过它呢!”这样的想法一出现,何夕兴奋起来,手中的东西慢慢勃起变大,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生发出一种力量,就要冲破他的身体喷发出来。花美男何夕需要释放这种力量,他握紧下体拽着、捏着、掐着、揉着,把自己弄疼了,可是那股力量还是没有释放出来,他想起妖精姐姐的纤纤玉指,想象着这双手正在轻柔地抚弄自己,他身体里那股生命的暗流终于迸射出来,花美男何夕满足地躺倒在床上。
  睁眼闭眼的功夫,花美男何夕从地狱回到了天堂。
  住豪宅、吃大餐,正正经经地被“金屋藏娇”,十七岁的花美男何夕春心萌动,情不自禁地恋上了艳丽绝色的“妖精姐姐”,在妖精姐姐精心营造的温柔乡里,庄周梦蝶,乐此不疲地感受着意淫加手淫的快乐。
  何夕的工作很清闲。房间虽然很大,打扫起来并不费事,用吸尘器吸一遍,擦擦浮灰就可以了。早上八点准时吃早餐,妖精姐姐的早餐很简单,一杯豆浆,两片果酱面包。接下来,妖精姐姐回房间里睡觉,下午三点钟准时吃晚餐。晚餐是按照妖精姐姐的菜谱来准备的,四菜一汤。食材都是妖精姐姐从超市买回来,何夕只要从冰箱里拿出来煮好。妖精姐姐吃的很少,而且从来不吃主食,但是一杯红酒是必不可少的。实际上,何夕每顿饭都是给自己准备的。一个星期下来,何夕的体重增加了,皮肤白皙细腻了,人更精神了。
  何夕牢牢地记着妖精姐姐交代的注意事项,没事从不出房间,好在有电脑,何夕并没有感到无聊。
  妖精姐姐晚上九点出门,回家时何夕已经睡着了。两个人谁也妨碍不到谁,互不干涉各自的生活,双方都很满意。
  日子就这样顺风顺水地过了一个月。
  这天,早餐时间,妖精姐姐没有从房间出来,何夕担心出了什么事情,来到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什么事?”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语气严厉而急促。
  何夕吃了一惊,赶紧说:“我是何夕,姐姐早餐准备好了!”
  “知道了,你吃完回房间吧!”妖精姐姐温柔地说。
  何夕放心了,“那个男人是谁呢?可能是姐姐的男朋友!”想到妖精姐姐和男朋友在房间里过夜,何夕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有点妒忌房间里的那个男人。他想躲在暗处偷偷看看,什么样的男人能配得上妖精姐姐。但是,他想起妖精姐姐说的,“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管的更不要管。”他打消了盯梢的念头,回到自己的房间玩起了电脑游戏。
  晚餐时,河西见到了妖精姐姐。
  妖精姐姐穿着一件淡黄色丝绒睡袍,脸色苍白,眼窝深陷。她显得很疲倦,喝了一杯红酒后便回房间里去了。
  何夕也没什么食欲,草草地吃了几口便将餐桌收拾干净了。
  “何夕。”
  听见妖精姐姐喊他,何夕赶紧出来,“姐姐,什么事?”
  “今天晚上,我不回来住了,你做完家务,检查一下电源,早点睡吧!”妖精姐姐叮嘱何夕几句出了门。
  晚餐时还一脸倦容,这一会儿的功夫,妖精姐姐像换了个人似的,
  黑色卷发瀑布般垂到腰际,火红色长裙像烈焰一样。看到妖精姐姐精精神神出了门,何夕的情绪也好了许多,“美人十八变,刚才还似秋天的霜叶,只一会儿的功夫又变回到春天的小草!”何夕开始打扫卫生,当他拖着吸尘器来到妖精姐姐的房间门外,他忽然想进去看看姐姐的房间。来姐姐家好久了,自己从来都没进过姐姐。好奇心让他忘记了妖精姐姐的规矩,他伸手去推房门,推了几下才发现房间是锁着的。“真是奇怪了,妖精姐姐锁上房门肯定是防着我,她的房间里有秘密不让我知道。”他一下子想起早上房间里传出的男人的声音,“那个男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呢?”他思忖着,“也许那个男人还在房间里,杀手?精神病?”越想越害怕,拖着吸尘器满厅跑,一会的功夫就把家务做完了。
  何夕躲进自己的房间里,他回忆着和妖精姐姐相识的经过,姐姐的姓名、年纪、工作至今无从知道,人前的妖精姐姐浓妆艳抹,放浪风骚,家中的姐姐却清心寡欲,素面朝天,何夕发现自己除了对妖精姐姐一见钟情后竟对她一无所知。十七岁的花美男何夕学会思考问题了,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难免。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妖精姐姐回来了,他直接进了何夕的房间,看见何夕还没有醒,低头吻了何夕一下轻手轻脚离开了房间。
  见到妖精姐姐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刚刚浴后的妖精姐姐穿一件粉红色睡袍,脸儿像搽了腮红,乌黑的短发油亮亮的,她的周身散发着幽香。何夕不知道姐姐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香水,这种香很特别,是令何夕闻过不忘的,即使混迹众人之间,何夕绝对会凭借这种独特的香水味人认出妖精姐姐,但是他却无法用语言描绘出来。
  妖精姐姐坐在餐桌前小口小口喝着牛尾汤,半碗汤喝过,她喝了口红酒,端着酒杯轻轻晃动着,“何夕啊!”她轻唤一声。
  “哎!”何夕赶紧答应。
  “姐姐有个想法,说给你听啊?”
  何夕放下筷子,望着桌上的汤碗,静静地等着妖精姐姐的下文。
  “何夕啊!你才十七岁,不能就这么消磨大好时光。姐姐想送你去上学,你看如何呢?”妖精姐姐温柔慈祥的眸光停留在何夕的脸上,“一切费用都由姐姐来承担,你只要考虑想学什么就可以了!”
  说心里话,花美男何夕在姐姐家里还吃好住,随便上网,还能拿到大笔钱,他从来没考虑离开这里。现在听妖精姐姐这么一说,他感到很恐慌,他低着头说:“我不想出去!我不想上学!”
  “何夕啊!姐姐是在为你的前程考虑。你早晚要独立生活的,没有一技之长是很难在社会上立足的!”妖精姐姐语重心长地说。
  何夕不是不明白姐姐的好意,只是——酒吧的一幕浮现在眼前,心有余悸,他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闭上眼睛摇着头,紧张地说:“不要,不要。他们会打死我的!”
  妖精姐姐走过来把何夕揽在胸前,“不会的,没人打你!姐姐不会让别人再碰你一下,姐姐会保护你的!”
  “没想到,酒吧那件事对何夕刺激这么大。可怜的孩子,真是可怜的孩子!”妖精姐姐抚摸着何夕的脸颊,眼里竟流下泪来。
  “好吧,不愿意就别出去了!以后再说吧!”妖精姐姐叹息一声。
  妖精姐姐出去了,何夕赶紧做家务,这次何夕做得格外认真,用吸尘器吸过,戴上塑胶手套用抹布细细地擦着。   

第34节:有触电一般的感觉"皮卡丘,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虽然他在微笑,可是邱佳却分明看到他表情里蕴藏的忧郁,她很同情地对他说,你别着急哦,熏姐姐是我的好朋友,我会说服她来帮助你的!何夕听了,满怀希望地抓住邱佳的手:"是吗?"邱佳感到脸微微地发烧,不知为什么,她感到手上有触电一般的感觉。何夕松开了她的手之后,竟然一跃而起,趁邱佳不备就跳入了水库。邱佳吓得捂住眼睛,一时间一大脑中片空白,等她刚想起来喊人的时候,却听见小表弟在那儿喊:"哥哥,你游得好棒啊!"何夕坐了2天1夜的火车,又坐了大半天汽车,才找到了南方的这个小镇子,他在一家小小的私人旅馆安顿下来后,就去找柄先生的诊所。熏姑娘的事情,他是听大学的一位师姐说的,师姐又是听女友姐姐的一个女友说的,师姐说,这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从小镇考入大城市里医科大学的熏,死心塌地爱上了一个男人,到了熏快要毕业那年,那个男人却又移情别恋,熏因此得了精神分裂。熏的父母早已离世,她自小就与爷爷一起生活,她的爷爷柄先生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老中医。当爷爷赶到学校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恬静灵秀的孙女了,她变得像木头一般痴呆,见了谁都已不记得。爷爷把孙女领回了家,自己调理了一种中药,把孙女的病彻底治好了。但是,熏却没有再回到大城市和她的大学里。她跟着爷爷学中医,安静地在小镇上生活着。师姐说,女友的姐姐的女友说,熏那种精神病例,在大医院都难以治好,柄先生真有办法,看来,中医还是比西医高明呢。这可是何夕费尽心力才打听到的有价值的信息啊。自从智恩生了病,再也认不出任何人之后,何夕的心全部都空掉了,就像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山洞一样。智恩病了整三年,他的心也变成了三年的空洞。自从小学3年级那年和智恩成了同桌,这个有点骄蛮任性又漂亮的女孩子,就深深地在他心里扎下了根。那时候年龄小,只是喜欢和智恩在一起,喜欢看见她的笑容。有一次和妈妈一起上街,正好碰到也和妈妈在一起的智恩,她在看见他的一刹那间,眼睛里满是欢喜,脆生生地喊他一声:"何夕——"这个场景成了他记忆里深深的烙印,那天的智恩,穿一条海军式学生套裙,脚上是白袜和漆黑的皮鞋,漂亮得像漫画里的人物。连妈妈都说,这个女孩子真可爱。何夕深深地为智恩感到骄傲,他对妈妈说,这是我的同桌哎!后来,上了中学,虽然两人不再是同桌,却一直同班,何夕依然习惯了和智恩在一起上学和放学。但是,上了高中以后,智恩却开始有意无意地渐渐远离他。何夕微笑着理解和接受了智恩的做法,他知道班里已经有了不少关于他和智恩的"绯闻"。固然,对于这样的"绯闻"他内心里其实并不是很反感,相反倒还有一丝喜悦,但是他告诉自己,在我们这个年龄,还是对这个问题有所回避比较明智。他耐心地等待着幸福在未来降临,也因此而经常憧憬着……可是有一天晚上,智恩突然给他打来电话,她告诉他,她喜欢上了一个人,请他一定帮忙撮合。他的心一直凉到了脚底,智恩喜欢的男生,居然是他的死党逆水。看到智恩和逆水在一起,不知为什么,何夕的心里居然没有愤怒和嫉妒的感情,大概是因为智恩的幸福笑容吧。何夕也终于知道了,惟有智恩是幸福的,他才是安心的。只是,他有意无意地开始疏远逆水,也许,是很怕逆水在他耳边絮叨和智恩在一起的事情吧,这些事情,他总归是听了不会感到舒心的。高二的时候,逆水和智恩之间出现了问题,何夕听说逆水要和智恩分手,这是智恩在电话里告诉何夕的,智恩哭着对何夕说,何夕,逆水喜欢上别的女孩子,我该怎么办?何夕放下电话就跑出门去找逆水。逆水对何夕说,这种恋爱太伤神了,我现在一心只想安下心来学习;高二了,离高考也不远了,我爸我妈这辈子也不容易,我不要让他们失望。何夕暗暗握紧了拳头,沉着声音问逆水:"不对吧?听说你是喜新厌旧啊。""谁说的?"逆水抬起头来,抬高了嗓音,"是智恩说的吗?""是谁说的并不重要。"何夕仍然沉着声音。"何夕,我们毕竟做过多年死党,我知道你是个忠厚的人,而且你是出于对智恩的关心,不然我也犯不着和你解释什么。当初你撮合我们俩的时候,我之所以答应你,一是出于我对你的哥们义气,二是出于一种虚荣心,毕竟和班里最骄傲最漂亮的女生谈恋爱,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可是,和智恩交往之后,我发现她的性格太要强了,占有欲也太重,我都不能和别的女生说话和交往了,换了你,肯定也受不了吧!"何夕冷笑一声:"这么说,是对智恩感到厌倦了?""没错。"逆水点了点头,可是还没等他点到第三下,他的下巴就遭到了来自何夕的一记重拳。被打得躺在地上的逆水,用手摸着疼痛的下巴,冲着转身离去的何夕大声叫道:"何夕,你是只猪!"何夕看到智恩的沉默和消瘦,痛心不已。不久后,智恩请了假,听说是去亲戚家疗养身体,看不到智恩的日子,对何夕来说,是一种折磨。听说智恩回来了,但何夕却没等到智恩,等来的是智恩妈妈来学校为女儿办休学。第35节:她因为失恋而生病何夕赶去智恩家,智恩妈妈淡淡地说,谢谢你来看望智恩,可是她不在家。何夕用脚抵住门,"智恩不是已经回来了吗?""可她……病了。"智恩妈妈含糊其辞。在何夕的坚持下,他终于见到了智恩。她坐在房间的小床上,呆呆地看着地面,一言不发。何夕走过去,惊喜地喊她的名字:"智恩,智恩啊,我是何夕啊!"她仍然是一动也不动,像是一根木头,何夕惊呆了。智恩的妈妈泪如雨下。何夕考上大学,去疗养院和智恩告别,他说,智恩,我一定要给你找到好医生,治好你的病!智恩靠着墙默默地坐着,她突然问何夕:"你是谁?"何夕泪流了满面。第二天,邱佳带着何夕再次来到熏姑娘的诊所。今天诊所里没人哦,好安静。邱佳高兴地叫道,熏姐姐,我又来了哦!熏姑娘笑着迎出来,她看到跟着邱佳的身后,跟随着昨天的那个男生。"熏姐姐,你就帮帮何夕吧,他心里真的好难过哦!"邱佳一来就开口向熏姑娘求情。熏姑娘瞅了何夕一眼,坐了下来,邱佳一见,连忙把何夕推到桌前坐下,催促道:"快去啊!"何夕老实地坐在昨天的位置上。熏姑娘依然看着病历,轻声地说:"简单说一下发病经过吧。"何夕非常简单地说:"三年前,她因为失恋而生病,一直到现在。"邱佳感到很遗憾,她很想知道何夕和女朋友之间的事情,可是,昨天她就看出来了,他根本不想和别人多说。熏姑娘在病历上做着记录,一边说,这药的配制,至少需要半个月时间。"你愿意给我们药了?太好了!"何夕激动不已。邱佳看到何夕脸上的忧郁神情缓解了很多,不禁为他感到高兴,她心直口快地说,何夕,等你女朋友病好了,你可不要再让她失恋了啊!何夕没说话,只是笑了笑。以后的日子,何夕每天都定时来到诊所,他把诊所的每个角落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的,就像他身上穿的白衬衣一样。邱佳更是喜欢朝诊所里跑了,她最喜欢看何夕干活的样子了,她也会帮忙插个手,不过笨手笨脚的她总是越帮越添乱子。就连熏姐姐都很快就改变了对何夕的态度,她笑着说,何夕,你这么爱干净,男孩子中像你这样的可真不多。何夕说,熏姐姐,现在男孩子都很爱干净的。邱佳连忙说,才不是呢,我同桌叫黄瓜,他好脏啊,桌子下面全都是废纸团。哦,还有,夏天他身上好臭哦……何夕和熏姑娘都看着邱佳呵呵地笑起来,邱佳才不好意思地住了嘴。熏姑娘在接待病人的间隙,会与何夕聊天。邱佳听见熏姑娘问何夕,你爱她吗?何夕点头说,是的。熏姑娘又说,那为什么还让她失恋呀?是吵架了吗?何夕低着头,过了片刻,才说,熏姐姐,她并不是我的女朋友。"啊?"熏姑娘和邱佳都愣了。"啊,不过她是我从小一直长到大的好朋友了,所以我要帮她的呀。"何夕看着熏姐姐,微微地笑着说。"哦,这样的呀。可是,我相信你是爱她的吧?"熏姐姐像是换了心情,语气也变得轻快一些了。何夕抓了抓头皮,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何夕,我就觉得呀,你决不会是那种会让女朋友伤心的男生。但是,她爱你吗?"熏姐姐问他。"她……"何夕语塞了,他的眼前,浮现出智恩那淡漠的神情,智恩目无表情地问他:"你是谁?""何夕,"熏姐姐温和地说,"如果她认出了你,你会有把握能让她爱上你吗?""我想我没有这个把握,熏姐姐。"何夕老实地回答。邱佳目不转睛地盯着何夕,不知为什么,她感到心里有点痛痛的。"但如果她恢复了记忆,那个让她受伤的男孩,还会回到她的身边吗?"熏姐姐继续问道。邱佳看到,何夕无力地垂下了头,声音低低地说:"恐怕不能,熏姐姐。""既然是这样,何夕,"熏姐姐说,"为什么要让她恢复记忆呢?恢复她的记忆,只会徒增她的痛苦和辛苦,又何必?"熏姐姐脸上的表情是痛苦的。邱佳屏住呼吸,担心地看着他俩。"我只愿我自己没有吃爷爷配制的药。"熏姐姐仰起头来,似乎是要阻止眼睛里的东西流出来,她低低地说。何夕很有礼貌地说,熏姐姐,我会好好想一想。妈妈发现了邱佳的闷闷不乐。"秋秋,你怎么了,想回家了吗?"妈妈感到奇怪,女儿前几天一直都情绪很高,一吃过早点就跑出门去玩,不到吃午饭时间不会回来。"妈妈,我们早点回家吧。"邱佳对妈妈说。妈妈说,对了,我请的休假也快到期了,干脆后天就坐火车回去吧。第二天,邱佳又去了熏姐姐的诊所,她见了熏姐姐劈头就说:"熏姐姐,我就要和妈妈回家去了,熏姐姐啊,你要快乐的喔,答应皮卡丘,一定要啊!""皮卡丘,熏姐姐会很想你的。"熏姐姐把邱佳搂进怀里,抚摩着邱佳的头发,很有感情地说。"答应我啊,熏姐姐!"邱佳在熏姐姐的怀里不依不饶地坚持着。"好,答应皮卡丘,以后熏姑娘一定要快乐!"熏姐姐像是发誓一般,举起了右手。片刻,她那举起的右手却被邱佳轻轻地掰开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被塞进了熏姑娘的手心里,她展开,惊讶地看到,是一块印有月亮图案的橡皮擦。第36节:忧伤的旋木"这是什么啊皮卡丘?"熏姑娘问道。邱佳却问熏姑娘,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叫《我记忆里的橡皮擦》?熏姑娘困惑地摇了摇头,邱佳说,是韩国的,很好看哦。邱佳叮嘱着熏姑娘说,这块橡皮擦可以为你擦掉记忆中所有不快乐的事情、,姐姐你要好好地保存喔!熏姑娘听明白了,她的眼睛微微地湿润着。邱佳留下来和熏姑娘吃了一顿很简单的中饭,熏姑娘说,何夕今天也走了。邱佳嘴里发出"哦"的一声,手里一根筷子"啪嗒"掉在了地上。熏姑娘看了邱佳一眼,递过来一根干净的筷子。"何夕昨天傍晚来过了,他说突然决定要走了,他是来和我告别的,还让我转告你一声,恩,这里有他留的地址和电话,我给你找来吧。"熏姑娘起身要去找,可是却被邱佳拉住了。"不用了熏姐姐,如果我要联系他,再给你打电话好了。""恩,那也行。"接着,熏姑娘又说,"何夕说,他回去后,会永远守侯着那个女孩子,虽然她已经认不出他了。"邱佳听了,只是默默地吃着饭。熏姑娘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何夕真是个好男孩。邱佳走的时候,熏姐姐给了她一个彩色糖果盒,神秘地说,上了火车再打开喔!邱佳一直很听话地没有打开那个盒子,一直到她和妈妈上了回家的火车。她睡在中铺上,把糖果盒子从行李架的包里取了出来,轻轻地打开,就着车厢里的灯光,她看到,盒子里只有几块巧克力糖,还有一个彩色的瓶子,以及一张粉红色小卡片。邱佳首先把卡片拿出来打开,只见上面有熏姐姐清秀的笔迹——亲爱的皮卡丘妹妹,这个大大的盒子,愿它盛满你的快乐;这个紧紧的瓶子,希望它牢牢地守住你的纯真。永远会想你的熏姐姐。:姐姐也送了一块橡皮擦给你哦,如果这次来小镇,会留给你一些小小的痛苦回忆,请用这块橡皮擦,把它们轻轻地擦去吧。邱佳把手伸进糖果盒内,拨开那些巧克力,看到了一块亮黄色的透明橡皮,静静地躺在盒子底部。这时,她的脑海中闪过何夕的笑容,这几天,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他的面容。"熏姐姐你好厉害哦,什么都知道。"邱佳捏着那块凉凉的橡皮,由衷地说。故事NO。9皮卡丘情感对手:无皮卡丘情感温度:不确定故事线索:这是皮卡丘作为一个"旁观着"而介入的故事。皮卡丘的哥哥赵家明,卷入了一场两代人之间的师生恋……皮卡丘亲眼目睹了哥哥的忧伤故事,她为亲爱的哥哥感到痛心、难过和无奈。忧伤的旋木邱佳在火车上给哥哥发短信,告诉他三小时后到达青岛。哥哥没及时回复,邱佳也不急,悠闲地看看窗外的田野,再瞅瞅车厢里各种形状的人。过道那一边坐着的是个瘦小的黄发小子,邱佳只是无意中看了他一眼,他竟然开始频频朝邱佳放电,害得邱佳低头心里懊悔得像是吞了苍蝇。邱佳去接开水的功夫,从他背后看到他穿着一身颜色可疑、质地一看就非常廉价的牛仔装、还自我感觉是个品位一流大帅哥的样子,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下座位,然后把一整杯的开水都洒到他那恶心的黄发上面……这时,衣兜里响起老鼠爱大米的短信铃声,手忙脚乱中,邱佳竟然真的把开水洒到了那双黑乎乎脏兮兮的球鞋面上,邱佳看到那上面立即深了一块颜色下去。他猛地缩回了脚,想必是被烫着了。"啊对……对不起啊……"邱佳有点慌了。心里却在想,怎么就这么倒霉咧?那黄毛把头一抬,竟然做了个耸肩膀的动作,并且在邱佳尚未来得及呕吐的时机,对邱佳露出由衷的笑容:"没关系,OK!"邱佳愣了一下,那稍显稚气的脸上,绽放出的笑容,竟然显得非常纯净。当邱佳坐在座椅上看短信的时候,头脑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他不是邱佳原来所想的那么糟糕吧。"知道,会接你。"短信是哥哥发来的。这时候,应该是他下课的时候吧。哥哥去年刚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他找工作花了足足有大半年时间,记得当初姨妈和邱佳妈妈都力主哥哥在上海找工作,但邱佳知道哥哥一点也不喜欢上海。记得哥哥刚上大学那年,邱佳去上海玩。哥哥带着邱佳和他同寝室的几个上海同学一起出去消夜,消夜吃完之后,那几个上海男生居然在黄浦江边的露天吧台上,万分认真地算起了平均数,其神情和认真做算术题的小学生没两样。算完之后,他们又一脸认真地对邱佳哥说,家明,你出双份,因为今天你是两个人。要不是邱佳一时被惊呆掉了,邱佳相信自己会当场爆粗的。哥哥懒懒地说,你们别给邱佳钱了,今天算我请客吧,大家都算是陪我表妹玩的。那怎么可以?我们一贯都是AA制的。那几个上海男生一脸认真地把自己那份钱悉数交给哥哥。哥哥朝邱佳努怒嘴巴,意思是,秋秋你收下吧。邱佳听话地替哥哥收了钱,心里那一点被上海之夜所感染的浪漫情怀,一下子却被这些人的客气和冷静冲淡了。作为上海人的后裔(妈妈和姨妈都是从上海知青),哥哥走到哪里也决不肯说上海话,他装作不会说,哥哥说他最讨厌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小撮上海人操着吴侬软语叽里咕噜地说个不停,当旁人侧目的时候还自以为很得意。邱佳却不介意和亲戚们说上海话,吴侬软语,不要太好听哦!所以,邱佳觉得哥哥这个人,有点偏激。

***将伊伊送到医院,医生说伊伊的额头只是小伤,不碍事,我这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后,把伊伊哄睡了,我冲了个凉水澡,然后回了房间。后来倚在床角,竟是好长时间无法入眠。此时,窗外夜色倦怠,大街两边的灯盏发着朦胧的微光,依稀快要睡着了,只有你困倦的心还醒着,但心中却空空的,没有内容,有的只是那若有若无、时远时近的惆怅……记得,当我第一次踏上这个地方时,有人告诉我,这个城市叫做成都。


凌晨一点左右,手机响了,铃声用力的敲打着我的耳膜,我这才发现自己一直没睡着。


我接了电话,说话的人好像醉了酒,声音低沉而带些狂野,“喂,李大冶,我是朱伟。”


我没应声,也没挂电话。


那边一阵冷笑,“原来伊人还是处女,今天的事就算了,我不计较。”


我突然忘了自己在干什么,大声叫道,“朱伟,你听着,伊人是我的,我会讨回来的……”


他哼笑了一声,冷冷的道:“你娃有本事就来抢啊,老子等你。”


我傻了,但还是回问了一句:你们在哪里?


对方犹豫了一阵子,突然大声说,“老子就在今天宾馆的307房,你有本事就过来啊,我让你看一出好戏。”


此刻,我所能做的只是将电话狠狠的摔在墙壁上。


门轻轻的开了,伊伊静静的站在门边上看着我。


不知道她为什么也没睡着。


我起身走到门边,蹲下,用手抚摸着伊伊的头发,说,“爸爸没事,伊伊乖,去睡觉,明天好上学。”


她犹豫地看着我,好半天才点了点头,回身走了。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伊伊,爸爸马上要出去办点事,你明天自己去学校,有事就找潇潇阿姨。”


她在她的房间门口处扭头“噢”了一声,然后回头进了房间,转身又远远的看了我一眼,轻轻地关了门。


我穿好衣服,出门打车直奔那家宾馆……


一脚撞开那门,高呼一声,“瓜娃子,爷爷来了。”


房间内,伊人静静的圈着坐在床上,身上裹着一件淡薄的毛毯,双手和小巧的头颅叠放在膝盖上,纤黑而有几分紊乱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颊,浑身微颤,双眼盯着脚跟,嘴唇煞白。


朱伟穿着睡衣坐在床边角上,一身酒气,拼命的抽着烟。


他见我闯了进来,说,“等等!”


于是他起身到处找武器。


我看着伊人,她泪面淅沥,但似乎并没有被突然闯进来的人所打扰。


后来,朱伟拔下桌腿为矛,我拿起椅子为盾,两个武林高手比划了半天,我一脚将他踹上了天,让他顺便帮我去问候一下上帝。


我轻唤了一声伊人,见她没搭理,便走到床边,轻轻的拉开了毛毯,她的下面一片血红,大半个床单都被浸湿了。那次我见刘夏都没流过这么多血,一下慌了,心痛的上前一把搂住她,只感觉到她柔软而微微轻颤的身子是如此的单薄。她的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似乎轻轻的、哽咽的唤了一声,“大冶!”


但她的那声轻语似乎又只是一种幻觉。


片刻后,我用毛毯把她身子裹上,发狂般抱起她奔向了医院。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邱佳听见熏姑娘问何夕,把伊伊哄睡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