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边靠墙摆了一台踩脚式缝纫机,二舅一家子都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53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我有很多表兄弟姐妹,光母亲那边就达十余位,雪梅是其中一位。 冷江方言中“雪梅”两字有所变异,大约是“seme”的第二声,后边还拖了个“在”的附音。于是乎,一个还算有点韵

我有很多表兄弟姐妹,光母亲那边就达十余位,雪梅是其中一位。
  冷江方言中“雪梅”两字有所变异,大约是“seme”的第二声,后边还拖了个“在”的附音。于是乎,一个还算有点韵味的“雪梅”变得土气十足起来。
  雪梅是二舅家老大,在我中专毕业前对于她的了解仅限于,在家很能干,什么活都能抢着做。除此外,别无所知。
  中专快毕业那一年,雪梅姐来我家做裁缝开小店来了。
  我家新房临马路,雪梅姐看中的便是这里便利的交通和相对集中的人流。一番布置,一个简陋但整洁的缝纫店便出来了:左边靠墙摆了一台踩脚式缝纫机,一台锁边机,右边墙面是两条长木凳架起一块木板,铺上厚实布面,是裁剪台。角落里小提炉上烧着蒸气式熨斗,墙壁上则挂了一溜架子,做好的样衣裤在上面作展示,而门口的烟柜里则摆了些烟和零食。
  开始时,生意挺冷清的,但渐渐的,雪梅姐的实诚让生意有了起色。附近的阿嫂们有事没事喜欢往小店里走。而记顾客身材尺码的小本子上,数据也越来越密。
  就在那一年夏季,附近一位高子男孩不时光顾小店。有时是换拉链,有时是新裤子绞边,更多时是在陪雪梅姐聊天。他是我小学时的同学,成绩不好,还喜欢打架。对此,我保持着一种不冷不热的距离。
  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来二往,他竟和雪梅姐恋爱了!我和父母开始劝告,但雪梅姐似乎全然没放在心上。青春的火焰燃得势不可挡。她常早早地关了店门去约会,还喜欢比试衣服,问我哪一件好看,有时边踩缝纫机边自言自语傻傻地笑。甚至还只秋天,她就早早地买来毛线学起手织活……
  那段时间,雪梅姐的肤色更加白皙细嫩,虽然身材矮胖,但苹果式的圆脸上眼睛水灵灵的,特别是红红的薄唇咧嘴一笑便露出整齐洁白的牙,比平时更显出几分娇媚来。
  真的是陷进去了!我在心里想。
  直到有一天,二舅妈在电话里跟雪梅姐咆哮。“看我不打断你的腿!还没结婚就流毛毛,要是秤砣胎,你一辈子就完了!”
  难怪雪梅姐这些天一直脸色不好,时不时还捂着小肚子,原来……
  “医生说,都长毛了呢。”
  “我这些天一直在做梦,梦见我生个了男孩。”
  “是他让我流的,说还没准备好当爸爸……”
  接下来的暴风骤雨里有母女对峙,有父女交锋,但无论二舅和二舅妈怎么“批斗”,雪梅姐就是铁了心要跟定他。哪怕对方家里一贫如洗,哪怕他们兄弟都是出了名的烂豆仔。
  长辈们的劝解她全然听不进。她跟了他去赌场,监督他不去赌博;她主动到他家去帮忙做家务活;他身上的衣服全是出自她一手一摸的精工缝制;她用一块一块积累起来的钱为他买好烟,为他买崭新的摩托车,自己则省吃俭用,餐餐吃蔬菜、坛子菜……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
  几年之后,那个他因为一次帮朋友“了难”过程中,误刀致对方大出血而死,成了惊弓之鸟,从此杳无音讯,仿佛人间蒸发。
  而雪梅姐,则顶着各方压力义无返顾地一直坚守着,从缝纫店做到小卖部,后来又在人流更加密集的地段租门面开起了批发部。
  与她打过交道的人,无不赞叹雪梅头脑精明,能干泼辣。但我知道,在她的忙碌里,分明掩藏着不可言说的无奈和悲伤。
  “他现在这样亡命天涯,信都没有一个,你还准备等下去?”我曾小心问她。
  “我也不知道啊,还等一等吧。我想他会给我一个交待的。”她的眼里闪着期冀的亮光,一瞬又黯了下去,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风凉雪降,春暖花开。日子穿梭般,又是几年过去。而雪梅姐一直孤身。她的脸颊开始长斑,皱纹也多起来了,身材更胖了,那些值得珍惜的青春正在无情流逝。
  家里的亲戚都担忧她的未来,却又都不敢开口,怕一说出,会把雪梅姐的伤疤揭出血来。
  ……
  前两年,雪梅姐终于离开了这片能给她带来财运却带不来幸福的地方。
  又过了些时日,听说她生娃了,一个胖乎乎的女娃。娃的父亲自然不是那个她盼得望眼欲穿的他。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前前后后历经近十年付出和坚守,除了满心创伤,我不知道雪梅姐是否真正地获得了爱情。
  她曾笑着向我描绘自己的憧憬:为他生个健康可爱的崽,自己把生意做得更有起色些,然后买个出租车让他去跑的。
  这些朴实的梦想,在岁月里风干了吧,是否飘远?它们,已成为雪梅姐心头永久的痛,比当年刮胎更痛的痛。

工作后每次回家都来去匆匆,有十余年没见过四姐了。今年春节回去,四姐来我家,带着一双儿女和老公。女儿都上初三了,时光留下点痕迹,比以前丰满,但依旧高挑;脸上略有沧桑感,但依旧美貌。

图片 1

四姐是我二舅的女儿。二舅一家子都身材高挑,长相出众。老妈说是因为二舅妈身材好,面方靓,孩子们都随娘了。

      二舅去世了。

说起四姐,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爱情故事。缘分妙不可言的爱情故事随着他们的结合,曾经成为亲戚们的谈资。在我十七八岁那年听来,如此浪漫的一见钟情的爱情,简直就是琼瑶故事嘛!

      在我放假回家的第二天,妈妈说“今天我和你爸去看看你二舅,你自己在家解决午餐吧!”我点了点头,全然不知二舅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图片 2

      傍晚时分,爸爸先回了家,他低声说“你二舅走了”,我一下子愣了,感觉心里像是突然缺失了一块,痛到我无法呼吸。我转身走进了厨房,捂着脸蹲在角落里痛哭。

四姐和姐夫是在公交车上认识的。那时,四姐初中毕业,自费读了幼师(九十年代中期农村流行买中专),后家里又各种托关系,把她安排到县城一所小学当老师,没有编制,但承诺会有的。这在当时的农村,是相当不错的出路了。二舅二舅妈在女儿身上真算尽心尽力了。

                          (一)

每周五下午四姐就回村里,周日下午就乘班车到县城。

      二舅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家里有着几亩田地。他种着各种各样的时令蔬菜,在每天下午收割,隔天早上凌晨4点钟骑着老式的电动车载着一筐又一筐的蔬菜来到只有寥寥几个人的菜市场。8点,菜市场才变得热闹起来,二舅也开始他的买卖。11点,二舅会提着一袋菜来我家,他抽着烟,喝着茶,坐在沙发上同我爸妈唠嗑。12点,二舅回家吃饭,有时爸妈也会留他一起吃饭,二舅多半不会留下来,因为家里已经做好饭在等着他回去。

有一个邻镇村里的男孩,也是同样的轨迹,在村里和县城之间兜转。他是因为姐姐在县城做生意,周日到县城帮忙,周五回村里。

      二舅有一大爱好,他喜欢做饭。妈妈说那是二舅从小就喜欢做的事情,他有个做厨师的梦想,可惜没有真正去学习过,自己摸索着学会的只有几道家常菜,可就凭着这几道家常菜让我们无比地崇拜他。二舅是我们家族聚餐的常任厨师,每当这个时候,厨房便是他的天下,而我们就是他的助手。大家都说,有了二舅,就不怕客人来了多少,因为二舅总能轻松解决。

同样的班车,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安排,于是他们相遇了,在来来回回的班车上,在每一个周五和周末的班车上,

      二舅有一对儿女,大的是女儿,小的是儿子。二舅并不像其他古板的农村人一样重男轻女,相反地,他更偏爱女儿。对于儿子,二舅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想法。二舅的两个孩子都不爱读书,所以早早的便辍学了。大女儿安安分分地在一家工厂工作,而小儿子便不安分了,他没个定性,四处跑,工作岗位一个换一个,始终没有固定下来。

——你好像总是这辆车?

      二舅的大女儿嫁人了,嫁的是本地人,距离二舅的家很近,所以她总是隔三差五的回来。大家都说,大女儿太不孝顺了,每次回家都是带着目的性来的,都会顺走家里的一笔钱。二舅自己也知道,可是他从来不会说,因为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怕她过得不好。

——你怎么也是?

                            (二)

于是,他们认识了彼此。

      二舅被查出得了肝癌后,住进了医院,短短的时间里,他变得很消瘦,躺在病床上,浑身都难受。二舅妈24小时陪在他身边,照顾他。

20出头的小伙和姑娘,从相遇到相识到相爱,也是极快的。四姐教了一年小学一年级,在学生们期末考试后,她就回家跟父母宣布她的决定:不教书了,跟黄仔一起做生意。对,那个男孩姓黄。

      爸妈和其他舅舅,阿姨都会抽空去看望二舅,回来的时候妈妈总是忍不住掉眼泪,她说,二舅已经瘦得只剩把骨头了,吃饭也吃不好,睡觉也睡不好,每天都处在痛苦的边缘上。

家里自是不依。自费读中专花了钱,托人找工作花了钱,你说不干就不干了?竟然去做无根无底的生意?

      二舅住院治病要花不少钱,亲戚们都拿出钱来给二舅治病,再没钱也要借来用,只求二舅能够好过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左边靠墙摆了一台踩脚式缝纫机,二舅一家子都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