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旺媳妇说着嘴边露出了笑意,正准备问妈妈队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8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望花村的王月老是有名的媒人。十里八村的男婚女嫁都找她说媒,可如今王月老也犯愁了。 山还是那山,地还是那地。村里的姑娘小伙们都进城打工去了,留下爹妈守着地为儿子挣“媳

望花村的王月老是有名的媒人。十里八村的男婚女嫁都找她说媒,可如今王月老也犯愁了。
  山还是那山,地还是那地。村里的姑娘小伙们都进城打工去了,留下爹妈守着地为儿子挣“媳妇钱”,扣着大棚为闺女攒“嫁妆钱”。家家的闺女儿子搞对象心气旺,财礼高。
  头晌,王月老又来到喜旺家为他闺女美丽说亲。
  “弟妹呀,上次,我提的东山村大伟这孩子咋样?”王月老盘着腿,从兜着拿出一根烟点着,说着。
  “挺好的,托人打听了这孩子很实诚,家里也不错,”喜旺媳妇说着嘴边露出了笑意,“你王姨啊,咱美丽说了就是他家这新楼不太可心,”喜旺媳妇又重提买楼这件事。
  “哎,这孩子寻思的太远了,我给美丽打电话!”说着王月老就拨通了美丽的手机,“美丽呀,我是你王姨。”
  “啊,王姨?”美丽迟疑地追了一句。
  “哎,我是王月老!”王月老大声报一下大名。
  对方连连道:“王姨好,王姨好!”
  “美丽啊,我正和你爸妈说你亲事呢,”
  “王姨呀,我就差这楼了。”
  “傻孩子,我问你人相中没,”
  “相中了。”
  “姨跟你说,大伟家的楼花了50多万全额付款,村里头一份。财礼20万元,外加三金,小伙响当当,你上哪找这好的人家。”
  “姨,我不是想将来有孩子上学的事了吗?这楼不在学区里。”
  “好你美丽,还没串大门呢,就想到了孩子问题。”王月老抿着薄薄的嘴唇笑说着。
  “王姨……”美丽滴滴羞涩说一半留一半。电话里内容甜甜传到美丽爸妈身上,全屋人都笑了。
  
  村头大磨盘边围坐一帮人唠嗑。
  “哎,你李婶听说没那王婆子又给喜旺家的闺女美丽介绍对象了。”胖嫂子神秘的说着。
冠亚体育下载,  “给谁家啊?”李婶问了一句。
  “东山村的老赵家。”胖嫂子回应着。
  “这两家真是门当户对,一个是村花长的漂亮,一个是有钱的大户,咱比不了哎!这年头钱少娶不了媳妇。”李婶站起身扭扭腰苦笑说着。
  
  晚上,闷热一天的楼上人们,都聚在飞天广场休闲纳凉。“美丽,你看这地方多好,高楼林立,景色宜人,华灯灿烂,往后晚上咱俩开车来。”
  “真的吗!大伟哥。”
  “真的,我爸说了卖完水果,收秋就给咱俩买轿子。”大伟满脸喜悦说着。
  “太好了。”美丽乐得蹦起来说着。“我妈也说了,给我准备一份大大礼包……”一对初恋情人在月光下说着笑着,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干了一天活的刘树才俩口子早早就躺下,俩人又翻出衣柜里的三个存折,看了一遍又一遍,掐着手指算了算后山50棵苹果树,10亩花生产出的果,今年总共能收入12万元。
  刚有点睡意,树才媳妇又提起儿子晓东来电话的事了。
  “快睡吧,别瞎琢磨了,明一大早还得浇果树呢?”
  “他爸啊,我还得去找月老大姐一趟,把咱儿子转业回家和赵玉华退婚的事唠叨唠叨。”
  “去吧。”
  刘树才俩口你一句我一句说着,一宿灯也没闭。
  
  “大姐啊,我来找你有事。”刘树才媳妇满脸愁容说着。
  “啥事,晓东和玉华处的不是很好吗?”王月老若无旁事说着。
  “好啥,出差了,晓东要转业了,玉华提出分手。”刘树才媳妇说着眼里泪水在打转。
  “别急,别急,慢慢说。”王月老帮刘树才媳妇擦着眼泪,刘树才媳妇停了一会把孩子们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在集市上,树才媳妇碰见玉华妈。她告诉,玉华一个礼拜没回家了,树才媳妇问干啥去了,玉华妈说,去省城进修了。树才媳妇听完这话没说啥走了。
  在城里大医院实习当护士的赵玉华,中午接到王月老的电话来到对面咖啡馆,“玉华呀,婚姻讲究是缘分,男人干啥做啥是命运,眼下晓东四期士官没签上,那不是他没干好,是部队有规定,再说了晓东在部队里学了电业专业,地方需要他这样人才,你不问个明白,说分手就分手,太薄情了。”王月老讲了一串大道理。
  “王姨,我订婚时,真是冲他在部队能干一辈子转士官。我爸妈就我一个闰女,培养我上中专毕业转正了,今后二老生活全靠我一个人,他爸他妈也是农村户口,赡养四个老人负担多重,我能不考虑吗。”玉华低着头说着,“王姨,我退这亲事,不是我薄情寡义,看这山望那山高,我太为难了。”
  王月老细细听着玉华每句话,慢慢品味着孩子的心思。是啊,老话虽说任拆10座庙,不毁一桩婚,但现实真帮不了这个忙,光用嘴说解决不了问题。成与不成随意吧。
  王月老到刘树才家如实说了赵玉华退婚的原由。打那以后就没脸去树才家了,听说树才媳妇病倒了,刘晓东半年多没回家。这心里觉得很愧疚。
  
  一晃两年过去了,王月老办六十六寿宴,在宴席上看见一对夫妻抱着大胖小子,走近一看,这不是刘晓东和赵玉华吗。又惊又喜,赵玉华一番话让在场人无不感动。刘晓东转业后一年时间考入了省内电力职业学校,毕业回到农电公司转为正式合同工人。在这之后,他又用转业安置费的20万元办起了技校班,走出了一条创业路,玉华利用倒班时间到技校班里辅导讲课,俩人又开始走到了一起。
  王月老像听故事一样,拉着玉华和晓东的手,笑了,笑的那么开心,那么快乐。

图片来自网络

“听你王姨说,她怀你王菲姐的时候,你王叔上班收入也不高,家里开支又大,你王姨就求着你家给点活干,帮人家洗被子,1毛钱一床。那会老家要给兄弟几个盖房子,家里老人来筹钱,你王叔还借了钱给老家,王姨也把自己辛苦洗被子的钱都给了家里,而家里人觉得理所应当,兄弟之间就该这样,你王叔的爸妈和很多父母一样,当做孩子小的时候一样,每个孩子都应该平均。而你王姨,就很气恼,老人拿自己小家的钱,补贴大家,自己家出力,最终还不讨好,老被认为理所当然,心里特别不舒服。而你王叔又不会说话,不知道哄一下你王姨,反而怪你王姨不通情达理,对自己家人不好。这样两人就时常僵持着。话说,你王姨心肠好,但嘴直,有什么都说出来,不会拐弯。”

“还记得小时候,听到你王叔王姨时常拌嘴吧,尤其是他们家老人来了或者回了趟老家。你王叔家是传统的大家族,倒不是说有钱,而是人多、吃饭的多。我们那年代经济条件都不好,每家孩子又多,生活自然苦些。王叔爸妈是典型的农家人,勤快,晚上都卖力了干活,养大几个孩子真是吃了不少苦。那会,你王叔想读书,但家里条件不好,就想着法儿赚钱读书。他和同学拉水果到山里人家卖,山里人拿柴换,然后又把柴拉到城里买,就这样赚差价。再加上父母凑一点,硬是上完了高中,后面上大学学校给补贴,你王叔还会省一点回家给弟弟妹妹买吃的。”

冠亚体育下载 1

“闺女,我们边走边说吧。”我挽着妈妈的手,听妈妈慢慢道来。

“慢慢的,你王叔思想转变了好多,尤其是女儿再三叮嘱要照顾好妈妈。你王叔不再是老家有什么事要帮忙,就下意识的认为你王姨不通情达理,而是和你王姨商量,你王姨也都支持,慢慢老家人对你王姨的态度也变了。你王姨的心情也好多了,下班回家,晚上都和你王叔来跳广场舞锻炼身体,你王姨退了两年了,王叔还有两年也就退了。你王姨还说,你王叔退休后打算带她去旅行。你王姨和我感慨:‘老着老着,还来着第二春,哪里会想到老王能够打心里理解我呢。在一起几十年,从来都是他家人、再是我,我就是一个外人,这两年,我在他心里才是真的家人啊。’”

冠亚体育下载 2

图片来自网络

冠亚体育下载 3

“你知道的,你王姨王叔就生了一个闺女,因为计划生育,那时城市户口只让养一个孩子,自然,就没了养儿子的可能。没儿子也是你王姨年轻时的一块心病。家里兄弟姐妹家家都有儿子,唯独她家没有,而农村人都有养儿传宗接代的理念,自然有人说你王姨家没人继承香火。家里老人虽一辈子勤勤恳恳,不是什么坏人,但也是农村顽固思想,自是觉得孙女不是孙子,总少了点什么。你王姨就很生气,难道女儿不是人。”

“慢慢老人年纪大了,一个儿子家待一个月。到王叔家的时候,老人住不惯城里,王叔王姨把老人接到单位老房子里住,白天王姨把饭送到老房子,或者买菜送过去。偶尔,也和老人一起做饭吃。秋天夜晚老人觉得有点凉,又没有去拿儿媳妇放在衣柜里的厚棉被,给冻感冒了。后来老人给亲戚抱怨儿媳妇家不给厚被子盖,弄得自己感冒了,感觉老了好可伶。亲戚为老人打抱不平,埋怨王叔,怎么这样对老人。王叔不知道怎么说,当时是自己和媳妇一起把厚被子放到柜子里,想着老人冷了晚上加盖的,怎么成了自己不孝不给老人被子盖了。想想当时要是没拿被子,媳妇拿的,大概你王叔要责怪王姨对家里老人不好了。你王叔慢慢发现自己曾好多次一样的埋怨你王姨,最重要的是没自己没有当好沟通桥梁,让家人增加了对你王姨的误解。你王叔的父母,由苦日子过来,那时候吃东西啥的都是别人一遍又一遍的叫你吃,自己才好意思的去吃。后来生活好了,还是当做年轻时一样。不像现在年轻人,要什么直接自己拿,或者说,而老人有时是不知道怎么说的,心里想,嘴里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当初你王叔要是直接把被子递给老人就不会有这些误会了。”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喜旺媳妇说着嘴边露出了笑意,正准备问妈妈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