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也随后赶来了,  老李媳妇点点头说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64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老李昨晚撞见鬼了,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发着高烧,晚上睡觉说胡话。"老李媳妇告诉街坊四邻。有人来看老李,此时,村医正在给老李挂水,示意大家出去,让老李休息。 村医出来

  "老李昨晚撞见鬼了,躺在床上还没起来,发着高烧,晚上睡觉说胡话。"老李媳妇告诉街坊四邻。有人来看老李,此时,村医正在给老李挂水,示意大家出去,让老李休息。
  村医出来,有人问:"刘医生,老李是不是撞见鬼了?"
  村医说:"你要是害怕的话,去庙里烧香去。"
  这时,周村长把刘医生,老李媳妇叫到村委会问话:"老李家的,你先说,有什么说什么,不要留一手。"
  老李媳妇点点头说:"近来有人晚上偷鱼,老李每天晚上要睡在自家渔塘卧稝里看守。昨晚下半夜下大雨,老李觉得不会有事,就回来了。路上,被什么东西抱住,往旁边滁河里拖,幸好挣打脱身,但是回来就发烧,晚上睡觉说胡话。"
  "刘医生怎么看这事?"
  "我是医生,不信鬼,不过不能说没有。现在鬼生意好做,鬼书好买,鬼市人多,周村长,你是知道的,村东头庙里烧香求佛人多起来。我要是随便说,不是坏了人家生意。"
  周村长示意老李媳妇先出去,然后问:"老李是怎么一回事?"
  "老李被雨淋风吹,感冒发烧不奇怪,加上他胆子小,被吓住,晚上睡觉说胡话也不奇怪。"
  "刘医生,从你观点看,都正常,我相信。我们去现场看看。"
  周村长又叫了两个人,几个人来到昨晚老李遭鬼袭击的地方。
  这里江苏和安徽两省交界处,长长的滁河是分界线。江苏这边有不少承包给村民的渔塘。每到鱼肥上市时节,鱼晚上被偷是常事,所以,鱼塘边搭有可以住人的小屋或棚子,晚上住人看守鱼塘。
  老李遭袭击的地方确实有打斗的痕迹,而且有莫名的脚印。痕迹显示打斗从埂上打到河边,又从河边打到埂上,老李逃脱了。
  回村委会的路上,路过村庙,周村长走进一家卖香烛店,买了一扎香烛。
  村庙里烧香人多起来,周村长把香烛递给手下,示意点上,然后不经意问:"刚才卖香烛那丫头挺俊的,是哪家闺女?"
  刘医生忙说:"是老李家的!"
  "这香烛好卖,那偷鱼贼也得惦量一下。"
  周村长一声叹息,离开这个怪味的地方。   

在村长家门前徘徊了一会儿,我便回家拿了鱼网,去村里的鱼塘撒了一网后,我又对着村里大声吼叫。
  我说趁村长不在家,大家都来捞鱼。
  我的吼叫声立即召来了不少好奇的村民。令人意外的是,村长也随后赶来了。
  这家伙终于出现了。
  光天化日之下在村里的鱼塘内捞鱼,我是太气愤了啊。
  就在前几天的那个早上,我打开门出来时,看见麻子挑了一担东西,一向懒惰的人今天咋就这么勤快,我好奇地走上前去看,原来是满满一担子鱼。
  麻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看着他吭哧吭哧地挑着一担子鱼艰难地出了村,我纳闷了,他家没有养鱼啊。
  塘堤上湿漉漉的,多年来,我都担任着村里鱼塘的看守职务,可这个新村长今年刚上任,就把我给打发了。
  我立即跑去敲村长家的门。
  没想到村长的婆娘把我狠狠训斥了一顿。
  她说我大清早打搅了她睡觉。
  我说有人偷了村里鱼塘的鱼。
  她说我瞎操心,我已经不是鱼塘的看守员了。
  我说我是管不着,可村长得管。
  她说村长不在家,让我快滚。
  村长不在家,谁信,肯定正在床上搂着婆娘呢。
  我碰了一鼻子灰,感到憋屈,有些事情应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麻子是村长的堂弟,没准儿事先通了气。
  我不愿看到村里的财产受损失。但让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仍然继续在发生。
  昨天早上,我又看见飞彪挑了一担子鱼出了村,他家也没有养鱼啊。
  麻子是村长的堂弟,飞彪跟村长非亲非故。
  我又敲了村长家的门。
  村长的婆娘依旧把我骂了一通。
  她说我打搅了她睡觉。
  我说有人偷鱼。
  她问我是谁偷鱼。
  我说是飞彪。
  她说村长不在家,让我快滚。
  村长不在家,谁信,敲门之前我听到了他的鼾声。
  飞彪性格很暴躁,在村里算个“人物”,红黑一家呀。
  偷鱼的事还在继续发生,而且更猖狂了。
  今天早上,我看见飞刀载了满满一三轮摩托车鱼出了村。飞刀不是本村人,是村长的小舅子。这还了得,外贼比家贼的胃口大多了。
  我气愤地锤打着村长家的门,这回村长的婆娘没有骂我。
  她说村长真的不在家。
  我说你把门打开。
  她说你要是想不通,晚上偷偷地去捞几条鱼吃吃。
  ……
  村长来到我面前。
  他说大憨啊大憨,你这不是偷鱼,是在抢鱼。
  他刚说完,我对着他的脑门狠狠地砸了一拳头。
  他捂着脑门说快上啊,把他绑起来。
  我顺手操起身旁的一杆鱼叉,我的样子是憨,手中的鱼叉可不憨。
  飞彪他们迟疑不前。
  哼,没人敢上。
  我马上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不大一会儿,警车呼啸而来,我仍了鱼叉,自觉地上了警车。
  在派出所里,副所长让正在审问的民警放了我,他说村长打来电话,没啥大不了的事。
  我赖在派出所不走,我要见正所长,听说正所长是新调来的。
  我说我偷鱼又打人,应该关进黑屋子里,不然以后偷鱼现象会更猖狂。
  正所长说那只好委屈你了,你真是个大憨。然后不住地摇头。
  几天后,我回村看见鱼塘旁边立了一块牌子。
  牌子上写着:再有偷鱼者,严惩不怠,上面盖有派出所和村委会的红印。
  我到村里跟一些人打招呼,可他们都扭头避着我。我感到奇怪,十分纳闷。
  后来,我发现他们聚在一起时总是窃窃私语,对着在不远处的我横眉竖眼。
  再后来,我得知了他们对我反感的秘密----- 我被派出所关了几天.
  原来,我成了他们眼中最可恨的偷鱼者。      

图片 1

文/一叶苦艾

1、

王三顺中午醒来,头疼欲裂,四肢无力。

摇摇晃晃到洗漱间,不经意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咦?老子两颗门牙怎么没了?”

王三顺顾不上尿尿了,跌跌撞撞跑回卧室拿起手机,狂打电话,挨个询问昨晚一起喝酒的几个哥们,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说,挺好的,啥事也没发生。王三顺昨晚酒喝高了,乱发酒疯,有人将他送上回家的出租车,然后大家都散了。

妈的,真鸡巴霉运当头,喝顿酒都能喝掉两颗牙,到底这两颗牙是怎么掉的,没人知道,王三顺自己也不知道。

王三顺决定在老婆、女儿还未回家之前,到华西医院补了两颗假牙,花了四千多。

钱花得割肉般疼痛,王三顺决定戒酒。

2、

问题接二连三就来了,和朋友聚会,以前无酒不欢的王三顺突然不喝了,大伙觉得太扫兴,几人将他按在椅子上,一人捏了鼻子,往他嘴里倒一杯酒,乖乖喝了。

不喝能成吗?不喝就得憋死,王三顺还不想死,最起码不能这么早死。

和单位领导一起吃饭,王三顺说自己戒酒了,要以茶代酒敬领导,领导立马不高兴了。“啥意思啊?大伙都喝了几十年的酒了,干嘛突然不喝了?分明瞧不起了嘛,不喝,咱们以后再不来往了。”

王三顺一听这话就慌了,不来往了,多严重啊,搞不好饭碗都丢了。只得重新拿起酒杯,一大圈人挨个陪下来,表明心迹。礼尚往来嘛,王三顺敬完一圈,部分领导、同事还得回敬两杯呢,一来二去,王三顺又喝了个不省人事。

周末为逃避朋友们的酒局,王三顺决定和老婆、女儿到乡下老丈人家。既免了喝酒,又能陪陪老人家,一举两得。

菜上桌了,是媳妇和丈母娘两人的手艺。老丈人拿出一瓶北京二锅头,“你们快有半年没到家了吧?算是稀客,机会难得呀,今天我要与王三顺不醉不休!”

媳妇说:“爸,王三顺戒酒了,不能喝。”

“为啥戒酒啊?和别人能喝,到我这就不能喝了?和老头子喝酒没劲是吧?”老丈人很生气。

王三顺说:“不是,爸,那个......”

"啥也别说了,陪我喝几杯,一把年纪了,喝一顿少一顿。"老丈人气呼呼倒满酒。

“啥也别说了,爸我敬您一杯!”王三顺拿起杯子一仰脖子干了。

爷俩好久不聚,难得老人开心,谈得投机,喝得痛快,拦都拦不住,一瓶二锅头见底了,爷俩趴桌上说着胡话。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村长也随后赶来了,  老李媳妇点点头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