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小本本就成了他受贿的证据,昨天厂长老婆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6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两个年轻女子逛街逛累了,坐在街头的靠椅上说话,“你知道吗?昨天厂长老婆去厂里找小胡闹了,说她勾引她男人,厂长拿她没办法,你猜小胡怎么办?” “当今的女高知真不简单,

  两个年轻女子逛街逛累了,坐在街头的靠椅上说话,“你知道吗?昨天厂长老婆去厂里找小胡闹了,说她勾引她男人,厂长拿她没办法,你猜小胡怎么办?”
  “当今的女高知真不简单,上去就扇了两个耳光,把厂长老婆镇住了,愣在那里了。”
  小胡骂道:“瞧你家男人那窝囊相,老婆这样丢他人,他躲着不吱一声,我眼睛瞎了,又老又秃,我找他?男人是不是死光了!这一打一骂真管用,厂长老婆没证据走了。”
  “那小胡和厂长有一腿吗?”
  “难说,这次竞聘厂办主任,很快就要开始了。小胡初来乍到,厂长若没私心,不可能是她。我看好副主任小郑,他年龄正当,各方面不输于小胡,又有两三年工作经验。”
  隔墙有耳,两人的聊天话被坐在路牙的小郑老婆小周听个仔细,赶紧回去打电话叫小郑中午回来吃饭。
  小郑回家听老婆一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老婆乐:“那两人的话你也信,是不是看到你了,逗你玩。这两人是有名的碎嘴婆,我在厂办,有那事,我会不知道?”
  自己男人这样说,小周还是相信小郑的
  话,确实,道听途说的话不可当真。
  不过,厂办主任竞聘确实不可掉以轻心,于是,小周瞒着小郑请私家侦探查一下厂长的私生活。一周后,侦探所给了回话。她拿到一张厂长和情人照片,但不是小胡。小周放心了,藏好照片。
  最终竞选出来,小胡出任厂办主任,小郑还是副主任。
  小周晚上得知老公输给小胡,很生气问小郑怎么输的。
  小郑一头雾水,他也弄不清输在哪里!
  小周把侦探所拿回的照片递给小郑,小郑一下子跳起来:这是小胡的妺妹!


  老夏的老婆上午去买菜的时候,走到楼头的拐角处,听到身后呜了一声笛,她躲闪了一下,也很随意地朝车里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她吓了一跳:他们的江厂长在车里!要命的是,车的侧体竟然印着两个蓝色的大字:检察。
  老夏的老婆心脏都加快了频率,她折回身,决定上午的菜不买了。
  她清楚地记得,几年前,是一个星期天,前任厂长也是让一辆印着检察的车给接走了,走了就再没回来。后来知道是因为受贿11万被判了10年。大家都替那个老厂长喊冤,说他傻,傻到收了人家50元还用小本本记着。那个小本本就成了他受贿的证据,也成了对他量刑的依据。而且那次牵连出好几个高层,领导班子整体给端了。她当时心里是高兴的,她以为这样她当了几年副厂长的老公总该扶正了吧。但是,上级却又从外厂派来了个江厂长,她的老夏仍然在副职的位置。
  现在,她看见老江坐在了印着检察的车里,心里再一次泛起涟漪,是不是老夏副职的交椅该挪动一下了。
  于是她要立刻将这一情报通知老夏——老公夏国良。
  她拿起电话,拨了老夏的手机——这事办公室电话是断然不能拨的。“喂,我说——”她调整了下自己情绪,故意放慢了节奏说,“老夏,江厂长早上上班了没有?”那边显然有些不耐烦:“他上不上和你有屁关系,吃饱撑的了!”正要合上盖,老婆急忙说,“让检察院的车带走了,我刚看到的,连菜都没买就给你通知呢。”那边来了兴趣,口气缓和了一些,声音也压低了:“什么,谁说的,早上还上班呢!”
  “真的,是真的,刚从我身边过去呢,千真万确,我要撒谎,回来你搧我一巴掌都行。”
  “好了,好了,好好做你的饭吧,我知道了。”
  老夏的老婆放下电话,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拿起钱夹,哼着小曲,向菜市走去,路上还忍不住主动和熟人打招呼,显出极其的热情。她心里盘算着中午要做的饭,听说西街菜市来了家卖海鲜的,思量着该买黄花鱼还是新鲜带鱼。她得好好做几个菜,庆祝庆祝即将的翻身解放。
  二
  老夏放下老婆的电话,心里自然也不平静,他开始回忆江厂长可能犯事的蛛丝马迹,想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一点迹像,心里忍不住骂了声:娘的,真会掩盖,看你从检察院还能回来不?
  自从上级派了老江上任当了一把手,老夏心里委实不痛快。说叫老江,实际年龄比他还小几岁,厂里每项政策的出台,基本他一人说了算,当然,老江也有姿态,上会研究。但不管是否有异议,他仍然要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样,无论什么决策,都是集体讨论决定的,决策失误,连个承担后果的人都没有。老夏心里没少骂老江。但骂归骂,人家毕竟是一把手,虽然自己兼着党委书记,他心里明镜似的清楚,在企业,什么事,还是厂长说了算数,他大不了每年在职代会后讲个话、“七·一”表彰会上露个脸,或者带一行人节假日前夕去访贫问苦下,其余,他都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呆着,大部分会上连个发言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对二把手的位置是爱恨交加。
  现在,老婆突然通报给他这样一个震天动地的消息,他自然不会无动于衷,他必须要做一些让自己满意的事来。
  他打电话叫来了厂办主任,吩咐说:下午召集各车间书记开会,研究下一步重要工作。
  其实车间书记全都是车间主任兼职的,他这样说,显得明正言顺些。
  厂办主任不解,疑问道:下一步工作?可江厂长他……没容厂办主任说完,他截住他的话,显出极其不耐烦的情绪,说:“江厂长开不了这个会了,他能来,我还召集个啥。这个会我主持,马上通知,下午一上班到第三会议室。”末了,斩钉截铁地说:任何人不准请假!
  三
  中午下班时,老夏像踏着下班的广播回了家,节奏沉稳,铿锵有力。吃完老婆花了心思做好的丰盛午餐,实在兴奋得无法午睡,忍不住把老婆按在床上云雨了一番,发泄了他压抑了一上午的欢乐。下午的广播一响,他换了件新衬衫,气宇轩昂地走出家门。路上,他抬头看了火红的太阳,心想,他的艳阳天该来了吧。
  下午一上班,各车间主任陆续来到会议室,看到夏副厂长一脸严肃地在主席台等大家,都悄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摊开了笔记本。老夏扫了一眼大家,正想说话,听到下面发出很小的声音:江厂长呢,他怎么没来呢?老夏的心里就再也忍不住了,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很有城府地说:同志们,咱们的江厂长可能暂里回不来了,他早上被检察院叫走。
  他的话音一落,下面立刻响起一片嗡嗡声,他还看到,过去有几个对他有成见的人,脸上的表情显出异样的紧张。
  他心里笑出了声,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这才是开始呢!
  他用手做了制止的动作,又对着新衬衫做了一个莫须有的弹灰之势,等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他继续说:同志们,江厂长为了我们厂,可以说呕心沥血,肝胆相照啊,现在社会就像一个大染缸,谁也难免会沾点顏色,再说,市场经济,钱权交易还是不会马上斩草除根的,所以对江厂长可能犯的错误,我们也能理解,我们还可能帮他认识错误,大家都做好心里准备,在坐的都是党支部书记,有一定的政治觉悟,也具备一些政治敏锐性,说不定检察院会来了解情况,大家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有问题而没有如实相告,对大家对江厂长可是都不利啊。
  底下私语的声音更大了:“江厂长是个好厂长呢,那年他给我儿子解决工作问题,给人家钱,人家没收呢。”“就是啊,我邻居的爱人的医疗费拖了几年没报,人家江厂长知道情况,做了特别批示给报了,我邻居也是半夜送红包去了,结果让厂长给说得面红耳赤的呢。”
  老夏要的可不是这样的评价,他有点不耐烦,用手在桌上敲弹了几声,做出制止的意思:“好了,我们不要再闲聊了,目前生产正处于关健时刻,我们的工作不能受任何影响,鉴于目前江厂长的特殊情况,我暂时先主持厂里的工作,车间生产上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我汇报。散会!”
  四
  大家正要起身离开座位,会议室的门开了,江厂长笑嘻嘻的站在了门口:我是路过,看到门没关严,怎么,在开会啊?
  有几个人上前握了江厂长的手说,江厂长,你回来了?
  江厂长说着答:“是啊,家母病了,我兄弟上午直接开了单位的车接我回了趟家,只给厂办主任打了招呼。唉,年岁大了啊。不过还好,只是腰椎的毛病,住上院了,这不,办完手续我就赶回来了。呵呵……”

小郑:大哥,上课了,你怎么还没来

学委:小张(到!),小王(到!)……小郑(到!)小方……

二人走到教室,班长指给小方一个教室,就走了。小方忐忑不安地走进教室,小方忐忑了一路,他觉得班主任这时候找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果然。

小郑:小方,你起来了吗,都10点了,下午还有课呢。

画面变黑,屏幕中央一个白色加粗大字“终”,影片结束

第四幕  另一个室友小周上线了,某日,宿舍里面6个小伙子正在休息,玩手机的小周突然看到班里的qq群发出一条消息“本周日开展`心连心`特别活动,我们班的同学都要参加哦”

小方:哎呀,我知道了,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们快走吧,啊。我会想你们的。

班长(沉默了两秒):小方,这个我真帮不了你,你找谁都没用,都是你自己给自己挖的坟墓啊(嘟嘟嘟……)

第二幕  某天早上,闹钟响起,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时间6:30,室友小郑伸手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又放下手机,揉揉眼睛,对着对面的小方说

小郑(惊奇状):呦,你怎么起这么早

一片静默,半晌,学委问道:小方室友在吗,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他要不来我可给他记旷课了啊。

小方轻笑了一声,低头看着手机:有什么好玩的,不过是浪费时间罢了,有时间出去参加什么奇奇怪怪的活动,还不如在寝室里打打游戏来的实在。我不去。

小周:小方没来。

小方愣怔怔地举着被挂断的手机,少顷,小方放下手机,面若死灰地站了两秒,猛然一蹲,坐到了地上,双手用力地揉抓着头发,靠着身边的墙壁痛哭起来(哭了10秒钟后,镜头切换到下一幕)

小郑:什么活动?

小方:才10点,我再睡会儿(说罢挂断电话,继续蒙头大睡)

妈妈和爸爸深深地看了小方一眼,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转身离开了,几步开外,小方父母终于又回了头,却只看到小方欢快的背影,爸爸牵着妈妈,离开了。小方送走父母后回到校园,在广场上停下来,小方抬头看看天空,内心欢呼雀跃着:我终于自由了!(画外)旁白说完,小方继续走,画面随着小方的前行逐渐拉至上空,最后定格在校园的航拍景观,白色行书的标题“如果当初”显现在屏幕上,由此影片开始

小周:兄弟们,周日班里有活动诶

第一幕  主人公小方送爸妈离开。小方挽着爸爸妈妈,送他们到了门口,妈妈拉着他的手,眼中流露出不舍的目光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个小本本就成了他受贿的证据,昨天厂长老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