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的病未有治好,望着他俩修洗烘一体机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62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乔河村开三轮车下苦力的水子,人长得敦实,黑黝黝的脸上,经常带着笑,好像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处处充满阳光,从来都没有什么忧愁似的,虽然长年累月辛苦的劳动,他却从来不会抱

图片 1
  乔河村开三轮车下苦力的水子,人长得敦实,黑黝黝的脸上,经常带着笑,好像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处处充满阳光,从来都没有什么忧愁似的,虽然长年累月辛苦的劳动,他却从来不会抱怨什么命运不公,不管别人怎么认为自己,可是水子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好。因为他认命。
  前年父亲临去世的当口,把水子叫到身边悲痛的说:“水儿,父亲对不起你,为了我这该死的病,唉!让你受委屈了,我心不甘啊!”说完这话就一命呜呼了,水子多年的积蓄,准备娶老婆的钱,为了挽救父亲的生命全部发光,到头来,父亲的病没有治好,就要到手的婆娘也嫁了别人。水子三十岁没能娶到老婆,水子父亲临死都没有闭上眼睛。如今水子同母亲相依为命,日子一天天望前过着,看上去水子同原来一样,没有什么悲伤。水子心里牢牢的记着母亲对他说的话:人生只有八个米,走遍天涯铺满身,孩子认命吧!
  夜深人静的时候,水子心里非常难过,他想了很多,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总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回吧,又没有眼泪,难道自己什么地方出现问题了吗?看来自己该找一个女人成个家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夏日的阳光,火辣辣的照耀着大地,三轮车夫水子在马路上漫无目的跑着,这个时候,在十字路口旁边,出现一个年轻女人的招呼声,水子就把车子靠过去。
  “请问你要到哪里呀?”水子问。
  “到春花湾大酒店!”那年轻女人说。水子偷偷看了一眼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人长得很清秀,穿着敞口淡白色小花的连衣裙,更觉得性感,看着就让人心动。
  “师傅快走吧!”那女人轻描淡写的说着。水子脸色红了,心里想,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没有出息,唉!自己是不是真该找个女人了?
  不一会功夫,就到了春花湾大酒店,那女人走下来,在酒店门口一位男人很快就跑过来,搂着那个女人的腰亲热的说着:
  “美人宝贝,让哥等得好心急哩!”
  水子只是听到这最后一句话,水子就有些嫉妒,看着他们亲昵的走进酒店里去了,心里琢磨着,他们到里面去以后做什么呢?是不是......正想着的时候,突然从酒店里传来吵架声。
  “走,跟我回家去!”一个男人的声音。原来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电视维修工。
  “不要带走素岩!你凭什么限制她的自由空间?”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看上去是一个有钱的老板。
  “凭什么?好好问问她吧!她是我老婆!”穿工作服的男人说。
  “你老婆?你一个穷光蛋打工的,你养得起素岩吗?素岩跟着你,你能够给她幸福吗?”那像老板的男人说。
  那个男人不说话了,倒是那个像老板的男人越说越来劲:
  “是你的老婆又怎么了,能够说明什么?她可以同你离婚啊!她跟了我,我让她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住别墅,有小车,你能够给她什么呢?好好想想吧兄弟!走素岩,我们今天就飞到上海去玩!哈哈哈!”那男人说着就搂着叫素岩的女人的腰,向旁边的白色宝马车走去。水子在旁边看了一会,原来那年轻女人不就是坐自己车的女子吗?水子很郁闷的看着他们,心有所思:如果以后自己要有女人,像她一样该怎么办呢?这样的想法一整天就缠绕着他,让他纠结得夜晚也失眠了!做男人真的不易啊!水子的心情从未有过的低落。
  第二天,水子和往常一样,开着自己的三轮车,在这个不大的城市街道里转悠,当经过一条小河的时候,看见前面的小桥旁边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呢?水子就走过去看个究竟。
  “爸爸,爸爸你醒醒,妈妈走了,你也不要我了吗?”一个十多岁的男孩子撕心裂肺的哭泣着,旁边的人有人议论着,有的流眼泪,同情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水子过去一看,地面上面躺着一具男人的尸体,这个男人不就是昨天那个维修工人吗?当人们从小孩子手里拿出他爸爸,这个轻生男人写给孩子的遗言的时候,人们都发出声声叹息!
  “亲爱的孩子:爸爸对不起你,你要好好的活着,再见了孩子,爸爸到另外的世界里,也祝福你将来成为一个有尊严的人!孩子爸爸永远爱你想你!舍不得你啊!”
  “爸爸,爸爸不能走啊!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呢?”孩子的哭声,孩子的发问,让旁边的水子心里一阵子,一阵子发怵的难过,他也哭了!泪如雨下,情不自禁的悲伤。
  “孩子,不要哭了,我们会帮助你的孩子!”旁边许多人都这样说着。
  不久人们发现,临放学的时候,水子三轮车准时来到学校门口,一个男孩子坐在他的三轮车上面,跟水子一起回家了!人们还听见那个男孩子叫水子为“水爸爸”!这叫声充满悲伤,这叫声充满希望!

都说爸爸和妈妈带孩子是天差地别的。在抖音上也能看到很多例子,爸爸带孩子是怎么方便怎么来,而妈妈是含在嘴里怕化了。让男人在家里带孩子,不知道是折磨的孩子,还是母亲的心。男人一句,我又不会带孩子而回复。这样的想法真的好吗?为人父母,谁不是第一次,为何女人就要照顾好孩子,而男人就有理由推脱?

      初来到深圳时还没找到落脚地,便租住在便捷酒店。酒店外面总是聚集了一些私人面包车和三轮车,在附近等着干活。我顶着七月的骄阳,穿着新买的套装,穿梭在深圳这个陌生的城市。匆忙地确定了工作,开始匆忙地准备搬家。面对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犯愁怎么搬运时想起酒店外那些私人面包车,便出去找了一位师傅。

图片 2

      这师傅大概也就二十七八岁,一聊发现还是老乡,爽朗地谈好价钱,留了号码,约定晚上七点过来搬运。晚上,师傅按约定时间开车过来了。我们搬好行李,上车时发现后排还坐着一个四岁左右,一脸严肃的小男孩。师傅笑着说:“我儿子。每次晚上都要跟我过来。没办法只好带他出来。”我笑着说:“你儿子太黏你了,担心你晚上一个人出来害怕。”路上,我坐在小家伙旁边,除了问他名字和年纪外,其它一律不答,一脸严肃地坐着,认真地看他爸爸看着。我看逗不了他,便闭目养神。车开到一半路,发现这小家伙竟然歪在我胳膊上睡着了,还睡得那么香。师傅见状便和我闲聊起来。他和老婆在深圳务工多年。儿子两岁前都寄养在老家。去年才接到深圳来。来深圳后一家人租住在农民房,老婆上班,他就开车赚钱。儿子格外黏着爸妈。只要爸妈有一个人要出门,必然要跟着去。只要晚上他出车,这小家伙必然要跟着来。一般还没到地方就睡着了。我看着枕着我的胳膊睡得香甜的小家伙,心里涌起了阵阵暖流。在儿子心里,父亲大概就是这样可以安心跟随的人。无论是在异乡租住的房屋里,还是在狭小的面包车里,有父亲的地方便有依靠,有安心的理由。即使在这行驶在夜间的面包车上,只要有父亲在,便可如此安心地枕着陌生人的胳膊入睡。

“老公,我要出去有事情,你在家里看一下孩子”。男人在看着电视,没有回答。“老公,你听到没有”?女人见丈夫没有回答,就走到男人面前再次问着。“你干嘛不带着出去”?男人不是特别想带孩子。“我有事情要弄,怎么带孩子。万一丢了怎么办”?女人看着男人不为所动,继续说着。

     下车卸完行李,付完钱,和师傅道谢后,看见他小心地把儿子放在后面的座位上,为他选好舒服的睡姿,盖上小毯子,系上绑带,然后小心地启动车,慢慢消失在深圳喧嚣的夜里。

“好好好,你忙。孩子给我”。从女人接过孩子,继续走回沙发上看电视。“待会儿他饿了,给他吃点米糊就行了”。女人不断的跟丈夫说着带孩子要注意什么。但是男人一点都不想听。“你还不走,待会儿时间都来不及了”。看着女人,想着怎么还不出门。女人还想说什么,没有说出口,而是拿着包包离开家里。

      为了方便生活,我便淘了一些二手家具。那台旧洗衣机用了几个月后竟然只会甩干,不会洗衣了。我看着冬天的毛衣还有外套,只好想着找人把这洗衣机修理了再用。过去穷人家孩子的衣服缝缝补补又三年,而现在是穷人家的洗衣机修修换换又三年。在家附近的小店里意外发现有维修家电的招牌,于是约了师傅过来维修。晚上七点多,家里的座机响了,接通后传来清脆的童音:“开一下门,我们是修洗衣机的。”赶紧开门,一看是白天的师傅带着工具还有他儿子上门来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爹爹的病未有治好,望着他俩修洗烘一体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