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炮灰不是灰,每次回家总是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9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在我短短十来年的求学生涯中遇到很多很多的老师,有的早已忘到九霄云外,有的在脑海里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全部没有太多印象。幸运的是我终于遇到了一位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

  在我短短十来年的求学生涯中遇到很多很多的老师,有的早已忘到九霄云外,有的在脑海里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全部没有太多印象。幸运的是我终于遇到了一位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并且无限感激的老师。他就是我的班主任,张老师。 清风文学网  张老师教数学,他个子不高,有一个圆圆的肚皮,面容红润仿佛涂了一层油,头上总是顶着乱蓬蓬的头发似乎从未洗过,他很少穿正装,穿的总是那么朴素那么简简单单。我想他是一个在生活上不追求品质的人,不懂得打理自己。他有一个在历届学生中广为流传的外号,叫“大狼”。我想到的是现实,在自然界中狼是凶狠的动物,它用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剖开小鹿的肚皮然后贪婪的享受滚烫的鲜血和可口的肉。但是如果没有狼的凶狠,那么可爱但却生性软弱的鹿如何学会迅速的奔跑?没有逃跑的本领就无法在冷酷的自然界中生存。由此就可以明白张老师为何对我们严厉了。   张老师他打人是非常厉害的而且还会辱骂。他的口头禅有很多,一群猪诶,狗屎啊,孬种东西……用词之经典我想世界顶级语言大师都会自愧不如的吧。他每次在我们考不好的时候就会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声音洪亮。他说话的语调很特别,有种抑扬顿挫的感觉且夹杂着很多感叹词,让人发笑。我们坐在下面低着头偷偷地笑,却不敢笑出声,只好把声音卡在喉咙里,脸憋的通红。我们最怕的就是他的打。他打人的方式花样百出,用手用书就连他那短短的腿也会成为他的武器。他一般会打你的头,但有时气疯了就会狠狠地扇你的脸。巴掌声隔壁班的学生都听的清清楚楚,胆战心惊。在我们班他的命令就像天条,没有人敢违抗。同学们都十分惧怕他。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  他经常在课间来班级转转,督促学生做数学,所以我们班的数学成绩一直都很好。他把很多时间都花在班级上。早读,午练,晚自习甚至上小科的课无论什么时间段教室的窗口总会有他的身影。只要某个学生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他在事后都会狠狠地教训。 内容来自  他有一个习惯,腋窝里总是会夹着《高考五年经典》,他给我们讲许多深奥的题目,其难度往往令学生望而却步。我想他是想让我们知道高考的难度,高考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想上大学就要勇于面对难题,要学会静下来沉进去。他对学生要求很高,考试时不该错的题目,只要错了就罚钱,罚的让人肉疼。结果导致我们班的学生只要考试就会十分认真,做完试卷反反复复检查,生怕做错。我幸而在数学略有感悟,再加上练得题多一些,所以数学一直在班级里名列前茅,但语文与外语却惨不忍睹。结果有一天晚自习,老师走过来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不要总是做数学,把时间多花在外语和语文上啊!”我听后默默地点头。其实内心宛如飓风下的大海,汹涌澎湃。 清风文学网  某次周末,我上学时在保卫科看见了张老师和他的女儿。他抱着他的女儿,把她举得很高很高,他的女儿被逗得咯咯地笑。张老师他爽朗地大笑,脸上是浓浓的宠爱和幸福。那一刻,我觉得眼前的人不再是严厉的令人惧怕的“大狼”,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父亲。我的心仿佛被一坛陈年的老醋浸泡,很酸很酸。想起老师他辛勤的付出,眼睛酸胀起来,眼前便是模糊一片。 清风文学网  张老师他星期六值班,每到这天,学生就会迅速地洗漱,然后乖乖地上床睡觉,从不耽误。因为一到熄灯,张老师就开骂起来,还会罚没上床的学生站。每次他只要一开骂,宿舍里便一片狼藉。每个人都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上床。一次,隔壁宿舍的一个学生没有及时上床,张老师把他叫出宿舍,问道:“你为什么还不上床睡觉?”学生答:“我关宿舍门的。”“关宿舍门?你刚刚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像贼一样!”那个学生顿时语塞,知道要倒霉了。“给我站五分钟。”“老师,我没穿衣服呢。”学生委屈地辩解道。“你没穿衣服还到处乱跑啊!”“可是天气那么冷……”张老师笑了笑说:“进去吧,早点睡觉,记得盖好被子。”学生顿如大赦,转身回宿舍了。可是我知道,张老师不会让他站的,不管天冷与不冷,都不会。他总是在这些小事情上面耍人。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窗外,漆黑的夜仿佛冰冷的水一样死寂,耳边隐约可以听见呼呼的风声,天气越来越冷了。我回头望着教室角落里那个佝偻的身影,内心缓缓流过一股暖流。这股暖流会陪伴我走过高考,走过挫折,走过生命中的坎坷。我不会畏惧,更不会退缩,因为我知道在我的背后默然挺立着一座山,山上长满刺目的荆棘与温柔的花朵。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所谓师者,至严,亦至善也。我想这句话用来形容老师您应该是最为贴切的吧! 清风文学网_美文赏析_作品发表

别人兵荒马乱里我们的半日浮生 那年,我们高三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三。你们在我的故事里,不知我是否也在你的故事里,我总希望,我们能永远活在对方的记忆里,不主动把记忆碎片剪掉,就能长久地生生不息。 而故事开头,最打趣的场景是炮灰遇见了小雨。 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炮灰不是灰,是个少年,小雨也不是天气,是个姑娘。那天小雨从食堂出来,我和炮灰端着碗坐在球场上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看看手里的饭菜,索然无味。 内容来自炮灰说,刚才那狐狸精好像是我们黄水口那片儿的人。你们黄水口盛产狐狸精呀。不,我们黄水口盛产美女。炮灰就是我的朋友。 清风文学网我们有脸吗?没有 ,我们要脸吗?不要我被分在(6)班念书。高三(6)班。 清风文学网

  顾远轩,有些人注定是过客,我们也不例外。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来自清风文学网炮灰不是灰,每次回家总是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