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市长对苏娟说,她应该知道我是首长的司机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一、 快过年了,首长叫我这个贴心贴肺的司机去碧翠苑送一趟年货。其实,我现在不是给部队首长开车,而是省委领导的专职司机,只是在部队当兵习惯了叫首长,复员回到地方仍然将

  一、
  
  快过年了,首长叫我这个贴心贴肺的司机去碧翠苑送一趟年货。其实,我现在不是给部队首长开车,而是省委领导的专职司机,只是在部队当兵习惯了叫首长,复员回到地方仍然将地方领导叫“首长”。
  天空零零散散下着薄雪花,屋檐下不时有儿童有一下没一下燃放鞭炮。沿途,从外地归家过年的游子们背着、拖着笨重的行囊从我的车窗外一闪而过。
  我给首长开车三年来,这已经是第N次给首长的那位送货。至今,我还记得第一次给首长的那位送货的情景。当我来到碧翠苑,轻轻按响M楼M房的门铃,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给我开门,美女大眉大眼,面如满月,身材修长,丰乳翘臀,皮肤白皙透明,真是世间不可多得的尤物。我将一个包裹递给她,然后说:“这是首长叫我给你送来的。”她接过包裹,面无表情地说:“知道了。”她即不让我进门,也不说声谢谢,就当我是一个快递员。她轻轻说完这句话,欲有关门的意思,我赶紧说声“不打搅!”便匆匆走了。后面是“呯”的一声关门声。我开着车一路走一边寻思,给她送货,首长应该预先通知她了,她应该知道我是首长的司机,因何对我这么冷?嫌我丑矬?论个头,我海拔一米七八,坚持健身,体形健硕,虽从部队复员三年,举止仍保持军人的雄姿;论五官,浓眉大眼,坚挺的鼻梁,刚毅的方脸,菱角分明的嘴唇。部队高级首长都认可我是美男。这位冷美人对人也忒冷了。当然,我并不怪她,不看尊面看佛面,首长对我关怀备至,我给首长当司机半年内,他就先后将我的龙凤胎弟妹特招,送进部队和省委招待所。我当然对首长感恩戴德,首长根据我的一贯表现,真诚和机灵,已认可我是他的“心腹”。不过,那位冷美人和首长的关系,我一时还没有搞清。冷美人是首长的儿媳吗?首长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外读博。或许是侄媳,或许是妻舅侄媳之类吧!
  不过,三个月后,我第二次为首长给冷美人送货,冷美人对我倒是比第一次客气多了。碧翠苑清一色两梯四户小高层楼房,房屋坐落在城郊依山傍水地方,小区内林木茂密,一座座红墙楼房拥掩其间,环境甚是优雅。按门铃,冷美人微挺着肚子给我开门,看来她怀孕了。我将包裹交给她,正待走路,冷美人却笑吟吟邀我进屋坐坐。我进到客厅,看到厅的一角还有和她年纪相仿的三位美貌女子,正襟危坐于麻将桌旁搓麻将。这时从厨房走出一个年若二十,相貌平平的女子给我泡茶。我想她可能是冷美人的佣人吧!
  我还忘记交代冷美人姓氏名谁了,首长这回告诉了我,冷美人姓刘,名雅琴。这时,刘雅琴叫佣人去麻将桌上帮她挑土,她陪我坐下闲谈。她边和我说话,边削着苹果,将削好的一个大苹果递给我,又问我喝不喝咖啡。我也是昨晚等首长的饭局散棚睡晚了,有些疲倦,喝一杯咖啡提神正好,于是就答应了。刘雅琴冲的咖啡闻着浓香,喝一口苦中带甜,这咖啡档次高,好喝。我不失时机地赞美咖啡冲得好,浓淡适中,她听了又抿嘴笑了。待我喝完咖啡,她不管我是否同意,又挺着大肚子给我冲一杯。她告诉我,这咖啡还是上一次我帮忙给送来的。当然,我并不知道我送的包裹里有无咖啡。她还告诉我,搓麻将的三位美眉都是住她同一楼梯间的少妇。
  我观察四壁,墙上没有挂主人的结婚照,待刘雅琴二次去厨房冲咖啡时,我随便翻了翻放在茶几一角的像册,里面有首长和她的亲密双人照。这下,我这个刚从部队复员来地方不久的榆木脑袋,才真正弄清楚了他们的关系,然来,正人君子的大领导也会金屋藏娇。是啊,这么美的女子哪个男人不爱,能和她面对面说会儿话,都感到无比受用。什么政治,什么主义,什么原则,在这么美丽的女人面前,一切都可以忽弱不计。
  随着刘雅琴的肚子越来越挺,我被首长叫来碧翠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碧翠苑有了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在碧翠苑随便逛一圈,杨花糁径间走着的,细草铺毡间的石橙上坐着的无一不是年轻貌美的少妇。她们身上穿着的无一不是闪亮登场的名牌,耳朵脖颈手腕指间挂着戴着的无一不是璀璨夺目的土豪金,无一不是珠光宝气的珍珠翠玉。她们锦衣玉食;她们器宇轩昂;她们养尊处优……。女人的美貌就是文凭,女人的美貌就是福利,女人的美貌就是获得名分地位物资基础的一切。她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化化妆,搓搓麻将,逛逛商场,然后出国旅游购物,在国外大把撒钱。她们被男人养着宠着爱着,男人是他们的金钱永动机。她们的靠山就是大大小小手握实权的官老爷,还有身价亿万的企业家,财大气粗的土豪,学者教授名导……。在碧翠苑周围随便问一个路人,谁都知道碧翠苑是一个典型的二奶苑。
  和刘雅琴住一个楼梯间的三位美少妇,有俩也是被地方官员包养的,有一个是被知名教授包养。一来二去,我也和她们混熟了,人一熟,插科打诨的话也是常有的,但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偶而,也陪她们搓几圈麻将,因为我是生手,常常只有放炮的分。在领导的饭局上,我们在门外伺候的司机也能得到一个吃请单位的小红包。我得到的小红包,又在麻将桌上被这些美丽而快活的少妇们生生捕获了。
  刘雅琴开始生产了,遵照首长指示,我从头到尾陪着她在医院,忙上跑下,挂号住院,签字画押都一一代劳。我这个未婚小子生生成为了刘雅琴的名义丈夫。
  刘雅琴终于顺利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男孩虎头虎脑,宽宽的额头,大大的鼻梁,耳垂长而肉厚,像极我的首长。看相,这男孩将来又是一个当大官的料。我为首长高兴,首长一生无子,老来终得一子,他应该在梦中都将笑醒。当然,最高兴的还是莫过于刘雅琴了,生下一个带把的,她的地位也将更加牢不可破,怕是只等将来首长的黄脸老太婆一死,她就能顺利接班,成为首长名下的第一夫人。
  刘雅琴生孩子后,首长托付我再帮她们母子找一个可靠的老妈子,我于是在自己乡下亲戚里左筛右选,找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远房亲戚吴妈。吴妈能干,不多言,会带孩子。如月婆子哺乳奶水不足,她就拿出乡下祖传秘方,路边荆(中草药)蒸叫鸡发奶水,这一招果然灵验,丰满的乳汁把个乳儿养的白白胖胖。吴妈和小黄拧成一股绳,两人脚勤手快,家捡拾得井井有条,饭菜做得喷喷香。因此,首长满意,刘雅琴高兴,连我这个介绍人脸上都沾光。
  我不紧不慢地开着车,回想着这些事情,车窗外天地间的薄雪花还在蹁跹地下着。我将车开进碧翠苑,整个小区环境还是那样幽静而雅致,亭台楼榭,画栋雕梁,水池假山,流泉瀑布,穿着多姿多彩锦貂裘皮的美少妇们像时装模特不时在小区穿行。道路上、草地里积下了薄薄一层莹莹雪花。我感觉这里雪花因了美少妇们的衬托,犹显瑰丽傲岸、玉洁冰清。
  我将大包小包的过年物资搬进电梯上到三楼,进屋后,吴妈将年货一样一样清点好,装进双开门大冰柜和储藏室。刘雅琴坐在床上正给孩子喂奶,孩子足满一岁,该给孩子断奶,可首长交代,得给孩子多吃几个月。首长一般不方便来碧翠苑,这么大的官,每天都在电视里出镜,谁都认识。因此,一般都由我开车,让他们在车里,或在另外的秘密地点见面,亲热。
  小黄知道我喜欢喝咖啡,她便照着刘雅琴的方法给我冲了一杯。孩子吃完奶,我接过这个大胖小子逗乐着。孩子已经会呀呀学语,长相越来越像及首长,连脾气都像,一生气就拧起眉毛。孩子的大名叫继征,这是首长给取的,一个寓意深远的名字。
  刘雅琴告诉我,过了春节,她想带着孩子去一趟海南三亚旅游,孩子他爹已经同意。
  
  二、
  
  过完春节,首长托付我,刘雅琴带孩子去三亚旅游由我全程陪护。他告诉我,三亚那边都联系好,吃住玩都有专人接待。
  虽说三亚有专门接待,但一些必备的小东西还的自己准备,我从部队开始跟首长这么多年了,这方面有着较丰富的经验。于是,我在短时间内购齐了以下必备物品:防晒霜、晒后修复霜灯饰、太阳镜,近视镜、隐形眼镜(如近视),泳镜、伞、帽子、发梳、毛巾、手机及充电器、DV及充电器、抗过敏药(如过敏)、止泻药、防中暑药感冒药、止痛药、风油精、消炎药、邦迪(大)、驱蚊水、沙滩鞋、衣服(多几套容易干的)、机票、身份证、沙滩鞋、游泳衣。
  刘雅琴和我商量好,吴妈在家看家,小黄和我们一道前往三亚。我们第一站坐班机飞向了海口,下飞机出机场,海南省某大型企业领导早派专车迎候,接待安排我们的行程。
  当我们几人坐上奔驰商务车,接待人员阿金问我们喜欢下榻哪家酒店,刘雅琴望了望我,我胸有成竹地笑着对阿金说:“就住金海岸罗顿大酒店吧。”以前我陪同首长来过几趟海口市,所以,对星级酒店档次及服务质量都了然于心。像我刚才提到的这家星级酒店,主体建筑颇具欧陆风情,距离海岸近,酒店设施一流。
  我们是当天下午住进酒店的,那家企业领导招待我们的晚宴也是在这家酒店举行的,他们派来了一位副老总和三位美眉作陪。席间,二十个大菜不停地上,飞天茅台准备了四瓶,那位邹姓副老总和三位美眉还真能喝酒,想不到的是,刘雅琴喝酒也不示弱,其实,我也能喝,只是碍于处在保镖身份上,不宜太过。他们大概心知肚明,也不详细打听身份什么的,大家只是边喝酒边天南海北得神聊。酒喝至半酣,邹副总又给我们这几位贵客发了红包,当然,给初入人世的小宝贝的红包是最大的。两个小时过去,四瓶酒已喝个底朝天,桌上人都有了几分醉意,其中刘雅琴和副老总都喝得有点高,阿金要酒店服务生再来两瓶,被我谢绝了。小黄早带着小宝贝去酒店房间歇息,邹副总一行人和我们作别后,我搀扶着烂醉如泥的刘雅琴上了电梯。
  刘雅琴在席间硬拼着喝醉,我知道她也有自己的苦恼,她毕业于一所著名传媒播音大学,在地区电视台当播音员,秘密跟了首长后,辞掉工作,当了专职情妇,名不正,言不顺,连生下儿子都不能堂而皇之张扬。既有才能又有学识,又美到极致的年轻女人,细想起来,她可能觉得有些不值。但她并没有想过,这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愁更愁。刘雅琴出生门第并不高贵,父母是普通农民,而且死得早,留下她这根独苗,靠在国外打工的叔父资助,才完成了大学学业。刘雅琴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刚开始接触,你会觉得她冷,甚而不近人情,时间长了,你就能感受到她是一个热乎的人。我后来每次到她家里,她总是要问我吃饭没有,她烧的鱼好吃,特别是烙的饼更胜一筹,薄薄的饼,中间还挌了白糖,拌了芝麻,两面烤的嫩黄嫩黄,比街上买的好吃。刘雅琴会喝酒,但一喝便醉态萌生。
  我们在海口小住了两天,第二天一整天我们由阿金陪着逛了海口市的公园和名胜古迹等。吃过晚饭,阿金走了,约好第二天还由他陪护我们去三亚,他让我们早点休息,第二天赶个早。可到了晚上,刘雅琴突然提出要去海边走走,我告诉她酒店去海边约两华里地。她说那就散步去。她对大海好像有特别深的情意,站立海边,久久地看着浩瀚大海,纹丝不动地看着汹涌的大海浪涛,眼里隐含着忧郁。我一再提醒说时间不早了,她才依依不舍离开海岸。我说坐计程车回家,她坚持要散步回家。我怕耽误第二天的行程,便选择了距离酒店较近的小路。路途少有行人,我两走至半途,黑暗里忽然窜出三个小流氓,说向我两借点钱用,我见他们手里都拿着匕首,怕伤着刘雅琴,便顺从地掏出钱包,将里面约两千元钱都尽数掏出交给了他们。可他们并不死心,他们看刘雅琴貌若天仙,便动了邪念,要我走,将女人留下。我看他们真是太不知死活,于是将擒拿格斗的本领彰显出来,躲在我身后的刘雅琴还没有反应过来,三个歹徒就被我几路招数悉数摔倒在地。由于处在气愤之中,我出手稍显重了一些,有两个歹徒的手关节已经脱臼,躺在地上呼娘叫爷,一个直接劈晕。我从为首歹徒手中夺过属于我的钱,拉着刘雅琴横穿过小路,拦下一辆计程车飞快走了。
  回到酒店,刘雅琴才定下心来。她说,真看不出你有这样好的身手。我说,我本来就是侦察兵出身,后来才去给部队高级首长当司机兼保镖。她说,有个歹徒摔在地上不出声了,不会出人命吧?我告诉她,不会,我练就武术家万籁声传下的的铁砂掌,只用了不到三分掌力,晕倒的歹徒三五分钟即可清醒过来。
  许是刘雅琴将昨晚遭遇歹徒的事电告了首长,首长觉得海南这边的人没有二十四小时全程陪护,立马从本省连夜派人过来接应。首长派来的二男一女第二天一早就到了酒店,随阿金带领同行。
  我们一行人在碧水蓝天的三亚玩得很尽兴开心,海口和三亚好些知名企业家和科工贸有关人士纷纷赶到我们的下榻酒店,宴请我们,为我们接风洗尘。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和首长的真实关系,但他们一定知道我们是首长身边的人。盛情款待我们,他们即可向首长邀功请赏,又可通过我们进一步接近首长。他们的大脑一个比一个灵光,嗅觉一个比一个灵敏。

美艳娇妻婚后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就出事了,她被人灌得不省人事后,脱去内裤……     结婚5年,妻子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意外发生了!  妻子从来滴酒不沾,喝一口都可能引起过敏。可是她的一帮子同学不放过她。她的一位男同学端着酒杯,笔直地站在妻子面前,一饮而尽,说:“小萌,女人有很多宝贵的第一次,我只想得到你一个第一次——那就是喝酒的第一次!”  同学们都起哄。妻子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茄子,不知所措。坐在妻子旁边的一个女同学就硬逼着妻子把一杯干红喝了! 而后,她真的醉了,醉得一塌糊涂,人事不省。  同学们把她安顿在酒店的一个房间,她浑然不觉地睡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妻子才醒转过来。房间里没有半个人。她感到头痛欲裂,踉踉跄跄到卫生间去洗脸。在卫生间里,老婆发现了一个天大的问题——她的内裤被人褪至膝处!也就是说,在她醉得人事不省的时候,有人动了她的内裤,甚至做出……妻子是大学里公认的校花。即使现在已是30少妇,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她丰满的胸部,白皙的皮肤,不知有多少男人觊觎呢。  可妻子是个冷美人。再说也是个公职人员,从来不会做一点儿有损形象的事。  现在,坐在我身边的妻子,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是谁把她扶进了房间,谁把她放到了床上,谁陪护了她,谁可能褪下她的内裤。她觉得很委屈,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滴,一时间,我也手足无措,心里头罩着一片铅云!  为了安慰她,我终于结结巴巴地说:“也许没、没有什么事,那么多的人在一起。”  “可是我的内裤怎么会掉下呢?你说啊!呜呜……”  “也许是你的同学怕、怕你束着不、不舒服,帮你褪、褪下的。”我嗫嚅着说。   上一页12下一页 分享:

十八 就在这天晚上,胡扬和谢婷婷他们几个在城北的得月楼相聚时,田振军与王金成他们那个圈中的人又在城南的夜舟美食娱乐中心相聚,两个不愉快的人都找到了一个愉快的场所。 他们这个圈子的客是由金华公司总经理赵永强请的。早上,赵永强就给田振军打电话预约了晚上聚会,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赵永强又打来电话催他早点过去,说是白市长也要来。挂了电话,田振军一阵兴奋,就屁颠颠地赶了去。他知道,他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打入到他们的这个圈子之中,与他的老战友王金成是密不可分的,除此之外,与他对两位领导的知恩相报也不无关系。在当今社会里,说白了,就是一种利益关系。任何一个人,倘若你不想付出,或者说你没有丝毫的利用价值,你就很难入围。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田振军自从做东请过一次客之后,他也被反请过几次。渐渐地,他也就与他们拉近了距离。耳濡目染中,他才知道赵永强的这个金华公司实际上是由公安局投资开办的。这个公司主要做着公安系统管辖中的各种生意,比如车辆清洗,倒车喇叭的统一装置,出租车辆安全栏的装置,统一喷漆什么的,都是些有利可图的生意,并且,利润相当可观。当然,赵永强每年都要给公安局缴管理费的,但这种管理费充其量也只是走走形式而已,真正落实惠的只是极少数人。 夜舟美食娱乐中心则是由市计委投资创办的一个经济实体。刘国云在担任市计委主任时,曾和公安局联合卖了一批城市户口,收入几千万。双方一协商,就从中拿出了一百万创办了这个美食娱乐中心,由苏娟经营,苏娟每年给市计委上缴一定数额的承包费。苏娟原是工厂的一名普通工人,因人长得出众,又善交际,与刘国云相识并有了那层关系后,她就甩掉了她的男朋友叶非,公开傍上了刘国云。刘国云为了给她找个赚钱的事儿做,就给她办了这样一个实体。后来,刘国云当了市委常委秘书长,知道他们这层关系的人都来求她办事儿,苏娟就越发的趾高气扬,俨然一副官太太的姿态。 田振军来到夜舟,一看那门面,就觉得很有气派。在迎宾小姐的带领下,他踏着软绒绒的纯羊毛地毯,来到了二楼的仙人阁里。赵永强和苏娟早已等候在那里。田振军和他俩一一握过手道过好之后,就问首长什么时候来?田振军在部队上称呼领导称呼习惯了,不好改口,有时就把上级领导称呼为首长。大家觉得挺新鲜,也就改口称之为首长。赵永强说,马上就到。完了之后又说,只来白市长,刘秘书长还有个应酬,晚一点才能来。 说话间王金成满面笑容的进来了,大家就问,看你乐的,什么事儿使你这么高兴?王金成笑着说,刚才司机小王讲了一个发生在公共汽车上的笑话,让人越想越觉得可笑。苏娟说光你一个人偷偷的乐也太自私了吧?应该讲出来让我们也听听。王金成说,这个段子带点色彩,不过,这色儿不太重。说着便讲了起来:“有一个少妇,年龄同苏娟差不多,人也长得像苏娟这么漂亮,只是没有苏娟这么有经济实力,她上下班还得去挤公共汽车。一次,她看到路边有卖的香蕉,质量不错,价格也很便宜,就买了一串,看到公共车来了,她就挤了上去。因车上人太多,再加上上下下,挤来挤去,就把那一串香蕉挤没了。少妇自认倒霉,就索性抓住一个最大的算了。车到了一站,少妇用手捏了捏,觉得香蕉在,车又到了一站,少妇又捏了捏,香蕉还在手中,心想,有一个比没有一个总强吧。到了第四站,她身边的一个小伙子客气地对少妇说,大姐,请你把手松一松,我要下车。少妇一看,原来手抓错了地方。” 故事讲到这里,听者几乎同时轰地一下爆笑开来。苏娟一边笑着,一边对王金成说,王局,我看你是生着法儿在编排我,我真是服了你。 就在这种哈哈大笑声中白市长进来了。白市长说,看你们高兴得是啥事儿?说出来让我也分享分享嘛! 王金成说我讲了个黄段子,登不了大雅之堂。 白市长落座后就问赵永强,还有什么客人? 赵永强说刘秘书长有个应酬要迟一些来。除了刘秘书长,再无别人了。说完就吩咐服务员上菜。 白市长曾担任过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就在他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由他牵头与计委、公安合伙搞了那次向外卖城市户口的活动。一时间,城市的打工者和农村青年纷纷奔走相告,大家怀揣着或是自己积攒的或是亲朋好友相借的钞票拥进市公安局,排着蛇一样的长队缴钱,争当城里人。一些周边地区的待业青年和农村青年得知消息后,也纷纷走门子托关系,前来买个银都的城市户口。当事过多年,时间的白驹跨入新世纪之后,各大城市的户口公开放开,城市户口作为一种符号不再那么重要的时候,那些曾经拿钱买户口者每每想起,无不捶胸顿足的懊悔。而那几个策划者每每回忆起此事,无不喜形于色,沾沾自喜于一夜之间的辉煌。自从那次成功的策划和真诚的合作之后,刘国云和王金成就更加敬重白建国的聪明才智,白建国也更加信任刘国云和王金成。不知不觉间,三人就建立起了亲若兄弟般的关系。 田振军有时也非常羡慕王金成,心想他有了这样的关系,高升只是迟早的事了。于是便暗下决心,王金成既然给他创造了这样的机会使他认识了白市长和刘秘书长,他就一定要把握好机会,拿着这张旧船票,想办法登上他们的这艘客船。 他们正喝到高xdx潮时,刘国云来了。除了白市长坐着之外,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迎接他。 刘秘书长说,坐,你们都坐。因为心里想着你们,匆匆把他们打发了就赶到这里来了。 田振军顺手接过了刘秘书长的手提包挂到衣架上,其他几个人又忙着为他添菜。 刘秘书长落座说,菜就别添了,给我泡杯茶。 白市长问,你去应酬什么人去了? 刘秘书长说,是省精神文明办公室的一帮子,尽是虚的。说着才注意到了坐在他身边的田振军,便说:“老田,到电台工作还习惯吗?” 田振军马上恭敬的说:“刚去有点不适应,现在也就慢慢适应了。” 刘秘书长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喝酒,继续喝酒吧。”于是,大家又继续划起了拳。 酒是好酒,五粮液;人是好人,圈中人。大家也不设防,能喝多少算多少。一直喝到九点多,大家才尽了兴。赵永强就说请领导们上楼去坐一会儿。白市长对苏娟说:“小苏,下一个节目是什么?”苏娟说:“还是老节目,早已安排好了。”田振军这才省悟到,难怪在划拳时苏娟出去了好几趟。 上了二楼,进了一间非常豪华宽敞的娱乐室,有麻将桌,棋盘,还有供休息用的床和洗漱间。刘秘书长先上了趟卫生间,出来后笑眯眯地说,开始革命吗?白市长说你们革,我和金成洗个澡去。刘秘书长说,苏娟你安排好了没有?苏娟说安排好了。说着就带着白市长和王金成出了娱乐室。白秘书长就对赵永强玩笑说,老赵你别心慌,你先打麻将,等他们来了顶替了你再去。赵永强就嘿嘿笑着说,我昨天刚洗过,今天就不洗了。赵永强在笑的时候两眼就眯了起来。这是表面上看起来很厚道其实并不厚道的那类人。 不一刻,苏娟回来了。苏娟高兴地对刘秘书长说,给他们安排好了。田振军从苏娟的那神态中完全可以看得出,那不仅仅是洗个澡,而且肯定还有别的内容。刘秘书长说,安排好了我们就开战吧。说着就坐在了麻将桌旁。田振军不免有点拘谨,但更多的是高兴,能与堂堂的市委秘书长同坐一桌修长城,不是输几个钱的问题,而是关系靠拢的一种象征。他要是不把你当自己人,你即便想给他输,他也不想赢。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市长对苏娟说,她应该知道我是首长的司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