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兰已经泣不成声了,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桂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68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1 落日的余晖斜洒在古柏村的柏油路上,村寨还和往常一样宁静,垂柳的影子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房子静默在渐渐暗淡的暮色里,炊烟升腾起来了,飘散在暮霭中,慢慢离去,不见了

  1
  落日的余晖斜洒在古柏村的柏油路上,村寨还和往常一样宁静,垂柳的影子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房子静默在渐渐暗淡的暮色里,炊烟升腾起来了,飘散在暮霭中,慢慢离去,不见了踪影。红砖瓦房红红的房盖弥漫了鲜红的记忆,土坯房难忘的往事或许还清晰地留在古柏村,还印在欧阳兰长久的回忆里。
  企盼了半个世纪的欧阳兰,在一次又一次的的失望中,仍然在寻找着那渺茫的希望;不知道是她的执著感动了上苍,还是上帝给她渺茫的希望点燃了一丝光亮。那天,她终于接到来自那个叫三人班村的村长打来的电话:“你的弟弟找到了,过几天就去看你……”,欧阳兰已经泣不成声了,这样的消息她盼望了一年又一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2
  欧阳兰坐在八仙桌前,挑着煤油灯的灯捻,鹅黄的灯光照着她那张常年劳累而日渐褶皱的脸,一毛钱一盒的嘎啦油她也从来没有舍得买过,岁月的痕迹把一个美丽的少女,雕刻成一尊塑像,多像一个年代的缩影。
  母亲离世时那句话语:“一定要找到你弟弟九儿,那时候俺家穷,养不起你弟弟九儿,你姑老爷为了咱家好,把他送给S县的一个叫三个人的村子里,好像姓关……还有,他脑袋后头有一块红色的胎记----。”母亲的声音渐渐听不到的时候,欧阳兰嚎啕大哭起来。母亲带着自责和遗憾离她而去,她就暗暗下决心,告诫自己,一定实现母亲的遗愿,那一年欧阳兰15岁。
  母亲留下的那句遗言,始终在欧阳兰的脑海里萦绕,一遍一遍,一遍一遍。她无数次把自己家唯一的贵重物品——一对耳环,拿了出来在手上摆弄着,脸上却藏不住那企盼的焦虑,这对耳环是结婚时婆婆送给她的,也是丈夫给她唯一的结婚礼物,也是婆婆的传家宝,即使在最艰难的日子她也没舍得卖掉。丈夫看着心爱的妻子那暗淡的眼神,想着梦里喋喋不休的话语,他终于说出了那句憋了很久的又十分心疼的话:“把耳环卖掉了,再卖掉咱家的那只手镯,你就可以去找你的弟弟了。”说完,他叼着旱烟袋,嘴里吐着烟圈,无可奈何地看着天花板。
  “不能卖手镯,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念想。”妻子眼神暗淡地看着他。
  “那就把、把……那头肥猪卖了”,他说话有些吞吞吐吐。“那头猪是咱家二妮和她弟的学费。”
  欧阳兰嘟囔着说:“再想办法吧!”那眼神充满了坚定,说话的声音却显得那么的无可奈何。
  那天欧阳兰去赶集不在家,丈夫偷偷卖掉了那头猪,才凑足去S县的路费。她第一次踏上了东去的列车,开始了艰难寻找弟弟九儿的路。这时候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妈,30岁的妇女了。
  她终于找到了母亲临终时说的S县三个人的村子。其实真名叫三人班。“这儿,有没有个叫九儿的孩子,从小是要来的,他有一只银手镯……”,她还不时地拿出自己手中的手镯让大家看。从村东头到村西头一直在打听着。临来时,丈夫准备的干粮一路上也吃得差不多了,也没有打听到这家人的下落。
  
  3
  说起九儿,也是在是太可怜了。九儿刚生下来的时候,他爹关键因为家里实在太穷,父亲大病多年,治病都没钱,全家人吃上顿没下顿,哪里还能养起这么幼小的孩子。他爹就把他抱到三人班送给一家也姓关的人家,大家口径一致,给孩子取了新名字,大名关大伟,小名石头,因为他脖子后头有一块红红的胎记,就像一块圆圆的红色石头。这样一来,欧阳兰自然是打听不到九儿的任何信息。村里人自然也不会把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外乡人。村里有小孩从她面前走过,每一个男孩都好像是她的弟弟似的。
  她在村寨转悠了10天,也没有找到那个是她弟弟的男孩。夏天的风闷呼呼的,正午时候,太阳像火一样,身体像烤焦了一样,被热风一吹,更觉得得难受,外套粘在身上,就像背着一个湿透的面袋子,又沉又累。欧阳兰用手拽着衣服领子,一股风钻进空壳的半敞开的衣服里,一丝冷意打醒了她。她知道再这样找下去,不会有结果的。当她一步一回头,嘴里不住地念着弟弟的名字“九儿,九儿”。
  离开村寨的时候,她黑红的脸上皱纹好像又深刻了许多,一夜间又增添了许多白发,在村寨里的人看来,她就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回到老家,见到丈夫时,她几乎瘫倒在家门口,丈夫赶忙把她扶进屋里。从她眼神里他知道这次的结果不乐观,他也就没有说啥,只是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之后的三十年里,欧阳兰又来过几次这个村寨,依然没有结果。她只是在痛苦中焦急地盼望着,盼望着有一天,弟弟九儿突然闯进他的视线,完成母亲临终的遗愿。为了这遗愿,她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添了多少白发。一个五十岁的中年妇女,竟然被岁月折磨的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妪。尽管此时的她已经是一个憔悴的中年妇女,但是,由于三十年这里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仅村村通公路,家家住上了大瓦房,她的老伴还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生活提高了,日子过好了,可她始终没有忘记寻找他的弟弟九儿。
  这天,老伴陪她来到了这个他不止一次来过的村庄,在县城老伴替他租了一辆出租车,拉着她,挨个村落去找。当他们又来到她以前来过的这个叫“三人班”的村子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村子里一位也姓关的老大爷非要留她俩住下,说是明天上班的时候,领他俩去乡里派出所报个案,求公安机关帮助查找,又和村支书老刘说了此事,老刘说请他俩放心,村上一定和派出所一起查找此事。当时还留下了他俩的电话号和九儿的体貌特征,就是那块像红色石头的胎记。由于这个胎记十分特殊又十分稀少,老刘和派出所的人都十分留心。
  
  4
  三十多年后一天,关大伟回到三人班村,村寨和往常一样,炊烟依旧在各自的房顶上升腾着,迷蒙的细雨把村子笼罩在迷茫中。红旗轿车行驶在“水泥”路上。这路和红旗轿车有些不相宜。他焦急的心被细雨打湿了。
  父亲癌症晚期。冥冥中一直念叨着“石头,石头”,这是关大伟的乳名。关大伟来到父亲床前的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来,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一串泪花。老年人说父亲是在等他,他来了,父亲才放心地走了,父亲的眼神里,好像有好多话要对这个并非亲生的儿子说,但始终没有说出来。
  关大伟安顿完父亲的后事,他对父亲的愧疚仍然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离去。从小到大,父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就是在家庭生活极度困难的时候,父母亲也是精心呵护着他,可以说他在家里没受过苦,也正应了欧阳兰的母亲给想孩子找个好人家的心愿。
  关大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在家父母娇惯着他,偏偏这孩子乖巧,学习成绩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特别是理科,年年都是名列前茅,上高中时还得过数学奥赛的一等奖,最终以高分被A省理工大学入取,考上大学父母脸上也露出异样的光彩。
  那年欧阳兰来的时候。关大伟家就住在村子里,只是他在县里的中学读高中,父母为了躲那个寻找弟弟的女人,竟然把家搬到邻村一住就是十多年,难怪她没办法找到九儿。
  
  5 
  父亲走了,母亲早在几年前就离开了父亲,本来关大伟想把父亲接到上海享几天清福,可是父亲不习惯大城市的喧嚣,在上海呆了两个月就自己吵闹着离开了儿子的家,回到“三人班”这个养育了他一家三代人的小村庄。关大伟无奈,在本村请了一个保姆照顾父亲的晚年生活,父亲倒也过着衣食无忧的晚年。
  村书记老刘没事就经常到父亲家里坐坐,对自己的父亲照顾不少,要回上海了,关大伟自然要到村支书家里道个别,说些感激的话,这是人之常情。
  老刘和父亲有着很深的交情,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年他经常光顾父亲家的缘故,也是因为他上高中和大学时老刘时不时的接济他们家,他才能顺利地读完大学。当关大伟把一盒上好的“铁观音”塞到老刘手里,转身告别的时候,老刘拽住了他,用一种异样的声音给他讲了“九儿”的故事,并且拿出了一个小红包,里面是一个银色的小手镯,手镯是父亲弥留之时交到支书手上的,显然父亲不想把他的身世带进坟墓。
  九儿的故事,打动了他,但是越听越像自己的经历,讲完故事的时候,两个人都已经是泪人了,当他知道自己的姐姐还在H市农村时,亲情就像一壶烧开的热水沸腾起来了,当他听说姐姐欧阳兰曾经来找过他几回,几近沦为乞丐都没有放弃找他的时候,他的心像刀剜一样。当他听说姐姐为了找他,花光全家的积蓄,并且还在贫困中挣扎时,他的心碎了。他多想马上就到姐姐的身边,享受亲人相见的幸福时刻。
  老刘支书又和他讲了现在家乡的情况,村镇建设、招商引资、产业调整等等。最后说:“小石头啊!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咱村的情况你也知道,黑黝黝的土地、丰收的粮食,卖不出去,能不能搞一搞深加工……”
  他和支书老刘聊了一夜,从绿色品牌,到深加工;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到十八届六中全会……屋里不时地传出爽朗的笑声。当晚老支书留下在他家喝的酒,又住在他家。就在他脱衣服睡觉的时候,老刘无意间发现了他脑袋后头有一块圆圆的红色胎记。又回忆起欧阳兰告诉他九儿的生人时辰,对照关大伟的年龄,第二天,老刘就将这些情况报告给派出所,随即调取了他的所有户籍资料。
  
  6
  在外漂泊的二十年里,他先在上海工作,后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会计总监,再后来自己开公司做粮食生意,他学的是经济学,自然是懂行,在南方的几个大城市开有8家粮油公司。听了九儿的故事,知道了寻找自己的艰难,关大伟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先看看一直寻找自己的姐姐,再回到养育他的故乡建“绿色有机大米基地”“稻米加工厂”“包装车间”,申请绿色标志 、申请“鼎丰香”商标,以后在“木耳蘑菇等山产品加工”、“五加参”酒、冰葡萄酒……
  他的心里有了宏大的计划。
  
  7
  这天,古柏村的朝霞慢慢爬过了东边的山岗,太阳也早早的醒来了,袅袅炊烟依然在小村上空飘荡着,一幢幢红瓦房矗立成行,小村鲜亮起来,当太阳露出了笑脸时,欧阳兰老伴的搀扶下早早地站在村口,眼睛紧紧的盯着路的远方,等着那辆载着“九儿”的“宝马”车的出现……   

村保管员的工作,刘国忠干了8年。8年间,每年数万公斤的粮食要从手里过,年年对账都是分毫不差。1982年7月,刘国忠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82年至1997年,他担任村委会主任,1998年至今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

聂慧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当时给10多个村挨着打了电话,差不多全镇都展开了搜寻。因为桂花镇有郪江等多条河流,以及很多堰塘,各村的寻找目标主要是这些区域。

重新开朗起来的吐尼莎汗逢人便讲:“刘国忠是我弟弟,只要有他在,我这心里啊,踏实。”

危急,男子割腕后晕厥

“刘国忠老早就被我爸爸看中,当了村保管员并兼任会计、出纳。我爸爸总说他有文化,做人公道,诚实善良,心里装得下整个村子。” 昆都斯说。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图据警方

1980年因政策原因汉族农民集体回迁内地,那时候刘国忠有了两个儿子,老三刘晓敏还在妈妈的肚子里。虽然大队的维吾尔族农民都劝说:“老刘家的孩子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你们全家不要走!”但是看到村里近百户汉族农民都走了,刘国忠的父亲还是决定带全家人离开。

9月14日下午2点40多分,在接到报警两个小时后,民警在一处荒草丛生的水沟中发现了刘刚

当时在生产队里担任保管员兼会计的刘国忠坚持不离开村子,他对父亲说:“我想留在这里,不回去了!”为了让这个倔强的大儿子跟大家一起离开,老父亲甚至动用了武力。“父亲拿大棒子打他也不走!”头发花白的刘国殿有些伤感。“从村里到乡上14公里,从乡里到县城还有8公里路,交通不便,吃的是提孜那甫河的河水,含碱量大、口味咸涩,条件太差呆不下来。”刘国殿告诉记者,为了让孩子上学,刘国忠的几个儿女分别借住在甘肃老家、泽普县城维吾尔族大妈家和叶城县的姑姑家里。

接警后,民警随即展开搜救,并上报案情请求支援。

“他能呆在这里这么多年,这个毅力我们没想到!”刘国殿说,父母和兄弟们多次劝刘国忠换个地方,他都不答应。2002年9月母亲去世,刘国忠回老家奔丧,作为长子,老父亲希望他留下来,他却说村里事情多放不下,一个星期刚过就坐上了返程的火车。

家人也多次拨打刘刚的电话,通着,但一直没有人接听。家人称,刘刚是临近中午骑着电瓶车出门的,但并不清楚朝着哪个方向走的。

今年6月,得知父亲双腿麻木,刘虎山带父亲去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挂了专家号。听说要等上两天,父亲说村里有事等不及就回村了。

出警现场的辅警郭明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场地形很复杂,全是荒草和荆棘,路都没法走,担架也拿不下去。大家只能靠手,慢慢地将当事人从坡坎下抬上来,然后再换手抬上救护车。

2003年父亲去世了,兄弟们最后一次劝他:“你在新疆蹲了一辈子,混了一辈子,有啥名堂?还是回来吧!”刘国忠说:“现在还不行,工作忙离不开,等我退休了再说。”

弟弟刘刚给哥哥发的“绝笔信”。

1993年,14岁的三儿子刘虎山从老家回到了刘国忠身边,兄妹几个一起在县里上学。开学时刘国忠夫妇用马车拉着麦子和蔬菜把孩子们送到县上招待所,在这里每月5元钱租了个房子给他们住。刘虎山说,兄妹们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每到周末他和二哥轮流骑自行车回家带吃的;每到假期回家,家里总有干不完的活。

在给哥哥发了一条“绝笔”短信后,刘刚的电话就再也无人接听了。9月14日中午12点40分许,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桂花派出所突然接到报警电话,报警人是刘刚的哥哥刘强,称弟弟有轻生念头,在收到其短信后,家人一直联系不上他。桂花派出所随后出警展...

“我还欠着他家1万元钱呢,最近就还给他家。”昆都斯说。

向文介绍,在展开搜寻的同时,派出所报告了桂花镇政府,镇政府马上通知了附近村上的干部,组织村民寻找。聂慧又根据派出所里的通讯录,挨着给这些村的村干部打电话。能提供的线索是,刘刚出门前穿的衣服,所骑电瓶车的颜色和牌照。

记者在村里采访,发现村民们都没有锁门的习惯。推开村头一户人家的大门,院子里几只大白鹅和羽色黑白相间的鸭子正在悠闲地觅食,草棚下黄牛安静地吃着草。喊了几声,正在吃饭的主人热情地把我们迎进热烘烘的房子,随意唠起了家常。

向文和同事紧跟着追了过去,结果在一处两三米高的坡坎边,不见了人影。

难的是一做就是几十年

警民协力在草丛中救下轻生男子

刘国殿说到这里充满伤感:“大哥注定就属于这里,他没回过几次老家,回家也呆不住,最长也超不过两个星期。”

当民警和其父亲一起发现躺在水沟里的刘刚时,他突然嚎哭起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欧阳兰已经泣不成声了,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桂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