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出什么岔子,一本杂志如果每期只能刊发5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1 自以为聪明的李茂增被人骗了,他不敢四处声张,因为他自己或多或少也是骗子。 李茂增只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但是他讲课却是一流的,每学期学生评教,他总是名列前茅。他讲课

1
  自以为聪明的李茂增被人骗了,他不敢四处声张,因为他自己或多或少也是骗子。
  李茂增只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但是他讲课却是一流的,每学期学生评教,他总是名列前茅。他讲课声情并茂,引经据典,能使人一下子就被他引入一种美好的境界。他不但在本校受欢迎,而且经常到社会上讲学,同样受到学生们的好评。
  李茂增生活得很平淡,每天从家到办公室,然后去教室,上完课去教师餐厅用餐,晚上回家。他管这叫“三点成一线,”他说这样的生活最稳定,不会出什么岔子。可是岔子这东西真说不准,它要出你挡都挡不住。他被人骗了,骗走了整整12000元钱,这可是他差不多一年的讲课费呀!就这么打了水漂,连个声响都没有,他实在不甘心。
  他有些恨自己,好好地教书就行了吧,这么多年不都混过来了吗?非要去争个什么正教授?要想当正教授,需要考试,要考计算机,还要考英语。这些他都不担心,一次性的考试,自己底子又好,复习复习,就考出来了。可是这还不行,还要有省一级的科研项目;还要有国家核心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后面这两项就把李茂增难住了。他在学校主要讲授《财经应用文写作》和《大学语文》两门课,属于基础部文科教研室的教师,你叫他到哪里去申请一个省一级的科研项目呢?他所教授的课程,在省一级科研项目中基本不给列项。退一步说,就是有那么一个省一级的科研项目,那也早叫系主任和教研室主任们给瓜分了,根本轮不到自己。这不是要逼死人吗?到哪里去弄一个科研项目啊?
  你还别说,天无绝人之路,系主任报了一个省级的课题:《新时期大学生的信仰问题研究》。系主任工作很忙,想搞一个问卷调查,就想到了李茂增。他让李茂增去搞问卷调查和统计,给他挂个名,也算有个省级的科研项目了。李茂增很高兴,卖力地设计问卷,下发问卷,收回问卷。对问卷进行分类统计和分析,忙得不亦乐乎。忙着忙着还真有点搞科研的感觉了。于是他根据自己统计整理的资料,背着系主任写了一篇8000多字的论文。他的如意算盘是再发一篇核心期刊的论文,自己当教授的条件基本上就算齐了。
  论文写完了,怎么发表呢?他到了阅览室,找了很多期刊参考,最后,他选定了三份核心期刊,来了个一稿多投。他听有经验的同事说,这叫“广种薄收。”论文投出去以后,他天天盼着编辑部的电话或是电子邮件。
  在心急火燎地等待两个月以后,他收到了一份电子邮件,是一封退稿信。编辑写了几句客套话,说是可以投他处试试。有一天,他听对桌的王老师悄悄地说,有人的论文是找中介代发的,虽然收一点中介费,但是发表快,还是核心期刊。于是他动心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决定试一试。可是到哪里去找中介呢?他凭着聪明的脑子,想到了互联网。晚上他打开电脑,在搜搜栏目中打字:论文发表地址。电脑上立刻跳出许多QQ聊天的对话框,其中一个郑老师的:十年诚信提供发表服务,请问你需要帮助吗?
  李茂增看着这个陌生的对话框,他感觉有些担心,有些害怕,担心这样做被学校知道了会不会批评或处分?害怕的是这样贸然与陌生人打交道会不会上当受骗。于是他犹豫地在对话框中打字:请问发表一篇教育类的论文在核心期刊上要多少钱?
  “我们这里教育类的核心期刊很多,请问你需要发表什么样的核心期刊呢?”
  李茂增还在犹豫。
  “你的论文多少字符?”
  李茂增不犹豫了。
  “8000多字”
  “请问,你的论文什么题目?”
  “对当代大学生信仰问题的研究”。
  “我们这里有《大学教育论坛》比较适合发表你的论文。请把论文发给我帮你看看好吗?我们需要检测一下论文是否存在抄袭。”
  李茂增停顿片刻。他想:自己从图书馆书籍上引用的那些算不算抄袭呢?
  郑老师:“审稿不需要费用。请发送在线文件。”
  李茂增把论文发送给对方了。
  郑老师:“请耐心等等,我测试一下,粗略看一下。”
  然后李茂增一边等待,一边浏览其他的网页。他搜索了《大学教育论坛》的网站,看到了编辑部的电话,用便签纸记下了。
  三十分钟左右,对话框变蓝了。李茂增点开一看:“你的论文有点问题,重复率超过30%,修改后,可以发表,但是太长,能否压缩到5000字,这样正好是两个半版面,发核心期刊15000元,我可以给你优惠到12000元,发普通刊物2000元,我可以优惠到1500元”。
  “核心期刊是否可以再便宜些?”
  “《世界教育研究》便宜。要3000元。”
  “是核心期刊吗?”
  “以前是,但今年不是了,而且你谈的信仰问题不太适合读者的口味儿。”
  李茂增赶紧通过网络搜索,郑老师说得不错,《世界教育研究》已经不是核心期刊了。
  对话框里郑老师说:“你需要什么时候发表?”
  李茂增不假思索的打字:“越快越好”。
  “那我们安排6月份发表,七月份准时把刊物用快递发给你。”
  李茂增还是犹豫不定。对话框又蓝色了。
  “你按要求修改论文吧,再见。”对话框变灰色了。
  李茂增开始抓紧时间对论文修改,他细细看着自己写的东西,越来越感觉论文是应该修改的。经过修改的论文更加简明扼要,通顺好读。他感觉中介的郑老师可能真是内行,就是那种专业人士,经他指点自己的论文修改的比以前好多了。但是12000元的版面费实在太多了,他真舍不得。
  烦恼中,他看见了电脑桌上那张记着编辑部电话的小纸片,于是他拨通了那个电话。电话竟然通了。对方说自己不管收稿子的事情,给了他另一个电话号码。李茂增把新的号码记在纸片上,挂了电话。接着打通了新的号码。
  “喂,你好,你找谁?”
  “你是《大学教育论坛》编辑部吗?我想问一下你们的投稿信箱,给贵刊投稿。”
  “喔,是daxuejyluntan@163.com,你发过来的时候写好作者简介和电话号码。我是王刚编辑,我看了稿子就会联系你的。再见!”
  李茂增立刻把修改后的论文发过去了。第二天得到了王刚编辑的回复。论文已经通过检测,重复率达标,准备6月份上半月发表。需要版面费12000元。后面是银行转账的账户号码。
  这个价格太离谱了。李茂增没有马上答应。他打开QQ又来联系郑老师。郑老师在QQ上给他留言道:“修改完论文以后以附件形式发在我的QQ信箱里。”
  李茂增打字:“你好,您好。”郑老师的头像灰蒙蒙的,没有反应。无奈,李茂增把修改好的论文发给了郑老师的QQ信箱。不一会儿,来了一封离线文件。李茂增点了“接受”。打开一看是一封录稿通知,上面有大学教育论坛编辑部的公章和电话号码。电话号码就是王刚编辑的那个。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郑老师是专业人士,他在王刚编辑那里有面子,可以给版面费打折。也可以解释成他们是一个互相联系的诈骗组织,他们勾结在一起欺骗急着发表论文的老师们。他的心乱了……
  
  2
  这几天,学校的网站上揭发出某某副教授的论文抄袭的事情,在学校引起不小的轰动,学校准备处分这个副教授。这让李茂增很担心,他的那篇论文虽然经过了修改但是抄袭的痕迹还是很明显的,虽然没有超过30%,但是总归不是完全原创的。再就是那个中介郑老师一直不在线。当时也没有留下他的电话,总担心他骗走钱,而不给发表论文。一贯过着淡漠生活的李茂增副教授心焦起来了。
  昨天科研处下发了通知:学校以后要对教师们发表的论文进行学术不端问题的检测,凡是重复率在25%以上的,就定为抄袭,在评定技术职称的时候不但是不能加分反而要扣分。这让李茂增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的那篇论文重复率没有超过30%,是否没有超过25%呢?他心里没底。如果发表了,是否能通过科研处检测呢?不。还是自己先悄悄地检测好了再交上去,这样比较保险。于是,他在淘宝网上找了一个专门检测论文的店铺,把论文发过去要求检测一下,检测一次10元钱,检测的结果是:李茂增的论文重复率23%,他的心里终于舒了一口气,还行,能通过检测。
  
  3
  叮咚!门铃响了,送快递的来了。打开一看,原来是《大学教育论坛》来了,好厚的杂志呀,足足250页,赶上一本书了。李茂增急切的打开杂志,在目录上找到自己的论文。他松了一口气:总算收到杂志了,没有被骗啊!
  看着看着,李茂增发现不对劲儿了,怎么这本大学教育论坛的后面还印着“杂志”两个小字,这有点不对啊,难道这本期刊的名字叫《大学教育论坛杂志》;不是知网上的《大学教育论坛》?他的头突然变大了。立即打开电脑,上知网上搜查本期《大学教育论坛》的目录,结果如他所料,本期的《大学教育论坛》上根本就没有他的论文,他拿到的《大学教育论坛杂志》不是真正的《大学教育论坛》,是一本假冒伪劣的期刊。连普通期刊都不是,不是国家正式的出版物,而是非法的刊物。他受骗了!突然间他明白了,国家级的核心期刊怎么会是花钱就能发表论文的呢?那期刊的质量怎么能保证呢?《大学教育论坛》是多年以来的优秀期刊,怎么会允许一些人买卖版面呢?他感觉自己是傻子,让发表论文的欲望冲昏了头脑,这么轻易就被骗了!
  他打开QQ,想找那个中介的郑老师理论,但是人家不在线,他打了许多问号,对方就是不回答。他当时也没有留对方的电话,没法联系对方。快递上也没有写对方的详细地址和电话,只写了北京市。北京那么大,他到哪里去找呢?
  什么?认倒霉吧?李茂增实在不甘心。他感觉自己一个大学副教授,不能这样轻易就被人骗了?这骗子也太猖狂了,一本刊物一期就有200多篇论文,每篇12000元版面费,这是多少钱呀,少说也有180万元,一年12期,这是上千万啊!这也太多了,骗钱都骗疯了,我们这些安于本分的教师要讲多少课时才能赚180万元啊!这还有公理吗?
  可是又不能大张旗鼓地去查那个骗子,毕竟自己找中介发论文也是一种非法的行为。于是他决定自己暗暗地调查那个骗子,查那个自称“郑老师”的人。
  李茂增用化名注册了一个新的QQ,他加那个郑老师为好友,谎称自己要想发表论文。果然,那个郑老师上钩了。李茂增说,自己是一个小学教师,在一个偏僻的农村教学,这里没有工商银行的网点,更没有其他银行,只有邮局,希望对方提供地址,以便他按地址汇款。李茂增说的很真实,连自己都惊奇的发现,原来自己的说谎能力是这样强,对方竟然相信了他,发来了一个地址:北京市昌平区辛提路小羊圈胡同20号王刚。
  李茂增拿出上次汇款的收据,那里的户名也是王刚,这就对了,其实这个郑老师和王刚是一伙的。他们是专门利用教师们想发表论文的心理,在网络上用虚假信息骗钱的。李茂增想:我决不能轻饶了他们。
  
  4
  天刚亮,他就起床了,胸中满怀着激情,似乎自己要做的是一件为民除害的大事情。他随便吃了点自己带的点心,喝了一些白开水,就从旅店中走了出来,坐出租车来到辛提路,下了车,问扫卫生的大爷:“大爷,您好,请问去小羊圈胡同怎么走?”大爷说,一直向前走,遇到十字路口往南拐,然后走一站地的样子在往东拐,打听一下就到了。李茂增谢过大爷,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当他按照老人的指点来到小羊圈胡同的时候,天气下起了雨,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雨伞,心里想:幸亏我想的周到,不然一见面我就是一个落汤鸡,人家还不是先看我的笑话吗?
  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胡同。东边是1号,那20号一定是向西走。于是李茂增就看着家家户户的门脸,一直往西走,边走边看,这里都是一些小铺子,卖百货的,卖服装的,还有杂货店,什么都有。比起北京城的繁华,这里就是个小镇。终于找的了20号,却是一家打印店。起得太早,打印店没上班,门窗被防盗门挡着。李茂增看见门口贴着一个纸条,上面写,今天不营业,有事情请打电话,后面是电话号码。李茂增打了电话,他说,自己有事情也找王刚。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还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伙。他自称就是王刚。于是李茂增就说,我是来索赔的,你们收了我核心期刊的钱,却给我发表了一个非法出版物。我要求你们退款。王刚说,你胡说什么,我们是正当生意,从来没有欺骗过什么人,你小子是故意捣乱的,滚蛋,小心老子收拾你。李茂增不示弱,拿出那本杂志和汇款的收据。王刚不听他解释,一挥手,那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伙一起动手,把李茂增暴打了一顿。李茂增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又把李茂增拖上一辆面包车,扔到了小树林里。
  不知过了多久,李茂增醒了,他摸摸手机还在,气愤之极的李茂增,他带着伤痕,躺在地上,拨打了110……
  后经过警方破案,原来这个王刚是一个高智力骗子,专门利用各种职称评定工作中的论文需求,伪造论文和非法出版各种学术刊物,几年来作案金额已超过亿元。在警方的介入下很快破案,不但追回了李茂增被骗去的钱,而且由于李茂增积极配合警方破案还得到了奖励。这一事件惊动了有关媒体,记者对此事件做了追踪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当然李茂增所在学校的领导也知道了,他们很同情李茂增的遭遇,帮助他联系了有关学术期刊,李茂增进一步对论文进行了修改和润色,最后发表在了北大核心期刊上。为此,李茂增晋升为教授。最为让他高兴的是离异的妻子和亲生女儿回到了他的身边。其实,一直以来他都是淡泊名利的,只是为了满足妻子的虚荣心才去追求教授职称。通过这件事妻子和他都受到了教育,其实依靠组织和领导是最为可靠的。只要自己努力工作,命运之神就会青睐自己的。

(文中出现的代理和编辑均为化名)

来源:红网

明年毕业之前除了忙着写毕业论文,章齐国还在寻找这桩生意的接班人,如同3年前高他三届的师兄找他那样。

  目前的状况是,由于网络造假服务的极大方便,在大量“垃圾论文”的背后,诞生了大批名不副实的专家、教授。甚至有的名片上有好几个职称。

如此生财可比章齐国想象的简单,如同论文代理都知道的一句话“所有上知网的论文,均需要抄袭率30%以下,否则不予录用”,这是最低要求。而在一些期刊杂志的“编辑”那里却是最高要求。

  片面追求论文“量”的增长,势必影响论文的质量。为了评职称或者拿到科研项目经费,有的大学老师也加入了抄袭造假的行列。

一个月后,章齐国便接手了由其师兄创立的某地区期刊采编中心。这个无任何注册手续的编辑部,成立于2007年年底,对外称“由在读研究生创立,旨在打造一个发表论文的咨询与交流平台,缩短您发表论文的周期,为您的工作、学习带来方便”。

  “我们的杂志好的论文也有刊发不了的,因为论文太多,人家都花钱了,你就得排队,其实不花钱永远也排不上。有的人要求的比较急,愿意多出钱,哪就得安排先发。”

这份只有几百字的文档,从CSSCI、北大核心、国家级到省部级刊物应有尽有,其代理价和版面费的差价分别是1000元左右、800元左右、300元左右和200元左右。学科领域则多以教育教学、医药医学为主,其中不乏一些知名的核心期刊。

  褚先生是一家音乐舞蹈艺术类杂志的副主编,他们的杂志不属于核心期刊,但是因为属于权威部门主管,这些年已被许多院校公认为“核心期刊”。凡是在该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无论是研究生毕业还是教师评职称,都反映“很管用”。

本报北京10月20日电 和往常一样,章齐国只身来到银行,查到储蓄卡中客户刚刚打来了600元,取出其中200元放进口袋,接着把剩下全部转到一个交易了近两年的银行账号上。国庆节后的一个傍晚,他做了研究生生涯中最后一笔生意。

  版面费”成了公开的秘密。据有关人士透露,以一篇4000字左右的论文为例,普通学报所收的“版面费”一般是320元—700元,普通中文核心期刊上升至800元-1200元。”   目前,我国大多数普通高等院校要求硕士研究生在校期间必须发表1篇以上学术论文,否则不能参加毕业论文答辩。

生意中,他扮演的角色是一名“学术编辑”,客户找上门来了都毕恭毕敬地称他为“章编辑”。章齐国自己很清楚,“我就是一个代理,代发、代写、代(检)测论文的”,编辑名号不过是“挂着羊头好卖狗肉”。

  目前,在全国众多高等院校,各种以数字指标为核心的考核体系已经成为行政部门管理的重要基矗这种考核与每一个人的利益“挂钩”:对个人来说,直接涉及毕业成绩、职称、科研经费;对单位和各级领导,则意味着政绩和升迁。这些量化评价标准主要包括,在核心刊物上发表过多少文章;出版过多少著作;获得多少、什么级别的学术奖;承担了多少、什么级别的研究项目等等……

“我们要做的是培养更多专业的‘脚’。”罗玉良说,有了章齐国这样成百上千的代理后,整个学术期刊的流水线才得以闭合,流水线上的学术文章加工生产才得以顺利且有节奏地进行。

  “你想想,老师发了论文,评上了职称,这点钱很快就能赚回来。”据他了解,假如原先一节课180元,拿到职称后,一节课就可以变成280元。一个老师一般都带十几个学生,一节课也就一小时,十个学生就是2800元。“现在的家长都抢着让孩子学艺术。”他认为,在教学领域,教艺术的最火,艺术老师都很有钱。

章齐国这才发现,正是这种“没关系就办不成事儿”的潜规则深入人心,他才能有这样一批“忠诚”的客户和赚钱的机会。一些高校的行政人员更为“大方”。论文发表的版面费往往计入其科研项目预算之中,“即便是自己掏腰包也不是问题,尽快办成就好。”

  “现在核心期刊出现一种怪现象,即核心期刊的副刊——专门刊登硕士论文,每篇文章登多少字需要多少钱,都是规规矩矩明码实价。”据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估算:现在国内在读博士、硕士研究生近80万,按规定每个人要在“核心期刊”上发一篇论文才能毕业,计算下来全部论文数量相当惊人。

这位“编辑”会心一笑:“要求本来就不高。”

  一位要好的美术类杂志的编辑告诉褚先生,他们的论文质量都是比较高的,好多都是美术学院的老师和小有名气的书画家,名义上不收费,通常他们会用字画作交易。

这是一笔每月可净赚三四百元的生意,数额不大,但在没有稳定收入的学生那里却是“抢破头的香饽饽”。章齐国做了三年,收入囊中两万多元,抵上他近三年的生活花费。用他的话说,这种生意比拿奖学金省事多了,他并不需要耗费太多的精力,一天只需抽出10分钟、一个月抽出几天的时间,其他物质上的成本则更不需要了。“如果投入更多时间把它当事做,成为富翁不是玩笑话。”他身边不乏因此身家数十万的同学。

  卖血交纳“版面费”

马兴梁就是一名初三的语文教师,他所在学校2010年中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聘任方案中便对论文加分做了明确规定。方案中评分办法分为7项:资历、师德师风、能力、业绩、考核、奖励和其他。

  不合理的核心期刊评价方式滋生了种种学术不良现象。为了增加论文数量,有些学者在国外的刊物上一稿多投,然后又翻译成中文拿到国内刊物上发表。据报道,一位工业大学的教授,竟然一稿十几投,甚至连论文的题目都不改。

省级以上记4分,市级记3分,同一论文不重复记分;正式出版发行的专业论著,每出版发行一本书记10分(即独著),合著书籍主编记8分,合著副主编记6分,合著编委记2分,参加著作论文记3分。

  从清华研究生不满学校教育而退学到吉林大学45名博士生导师落聘下岗等事件,社会舆论越来越尖锐地将矛头直指当前高校的人才和学术成果评价体系。

“单纯依靠编辑部的力量的确很难完成现有的工作。”一位省部级学术期刊的“编辑”罗玉良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在编辑部的来稿邮箱中,每天有几十封的投稿,但编辑部一般不会采用。平日里罗玉良的工作重心也不是约稿,而是“审阅”代理给的稿件。

  北京某重点大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批评有些学生拼凑论文应付毕业,是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有学生说:现在有的老师不是也在抄袭剽窃吗?面对学生的反问,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严肃地告诉他们:“一个老师的造假行为,比100个学生造假影响还恶劣。”

“编辑”也会主动地向他介绍更多的业务,一般是“卖书号”。“编辑”通常以“价格便宜”作为诱饵,让代理帮他们大肆宣传:一书一号,非丛书号,国家级27000元,省级14000元。

  论文以数量论英雄

未曾谋面的“编辑”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章齐国刚开始并不清楚。生意做了几个月,他才知道,这些人大多确是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但他们通常还具有另外一个身份——“代理”。“编辑”自己本身也是代理,这听上去有些玄乎。

  有一份艺术类杂志,每季度出一本,刊发论文的门槛很高,文章写的好,不花钱也能发表。“好多老师托我在那本杂志上发稿,一个页码愿意出5000元,甚至更多,但是人家要求很严,给钱再多质量不行也不发。”

这就是章齐国和他的代理同行们的生财之道。

  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学生造假,老师可以批评可以教育,老师造假,还有什么脸面在学生面前讲课?

利益空间大,一张空白的用稿通知书也能卖钱

  “我们的杂志每一个页码都是钞票。”效益这么好,褚先生却一点也不高兴。他说,自今年年初杂志已经承包给一家广告公司,由他们负责联系稿源,并负责审稿。凡是他们转给编辑部的论文,都是收了费用的。他们虽然也有几个外聘编辑,基本都是些外行,只是把文章语句修改一下,对文章的质量他们根本就判断不出有没有问题,至于乐理、指法等专业的术语,他们基本上一窍不通。褚先生把这种反差形容为“一年级小学生看大学生的课本”。

一名平时主要和中学教师打交道的“编辑”在今年教师节时,还特意将QQ签名改成了“教师节到了,祝各位老师教师节快乐”,以拉近和客户的关系。

  专家认为,对于一篇论文、一项成果乃至一个学生的好坏,最有发言权的是学者和教授,应该把学术评判的标准和权利交还给专家,建立合理的学术评价体系。

为把风险降到最小,章齐国每次和“编辑”交流时都会打开中国知网(CNKI)上查询编辑所说的学术刊物是否存在以及是否正常出版。

  大量排队等待发表的论文,使学术核心期刊成为一种稀有资源,为发表文章而交纳“

听到这儿,章齐国发现这就是一盘自欺欺人的生意:“编辑”内部之间做代理,我给你供稿,你给我代理费,你给我供稿,我给你代理费,两边的刊物也都蓬勃地活着,而交易的产物——论文却乏善可陈。

  有学者把论文量化称之为中国的一大特色。据报道,国外不是这样,副教授就可以成为终身教授,业务上没有固定约束,即使几年不发文章,教授们仍然可以按自己的兴趣目标,潜心研究,做出真正原创性的成果。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不会出什么岔子,一本杂志如果每期只能刊发5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