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永远不可能先主角一步推理出结尾仅仅是因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81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艾丽丝·默多克(1919—1999)是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文坛上有名的哲学家和小说家,四十多年里共发表了26部小说、5部哲学著作、1部诗集,还创作改编了5部剧作。她不仅是“把萨特式

艾丽丝·默多克(1919—1999)是英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文坛上有名的哲学家和小说家,四十多年里共发表了26部小说、5部哲学著作、1部诗集,还创作改编了5部剧作。她不仅是“把萨特式哲学小说引入英国文坛的第一人”,也是“英国小说史上第一个把叙事艺术与专业水准的哲学思考结合起来的人”(阮炜等,2004:234)。她以小说叙事的形式来阐释自己的哲学观点和伦理思想。

图片 1

Jackson’s dilemma是艾丽丝·默多克1995年所出版的一本小说。小说讲述了一个以爱情为主题的故事。下面我们就从艾丽丝·默多克的小说观解读Jackson’s dilemma。

方式不同,理解也会不同

(一)小说的叙“事”和哲学的叙“思”的完美结合

米兰昆德拉真的真的是一位伟大的小说家。

艾丽丝·默多克的小说有一个共同点:作家有意识地通过叙事作品来表述思想,表现创作主体倡导、关注和发现的世界观, 她把发表议论、阐发思想的任务分派给了笔下的某些人物,由他们来阐释和图解。在小说的叙“事”和哲学的叙“思”两种文体的张力之间, 默多克借哲理为叙事增加了力度。爱是对个体的知觉。爱的实现相当困难,它指的是某种非自身东西的一种真实。爱就像艺术和道德那样,是对实在的发现。”(阮炜等,2004:215) 在Jackson’s dilemma中,主人公Edward Lannion 与Anna之间的爱,却因为Edward was falling madly in love with Marian, who was madly in love with him. They (Edward and Marian) are going to marry 而被迫中断。Anna伤心地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但由于“Forgive me, I am very sorry, I cannot marry you. Marian.(Murdoch ,1995:26)”一张小纸条而改变,最后经过曲折的过程,让Edward Lannion 与Anna终成眷属。

从《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开始,他已然成为了小说真正意义上的大家。他对于小说章节的设置,完全不相干的两条故事轴线,在某一点发生了奇异而完美的汇流,读者一下子被带到了更高的角度,得以窥见结局。

(二)新闻式小说

从中揪出“环形叙事”的技巧,也是其中的精华所在之处。

哲学、宗教、文学、艺术以及对人性的理解都不可能再保持原来的模样,一切都成了不可确定的。人们追问人性、寻求自我, 为自己定位。在默多克看来,在这样的社会语境下成长起来的作家所创作的小说只能是“晶体式”的或“新闻式”的。她解释到:“晶体式”的小说是“一种描述人类处境的半寓言式小作品, 不含有19世纪作品中那样的‘人物’”;“新闻式”的小说是“一种不成型的半文献式长篇作品,这是19世纪小说退化的结果,它平铺直叙地讲述某个充满了直接经验的事实的故事,其中都是些俗透了的传统人物”。 (阮炜等,2004:291) “晶体式”小说是象征主义对“形而上学客体”的崇拜,希望自己是一首诗,或者试图(常常以神话的形式)传达某种有关人类生存状况的真理。“新闻式”小说则是象征主义对社会制度的关注,是一种松散的新闻体史诗,它的灵感来自社会文献,甚至可能来自某些教条,宗旨就是对现存制度或某些历史事件进行评论。默多克这样评价:当代小说“只给我们东西,或者只给我们道理。我们失去的恰恰是人” (阮炜等,2004:278)。

老实说,“环形叙事”在对于悬疑人故事和片段的叙事处理上,略微有些讨巧嫌疑。读者永远不可能先主角一步推理出结尾仅仅是因为受限于多角度叙事,读者未看到的细节不是因为不够仔细,只是作者想将其放在下个序列展示罢了。所以说,在看到有关“环形叙事”的结尾,虽有过瘾之感,但也不免在心里暗骂自己智商不足。

Jackson’s dilemma,就是具有“新闻式”小说特点的小说,人们追问人性、寻求自我, 为自己定位,Marian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故事情节的展开也是一种“新闻式”的,就在Edward and Marian准备结婚的前夜,却突然传出推迟婚礼的新闻。

【叙事的发展】

故事的讲述考量创作者的功底,如何排列序列,如何逻辑而不乏别致的讲述故事,这都是创作者需要考虑的。至于作家的文风,,都是放在叙事之后才要想的。那叙事又是怎样演变?

“环形叙事”讲专业些是“结构复调”,是由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中提出,仔细琢磨一番:可以看出“结构复调”的如下几个特点来:多条故事线索;线索平等且相辅相成;线索整体不可分割;各线索在空间联系上互相影响。

结构复调常常注意故事的内部联系,使用多视角复述情节以偶然代替因果。这使得故事的展开不再局限于“故事三角”理论,例如影片《巴顿芬克》就对三个极端特质兼收并蓄,形成叙事风格上的统一。

艺术分不得中外。

艺术不分家,对于非线性叙事的使用可以在小说中发现根源,一如中国古典小说《水浒传》。故事篇幅的宏大以及群像式人物,使得施耐庵不得不采用非线性叙事的方式对故事进行处理,七十章之前各叙其事,七十章之后“千里群龙,一齐入海”。又如《西游记》一到七章写孙悟空,八九章写唐玄奘幼年成长,十至十一章写唐太宗梦游地府,诸般铺垫,到十四回才写孙悟空与唐玄奘结成师徒,西天取经。

(三)形式与偶然

【反线性叙事】

反线性叙事就是去故事,去情节,去叙事,去结构,甚至去角色。他并不强调叙事,表达更多的也许只是某种难言的不可言明的心绪或哲思。而非线性叙事尽管叙事的手法改变了,但叙事的本性并没有变,相反因为其悬念的堆积,偶然性的碰撞,叙述视角的增多,其叙事元素反而得到强化。

当环形叙事和反线性叙事紧密联系的时候,读者的更能读的懂,也可以更加深入的理解其中的意义。

在批判20世纪小说的同时,默多克对19世纪的小说创作却是大加褒奖。她在《重访崇高与美丽》中指出,19世纪小说都体现了一种“非黑格尔特性”,即“它们都含有好几个不同类型的人物”,都是“在广阔的社会场景中自然地展现真实人物的多元性”,而且不同的人物是“互为相对独立的意义中心”。再者,这些小说无论是人物还是场景都尊重它们的特殊性、偶然性(阮炜等,2004:271)。人物的所有偶然性都必须得到尊重。偶然性也必须得到维护, 因为这正是个性的本质(阮炜等,2004:285)。”

【个人风格】

米兰·昆德拉的成功与闻名,以及他的书对后世的影响,再有昆德拉个人的传奇经历,及其多方面的修养,包括音乐、哲学、美术方面的修养,共同造就了这位独特的小说家。

不得不承认,而他的知识结构的全面性及写作姿态上的沉思情结,也是中国当代小说家所欠缺的。

图片 2

文/艽艽艽艽

小说家要注重生活中的偶然,因为偶然性才是人的个性和生活的本质。她进一步说,当人面对生活的偶然时心中充满恐惧,于是就为它强加上一个“形式”来达到自己认知上的理性和谐。小说家的创作也是如此,在描绘现实生活以及现实中的人时,作家也总是要把偶然的生活装进一种“模子”里,因为惟有如此才容易让人接受。因此默多克说,“形式本身就是一种诱惑,它使作品成为一个微型神话,是一个自给自足的、自我满足的个体”(Murdoch ,1997:294)。它试图通过给原本非规则性的、非统一性的偶然的现实加上一个规则,把它们统一起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使“处境得以圆满,人物得以总结”(Murdoch ,1997:285),但是却没有把人类生活和人的个性的不完整性显示给我们,这就影响了我们对现实的正确理解。

小说的魅力,需亲自去体会。

小说的形式不断地被人物独立的力量所打破,而人物又不断地被作家的创造性的“模式”固定在一个位置上,同时人物自身的自主性和偶然性又不被剥夺。因此,“理想的小说就是要保持形式和偶然之间的张力” ( Antonaccio ,1996:120)。

                                             ——2017.3.3

在小说Jackson’s dilemma中,从Edward and Marian的相爱,到取消婚礼,再到Marian认识那个澳大利亚男人并决定与他结婚,到最后Edward与Anna终成眷属,在这个过程中充满“偶然性”。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形式和偶然之间的张力,使小说的故事跌宕起伏。

每一部小说都有只适合它要讲的特别道理的形式,因此真正的小说家不害怕偶然,偶然的存在是小说形式多样化的本质性基础,因为“小说的形式体现的就是艺术的不稳定性和无法改变的多样性,生活的偶然性和近似无法交流的恐惧性”(Murdoch ,1997:96)。

(四)“美”和“崇高”

默多克的这种小说观的理论渊源是康德对“美”和“崇高”的论述。康德把美(the beautiful)和崇高(the sublime)加以区别,认为美是产生艺术的源泉,而崇高则与艺术无关。因为:“美是对想象和理性之间和谐状态的一种体验,而崇高却是对想象和理性之间的冲突的体验。美使我们归于恬适,而崇高却把我们的情感搅得四分五裂。”(Murdoch ,1997:208)

在小说Jackson’s dilemma中,Jackson为了处理好各方面的关系,引导人们做出正确选择。Jackson体验到了想象和理性之间和谐状态,同时也体验到了想象和理性之间的冲突。这样使Jackson陷入了一个两难境地,Jackson的两难境地正是“美”和“崇高”的体现 。

每一部小说都有只适合它要讲的特别道理的形式,因此真正的小说家不害怕偶然,偶然的存在是小说形式多样化的本质性基础,因为“小说的形式体现的就是艺术的不稳定性和无法改变的多样性,生活的偶然性和近似无法交流的恐惧性”(Murdoch ,1997:96)。

(五)人物和类型

根据默多克的观点,小说中的人物是相对于作者而独立存在的,是偶然的。小说中一般排列以下几种人物“类型”:

第一类是普通人,他们人数众多,大都沉湎于某种观念和幻想,甘愿在那种虚妄的盲流中寻求某种寄托。他们是一个大的“人物背景”,以群体性出现。

第二类人物是追求或拥有某种“神秘力量”的人,他们代表的是“权力”,可使别人臣服。

默多克的小说中还有一种类型的人物,他们代表的是“善”,他们时常以行为和语言来引导、矫正或者惩罚“恶”的行为和思想。默多克小说中人物的“类型化”主要源自她对柏拉图的“洞穴”比喻的理解。

以上三类人物在小说Jackson’s dilemma中都出现了,比如Montague 、his wife Millie就属于第一类人物;Jackson, Benet就属于第二类人物。Jackson同时也是第三类人物的代表,他手中有一些权力,但他时常以行为和语言来引导、矫正或者惩罚“恶”的行为和思想,引导人们做出正确选择,当然也包括他本人在内。

理念可以使人能从某个角度看见物,善则可以使人从理智上把握物之本身(Murdoch ,1997:4)。默多克所理解的“现实”有两种:

其一,“现实”是历史的,是人的理念下的一种真实;

其二,“现实”是超验的,是一种客观实在。

惟有“善”可以引导人把握客观的实在,是不可见的,虽然它具有使我们经由它看见其他物的作用,却不是一种人肉眼可见的客体,而是人们生活中像真理那样的最根本的东西,是真实而又绝对存在的。它是一种包含有道德价值的形而上学的结构,隐于人的道德生活中,虽不可见,却真正是知识的源泉和人存在的根本。默多克对“善”的发现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和历史背景,同时也有着极其深刻的社会意义,这是她对西方现代社会的反思。“善”在小说Jackson’s dilemma中体现得十分充分。Jackson的两难境地就是“善”在道德生活中的体现,也正是Jackson的“善”才引导年轻的男女作出他们的决定。

(六)无我境界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读者永远不可能先主角一步推理出结尾仅仅是因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