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说让我回去婆家,抽屉里放着一叠凭据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62 发布时间:2020-03-19
摘要:94年认识结婚;95年生活无着落儿子出世,他就打散工,生活的清苦只有我的心最清楚,他很少在家,也没有带钱给我,虽然很清苦,那时的我就是个傻瓜;也有朋友劝我放手,我那时的

  94年认识结婚;95年生活无着落儿子出世,他就打散工,生活的清苦只有我的心最清楚,他很少在家,也没有带钱给我,虽然很清苦,那时的我就是个傻瓜;也有朋友劝我放手,我那时的心中没有一丝杂念‘心中只有他,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一笑而过。

        我和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我15年大学毕业,刚刚从丽江领了毕业证回家。妈妈说我二姑父想说一个对象给我,我当时啥都没听直接是拒绝的。后来经不住妈妈说,给姑夫他一个面子就勉强答应了。老公也是大学毕业,大我一岁,但毕业比我早三年。等见着他本人了,说了说想法和打算,感觉老公说话办事还是比较细心体贴的人,还不错,加上双方父母是快二十年的朋友了,想着以后父母之间不会生疏。妈妈给我说,最后的决定权在我。从相亲到订婚用了二十天做决定,但从订婚到结婚我用200天来相处。最后觉得脾气性格感觉都还是合拍的,才决定结婚。但从结婚到现在快两年了,却许久感觉不到来自婆家的认可,无论做什么决定,在他们眼里都是错的。

图片 1

  96年孩子快到一周岁喊妈妈学走路,他很少抱孩子,也不喜欢和孩子在一起,也许是我的原因,那时不是吵就是打,到现在我不知道错在那里。起那时孩子就是我的寄托,在我每一次看到我身上的伤痕,还有孩子的学语叫妈妈,我的心也不知道有多心痛。就在他的欺辱下,我只有忍……

        从结婚的第一天,我就是哭着过来的,从没有见过21世纪的婚姻,第一天婆家就在饭桌上给新媳妇儿立规矩的,而我还没吃几口饭就被上政治课,一肚子委屈的我强忍着没回娘家,本以为顾全大局换来开心结局,没想到这才是欺负我的开始~紧接着婆婆过两天过来我的房间当着老公的面还给我说,结婚以前怎么样都不管,结婚以后就得好好过日子。明明我都知道老公谈过恋爱没计较这些了,她却还在撒谎老公没谈过对象。          过了2016年的春节,陆续都要上班了,我在老家农村初中---老店三中做了临时英语代课老师,后来觉得身体不适去检查说怀孕了,便辞掉了工作回家养胎。老公在家和上班的时候隔五六天住一次娘家,到了怀孕一个人觉得不方便,不想在婆家住,这之后公公和婆家奶奶对我又一次甩脸色,立规矩。妊娠反应严重到喝水都吐,吃点水果过日子,体重降到100斤以下,吃什么吐什么的情况下还让去坐客给他家撑面子。明明吃不下饭,还让多吃点,为孩子好,我都不行了,不管我能不能吃的下都挨吵。因为怀孕住娘家婆家奶奶还把公公搬出来,说我不回婆家公公甩脸色给她们看,可是我回去了又怎样,还不是公公自己觉得不方便,连一个饭桌上吃饭都觉得不自在。         

马上就是春节,而我将带着儿子在出租屋里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97年还是老样,家里没有生活,但他可以随时在酒店吃喝;喝醉后我感觉他醉的很辛苦,家中又没有什么,就像邻居借几个鸡蛋打给他吃,那时我的孩子没有吃过奶粉,就靠我养的鸡生蛋给孩子吃,在他吃鸡蛋的时候没有想到孩子要跟我吃稀饭了。

        暂不说给我的钱多少,我花没花婆家的钱,有一次我和老公去开封玩回来也挨吵,说什么万一出意外怎么办?说到底还是担心孩子,为什么不问问我在家闷不闷,他没一个人能顾得上我。谁一个人能一天24个小时除了吃饭就是睡觉,说多了还是为了孩子吧,受吧。给我的感觉我在婆家只不过是个生育工具罢了,没有人管我满意不满意,开心不开心,只要检查孩子一切正常就好。   

回望这一年,发生在我身上荒唐、可怕的过往,像噩梦一般,我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唯有2岁多儿子的哭嚎提醒我,这些都是真的。

  98年在合肥打工,很少回家,家中有一些小混混,知道我娘家远,老公不在家,他们的骚扰我和老公说,没有一句同情和安慰,我曾经叫他去教训他们一下这样我以后就不怕他们了,但他没有’我经常晚上不敢睡觉,等到天亮就好睡,以后他更有理由说我懒;家中孩子我一个人带,还有田地,真的很累很累……也自杀过,但他说你去死吧,死了更好,我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说我欺负你又怎样你娘家也没有人敢找我,这一句话我想这一辈子也无法忘掉;

        从怀孕到生完孩子马上一周岁的现在,真正的婆家人用心为我付出了多少?婆家如果对我不满意,就让老公把我换了,何必自讨苦吃。只知道给我立规矩,自己却是非不分,因为婆家奶奶觉得不好,心情不好就平白无故地吵我,惹我生气哭了,作为长辈没有一个人为我说句话,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们还是一家人,而我永远都是外姓人。每次惹我生气哭了,不管我在娘家住多少天,就只说让我回去婆家,连一句公道话都没有。因为老公不在家,不回去是嫌我住娘家,回去就是无理由地把我吵哭,请问作为婆家人你们愿意生活在这种环境吗?

2019年6月,一个炎热的夏夜,我的电动车爆胎送去维修,于是开丈夫的车外出。

  99年生活上稍微好一点,粮食不要借了,还把老账还了一些,孩子也很乖,我在田里种油菜,儿子就跟在我身边,在累听到叫妈妈,也就忘记了累,他继续在合肥,有时回来看一下就走,女人的感觉永远没有错的;在农活忙完了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到了合肥,来到他打工的地方,在他的住房里我把他的所以的都洗洗,心中有太多的疑问,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不对;

        这就是婆家对我爱的表达吧,或许有一天我会以离婚作为句号结束这一切,因为是非不分,没有对错的家庭不值得我让所有人满意。

办完事开车回家,我随手打开了副驾驶座前面的抽屉,抽屉里放着一叠凭据,好奇心让我不禁多看了一眼,这一眼直接把我吓傻了:各大银行的信用卡、小额贷款、个人欠条……

  到第二天房东奶奶说‘你是他什么,我说是他家属;奶奶就说看我面善要我多留意,不要在农村了,就跟在他一起打工,我就问奶奶怎么了,就说了一句你不是傻子吧?我的心全明白了,知道不是我的怀疑。

      我的宝宝是女儿,取名温馨。因为温馨不是他们想要的孙子,剖腹产出院的第一天就被老公的奶奶吵了一顿,原因却是公公喝酒他们不舍得管,怨我不管公公喝酒的事情。到月子里饭菜不合胃口,不是没有汤水就是只会让吃鸡蛋,要不然就是一天三顿都是蒜薹,我当时吃不下饭,到现在还没有复原好身体,结果临过年还是被奶奶吵,连用车都不让用,公公说是他们的车,好像在婆家自己永远都是做错的那方。

大脑空白了几分钟后,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张张翻看这些凭据。

  2000年我也来到了合肥打工,孩子放在姑姑家。在打工不到半年,我们就做沙石生意,虽然很辛苦,但比打工挣钱,我们经常半夜到沙石场用拖拉机拉回来,在慢慢转卖,经常为了多赚一点就自己上下,我的手都是泡很痛很痛‘到年算了一下虽然没有挣到大钱,但是还可以,感觉也很满足。

        每次温馨生病自己除了着急还有自责,感觉就是我一个人的孩子,衣服我买,尿不湿,湿巾,纸巾,零食我买,洗脸刷牙上个厕所都得抱着温馨,就连洗碗洗衣服还要被老公要求多干点,还要装勤快,貌似这个家我一刻都不能闲着,身兼数职,我累的要死他却能在床上呼呼大睡,就连生病了还依旧需要带孩子,或许在婆家最后的位置就是被当做出气筒的保姆。

没错,借款人名字是我的丈夫。并且还有3份民间借贷,内附着丈夫的身份证复印件。我拿出手机,双手发抖,一张一张拍下照片。

  2001年我从找了个门面,当时很担心没有生意,因为那里是农村,在提心吊胆的做,也许是老天的怜惜,我在的那个村庄要拆迁,所以的住户都在盖房子,我的生意也兴隆起来那一年我们的收入很不错。

        过了今年的春节为了温馨我没有去做教师的工作,却也是不省心,还是对我不满。虽然一个个嘴上都对我说知足,行动上依旧是这样,动不动给我甩脸色。因为他妹妹飞扬的事情老公还嫌我这嫌我那,让离婚还不离婚。自己的事情出了问题,嫌我说话太直接,我以前含蓄的时候嫌我含蓄,真的是一进婆家感觉都是我自己的毛病,他们一点错都没有。

从电梯到回家进门,我一步一步数着,脚底发软地走到家。

  2002年我们继续在老地方,生意一直红火;我把老家的过去的老账还了,注。是我公公74年借的银行钱,我74年出世感觉有点冤,我就和公公说这个帐我还的不情愿,公公就丢了一句话;要还就还,不还就收bi,当时我的气就不大一处来,也就是随便说说。你怎么这样说话,;’无语‘;

        后来开始着手考招教和特岗,却发现看书的时候老公捣乱,晚上看书却说该睡觉了,临考试的前一天还和我大吵一架,或许真心不想让我做教师吧。现在准备去应聘代课老师,离家近的没有给准话,离家远点以温馨还小为由不乐意去面试,有一天晚上我让爸爸送我回婆家,还被公公说了一句事多,在婆家真心难做人!

躲进卫生间,反锁上门,我把照片认真看了又看,借钱时间是从2018年过年到今年6月,我把所有金额核对了一遍,加在一起有近20万。

  2003年我们把孩子接来上学,也有了一点存款,他也就开始做工地的生意,我在家看店,他的三朋四友多,我也知道是什么朋友,但我知道我一路走来不容易;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到他的以前的[qingr]哥在我家吃饭,不知道他是想表达什么还是想耍男人威风,就说这个女人离也离不了,我在无意听到后,就笑到说你在说什么呢;我以为他不会在说‘没有想到的是他还继续说’你这个diaobinnvr离又离不了,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反抗;就把碗扎了他的头。当时血就留出来,也是他第一次吃我的亏,;我心好凉,到最后还是以软弱收场,我恨我自己。

        婆家一分零花钱不舍得给,我只能先向娘家张嘴要,养活我和温馨,没钱自己想办法找工作去赚钱还不让,感觉老公永远都不可能和我一条心,要工作没工作,要房子没房子,要车子没车子,要自由没自由,连话语权都没有,有的时候感觉除非我死,这些事情才会有回旋的余地吧。

我的眼睛有些发昏,头皮开始发麻。

  20042005年还是老样吵吵闹闹,他继续他的酒店桑拿。2006年他喜欢上了我的朋友,我一直不知道,只到一天我看到他发的信息,我哭了,我就去了小花园看着湖水,曾想就这样结束,但一想到他的目的就是叫你死或走,我又回来了,我的软弱造成了他的肆无忌惮。

        后来我顶着压力,去村子附近的小学做代课老师,一方面为了照顾孩子,一方面能为招教做准备。我后来让她奶奶白天我上班的时候领温馨,我下班了带孩子,情况才有些许好转。

我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冷水脸,告诉自己要冷静,认真想想,这么多钱,丈夫都拿去干什么了,是他家里出问题了吗?

  那年我学会了上网,在网上有人倾听,安慰,我的生活圈很小,也许是内向,那时我就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在网上,所有的不开心也就只有网上说,那时我不知道网络是虚拟的,一切都以为是真感情,我的失败,让我更失去了信心;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出轨,我一直内疚,我知道自己现在有错,作为女人我不该这样。‘我曾不止一次的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爱不在就放手,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离婚,为什么非要我死也行走也行就是不离婚’谁能给我解释,?

      我自认为是一个容易满足,通过坚持对于后果怎样来说问心无愧的人,现在无论怎么做都被人挑毛病,让我心生委屈。如果一开始就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我,如果婆家人都觉得委屈,那就从此别再理我。做不到接纳我的缺点,又怎么能心安理得享受我用心对他们的好。

我们住在市区,婆家在离市区不远的镇上。婆婆在镇上的榨菜厂打工,家里还种点小菜。镇上的人都知道婆婆,出了名的能干、精明甚至强势。

  2007年就这样就这样平安不平静的过来。2008年我改行做小店生意,他还是送工地沙石,我们的房子拆迁,我也向往着美好的未来。把以前的所有我们都忘记,从新开始,也是最开心的一年。2009年我们买了沙石车,自己送工地,生意一直不错,我知道车子挣钱容易但风险很大,他在外面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尽量宽慰自己是假的,我的一切努力还是白费,就在我什么都不去和他计较的时候,车子还是出事了,天有不测风云,六月份车子出事,在没有多久车子在次出事,我尽量安慰,照顾他,他不喜欢的我都不会做,没有自我,我想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有时心中有点遐想,但还是理智的,什么只能错一次我知道自己不能在错,就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他说了一切,我现在不是恨他喜欢上别人,而是要我容忍他们,就是这样还无耻的说最喜欢的是我,就是不离婚;折磨无止境的折磨‘还要我天天对他笑,朋友们我笑的出吗?我是一个没有心思的人,我的一切都在脸上,我无法装着没有发生的一切;我知道一切是我的软弱,我恨自己恨恨……照片描述:沉思

      心在滴血,眼睛在流泪,从此以后只想安安静静地上班工作,照顾孩子,不愿再和他们相处,累觉不爱~

公公会木工活和泥瓦工活,有活就去干,平时和所有镇上的叔伯一样,抽抽烟喝喝茶,沉默寡言。

家里还有身体硬朗的爷爷奶奶,在水塘养了一群大鹅,攒鹅蛋卖了换两个零钱,每周都留了鹅蛋给我们吃。

每个周末我们都回婆婆家,婆家一切如常,没有人频繁联系过老公。

排除婆家出事,就只剩老公自己了。他到底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需要这么多钱?

想来想去我也没有一丝头绪。儿子的哭闹声从客厅传来,我听见我妈在哄他:“妈妈快出来吧,宝宝闹瞌睡了。”我强打起精神,佯装无事地出去哄娃。

夜里,老人小孩都睡熟了,我睁着双眼看着黝黑的天花板,过往的一切在脑子里回放,拼命寻找丈夫反常的蛛丝马迹。

这半年,他并没有额外加班,从神情看,和我相处的模样也没什么变化。

没有变得爱打扮,爱外出,每一晚都是在家睡觉的。

应该,也许是没有外遇。

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丈夫,然后,一夜失眠到了天明。

第二天早晨起床,除了我,全家所有人都一切如常。

看着老公坐在餐桌前大口吃着油条,我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一整天,上班时我都在走神。我要不要开口问他呢?要,肯定要问。但,他会怎样回答我呢?熬到下班,我打通丈夫的手机,说我有事找他,让他在地下车库里等着我,就在车上等着我。

他开了副驾驶的门,门关上时“啪嗒”响地那一声,让我的心跳仿佛都停止了。我坐进副驾驶,打开抽屉,那一叠凭据还在原地放着,我用发抖的声音问他,“这是什么啊?”

我伸手握住那叠凭据,感觉烫手,又凭直觉紧紧握牢。我很怕他会扑上来跟我抢,但是他没有,只是面无表情地沉默,我盯着他看着。

过了很久,他开口说:“是我爸在外面赌博欠钱了。他找我帮他还债,我借的。”

“你爸怎么能赌博呢?他多大年龄了,做事这么不靠谱……”

我的一连串责备,让他又陷入沉默。过了一会儿,他说:“你骂够没,骂够了我回家了。”他转身下车,上楼回家。我跟在后面,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想找时间单独和他聊聊。

但是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下班回家逗一逗孩子,陪我妈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看电视,唠家常。因为害怕吓着我妈,我还没告诉她这件事。

晚上回到房间,我话音刚起,他就一句“累了,睡吧”应付我。

拖到周末,我打定主意要问问婆婆知不知道这件事。

车停下来,婆婆照例主动过来抱起儿子,没有看见公公,我问道,“妈,爸爸呢?”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只说让我回去婆家,抽屉里放着一叠凭据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