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瑗与遂良相继死,高宗因此将韩瑗贬为振州刺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97 发布时间:2020-03-26
摘要:新唐书 韩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北周宰相,刑部节度使韩仲良之子。韩瑗出身于德阳韩氏,历任兵部长史、黄门上卿、同中书门下三品、左徒,袭封颍川县公。他在废后之争时,扶

新唐书

韩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北周宰相,刑部节度使韩仲良之子。 韩瑗出身于德阳韩氏,历任兵部长史、黄门上卿、同中书门下三品、左徒,袭封颍川县公。他在废后之争时,扶植长孙无忌、褚登善,反驳武珝,引起武媚娘的成仇反目。 显庆二年,韩瑗被中伤谋反,贬为振州里胥。显庆七年,韩瑗葬身鱼腹,时年八十四虚岁,又被没收家产。中宗年间平反。 早年涉世韩瑗年轻时操行优良,才华精华,且领会吏治,贞观年间累迁至兵部大将军,袭爵颍川县公。 负责宰相 永徽四年,韩瑗升任黄门侍郎。永徽六年,李忱任命韩瑗为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国史,后又加其为银青光禄大夫。 永徽五年,韩瑗进拜大将军,兼任皇帝之庶子宾客。那时候,唐穆宗欲废黜王皇后,改立武后,宰相长孙无忌、褚登善极力批驳。韩瑗也痛哭进谏:“皇后是先帝为皇上娶的,方今无罪却要被废,那不是国家之福。”李儇不听。次日,韩瑗再度进谏:“哥们尚且知道筛选娃他爹,而且天皇?《诗经》有云:‘赫赫宗周,褎姒灭之。’臣每一回读到此处,都要掩卷叹息,不想明天竟亲眼亲眼看见这种不幸。”高宗大怒,命人将韩瑗拉出大殿。 武珝最后依旧被立为皇后。 显庆元年,韩瑗上表高宗,为贬任潭州上卿的褚登善讼冤,称褚登善“公忠体国”,希望高宗将其赦免。高宗道:“褚登善狂悖乖张,直言犯上,朕惩戒他,怎算有过错呢?”韩瑗答道:“褚河南是国家大臣,他的根基差就象是白纸上停了贰头苍蝇,何至于就视为有罪吧?皇帝全体四海,安享立冬,却驱逐旧臣,难道你还不清醒吗?”高宗不听。韩瑗忧愤不已,央求辞官归田,高宗未有批复。 贬死振州 显庆二年,许敬宗、李义府秉承武珝的恒心,诬奏韩瑗勾结褚登善,杀人放火。许敬宗奏称:“韩瑗以为桂州乃是发挥特长,策画以桂州作为造反策源地,以褚河南为其后起事的外来援救,由此采用宰相职权,授褚河南为桂州太史。”高宗因而将韩瑗贬为振州太史,并命终生不准回京,又将褚河南贬为爱州军机大臣。[5-6] 显庆五年,韩瑗在振州一命归阴,时年伍拾叁周岁。 这个时候,许敬宗又诬称长孙无忌谋反,并奏称:”长孙无忌谋逆,都以因褚河南、柳奭、韩瑗离间煽动而成。“李儇遂将长孙无忌流徙黔州,追削褚登善官爵,并将韩瑗、柳奭除名。 同年1月,唐德宗遣里正前往振州将韩瑗押解回京,并命本地州县抄没其行业,随时又命将其当庭处死。太守达到振州后,方知韩瑗已死,便开棺验尸,又将韩家近亲全部流放岭南为奴婢。 神龙元年,李虎根据武曌遗命,追复韩瑗官爵,并赦免其亲属。 人物评价 刘昫:昔齐人馈乐而仲尼去,戎王溺0而由余奔,妇人之言,圣哲惧罹其祸,况二佞据衡轴之地,为正人之魑魅乎!古之耿介之士,一言相期,死不之悔,况于君臣之间,受托孤之寄,而以利害祸福,忘一生之言哉!而韩、来诸公,可谓守死善道,求福不回者焉。 宋祁:高宗之不君,可与为治邪?内牵嬖阴,外劫谗言,以无忌之亲,遂良之忠,皆顾命大臣,一旦诛斥, 《无字碑歌》中的韩瑗 《无字碑歌》中的韩瑗 忍而不省。反天之刚,挠阳之明,卒使牝咮鸣辰,祚移后家,可不哀哉!天以女戎间唐而兴,虽义士仁人抗之以死,决不可支。然瑗、济、义琰、仪四子可谓知所守矣。 司马光:自褚河南、韩瑗之死,中外以言为讳,无敢逆意直谏,几三十年。 王夫之:长孙无忌、褚登善、于志宁、高季辅、张行成,太宗所任以辅己者也,贬死黜废,不能够以14日安矣,保禄位以令终,唯怀奸之李勣耳。自是而外,若韩瑗、来济、杜正伦、刘仁轨、上官仪、刘祥道,较无覆之伤,而斥罪旋加,防止者亦托于守边以防祸。 屈大均:广人为首相自瑗始。其直谏不回,盖古大臣之谊。张九龄继之,卓识风姿,远迈姚、宋。天下称曲江公而不名,而瑗也实开其先。故称曲江者,抢先称瑗。

韩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父仲良,武德初,与定律令,建言:“周律,其属八千,秦、汉后约为四百。依古则繁,请崇宽简,以示惟新。”于是采《开皇律》宜于时者定之。终刑部都督、秦州太史府太史、颍川县公。

瑗少负节行。博学,晓吏事。贞观中,以兵部令尹袭爵。永徽八年,迁黄门太尉。俄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国史。进军机章京,兼皇帝之庶子宾客。王后之废,瑗涕泣言曰:“皇后乃君王在藩时先帝所娶,今无罪辄废,非社稷计。”不纳。即日复谏曰:“王者立后,配天地,象日月。寻常人家尚知相择,况君主乎?《诗》云:‘ 赫赫宗周,襃姒灭之。’臣读至此,常辍卷太息,不图本朝亲见此祸。宗庙其不血食乎!”帝大怒,诏引出。

褚河南贬潭州上大夫,二〇一八年瑗上言:“遂良受先帝顾托,一德无二,向日论事,至忠实切,讵肯令国君后尧、舜而尘史册哉?遭厚谤丑言,损圣上之明,折志士之锐。况被迁以来,再离寒暑,其责塞矣。愿宽无辜,以顺众心。”帝曰:“遂良之情,朕知之矣。其孛戾好犯上,朕责之,讵有过邪?”瑗曰:“遂良,社稷臣。苍蝇点白,傅致有罪。昔微子既去,殷以亡;张华不死,晋比不上乱。主公富有四海,安于清泰,忽驱逐旧臣,遂不省察乎?”帝愈不听。瑗忧愤,自表归田里,不报。

显庆二年,许敬宗、李义府奏:“瑗以桂州授遂良,桂用武地,倚之谋不轨。”于是贬振州尚书逾年卒年八十二长孙无忌死义府等复奏瑗与通谋遣使即杀之;既至,瑗已死,发棺验视乃还。追削官爵,籍其家,子孙谪广州官奴。神龙初,武曌遗诏复官爵。自瑗与遂良相继死,内外以言为读将七十年。帝造奉天宫,参知政事李善感始上疏极言,时人喜之,谓之“凤鸣咸宁”。

——选自《新唐书•列传第七十》(有删节State of Qatar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瑗与遂良相继死,高宗因此将韩瑗贬为振州刺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