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半天才说,其实我觉得我很温和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03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你总说遇见我就像中了人生中的彩票,对我来说,你又何尝不是? 上小学一年级,我们相遇了。 我们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成了同桌。那时的你梳着双马尾,整天嘻嘻哈哈,活蹦乱跳,

你总说遇见我就像中了人生中的彩票,对我来说,你又何尝不是?
  上小学一年级,我们相遇了。
  我们坐在教室的第一排,成了同桌。那时的你梳着双马尾,整天嘻嘻哈哈,活蹦乱跳,就像一个小精灵,而对于我,你有很大的意见。
  你好呆呀,拜托笑一个嘛,你说。
  我笑起来,你又沉下了脸,研究半天才说,那你还是呆着吧。
  你比班上任何一个男孩子还要男孩子,调皮捣蛋,嬉笑玩闹。上无聊的课,你会睡觉,而睡午觉,你又双眼放光特别精神。班主任对我两说:你和小海性格怎么差异那么大呢?调换过来刚好合适。那时候你新学到一个词,叫上帝。上帝是什么呢?就是西方的如来佛祖,反正特厉害那种,所以你解释说,肯定是上帝马虎,把咱俩性格搞混了。
  因此,你觉得特别气愤,怎么找上帝算这笔帐?
  班上还有个孩子,叫大波。大波胖胖的,小平头,大鼻孔,整个看起来就像一头发怒的小公牛。平常,他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形象,那些还在吃奶的婴儿们看到他就哇哇地哭,哭的时候不忘啜几口奶瓶。
  班里的孩子没人打得过大胖,大胖便很得意,常常插着腰,挺着胸口,就差来一件披风让他威风八面。
  他说,他这不是胖,是肌肉,所以,他自比古时候的项羽,并洋洋得意,说不定项羽都没他那肌肉呢。
  可项羽是谁?你并不认识,而且特看不惯大波的行为:像抢人家玩具,借人家一角钱不还,更差劲的还是夺走人家小女孩的棒棒糖。所以呢,天生具有正义感的你要惩奸除恶,把大波给收拾收拾。
  听说你要把他收拾收拾,大波用向下倾斜六十度的眼睛看着你,并一边挖大鼻孔一边说,你没我高,也没我壮,不如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你说:就我一个够了。
  大波挖着鼻孔还要再说,可一下飞过来的小拳头把他打懵了。脸上的肉像水般在颤动,更重要的是大波的鼻子流血了。大波吓坏了,哭得像杀猪叫,可血怎么也止不住。
  后来,大波再也不敢趾高气扬。你代替了大波,成了班里一个新的小霸王。
  其实,刚开始我很怕你,尤其在把大波鼻血都给打出来之后。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我搬了家,我们成了邻居。
  每次放学我都刻意避着你,但有一天你还是追过来了,并拉着我的小书包说,你为什么每次都走那么快?以后我们一起去学校和回家吧。
  从此,我们几乎形影不离,我也得知了你的家庭,原来你的勇猛好斗,皆是来自于练散打的父亲。你说,我的梦想就是像我老爸一样到处去扁人,不光没人说你,还有人为你叫好。
  你有梦想是没错的,可是把梦想加持到一个无辜人身上就显得有问题了——我怎么能成你对练的靶子?
  哎,你别跑啊,放学路上你就这么对着我说:我们两个打一架嘛,好久没打架了。
  你大言不惭地说:你看你,一个男生比我都还矮,那肯定从小缺揍,我每天打你两拳就好了。
  你追到我,看到我的委屈样,说,好吧,那我让你一根小拇指,我保证打架不用这根小拇指。我不答应,你又说,那一只手?我还是不答应,你最后无奈地说,那两只手。
  从那个时候起,我知道,世界是有谎言的,不管她说得多么诚恳。
  你喜欢游泳,尤其看到后山那片静谧的湖水情不自禁。波光浮动于水间,夏天的风在湖面弹起轻微的涟漪,树叶沙沙地响个不停,你说,这样游泳才有味道。
  当你开始脱衣服的时候,才注意到我的表情。你问:干嘛那样子看着我?我不知如何作答。
  衣物被乱丢在一边,你像一条鱼跃进了水的怀抱,或许你像一个鸟,在里面的天空中飞翔。
  你高兴地游了一阵后,从水里钻出湿漉漉的头来,像钻石一样的光芒落在你的身上,那一刻,我想着,你真像童话里的美人鱼。你说:下来游泳吧,光看着也看不会呀,我教你。
  我拒绝了,你便自己游去。
  可是这次显然不对劲,你在水里拍打着,浪花扩开,涟漪的线条都显得焦虑与混乱,似乎有个东西在水下拉扯着你。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传过来,救......我!
  那个时候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只听噗通一声,水成了我的整个世界。它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无孔不入......
  我醒过来,你的嘴才离开。
  对不起啊,我刚才开玩笑的,没想到你真的一点也不会。
  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难道我刚才人工呼吸没有做对吗?你又要来一次,我才急忙说:你该把衣服穿上。
  怎么说,我与你的关系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了,于是,我便光荣地成了你的小跟班。
  你这个小霸王显然把全班都得罪了,没人愿意和你玩,而作为你的小跟班自然招来了同学们的仇恨。
  你就是个娘娘腔,一天到晚就跟她玩,他们这样说。
  很明显你听到了,问我,要不要收拾他们一顿?见我不答应,你又生气地说,他们都骂你了,你干嘛这样憋着。
  你外表看起来雷厉风行的样子,其实,内心却很脆弱,当只有我肯和你玩的时候,你变得那么小心翼翼:你不会把我丢下的吧?
  我怎么会呢?
  上了初中,你变得更加活泼好动,好像有使不完的精力,但成绩却直线下降。
  你会抄我的作业,还义正言辞地说,我们两个人有你一人思考就够了。抄语文、抄数学、抄英语......抄着还不忘赞叹,你可真是出色,几乎每科都能拿满分。你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的回答让你鄙视半天:你也太自大了吧,竟然说少写几个选择题。
  记得你第一次抄作业的时候还是小学,那时,你什么都抄,笔锋游走间风卷残云,最后老师找到你,说:你抄作业了吧。你感到很震惊同时又很委屈,那么多人抄作业,凭什么老师就抓你?所以你怀疑老师是故意针对你。
  老师又说,你看你,抄作业把名字都给我抄下来!
  我不想你这样抄下去,你很生气地说,你不够义气,便又想抢我的作业抄,但我这次是认真的。
  你不给我抄,我就抄别人的!
  你找了别人,似乎我两的这个相交点快成平行的了,但第二天放学路上,你乖乖跟在我身后。
  还是抄你的好,字好看,准确率高。
  你知道吗,你的字好像让我进到了另一番美景,舒服极了。
  哎呀,拜托啦,让我抄嘛。
  你抓着我的手,一摇三晃,嗲声嗲气。
  你成功了,但是却答应了我一个条件,那就是我给你补课。你说:这有什么好说的,你讲比老师讲有趣多了。
  我说:我算是你的老师,有一句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抄作业只算抄中的一个,另一个就是抄卷子。
  单元测试、模拟考、期中考试、甚至期末考试,你总能想方设法抄到我的作业。
  你更多用的战术是丢纸团,不管我坐在你的前面还是后面总能精准“爆头”。
  纸团上罗列着各个题的数字标志:一题、二题、八题等等。若是遇到很难的时候,我想我得把整个卷子给你写下来。这么做当然也有东窗事发的时候,在一次期中考,老师抓住了我们。
  那时老师在台上打着瞌睡,你便把整张卷子握成团丢给我,结果我还在给你写的时候,老师醒了,并第一眼看到你空白的桌子。
  老师问,你卷子呢?
  你哑口无言。
  接着,他便看到我还来不及藏起来的卷子......生平第一次,我是因为作弊而被处罚的,你笑得前仰后合。
  我们的班上有两个班花,第一个是有钱的小伊,第二个就是你。而你们竟然同时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男生,小帅。
  小帅名字中带有一个帅字,人也名不副实,确实很帅,尤其笑起来,勾起来的唇角能够迷倒万千少女。公然追他的也就你们两个女孩了。
  你喜欢上了小帅,真恨不得有个喇叭,通知全世界你动了芳心。好不容易动了芳心,可怎么偏偏跳出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小伊呢。小伊人不仅漂亮,而且出手大方,动不动就约小帅去玩,还买大堆零食,你真是气得牙痒痒。
  你们两人斗争得最激烈的时候眼中差不多要放雷电了,如果眼中能放箭,那肯定让彼此万箭穿心。你们终于打了起来。
  你是散打父亲的女儿,这点我深有体会,但小伊并不知道,她都还没抓到你的头发,你便把她打趴在地上,并拍拍两手,惬意地说,公平竞争嘛,你要打架那可别怪我。
  你的英姿让那个男孩终于动心了。
  体育课上,小帅和两个同学一起把我拉到偏僻的角落,他对我说,你和小英走太近了。
  你懂我的意思吗?你这么闷,她这么活泼,你们就不配走到一起。
  如果你答应我,以后和她保持距离,那我们就没这个事,而你还是要和她走那么近,我想你知道后果的。
  他们人多,他们比我强壮,他们的拳头可以握得咔咔地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坚定地说一个不字。
  你很快便注意到了我的伤口,气呼呼地说:谁打的你,我帮你打回来。
  你上次这样,这次也这样!不说是吧,我去问别人,别人总会说的!
  后来,你问出来了,是他,那个你喜欢很久的人,那个你为了他而把一个女孩暴打一顿的人。
  他笑着看着你,说:我只是想让他离你远点,但……他的话还没完,你的鞭腿已经迫不及待地到了。
  上高中,你彻底成了混世魔王,每天都有打扮妖异的女生和你走在一起,每天都有不同面孔的男生逗你玩闹。你笑得开心、笑得灿烂、笑得天空都宛如挂上一道彩虹。偶尔,你也有失意的时候。
  你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又打架了。其实你的伤口就摆在我的眼前。
  几乎每天你都会有一个新伤口,小的、大的,就像个从前线下来的战士。你总说,我婆婆妈妈、屁大点的事就像个世界末日,虽然这样子,但你还是像个乖巧的小猫一样让我为你打理伤口。
  因为有你,所以我有了随身携带绷带的习惯。
  一天,你又打架了,伤口像个顽固的妖魔滞留在你白皙漂亮的脸上,所幸伤口并不重。
  我说:你毁容了谁会要你?
  你说:没人要就没人要,然后你的眼睛看向我,我两的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能感觉到对方的灵魂彼此相交。
  你专注地看着我,同时又满是疑惑:为什么我每次和你呆在一起心总是难得的安宁?
  你就宛如炽热的太阳,散着青春的光和热,而我就像水中的寒冰,千年不化。我两的近距离终于引来了同学们的议论。
  他和小英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总会单独呆在一起?
  一次我听到有女生开玩笑地问你,你和那呆模呆样的男生是情侣吗?
  你生气地鳖了她一眼,几乎下一秒拳头就要砸过去,但你忍住了。你说,是的,我们是情侣。所以以后不要再说他坏话了,好吗?
  这个新闻不止班里感觉不可思议,整个学校都感觉不可思议。这就像外星人忽然出现在地球,怎么会?怎么能会?
  当我们又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你一边用手指调皮地绕着头发一边笑哈哈地看着我说,你这个小处男担心这个做什么?作为一个女孩我都不在乎,然后你又认真地看着我说,我是想保护你。但我的反应出乎你的意料,你怎么那副苦瓜脸,难道不打算说声谢谢吗?
  谢谢,我说得有气无力。
  高三,是冲刺的时候了,同学们都加足了马力准备最后一搏,但你却依旧潇洒如故,甚至变本加厉。
  逃课、不写作业、测试零分。家长被叫到学校多次,但还是依旧改变不了你。
  你似乎找到另一种活着的存在:抽烟、喝酒、唱歌、跳舞、通宵和别人玩游戏。
  我当时在想,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看到我愤怒的表情,你才会正经一些。
  你说,现在把自己弄那么紧张做什么?得不偿失。
  你还说,你越来越呆了。
  一次,你高兴地对我说,走吧,带你见识见识,今晚去酒吧。
  我拒绝后,你显得很失落,你不去,那只有我们去了。最后,我还是去了。
  你的同伴显然惊讶于看到我,怎么这位好学生也来啊?
  喂,学长,你教教我怎么恋爱呗?
  直到看到你无情的脸,她们才哄笑地走开,奥,对,还忘了,这位可是你的未婚夫。
  酒吧里,灯红酒绿、群魔乱舞,那咆哮的音乐震荡在身体的每一寸空间。
  你喝了少量的酒,但却醉得如同疯魔。
  甩动的乱发如同泼洒出去的水花,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粗鲁,什么时候你变得如此陌生?
  身旁的几个女生满怀深意地看着你,那双眼,真的是学生吗?
  一个高大的男子来到你的身边,随着你的身姿而舞动,胯部在你的臀部分分合合。我怒发冲冠,完全都不知道怎样将你从那群妖魔中带出来的。
  你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路上胡言乱语。
  最后,你迷醉的眼神看着我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走到一处偏僻的角落,一帮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为首的正是之前那名男子。
  你可以走,但你必须留下这个女孩。
  为什么要留下她?
  树大招风,这个意思你懂吗?
  我不懂。
  我不擅于打架,除了被你当沙包打的经验外一无所有,可是,我别无选择。
  我疯了,疯得对任何打击都显得格外迟钝,他们明显被我的玩命吓退了。

你不能因为你不痛,就去要求别人也不痛。

图片 1中学生在快餐店互抄作业

我好爱这句话,大概会用很久。

我不太清楚我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

其实我觉得我很温和,因为这个暑假的数学补习班里,我几乎天天都要笑。

班里有六个特别顽皮的男生,每天都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动不动就笑,笑声特别魔性。一开始我不想跟着笑,后来觉得既然好笑那干嘛不笑呢?

于是就跟着一起嘻嘻哈哈了。

老师姓陈,人挺温和的。

而且教得很好,基本上她讲一遍题我就会了,班上大多数人也都会了。

某天,老师把Y调到我身边坐,说是他母亲要求Y要坐第一排。

Y是六个顽皮男生之一,笑声不是特别魔性,人挺聪明的,大概是学糕?

补习班的房间不宽,第一排有两张桌子,我和Y坐在左边这张,C和另一个男生坐在右边那张。

C也是顽皮男生之一,笑声非常魔性,我多次跟着笑就是因为他的笑声,实在是太魔性了。导致我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要笑。

坐在我后面的是两个是兄弟,也是顽皮男生中的。分别是Z和F,F是Z的哥哥,但不如Z聪明。挨着他们坐的第三个人是顽皮男生中的大嗓门,挺烦人的,称他为B好了。

B因为学习好,所以老师挺喜欢他的,每次B都爱推桌子挤我,每次老师都让我让着B。

还有一个坐在最后面,声音特别尖(贱),称为J好了。

J和C是最搞笑的了,每次他两一笑我就忍不住跟着笑,那笑声的魔性简直无人能敌。

我一直都觉得跟他们处得挺愉快的(也许?)

但他们的友谊似乎有些脆弱,在最后一次期末考之中,Y考了全班第二,105分,只少了B2分。

于是就呵呵了。

C和Y玩得最好,但是那天C一直看Y不顺眼,能讽刺就讽刺,完全不像以往那样嘻嘻哈哈。B也一样,那天对待Y特别挑刺,跟往常简直两个样。

C和B针对Y到了一种境界,一种身为当事人都看出来的境界。

Y多次回嘴C,说你今天很针对我哈。

B既动嘴又动腿的,踹了Y好几脚。弄的Y也有些恼火,而我一直都在笑哈哈的。

老师讲完卷子后留个一个小时给我们做作业,我就在那里无聊地发呆,涂涂画画。旁边Y和C都在忙着抄作业,我就看着他们抄。Y一直希望我能帮他抄作业,但我每次都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中间闹了个略不愉快的小插曲,我跟Y说先抄选择题,Y说抄了。我叫他撕答案,他说懒得。语气有些不爽,后来我说没有英语吗?他说没有,我就顺口说了句我不用做英语。然后他有点讽刺我道:“哎呀学霸当然了,我是学渣。”

其实我还没说完,我的下半句是:“可我还是抄了选择题答案。”

过了一会儿,我看着他明明有两本练习册,偏偏只拿着一本抄答案,看一次答案做一道题,我忍不住提醒他:“你不是有两本吗?”

然后他放佛大悟一般点点头,边点头边说:“学霸就是比我聪明。”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讽刺我,但我觉得他好像还挺呆的。

后来高潮来了,B走到Y面前看着他抄答案,然后对我说:“我希望你下次考得比Y好。”

在我表示我没听清后,他摇摇头不说话了。

那一瞬间我就觉得他们的友谊太脆弱了,但同时我也挺疑惑的,明明我不是女生中考得最好的,女生中考得最好的另有其人。干嘛对我说呢?

后来我上英语课的时候明白了,英语卷子我考了116,坐我旁边的男生暗讽道:“是是是你牛逼你是学霸你考得这么好。”

在别人眼中,我是一个认真努力的人,也是一个听话好学的好学生。

其实我自己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好吗。

我从来都不会复习书本,我初一下半部分之所以考得很差完全是因为我从来不翻书好吗。

但所有老师都觉得我是被以班长为首的那群女生影响了,呵呵可能吗。

我自己很清楚,虽然我的确因为她们的谩骂流过泪,因为父母老师的不信任感到绝望痛苦,但其实没人能影响我学不学习。纯粹就是我自己不想学习而已。

我觉得我是个有些幸运的人,考试考得不好,别人会帮我找借口。

但每次我自己都会戳穿那些借口。

中学生扎堆快餐店抄作业

近日,市民刘小姐致称,她发现每到周末,便有三三两两的中学生聚集在中学附近的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等快餐店,占据两三个位子,慢条斯理打开书包后,一边喝饮料吃点心,一边奋笔疾书。走近仔细一看,原来他们在互相抄作业。

刘小姐称,学生们的行为既对不起父母和老师,不利于提高成绩,又妨碍快餐店生意,希望借重庆晚报呼吁引起家长(微博)和学校的关注。

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场景A

时间:昨日下午2点

地点:北碚区缙麓商都乡村基

“不要全部抄哦,选择题答案记到变几个”

昨天下午2点,记者在北碚区缙麓商都乡村基内用餐时,发现有不少学生在这里互相抄作业。

记者特别留意了距记者较近、在餐厅进门左侧走廊边上的那两名女生。她们坐下后没有点任何东西,径直从各自的书包中拿出作业交给对方。其中一个扎辫子的女生向另一个女生抱怨:“这周的数学作业太难了,几何题你晓得噻,如果一条辅助线没画对,根本就想不出解题方法,它认得到你,你认不到它,我妈又一直催我上街,我都还是抄的别个的。”另一名女生则把自己的英语(论坛)作业递给了对方。

“不要全部抄哦,选择题答案记到变几个。作文你随便写嘛,反正也是直接评讲,老师肯定不得细看。”扎辫子的女生显然对老师的批改作业方法了然于心。

这时,店里进来了一名为残疾人募捐的男子,站在两名女生的桌前让二人捐款。兴许对这样的场景已经司空见惯,两名女生不为所动,连说两声“没得钱”后,再也没搭理男子,视线集中在桌上的作业,手中的笔也飞快地动起来。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研究半天才说,其实我觉得我很温和

关键词:

上一篇:幼女是娘的小羽绒服,喜旺还不曾睡意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