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文进了屋说,今天给你说说‘褒贬是买卖’这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6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娘不说,我也知道。从打我记事起,在我们冀东的唐坊小镇上就有两间坐北朝南的土坯房戳在那儿,门脸上挂着一块白茬子的木头牌匾,写着“杏之祥酱油坊”六个黑色隽秀的隶书大字

图片 1 娘不说,我也知道。从打我记事起,在我们冀东的唐坊小镇上就有两间坐北朝南的土坯房戳在那儿,门脸上挂着一块白茬子的木头牌匾,写着“杏之祥酱油坊”六个黑色隽秀的隶书大字。
   杏之祥是一个酿酱油的小作坊。
   从五岁那年开始,我便“噔噔”独自跑去杏之祥酱油坊替娘打酱油,才知道这家酱油坊的。那时掌柜的很年轻,也就二十七八岁,人长得帅气,尤其额头上的两道剑眉,更显出他的英俊。
   每回去打酱油,我稚气未脱高声叫:“做酱油的,给我打一斤酱油。”然后踮起脚尖伸出小手递给他一毛钱的纸币。掌柜的乐呵呵说:“是小毛呀,不要了不要了,你把钱拿回去给你娘吧。”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我。每当看到我拎着个空酱油瓶子去,他总是咧着满嘴的胡子茬嘿嘿笑着,然后用粗糙的大手抚摸一下我的后脑勺:“小毛,又给你娘打酱油来了。”说完,从破旧的灰布挎兜里掏出四五个糖瓜,一手递给我,一手接过空酱油瓶子。我连连摆着小手:“我娘说不准我要别人的东西。”他的大手攥住我的小手,往手心里一塞:“我给的,你娘她不会怪你。”
  我把掌柜的给我的糖瓜丢进嘴里一颗,嚼着,俩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把一个铁皮漏斗塞进了空酱油瓶子的嘴上,又拿起一支竹提漏,在盛着酱油的大缸里轻轻一荡,灌满一提漏。他提溜出来斜着倒进漏斗,随即酱油灌满一瓶子。
   杏之祥酱油的味道好浓,一进屋子,就会被一股子浓浓的、香甜的酱油味给包围,很好闻。特别是混合着掌柜的喝了白酒后的味道,简直像走进了唐坊小镇日月楼的饭馆子,我喜欢这种香甜的味道,它比掌柜的给我那糖瓜的味道要好闻的多。
   杏之祥酱油坊的柜台是用青砖一块块垒起来的,台面则是用几块木板子钉在一起拼凑的。我站在柜台的前面,翘着脚尖,个头与柜台一般高。别看掌柜的平时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他经营这小小的作坊,就知道他不但有高超的手艺,还有一个聪明的脑瓜。那时我不懂,不知我愿意去杏之祥酱油坊的原因,是喜欢酱油浓浓的味道,还是每次掌柜的必给我几块糖瓜之类的食品,直到后来长大了才渐渐明白。
   “小小子,坐门墩,哭哭啼啼要媳妇……”有时掌柜的喝了酒高兴起来,他会把我举过头顶,咧着满是胡子茬的嘴巴唱着这首我仍然依稀记得的歌谣。每次唱完,他都会用一个手指轻轻地在我的鼻子上刮一下,道一声“奔儿”。然后,又在我的脸上用他的胡子扎我几下,我会咯咯地笑着躲着他塞满酒气的嘴巴,感觉掌柜的对我很疼爱。
   我茫然地望着掌柜的,心中却感到十分亲切。
   “小毛,做我的儿子中不中?”每当此时,他一脸诚恳地逗着我,说要我做他的儿子。
   我使劲摇摇,咬着牙说:“我才不呢,你个做酱油的。”每每这个时候,我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一副苦涩的神情,像喝了一碗黄莲汤。说也是,除了掌柜的做酱油不仅在唐坊小镇上出了名,就是没娶婆娘那也是人人皆知。可是,我咋不知道?我都七岁大了,大人们的事情我也略懂一二。唐坊小镇上的人只要说到杏之祥掌柜的没结过婚没娶过婆娘,一个个显得高深莫测,偷着对我指指点点,待我走近,又背着我说小话,叫我小小年纪心里不舒服。
   我娘说我人小鬼大,脑瓜好使,随你那个爹。我问娘,我爹在哪?娘是一脸的苦菜水,你爹呀,不愿见到你早就走了,在我揣着你的时候就走了。
   那我不就成了没爹的孩儿了吗?
   瞎说,没爹,你从石头缝蹦出来的?是你爹在没见到你他就走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知道我有爹,而是爹不愿意见我。我时常想象爹的样子,是和我娘长得一样还是和我长得一样。我的眉毛上有两道很好看的剑眉,和掌柜的那两道眉一样一样,英俊好看。娘说你真像你爹的种。可是我都七岁了从没见过爹,只是在心里一直描绘着爹的模样。
   白驹过隙,转眼三年,我的个头已经超出杏之祥掌柜的柜,到了上学年龄却上不起学。那天,我又去给娘买酱油。我把酱油瓶子递给掌柜的,他咧着带胡子茬的嘴巴嘿嘿一笑。这回没给我糖瓜也没给我花生,等把酱油打了满满一瓶子,对我正八经地说:“小毛,我看你也快八岁了吧?比这柜台还要高,回去和你娘说跟着我学做酱油,这手艺不管到啥时候人们也离不开油盐酱醋茶这几样,保准饿不着。”
   我撇撇小嘴:“我才不学做酱油,我还要掏鸟蛋呢。”掌柜的身子明显的不似前两年那么挺拔,背略有佝偻,这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连说话也有些底气不足。他听我说不学做酱油,喘了口气说:“小毛,你跟我一边学着做酱油,我跟你一起去掏鸟蛋,这样好不好?”
   我一听掌柜的和我去掏鸟蛋,当然乐意。欢愉地说:“那中,回去我跟我娘说,她要是让我当学徒我就来。不过不许说我跟着你去掏鸟蛋,那样我娘会骂我的。来拉钩。”掌柜的见我答应了他,脸上荡漾着笑,也伸出中指,开心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说。呵呵,我不会告诉你娘。”
   翌日,娘领着我来拜师。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掌柜的见到我娘,两眼瞪得贼圆,脚也抬不动了,简直换了一个人,浑身直突突。我想,谁看到我娘都这样,娘长得太美了。我看见娘也在痴痴地望着掌柜的,她的眼里咋还掉下“金豆子,”连说话的语气与平时也不一样了,很轻很柔。她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把小毛交给你,你就把他当你亲儿子待,等学到你这手艺起码不用我惦记他。”娘说的话我听不懂。只见掌柜的嘴唇蠕动半天没说话,望着娘跟小鸡啄米一样频频点头。我看着他俩怪怪得样子,心里窃笑,我娘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很少说话, 今儿咋这啰嗦?还有这掌柜的,看见我娘长得漂亮,连话也说不利索,至于吗?
   我娘把我交给了掌柜的师父,我就开始跟着掌柜的师父学着做酱油。谁知第一天,掌柜的师父给我上了第一课:“小毛,我告诉你,这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咱这酱油坊大小是个买卖,要讲究仁义,不能坑谁骗谁,啥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往嘴里放的东西必须干干净净,你懂吗?”
   我似懂非懂地点头:“懂,懂了。”
   连着数日,看着师父学做酱油。而我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做酱油的上面,一直想着啥时候出去掏鸟蛋才是我最上心的。“师父,我们多去掏鸟蛋?”“不忙不忙,你先添把火再把大锅里的水烧开了,看看豆子发酵了没?拿铲子搅和几下,等我把这锅儿出了,咱们就去。”
   掌柜的师父带着我去了唐坊小镇西边的草泊里,这芦苇荡好大好大一眼望不到边,除了一条弯曲的羊肠小路,根本无路可走。他很会掏鸟蛋,我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深一脚浅一脚,看他两手扒拉着芦苇,一会儿找到一窝一窝的野鸡蛋或是鹌鹑蛋。他更会下兔子套,这地方的野兔真多,不时地从脚下窜出一只。他用一根细铁丝,一头绑在了一个小木棍上,一头做了一个圆圆的活套,把木棍钉在了我们走过的羊肠小路上,还真有点守株待兔的意思。师父脸上略显得意神色说:“不是吹,这下兔子套关键得会看兔子道,不然你下的满地都是套,也套不住一个。”我点点头。
   等到我们掏了满满一篮子野蛋返回时,看到两只野兔。一个被铁丝套住脖子已死多时;一个套住前腿还在拼命挣扎。我乐得俩手拍不到一块了,真没有想到我掌柜的师父竟有这么大能耐。
   回到杏之祥酱油坊,我师父两手齐动,几下子把野兔扒掉了皮,那简直是行家里手。他从兔子嘴那用小刀割开一个小口子,两手一用劲,兔皮整个脱了下来。然后用一根细小的麻绳拴上了兔子脑袋,又把大个的野蛋从篮子里拣出了多一半,递给我:“小毛,把这些都给你娘送去,也让她见见荤腥。”
   我欢喜地把一只野兔和多半篮子野蛋提溜着给我娘送去了。看见娘在炕头上纳一只好大的鞋底,她见我进屋,慌忙塞到自己的屁股底下。我并没在意娘的神色:“娘,这是我师父和我从镇子西边草泊里掏来的,他让我给你送来一只野兔还有多一半的野鸡蛋,他说让你也见见荤。”
   娘见我提溜的这些野味,嘴上只是“嗯嗯”应着。又听我如此一说,心一酸,眼圈发红,眼泪“簌簌”流下来。我不知如何是好,像做错事一样,望望还在淌着泪的娘,低声说:“娘,我走了,师父说让我在他那儿吃兔肉。”娘瞅着我仍旧没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一晃,我跟着掌柜的师父学了一年的酱油制作,他把自己的手艺全教给了我,我自然成了他衣钵传人。一天吃罢饭,我从家刚走进杏之祥,师父把我叫到跟前,我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但绝对和每天不一样。只听他语气非常温和地说:“毛,你把我的手艺学到家了,我也没啥可教你的了,这酱油做的再好也是酱油,没多大出息。你和你娘说,到镇上的小学念书吧,将来识了字你才会有个出息。”
   我闷闷说:“师父,我才不去念书,我要跟你做酱油。”
   “去吧,你娘就念过书,我知道她很愿意你念书的。”
   我一愣,带着一脸疑惑望着我师父。霎时,他的脸上微微泛起了些许的红色。“你娘和我说过,她上过学堂,门脸上的牌匾就是你娘写的。”“真的,这是我娘写的字?”我很惊讶,没想到娘还会写字。我扭头望着门脸上“杏之祥酱油坊”这几个黑色大字竟是出自娘的手笔,真不敢相信,可这是掌柜的师父亲口说的,只是当时竟忘记追问师父咋知道我娘念过书。
   娘用一块灰布给我缝了一个书包,装上了铅笔小刀和本子之类的学习用具,把我送进了镇上的小学。
   学校的老师是一位身穿土布中山装戴着一副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有学问。他把我安排在最后的一排桌子,我应该算是年龄偏大的小学生。“大家坐好,今天,我们来学习朱自清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叫背影,下面请跟我一起念: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两年有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同学们跟着他像八哥似的一句句念着。自那之后,我不仅认识了很多字,还学会了写字。
   这天,放学回到家,娘听着我念得滚瓜烂熟的文章,脸上露出微笑,十分开心地说:“毛,你到你师父那去也给他念上一段听听,他一准高兴的不得了。”我不知娘的用意,只想在大字不识一个的师父面前显摆显摆,我也识字了。
   见到了掌柜的师父,我把学校老师教给的文章从头到脚向他念道:与父亲不相见已两年有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我读到此处,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于他相见。我刚念完,只见师父的眼泪就淌下来了,双手不住地摩挲着我的头连连夸奖说:“小毛有出息了,识得字了,好好。”
   有一天,我下了学回了家,书包还没有放下,娘非常激动地对我说:“毛啊,娘告诉你,我要和你师父成亲。”
   “啥啥?你和我师父成亲,娘你糊涂了吧?”我惊诧,眼珠子瞪得比玻璃球还要大。
   “是啊,我等了他十几年了,终于等到他要娶我了。”
   娘和我的师父结婚了。她从小镇的杂货铺上买来一张大红纸,剪开两个方块,自己用毛笔写上两个大大的喜字,又打了一碗浆糊贴在杏之祥的门口两侧。从此,娘搬进了杏之祥酱油坊的西厢房和我师父住在一起,我则考上了县城的中学在学校寄宿。
   直到那一年,我已经在县城的食品公司工作,唐坊小镇上的人来送信说,你娘让你赶紧回家一趟。我紧张地问有啥事,来人说你回去就知道了。三十里地我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匆匆赶回唐坊小镇杏之祥酱油坊。还没等我走进家门口,只见门前旗幡招展,纸钱乱飞。我跪爬着,瞧着师父静静地躺在两块门板子上。我磕完头,站起身,一把鼻涕一把泪问母亲:“娘,我师父咋、咋死的?” “你师父往大缸里倒酱油时,他那头疼的老毛病犯了,一个不小心,一头扎进去没上来。”娘抱着我的头大哭不止,“毛,娘对不起你,始终没告诉你,他是你亲爹,你当初上学的学费生活费都是你爹供的。”
   我流着泪,木然地望着哭得昏天黑地的娘。原来在我没出生时死的那个爹不是我爹。现在我有了爹,爹却死了。娘伤感地对我絮叨说:“毛啊,你祖父本是开酱油坊的,我和你爹两家是对门,从小一块长大,没事整天往酱油坊里钻,两人一块玩耍。后来被你外公知道了,就阻止我们来往。”娘没看我那一脸惊诧,继续叨咕:“那时,我和你爹黏在一块,谁也离不开谁了。你外公吹拉弹唱,写写画画很在行,在本地算是一个有名气的文化人。他自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与一个做酱油的儿子成亲,说门不当户不对。我爹把你爹胖打了一顿。从那之后,你爹落下这头疼的病根。”
   这时,娘的脸一红,低声说:“有一天,我趁你外公不在家,偷偷跑去约会你爹。直到我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你外公才发觉,他大骂我说丢人现眼。紧忙张罗着把我嫁到唐坊小镇上这户人家。可这男人是病秧子,过门不到一个月,死了。”
   娘长长吐了一口气,带着无限眷恋的口吻接着说:“大约在半年之后,你爹才打听我嫁到小镇上,一路追过来,在小镇买了两间草房住下。娘明白,你爹他太痴情。娘知道,你爹他做酱油的手艺独特。我说既来了开个酱油坊吧,用你的名字叫杏之祥。你爹欢喜得不得了,找来一块木板子,让我写上杏之祥酱油坊开了业。”
   娘老了,脸上的褶子如同她靠在墙角旁的搓板,眼睛却还亮。一天,她忽然感叹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说:“要是你爹在就好了,咱们何愁吃不到浓浓的、香甜的酱油。你在食品公司上班,把你爹传的手艺拿出来亮亮,也让大伙尝尝。”我望着她无语,明白娘的心里一直藏着杏之祥酱油坊的味道。这种味道,只有她在心里装着。   

闯关东第二部秀儿娘恍然大悟道:“我的天哪,这个朱开山可真是不简单,看起来忠厚仁义,一肚子的计谋!”韩老海说:“我告诉你,朱开山不是一般的人物,当年闹义和团的时候开过香堂,进京杀过洋毛子,老金沟淘金,九死一生带着金疙瘩回来的。咱秀儿恋着传武我为什么没拦挡?我是看好了这孩子有朱开山身上的一股英雄气。咱家人丁不兴旺,就秀儿这么个闺女,咱闺女要是跟了传武,就等于给老韩家立了一根顶门柱!这个亲我一定要和他做。”秀儿娘说:“你怎么做?”韩老海说:“他给我唱了出苦肉计,我还给他唱出龙凤呈祥!”秀儿娘说:“刚才传武挨他爹打的时候,咱秀儿是怎么说的?我看放水的这件事有蹊跷。”韩老海说:“这里边蹊跷大了!秀儿是铁了心要跟传武,她什么事做不出来?我又为什么看重传武?这孩子,义气!”朱家堂屋文他娘抹着眼泪说:“他爹,你心怎么这么狠?你看把孩子打的,鼻口出血。”朱开山说:“没事儿,他也就是受了点皮肉之伤,我还没有数?这孩子也该调理了,太意气用事。”文他娘说:“还不是像你?”朱开山说:“比我差老了,有勇无谋。嗯?今天我教训传武,秀儿脱口说了句水是她放的,难道真是她放的?”文他娘说:“也说不定,秀儿恋着传武,看咱家急着用水,为了讨传武的好把自己家的水放了,秀儿能做出这样的事。”朱开山笑了,说:“就像你当年把你爹的金疮药秘方偷给我?要真是那样,传武为什么大包大揽说是他自己放的呢?他不是不喜欢秀儿吗?这件事蹊跷。”两人正说着,韩老海提着礼品来了,说:“老朱大哥,你们走后我越寻思心里越不得劲儿,你说你在我家里把传武打成那样,你是打他还是打我?”朱开山说:“你多心了,教育孩子随时随地,有句话,当面教子,背后劝妻,为的就是让他长记性。”韩老海说:“不管怎么说是在我家里打的,我来看看他。”秀儿娘说:“不用看了,在厢屋睡了。大兄弟你坐,我去给你沏壶好茶。”朱开山说:“不管怎么说,那件事实在是对不住你。”韩老海说:“没事,好在发现得早,没跑多少水。不提这些了,都过去了。我说,咱们屯子山东人来了好几户,我最敬佩你们家,你说你们这些年在咱屯,那是勤俭持家诚实守信,我早有和你们结好的意思。你说要是咱们两家能结好,在这块地方谁还敢欺负?我说,你们山东人在这块地方落地扎根,没有我们当地人帮衬,我看也是独木难成林,风大必低头。”朱开山说:“这也正是我的意思。”韩老海说:“要结好怎么结?最好就是轧儿女亲家。《三国演义》你没看?刘玄德是怎么起的家?还不是东吴招亲?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们秀儿是看中传武了,不但看中了,还放出话来了,非传武不嫁,已经着魔了,我跟着她丢老人了!其实我也中意传武,要是咱两家能结成亲家,那就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彼此?我愿意放水救你的急,就是损失几千斤粮食我也在所不惜!老朱兄弟,我这是老着脸皮说这些话,可都是掏心窝子的话。”朱开山又来了倔劲,说:“老韩兄弟,承蒙你看得起我,可儿女的亲事不能拿这说事,你这不是逼我上架吗?我要是应承了,传出去我这是拿儿子换水,好说不好听啊!”文他娘急忙打圆场说:“大兄弟这也是美意,这事容我们商量一下。”韩老海笑着说:“不急不急,你们慢慢商量,我回去等信儿。”说完走了。朱开山说:“文他娘,你对今天韩老海说的那件事怎么看?”文他娘说:“依我看,韩老海话说得有点儿不地道,可看来还是诚心实意的。再说了,秀儿这孩子我委实看好了,你呢?”朱开山说:“我也看好了。这丫头直乎心眼儿,对咱传武像是一盆火,什么凉水也浇不灭,传武要是能娶了她也是福分。这门亲事要是真的成了,借水浇地也是应当应分。”文他娘叹息说:“可就是传武对她不热盆儿。”闯关东第二部朱开山说:“什么事不能都由着孩子的意儿,我看咱们就定下这门亲事。你去把传武叫来,咱们把成破利害跟他说清楚。”文他娘答应着,把肿着半边脸的传武领进屋。文他娘说:“传武啊,秀儿她爹今天到底亲口来提亲了,俺和你爹商量了,打算应下这门亲事。”传武有些气急败坏,说:“我说了多少回了?秀儿我不要,你们不能逼我,逼急眼了我还是要跑。”朱开山大怒道:“还反了你了!儿子娶亲是老子说了算还是儿子说了算?娶媳妇是做什么?是过日子!秀儿是正经人家的闺女,哪一点不好?人家对你诚心实意,拿着你当宝儿,你拿着香饽饽当臭狗屎。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传武拎腚走了,说:“要娶你们娶,她给我当媳妇肯定不行!”这回他也不顾爹的脸色了,到了院里马厩前,牵着马就要跑。传文死死地拉着缰绳说:“传武,你又要犯浑!”朱开山喝道:“传文,你不用拦他,让他跑!”传文说:“传武,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门亲事多好啊,咱家现在的日子多难啊,要是今年粮食绝收了日子还怎么过?你不替爹娘想想?爹娘拉扯你这么大容易吗?”传武说:“你看好了?你怎么不娶了她?你不是也没媳妇吗?”传文说:“你,你这混账东西,满口喷粪,我打你这个不着调的东西!”传武说:“大哥,你打吧,我不还手,打死我也不娶。”传文哭了,说:“传武,你不能光为自己想啊,还要顾顾这个家啊,咱爹闯的这份家业是拿命换的呀,你不能不长良心!”正劝着,传杰和玉书来了。传杰说:“大哥,你别逼二哥了,他不愿意你逼也没有用,你不能什么事都维护爹娘的意思,都什么年月了?包办婚姻不时兴了!”玉书挥舞着手里的报纸,小嘴儿巴巴地说:“大哥,按理说你们家的事我不该插嘴,可路不平有人踩,老人糊涂咱不能跟着糊涂。有了初一就有十五,老人能给传武包办就能给你包办,到时候为了家里的利益,老人给你娶个大财主家的傻闺女,你也能答应?”传文说:“可,可秀儿不傻。”玉书说:“传武说得对,那你娶呀!”传文说:“可秀儿喜欢的是传武!”玉书说:“啊,秀儿喜欢传武就得嫁给他?那你喜欢秀儿就娶她呗,道理不是一样的吗?”文他娘对朱开山说:“坏了,玉书这闺女还没过门儿呢,小嘴就这么厉害,将来可有好戏看了。”朱开山不以为然道:“嘁,一窝吵吵鸟,没吵吵出什么道理。看着闹吧,闹到天亮也没用,我就不信小胳膊能拧过大腿。”说罢背着手回屋去了。文他娘说:“玉书、三儿,这么晚了来家里,有事?”玉书故作神秘道:“大娘,大事!天大的事儿,咱屋里说吧。”旁边的传杰含笑无语。玉书进了屋说:“我爸让我来给二老过个话,镇上有个叫关德贞的,是个满洲人,有个外甥女扑他来了,到了该出嫁的年龄,据说人长得不错,知书达理。这个老关不知怎么知道咱家了,听说大哥还没娶亲,有意要说给大哥做媳妇,托我爸说媒。我爸要我来问问你们有没有意,要是有意就让我来给串通串通,相相亲。我可有言在先,这可不是包办,双方要是有意就见见面,没有意就拉倒。大娘,这算不算是天大的事?”文他娘笑笑说:“你这个孩子,老是一惊一乍——是个满洲人?我心里不太熨帖。”朱开山说:“满洲人怎么了?满洲人也是人。”文他娘说:“我是怕人家过日子道儿和咱不一样,凑一块成天唧唧咕咕的。”朱开山说:“成不成咱先别说,要是成了,就按咱的过日子道儿走,没的说。”传杰说:“那当然,她要是愿意找咱汉人,就说明人家能适应咱的生活习惯。其实满汉通婚现在挺多的,听说王爷府的格格有的是嫁给汉人的呢。”文他娘说:“玉书,这个闺女不是格格?”玉书乐了,说:“要是格格更好,那传文哥就成了驸马爷了。那您二老不就成了皇亲国戚了吗?”旁边的传杰故作严肃:“你正经点儿,说正事呢!爹,您说该怎么办?”闯关东第二部朱开山说:“玉书,回去跟你爹回个话,我现在叫庄家院的这些事缠得不轻,你也看见了,传武还在和我叫着劲,过了这阵子再说。”第十三章1朱开山夫妇正在吃饭,传文进了屋说:“爹、娘,传武还是不吃饭,已经三天了,一粒米也没进。”文他娘哭了,说:“他爹,这可怎么办哪?真的叫他饿死?你出个主意。”传文恨恨地说:“这个犟驴,饿死活该,我去劝他一回他骂我一回,说我是你们的狗腿子,还把我咬了,你们看我这手,快叫他咬烂了。饿死他,看他还咬不咬!”朱开山说:“他想饿死?没那么容易!那年我在北京看见是怎么填鸭的了,传文,你给我找个竹筒。”传文说:“爹,你要竹筒干什么?”朱开山说:“你不用问,我自有用项。”传武躺在炕上,看见爹娘和哥哥进来,马上闭了眼睛。朱开山说:“传武,我再问你一句,你吃不吃?”传武摇头。朱开山厉声地说:“传文,给我把他绑了!”传文麻溜地把传武绑了。朱开山拿起竹筒说:“把他的嘴给我掰开!按住他的头!”传文照办,朱开山把竹筒对着传武的嘴,用一根棍子使劲地往嘴里顶着食物。传武难受得直摆头。朱开山对传文道:“按住他的头!”传文手上用了劲,一竹筒的食物灌进了传武的肚子里。文他娘有些担心地在一旁看着。朱开山说:“他饿了三天了,一竹筒怕吃不饱,再来一筒!”传武大叫道:“爹,我服了,我饱了,我吃饭还不行吗?”文他娘笑了,旁边的传文解气地说:“爹,再给他来一筒!”朱开山板着脸说:“小样儿,和我来这一套,你打听打听北京的烤鸭是怎么喂肥的?你当我那几年在北京光杀洋毛子了?全聚德我也去过,没吃过鸭子还没看见怎么喂的?将来你们有了孩子胖不起来就这么喂,几天就膪起来了。”这时韩老海一步插进屋来,见状大吃一惊,道:“老朱兄弟,你这是干什么?”朱开山说:“小兔崽子,给我来了个绝食抗婚,我还不信整治不了他!”韩老海大喊道:“老朱兄弟,使不得!我闺女不是没人要的主儿,强扭的瓜不甜,他实在不愿意算了。”朱开山说:“算了?你算了我可不算,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要是管不了他,还有脸面在元宝镇立着?要是秀儿嫁不过来,我叫他一声爹!”韩老海说:“老朱兄弟,牛不喝水别强摁头啊,你就是要他听话也要慢慢来呀!”朱开山说:“慢慢来?你给他来软的试试,他能抓唬死你!”三天后,屯里有名的马媒婆进了韩家门,一张胖脸笑成朵花,对韩老海说:“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这门亲事有我老马婆子出马,那叫马到成功!老海呀,你这笔买卖赚头大了,到哪儿找这样的好人家!我就是没有闺女,要是有闺女,轮不到秀儿的份儿,我早就下手了!你不知道啊,起先老朱还犹犹豫豫地拿不定主意呢,咱嘴里长的这叫什么?这叫三寸不烂之舌!叫我三三见九,六六三十六,给他劈头盖脸这么一算,他麻溜地答应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朱开山给你立字据了,他应亲,你放水。”秀儿趴在堂屋门外偷听。韩老海看着朱开山写的字据喜上眉梢,说:“他是当着你的面写的?”马媒婆说:“一点不假。你看他按的这个大手印,我的妈呀,简直是老虎爪子,费了我半盒印泥!”韩老海又皱眉说:“朱开山我知道,说出的话不会坐蜡,可传武……”马媒婆说:“这你放心,就凭着朱开山还压不服个孩子?这桩亲事就是板上钉钉了,我就等着吃你们的猪头了。”秀儿欢天喜地地跑到院子里,和娘撞了个满怀。秀儿娘嗔道:“什么事把你欢喜的?”秀儿兴奋地说:“娘,传武他爹答应下定了,日子让咱挑。”秀儿娘抚着胸说:“这下可好了,娘得赶紧给你置办嫁妆了。”秀儿说:“娘,你跟爹说说,他就我这么一个闺女,别像以前似的抠抠搜搜,好好发送我,要不进了他家的门儿让女婿瞧不起。”秀儿娘说:“我知道,不光你爹要好好发送你,我还给你攒了不少小体己呢,保准把闺女光光鲜鲜地发送出去。”秀儿从侧面搂着娘的肩膀,撒着娇说:“娘,这些都是后话了,你赶紧催爹去下定吧。”秀儿娘笑了,说:“等不及了?你说养个闺女有什么用?”闯关东第二部朱开山正在收拾着犁具。韩老海领着秀儿来了,带着鸡鸭、猪肘子、酒,这是按规矩过大礼。朱开山一愣,说:“哎呀,老韩兄弟,你这是……”韩老海说:“知道你忙,我就先走了一步,这不,给你过礼了。”朱开山说:“哎呀呀,你说你,到底让你抢到头里了!文他娘,快出来,老韩兄弟来过礼了,快来接着!传文,赶快杀鸡!”传文从厢房里跑出,问道:“爹,杀鸡干什么?”朱开山说:“傻小子,你韩大叔和秀儿来过礼了,你说干什么?”传文一愣说:“啊?”反应过来说:“哦!”高兴地跑去抓鸡,又返回来跑到秀儿跟前乐呵呵地说:“这么说,你就是我未来的弟妹了?”秀儿有些害羞。朱开山一板脸说:“你这个当大伯哥的,规矩点!”边说边下意识地掸着身上的灰尘。秀儿赶紧过来,殷勤地给朱开山掸着灰尘。韩老海笑道:“到底是你们家的媳妇,秀儿从来没给我掸过灰呢。”秀儿羞赧地说:“爹!”文他娘呱呱笑着跑出堂屋,说:“哎呀,爷儿俩都来了,快屋里坐。”朱开山和韩老海落了座。文他娘牵着秀儿的手说:“秀儿,跟婶儿里屋坐,咱娘儿俩好好唠扯唠扯。”两人说着就进了屋。韩老海感叹道:“多好啊!老朱兄弟,按理说呢,你们娶我们嫁,应当是先媒人提亲,儿女相亲,再过礼下定,最后择日子迎娶,这都是有一定之规的。可咱们是乡邻,这些过场能免就免了吧。说实话,咱这门亲事是我们赶弄你们,有些地方呢,我们就得主动点,你不会因为这个就轻贱了我们吧?”朱开山说:“你看你,说哪儿去了?”韩老海问:“咦?传武呢?”朱开山说:“出去遛马了,传文——”传文一手拎着一只鸡,一手拎着一把菜刀进来,说:“爹,又要干啥?”朱开山说:“去把传武找回来,马上!”传文说:“那这鸡?”秀儿从里屋迈出,说:“大哥,鸡我来杀吧。”传文把鸡交给秀儿,逗乐地说:“弟妹,受累了。”忽然看到朱开山不高兴地板脸瞪着他,吓得转身跑出。韩老海说:“该把传武找回来,今天咱是把相亲、过礼、择日子捆一块了,有些事得当面鼓对面锣地定下来,女婿不在眼前不好说话。”堂屋内,八仙桌已经摆好了,朱开山和韩老海聊得不亦乐乎。秀儿一趟趟里出外进地往桌子上上菜,面带羞赧,步履轻盈,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朱开山看着秀儿的背影满意而无声地微笑着。韩老海看在眼里,说:“亲家,我没说错吧?我这个闺女就是给你们家养的!你看她今天,一进门就和老嫂子形影不离,一直是这个笑模样。这孩子,头一样好处就是心眼儿直乎,不会拐弯,心里就是一湾清亮亮的水儿,一眼见到底儿。”朱开山说:“跟你说实话吧,秀儿我是早就看好了,要不是她看好了传武,我想说给老大呢,谁知道她就是眼睛盯上老二了。”韩老海说:“那咱就说定了,你们秋天迎亲,我秋天嫁女。唉,可是这些话咱没当着女婿的面说,我这心里不踏实。”朱开山说:“有什么不踏实的?这不,他来了。”果然,传武牵着马进了院子,传文跟在旁边。秀儿飞跑出屋,接过缰绳。传武依然是不理不睬,大步走进堂屋。秀儿有些委屈地看着传武。传文连忙安慰着秀儿说:“他就这熊样!你别往心里去。”走进堂屋的传武,一反常态,笑嘻嘻地说:“韩叔早来了?对不住,我去遛马了,让你久等了,来,还等什么?喝酒吧!”朱开山与韩老海惊诧不已。朱开山说:“好,那就喝吧。”韩老海说:“别忙,老嫂子,还有传文、秀儿都没坐下呢。”韩家放水了——水泡子被掘开一道宽宽的口子,泡子水汩汩流淌,漫进朱家的田地……朱开山望着被水浇灌的庄稼,慢慢地蹲下,双手捧起一捧泥水,动情地看着。传文情不自禁地跪到地上,看着被水浇灌的庄稼激动地说:“爹,您放心,我拼死拼活也得让咱家今年有个好收成!”文他娘、秀儿及老崔等雇工也都是神情振奋。站在众人身后的传武平静地望着这片庄稼,怅然若失。闯关东第二部2元宝镇上,夏家的春和盛与吴家的福兴祥是两大山货店,位置对门,生意上因同做山货,也自然成了竞争对手。夏家的店面门口停着两辆马车,吴家的店面门口也停着两辆马车,伙计们都忙活着往店里搬运货物。传杰站在柜台上呜哩哇啦地念日语。夏元璋走进货栈,站着听了一会儿,说:“传杰,你在那儿念什么呢?”传杰说:“掌柜的,街上不是开了家山田货栈吗?我跟山田先生学日本话呢。”夏元璋火了,说:“谁叫你学日本话!”传杰说:“掌柜的,这两年街面上日本生意人不少,咱现在没和他们打交道,可说不定将来会用得上呢。”夏元璋大怒道:“咱永远也不会和他们打交道,你记住我这句话,春和盛死也不会和日本人做一笔生意!”传杰说:“掌柜的,你哪来的这么大的火呢?我可从来没见你发这么大火。”夏元璋悲愤地说:“传杰呀,你别忘了,我一家好几口人都是日本人杀的呀,我和他们有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啊!”传杰小声地说:“掌柜的,我知道了。”他见夏掌柜冷眼看着街对面的福兴祥,说道,“掌柜的,我看眼下不是进货的时候,价钱不合适,咱何必跟福兴祥争呢?让他进去,咱再等等,我看这价儿早晚得跌。再说了,咱的库好满了,再进就没地方了。”夏元璋说:“是吗?你看准了?”传杰说:“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夏元璋说:“我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传杰说:“那你为什么……”夏元璋说:“我先不说为什么,你慢慢地悟。咱先说说,我开这个货栈最大的心病是什么?”传杰说:“这我知道。”努努嘴说,“还不是对过儿。”夏元璋说:“福兴祥的买卖做得不地道,专门和咱顶着干,他现在是改辙了,咱们进什么他进什么,咱们出什么他出什么,抬价收,压价出。俗话说,一山容不得二虎,明摆着,他这是想挤垮咱。”传杰说:“那咱和他们顶着干,到头来不就是两败俱伤了吗?”夏元璋笑着说:“不会的,我还不至于这么傻。”传杰焦急地说:“掌柜的,那咱就赶快撤吧,撤得晚了就陷进去了!”夏元璋说:“我不但不撤,还要大进特进,和他有的一拼。”传杰说:“掌柜的,这件事本来没我说话的份儿,可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句,别意气用事,到时候闹个鱼死网破大家都不好。”夏元璋咬着牙说:“你放心,网不会破的,鱼是死定了!”传杰说:“掌柜的,您这步棋我到现在没看明白,能不能给我点拨点拨?”夏元璋问:“想知道?”传杰说:“太想知道了!”夏元璋说:“好吧,今天下半夜你起来,我告诉你。”下半夜时分,传杰紧跟着夏元璋站在院子里。人无语,马去铃,几辆大车马蹄包着麻袋片悄没声地进了大院。夏元璋打开库门。传杰举着灯笼往库里一看,大吃一惊,压低声音说:“掌柜的,咱进的货不止这些呀,都哪儿去了?”夏元璋说:“别出声,你看到就行了。”说罢指挥伙计们说,“都给我小点声,轻搬轻放。传杰,你也别闲着。”传杰和伙计们一道,无声地把货物从库里搬上马车。马车走了,库房空了。传杰伺候夏元璋洗了脸。夏元璋说:“传杰,看明白了?”传杰说:“掌柜的,你成天给我说三十六计,这是不是就是您说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夏元璋笑了说:“对了。”传杰说:“掌柜的,您是不是明里和福兴祥抬价争货源,暗里又把货送回去,引着福兴祥高价囤货撑破肚子,货价一跌他就砸到手里了?”夏元璋说:“对了,这就是我要看到的结果。”传杰说:“掌柜的,我又不明白了,货主把货送来又拉回去,岂不是白忙活?都说无利不起早,人家图的是什么?”夏元璋说:“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我都告诉你吧,看起来我和福兴祥进的是一样的货,其实就是包装一样,里边早已经偷梁换柱了,我使的这是连环计。货主这样做也有好处,他可以趁机抬价。”传杰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掌柜的,你这样做也太……”

闯关东第一部朱开山扔给大金粒一个纸包:“给,这是金疮药,敷上吧,好使着呢。”大金粒说:“谢了。”他瞅了朱开山一眼,“这药嘴烂了也管用吧?”朱开山冷笑:“管用,你就放心吧。”大金粒说:“那就好。”小金粒怔怔地看着两人,不明白他们说了些什么。金夫们都睡着了。大金粒挽起裤腿,在刀伤里藏好沙金。大金粒站在小金粒的跟前,看着弟弟熟睡的脸,他流泪了,摇着小金粒,轻声地说:“醒醒……”小金粒揉着惺忪的睡眼,问:“哥,天亮了吗?”大金粒悄声地说:“弟,哥要走了,哥不在以后就跟着你干爹吧,他是个好人。”小金粒哭道:“哥,你铁了心了?你会死的,别走了!”大金粒说:“别说丧气话,哥没事。走了。”说罢,蹑手蹑脚地走出屋子。大金粒走到门口,回头看看朱开山,朱开山打着呼噜睡得正香。怪鸟叫声磔磔。大金粒拨着草丛疾行,蓦地站住了——朱开山伫立在他的眼前!大金粒惊慌地问:“你?你要干什么?”顺手拔出匕首。朱开山笑了:“把刀子放下!我是来救你的。”大金粒说:“救我?笑话!让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朱开山苦口婆心:“孩子,前边到处是陷阱,死路一条,跟我回去吧,咱们慢慢来,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啊!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想运金,你这办法也想过,想来想去还是不妥,以前有人这么干过,败多成少,你这是去送命呀!”大金粒恨恨地说:“送命也是我去送,不关你的事!”朱开山叹口气:“该说的我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你就是执迷不悟我也没有办法。我可以告诉你一句,不管你出了啥事,你弟弟我会照顾好的。好了,你走吧。”大金粒抱拳说:“谢了!”头也不回地走了。朱开山看着大金粒的背影长叹一声。金夫们在紧张地劳作。小金粒眼泡红肿,凑到朱开山的跟前,小声地问:“干爹,我哥不会有事吧?”朱开山忧心忡忡:“求老天保佑吧。”突然,小金粒指着远处喊:“干爹,你看,土匪又来了!”远处,马队疾驰而来,扬起一团尘雾。朱开山的脸猛然抽搐,脱口而出:“毁了!”土匪飙至,一匹马拖着一个已经看不出模样的人到了河套。金夫们惊恐地看着土匪,不敢出声。土匪头目勒马,扬着鞭子吼叫:“都给我看好了,这回可是你们的人吧?”大伙蜂拥而至,围观被拖来的人。小金粒惊恐地喊了一声:“哥!”抱住大金粒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嚎哭,又猛地跃身而起,扑向土匪,“你们这些鳖犊子,王八蛋!”朱开山紧紧地抱住小金粒,吼着:“你疯了!伙计们,把他送回窝子!”几个金夫不管小金粒如何挣扎,抱着他回了木屋。土匪头目狞笑着:“都给我听着,这儿方圆几百里,你们就是插上翅膀也休想从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要金子不要命的你就来,来一个死一个,这儿的乱葬岗子够你们埋的,不信就试试!”打了个呼哨,带着马队驰去。朱开山深夜在酒馆买醉。大黑丫头、老果子站在柜台后默默地看着朱开山。稍顷,大黑丫头走过来,拿过朱开山的酒杯灌了一大口。朱开山说:“你想喝酒?老果子,再烫一壶,我和老板娘好好喝一场。”老果子笑了笑,送酒过来。大黑丫头说:“老朱大哥,你都看见了,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就这么踢蹬了,真是叫人寒心呀,都是金子惹的祸啊。”朱开山说:“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老话一点儿也不假。看开了吧,还是活命要紧呀。”大黑丫头叹息道:“唉,话是这么说,到时候就由不得人了。我先放个屁撂到这儿,以后还会有人走这条道儿,但愿不是你朱大哥!我听说原来贺老四在这儿做的时候,也经常出这样的事。”朱开山也叹息着说:“原来的事咱不知道,我就知道人活到我这个岁数,只要干一件傻事,小命没准就没了。”正说着,小金粒来了。朱开山问:“孩子,这么晚了,你来干啥?”小金粒说:“干爹,你在这儿喝酒我不放心,怕你醉了找不回去,接你呢。”大黑丫头说:“老朱大哥,你好福气呀,认了这么个知冷知热的干儿子。”闯关东第一部朱开山一个劲地点头:“福气,福气。别看孩子小,懂事!真得谢谢这孩子的爹娘。儿子,回去,干爹真有点醉了,扶着我。”小金粒答应着,扶起朱开山走出酒馆。回去的路上,夜色清凉,让白日的暑气消退了不少。爷俩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小金粒说:“干爹,你知道我哥为什么不要命运金出山吗?”朱开山摇头:“不知道。”小金粒说:“我哥在外边有个相好的,叫杏儿。”朱开山问:“哦?啥人家?”小金粒说:“听说是个窑子娘们儿,挺浪的,说要跟着哥哥从良,老鸨子放出话了,要我哥拿金子换人。”朱开山问:“这门亲事你娘点头了?”小金粒说:“我娘死活不同意,娘叫他好好淘金,他不听娘的话。他这回就是想把金疙瘩带出去,打算娶杏儿,我劝他也不听。”朱开山说:“那也不用急呀,我都告诉他了,现在不是时候。”小金粒:“你是不知道,前几天杏儿托人捎信了,说有个老客要给她从良,哥急眼了,非要出山,这才惹了杀身大祸。”朱开山长叹道:“孩子,要记住了,为人一生,要是叫女人牵挂住了,就像掉进大酱缸,再想爬出来就难了!”4夏元璋正在巡看着货架上的物品。传杰走上楼来,问:“掌柜的,您喊我?”夏元璋笑眯眯地说:“传杰,今天我闲着有空,给你说说做生意的事。”传杰高兴地说:“听掌柜的教诲。”夏元璋说:“做咱们货栈的生意一定要多听、多看、多学,不断地积累知识技艺,所谓要活到老学到老,怕的就是不学,学了总不会嫌多。学过的东西可能一时半会儿用不上,那不要紧,艺不压身,要到用时再学就来不及了。有些当学徒的,耐不了学艺三年之苦,学不到一半就不干了,以为做生意不过尔尔,错了,大错而特错。就说咱们收皮货吧,看来挺简单的,看看皮板毛色,试试手感,看似没有什么,这里的学问可大了。皮子有春夏秋冬之分,当然以冬皮最好,可冬皮又可以细分,怎么分?怎么验?我现在也没那眼力,这方面你要多跟账房常先生学,多请教,他可是个老行家。”传杰说:“是,掌柜的。”夏元璋又道:“传杰,今天我给你说点别的。要想学会做生意,首先要学会算账,算账有好多算法,今天就教你我从黄县学的一个口诀,非常好用。”传杰脸上一亮,说:“那您就快教吧,我一定好好学。”夏元璋说:“这个口诀挺难背,你记住了,至于怎么用我以后教你,听好了:一六二五,二一二五,三一八七五,四二五,三一二五,六三七五,七四三七五,八五,九五六二五,十六二五,十一六八七五,十二七五,十三八一二五,十四八七五,十五九三七五,十六一。”传杰说:“掌柜的,我记不住,您慢点说,我记下来。”夏元璋厉声道:“不行!这个口诀历来都是口传心授,背不下来你就没吃这碗饭的天分。我再说一遍。一六二五,二一二五,三一八七五,四二五,三一二五,六三七五,七四三七五,八五……”传杰努力地背着:“一六二五,二一二五,三一八七五,四二五……”第二日,玉书正在客厅的里间练习着写毛笔字。客厅外间,夏元璋又对传杰说起生意经:“今天给你说说‘褒贬是买卖’这句话。知道什么是褒、什么是贬吗?”传杰说:“掌柜的,褒就是夸奖,贬就是贬斥,您说对不?”练习毛笔字的玉书略感意外地看了一眼传杰。夏元璋一笑:“对了。这句话就是说,客人进了你的店,对你的货吹毛求疵横加贬斥,你千万不要生气,这时候更要和气待客。为什么?嫌货的人才是买货的人。为什么这么说?你说说,他对你的货横挑鼻子竖挑眼,说明了什么?”传杰说:“说明对货感兴趣了。”夏元璋一拍大腿:“对呀!他感兴趣了就是想买,想买必然要和你拉价,要拉价就必然说你的货不好。要是他看着你的货沉默如金那就没戏了。你要是遇见褒贬的主儿怎么对付?”传杰琢磨着,一时无语。闯关东第一部玉书见此,有些不满地说:“刚才还觉得你挺聪明的,这会儿成猪脑子了?要真是遇见褒贬的主,你就对他说咱的货如何如何好,不就行了!”传杰琢磨着说:“这样说……那不就和客人顶牛了吗?”夏元璋满意之极,道:“说得好!传杰呀,真碰见这样的主,你得对客人指出货的瑕疵做出解释,说价钱的合理,把他拖住,消除他的疑虑,尽量和他化解歧见达成共识,让他高高兴兴地把货买走。这就看你的本事了,这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练出来的。玉书啊,对刚才这个问题的理解,你比传杰差大了。”传杰小有得意地看着玉书,玉书回给传杰一个佯装不满的怪样。传武匆匆走进,说:“掌柜的,来了个送山货的。”夏元璋问:“生人还是老客?”传武回说:“是个生人。”夏元璋说:“传杰,这笔生意你去谈。”传杰有些怯:“掌柜的……我怕给你谈砸了。”夏元璋说:“不要怕,我给你坐镇,大胆地谈。”传杰硬着头皮出了门,见了客人,踏着板凳站在柜台后,仔细地验着几张皮货,一个劲地摇头,旁边的常先生暗暗地观察着传杰。送山货的问:“咋了?”传杰说:“你的价要高了。”送山货的说:“要高了?你懂不懂皮货?这可是冬皮子。”传杰一笑说:“冬皮子不假,这可是老冬的皮子,毛上的油性差了,不够柔和了,可惜呀。”夏元璋坐在距柜台较远的桌旁,听着传杰砍价,高兴地对传武和玉书悄声说:“你们听听,传杰的价砍得多好啊!说得多有道理!”送山货的惊呼:“哪来的这么个小神仙?我算服了!你看该给个什么价?”传杰笑说:“褒贬是买卖,我也不想占您的便宜,按质论价,按您说的八折可以吧?这可是我能出的最高价了。”送山货的说:“再长长,我整这些货也不容易。”传杰说:“先生,买卖是东家的,我就是个伙计,我收您的货是一手托两家,既不能让您吃亏,也不能让东家没赚头,要不然我们点灯熬油图的是什么?这么大个店面使费从哪儿出?您说呢?”送山货的点头:“好,你这小兄弟说话实诚,成交,你就收货吧。”传杰喊道:“狐皮两件,貉皮三件,买卖成交,账房付款。”账房常先生笑眯眯地付了款,问:“先生拿好了,有货还请多关照小号,谢谢。”送山货的赞道:“柜上有这样的小伙计真是难得,后生可畏呀。”夏元璋拍着掌叫好:“好啊传杰,这笔买卖做得不错,验皮子的活是什么时候学的?”传杰说:“多亏常先生指教,我也是现学现卖。”夏元璋说:“不错,不过还有点不足,买卖成交以后话要跟上,常先生的几句话就很得体,不要觉得买卖成了就完事了,一定要想办法拉下主顾,让人家觉得你的热情始终如一,来了还想来。不要骄傲,还得历练啊。”传杰点头道:“明白了。”传武有些不太服气,但又有些喜爱地看着传杰,喃喃自语道:“这小子!”这是个暖和天,文他娘、传武、传杰正在院里吃饭。传武端着碗粥,喝得山响,越喝动静越大。传杰放下碗看了传武一眼。传武瞥了他一眼,喝得更响了。传杰把碗一放,嘟囔道:“这饭没法吃了!”传武问:“怎么了?三儿,怎么不吃饭了?”说完故意用筷子翻弄着碗里的菜。传杰说:“二哥,你吃饭能不能不出动静,你听嘴里呱唧呱唧的,像不像老母猪吃食,再说了,你吃菜在自己门前吃,别翻弄别人的地盘,人家夏掌柜的吃饭,那才叫文明、斯文……”传武撂下筷子,一扬眉毛:“怎么了?我一直这么吃饭!你今天才看见呀?我看你身上添了毛病了!怎么着,找收拾啊!”文他娘用筷子抽了传武一下:“闭死你的嘴!三儿说得不对吗?以后吃饭不许出动静,筷子夹菜的时候在自己跟前,你看你吃饭的架势,像不像长枪大马似的要打架?你看三儿吃饭,多规矩,多斯文!”传武说:“我可学不了他,他在夏掌柜家吃饭,经常吃不饱,背地里跟我要窝头,娘,三儿现在可是越来越假,越来越操蛋!”文他娘喝道:“闭死你的嘴!”闯关东第一部正说着,玉书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大婶,朱大叔来信了!”文他娘惊喜地说:“来信了?信是怎么打来的?”玉书说:“是大叔托人捎到了春和盛。”文他娘留她说:“在这一块儿吃吧。”玉书笑笑:“不了,俺爹还等着俺吃饭呢。”文他娘:“三儿,快念念你爹的信!我这心都快蹦出来了!”传杰拆开信,看着看着,哭了。文他娘催道:“你倒是念呀!”传杰念道:“孩儿他娘,见字如面。今春一别已是大半载了,家里的一切擎在心上。你的身子骨还好吗?两个儿子在春和盛学生意还好吗?你要多嘱咐他们,好好学徒,也要学着做人。两匹儿马一定要给我喂好了,将来咱们的地多了,春种秋收就全靠它们了。我冬天打猎叉鱼的家什要保管好了……”文他娘听着掉了眼泪。传杰继续念:“传文有消息了吗?有了消息一定想办法捎信告诉我。在家的两个孩子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传武,这孩子浑身野性,有点像我小时候,不怕事,好惹个乱子,调教好了是个汉子,调教不好就不好说了,你对他一定要多拘管着,什么事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念到这儿他住嘴了。文他娘问:“没有了?”传杰说:“就写了这些,剩下的就是落款儿。”传武有点不忿:“爹真是的!我怎么了?比三儿差哪儿了?”文他娘给了他一巴掌:“你爹说错了吗?你还给俺少惹事了?”传武气得在院里转着,他操起一把斧头,使劲地劈着柈子,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传杰凑近母亲小声地说:“娘,他又骂人!”文他娘一听火了,站起来揪住传武的耳朵,骂:“你这个畜牲!你嘴里骂谁?说,你骂的是谁?”传武被揪得眼泪都出来了,用眼睛狠狠地瞪着传杰。传杰说:“二哥,你别犟了,你说出来骂谁,娘就不揪你的耳朵了。”传武说:“骂你!你娘的!”传杰问:“我娘是谁?”文他娘说:“那不是我吗?”文他娘又使劲地揪着传武的耳朵,传武赌气地跑了。文他娘追出院子:“传武,又发什么疯?给俺回来!”夏元璋扇着扇子和传杰谈话:“传杰呀,今天再对你说说做生意的道儿。做生意当然是为了发财,生意人无利不起早嘛。可生意起了头不要急着求钱,手里的本钱能流淌起来就算不错了。做生意的命根子就是一个字:诚,这我说多少回了,就不絮叨了。采货的时候,看货眼要像两把刀,卖货的时候,对顾客要胜过三春暖,什么时候你卖货把顾客像父母一般对待,那时候你就该发财了,今后你做生意,记住这一条就行了。”传杰一个劲地点头。夏元璋又道:“将来你还要学着站柜台,站了柜台,嘴上的话儿得勤点儿,两眼要长精神,除了天文地理七行八作要有个大概齐,遇见老客要看人说话,比方来了个老爷子,你得这样说:‘爷,几天没见,您精神,老远我就瞅见您了,过道进店面您用了八步,一般人可得用十几步,我惦着您老人家呢。您老人家身子骨好,咱们小号就能发财啊!为什么这么说?您是老主顾了,您不光从小号带走了货,还带来了不少新主顾,您就是小号的财神爷!您看好了货架子上的什么随便点吧,老主顾了,别客气,点好了就把单子撂这儿甩手走人,我给您包好了送去,不必劳驾,咱小人儿腿勤快……您喝茶呀,爷……’遇着生客呢?你得端量,哪来的?像干什么的?有钱没钱?十分买卖三分在嘴上,三分在眼上,三分在心上,一分在手上……”传杰用心记着,若有所思。传完了生意经,夏元璋最后说:“前天咱柜台上有个伙计辞了工,我打算让你站柜。虽然你还没出徒,但我也是打你这个年纪就干上柜台了。还有一样,站柜就得住店,你回去问问你妈的意见。”第七章1晨光中的朱家院里,传武睡醒了,揉着惺忪的睡眼,摸了摸褥子,推醒传杰:“三儿,是不是又尿炕了?”传杰耍赖:“我可没尿,是你尿的!”传武说:“又要耍赖!看看你的裤头,湿没湿?”闯关东第一部传杰笑了:“二哥,看也没用,我没穿裤头,光着屁股呢。”传武:“好啊,你小子,早就有准备,看我不告诉咱娘!”传杰说:“告就告呗!我是怎么落下的尿炕毛病?还不是因为你?你和玉书灌了我八大杯,老掌柜不知情又给我喝茶,没憋死俺。还没找你算账呢!”传武:“哎,你是怎么回事?怎么总是尿炕呢?就是憋不住?”传杰说:“唉,自从那回你和玉书作弄了我以后,晚上老做梦,梦见憋尿了,满哪儿找茅房,可就是找不到,末了总是找到了,掏出小雀就尿,哗……尿了一半就醒了,可就搂不住闸了,就索性尿个痛快,啊,真痛快!我这毛病就是你给坐下的,对不住了,只要你没讨媳妇,和我睡一个被窝就受着点吧。”传武说:“行,我就受着,可将来你找媳妇怎么办?尿了炕就赖媳妇?”传杰说:“这你就不用操没味的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传武说:“好好好,不操心,起来,晒尿褥子吧。”一家人在院里吃晚饭。文他娘高兴地说:“俺三儿出息了,站柜台了。以后好好跟着夏掌柜的学本事,做个好买卖人,给你爹脸上增光。”传武脸勾勾着:“有什么呀,不就是站站柜台吗?多绑人呀,以后就没工夫玩喽!”文他娘瞪了他一眼:“你就知道玩,玩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就你这样的还能学出徒?猴年马月吧!将来就是个拉弯弯铁的料。”传杰问:“娘,什么是弯弯铁?”文他娘说:“就是犁杖呗。你二哥就配种地。”传武说:“种地就种地,自由自在的也挺好,没那么多的麻烦事。哎,三儿,掌柜的知不知道你尿炕?你说你要是把人家的炕尿塌了怎么办?”传杰说:“这你就不用担心,我睡院里的仓房,单间。”传武嘿嘿笑道:“那也危险,你说你要是尿一宿,第二天掌柜的一开门,哗的一声发大潮了,把掌柜的冲一个跟头,掌柜的好喊了:不好了,逃命吧,渤海又发大潮了,船老大,赶快扯篷呀,奔旅顺口吧……”文他娘捋了传武一筷子:“你还有脸说,你弟弟尿炕的毛病还不是你给坐的?这笔账我还没给你算呢,我都给你攒着,等你爹回来算总账,你爹不扒了你这张皮才怪呢。”传武涎着脸:“扒呗,死猪不怕烫,我正嫌自己长得黑呢,扒了这张皮,露出细皮嫩肉更好。”文他娘哭笑不得:“你说你这孩子,怎么就成了滚刀肉了呢?三儿,不稀理他,咱到了夏掌柜的那儿别的都不用想,一门儿心思学生意,将来自己开个铺子当掌柜的。”传杰一笑说:“娘,我就是这么想的。”2炎炎烈日下,鲜儿跟着戏班子边走边学,一起开始了流浪生涯。田边地头,河边林中,鲜儿是个有心人,抽出空来就用心地学习着、演练着,尤其是苦练二人转的三大绝活儿:手玉子、扇子和手绢功。鲜儿本有唱戏的根基,又天生一副亮嗓子,王班主真是倾尽了所有去教她,大机器和大蜡花更是手把手教导、呵护着这个师妹。不觉中,鲜儿的唱功技巧已是娴熟精进,非比寻常了。晚霞映照下的原野土路。戏班子的马车向着夕阳沉落的方向缓缓走去。一只野兔从路边掠过。大机器等人喊了一声:“抓兔子!”向兔子跑的方向追去。鲜儿手执玉子,喊道:“别追了。”说着扬手,玉子飞去,击在兔子的脑壳上,兔子立时毙命。众人夸赞道:“鲜儿,好俊的身手哇!”鲜儿谦虚道:“这算什么,你们没见过咱师父的玉子打飞鸟?”大机器说:“我们是见过,你见过?”鲜儿笑笑:“我听说过。”大蜡花提着兔子高兴地跑回来,冲着王老永说:“师父,好大的一只兔子,炖一炖给您补补身子吧。”王老永说:“大伙一起吃吧,打打牙祭。鲜儿,我看你的玩意儿可以了,以后有机会就登台吧。”鲜儿问:“师父,我行吗?”王老永说:“我看行了,你要是登了台可就给咱蹦蹦戏开了先河,头一回有女角儿了。起个艺名吧。”恰巧天上雁阵经过,王老永灵机一动说:“我看就叫小秋雁吧。”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传文进了屋说,今天给你说说‘褒贬是买卖’这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