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二嫂俩如愿获得了户籍薄,因为大姨子和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30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去年元旦前一天中午,姐姐阿丽踉踉跄跄地跑到娘家,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年迈的父母一个噩耗,年仅二十五岁的妹妹阿红从十六楼掉下摔死了。说完姐姐号啕大哭。母亲一时不能接受

  去年元旦前一天中午,姐姐阿丽踉踉跄跄地跑到娘家,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年迈的父母一个噩耗,年仅二十五岁的妹妹阿红从十六楼掉下摔死了。说完姐姐号啕大哭。母亲一时不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立刻昏死过去。父亲一边掐老伴的人中一边嘟囔着:真是造孽啊!旁边刚刚两周岁的妹妹的孩子看到这样混乱的场面,也吓得哇哇大哭。
  不一会儿哥哥阿山也闻讯赶来,一家人商量如何处理妹妹的祸事。姐姐和妹妹最知心,于是提醒说:“妹妹肯定是被那男人陷害的,因为妹妹和我说过她手里有那男人贪污的证据。那男人想以绝后患。”
  哥哥阿山皱了皱眉头说:“看来我们也只好报警来讨回公道了。咱们这就去北京解决此事。”
  这时父亲加了一句:“官官相护,这官司不一定好打,实在不行私了给她的孩子要点抚养费吧!”
  母亲也苏醒过来了,只是嘤嘤地哭,此刻也插言道:“你妹不听话,凭自己是黄花大姑娘咋就不能找个踏实男人结婚,就是心高,还说给那个男人生个儿子她就转正了,结果呢?人家原配先生了儿子,叫她打胎也不去,生下个丫头人家也不要,这不是孽障吗?”
  姐姐忙摆手制止:“妈,现在出事了你说这些还有啥用?我们走了。”说完哥俩立刻坐车前往北京。
  到了北京,哥俩打车直奔妹妹的出租房,发现了楼下妹妹阿红坠楼身亡的一大片血迹斑斑。同租房的小刘告诉他俩,她报的警,警察勘查完现场,妹妹阿红的尸体已经送到医院太平间了。兄妹二人顾不得多说,直奔太平间。到了太平间看到血肉模糊的阿红妹妹,兄妹二人心如刀绞,当下决定非整整阿红的男人刘云不可。于是兄妹俩再次找到小刘询问详细情况。但小刘说当时她没在现场,不知详情。只是提醒俩兄妹,最近阿红和刘云吵得特别凶,好像阿红手里有什么东西不肯给刘云。刘云曾想用钱收买,但阿红嫌钱少,一直没有同意。这下哥俩有了一点底,但是仍没有确凿的证据,于是姐姐求小刘说:“到时你能给做一下证吗?求你了,我妹妹死得实在是太冤了。”
  小刘犹豫了一下,我也没亲眼所见,只是断断续续地听你妹妹说了一点,可这能有法律效力吗?”
  姐姐赶紧说:“有咋也比没有强,别的证据我们也找不到。拜托你了。”小刘不置可否,用手指了指床边的密码箱说:“你们打开看看,没准有证据呢?”
  “可是我们不知道密码怎么打开啊?”姐姐还没说完,哥哥已经走过去,没用按密码,箱子事先早已打开,箱子里特别乱,显然早被翻过了。
  “一定是那个男人下的毒手,我们必须经官处理,否则妹妹死都闭不上眼。”哥哥斩钉截铁地说!
  姐姐也点着头,一边翻着箱子。忽然她抬起头来问阿刘:“知道我妹妹用什么手机吗?”
  “苹果6,是刘云给她买的。”
  姐姐翻啊翻,什么有用东西也没有,不仅有些失落。她开始在箱子的兜里摸了摸,一个小卡片刚才被忽视了,她费了好大力气才抠出来。哥哥和小刘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手机内存卡。”兄妹俩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惊喜,虽然暂时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内容。
  兄妹俩决定找当地派出所报案,临走时叮嘱小刘一定给阿红妹妹作证。小刘轻轻地点点头,看神情并不十分愿意。
  兄妹俩来到派出所,才知道是警察给姐姐打的电话,电话是刘云提供的。兄妹俩说明来意,警察做了笔录,并在电脑上打开了内存卡,里面是阿红和刘云的吵架录音。有很多次,但争论的核心问题只有一个,就是给阿红精神损失费和女儿的抚养费,加在一起要一百万元。刘云不肯,说没有那么多钱可给,阿红就说没有钱我就把你在单位挪用公款炒股的事说出去。听完这些录音,警察说可以做证据,但声音要经过有关单位做声音鉴定,鉴定费要五千到一万,时间要三个月或者一年不等。兄妹俩一时很犹豫,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也没有那么多钱做这个鉴定。警察叫他们自己拿主意。他们暂时回到了宾馆商量,不知如何是好。但兄妹俩坚决报案,要求警方介入调查。
  那天晚上兄妹俩正一筹莫展的时候,警察打来了电话,说刘云涉嫌被拘留,找他俩有事,兄妹俩决定好好问问刘云。
  哥俩一致质问刘云杀害了阿红,刘云却矢口否认。至于手机内存卡,刘云也否认,并说是他们伪造的。警察告诉他哥俩因为阿红是夜间坠楼身亡,监控模糊,看不清是如何坠楼的。哥俩想到了小刘做证人,可是打电话她已经不在服务区,哥俩一时陷入了僵局。这时刘云说话了:“不然这样,我愿意出三十万给阿红做补偿,再拿出二十万做她孩子的抚养费。也算我仁至义尽了。如果你们还不同意,我就没办法了。”
  哥俩商量了半天哪里肯同意,想到妹妹年龄那么小就死于非命,还扔下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于是二人决定要一百万了事。刘云坚决不同意,宁愿蹲监狱也不出。于是哥俩先办理了妹妹的后事,豁出去了打算给内存卡里的声音做鉴定。他们回老家张罗了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鉴定部门,可是一直等了半年结果还没有出来,派出所那面刘云早已运作人都出来了。
  大约八月份的时候,鉴定结果出来了,兄妹二人再次前往北京。到了那里,派出所领导告诉他们,这只能证明他们争吵过这些问题,如果没有证人证明刘云推下了阿红,没有证据证明刘云挪用了多少公款,这个内存卡效力不大,案子一下子悬了起来。兄妹俩再也没找到小刘,刘云原来答应的五十万补偿也降到了三十万。兄妹俩坚决不同意,警察只好答应再调查求证,叫他们回家等消息。这一等就是一年,一年还是悬案。眼看着父母越来越老,妹妹的孩子也一直哭着要妈妈,兄妹俩一筹莫展。
  小寒又到了,兄妹俩却觉得生活和心里比三九天更冷,妹妹啊,冤死的妹妹啊,什么时候才能明目天国啊!   

摘要: 2010年9月4日下午7时许,湖南凤凰县天下凤凰大酒店发生一起女青年跳楼死亡事件。当地警方经调查认定此案为刑事案件,并于9月8日破获该案,林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16岁的阿红(化名)是湖北黄石市阳新县人,她和朋友到凤凰游玩,在凤凰大酒店遭林某等5人多次猥凤凰少女坠楼案22日闪电开庭 未通知死者家属2010年9月4日下午7时许,湖南凤凰县天下凤凰大酒店发生一起女青年跳楼死亡事件。当地警方经调查认定此案为刑事案件,并于9月8日破获该案,林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16岁的阿红(化名)是湖北黄石市阳新县人,她和朋友到凤凰游玩,在凤凰大酒店遭林某等5人多次猥亵,阿红从房间逃离后,从9楼走廊边的窗户跳下,当场死亡。5人中,龚某是凤凰县公安交警大队民警,徐某是凤凰县公安交警大队协警。林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逮捕。“9·4”案件发生后,湖南湘西州、凤凰县党委和政府启动行政问责程序,对凤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教导员刘云、凤凰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大队长龙江予以免职,对分管交警工作的凤凰县公安局政委王承虎予以免职,对凤凰县公安局局长郑军给予行政记过处分。本报讯(记者 周春林)“20日他们来送尸检报告的时候还说月底开庭,但21日下午律师接到通知说是22日上午在凤凰县法院开庭,连我们家属都没有通知,这太突然了!”昨天晚上,前往湖南凤凰旅游受辱坠楼少女阿红的姐夫冯文滔告诉记者,他们对于此案在当地法院审理“一点都不乐观”。冯文滔告诉记者,20日上午,凤凰县一个姓高的副县长一行四人将阿红的第三次尸检报告送到了湖北阳新阿红的父母家。当时家属询问这起案子什么时候开庭时,高县长的回答是“这个月底,具体开庭时间会通知你们的”。但昨天下午4点律师唐远瞩接到通知说,该案将于22日上午9点在凤凰县法院开庭,这让他们措手不及。因为家属都没有接到开庭通知,即使去了也不知道能否进入法庭旁听。而且由于距离较远,即使想赶过去也来不及了。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开庭审理案件需提前三天进行公告。唐远瞩律师证实,他确实是昨天下午接到另一位田姓律师的电话才知道开庭时间的。至于田律师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消息的,他就不清楚了。他将在晚上坐火车从长沙前往凤凰,估计今天早晨能够到达。记者拨打田律师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冯文滔告诉记者,田律师是凤凰县的,上次商讨民事赔偿时曾和县政府官员们一起过来。最初他们听说这起案件会在吉首中院审理,没想到最后还是回到凤凰县法院。“即使是吉首,我们估计结果也不乐观。其实我们更希望的是能在湖南省高院公开审理这起案子。”阿红的哥哥邱昌鹏告诉记者,我们尽管签收了鉴定书,但是写上了“对结果有异议”的字样。“我们现在很后悔当初答应火化,但他们说不同意就按法律程序强行火化。他们那么大的胆子,真要强行火化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看法院怎么判决了。”邱昌鹏说,“既然他们下了迷奸粉,目的就很明确,否则给她吃药干吗?”他认为,K粉算毒品,难道警察不知道这么做犯法吗?相关新闻第三次尸检显示仍无遭强奸证据10月20日上午,凤凰县一名高姓副县长一行四人将受害少女阿红的第三次尸检结果送到她的湖北老家。鉴定结果为:其胃液中检出氯胺酮成分,阴道分泌物中未检验出受害人阿红生物成分以外的成分。也就是说,强奸依然没有证据。家属表示不能接受这一鉴定。“可是,尸体已经火化了,我们没有办法了。”据邱永贵和儿子邱昌鹏介绍:他们当初坚决不同意将尸体火化,但凤凰有关方面一直催促。凤凰县维稳办的田姓负责人对他们说:“你们不同意的话,我们将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走,进行强行火化。”邱氏父子说,凤凰县政法委某领导、凤凰县公安局某副局长都说过同样的话。邱昌鹏说:“我们以为真的有这么一条法律,违法的事我们怎么会干呢?所以我们尽管极其不情愿,但还是同意火化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没有这样的法律规定。”邱昌鹏认为,他妹妹被强奸是顺理成章的事。案发时,另一名受害少女阿琳比阿红清醒得多,而且一直都在反抗,并逃出了房间。但阿琳还是遭受了韩某的严重侵犯。而阿红完全不清醒,像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羔羊一样任人宰割。邱昌鹏怀疑妹妹很可能被犯罪嫌疑人戴安全套强奸,而安全套上的润滑油检测,时间隔了这么久,被检查出来的概率极小。邱昌鹏说,他相信法律会还他们一个公道。据悉,凤凰县副县长高某对阿红家属表达了歉意,并送上2000元慰问金。

:2014-09-03 08:58:00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哥哥和二嫂俩如愿获得了户籍薄,因为大姨子和

关键词:

上一篇:迈克尔对Jennifer说,Jennifer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