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会认为身边蓦然疾疾地掠过了活龙活现道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98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如果是碰巧有荒漠中行走的驼队,他们只会觉得身边突然疾疾地掠过了一道白光,只会以为是在烈日下跋涉太久产生的幻觉。没有人会想到,刚刚从身边掠过的那一道朝天边迅速消失的

如果是碰巧有荒漠中行走的驼队,他们只会觉得身边突然疾疾地掠过了一道白光,只会以为是在烈日下跋涉太久产生的幻觉。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从身边掠过的那一道朝天边迅速消失的白光,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咒术组织千羽楼中的人,在前往执行任务的路上。 黄沙将一切吹成昏黄的色调。 像是诸神灭亡的黄昏,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以及飞天的传奇,全部跟随着黄沙倒卷向乌云翻滚的天边。 轰隆的雷声缓慢地从天空上流淌而过。所有的骆驼开始跪下来围成一圈。 荒漠中突然出现一群平日无法看见的黑色飞鸟。 开始的时候是一只,然后一百只,一千只,最后黑压压的一片交错着覆盖着天空。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飞鸟的鸣叫和翅膀挥动的声音。耳膜被刺得鼓鼓的。却又无法分辨出详细的音节。 五月初七的夕阳就快要落下去了。 王城王宫西偏殿。 没有一个仆人和宫女。 因为无幻不喜欢有任何人他不熟悉的人伺候他。 所以,帝王在把他安顿在西偏殿之后,就把所有的宫女彻走了。 可是,所有的物品都像是被隐型的人拿着,托着,拉着,开始各自运动着。黄铜的水壶自动地从白玉池里装满了水,然后就自己悬空滑到火炉上去,过了一会就开始突突地冒着热气。黄金的洗脸盆在火炉边上的空中悬停着,等待着注满热水后就飞到床塌边上。然后白色的毛巾跟着飞过来,缓慢的浸泡进热水里。

五月初七的黄昏。

  后天就是大将军光明到沉月轩选出近身护卫领的日子。

  沉月轩看上去一片平静,朦胧的夕阳的光辉均匀地撒在整个庭院里。

  飞鸟低低地在湖面上穿行。偶尔惊动了水底的红鲤鱼,迅速地摆动尾巴,荡漾开一圈涟漪。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似乎又恢复了那个笑容如花八面玲珑的老板娘。

  好象昨天刚刚在这里用咒术杀了七个极乐宫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然后,悬挂在店门口的那一串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人进来了。

  老板娘抬起头,笑得花枝乱颤得走过去招呼进来的客人,因为她知道,敢在这个时候还继续入住沉月轩的人都有两把刷子。

  可是她走到进来的这个人面前,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地变得挂不住了。

  因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实在不值得她笑着迎出去。她甚至是觉得这个年轻人走错了。

  进来的这个年轻人穿得还算干净,但是,除了干净,就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了。朴素得几乎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的衣服,洗得发白,头上缠了根布头巾,漆黑的头发和瞳孔,倒是显得很有神色。

  他看到老板娘走过来,脸上笑开了花,本来很大的眼睛笑得微微眯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酒窝浮现在嘴角边上。看起来很痞子气,却又觉得干净英气。

  他笑呵呵地对老板娘打招呼:老板娘!啊,好漂亮的老板娘啊。

  老板娘笑了笑,说,得了吧,把力气省省,用到小姑娘身上去吧,老娘要是再小十岁,估计小心肝都要被你这声音叫软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气,可是老板娘也确实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年轻人穿得没有玉鹿那样高贵华丽,也没有极乐宫的人那样全身散发着光芒,可是说不出为什么,就觉得全身都散发着那种致命的吸引力。如果她真的再年轻十岁,肯定被迷得晕头转向了。

  他拿着一根筷子,在头上敲来敲去,感觉就像是个顽皮的少年,可是,却有着成年男子深邃的轮廓。老板娘自己都有点分不出他的年纪了。

  他望着老板娘,笑眯眯地说,我叫浮桥。

  老板娘也笑眯眯地说,浮桥先生,到沉月轩有何贵干?

  他突然很神秘地靠近老板娘,说,你不知道吧,帝王要选近护卫领,五月初九就在这个客栈选呢,到时候光明大将军也会来哦。

  他说着这些话,一脸得意的样子。

  老板娘看着他,没好气的说,我知道。我比谁都早知道。

  然后这个男子就吃惊了,他说,你怎么知道?

  老板娘说,我反正是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只是呢,这个消息是从我家客栈门口的告示上传到整个天下的。

  然后浮桥突然站起来冲出门,去看那张告示去了。回来的时候他张大了嘴,一脸吃惊的表情,像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然后,他突然正色,然后神秘兮兮地靠近老板娘的耳边说,这样,那听说沉月轩有七间最好的套房,漂亮的老板娘,你去帮我弄一间来,我可是很有钱的哦。

  老板娘看了他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直到看得他全身不自在,感觉像哪儿不对劲,他左右上下看了看自己的全身,然后问,哪儿不对么?

  老板娘指了指他的头,说,你脑袋刚被马踢过吧?你来之前问过沉月轩是什么地方么?

  浮桥认真地说,我问过我家主人了,他说只要我想住,就能住到最好的房间。我家主人是这么说的。

  老板娘有点兴趣了,问,你家主人是谁?

  浮桥神秘地笑着,嘴角又是那种少年般痞痞的笑容,他说,这个啊……不能告诉你。

  老板娘被他堵得有点生气,于是说,那我也告诉你,没房间了,一间都没有。

  浮桥靠近老板娘,盯着她的眼睛,说,一间都没有了吗?一间都没有了吗?

  像是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些不经意的波动,透明的涟漪一晃就消失了。老板娘也没有在意。

  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句话要连着说两遍,而且是相同的口气相同的表情。

  她又恢复了老板娘笑容满面八面玲珑的样子,花枝招展地挥着手帕,说,真的没有啦。真的没有啦。

  而刚等她说完,身后有又一个人的声音传来,那个声音说,我的飞鸟院可以让给这位公子。

  老板娘转过身去,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孔雀。

  虽然她很疑惑为什么孔雀要把自己的飞鸟院让给这个不知来路甚至有点神经病的年轻男子,只是,因为白翼已经下过命令要她全力配合孔雀的行动,所以,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就招呼小二,带这位浮桥公子去飞鸟院休息。

  浮桥和老板娘一样的诧异,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兴高采烈地去飞鸟院入住了。

  对他来说,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等浮桥朝后院走过去之后,孔雀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然后对老板娘说,这个前厅应该要打扫了吧。

  然后老板娘心领神会地对所有正在前厅中喝茶吃饭的客人说,不好意思,各位请先回房间,我会叫小二把菜全部送到各位房间去,因为光明大将军后天就要到了,所以前厅需要打扫干净。实在不好意思啊给各位添麻烦了……

  等到所有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前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前厅里只剩下她和店小二,还有孔雀三个人。

  画眉抬了抬手,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然后她又随手划出了一个封印声音传播的空间。于是,一瞬间,四下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画眉问,孔雀,为什么你要让他住进来?你知道他是谁么?

  孔雀说,我不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你的飞鸟院?你难道不知道飞鸟院里有白翼布下过的咒术结界,你在里面可以绝对安全么?

  我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进去?

  孔雀喝了口茶,她看起来比急躁的画眉要稍微镇定一点。她慢慢地说,刚才他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他重复了两遍。你知道为什么么?

  画眉说不出话来。半晌,她说,不知道。

  孔雀又说,那你知道你回答了他几遍么?

  画眉说,就一遍啊,我说,真的没有啦。

  孔雀转过身去望着店小二,问他,你告诉画眉,她回答的是什么。

  店小二好象有点被吓住了,支吾着说,老板娘……老板娘回答了……两、两遍……

  画眉粗暴地打断他,不可能!我自己说的话我清楚。

  孔雀慢慢地又喝了一口茶,她说,这就是我要他住进去的原因。你确实只说了一遍,可是,他让时间倒流了。

  他让时间倒流了。

  这句话让画眉四肢冰凉地呆立在当场。她喃喃自语地说,你是说……你是说……他会……

  是的,他会日晷逆照。你也应该明白,会这种动术的人,全天下只有四个。

  画眉觉得心跳突然漏跳了好多拍。对于日晷逆照这种咒术,她仅仅是听过而已,从来没见人使用过。只是听过首领白翼讲述过这种高级的动术。

  在与敌人交战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刹那,都可以致命。可是,会这种动术的人,可以在战斗中,将时间逆转过来,比如,你已经顺利地在他咽喉上割开一刀,他必死无疑,可是,他只需要日晷逆照,一切就恢复到你将要割开他咽喉之前,而他已经知晓你所有的行动,你会再行动一遍,而他,却会在你重复上一个他已经知道的行动时,给你致命的一击。

  画眉突然觉得有些汗水沿着额头流下来。她不知道,刚刚的自己,等于是从鬼界挪了半只脚回来。

  “最好的一个,是我们都知道的,是极乐宫的主人无欢,另外一个,我们也知道的,是他的第一杀手,鬼狼”,孔雀看了看已经沉默不语不再说话的画眉,继续说,“而其他两个,我想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想查,却查不出来的,妖蝶双星。”

  “妖蝶……你是说那两个在极北之地的玄冰里活了三千年的那两个……怪物?那两个叫枯叶和燕尾的两姐弟?”画眉的牙齿有点颤抖。

  “嗯……来的这个可能就是枯叶。”

  “这不可能……”

  “我也希望这不可能。画眉,看来这次极乐宫是动真格的了”,孔雀长长地叹了口气,她说,“你去告诉白翼……说现在的局面已经是我和你所不能控制的了,叫她赶快想办法。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控制现在局面……因为,我也不知道枯叶究竟要做什么……从来没有人猜得到他想做什么……”

  鹦鹉飞快地掠过飞沙走石的荒漠。

  烈日的曝晒下,一切都反射着让人晕眩的白光,刺痛瞳孔,灼热每一寸肌肤。

  鹦鹉从接到任务开始就一直在不停地赶路,一路过来动术没有停过。

  虽然鹦鹉并不是专修动术的咒术师,可是,毕竟千羽楼的人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所以,当鹦鹉全力施展开动术的时候,其速度也是惊人。

  可是鹦鹉并不敢有任何停顿。因为她知道,在五月初八之前如果不完成白翼的任务的话,自己绝对看不到五月初九的朝阳。

  虽然这次的任务很简单。特别是对于鹦鹉来讲。几乎就像是说话般的容易。

  可是,执行人物的地点,却在王城万里之外。

  烈日转换着角度,讲大地的各个部分照烫。

  鹦鹉顾不上擦去额头上的汗珠,换了换手指的姿势,展开了更强的动术能量。

  如果是碰巧有荒漠中行走的驼队,他们只会觉得身边突然疾疾地掠过了一道白光,只会以为是在烈日下跋涉太久产生的幻觉。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从身边掠过的那一道朝天边迅速消失的白光,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咒术组织千羽楼中的人,在前往执行任务的路上。

  黄沙将一切吹成昏黄的色调。

  像是诸神灭亡的黄昏,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以及飞天的传奇,全部跟随着黄沙倒卷向乌云翻滚的天边。

  轰隆的雷声缓慢地从天空上流淌而过。所有的骆驼开始跪下来围成一圈。

  荒漠中突然出现一群平日无法看见的黑色飞鸟。

  开始的时候是一只,然后一百只,一千只,最后黑压压的一片交错着覆盖着天空。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飞鸟的鸣叫和翅膀挥动的声音。耳膜被刺得鼓鼓的。却又无法分辨出详细的音节。

他们只会认为身边蓦然疾疾地掠过了活龙活现道白光,  COO娘照旧在清脆地打着算盘。  五月初七的夕阳就快要落下去了。

  王城王宫西偏殿。

  没有一个仆人和宫女。

  因为无欢不喜欢有任何人他不熟悉的人伺候他。

  所以,帝王在把他安顿在西偏殿之后,就把所有的宫女撤走了。

  可是,所有的物品都像是被隐形的人拿着,托着,拉着,开始各自运动着。黄铜的水壶自动地从白玉池里装满了水,然后就自己悬空滑到火炉上去,过了一会就开始突突地冒着热气。黄金的洗脸盆在火炉边上的空中悬停着,等待着注满热水后就飞到床塌边上。然后白色的毛巾跟着飞过来,缓慢的浸泡进热水里。

  床塌后面两把孔雀羽毛扇按照固定的频率轻轻地摇着。

  而床塌上侧卧着的无欢,闭着眼睛,仅仅轻轻地晃动着食指。

  因为他是天下第一的动术师。

  王城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为了送那件千羽衣而来的。尽管大家会觉得单单为了一件衣服而来,未免太不符合常理。可是,极乐宫从来就没按照过常理出牌。而大家也就不再奇怪了。就算有一天无欢突然一把火烧掉极乐宫,也没人会觉得奇怪的。

  只有无欢知道他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件事情。他已经计划了很久了。

  而现在,突然遇到了一件最头痛的事情。

  他闭着眼睛。眉头微微地皱在一起。

  五月初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雕花窗户照射进来,在房间的地面上投出雕花纹路的光斑。

  画眉睁开眼睛,开了开房间的铜壶滴漏,知道又差不多应该起来经营客栈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重新睁开,准备从床上起来。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就发现,前一秒钟还躺在沉月轩的自己房间的床上,而这一秒,她却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周围是昏黄色的浓雾,几乎看不清前面两米外的事物。

  直到她抬起头,看到台阶上那团柔光笼罩下的白翼的影子时,她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被白翼召唤到千羽楼的第一楼了。

  她迅速地从地面上爬起来。跪着,等待着白翼的命令。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们只会认为身边蓦然疾疾地掠过了活龙活现道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