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跃欲试 矢在弦上,我们曾与就要退役的程雪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35 发布时间:2019-10-31
摘要:导语 ——2010年武警森林部队参加灭火作战保护国家森林资源回顾 中国绿色时报1月12日报道   动用兵力8万余人次,参与扑火580余起,24小时扑灭率达88%……2010年,以保护国家森林资

图片 1

导语

——2010年武警森林部队参加灭火作战保护国家森林资源回顾

  中国绿色时报1月12日报道  动用兵力8万余人次,参与扑火580余起,24小时扑灭率达88%……2010年,以保护国家森林资源为己任的武警森林官兵闻警即动、能征善战,以一次次英勇无畏的行动和挑战生理极限的壮举发挥了灭火作战生力军和突击队的作用,履行了神圣的使命,向党和人民交出了合格的答卷。
  枕戈待旦 如箭在弦   2010年春季,我国南方部分省、区遭受百年一遇特大旱灾,夏季东北林区又遭遇持续大风和干雷暴天气,森林火灾一触即发。
  面对严峻的防灭火形势,武警森林部队按照形势早分析,思想早发动,工作早部署,物资早准备,人员早到位,预案早落实的要求,深入开展针对性训练和应急演练,大力加强班(组)灭火战斗、水泵、装甲车、索(滑)、灭火战斗综合演练等专业训练,强化模拟实战,提高了部队整体灭火作战能力。
  2010年1月至6月,森林指挥部先后两次组织甘肃、新疆总队240名扑火骨干赴内蒙古、黑、湘、鄂、赣等重点林区部队,以实战的形式开展业务培训,以培训的形式加强重点方向灭火力量。
  春秋季两个防火期,官兵每天深入周边林区、山寨、重点旅游景点,宣传护林防火常识,配合地方林业部门设卡执勤,开展可燃物计划烧除或清理活动。内蒙古、吉林、黑龙江、福建、云南、西藏森林总队和机动支队先后出动4000余名兵力进驻94个执勤点。
  2010年,吉林森林总队坚持构建“共建、共管、共保、共对”的森林火灾防控机制,实现了全省30年无重大森林火灾的目标。
  2010年,森林指挥部先后投入数千万元为内蒙古、黑龙江两个大兴安岭支队装备了履带式灭火车,极大提高了重点林区部队的山林灭火能力;为重点林区部队按编制配齐了灭火水泵、风力灭火机和细水雾灭火机等主战装备,提高了部队灭大火和高效灭火的能力。
  回眸全年,80%以上的森林火灾因发现及时、处置迅速,没有酿成大灾。特别是以往火灾频发的云南大理、内蒙古大兴安岭等高火险林区的火灾发生率更是减少3/4。
  兵贵神速 重拳出击   2010年上半年,受百年不遇特大旱灾影响,南方地区降雨量同比减少70%以上,加上少数民族群众依山而居、刀耕火种等生活习惯,森林火警、火灾一时呈爆发态势。1月1日,昆明森林支队官兵在西山区海口镇打响了2010年灭火作战的第一战,此后的1个月时间,云南、四川森林总队共扑救森林火灾42起,仅春节7天假期就扑救森林火灾28起,动用兵力2000余人次,其中8个大(中)队连续4天转战两个以上火场。
  为应对频繁发生的森林火灾,云南总队在全省分设了7个前进指挥所,从总队到支队、从支队再到大队、中队,4级作战指挥体系和力量体系联通联动、高效运转。2月14日,在大理石门关玉皇阁灭火作战中,携装巡护的大理中队和漾濞中队从接到火情到投入战斗不到50分钟,为有效控制火势赢得了战机。
  回顾2010年全年灭火作战,每一场火都是以战机的赢得换来最后的胜利。
  5月,靠前驻防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和山西的机动支队700余官兵,1周之内转战千里,扑灭8起森林火灾,人员无伤亡、装备无损坏,充分发挥了机动作战、辐射全国的作战效能。
  6月7日,内蒙古呼伦贝尔红花尔基樟子松母树林基地发生雷击火灾,内蒙古森林总队第一时间集结500名官兵,仅用9个小时将火灾扑灭,消除了一起重大险情。
  上下齐力 胜算在谋   2010年6月25日,大兴安岭呼中地区出现大小48个火场,形成有史以来最多火点的森林雷击火灾,严重威胁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安全和上万名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火灾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央领导多次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尽快扑灭大火。国家林业局和武警总部党委、首长多次深入一线了解火情,全力组织攻坚行动。森林指挥部主任王佐明、副主任李全海、沈金伦紧急飞赴火场一线,统一协调指挥;指挥部政委王长河、参谋长郝晓光等领导坐镇基指,上下协调。
  在作战方向多、兵力调动频繁的情况下,内蒙古、黑龙江、吉林森林总队参战的师团职领导全部奋战火场,为保证灭火作战的高效指挥、严密组织提供了坚强的保障。
  为集中优势兵力,吉林森林总队700余名官兵一天之内在长春集结完毕,分两个梯队向火场开进,机动上千公里投入黑龙江呼中地区飞虎山火场扑火战斗。在黑龙江、内蒙古交界处的5个火场上,5000余名森林官兵不分昼夜奋力扑救。内蒙古森林总队就近用兵,出动600余名官兵,在内蒙古阿中林场、大兴安岭伟建林场2号、3号等多个火场开展扑救。在黑龙江省塔河县3号、呼中林场4号火场,黑龙江森林总队1000余名官兵利用大型机械辅助开设隔离带,点烧迎面火,实施以火攻火。
  6月27日中午,4号火场东南线,长达几公里的火线不断向外蔓延,官兵无法靠近火头。黑龙江森林总队1700余名官兵以万箭齐发之势,对14条火线、60多个大火头同时发起进攻。6月30日,各参战部队抓住有利天气条件,对大兴安岭所有火场发起全面总攻,30个火头被有效遏制。7月3日5时,黑龙江大兴安岭最后一个火场实现封控。
  这次战斗,森林部队6000多名官兵及兄弟部队、地方参战人员连续奋战10昼夜,先后扑打火头百余个,扑灭火线150余公里,攻险段30余处,带领林业职工先后10余次成功避险。
  艰苦奋战 挑战极限   不怕困苦、不畏艰险、不负重托是森林部队的火场精神,也是森林官兵扑救森林火灾的真实写照。
  在2010年扑救四川省雅江县八角楼乡的森林大火中,火场海拔高、火线长、地形复杂、扑火艰难。肆虐的大火不时地沿着树干蹿上树梢,明火、暗火交织,地下火、地表火、树冠火同时燃烧。飞舞的火星落在官兵脸上、手上,火辣辣的灼痛钻心刺骨,但官兵们毫不畏俱。战士刘鹏、张伟被浓烟熏倒在地,战友们把他们抬下火场休息,清醒后的他们又继续投入战斗中。
  2010年除夕夜,丽江森林支队100名官兵在海拔4000米的高山原始森林中与火魔鏖战20余小时。参战的新战士们个个累得满头大汗,却没有一人叫苦、叫累。
  凉山森林支队官兵在扑救木里县三角桠森林大火中,连续作战4昼夜,以“山高、斗志更高;火猛,战法更精;缺氧,不缺精神”的毅力与火魔展开殊死搏斗。
  武警森林官兵以对党和人民的无比忠诚,对绿色事业的忘我奉献,续写着一首首感人的壮歌。

没有一条生命是为了牺牲而存在

3月30日,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发生森林火灾,夺走了30位救火英雄的生命。其中,有27名是森林消防员,王佛军是其中一员。他牺牲时年仅18岁。

摄影 | 程雪力

此次前往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森林火灾现场的,还有他——程雪力。

采访并文 | 戚雅

程雪力2007年入伍,2012年从战斗班长改为新闻骨干,从事文字报道工作,2014年转战新闻纪实摄影。2018年10月退役后,仍为部队效力。

编辑 | 周双玲

作为一名鏖战山火10余年的战士,他时常与原始森林打交道。十多年间,他走过最偏远的大兴安岭腹地,最艰苦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共扑救过上百场森林火灾。

3月30日18时许,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雅砻江镇立尔村地区发生森林火灾,致使27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和3名地方扑火人员牺牲,年龄最小者仅19岁。

以下,就是他所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2007年,在同样的年纪,程雪力进入武警四川森林总队凉山支队,第一次面临森林火灾。12年间,他124次出入森林火灾现场。因为伤病,程雪力从战斗班长转为新闻骨干,他的新闻纪实摄影记录下了身边的战友,那些和平年代距离危险最近的人。

3月31日,王佛军的父亲给远在四川凉山的儿子打了电话,但无人接听。他不知道的是,儿子已奔赴山火扑救一线。王佛军的父亲说,儿子周末会跟他们视频,“他说除了他们班长,他是最出色的”。这世界,总有人矢志坚守,总有人用生命守护你我安宁。

2018年10月,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退出现役,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同年5月,我们曾与即将退役的程雪力聊了聊森林火灾和战友们的日常生活。

《穿越火线,我去过天堂和地狱》

2019年3月27日,凉山森林大火爆发后,程雪力第125次奔赴火场。当4月1日我们尝试联络程雪力,他只留下短短的一段信息:“我现在得陪陪我兄弟的父母。”

作者丨程雪力

我经历的森林火灾

配图摄影丨程雪力

眼光:第一次参加森林灭火时,你多大?能讲讲当时的情景吗?

图片 2

程雪力:我第一次灭火是19岁,那时没敢和家人说。印象中这次灭火最惊险,可能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火和那么高的山原因。有一个出生于海拔50米的地方,几乎没有见过山的新兵来到蜀道上时,被陡峭的峡谷给吓哭了。跟老兵们讲时,他们说这很正常,多扑几次火就好了。

2014年4月11日,四川凉山西昌,烈火肆虐。

图片 3

我至今记得第一次森林扑火就被吓得不知所措。那次大火起源四川西昌的森林,我们沿火线向东侧推进3公里左右,大火在7级乱风的作用下交叉立体燃烧,瞬间形成100多米高的树冠火。

2014年2月6日,四川凉山,两名扑打火头的战士。

新兵“蛋子”的我,开始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有个老兵怒吼:“一直往下跑!”我们迅速撤至500米外,另一座大山的森林不到一分钟就烧没了,散发出的热浪还是那么灼人。大家连续奋战了几个昼夜,夜里轮换看守火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挡风的休息地,天亮才发觉,靠着睡了一夜的地方竟是个坟墓。

我至今都记得,那次大火起源于四川西昌的森林。我们沿火线向东侧推进3公里左右,大火在7级乱风的作用下交叉立体燃烧,瞬间形成100多米高的树冠火。新兵“蛋子”的我,开始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图片 4

有个老兵怒吼:“一直往下跑!”我们迅速撤至500米外。另一座大山的森林不到一分钟就烧没了,散发出的热浪还是那么灼人。大家连续奋战了几个昼夜,夜里轮换看守火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挡风的休息地,天亮才发觉,靠着睡了一夜的地方竟是个坟墓。

2017年5月20日,内蒙古大兴安岭,扑火后的消防员在火烧迹地内休息。

图片 5

最恐怖的是森林大火在几公里外燃烧时,看不见火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袭来,只能听到大火的嘶吼,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内心的绝望与无助。但我们没有一个人放弃,武警森林部队无论在多危险的火场上都没有出现过逃兵。战友们在惊心动魄的大火现场,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却经常承受着惊天动地的危险,还有家人的担心。

我扑火那些年,睡在悬崖边和墓地里常有的事。有时候晚上爬上山,灭火后不敢下,我们开玩笑说,晚上看不见比白天看得见安全得多。

2012年初,我以报道员的身份去西昌火场拍照。看到战友累了时,我把相机扔一边,和战友们一起扑打火线。激战正酣,战友王磊喊“滚石!滚石!”我刚转身,硕大的石块稀里哗啦地砸了下来,有几块与我擦身而过,砸断了身旁的松树,我的腿也受了伤。

眼光:在灭火现场,你最难忘的一个场景是什么?

图片 6

程雪力:当时在一个火场里面,我有意识地聚焦树林内的一个火点。可能是经历了100多起森林火灾的原因,那时我感受到了火点正如时间一般,逐渐摧毁我们的过往。火点在几秒之内变成火线,瞬间烧毁了一棵棵树。

2015年3月8日,四川西昌,武警四川省森林总队凉山支队在森林灭火作战。

图片 7

被石头砸伤的细节虽然已经模糊,但我一直记得战友们轮流背着我翻山越岭的情景。出院后,我想真正从事新闻摄影这条路,因为在原始森林里,没有微信、微博的关注,没有喝彩的掌声,连观众也不会有。我要用快门定格亲身经历或战友们共同出生入死的瞬间。

这是我第一次在拍照片时能感受到时间的残忍。我拍了照片在新闻媒体上发表,遗憾的是这张照片的十分之一能量都没溢出来。

我们部队至今有60名官兵牺牲在抢险一线,最小的年仅18岁。我认为,我的战友们是和平年代距离危险最近的人。

我很喜欢弗朗茨·卡夫卡的一句话“我想,我们应该只读那些咬伤我们、刺痛我们的书。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的大海的斧头”。我觉得摄影更是需要一些东西提醒我们痛在那里。我给这张照片取了一个名字叫《待到山花烂漫时》,这是一个期许,我也在等。

图片 8

图片 9

2018年4月9日,四川凉山木里,一名森林消防员躺在森林中休息。

眼光:火灾之后的森林是什么样的?

2014年4月,四川西昌市开元乡发生森林火灾,战友王帅背着20多斤的装备攀爬悬崖,突然脚下一滑,掉下山崖的一瞬间,他抓住了一棵并不粗的树枝,其他战友迅速用攀登绳将他拉了上来,我在远处用镜头定格了这个画面。这一刻让我意识到,我们在保护森林的同时,环境也在保护我们。

程雪力:森林是平静的,也是残暴的,我觉得用天堂和地狱来形容是比较恰当的。

图片 10

大火残暴过后的状态,就像一个人大哭一场之后。对,就是这种感受,特别贴切。新鲜的空气变成二氧化碳,再从二氧化碳慢慢恢复,甚至有些地方需要人的帮助才能恢复,但这种状态要好多年甚至更久才能恢复。

王帅掉下山崖,抓住一棵并不粗的树枝。

这时候,森林的颜色基本从绿色变成黑色了,声音从宁静到怒火冲天狂风席卷。

2017年3月,我去四川原始森林拍摄战友们扑救火灾。诗人李白曾在这里写下“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最恐怖的是森林大火在几公里外燃烧时,看不见火到底有多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方向袭来,只能听到大火的嘶吼,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内心的绝望与无助,有种被湮没的无力。

我随灭火部队爬到火场,看到一片片被大火烧死倒地的森林,明明是白天却犹如黑夜,漆黑的浓烟笼罩在空中,天上是黑灰色的流云,还飞过几只叫声极大的乌鸦,远处传来类似爆炸的声音,身边不时一棵棵大树倒下,与电影里的世界末日别无两样。

这种心情有点像刚打完一场架,无比安静。

图片 11

图片 12

2017年3月19日,四川凉山木里,森林中扑灭大火的消防员。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跃跃欲试 矢在弦上,我们曾与就要退役的程雪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