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辽源,又会因为二个话题一言不合伊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76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月亮还会圆么 (文/亦浓) 图片来自网络 该不该跟他回老家呢?小元困扰很久了,想破脑袋也没理出个稍微靠谱的答案。马上八月十五了,大团圆的日子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月亮还会圆么

(文/亦浓)

图片 1

图片来自网络

该不该跟他回老家呢?小元困扰很久了,想破脑袋也没理出个稍微靠谱的答案。马上八月十五了,大团圆的日子,按说,在现在这个非常时期更应该坚守本分,斩钉截铁的答复他“不去!”,不蒸馒头争口气!他一直认为掌控在心的这段感情随他心思揉捏,应该狠狠给他一巴掌,可是女儿会怎么想呢……

女儿又在给奶奶打电话了,如往常一样躲进自己的卧室锁紧房门,不允许别人打扰,但小元不用刻意去听就知道她们聊的内容,无非是,今天爸爸有没有回家?爸爸回家后有没有跟妈妈说话?都说了些什么?……等等。

可怜天下父母心,老人总是想通过孩子了解二人最近的进展,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似乎一颗心就落了地。可是有用么?即使回来了又怎样呢?即使说话了又怎样?不会和好如初已成了定局,俩人分开是早晚的事。

想起昨天晚上,小元的心就一阵刺痛。

在昨晚之前,小元几乎都要相信他解释的,他与她之间不是小元想的那样,就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同事,而他想与小元离婚,纯粹就是看不惯小元的强势……因了这些话,小元一直在想自己的过错,想着如何去改变自己去迎合他,也一直在这样做。即使看到他每天晚上固定时间段躲在自己的卧室里视频电话(据说是工作上的事情),也装作若无其事。

可是昨晚看到的一幕却彻底击败了小元的自欺欺人。

昨晚八点他跟孩子说出去转转,小元在洗碗,洗完了大约9:00,想想心情很烦躁就问女儿要不要出去转转,女儿挂着看动画片不想去,“那妈妈出去溜达溜达,你在家里乖乖的”。

小元游游荡荡的出了门却不知往哪个方向走,漫无目的的逛到燕喜堂药店,又转到白天经常停车的银行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车,车牌号码还是小元与他精心选择的,分别代表他俩的出生年,当时选这个号时共有两组数字完全相同但顺序不同的号码,一组号码是他的生日在前面,另外一组号码是小元的生日在前面,纠结了很久到底选哪个呢?他把决定权给了小元,小元想想自己一直以他为首,就选择了他的生日在前面的那组号码。

一切真的都是劫。小元想,他就是她的劫,一直都是如此,永远不想委屈了他心甘情愿委屈自己。

想起几年前,他感觉那辆国产开着有些憋屈,一直想换车,就看好了大众一款,当时家里那辆白色的小车刚买不到两年,实在是不太舍得拿出来换车,况且毕竟补贴的不是小数目,得为将来考虑啊…犹豫了很久,也心疼了他很久,那一阵他天天晚上刷手机看车的介绍和有关价格图片等,小元心痛了,我那么爱他怎舍得不满足他呢!那就痛下决心换车吧!于是,在某一天,他说要带小元去4S店看看这辆车的时候,小元在车店就装作很开心的样子说“这SUV就是宽敞啊就是舒服啊,咱们换了吧……”,表示出很喜欢的样子,以免他心理过意不去,小元啊太在乎他了!

却不曾想,一味的纵容宠爱心疼会换来理所当然和不珍惜……

小元漫无目的的瞎逛着,又想,要不到肯德基给孩子买包薯条吧!走到了KFC,刚要进门,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正靠在玻璃幕墙上,戴着耳机与人视频聊天,是他!小元心里一凛,没进门直接在外面走过去,看到了他视频的对象果然是她啊,那个曾经早上跟他“无意”视频了一下的女人!那个他口口声声解释只是相熟同事基本的关心却频频给她发暧昧短信的女人……手机上连接着充电宝,俩人语态亲昵,应该是聊了很久了,而沉醉其中的他丝毫感觉不到玻璃外的变化……

小元从头到脚似乎血液逆转浑身发凉,握紧发抖的双手平静了一下内心,心头突突了一阵之后,却突然一块石头居然落了地。

小元镇静自若的走进KFC,走到柜台前点餐,似乎无意间回头一瞄,迎上了他自小元进门就开始关注了的目光,小元落落大方的笑笑说“这么巧,原来你在这里,”“跟踪我?”“孩子想吃,早知你过来,我就不用来了,你捎一包薯片回家就行了呗!”

小元说着又故意看了看他的手机,伪装的自然却忍不住愤怒怨恨的话语机关枪似的终究还是冒出来“怎么还至于躲在这里视频呢,家里还不够你嘚瑟的?反正你都想离婚了,还怕啥?何苦藏着掖着?解释什么不是因为她?虚伪!”

他定定看着小元,有些心虚却兀自嘴硬“就喜欢在这儿视频怎么了?家里压抑!”“好啊,你喜欢在这儿视频,跟她,随你便,但不要拿我的充电宝啊!这是我出差老弟送我的,拿来!”小元从他手里一把扯下充电宝,一字一顿的说“在此之前我还想着是不是我的脾气太坏我太强势让你不开心了,我是不是应该选择相信你改变自己尽量去挽留你……我在自欺欺人的骗自己相信,你成天解释什么!你跟她没关系是我多疑,没关系你天天晚上视频到夜里十一二点啊!真以为我不知道啊!不抓现行你还不承认了!没担当!看不起你!我给你自由!我,不要你了!”小元甩门而出……

什么都清楚了!我这个傻女人!小元心痛欲裂恨恨的骂自己,还委曲求全低声下气期望他回心转意啊……

想想冷战三个半月以来,他决绝的要离婚小元极力的挽留苦求的艰难历程,委曲求全、发动了一切能够发动的力量,小元的泪止不住的争先恐后的汩汩流淌……

是不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的想法做法根本就是错的了?小元失魂落魄的摸到床上时还在想着,我不该为了一个已经不爱我的人这么委曲求全丧失基本原则的一味去忍让,说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最后结果是反而让孩子跟着受委屈,最近孩子都变得越来越孤僻了,放学回家除了吃饭基本都躲在卧室里不出来。

心已经不在了,一味的退让只会让不懂得珍惜的他得寸进尺,仁至义尽了,该努力的都尽力了,对于不懂得珍惜的,再怎么退让只会令人看不起,就这样吧,给他自由遂他心愿吧。

……

“滴滴滴”手机闹铃温柔的响起,小元沮丧的关掉闹钟,唉,又一个混乱的不眠之夜,自从俩人开始闹将起来,完美的睡眠就与小元分道扬镳了,以前很喧嚣的闹铃也更换了低调柔和的声音,长期严重睡眠不足,让小元听到稍微大一点的声音就有种难言的挫败感。每天早上闹铃响起只是提醒她该给孩子做早饭了。

此时,隔壁卧室的门开了,他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元,你来……”,声音却极其温柔。

每到此时此刻,又是一个新循环的开始,只是循环,却不是希望。

又来了,欲壑难填……小元无奈的想,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挪了进去……

图片 2

图片来自网络


一元小说训练营  026  亦浓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 | 情归何方

(文/亦浓)

图片 3

图片来自网络

每次被他这样拉着手走到桌边或床边或任何地方,那种默默含情…小元总有种错觉,他的心他的爱又回来了……

但是几分钟后就会发现自己又想多了,又会因为一个话题一言不合开始新一波的争吵,声色俱厉的语气,发火争吵言语伤害,然后是无助的眼泪无声流淌绝望的感觉。

爱欲、占有、粗暴 、疯狂……每日打卡般的轮回。

某天下班后,他带回颗小元最爱吃的皇冠榴莲,剥开给女儿吃, 小元连看也没看,顾自打着电脑。孩子离开餐桌后,他往她身边推了推榴莲的盘子像以前一样宠溺的说“快吃吧”,那神情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他们浓情蜜意的时候,小元的心缩成一团一团,根据这段时间的规律,明明白白清楚他示好背后接下来的动作,又一副唐室春宫图……

“我们,分手后就做情人吧”他说,“那么和谐,今后可没那么合适的”他似乎很自信小元会答应。

“不”小元面无表情,与刚才的疯狂判若两人,他似乎有点儿意外,抬起头迷惑的看看她“怎么?有人爱你了?…爱上别人了?”

“没有,但也不想,”

“你不是很爱我吗?当初……”

“不爱了,现在不爱了,所以不想了!我是正常的女人,”小元面无表情麻木依旧,但尽量控制自己压低声音,“不是那种人,不是那种没有感情就可以上床解决需求的……妓女”。

要冷静,冷静下来,平静的去回答,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不公平的或被伤害的时候那样歇斯底里,平静下来,平静的去说,不要引起他有可能发生的进一步的伤害。小元这样想着,努力克制着,慢慢平静下来。

孩子在身边,不能让孩子听见我们每天都在吵架,不能让孩子从小就收到“女人是弱者,女人就该被伤害”的信息,这会干扰她今后的成长的。小元外表依然冷静的出奇,内心却翻江倒海。

“你在这里一天,我都会伺候你,随你的需要。只要签字了,你搬走,我们就再无瓜葛。”下定决心的小元死死盯着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生怕自己心软,强制镇静的抿抿嘴,操练了几天的语句一字一句的从小元的牙齿缝里清晰的吐出来。

“怎么,有人入驻了你的心了?”他有些不甘,手摸上来探进了她的睡衣“嗯?……比我怎么样?那方面……”

小元侧了下身躲开,“没有,只是不爱你了,……这不正是你一直想要的么?怕我缠着你不放你走,现在好了,在你的努力下,我…终于…不再爱你了!”

“好,”他猛的拉她入怀,双臂有力的箍紧了她细细的腰,硬起顶住了她的腹部,“这么说,我得好好把握这不多的机会了。”一只手继续搂紧她的腰,一只手摸进了睡衣,从宽大的丝质睡衣的腋窝处探入,大力揉搓着她的两团柔软……将羞答答的蓓蕾含到嘴里带着愤恨的吸吮着……

曾经熟悉又强烈的迷醉伴着痛感一波波的袭来……麻麻的快感……感受着他强有力的撞击,甘泉一波波喷涌……可恶!无耻!小元心里暗暗骂他也骂自己,小元啊小元,你就这样不争气吧,居然毫不羞耻的陶醉于这种欺辱……

浑身瘫软湿透,两手臂徒劳的死死抱紧他,小元泪流满面“……原谅我的软弱,……我恨死你了…啊…我恨你!随便吧!……!……”

曾经深爱过如何恨之?曾经相濡以沫如何相望江湖?失去了爱的欲望啊!如何解脱?

这魔咒般的迷恋啊……情归何方?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二十一期:身在何处

  “我不会,再画漫画!”

  惨白的日光穿过纱帘,照在镜子一般的廉价实木地板上,摇动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楼,保健室。

  滴滴汗水从额头渗出,打在雪白的床单上。操场传来校长冗长的新生致辞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

  这里是白城。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里是辽源,又会因为二个话题一言不合伊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