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为著名的非宋刻《锦绣万花谷》莫属,在今年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39 发布时间:2019-11-17
摘要:岁末年初,走进苏州博物馆去看“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的收藏”特展,实在是一种雅致的事情。 2012年~2015年,苏州博物馆在岁末年初连续举办吴门四家特展,成为一年一度的艺术

图片 1

图片 2

岁末年初,走进苏州博物馆去看“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的收藏”特展,实在是一种雅致的事情。

2012年~2015年,苏州博物馆在岁末年初连续举办吴门四家特展,成为一年一度的艺术界盛事。

苏州顾氏,指的是顾文彬、顾承、顾麟士及顾公雄、顾公硕兄弟。这祖孙四代人的名字远不及他们家的藏书楼名气大——“过云楼”,江南著名的私家藏书楼。它位于现在苏州市干将路,世有“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之称。经过几代人的传承,其藏书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而其中,最为著名的非宋刻《锦绣万花谷》莫属。

吴门四家以后,苏州博物馆又将推出什么样的展览一直为文化界关注,这一答案也于今天正式揭晓今天起,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的收藏将作为苏州博物馆清代苏州藏家系列学术展览的首展,展览的开幕仪式将于12月11日下午三点在苏州博物馆举行。在今年的顾氏过云楼收藏展后,清代苏州藏家系列学术展览还将推出2017年的梅景传家清代苏州吴氏的收藏,以及2018、2019年的攀古奕世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须静观止清代苏州潘氏的收藏。

这是一部类似于现在“百科全书”的大类书,由南宋人编纂,名字来源于《新唐书·杨贵妃传》:“每十月,帝幸华清宫,五宅车骑皆从,家别为队,队一色,俄五家队合,烂若万花,川谷成锦绣。”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李军下午在现场告诉记者,以顾氏过云楼打头阵,一方面是因为2012年的专场拍卖后大家对过云楼有很大的期待,二是过云楼第四代主人顾公硕曾是苏州博物馆的副馆长,他曾将自己的不少精品收藏捐赠给苏州博物馆,今年也是他去世50周年的纪念。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展览,给观众有一个铺垫,让他们了解过云楼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而藏家又是怎样的群体,这样他们也会对接下来的展览有所期待。

《锦绣万花谷》原书分前集、后集、续集,每集各40卷,共计120卷。到了明代弘治年间,无锡华氏会通馆曾用铜活字排印,改作100卷;嘉靖年间,又有安徽崇正书院、无锡秦氏绣石书堂刻本,恢复了120卷,并增编《别集》30卷,共计150卷,可见它在明代受到大众的喜爱。清代乾隆皇帝下令编辑《四库全书》时,也特意将此书收入其中。原书作者姓名不详,根据自序的年代,可知他是南宋孝宗时人。《四库全书总目》根据内容推断,作者很可能是衢州人。

据悉,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的收藏在今天下午开幕后,将于12月13日正式公开展出,展览集中展览顾氏一门所藏书画、古籍、碑帖、文房等共84件精品,年代自宋至清,展出文物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南京图书馆、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苏州图书馆、苏州市档案馆、常熟博物馆9家文博机构,既是对过云楼收藏概貌的呈现,也让观众可以走入以顾氏为代表的古代藏家的精神与生活。

过云楼收藏的宋刻《锦绣万花谷》存《前集》40卷、《后集》40卷,宋刻宋印,用皮纸佳墨精印。其中《前集》卷7、卷14配有明末绣石书堂刻本,目录、正文还有不少抄补的地方。入藏过云楼之前,明清两代曾经赵子善、周允元、季振宜、李兆洛等先后收藏。特别是清初著名大藏书家季振宜,在他的《季沧苇书目》“类书”一门第二种,就记录“《锦绣万花谷》前后二集八十卷”。由此可见,这部书就是季振宜的藏书,而且当时就只存前、后两集80卷。日本现藏有宋刻《锦绣万花谷》残本六种,多的不过五六卷,少的只有一两卷,其中静嘉堂文库所藏2卷,已被确定为“日本重要文化财”。过云楼藏的80卷首尾完整的宋刻本,其重要与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特展照例放在了地下一层的特展厅以及二层的两个吴门书画展厅。展览要至12月13日才对外开放,记者今天得以在较为空旷的展厅一睹为快。

相对于北宋初年编纂的《太平御览》《册府元龟》等主要为宫廷皇室、士大夫使用的大类书,《锦绣万花谷》更多的是给平民百姓提供阅读参考,体现了“市井文化”的需要,因而在后世多次印刻。全书分类摘录古籍,前集分天道、天时、地道等242类,后集分人伦、娼妓等326类;续集分居处、香茶、姓氏等47类,其中姓氏占第15~40卷共26卷之多;别集作为前三集的补充,分196类。每类首记事物,再附录诗文,引证前代古籍十分繁富。如谈到节令,从新年一开始的元日,一直到年末除夕,介绍源流、风俗、祭祀、诗文等,细致至极;记到人伦,在罗列父子、母子、兄弟、子孙叔侄、夫妇的同时,也详细载录历史上著名的“妓妾”“美人”典故、诗文。更有“姓氏”26卷,详载每一个姓氏的名人小传及咏赞,供读者使用、参考。尽管南宋学者陈振孙的《直斋书录解题》批评它“门类无伦理,序文亦拙”,但不少宋以前散佚的古书,均是有赖于《锦绣万花谷》才得以留存一二。

底层展厅入门处即是过云楼牌匾,两侧则为顾文彬所书对联,摆上文房桌椅,令人如同真的要进入这座珍宝荟萃的私家藏书楼一般。绕过牌匾所在的墙,最大的展厅就是此次展览的重头戏。右手的长卷为南宋扬无咎的《四梅花卷》,该图卷为扬无咎画赠范仲淹之曾孙范端伯,其画梅方式与宋代以墨晕染画花瓣不同,是用线条勾勒花瓣的样子。这幅画在苏州地区流传了上百年,画卷上布满各个年代的收藏印。据说顾文彬是以一袭貂裘将其交换至过云楼,后来画卷到了故宫,时隔60年才又回到苏州。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每当念诵这首唐诗《清明》,我们都会想到晚唐诗人杜牧。其实,它在宋代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更直白的《杏花村》。最早收录这首唐诗的便是《锦绣万花谷后集》卷二十六。这部国宝级的古籍善本在全文收入此诗时并没说作者是杜牧,只说“出唐诗”,所以此诗极有可能是无名氏所作,后人将之附会成杜牧的作品。小小的一个例子,或可见这部书的价值。

▲顾文彬对联

▲顾文彬对联

▲顾文彬对联

▲顾沄怡园图

过去顾氏一直被认为以收藏书画著名,但对其藏书外界知之甚少,有人认为是因为过云楼的藏书一直秘不示人。据说民国时期,顾鹤逸的朋友傅增湘曾要求借阅藏书,主人碍于情面,同意其在楼内观书,但不能带纸砚抄写。于是傅增湘每天观书数种,归而记其书目,写成《顾鹤逸藏书目》,发表在《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刊》第五卷第六号上,才让人们对顾氏藏书有所了解。甚至还有传说,过云楼里有一个密室,顾家的古籍善本就是放在这个密室里的。但也有学者认为,顾氏只将藏书示于有识之士,而傅增湘所记书目之繁杂,应该也不可能是归去后才记录的。

▲胡芑孙、任薰吴郡真率会图

过云楼的收藏集宋元古椠、精写旧抄、明清佳刻、碑帖印谱800余种,其中不乏宫廷及私家珍本藏品,也有唐人写经、宋元刻本、明清抄稿和精刻、初刻本等罕见的善本书,如宋椠本《老泉集》、《广川书跋》、《挥麈录》、《鹤林玉露》、《列子》、《仲景伤寒发微》等50余种。史学家谢国桢在《江浙访书记》中,专门介绍了顾鹤逸藏书。如《骆宾王集》、《李嘉祐集》、《清塞诗集》、《龙川略志》等30余种,均是宋、元、明刻本,黄丕烈批校本多种。

▲过云楼日记

藏书中最著名的恐怕要数《锦绣万花谷》,这是中国宋代所编大型类书之一,也是目前所知海内外所藏部头最大的完整宋版书,保存了大量失传古籍中的部分内容。不过作者姓名不详,但他将自己曾经所读之书,以内容分门别类,汇编成册。这本书包含天文、地理、植物、动物、书画等具体门类。清代著名学者阮元有书成锦绣万花谷,画出天龙八部图的评价,具有很高的文献和历史价值。

抗战时期,为避战火,过云楼曾将八百余部藏书陆续转往沪上租界。1951年和1959年,过云楼顾氏后人,先后两次将所藏的三百多件书画精品,捐赠给了上海博物馆。文革期间,过云楼亦被查抄,后查抄物归还了顾氏后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南京图书馆购得顾家藏书共541种,现辟出专室陈列保存。

▲过云楼书画记不分卷

在2005年和2012年,过云楼藏书中包括《锦绣万花谷》在内的部分珍贵古籍曾先后在嘉德和匡时进行拍卖。其中,2012年在匡时的过云楼藏古籍善本专场拍卖中,江苏凤凰集团以2.16亿元竞得过云楼藏书,但北京大学决定行使国有文物收藏单位的优先购买权,并从社会捐赠募集收购过云楼。最终由国家文物局批准,过云楼回归江苏,和南京图书馆的其余四分之三的过云楼藏品团聚。

▲苏州博物馆过云楼展览现场

▲杨无咎四梅花卷

底层展厅入门处即是过云楼牌匾,两侧则为顾文彬所书对联,摆上文房桌椅,令人如同真的要进入这座珍宝荟萃的私家藏书楼一般。绕过牌匾所在的墙,最大的展厅就是此次展览的重头戏。右手的长卷为南宋扬无咎的《四梅花卷》,该图卷为扬无咎画赠范仲淹之曾孙范端伯,其画梅方式与宋代以墨晕染画花瓣不同,是用线条勾勒花瓣的样子。这幅画在苏州地区流传了上百年,画卷上布满各个年代的收藏印。据说顾文彬是以一袭貂裘将其交换至过云楼,后来画卷到了故宫,时隔60年才又回到苏州。

▲古今杂剧三十种

大厅的另一侧展出的是顾氏所藏古籍碑贴,其中人们耳熟能详的《锦绣万花谷》就在这个展柜中。而它边上的元刊本《古今杂剧三十种》则承载了一个更有趣的故事。民国初年,日本汉学家岛田翰至顾鹤逸家中借书,其中就有这本《古今杂剧三十种》,但他没有归还,而是带去了日本。之后顾鹤逸托人多次催讨,因岛田翰在日本犯案入狱,后在狱中自尽,便不了了之。

后来岛田翰的朋友、文求堂老板田中庆太郎将刊本卖出,幸得被历史学家罗振玉买回国内,现在藏于中国国家图书馆。可以说,这是该刊本自1912年从苏州被带走,104年后首次回来。据说在抵达日本后,日本学者立刻从上海请来为嘉业堂刻书的刻工陶子鳞进行翻刻,隔了一年又做了石印,之后就有很多翻印本,而这一原始刊本,过去人们一直不知其所踪。它是宋元戏曲研究史中重要的文献,共8册,仅展出的一册有印章。

事实上细心的观众能够在不同的展品中发现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某幅画的作者在另一善本上有收藏印章。策展人表示,这些蛛丝马迹也是希望让观众认识到,明清时期的收藏、文人士大夫的生活是一个完整的体系。

▲过云楼日记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最为著名的非宋刻《锦绣万花谷》莫属,在今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