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电视剧创作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大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58 发布时间:2019-11-17
摘要:要么专有名词连着行业术语,要么一味自我表扬,电视剧一旦成为某行业的“黑板报”,就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单调和乏味。 以新的视角聚焦改革开放前沿领域 这位评论家提出了一个

要么专有名词连着行业术语,要么一味自我表扬,电视剧一旦成为某行业的“黑板报”,就会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单调和乏味。

以新的视角聚焦改革开放前沿领域

这位评论家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讲好中国故事,艺术家跟历史学家不一样。史学家讲原委、讲事实,讲发展的来龙去脉;艺术家不必面面俱到、首尾圆满,而是持各家不同的艺术话语,根据故事构筑情节、塑造人物。无论科技、商业、教育、司法哪个行业,万变不离其宗要写人,写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就像《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辉,技术是他的理想之光、姐姐是他的情感软肋,执拗性格又在其事业发展路上“因势成人、因势废人”。从人性、人格、人情、人道四维来塑造人物,这样的主角虽有光环,却绝非“纸片人”。

我们说文学艺术创作要攀登高峰,但攀登高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迎难而上,选择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大家最关注的前沿题材,把它处理好,从而为社会提供正能量。如果绕着走写的故事三角恋爱再怎么样,我觉得对今天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过去我们看得少觉得这个故事编的齐,人物故事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今天观众也在进步、观众也在提高,我们在给他们提供那样的作品他们不感兴趣。

现实主义创作要勇于回答时代课题,从当代中国的伟大创造中发现创作的主题、捕捉创新的灵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阎晶明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文艺创作要承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的使命”。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说:“创作者需要打开视野,更需要走进实践深处、聆听时代声音,在立体的世界里、从宽频的各行各业中挖掘好故事,塑造好人物。努力做到总书记要求的。描绘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为时代画像、为时代立传、为时代明德。”

电视剧怎么讲中国故事,这是个课题。实践家、历史学家,他们用历史话语来讲故事的时候,往往从“故”说起,有了源头然后讲事件的发展过程,随后还要讲出结局,这才叫故事。但是艺术家,讲好中国故事的时候,其本质是在用艺术话语去讲故事。换言之,他们搭建故事的资料不一样,一个用历史话语、史学思维,一个是以艺术化构筑情景来实现的。

资料来源: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责任公司制图:李洁

同时我也非常认可这个观点——这部剧所写的生活离我们今天也许隔着40年的历史变化,但写改革开放并非写昨天,更不是写历史,而是写现实。我们今天的生活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也就是说,40年前的中国是我们今天的起点,而我们的当下是昨天的接续。《大江大河》在这个问题上非常自觉。这让任何观众观剧后,不仅能看到我们祖辈、父辈是怎么走过来的,而且能看到我们今天的生活从何而来。

著名作家孙颙提供了两则深扎行业的例子。“滕肖澜的《城中之城》写金融业,她的先生是圈内人士,她自己则到银行蹲点良久。王小鹰每次创作筹备期都在七八年。写《你为谁辩护》前,她干脆把自己变成了行业中人,去律师事务所做兼职,两年里跟办20多个案件,还跟着师父去监狱会见当事人,到临时法庭做书记员。”书写者的眼里没有了行业盲区,下笔才可行者无疆。

李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

匹配时代发展挖掘现实富矿,创作者应当延展学习领域

张德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看看辽阔的现实:上海张江活力四射,科创题材理应在文艺作品里占有一席之地;港珠澳大桥飞架三地,那些重塑中国经济地理的新坐标中,必然富含文艺创作的鲜活源泉;北斗导航、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等超级工程不断刷新中国人民的自豪感,每一条战线里都写着了不起的故事等待被发掘、被广而告之。在王兴东看来:“作为一剧之本的主导者,编剧应当跨越高山、趟过溪流、迈向深谷,只有到实地去勘探、钻研,才能挖出宝藏。”

以大笔以细节书写改革开放的大江大河

有专家比喻,社会生活里许多我们引以为豪激荡人心的领域,都是荧屏故事的“无人区”,比如科技、生物医药、航空航天等等。这显然与我们身处的创新创造的时代难以匹配。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大江大河》虽然年尾播出,但它的总体品质、口碑及反响,真正成了全年几十部改革题材的压卷之作。它能脱颖而出,原因很多,我认为主要有三条。

攻破行业壁垒超越职业本身,文学艺术终究是关于人的艺术

同时,这部剧对我个人来说还有几点启示。

隔行如隔山,何况金融、科技、生物等专业性极强的领域。编剧们如何突破行业书写的瓶颈?深扎行业、或重视行业内部写作者的建议跃入视线。理由很充分:从行业内部观察疾风劲草,所谓的编剧行业壁垒便可攻破。

电视剧在反映改革开放的时候,当然要写成就,要表现物质上的丰收。但更重要的是,电视剧还得关注人物精神上的成就。尤其是在今天,关心中国人民的精神世界,已成为文艺创作的一个重大使命。从这个意义上说,《大浦东》就是在为上海乃至中国的改革开放作出自己的贡献。文艺的根本任务,是塑造民族的精神,丢了这一条是不行的。

不过,仲呈祥提醒:“精通行业固然必要,但文学艺术是关于人的艺术。聚焦某个行业的文艺创作,要力求超越行业自身,在人性上取得普遍意义。如此,戏剧人物才能取信于人,才是有效的创作。尤其要警惕,别把文艺创作降格为一个行业的宣传工具。”

从这两个角度,《大浦东》应当是今年一部价值独特的作品。它敢于开辟一个新的点,所以是独特的。我们有这么好的时代,有这么广阔的题材,有这么好的资源,只要用心、用情、用功去耕耘,一定会产生好作品。《大浦东》在这点上对电视剧创作有典型、典范的意义。

也有编剧愿意探索新的写作领域,已播的《亲爱的翻译官》《南方有乔木》《猎场》,分别聚焦高级口译、无人机设计师、猎头等职业。但它们多多少少困在了“专业失真、恋爱过载”的魔咒里。

第二,细节的真实。细节带出来时代气息、生活气息之多,是本剧最坚实的基调。比如,片头画外音是邓小平讲话,画面上演员穿着当时的衣服、看着当年的墙报,还有人扒火车。路在何方还不知道,但大家都在争、都在拼,一瞬间,时代氛围扑面而来。第二个细节是宋运萍意外身亡。巴尔扎克说过,偶然是文学的大师,但高明不高明就看你运用的偶然是不是必然的表现。这个看上去是一个偶然,本来不应该她去搬货,但这是她的性格人品在关键时候的一种必然表现,在偶然中间的一种必然。这就是那个时代改革者付出的代价,这个代价不在宋运萍身上付出,也会在别的女性身上付出,而且把雷东宝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推向了绝境,他人生最大的倚仗没有了怎么办?

“嫦娥四号”传回了第一张摄自月球背面的照片;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透露,中国的基础研究已经连续六年有着公认突破……当一系列科技创新有力支撑经济社会发展、深刻影响人民生活福祉之时,作为客厅文化,中国的电视剧创作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现实的步伐?人民期待的步伐?答案似乎并不乐观。

李京盛(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

近两年,现实题材创作形成热潮。有心人做了统计后发现,剧作的类型形形色色,有情感剧、创业剧、也有动作和悬疑等内容包含其中。但相比丰富的类型元素,作品涉及的行业却略显狭窄,时尚、餐饮、传媒等行当最受编剧青睐。比如《幕后之王》与《我们的四十年》都邀观众走近电视制作行业的台前幕后;《风再起时》《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奔腾岁月》说的都是服装行业的风云。

《大江大河》是一部振人心魄的电视剧。我认为最值得称道的,是这部剧在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尤其在坚持现实主义的精神方面所做的精细努力。

对此,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长王兴东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编剧的问题在于,对社会的进步认知不足,总在自己熟悉的半径内重复创作。“社会日新月异,许多人物的超凡精神与超凡才能,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因此,编剧应当加强学习,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若有编剧想写电商大规模发展之后与实体经济间的碰撞,他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知识更新。

第三,精神的深度。开篇反复讲到“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以知识分子宋运辉为例,技术流或书卷气,都是从一般风格上定义这个人物。实际上,宋运辉身上还有以真正的实事求是、不断发现为灵魂的科学精神。宋运辉只认科学,只认实事求是,一个例子就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他对金州厂引进国际设备有疑问,从一开始质疑,到运用各种方法论证,从挑战厂长权威,到直接向化工部领导据理力争,往复几个回合,所求不过一个科学的真相。甚至于在旁人问他怎么被水书记冷落时,他回答“我自己也会做”,这就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家的良心。

看了《大浦东》,我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个作品是创作出来的,不是制作出来的。创作是“这一个”,制作是“这一批”。

现实主义需常写常新,如《大浦东》成为聚焦中国金融业发展的破冰之作,拓宽了中国现实主义创作的题材疆界;现实主义创作需在美学层面不断提升,如《大江大河》以极致匠心再现了奔腾不息的岁月,刷新了观众对于现实主义电视剧美学的认知。

剖析“上海现象”形成全国广泛影响力的原因,答案凸显:关注伟大时代、重大题材、重要事件,把提高质量作为文艺作品的生命线。

本版刊发部分专家的评论文章,以飨读者。

阎晶明(中国作协副主席)

赵海鹰跟陈梦蕾这一对恋人关系,刚开始会让我们觉得老套,但是一旦进入浦东变革的历史大潮的时候,它就活起来了,因为进入了之后全是情节,他们两人的关系,发展成了《大浦东》中改革开放的社会关系。我们老是说电视剧要讲故事、讲故事,其实电视剧的本质是要塑造人物。塑造人物跟讲好故事并不矛盾,原因就在电视剧讲故事是靠塑造情节,情节又是人物性格发展的历史,同时是人物社会关系发展的历史。这样就使得你的电视剧具有了较高的历史品位和美学品位,它是艺术。我是在欣赏艺术,是通过人物的命运感来触动我的心灵的。

《大江大河》剧照。

《大浦东》的第二个意义在于,书写了一代人的成长过程。浦东开发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剧中这些主人公如赵海鹰、谢天阳、陈梦蕾等,如果说没有浦东开发,他们的命运不会是这样。我们说性格就是命运,但是这个命运看你在什么样的时间背景中展开,什么样的环境中展开,而这些人的命运是和浦东开发开放这样一个时代结合在一起,所以它展示的命运也是一个只有这个时代才有的特殊的命运。而这是对这样一代人的成长过程有真正的了解,才能创作出来的作品。

我们通过《大浦东》这部作品鼓励艺术家,创作最牢靠的方法还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人生是有限的,我们每个人都在以有限的人生去面对无涯的艺术之海,每个人都以有限对无限,这是哲学命题,聪明的人就是把力量用在刀刃上,以严谨的创作态度确保创作质量。质量是文学艺术作品的生命线。

第三,写人物,还得有细节。《大江大河》的细节之丰富,令人赞叹。比如还原时代,这还仅仅是外在的。比如靠台词,这是普通剧集能够做到的。再进步一点,靠动作来表现人物。但这些都不如靠细节来塑造人物来得真实自然、润物无声。这应该得益于孔笙导演的功力,之前的《父母爱情》等作品,就是家长里短的事情,但剧中对人物性格的精准把握,对生活细节的专注提炼,都让人物血肉丰满。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的电视剧创作是否跟上了时代的步伐,《大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