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儿急忙喂鸟,他们一定会很喜欢吧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50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苏晓河上青青柳,陈杰村畔水潺潺。 古老的苏晓河从绵延的山峦中蜿蜒地流淌下来,溪水两旁一棵棵挺拔的杨柳、白桦、水杉、火莲、澳大利亚桉铺天盖地、郁郁葱葱。世世代代繁衍相

  苏晓河上青青柳,陈杰村畔水潺潺。
  古老的苏晓河从绵延的山峦中蜿蜒地流淌下来,溪水两旁一棵棵挺拔的杨柳、白桦、水杉、火莲、澳大利亚桉铺天盖地、郁郁葱葱。世世代代繁衍相传的土黄竹耸立云霄、群群簇簇。竹叶尖尖宽似粽,一年四季翠青青,倘若是阵阵飒风吹来,一片片竹叶精灵就会在空中蹁跹起舞,像极了跳着天鹅湖的芭蕾舞女。黄竹周围是广袤的肥沃田野,陈杰村的人们亘古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过着幸福而知足的生活。
  三四月儿到,布谷鸟儿叫。春风姑娘唤醒了苏晓河的大地,黄莺、黄鹂、苇雀、翠鸟、白头翁在树枝上开起了联欢会。突然,从远处传来一阵凄惨的叫声,“喳——喳——喳——”划破了傍晚的夜空。这时,一个手里捧满了油菜花、芦苇花的小女孩陈妮妮被惊呆了,她思考了一会,想找寻这声音从何而来,爸爸的大手却一把把她抱起带回了家。
  夜晚,妮妮迷迷糊糊睡着了。
  翌日,天边的色还灰蒙蒙的,妮妮仿触电般从被窝里爬起,她打开门一直向前走着,她要走到昨天听见叫声的那个地方。她六岁半,长长的头发洁白的脸。几颗晶莹的露珠跳到了她的头发丝儿上,她屏住呼吸、竖起耳朵,想从此刻正安静的田野里听听昨天傍晚那个叫声到底在来自哪里?可却什么也听不见。
  妮妮在河沿上徘徊着,从这片黄竹走到那片柳树,从那棵桦树走到那棵桉树。走着走着,她的肚子饿了,可她却没有一丝吃饭的心思。她乌黑的大大的眼睛不停找寻着,一颗汗珠从她的额头落下,滑过她那绯红的脸颊。东边的太阳刚刚升起,一束光打在了透明的汗珠上折射出耀眼光芒。陈妮妮在想着,昨天傍晚那惨叫声在哪里?
  中午太阳挂得高高的,妮妮真的饿坏了,她要回家找一点吃的。一推开家门,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她的父亲手里拿着一个鸟笼子,鸟笼里有三只鸟,两只白头翁、一只黄鹂。爸爸见女儿回来了,高兴无比地对她说:“妮妮,我的好女儿,看看爸爸给你抓到了什么好东西?”
  妮妮的脸上充满彷徨,“爸爸,你为什么要抓这三只小鸟呢?”
  爸爸得意洋洋看着笼子里的鸟说:“我的乖女儿,爸爸抓这三只小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呀,卖了钱可以给你买一个你最想要的芭比娃娃呀!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吗?”
  妮妮的耳朵听见“芭比娃娃”四个字,眼睛里闪过一丝丝亮光。村里的另一个女孩陈巧巧已经有一个芭比娃娃了,可是她却一次也没给自己玩过,妮妮确实很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可是,可是怎能这样……”小小的妮妮转着她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想着。笼子里的两只白头翁不停地跳、跳、跳,对着铁丝笼子用嘴不停地啄、啄、啄……
  她轻启薄唇对爸爸说:“爸爸,我不是很想要芭比娃娃,你可不可以把这三只鸟放了呀?我们老师说鸟儿是益虫,是我们人类的朋友。”
  “放了?”爸爸愣了一下,说:“我的宝贝女儿,你知道爸爸抓这三只鸟花了多大力气,怎么能轻易放了呢?”
  妮妮看着笼子里的黄鹂,寂寥的嘴角啄着铁丝网已经啄出了一片血迹,心里很难受,“爸爸,你放了它们吧,你看它们三只鸟儿多可怜呀!我想鸟儿的妈妈正在找它们呢!如果晚上它们回不到家,它的爸爸妈妈该有多伤心呀!”
  皮肤有些黝黑的爸爸有点生气了,“我的女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一只小鸟哪来的伤心呢?你不要再说了,我是绝对不会放了它们的!”
  吃完中午饭,爸爸提着鸟笼要去集市,妮妮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鸟笼,“爸爸我也要去!”她的爸爸没有反对。
  爸爸骑着摩托车,妮妮在前,三只小鸟在后。阳光很好,集市上有不少逛街的人。爸爸把鸟笼放在地上,吆喝起来:“卖鸟喽!卖鸟喽!十五元一只,只要十五元一只!”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围了过来,一位留着白胡子的爷爷带着他的孙子也过来看,他的孙子和妮妮年龄相仿,他的小孙子看到跳来跳去的小鸟喜爱极了。
  爸爸问:“老叔,要不要买几只?”
  他的小孙子拉一拉他爷爷的衣服说:“爷爷,爷爷我喜欢这个小鸟,你快给我买吧,我要拿回去养!”
  老爷爷看孙子这么喜欢,就大方地给了四十五元。爸爸拿一个小网要把三只小鸟装在一起,当他粗糙的大手抓在鸟儿脆弱松软的羽毛上时,鸟儿们惊得扑扑扑直跳直叫。
  一旁的妮妮急坏了,连忙对那个有点微瘦的小男孩说:“小哥哥,小哥哥,老师告诉我们鸟儿是我们人类的朋友,你这个鸟不要养了,放了它们吧!”
  小男孩看着妮妮明亮的眼睛,那眼神里带着无限的爱怜。妮妮诚恳的语气一下就打动了他,他对他爷爷说:“爷爷,这位妹妹好像说的对哦,我们把小鸟放了吧!”
  爷爷笑盈盈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说:“乖乖,你想放就放吧!”
  爸爸收了钱不再管了,妮妮和强强拉开了小网兜,两只白头翁嗖一声窜出来,振翅飞走了。黄鹂鸟愣了一下神,强强把它放在自己的小手掌上抖一抖,黄鹂鸟不一会也飞走了。
  妮妮看见三只小鸟飞走了,脸上露出了笑容,那笑容如春天田野上盛开的油菜花一样灿烂。
  妮妮跟爸爸回到家里,心里有些担忧,她担心那两只白头翁和那只黄鹂鸟不能找到自己的妈妈?她走出家门,傍晚的风吹来,吹起她软软的细发,暮色中她的脸蛋红扑扑的。她漫不经心地走到了村里的老榕树下,这是一棵有上千年历史的老榕树,硕大的根系支撑起繁茂的枝叶,一阵阵风吹来,嫩绿的榕树叶子飒飒作响。
  在老榕树下,妮妮大大黑黑的眼睛看着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喳喳喳喳”的鸟儿叫声。妮妮循声望去,看见了爸爸高大的身影从田野走了过来。
  走近了,只见爸爸喜形于色,手中提着那个鸟笼,鸟笼里关着两只鸟,一只翠鸟,一只黄莺。
  爸爸说:“我的宝贝妮妮,快来看,快来看,爸爸又给你抓住了两只鸟!”
  妮妮看着那大一点的黄莺在笼子里蹦来蹦去,她的眼泪几乎要掉下来了。
  她抓住爸爸的牛仔裤裤腿说:“爸爸,爸爸,你怎么又抓起小鸟来了,你从哪里抓来的?”
  爸爸还沉浸在兴奋之中,“妮妮,这你不要管,明天早上爸爸就拿到集市上卖了,换你最爱吃的排骨做糖醋排骨吃!”
  妮妮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不停地说:“不要,不要,我不要吃糖醋排骨!”
  第二天天刚亮,陈杰村的四周又响起了鸟儿们嘹亮的歌声,爸爸的摩托车轰隆轰隆的,把还在睡梦中的妮妮惊醒了。她昨天晚上没有脱衣服就睡觉了,她立马跳了起来奔出房门,跑向爸爸的摩托车,喊道:“爸爸,爸爸你带我一起去!”
  爸爸说:“妮妮,你不要去,天很冷,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妮妮拉着爸爸的衣服不放,求道:“爸爸,我不怕冷,带我去!”
  爸爸是爱妮妮的,他把妮妮抱起来给她戴起一个小小的安全帽,小心地把她放在了摩托车前面的踏板上,把鸟笼拴在了摩托车后面,轰隆隆地发动起摩托车。摩托车穿梭在乡村的小路上,奔向县城的集市。
  集市上爸爸把鸟笼放下又叫卖了起来:“卖鸟咯!卖鸟咯!十五元一只,只要十五一只!”这个时候一位奶奶带着一个胖胖的小女孩过来,小女孩子手里正拿着一瓶牛奶在喝,她从她奶奶的背上溜下来看着笼子里的鸟说道:“奶奶,我要,我要,我要这漂亮的小鸟!”
  奶奶弯下腰,看看笼子里缩在角落嘴巴长长的翠鸟,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和爸爸讨价还价起来。
  妮妮趁着他们讨价还价的时候对胖胖的女孩说:“小姐姐,老师告诉我们鸟儿是益虫,这鸟儿你奶奶买给你,你一定要把它们都放了啊!”
  胖女孩说:“不,我才不呢,我要吃了它们,我妈妈说吃了小鸟可以美容养颜,会变得更漂亮!”
  老奶奶的眼睛落在那只大黄莺身上,听见了两个小女孩的对话说道:“这么大的黄莺给我的小孙女吃最好了!”
  妮妮赶紧对奶奶说:“不能吃,不能吃,吃了鸟儿就回不了家了,她的妈妈就找不到它了!”
  胖女孩说:“我才不管它们回不回得到家呢!”
  妮妮拉起爸爸的衣服,说:“爸爸,爸爸这鸟儿不能卖,不能卖给她们,她们要买回去吃,吃了鸟儿就回不到家了!”
  爸爸说:“妮妮,你不要管!”
  奶奶拿出三十块钱给了爸爸,爸爸从笼子里抓住小鸟用小网网住给了奶奶。妮妮无限的失落,紧闭着小嘴,一大颗滚烫的泪珠从她的眼角落下。奶奶抱着她的孙女走了,爸爸从集市上买了一斤排骨。
  回到家里爸爸给妮妮做了一盘美味的糖醋排骨,可是妮妮却一块也吃不进去。
  爸爸夹起一块给妮妮,说:“我的宝贝,你快吃啊!这不是你最爱吃的菜吗?”听到这话,妮妮的眼睛流下了两行长长的泪珠。她不敢去想那两只大黄莺和翠鸟,她不知道它们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心里无比难受,她放下筷子对爸爸说:“爸爸,你吃吧,我吃不下!”
  她走出了门,一步一步又来到了大榕树下,看着大榕树雄伟的树干,妮妮抬起头问道:“榕树爷爷,您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办吗?”大榕树没有回答她,只有一阵阵风吹过,吹得榕树的叶子飒飒作响。
  妮妮心里想:“我一定要看看那些鸟儿是从哪里抓来的,不能让爸爸再抓住小鸟了!”
  妮妮定了定神回到家吃完饭,注意着爸爸的一举一动,等到爸爸出门,她在身后悄悄地跟着爸爸。
  爸爸沿着田梗一直走,绕过了柳树走过黄竹来到了苏晓河。妮妮这才看见苏晓河潺潺的河水上布着一张巨大的细网。爸爸蹦跳了下去,惊起了几只苇雀,一只苇雀慌忙中失去了方向,一头撞上了网,它的翅膀被粘在了网上,越拍越紧,最后一动也动不了,只能哀鸣起来。那是一只小小的苇雀,褐色的羽毛,叫起来声音很小,却很哀鸣!爸爸高兴极了,赶紧伸出手去网上抓住了小苇雀。
  妮妮忍不住了,晓苏河的堤坝尽管很高,她没有一丝害怕跳了下去,来到爸爸的面前说:“爸爸,爸爸,你放了这只小苇雀吧,你看看它多可怜啊!”
  爸爸回头说:“妮妮,你怎么来了?你不要乱说,鸟哪有可怜不可怜的?”
  妮妮说:“爸爸,爸爸你把它放了吧,它晚上要时回不了家,它的爸爸妈妈找不到它该多么的伤心呀!”
  爸爸一点也不理会妮妮的感受,抓起了小苇雀扔进了鸟笼里抱起妮妮就回家了。
  第二天爸爸又抓来了一只白头翁、一只野鸽子。爸爸发动轰隆轰隆的摩托车要去集市出售,出发前爸爸微笑地问妮妮:“我的宝贝,你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去集市卖鸟?”妮妮回答:“我才不要去!”
  爸爸一个人去了集市,妮妮看见爸爸走远了,转身溜进厨房拿起了切菜的刀,她朝着田梗走去。
  来到了河边,妮妮把刀扔了下去,自己从高高的堤坝上跳了下去。下面是带着水的芦苇丛,她的鞋子陷了进去全都湿了,可这并不能阻止她。网挂得很高,她翘着脚也够不着,这时几只鹧鸪在黄莲树上跳来跳去,仿佛在问:“陈妮妮,你在干啥呀?”
  妮妮管不了这些,她看见了网是系在一棵高高的桉树上的。她拖着沉重的步子一点一点向桉树靠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来到了桉树下。她的头发被芦苇丛打乱了,她拿起菜刀要把桉树砍倒,可是力气那么的小,一刀砍下去只能砍那么一点点小口,刀把却震得她细嫩的手生痛生痛的。可是她想到那些哀鸣的小鸟,心中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她拿着菜刀砍啊砍,砍啊砍,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泪水从她的眼眶流下来。她的手起了很多水泡,过了很久很久,她还是没有把这棵桉树砍倒。
  此刻她饿极了,那几只鹧鸪也飞走了,飞来了几只白头翁,停在黄莲树上吃着黄莲果。妮妮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网,暴烈的阳光照射下来,她的头晕晕的。这时候她的爸爸来了,跳下堤坝把菜刀从她的手里抢了过去,狠狠地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三下。妮妮没有哭,只是轻声地对他爸爸说:“爸爸,爸爸,你不要再网鸟了好不好?鸟儿回不了家该是多么的可怜啊!”爸爸什么话也有没说抱着妮妮回家,回到家给她洗澡换衣服。
  她的爸爸并没有停止网鸟,妮妮看见的只是其中一张网,她的爸爸在苏晓河上还布了其它的好多张网。一天又一天,妮妮看见了更多的白头翁、黄鹂、山雀被爸爸抓了回来,再拿去市场上去卖掉。她的心堵堵的,仿佛是被塞满了各种生锈的螺丝一样沉重无比。
  幼小的妮妮争不过壮大的爸爸,她日渐消瘦了,失去了欢乐。
  有一天,她一个人跑到大榕树下,坐在大榕树的根须上哭了起来,她越哭越伤心,越哭声越大……
  她的哭声惊醒了在此沉睡了五百年的榕树爷爷,空气中传来一个苍老混沌的声音:“小姑娘,请问你为何哭得如此伤心?”
  妮妮以为自己听错了,继续哭着,那个声音又传来:“小姑娘,你有什么伤心的事情尽管说出来吧,让我帮你解决!”
  妮妮还是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轻轻地问:“你是谁?谁在说话?”
  空气中确实有一个声音回应:“我就是你小脚下的大榕树。小姑娘,我看你哭得如此伤心,快把你的心事告诉我吧!”

图片 1

(向阳居士写于2011、5)

那天,当我走到英雄山。

图片 2

当我,路过那个大型集市,恰好听到鸟叫。

      我在市场买菜,见到了一个专门卖鸟的老奶奶。她招呼着,买个小鸟吧,炖汤很补的。我对这些人很少搭理,无意中瞄了一眼,今天她的网兜里真的有很多鸟。那些小鸟吱吱喳喳的撞着叫着,想冲出网兜飞向天空。我的心顿了一下。买这个小的来养吧,这个很便宜的,五块钱,给孩子买个玩具都不止这个钱。我放慢了脚步。唐儿已经提了很多次要养一只鸟,我一直没把这事太放心上。那只鸟儿单独装一个网兜里,长着长长带钩的喙,披着一身绿褐色的羽毛,双翅和尾巴处还挑染了四条雪白的羽毛。这点衬托恰到好处,白的洁净无瑕,褐的鲜亮耀眼。暗红色的爪子又细又长,紧紧地钩住网丝,一双黝黑的眼珠滴溜溜的盯着我。“这是什么鸟?”我很好奇。虽然在农村土生土长,但这样近距离的观看这种鸟于我还是第一次。“它叫猪屎喳。”这名字确实不是雅号,同样也反映了它的卑微。买吧,既能完成唐儿的想望又能救鸟儿一命,我心里想着就掏钱了!

突然就觉得,想买只鸟。

图片 3

想到前一阵子,他俩在鸟笼前的无比柔情和恋恋不舍。

      唐儿放学回家见到鸟儿高兴极了。他提着鸟笼欢快地跳来跳去,跟鸟儿说了好多话儿。看到唐儿高兴的样子,我觉得很欣慰。现在的孩子都孤独,鸟儿或许是个好玩伴吧。我想所有的孩子都应该喜欢这小小的精灵吧。我小时候的那些光阴里,鸟儿的影子就从不曾间断。

他们一定会很喜欢吧。

图片 4

我问,牡丹有么?

    故乡鸟语可以穿越时空,回荡在我的心里。不记得当时几岁了,还不曾上学,晨起时父母早已下地忙活,家里空荡荡的,“布谷,布谷------”的叫声远远地传来,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悠远,总在一霎间激起我无尽的孤独感!这种感觉一直影响着我,以至我后来听到暮春布谷鸟叫都会有无限的惆怅。每当这时我便哭咽着爬下床,咯吱的打开那扇厚重的木门,希望见到人,可消除我这孤独无助的惆怅。还有一种鸟只能在记忆中找了。这不知名的鸟儿有一身黑白相间的羽毛,喜欢住在橡胶林里,成群结队吱吱喳喳,如果你侵犯它的领土它就会啄你。顽皮的孩童最爱做的事就是掏它的鸟窝,因为它的窝不单做得简陋而且不隐蔽。可是这种鸟儿后来不知为什么销声匿迹了。农人对鸟普遍都是友好的,在他们的眼里鸟儿是个活泼的生灵。小时门前有一棵龙眼树,每到夏天收割的时候树上就住满了无以数计的麻雀。每天早晨在鸟儿的欢叫声中醒来,再叫上同伴去放牛,傍晚追随鸟儿的身影,沐浴着夕阳,骑着牛儿悠然回家,这样的夏天一直到我上中学才结束。

牡丹,是孩子们最经常跟我说起的。

图片 5

因为,画室那里有两只牡丹。

      我在回家的路上买到了饲料,唐儿急忙喂鸟,可鸟儿却不赏脸。唐儿问我:“妈妈,鸟儿怎么不吃呢?”“可能它还不习惯吧?”“那它什么时候才习惯呀?”孩子问。“给点耐心,慢慢来吧。”其实我也没养过这种鸟,心里也没底。唐儿一直睡前还在牵挂这鸟儿。

据说会嗑瓜子,机灵的很。

      第二天醒来,各自匆忙离家,唐儿走前还到鸟笼前跟鸟儿道别,让鸟儿安心在家等他。唐儿是个很有爱心的孩子,从他跟鸟儿说话时那一脸的温柔你就可以感受到。傍晚放学回来,唐儿第一个找到鸟笼,惊喜的告诉我:“妈妈,鸟儿喝水了!”笼子旁边真是撒了不少水。我蹲下来仔细看,这鸟儿显然没有昨天的精神,目光呆滞,嘴角湿湿的,偶尔的叫声也是嘶哑的,甚是难听。可是唐儿很高兴,他以为鸟儿会习惯新的生活,会与他相伴。我又怎么忍心用我的不安扑灭孩子的一腔热情呢?只能听着他与鸟儿的对话心酸着。

摊主说有,110一对,要收摊了才优惠。

图片 6

我说,有点儿贵了,我就是哄孩子用的。

      第三天晨起照样匆忙,唐儿重复着昨日的道别,依旧高兴上学了。傍晚唐儿放学回来第一件事还是找鸟儿,鸟儿已经不行了,奄奄一息的倒在笼子里,头上的羽毛湿湿的,眼皮耷拉着。如果它的眼睛不是睁着的,我还以为它已经去了。唐儿呼唤着鸟儿,急忙做着各种他认为的可以救活鸟儿的事,喂饲料呀,呵气取暖呀,鼓励它坚强呀等等。我不忍看这孩子的绝望,躲一边去了。晚饭时,爸爸回来了。看了鸟儿一眼说:“这鸟死了。”“没有!它太累了要休息,它只是睡着了!”唐儿急忙纠正爸爸的话。“哦。”爸爸似乎也懂孩子对鸟儿的爱了。夜里,趁唐儿睡着了,爸爸处理了鸟儿的尸体。就让它活在我们的心里吧!

他指了指,那就这个吧,20一个,四十一对。

图片 7

虎皮鹦鹉。

这大概是鹦鹉里最便宜的种类了吧。

我随口问一句,是不是因为会不会说话的差异?

因为先天具有了某种技能,所以市价就高了么?

摊主说,这个也可以说话的。

把他们分开养,每天跟它对话十分钟左右就好。

我笑了笑,我对它们的要求不高。

活着就好。

 小鸟吗?你们是小鸟儿吗?

小妞迎过来,不敢相信的发出呼喊。

提着鸟笼子,开始用她能用到的方式表达她的兴奋喜悦。

“摇摆摇摆,摇摆摇摆……”

扭着屁股唱着歌,我之前并不知道她还会唱这首歌。

而,用在这个喜庆的场景上。

还挺适合。

哥哥去上课,我去接哥哥的时候,跟他说,买了两只小鸟。

哥哥吃惊地看着我,妈妈,你?小葵?……

你有没有把鸟儿好好放起来,万一妹妹她……

他一定是想到上一次,也是两只鹦鹉,不堪妹妹万般蹂躏,相继离去的事实。

那一次,妹妹不知道鸟笼子还可以有打开的出口。

我们当然不让她知道。

因为我们能够评估,她知道之后的后果。

她巡逻在鸟笼周围,时刻观察着鸟的转身。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唐儿急忙喂鸟,他们一定会很喜欢吧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