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艳秋喜欢学生们眼神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94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暑假到图书馆看书的学生很多。 图书馆开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但艳秋一般会提前十几分钟就到图书馆。来看书的学生每天会去得很早。艳秋每天早上爬上综合大楼的三楼,准备开门的

暑假到图书馆看书的学生很多。
  图书馆开门的时间是早上九点,但艳秋一般会提前十几分钟就到图书馆。来看书的学生每天会去得很早。艳秋每天早上爬上综合大楼的三楼,准备开门的时候,学生们就从楼梯转角处轻轻下来,跟在她身后,鱼贯而入。图书馆在这栋综合楼的三楼,一、二楼是工会和关工委办公室,往上则是团委和妇联。虽然是整栋楼最清贫的单位,但却是整个楼层最有人气的地方。假期刚开始,艳秋就在二楼、三楼、四楼的楼梯间全都贴上白纸黑体字的“轻轻来,慢慢走!”,假期中来图书馆的学生多了,不免嘈杂,艳秋是怕这些来看书的学生,无意中遭受别人的白眼。所以这些学生每天虽然来得很早,等了很久才看到艳秋,神情里是止不住的兴奋的激动,眸子里总是闪现出明亮的光。但却不吼不闹,静静地跟在艳秋身后,轻车熟路地走到各种书架前,抽出一本书,找好位置坐下。整个过程无声而有序。这个时候艳秋心里就总是很欣慰,她似乎觉得自己和学生们之间有一种默契,或者一个约定。她陪着他们在这个知识的海洋里徜徉、汲取营养。他们用礼貌文明的行为来回报。这是一个让人愉快的约定,又像让人心生温暖的默契。艳秋喜欢学生们眼神里迸发出的那份明亮,像天上的星星,实实在在;又像秋天的庄稼,一波一波,让人拥有收获的喜悦。
  来图书馆看书的学生,多是来自家境拮据的家庭。因为家庭条件好的孩子家里的书都多得看不完,他们是不大有兴趣到图书馆来坐这几个小时的,而且,从学生们的穿着,也能看出这些孩子家里的境况。这一点,艳秋是相信自己的眼力的。大学毕业,艳秋分到一个子弟学校当语文教师,兴致勃勃地走上七尺讲台,她连续任了几届班主任,带的班级在全级也算数一数二,教过的学生少说也有几百个。是耍小聪明还是踏实本分的孩子,她一眼就能看明白。自女儿出生以后,她才申请调到图书馆,从此轻轻松松上班,全心全意为大健和女儿服务。艳秋特别注重全家人的饮食营养,鸡蛋非土鸡蛋不买,鸡、鸭也是到郊区农户家里买放养着的,冬天用催红素打色的西红柿和反季节蔬菜能不买尽量不买。每天晚上,都会抓一把黑豆、花生、芝麻、黄豆和核桃放进冷水泡开,第二天早上放进豆浆机里打出香喷喷的五谷豆浆,让全家人吃完早餐后喝一碗再出门。女儿小学毕业后,考到封闭式的寄宿学校去读初中,学习成绩和个子在班里都属拨尖的。艳秋夫妇俩肤色健康、精神饱满,看上去比同龄人要年轻许多。这些,都与艳秋这几年的悉心照料分不开。
  有些大一点的学生来图书馆会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有时艳秋在书架间整理书籍,会看到他们在本子上逐字逐句作笔记。有些学生作得认真,临到图书馆关门的时间也不察觉,艳秋一等再等,不得已,只得用手指轻敲桌子,学生听到声响,抬头看到艳秋,才依依不舍站进来,把书放回去,离开图书馆。这时,艳秋心里有就点难过。艳秋是通过高考从农村走进城市的,她非常明白这些喜欢看书的孩子,在这个年龄阶段对书籍有着多么大的渴望。而因为自己不得已打断他们的阅读又总让艳秋心里说不出的沮丧。所以,她每天早早来图书馆。提前十分钟看不了多少书,但天天提前十分钟,也能让学生多看很多书。艳秋喜欢这些好学的孩子。就如同怀念一段没有走完的童年。
  来看书的学生中,有一个男孩引起艳秋的注意。孩子每天来得很早,站在楼梯间的窗口边等待艳秋。有时艳秋走上楼梯抬起头,看到沐浴在明亮光芒下的这个孩子,会格外打量他一番。孩子穿一双塑料鞋底的白边鞋,白色的鞋底刷得很干净。这种鞋子在艳秋上中学的时候很流行,薄薄的底子,黑色的棉布料,整洁耐看,穿上去也很柔软。但那是在她们读书的年代。过了这么些年,艳秋没想到还会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脚上再看到它。孩子一张颇显俊秀的脸上似乎总泛着营养不良的白皙。时常穿着涮洗得看不出原色的浅色短袖和一条深色布裤,孩子整个人看上去很清瘦但很有精神。一个人站在窗子边,不焦不燥,双眸凝视远方,等到艳秋来了就进图书馆。这孩子身上似乎有一种与他的年龄截然不符的沉静。这引起已经做了母亲并且生活无忧的艳秋,格外的注意。
  来图书馆的孩子通常会找平时坐惯的位置坐下,这个孩子总是坐在右边第一排靠窗的位置。有次艳秋去整理书架,从他身边经过,看到他在小本子上认认真真抄出细细碎碎的文字。小本子已经被翻得有些卷角,看得出这孩子很用功。艳秋刻意看了一下他手里的书,《雾都孤儿》,艳秋颇为震惊。来图书馆看书的孩子很多,但大多是看《少年时代》、《语文报》、《少年文艺》……能够看懂外国小说,并能作笔记的并不多!“外国作品”这一栏书架艳秋几乎很少整理,因为根本没有多少人去翻阅和挪动过!而这个孩子竟摊开厚厚的一本书,在作认真的摘录。看得出,小说已经看了一大半,因为对这部小说同样情有独钟的艳秋,对笔记本上通篇记下的小说中的对话再熟悉不过!如果不是怕影响其他孩子看书,艳秋真想坐下来和他好好探讨一番,不,探讨还谈不上,和一个才十岁出头的孩子,说“探讨”,似乎太过了。但,就是这才十岁多点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喜欢这本书,并不厌其烦的记下那些大段大段冗长的文字呢?要知道,单凭每天在图书馆短暂的几个小时既看又摘录,要把整部小说完全看完,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除了已经具备一定的阅读深度,还有其他原因吗?让孩子对一本外国名著如此痴迷。孩子如同一块磁石在艳秋心海引起涟漪,虽然波动过后水面须臾又恢复平静,但它产生的磁场还是让艳秋感受到震撼。
  艳秋还是每天在家里吃过早饭再出门。以往,她三天两头换作花样做早餐,稀饭馒头、素粉米皮、酸汤面……但那是她和大健一起在家里吃早餐的时候。那时候大健老说外面的早餐不好吃又浪费时间,明明提前二十分钟出门,去外面吃一点早餐再到办公室就会迟到。艳秋家住在距离市政府不远的家属区,小区门口全是早点铺子,但小区里住的多是上班族,都习惯在外面吃早餐图个现成,每天早上小区门口的早点铺子都像赶集似的聚拢着很多人。所以艳秋每天都会在家里弄好早餐让大健吃了再出门。可是从上个月?上上个月?还是更早?艳秋变作花样做的早餐逐渐演变成一层不变的泡饭,将昨夜的剩饭用开水泡了,放进微波炉转一圈,就着泡菜囫囵吞下,就解决了一天的早餐。刚开始时,大健哀哀地看着艳秋,两个人吃着泡饭一言不发,后来他试着进厨房,试着做出艳秋端出来的那些口味极佳的素粉或酸汤面,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大健身为家里的长子和独子,母亲和两个妹妹从来不会让他有在厨房学习的经历。而对于大健哀求的眼神及他进入厨房的实践,艳秋一概视而不见。或许天天白开水泡饭的寡淡实实在在让大健感受出这个早餐的无味和沉闷,终于到某一天,他无奈地提前出门,拥进了小区门口早点铺子等候的人群。直到大健关门、咚咚咚下楼,艳秋捧在手里的碗才一下子跌落在餐桌上,泪水,像奔腾的海潮,汹涌而来。
  “他还是生气了。”泪眼模糊地望着倒在餐桌上的半碗泡饭,艳秋想。
  但一想到那个女人趾高气昂地走进她家的情景,她的心,又变得像寒冬里的河水,又冰又硬。这半年来,她天天受着心里这股寒气的折磨,要么捡着点小事就和大健拌两句,要么就几天几天耷拉着脸不说话。有一次,大健在外面应酬回来,借着酒劲强拉她到怀里,神色凄苦地喃喃哀求:“秋,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不好?”仿佛他们之间的改变是艳秋造成的,只要艳秋改变态度,她和大健的生活就一定能回到从前。首先把生活搅乱的是他,完了他又把破摊子推给艳秋来收拾……艳秋一想就来气,她倒是想收拾,可能收拾得干净吗?
  后来,大健给她解释过许多。也作出很深刻的检讨。艳秋一直沉默着,呆呆地望着挂着一层白纱的窗户外面,天高云淡的天空,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色。对于大健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除了把枕头被子搬到客房,从此一个人在客房的床上辗转入眠,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我们每一个人在步入婚姻的殿堂后,总会遇到一些情感的误区,这个误区或大或小,总会阻碍我们前进的道路,它容易让我们迷失,也容易让我们犯错。”有一次,大健这样为自己辩解。艳秋没有想到,谈论起情感的问题,大健的思路一点也不比平时差。大健一直在宣传部门工作,一般人早已不是他的谈话对象。艳秋一直冷冷地戒备着不和他搭话,她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当然,她也做不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谁能够说原谅就原谅?后来,再想起大健这段话,艳秋就有些气愤,他竟然说自己出错,只是因为走入了误区。
  昨天下午,艳秋刚走进小区门口,看到家里的窗户透着灯光,她想都没想就掉转脚步往市中心的广场走。在广场旁边的凳子上,她一坐就到深夜。周围的小商贩都在收拾摊子了,她才站起来慢吞吞地往家的方向走。屋子里没有亮灯,她估摸着大健已经睡了,她轻手轻脚地换上拖鞋,走出玄关,才发现大健坐在凉台的五指椅上,在抽烟。艳秋已经好久没看见过大健抽烟了。大健第一次戒烟,是他们结婚一年以后,两个人玩够二人世界,确定要孩子,还没等艳秋发话,大健就自觉地把烟戒了;后来儿子上了小学,大健在单位里通过竞聘到了现在的岗位,到了新的科室,不光是业务上需要学习,也有很多不能避也避不了的应酬,烦琐而让人疲惫,他才又重新抽上了。一直到前年他们单位组织员工去省里三甲医院体检,医生建议大健不要吸烟后,艳秋就再也没见过他吸烟。看到他手里的烟头,艳秋怔了一下,但只轻描淡写地问:你怎么不开灯呀?”大健扭过头看着她,很久,才说:“秋,过来陪我坐会吧!”“唔,……今天有点累,我想休息了。”艳秋走进卫生间,背靠着门框,仰起头看顶上的天花板,心里莫名地难过,有好久了?她还是想用这样的拒绝来告诉大健,她的不能原谅吗?扭开水龙头,任凭管子里的水哗哗流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陷的眼窝,突出的锁骨,这半年来,她明显瘦了许多。看看周围,有多久没有打扫家里的卫生了?垃圾桶上到处是污黑的水渍、抹布已经好久没有清洗了?镜面已是灰蒙蒙的一片。如同她现在的生活,光鲜不在。是不是我太矫情了?一捧一捧将凉水泼在脸上,艳秋问自己。上次公休假,她回了趟老家。原本想回去休整几天。可母亲问起大健,她竟一下子不能遏制,扑进母亲怀里,泪如泉涌。被岁月的风霜在脸上划下无数纹路的母亲,像当年一样轻抚着她的头,轻轻说了一句:“别多想了,世上的夫妻,哪有不闹的?”看,不是大健,倒是她,“多想了!”
  下班后艳秋在小区门口的面店里要了碗素面,一个人慢吞吞吃了再回去。早上出门时大健说要到邻县参加一个培训会,要过两天才回来。艳秋回到家趿上拖鞋,躺在沙发上就不想再动弹。一个人的家,静静的。纵使思绪如涌心潮起伏也是寂静无边。生活真是魔力无限,艳秋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像一堆奋力搭在海滩上的沙砾,浪潮一过,什么都失去意义。悲从心起,眼泪一颗颗滴在胸前的衣襟上。远处电视台的射灯,透过窗帘的缝隙把灯光一下下打在电视墙上,在墙壁上形成一幅忽明忽暗的图案,电视下面的那株吊兰疏于修剪,倒是长得蓬蓬勃勃,旁边的镜框里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是女儿十岁那年他们一家去海南旅游时照的,她带了一顶帽沿很宽、跟海水一样蓝得很纯净的遮阳帽,坐在沙滩上,大健在旁边搂着他,咧开的大嘴露出整齐的牙齿,女儿穿着吊带裙坐在他们中间,三个人紧密地挨在一起,亲密而开心。
  环顾宽敞的客厅,墙壁上的洞灯已经有一个发不出光了,影碟架上的碟片积着厚厚的一层灰,茶几的脚垫不知什么时候只剩下三个……他们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女儿才三岁,一转眼,她都到省城上了寄宿初中。艳秋记得刚结婚那阵,她在厂头的子弟学校上课,每逢下晚自习,大健都会在厂区附近的路口接她,那时候虽然家里清贫一点,但没有这么多扰心的事。不像现在,家里什么都有了,她却感觉这日子过得越来越败色。
  去年十月,一个和艳秋年龄不相上下的女人来到家里。在艳秋疑惑的眼神里,矜持地坐在沙发上,向艳秋讲诉她和大健认识并相好的过程。她慢条斯理地诉说着她和大健之间暧昧而亲密的交往,语气里夹带着只有恋爱中的女人才有的甜蜜和对艳秋的怨气,仿佛与大健的相识相交是她独有的权利,艳秋才是不该插入他们之间的“外人”。在这个女人挑衅而无礼的讲诉中,艳秋始终一言不发。事情来得这样直接而猛烈,在艳秋十几年平稳而宁静的生活中,显得无限陌生与突兀。女人一张一合的嘴巴像一挺机关枪,吐出的字眼像一颗颗急速而猛烈的子弹,“哒哒哒”朝艳秋的心房扫去。有一瞬间,艳秋有一种把杯子里的水往这女人脸上泼去的冲动。但没有。她只是想:要是能有一面能照到心里的镜子就好了,她想看看自己的心,除了那些正在“嘀嗒”流血的伤口,还有没有长着老茧的旧伤被震开?”

文 / 窈小窈

早上,青玉睁开眼,抓起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六点,一分不差,每次都那么准时,都不需要定闹铃了。

图片 1

青玉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怕吵醒了睡在身边的女儿和老公。简单的洗簌之后,她换了灰色带条纹的运动服,穿好运动鞋,轻轻打开门,去小区跑步。

读书是最好的家风,书架是最好的不动产

小区由八栋住宅楼围城了椭圆形,在最中间有一个游泳池,旁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游泳池的旁边是一些假山,木头做的一个拱桥,不知名的花儿但发出阵阵清香。跑步便是围着这一圈跑,约四百米左右。小区的小道上已经有跑步者了,还有锻炼身体的老大爷边走边甩手,在一旁空地上有舞扇子的老大妈们,还有拎着早餐从门外走来的人们。

爱看故事书的孩子,最可爱。

青玉跑了5圈,跑完已经气喘吁吁,汗如雨下,早晨的天气已经有29度了,太阳已经出来了。走一走活动一下筋骨,平复一下急速跳动的心脏,就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青玉去门口的面包店买了红豆面包,这是女儿爱吃的。又去隔壁的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和三杯豆浆。

当你看到一个幼小的孩子,卷缩在书柜的角落,一脸认真的盯着书本里的世界,不管外面如何嘈杂喧嚣,他仍不动分毫的时候,你一定会爱死她了,恨不得立马凑上去在她额前亲吻一口。

回到家里,喊了一声让老公和孩子起床,青玉便去冲澡了。等她洗完,老公已经起床,女儿还在赖床。青玉再去挠挠她,女儿哼了一声,翻过身去又睡。最后只好将她拉起来,这才迷迷糊糊的去洗簌。

番茄第一次这么投入的翻书是在她快三岁时,那次远方的表姐表弟过来做客,家里一片沸腾,表姐拿着点读笔放着《读书郎》;表弟握着一块积木在桌子上乒乒乓乓的敲打,番茄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她的懒人沙发里看《鼠小弟》。

吃了早餐,七点四十分,青玉送女儿去小区门口等校车,老公自己开车去上班。然后是青玉自己去做地铁,地铁就在小区旁边,5分钟的路程。每天早上挤地铁也是个体力活。基本上前两趟青玉都没法挤上去。到这一站基本都是满的,只有个别厉害的人,才会勇敢的挤上去,半只脚在车里,半只脚还在外面,用手扶着门的里面,在地铁快要关门的那一刻,收腹,脚使劲往后缩,门便关上了。

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艳秋喜欢学生们眼神里迸发出的那份明亮。看着她那张婴儿肥的脸,和那双正在翻动书的肉嘟嘟的小手,瞬间让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

终于等来了加班车,所有等车的人几乎都上了车,加班车虽然没有前两趟那么挤,但往往也没有座位了。正好,顺便锻炼身体,青玉一只手拉着扶手,身体随着车的摇晃轻微的摆动,另一只手从挎包掏出手机看电子书。大清早车上的基本都是要去上班的年轻人,车里挺安静,不是在看手机,就是眯着眼补瞌睡,还有发呆想心事的。

这种满足的感觉,就像是你细心栽种的一盘盆栽,终于开花了。兴奋又欣慰。

8点半之前赶到公司,开始忙碌的一天。回邮件,催项目进度,开各种会。一天下来,累得不想说话。同样,在5点半的下班高峰期挤着地铁回到家,老公已经接女儿回家了,两人在玩拼图。

番茄爱看书,跟我精心布下的局有关。番茄每周以5-10本书的输入量,已坚持了两年。在家里,我设置了跟她高度相等的书柜,大大小小都有,书本唾手可得。

青玉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看做什么晚饭。一般一个星期回去超市2-3次,买够两三天的菜。吃了饭已经快七点,女儿提出要去院子玩,于是一家三口去散步。孩子玩的时候便不记得时间了,迟迟不肯回家。五分钟回家倒计时喊了几次,才依依不舍的和小伙伴道别回家。洗漱完睡觉已经快十点了。

除了玩具,书本是她最好的玩伴。我去厨房弄菜时,她会从小书架里抽两本绘本,呢呢喃喃的自己念起来。

十点半了,家里才安静了下来,这会的时间才真正属于青玉一个人。她不慌不忙的拿出还没看完的小说,慵懒的躺在沙发里,一字一句的看着。突然觉得一天的疲惫都开始慢慢散去了,在小说的情节里,为女主角的担忧而担忧,开心而开心......青玉想,如果没有书,那该少了多少乐趣啊,没有书她就会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放松方式。是的,读书对于青玉来说,就是精神的放松,心灵的洗涤,是对一天辛劳的慰藉。

她睡的早,晚饭我会给她定在19点,而我和家人的晚餐一般会在2030进行,我吃饭这段时间,她会一个人在床上翻书,有时发现了故事书里有趣的细节,她就咚咚咚的打着赤脚,跑下来指给我看,待我阅过后,她又咚咚咚的爬回床。

很晚了,该睡了,明天又是同样忙碌的一天,但也是新的一天,充满希望的一天。

睡前半小时,看书看小时,通常等我吃完饭后,床上会有四五本书等着我。书看多了,番茄也有了自己的主见,去图书馆借书在家里选书,她会挑自己爱看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艳秋喜欢学生们眼神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