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袁老师的儿子正好在我妈妈班,袁艳敏已经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64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我是一个害羞的小男孩,不爱说话不爱动。 新学年开学了,我和妈妈都松了口气。因为我终于可以穿那身新衣服和那双新鞋了,因为袁老师终于不是我的老师了。不但如此,开学典礼时

  我是一个害羞的小男孩,不爱说话不爱动。
  新学年开学了,我和妈妈都松了口气。因为我终于可以穿那身新衣服和那双新鞋了,因为袁老师终于不是我的老师了。不但如此,开学典礼时,我还可以穿上那身衣服去领奖,在全校师生的注目礼中伴着进行曲领奖,多威风啊。
  可是在以前这是万万不行的。奖状从来没我的份,因为袁老师的儿子正好在我妈妈班,学习超差,妈妈不给他奖状,她就不给我奖状。就连贫困资助,如果妈妈班级的名额不给她儿子,她就不给我。哼!还有令人生气的那身衣服和鞋!原本是妈妈为班级“六一”文艺汇演订的服装,当时袁老师找到妈妈,一心想让她儿子参加,可是排练她儿子的表现并不出色,差强人意,碍于面子,又不好淘汰他。还好,后来临近上阵,他儿子病了,理所当然没去参加。因为他迟迟没有付服装费,妈妈一直提醒我把那套衣服穿了,别浪费。虽然我嘴上不说,可我又不是傻瓜,穿上那身衣服,袁老师看见了在班上能给我好脸色吗?我一直不肯穿,宁可穿旧衣服过“六一”。
  但是新老师一上来,就给我一个“优秀班干部”奖状,我知道内幕,我根本就不是什么班干部,坚决不让妈妈往墙上贴,觉得跟那些捣蛋鬼拿一样的奖状是耻辱,到现在那张奖状还压在床底下,弄得我和妈妈都抬不起头来,好像我妈妈像袁老师那样常常为儿子要奖状。妈妈说,自己永远教不好自己娃,所以她一直不肯带我们班,和自己孩子在一个圈子是害孩子,导致孩子不能享受正常平等的教育。
  很快我就发现,我还是高兴得太早,新老师又有新麻烦。老是找各种各样的事麻烦我妈妈。她连多媒体,QQ发文件也不会,还不学。总是让我妈妈做,妈妈自己班级的班务已经够妈妈忙的了。她还说:“你不帮我,我就不好好教你娃。”我想,老师是不是应该先去虚心学习基本功,再来教我们呀?
  终于有一天我妈妈实在忍无可忍,就说:“那你上课时把他耳朵塞住!”
  后来新老师又旁敲侧击地向妈妈要书要字画,还要请吃饭。有一次让我妈妈帮她上报优秀生名单,里面居然没我!却有另一个草包!她还大言不惭地说,那草包的妈妈都知道请老师吃饭,可是我妈妈却不知道!
  看得出,老妈是装糊涂不理她,但从心里彻底瞧不上她了。
  之前她就两面三刀,对妈妈说要推荐我当三好学生,推荐我参加作文竞赛!
  她根本就不知道,我妈妈就是那次作文竞赛的评委。妈妈提前已经给我和姐姐做过思想工作了,为避嫌,终审绝对不会选我和姐姐的作文,让我们别委屈,别介意。但妈妈在各班的推荐作文里面根本就没见我的作文!
  更糟糕的是,有一个星期天我病了,妈妈帮我请假。新老师说:“不许请假,马上讲模拟卷子,快考试了……”妈妈只好回来让我去教室坚持一下。
  新老师下课后在校园里遇上了妈妈,大老远就喊:“怎么还不见你儿子?看你把娃惯的!”
  妈妈得知我没去教室,非常焦虑我的情况,实在忍受不了她的无理取闹:“怎么说话呢?娃病了,不就一节自习课嘛,补上不就好了?”
  “不就一节课?是啊!不就一节课嘛,有的人还看不上这节烂课呢……”
  “说什么呢……”
  妈妈真的被她激怒了,再也不理她,急匆匆跑回来看我。
  说实话,我也早就受不了这个老师了,特别爱到我们家来,一来就东瞅西瞅看有没有好吃的,有时候还嘟嘟囔囔说:“你们就吃这?一看就不香。”我们各忙各的,没人搭理她,她临走时突然转身当着我妈妈的面教训我:“别以为你是老师的孩子,老师的孩子怎么了?就能搞特殊了?以后小心点,听见没?”
  我忍住没哭,只用眼睛斜着瞄妈妈,妈妈努力地陪着笑脸,但我知道妈妈心里一定厌恶透顶了。妈妈之所以对她还客气,就是因为她是我的班主任,妈妈不想自己的儿子天天穿小鞋。
  也就是那次,妈妈明白了我平时在教室里日子有多难了。但她说,见贤要思齐,见到丑恶要引以为戒,告诫自己别再犯类似的错误。既然你嫌恶某些人,那就别做那样的人。
  这就是一个害羞的小男孩小小的无聊。   

同事生病请假了,我去帮忙上课,一上讲台,我便看到了他——他瘦小的身子端端正正地竖在班级中央的一排学生当中,穿一件白衬衫,头发是普通的板寸,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安安静静地坐着,白白嫩嫩的皮肤在一群黝黑的乡村孩子中间显得格外扎眼。

一名乡村教师的执着与坚守

我在心里疑惑,突然哪里来的这么一个孩子?虽然这不是我自己的班,但是在这个偏僻落后的乡村学校里,一个年级也不过一百多人而已,老师们对每个班的学生基本都是认识的,这个孩子我以前没见过,这个我很肯定。看这个娇弱的样子,一定是城里的孩子,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明白——一定又是捅了篓子,被城里的学校劝退了,所以托人来到这里继续读书,这种现象在我们这里并不稀奇。

——黑龙江桦川县特岗教师袁艳敏扎根乡村从教12年

我一边暗自为自己的推理得意,一边也为班主任张老师招来这么一个惹事精犯愁。

从佳木斯驱车1小时左右便到达桦川县横头山镇中心小学。电动大门,崭新的教学楼,操场上的雪已经被清理干净,学生们课间或追逐打闹或在健身器材上玩耍。“袁老师好”“袁老师好”……六年级二班班主任袁艳敏上完课正回办公室,听到学生们一句句简单的问好,她感到特别幸福。

可是,这孩子怎么看也不像个捣蛋的孩子啊。

“国家越来越重视农村教育,学校今年大变样了。”袁艳敏边走边介绍,“这是学校新建的教学活动室,这是给每个班级配的多媒体,孩子们还有了课间餐。”

那一节课上,我悄悄观察了他很久,而他一直都是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地上课,很少和周围的同学说话,偶尔腼腆笑一下。我在心里很快推翻了之前的论断,但是却没有想出一个更好的解释。

作为横头山镇中心小学的一名特岗教师,从2006年毕业至今,袁艳敏已经在乡村从教12年了,“这些年,我不仅见证了孩子们的成长,也见证了乡村教育的变化。”

下课回到办公室,我一进门就问张老师“你们班是来了一个新学生吗?”

为了儿时梦想,她到最缺教师的村小支教

“是啊,湖南的呢!”

当教师是袁艳敏从小的梦想。“小时候,伙伴们在一起玩‘过家家’,我总是提出扮演老师的角色,那时候舅舅总是说:‘这小丫头,长大了,肯定是当老师的料’。”袁艳敏说。

我吓了一跳,“湖南?湖南来内蒙古干嘛?”

2006年大学毕业,正赶上黑龙江实施“三支一扶”计划,她义无反顾地报考,到佳木斯最缺教师的万发村小学当志愿者,支教两年。

“听说他爸这这边做生意呢。”

报到时,汽车跑过崎岖颠簸的土路,烟尘滚滚。穿过大片大片的玉米地,来到长满荒草的乡村学校,眼前的场景让袁艳敏有些失落。

解开了心中的疑惑,我不由感叹:这南方的小伙子果然是不一样的,细皮嫩肉、文质彬彬的,哪里像我们北方这山里、野地里玩大的孩子,一年四季都是灰头土脸的。

学校的教学条件很艰苦。最原始的长条木头桌椅,今天掉个腿,明天掉个棍,全靠教师自己维修;班级用的拖布,都是袁艳敏和孩子们用破衣服剪碎,自己捆绑的,甚至喝的水都是靠地下压井。“我从小在城市长大,没用过压井,刚开始还不会用,一节课也压不出来水,还是孩子们教我,需要先引水,才能压出水来。”袁艳敏笑着说。

从此,我记住了这个孩子。

最初她对乡村生活也有些不适应,宿舍里,不能生火做饭,早饭晚饭只能靠面包、方便面解决。冬季大雪封路时,山里不通车,学校放假,她只能留在学校,常常没水、没电,甚至是没有吃的。空荡荡的宿舍,半夜听着猫头鹰的叫声,长长的走廊,伸手不见五指,睡觉前不敢多喝水,怕半夜上厕所。

期中考试之后,大家投入到了紧张的判卷工作中。坐在旁边负责判作文的胡老师突然一脸悲怆地递来一张试卷,她说:“你看看这篇作文。”

“但孩子们朴实、善良和渴望知识的眼神,打动了我,偶尔一个鸭蛋、几个山果,他们的爱简单而真实。”袁艳敏说。

我狐疑地接过试卷一看,题目是“我最思念的人”,接下来的内容我看了几段便不忍读了——这是一个孩子表达对去世母亲的思念的文章,情真意切、字字泣血,如今我依然记得文末他写道:“我知道妈妈不在了,我多想跪在她的坟前和她说说话啊,可是太远了……”

两年支教期满后,当孩子们得知袁艳敏要走了,都变得沉默不语;家长们也纷纷打电话,恳求她留下来。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超期服务没有工资。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袁老师的儿子正好在我妈妈班,袁艳敏已经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