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父亲所愿我考上了大学,幸亏没有砸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86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万籁俱寂。 夜幕上,悬一弯镰月。 一个独家小院,灯还亮着。 你不急呀? 急啥? 你是憨?还是傻呀? 嘛意思? 你没见人家李军比你小,都当了爸爸,你咋雷打不动呢? 我敢么?三

万籁俱寂。
  夜幕上,悬一弯镰月。
  一个独家小院,灯还亮着。
  你不急呀?
  急啥?
  你是憨?还是傻呀?
  嘛意思?
  你没见人家李军比你小,都当了爸爸,你咋雷打不动呢?
  我敢么?三年之内计划不要小孩,过二人浪漫世界,这可是你说的。
  那,我现在改变计划了。
  那好,咱们今个儿晚上,就真枪实弹……
  外面,蹲墙根的赵婶儿一听,脸上霎时菊花盛开。
  
  一只小母鸡卧草窝。
  赵婶一旁盯着,跟特务似的。
  突然,小母鸡“咯哒”叫一声,赵婶笑着跑过去,手伸进去,摸出一枚鸡蛋,还热乎乎哩!
  谁说俺家小母鸡不会下蛋?往后谁再瞎掰扯,看俺不撕烂她的嘴……
  老婆子,你别在在这儿穷开心啦,出大事儿啦?周良大叔接上了腔儿,说话语气火急火燎的。
  赵婶赶紧问:啥大事儿?跟唐山大地震似的。
  周良大叔说:咱儿媳是假的!
  啥?
  赵婶呆若木鸡。
  
  说吧,咋回事?周良大叔问。
  爹,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是,丽丽是我租来的。儿子说。
  混小子,你为啥这么做?纸里包不住火!
  爹,娘,现在房子一个劲儿地往上涨,购不起房,拿什么结婚?!
  
  刚子,俺嫁你!
  啥?
  俺考虑好了。
  你不是在说糊话吧?
  俺就不信,这辈子,咱俩挣不来一套房子!         

图片 1

父亲喜欢春天,他总觉得春天里充满了希望,他喜欢赶在春天的前面,在泥土刚刚松软的时候,把饱满的种子播进黄土地里。他辛苦的脚步在庄稼这条路上烙下了深深的脚印。我觉得父亲比任何人都辛苦,每当我想帮他分担一些农活的时候。他会对我说:“有这时间去看看书,争点气考上大学,将来去城市里生活。”于是,父亲不许我碰一下庄稼地里的活计,父亲说他这一辈子算是没指望了,甚至无法走出村落到田野之间这一段土路,所以他把他所有的心愿都寄托在我的身上。
  
  正如父亲所愿我考上了大学,上大学的费用,对于我的家里来说,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可是我的父亲依然咬着牙坚持供我上大学。因为父亲坚信,上大学将会改变我的命运,脱离这黄土地,摆脱每天抱柴烧炕的生活。住进干净整洁的楼房,和那些城市的人一样,过着幸福的生活。就因为这样的想法,父亲破釜沉舟地坚持着,不管多艰难,都支持我的学业。
  
  然而,四年后我大学毕业,才发现像我这样的大学生很难在大城市里立足。很难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再回到农村,父亲会很失望。我开始四处打工求生活,每个月1000元多点的微薄薪水,坐车,吃饭,租房子,生活过得并不轻松。
  
  七月流火的时节,太阳伸出火辣辣的舌头舔噬着大地。照耀着田野,照耀着田野里的庄稼。我背着简单的行囊回到家乡,路上便有好事者问我,“娃,大学毕业了,一个月挣多少钱?大城市繁华吧?听说那里上厕所的地方都香喷喷的,啧啧!真是幸福。”我有些觉着好笑,其实大城市有什么好,到处汽车的尾气,拥挤的人群。那有农村田野里的空气清新。但我只能微笑地回答:“呵呵!城里是很好……”
  
  我走过那道熟悉的土路,回到家里。见父亲坐在土炕上吸着旱烟,父亲看见我没有言语,父亲一项不爱说话。但是脸上始终带着满足的微笑。我有些尴尬地说:“爹!我回来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父亲吐了一口烟说:“啥事还要商量?”“嗯……我处对象了爹。”父亲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嘴里喊着,“孩子他娘你听见了吗?孩子有对象了,呵呵!这可真是一件大好事呀!”母亲在厨房里笑着说:“咱娃终于长大了,儿呀!媳妇是哪的呀!怎么没带回来给我和你爹看看,你爹等着抱孙子眼睛都盼直了。”我有些支支吾吾地说:“对象是城里的,长得胖了点,她家里挺好的。只是她家说了,结婚过礼要3万块钱……”我还没说完,父亲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出去,我想追出去看看,母亲拦住了我说:“城里嫁姑娘是有这一说,可咱们家没钱呀!哎……”我神情黯淡的蹲在燥前往锅下舔着火,红红的火苗映得我的脸通红。我在城里处的对象也是迫不得已,要知道想在城市立足非常困难。像我这样的大学生城市里到处都是,工作难找房租天价。女朋友是通过别人介绍的,我看的第一眼就被她的体型吓呆了,长的到也不难看,就是太胖了。朋友损我说:“你小子还要找什么样的,她家条件好,她父亲还有关系,你们结婚后自然能帮你弄个城市户口,而且结婚的房子家用电器都是她们家出。”我回去后仔细认真想了一下,确实比较诱惑。带着这个心理我打算和她相处一下,处了一段感觉还她心地不错。他们家比我还急想要早点把我们的亲事定下来。她父母说,过礼钱这项不能丢,这样在亲戚面前不丢面子。以前我真没想过,结婚还要过礼钱的,想到这些我就头疼……
  
  眼看就要到收获时节了的,田野里弥漫着一层稻子的香气。整个村落都浸淫在这种气息里,沉甸甸的稻谷垂着头,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给人一种饱满实在的感觉。手持雪亮镰刀的父亲,习惯地捋起一个稻穗,在手里一捻,看看谷线的长短,分辨一下谷子粒的饱满。我轻唤了一声“爹”他转过头来,我看见他的脸上还有未干了的泪痕,我的心咯噔一下,紧接着激动地说:“爹!你别犯愁了,回去我把亲事退了……”我看见父亲的脸迅速涨得通红说:“爹有办法,总之会给你寄去3万块钱的。”说完背着手走在了前面。
  
  刚到家母亲蒸得馒头出锅了,蒸馒头开锅时的热腾腾的清香,我忍不住鼻子深情地嗅嗅,翕动着嘴,母亲用手拿起了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说:儿,新出锅的馒头,你先尝尝!农村没什么好吃的,我知道这是专为我回来才蒸的,平时父母是舍不得吃这个的。
  
  天渐渐黑了下来,吃完晚饭父亲便坐在门槛上抽起旱烟。他深吸进一口烟气,等了好一会才舍得吐出来。不一会他叼着旱烟,站起来焦躁不安地来回踱着步……我后悔不应该和他说婚事,哎!明知道家里没有钱。这时,突然传来了父亲剧烈地咳嗽声,我急忙跑过去,扶住他摇晃不止身体,直到他咳出一口带血的浓痰来。
  
  我看到这光景,问道:“爹,你咋了?”
  
  父亲摁灭烟袋锅中的烟火,朝我说道:“没啥,你赶了一天的路回屋休息吧!你莫要担心钱,再宽松爹几日,爹一定把钱给你寄去,行不?”
  
  听到这话,我有些闷闷不乐地说:“爹!我不要钱了,我看你咳得挺厉害,去看看吧!”父亲掐一掐手指,叹出口气:“唉!爹没事,还能挺得住,别人家的娃都能爬树了,你才找到媳妇爹能看着不管吗?”
  
  第二天清晨,阴沉沉的天下起了小雨。父亲在泥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我趴在窗台上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酸痛酸痛的,回头问母亲说:“娘,我爹干嘛去了?”母亲正在把早饭端上桌,递给我一双筷子说:“他呀!昨晚一夜没睡,今天说去村里的老支书家借钱,我看未见能借到,上回你上大学借的还没能还上。”我刚要端起来的饭碗听了了母亲的话又放回了桌子上说:“我去找爹回来,我不急结那个婚的。”母亲制止住了我说:“儿呀!别去找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的倔脾气,他要干的事谁能阻止得了。”
  
  吃过了饭,我和母亲坐着唠家常,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扯着嗓子叫唤——“赵婶…赵婶…快出来,出大事了!”
  
  母亲急忙迎了出去,问道:“秀儿,出啥事了?大呼小叫的!”
  
  邻家的小女儿说:“赵婶!我叔掉坟窟窿里去了!”
  
  “啥?!”
  
  秀儿带着哭腔说:“赵婶,你快去看看吧!我叔掉坟窟窿里好像断气了!”
  
  “啥?!你这孩子净瞎说”母亲一边说着身体竟然站立不稳向一边倒去。我慌了急忙扶住她,把她放在秀儿怀里就往外跑。
  
  我舍命般地跑到半山那座古坟前,看到古坟被掘的大敞四开着,四散的坟土被雨水浸成了一片烂泥,棺材盖也被掀翻,棺材里积了很深的雨水。我猛然骇了一大跳——只见父亲就栽倒在坟坑里,满身泥水,身子下压着铁锨,一动不动,已经断了气!
  
  我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爹……”      

柱子常管他妈要钱,都十六岁了还像小孩一样,不是买零食就是买冰棍。今天又要:“妈,给我三毛钱!”

他妈问:“干啥?”

“看电影啊。”

柱子爹赵权是吉林市建筑公司的保管员,工资不高。家里管钱的赵婶没有工作,一角两角都得算计着花。今天她不想给了,不管柱子怎么要她就是一口咬定没钱了。

柱子问:“真没钱?”

赵婶说:“真没钱。”

柱子再没说话,扬着脸跑了。赵婶正在为自己的坚持庆幸,哪知没过二十分钟两个大老爷们押着柱子后边踢踢拖拖地跟了一帮孩子来到他家门前。来人是附近供销社的主任和店员。

主任问:“这孩子是你们家的吧?怎么回事?好模样的拿半块砖头砸我们商店的玻璃?幸亏没有砸到人。这孩子你们真得好好管教管教,拿两块钱吧,赔打碎的玻璃。”

赵婶只好赔不是:“是是,唉,这个孩子有病,一眼照顾不到就惹祸。”说罢掏出两块钱给供销社主任。

站在一旁的柱子歪着脑袋说:“管你要三毛你说没有,这怎么就有了?我就知道你撒谎。哼,还说我有病,看咱俩谁有病!三毛钱给不给?不给我还去砸,看谁合适。”在一旁围看热闹的孩子听了这般似精实傻的话都哄笑起来。

柱子看完京剧电影〈走麦城〉回来后,见他爹和两个邻居坐在门口说话便得意又神秘地对父亲说:“爹,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如父亲所愿我考上了大学,幸亏没有砸到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随之女主人进了茅屋,等卖了钱再交什么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