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之女主人进了茅屋,等卖了钱再交什么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66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打我记事时起,听我的父辈们说起经历,总会提到一个词:走日本。 在我孩时的思考里,我一直不能明白为什么要“走日本”。 我们那儿是个山区,它不是临海前线,也不是东北日占

打我记事时起,听我的父辈们说起经历,总会提到一个词:走日本。
  在我孩时的思考里,我一直不能明白为什么要“走日本”。
  我们那儿是个山区,它不是临海前线,也不是东北日占区,战火没烧到这里,只是最后一次日本全线溃败,偶尔有散兵从这儿逃离。
  就因为这一次逃离,我山里本色而闭塞的乡民们,便有了一次“走日本”的经历。
  四叔的一条腿,就是那时候“走日本”被枪伤的。虽然走路时不用拄拐棍,但走起路来总是一瘸一瘸,一脚高一脚低。说起那段经历,四叔就会说:“当年,要不是有段一棍,我恐怕就不只是瘸的一条腿了,而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你也就不知道还有个四叔我了!”
  我听着,问:“段一棍是谁?”
  他于是就说起那段经历。
  段一棍,本名段元迪,村里同族中人,因使得一手好棍棒,附近乡邻里送他外号段一棍。据说,他一棍子下去,就能撂死一个人。山里人,素有尚武的习惯,因有一身好功夫,他的胆子便比别人大些。
  那一年,日本一残部,在附近战败,往深山里逃离,逃到这一带,乡民们见了,纷纷往深山里躲藏。他却不躲,还说:“几个打散的日本兵,就吓成这样!”
  后来,十几个日本兵端着枪就进了村。见村里没人,日本兵肆意抢掠,撵得村里的鸡鸭四处乱飞。因势孤力单,他最后被抓了挑伕。日本兵把抢来的东西,全装成一个挑子,让他一个人挑着。
  两个日本兵用枪押着他,挑着担子走在前面,让他带路,其他人在后面跟着,一群日本兵就出了村。
  在经过一段山道时,两个日本兵忽然发现了四叔。那时候四叔还小,走不快。所以还没来得及躲进深山里。两个日本兵见了,哇哇地叫着,端起枪就朝四叔开了一枪,正打在腿上。四叔闪了一下,就趴了下去,然后拖着伤痛的腿往深山里爬。两个日本兵哇哇地叫着,就要往上追。这下段一棍急了,他迅速抽出肩上扁担,撂开挑子,一边横扫一下,正戳在两个日本兵的脖子上。两个日本兵当即毙命,倒在地上。后面的日本兵见了,连忙追上来。
  追出了一里多地,他最后被追上了。而四叔,便有幸逃脱,活了下来。
  据说,他最后被抓住以后,日本兵把他绑在一棵树上。有人说,他被剐了皮。有人说,他被剜了脚筋。日本兵在残忍地杀害他之前,因不敢看他愤怒的眼神,把他的眼皮割了下来,遮住他的眼睛。
  这些,都是后来的传言。但有一点,人们一致确认,那就是,在他被绑上之后,日本兵哇哇地叫着:“英雄——你想成为英雄,皇军的——大大地成全你!”他却只说了一句:“我不是英雄,我只是见不得你们杀害乡邻!”
  他死了,便埋在了那棵树下。这儿的人们也没人觉得他是英雄。只偶尔有人提起他,附近的乡邻们都会说:
  “段一棍,那功夫了得!”

北乡有个货郎,二十六七年纪,成天挑着个货郎挑子走乡串巷。有一天在关里、水流村一带叫卖,天黑了,还在路上转,谁知迷了路。一脚高,一脚低,急得满头大汗。

《水浒传》里有位打虎将李忠。李忠家住济州府李家山下李家庄。自幼家贫,练拳习武,爱打抱不平,引出事端,只得逃出家门。有个打虎的故事,在鲁西南各地流传。

货郎正焦急,忽然远远地望见有点灯亮,心里可高兴了,三大步两小步直往灯亮处走去。到了眼前,看那灯亮是从两间茅屋的窗子里射出来的。茅屋前面,三面围着一人高的篱笆。货郎把篱笆门敲得“砰砰”响。敲了一会儿,屋里走出个人来,迎着灯亮看,二十四五年纪,板骨大身,额上盖着刘海,是个妇道人家。

李忠白天上山打柴,晚上练习拳脚,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尤其一杆大枪,使得神出鬼没,撒土不漏。

货郎忙走上前去,商议借个宿。这个女人心肠好,笑着说:“谁能不出门,出门脊梁上还能背个房子?住就住一宿吧!”说罢,就开了篱笆门,货郎也不客气,腰一躬,跟着女主人进了茅屋。

一日,他挑着一担柴到离他庄十里的卧虎岗集上去卖。放下柴担,看着来来去去的赶集人。这集刚刚上人,就见一帮提刀拿枪的人走了过来。有一个黑大汉,长着圈嘴胡须,一双立眉,可是眼小得像黑豆粒,鹰鼻、尖嘴,五官都长得不是地方。让人乍一看十分别扭。只见他大踏步来到李忠柴担前,朝柴担猛踢一脚道:交地皮钱!李忠一抱拳道:我柴没卖,身上无带分文,等卖了钱再交如何?

女主人递过一条小板凳,让货郎坐下,接着问货郎吃饭没有。货郎说:“上哪儿吃啊!肚子正饿着呢!”女主人一听,马上做饭,不一会,一碗干饭端上来了。货郎还是中午吃的饭,肚里早饿得难受。一见干饭,端起来,接二连三往嘴里直扒,一面扒,一面问女主人,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女主人说:“上无爹娘,下无弟妹,就自己一个人。”女主人说罢,又反问货郎家里有些什么人,货郎说:“老家山东,家里也是无父无母,哥弟全无,就孤身一人,常年出门串乡卖货郎。”一说一答,你有心,我有意,后来二人竟情投意合,当晚插草为香,结为夫妇。

那黑大汉把黑豆眼一瞪道:老子只管收钱,不管你柴卖不卖,我要的是占地钱,不是税!

从此,小夫妻俩亲亲热热,和和气气,一年后,生下个孩子,小两口喜欢得不得了。

李忠见这黄子如此蛮横,刚想发作,又想不妥,当即一抱拳道:我确实无有钱,待卖了送去!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随之女主人进了茅屋,等卖了钱再交什么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