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能成才,二师兄说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一师傅教有三个徒弟,一天,三徒弟到山上放牛,牛钻进瓮里去喝水。不料那牛怎么从瓮里也拔不出头来。急的那牛在瓮里哞哞乱叫。三徒弟束手无策,赶紧跑下山去问大师兄。 大师兄

  一师傅教有三个徒弟,一天,三徒弟到山上放牛,牛钻进瓮里去喝水。不料那牛怎么从瓮里也拔不出头来。急的那牛在瓮里哞哞乱叫。三徒弟束手无策,赶紧跑下山去问大师兄。
  大师兄说:好办,不就是想让牛头出来吗,用大刀将牛头砍掉,牛头就容易拽出来。
  三徒弟说:这是啥屌法呀,不妥不妥。
  转身就来问二师兄,二师兄说:这好办,将瓮里灌满水,牛尾上点上火把,牛急了,头就出来了。
  三徒弟一听,是个好办法。就去试验。瓮里灌满水,牛尾点火把。牛差点淹死,头也没出来。
  三徒弟这下醒悟了,咱们徒弟吗就是不行,还得去求师傅。三徒弟来到师傅的堂前。行跪拜礼。师傅抽了一口旱烟问:啥事呀?
  三徒弟将牛钻瓮里头不能出来的事说了一遍。师傅不加思索就说:去问你的两个师兄。三徒弟就把两个师兄的办法说了一遍。师傅说:差矣差矣,下策下策,多么简单的事也解决不了还得来问我。去把瓮敲碎,头不就出来吗?
  三徒弟一想,就是个好好办法,还是师傅高。就兴冲冲地到山上,捡了块石头将瓮敲碎,牛头果然出来了。
  三徒弟牵着牛回来给师傅报喜。进堂却见师傅在哪里痛哭,忙问怎么回事。师傅擦了一把老泪,哽咽着说:“徒儿呀,这么简单的办法,你们弟兄三个就想不出来?。我惹死了。谁还来教你们呀。我担心呀,我死了你们可怎么活呀!呜呜呜......”

苦学武艺

师傅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说了,“这小子能成才,是个练武的材料”。
我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不高不矮,相貌平平,背一把破剑,装的跟高人似的。
我能成才?呵呵!


连我娘都知道我除了吃的比平常孩子多之外,实在没有可以称道的地方。
然而师傅说出了他的理由,让我拜服。

越明年,黑猫方能哑语不清,且能行走一二。

“你看这孩子,脑子简单,就是个包子,四肢又发达,教他一,他就是一,他也学不会二,不是二,不二...我的武功还是有点厉害的,不用他举一反三,反不了他...”。
这...虽不太懂是什么逻辑,但似乎很有道理。
后来我娘就走了,留我一人在这孤单。临走扔给我一句话,十年之后,九月初三,莲心湖畔,为你父报仇,再回来见我....

居数年,黑猫已当庭阔步,牙白口清。

师傅站在旁边,连连摇头叹气。现在想来,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严肃的样子了...
孩子终归是孩子,有奶便是娘。在我娘走后的第三天零四小时五十八分十六秒之后,我彻底忘记了分别的悲伤,跟师兄师姐们打成了一片。为什么是这个时间呢,因为那天师姐给我做了红烧鱼和刀削面,那个香啊,哎呀....
习武的日子其实并没有那么枯燥,师傅一如既往的没溜儿,整天说一些神逻辑的话。比如他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仍然黑不过她的秀发。又比如他说今晚要下雨啦,然而并没有,有的只是师姐梨花带雨哭了一夜。但是正如谁说的那样——天才往往都是疯癫的(后来知道是二师兄说的),他的剑法一如他的人——无法无天,又精妙至极。或许没人比他更厉害了吧,我现在也这么认为。
师兄师姐们也被带的没溜,因为我年龄小,脑子又呆,他们总喜欢跟我开一些不咸不淡的玩笑。二师兄总是一脸严肃的问我,“五儿(我在山上排行老五),你的杀父仇人是sei啊,厉害不,要不师兄替你把仇报了?师兄不图啥,你只要替我盯着师父就行,尤其我跟你师姐在小树林里切磋武功的时候,嘿嘿嘿”。

是年,黑猫年已七岁,浑圆而体胖,眼睛分外有神,明察秋毫。眉浓而嘴唇微小,耳竖且不失灵气,素有英俊少年之称。

“嘿你妹啊”我反驳到,“师姐哪次同意跟你去小树林切磋武功了?人家喜欢的是大师兄,你没戏!”
“哎你个兔崽子,小小年纪你哪懂大人的事。再说了,大师兄有我剑法好么,有我帅么,他,他...难道有守门员就不进球了么?”
“迂腐,我鄙视你,什么球不球的,这跟球有什么关系?”,我嘟囔道。
然而,二师兄还是提醒了我,是啊,我的仇人是谁呢?怎么结的仇?他武功高么?我能报仇成功么?娘现在在干什么呢...?那时候还年轻,根本想不了这些高深的问题。
我最美丽,做饭做好吃的师姐也有点神经质,高兴的时候吧,她把我搂在怀里,做我最爱吃的菜,端着我的脸说等我长大了要娶我...不高兴的时候,她就坐在湖边的枯木上,望着湖水发呆,一坐一整天....他会盯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跟我说,人人都像你这么呆呆的就好了,你长大了可不要忘了师姐哦...
师傅正式传我剑法,是在一个深秋的下午。那个山谷里,长满了枫树,当我挥动木剑(师傅一直不让我用真剑),剑气扰动山谷,漫山枫叶旋转而下,围绕在我的身边,哗哗作响。我剑指苍天,气沉丹田,长啸一声,满目火红顷刻消散,露出一天星斗...师傅站在一边,好像如释重负,那复杂的表情,不知道是微笑还是叹息。

图片 1

师傅说的没错,我好像真是块练武的材料儿。
人年轻的时候不在意时间,但时间不快不慢,就那么静静的流走了。
先是二师兄被师傅赶下了山,师傅说他整天不学无术,在山上骗吃骗喝,满嘴侠义道德,满脑子声色犬马。在山上反正也是浪费生命,不如下山去丽春院当个打手来的实际。二师兄没有说什么,好像早知道要这样。三叩九拜,谢过师傅之后就走了。临走之前,他在那个小树林里痴痴的坐了一夜,然后跟我说,“五儿,师兄不在,师姐就拜托你照顾了。对,还有师傅”,然后长长的叹息。师兄走了之后,我看见师傅双目微红...

作者:流浪猫

后来听说二师兄去了一个什么镖局,当的是武艺卓绝、仁义无双,很快便混出了名堂。
再后来是师姐,她说她要去找大师兄。大师兄在我上山不久就下山去了,我已经对他没啥子印象。只是偶尔听他们说,大师兄人帅刀耍的又好,是都城有名的捕头,师傅推荐去的,一把圆月弯刀,使的出神入化,屡破大案,深得当朝大员赏识。

一日,黑猫在田园里嬉戏,忽闻家中传来呼唤声,便急忙赶去,只见一老和尚在家中絮絮叨叨。只见他左手拿神猫禅杖,右手拿神猫弯刀。头戴金色纹禅帽,身披五彩袈裟,脚穿赤色纹龙鞋,神气十足,真乃神人也。

师姐走的时候跟我说,“师姐去找大师兄了,但是也不晓得大师兄现在怎么样,总之,如果他不娶我,我就回来娶你,你记好了,在师姐回来之前,要守身如玉懂么!”她像往常一样端着我的脸,仿佛怕把我忘记一样,而且还轻轻的吻了我的额头。


师姐走后,终究是再也没有回来过。师姐是师傅最有悟性的徒弟,连二师兄都能名震江湖,师姐应该过得还好吧?我常常这么想。
后来师兄们都陆续下山了,大部分都是被师傅劝下山的,他说他老了,想清净...

“黑猫,过来,快快拜见长老。”爹道;

时间不等闲人,我就是那个闲人。

“是的,爹,长老在上请受黑猫一拜。”我道;

第十个年头还是到了,我不在是那个懵懂小孩。虽然仍使的木剑,师兄师姐们下山之前其实就已经不是我对手了。师傅对我倾囊相授,每当我学到一招半式精髓的时候,他总是看着我欣慰的笑,说他那些没有逻辑的话,比如“很好很好...我没有看错...他该放心了...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之类的。
我也算是带着仇恨而来,但是剧情是,仇恨似乎没有在我心里埋下种子。虽然我仍有一些期待那天快一些到来,只是因为我确实想我娘了,她还好么?
十年之期如约而至,那天师傅取出他用的宝剑,说,“用它吧,照着眉心戳!”
我问师傅,“还去么,不大想去了”

“快快请起,”长老笑道;

“去!”师傅说。
九月初三,莲心湖畔。
夜黑风不高,风平浪不静,那个地点,那个时辰,他来了。
平常身材,一身黑衣,气息沉稳,步履坚韧,虽然带着面罩,但双目如炬,背一柄木剑,就像一个高人似的。就仿佛,装的我认不出他来…

“这五六长老以后就是你师傅,你从现在起就跟他去山上的神猫寺。”爹爹道;

“师傅,几个意思?”我喊道。
“当年我和你爹在江湖上闯荡,锄强扶弱。一身功夫,罕有敌手。我俩人又情同手足,人称绝代双骄”,师傅自顾自的开始说。
“又来。不是这个,为什么是您来了,我是说?”

“什么?我不去,我要跟爹娘待在一起。”

“后来,我们认识了你娘。他虽一介女子,但是深明大义,我和你爹都非常喜欢她。”
“这不挨着啊师傅!”
“再后来…你爹和你娘结为伉俪,并有了你,你随你爹,呆头呆脑,只认死理!”
“怎么又说我呆”,我反驳到。
“后来北边匈奴入侵,你爹一心想着‘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听劝阻,一心去边陲抗敌。身为兄弟,我自当跟随左右。”师傅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好像沉浸在陈年往事里。
“然而敌众我寡,纵有千般武艺,仍难敌铁骑横冲。后来你爹为了掩护我,战死沙场。临死将你母子托付与我”
“什么!?您跟我爹还有过这么一段。”然后呢,我迫切的想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
“战场归来,你娘得知真相,悲痛欲绝。终于郁恨成疾,送你来时,已时日不多。”
“等等,等等,我爹战死沙场,您说我娘她也…这不是真的吧,你们都是骗子”,我有点不能接受,只感到头痛欲裂。
“你娘是希望你能学的些许本领,不至于日后受人欺辱,才把你送我这里”
“而我,自战场回来,满心内疚,又深感无奈。一己之力,怎能撼动乾坤丝毫!所以隐居山林,不再过问世事,唯一想着能为国为民栽培几个可用之人,也不枉你爹已死报国。你爹因我而死,我今天来,算是你的仇人也是情理之中。或许你娘当初送你来,说那番话,就是因为还没有原谅我吧...哎...”
无声的叹息,我愣在湖边,张嘴无言。湖水荡漾开来,风自夜空直冲而下,树枝呜呜作响,月影黯淡无光。
心里乱的很,以至于一片空白。就那么站着,不知过了多久,我举起了师傅给我的宝剑。
“师傅,那我出剑了,您和那把木剑可要接好了”。
不等师傅回答,我运足真气,一剑刺出,剑气迸射,湖水左右分开,破空之声犹如龙啸,直奔师傅眉心——正是师傅的最终决招。
师傅微笑以待,并没有抵挡...

“逆子,赶快跪下,知道你爹娘是怎么死的吗?”爹爹道;

“后来呢,师傅不是好好的么,你把剑招收住了?”二师兄一边吃着西瓜一边问,瓜子都吐了快一盆了。
“我虽然呆一点,青红皂白还是分的清的么...”
“再说了,师傅就算用木剑,你以为我能干的过他啊”
“那倒也是”,二师兄吐着瓜子说。
“那仇还报不?”二师兄吐着瓜子问。
“不报了吧,以前不知道仇人是谁的时候,就不怎么想报,现在是彻底不知道是谁了,更不想报了”
“也好,也好”,二师兄叹道!

“什么?我爹娘没死啊?你就别取笑孩儿了。”

“你师姐呢,他等你好久了”,二师兄说。

“黑猫,爹爹本来今天不想告诉你事实,但你有知道事实真相的权利,爹爹不能不告诉你。”

“大师兄他?”

那是七年前的一个冬天,外面大雪纷飞,天气冷得有点不同寻常。你亲爹就是死在五里之外的小山坡上,我是亲眼所见。

“大师兄他,一言难尽啊!”

“怎么死的?我问的有点突然。”

“好的,明白了,那拜托二师兄个事情吧?”

被本县的薛城白用乱剑射死的,就是现在的薛县令,你见过的。

“说呗”

“我娘是怎么死的?”

“帮我盯着师傅,尤其我约会师姐的时候。”

“你娘因为受了重伤,再加上刚刚生了你,就死了。”娘道;

“哎...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去吧去吧”

我要去报仇,我说着便跑出去了,幸好我爹一把拉住我,不然就没有现在的我。

我哭着,大声的说:“这不是真的,你们是不是骗我呢?我爹娘不会死的?”

此时,爹爹过来劝我别哭了,并嘱咐我好好跟这个老和尚,也就是我后来的师傅,好好学武。

那几天,我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身体一下子消瘦了。后来,我就跟我师傅去了神猫寺。

爹娘,孩儿要去学武了,你们好生照顾好自己,等我学武回来定要替爹娘报仇。

孩子,好好跟五六长老学武,将来为你爹娘报仇。

嗯!爹娘,孩儿记住了,望爹娘保重,待孩儿学武归来好生伺候爹娘。

好儿子,你只管好好学武,你一定要为你爹娘报仇。

嗯!记住了,爹娘请快快回屋去吧!外面冷。

就这样,我告别了我的养父母。直到少林寺,我的生活又发生了变化。

神猫寺在离我出生的地方只隔一座大山,我站在神猫寺门前就能看见那里。


“走快点,我们必须得在天黑之前走到神猫寺,不然天黑了这里有野兽出没,到时候于你我二人不利。”

“师傅我还没正式拜你为师呢?刚刚有失礼之处还望师傅恕罪。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快快请起,师傅早已收你了。”

“多谢师傅。”

“哇!神猫寺好大呀!神猫寺高约八尺,宽约十二尺有余。三面竹林环绕,只一处有泉水间隔。”

“快,进去,”师傅说道;

“师傅回来了。”大师兄高兴地叫道;

“师傅回来了。”二师兄也叫道;

“师傅回来了。”三师兄叫道;

“师傅这是谁家的孩子,长的这么英俊。”三个师兄一起叫道;

“这是山下一对老夫妇收养的孩子,他爹娘他刚一生下来就死了。好了,你们三个快去烧饭,为你们小师弟接风洗尘。”

“是,师傅。”他们三个异口同声的答道;

“黑猫,今晚你就住在我隔壁的卧房,那里我早已收拾干净了,你且住下。”

“好的,师傅,徒弟知道了。”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小子能成才,二师兄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