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是妈妈在半路上生的,  当陶晓梦和儿子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文章 人气:76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在新疆边陲小城奎屯市,当了母亲的陶晓梦,第一次认识大头贴,是在儿子的钱包里。 儿子说:“拍大头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什么化妆,也不需要做任何的准备工作,只要在

  在新疆边陲小城奎屯市,当了母亲的陶晓梦,第一次认识大头贴,是在儿子的钱包里。
  儿子说:“拍大头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什么化妆,也不需要做任何的准备工作,只要在事先摆好的布景里面,对着镜头做出各种表情。除了端庄恬静的笑容,你可以搞一些古怪动作,比如说演绎一个怒目圆睁的金刚,或者是一个凶悍的‘老八婆’,也是非常搞笑的事情。”
  听了儿子讲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陶晓梦这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都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这一天,陶晓梦和刘长海为家务小事情争吵了几句,丈夫在家里面生着闷气,妻子也不想理睬丈夫。儿子为了逗妈妈开心和高兴,要陶晓梦与儿子一起去逛街。
  当陶晓梦和儿子两个人,到了市场以后,我们并没有急着采购,逛到奎屯市红旗商场旁边照大头贴的地方。儿子硬是把妈妈拖了进去,逼着妈妈照了一套大头贴照片。
  儿子还不时地给妈妈解释说,那叫做大头贴,照完以后可以马上打印。然后,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把自己中意的照片粘贴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因为妈妈从来没有照过大头贴,自然觉得新奇极了。
  儿子又告诉妈妈说,因为妈妈工作很忙,不能常常陪着我,如果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翻开大头贴来看。
  儿子和妈妈照了好半天才照完,在照相的时候,儿子一会儿拌鬼脸,一会儿装深沉,逗得妈妈哈哈大笑。然后,我和妈妈选了各种表情和贴图。
  妈妈对儿子说,可以把我们照的大头贴,粘在文具盒里。做习题的时候,当你打开文具盒取橡皮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就会看到妈妈在看着你呢。
  妈妈在提醒儿子,学习一定要认真,千万不要马虎。儿子听着妈妈的话,非常感谢妈妈的细心。
  我的妈妈在一家化工厂工作,因为公司要连续生产,所以妈妈的工作很忙,妈妈常常早出晚归,有的时候晚上还要值夜班,我上学以后,妈妈就把我寄放在学校里,到晚上放学的时候,小朋友们都被妈妈接走了,我总是最后一个被接走,可是妈妈非常爱我,妈妈常常教育我说,写作业一定要认真,仔细。
  如果我在考试中因为不会问题而考得不好,哪怕只考八十分,妈妈也不责怪我;可是如果因为疏忽了,哪怕只丢了0.5分,也是不应该的。我有的时候写作业马虎大意,妈妈总是耐心地教导我,说在生活中许多不可挽回的悲剧都是因为粗心造成的,因此,做什么都事情要一丝不苟。
  从大头贴小店里面出来,陶晓梦就有一种轻松和愉快的感觉,心里的烦事也顿时消了一大半。
  回到家中,儿子把陶晓梦的大头贴在房子里面到处贴,什么电视机上、电脑上、电冰箱上、微波炉上、穿衣镜上、门窗上……
  晚上,刘长海下班回到家里,当他坐在电视机旁边的时候,看见屏幕两旁都贴有美女的照片,笑着问儿子说:“怎么,今天我们家里有了这么多的美女呀?”
  儿子叫爸爸仔仔细细看个清楚,这个时候,刘长海才回过神来,他说:“什么时候我的妻子变成了美女了,而且是越变越漂亮和靓丽了,到处都是大美女,我都美死了。”
  今天是星期日,儿子写完作业后,又和妈妈一起去逛街和市场。这一天,儿子和妈妈又照了大头贴。妈妈说:“虽然,我不能时时刻刻和儿子在一起,可是,妈妈的心却永远和儿子在一起,妈妈的爱,也会一直陪伴着我们成长。”
  这个时候,儿子搂着妈妈的腰撒骄。儿子给妈妈讲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说:“大家都知道,男生和女生都很喜欢照大头版头条贴,并把那些印有自己的头像的小纸片,挂在钥匙链或者是贴在某一个地方,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有一位男同学做的事情很不正常,因为,他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竟然把自己和女同学华华的大头贴合影带在了身上,并不幸被老师发现了。
  那一天,这位名叫汪强的男同学上讲台擦黑板,为了在班主任心目中,留下他很深的印象,他伸脑袋拉长手臂挥舞着,像一只大猩猩趴在黑板上面。
  由于他的动作十分的夸张,一不小心将自己身上的一张纸片弄落在了地上。
  当时,班主任比较悠闲,对这位男生十分留意,所以看到了有纸片从他的身上落下的时候,也想在全班同学们的面前,表现自己一下老师的风度,便弯腰把纸片捡了起来。
  在老师捡纸片的时候,班里突然间发出“啊!”的一声惊叫声音,我们回头一看,原来是华华。这个时候,大家也都看出班主任手中拿的是一张大头贴。
  这位男生擦黑板的手也停了下来,坐在我身边的蔚蔚同学小声告诉我说:“不至于吧,不就是一张大头贴吗?”“不见的吧,那可是一张不寻常的大头贴”我也小声的说道。
  “这,可是一张不寻常的大头贴。”班主任站在讲台上重复着我说的话,并把大头贴的正面对着全班的同学们,让大家都能看的到。
  我和同座位的蔚蔚的位置比较靠中间,我只看清大头贴上有两个小小的头像,但不知道是谁。蔚蔚的眼睛近视,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见,一个劲地问我:“那是什么?那是什么?啊?”
  坐在前排的同学看的很清楚,顿时发出嘘声一片,站在讲台上的炸位男生也吓的脸色惨白。
  班主任展示了一会儿大头贴以后,她大声地说:“汪强和华华,下课后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下课!”
  下课以后,汪强和华华乖乖地去了班主任办公室,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回来的时候,汪强的脸拉得老长,华华也哭了。
  他们两个都回来后不久,班主任也来了,对全班的同学们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特别说了大头贴的事情,还说什么严禁男生和女生合照大头贴。
冠亚体育下载,  班主任讲话的时候,华华一直在哭,我看见汪强也低下了头,好象是也在哭。
  下课以后,同学纷纷议论,你说:“汪强不对,不该这么做。”他说:“不就是照个大头贴,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有的还说:“要是男的和男的,女的和女的照大头贴,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我不客气地说道:“就你聪明,要是这样的话,谁也不会叫班主任批评一顿了。”
  后来,好多的女同学,都在一起劝着华华,这个时候,我也在想,要是有好多的男同学,在那里一个劲地劝女同学的话,班主任不知道又会怎么想呢?
  儿子说:“妈妈,你说这件事情挺有趣吗?”妈妈回答说:“你现在小,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长大了以后,你‘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了。”这个时候,母子两个人心照不宣地都笑了起来。
  陶晓梦挑了一张自己认为最喜欢的大头贴,放在了随身携带的钱包里面,觉得闷的时候,就自己拿出来开开心。
  大头贴就像一个魔术,悄悄地钻进了一台时间机器里,它轻轻地抹去了岁月留在脸上的痕迹……
  使走出来的陶晓梦,一如很多年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清纯少女,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只要永恒就好……   

每当看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时,我就会想起我的同学——力虹。
  在我的记忆里,力虹是一个聪明,伶俐,脑袋转得快的人。从小学到中学,我们都是同班同学。对他的遭遇,同学们都摇着头说:“是爱毁了他一辈子。”
  力虹在家里排行老小,家里姐姐哥哥宠他,还有宠他宠得要命的糊涂奶奶。力虹是妈妈在半路上生的,因为生他,妈妈大出血,差点要了妈妈的命,妈妈也更爱他多一点。
  在上小学时,他常常偷拿同学的作业本,老师也常常以批评教育为主,没有过什么处罚。可他好像尝到了甜头,批评又不让赔,他就从偷拿作业本改名字,发展到偷拿字典,那个年代的的字典在那时算是贵重的书了,记得那时一本字典十元。他拿了一个叫姓丁的同学的字典后,把丁字改成了王字,改得很细致,同学们都没看出来。但是这次老师有点注意了,还为此大动干戈,把全班同学的字典都收上来做检查。力虹还挺自信的,第一个交了上去,等同学都把字典交了上去,老师坐下来挨个看,看过没问题的就叫同学领走,字典一个个领完了,老师也没说什么。我们都在想:老师呀,你也不是什么火眼金睛的神探,能查出个什么结果,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不了了之。下课了,老师说:“力虹,来一下办公室。”力虹冲同学们笑笑去了。
  第二天早上,同学的字典又好好的在书桌上了。后来才知道,老师不愿意他丢人,让他偷偷地放了回去。那一次,老师去他家家访,他家大人说:“小孩子家不懂事,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等他长大后就好了。”听到大人的话,老师又能说什么,叹口气走了。
  上小学五年级那年上夜自习,力虹学习很好,老师也常表扬他学习好。我们的数学老师是跛脚,走路不方便(在山区,都是步行),离学校有两里路。记得有一天上数学自习,下雨了,半堂过去了,老师还没到,力虹说:“同学们,老师可能不来了,咱们回家吧。”(学校就一个班,十几个人)。同学们都说:“好!”关了灯后,一溜眼都跑了。走到半道,前面的同学,看到了老师正一步一跛地向学校走来,同学转回头,压低声音说:“老师来了,咋办?”女同学胆小又回了教室,几个顽皮的同学扬长回家了。老师来到教室,匆忙走上讲台,头也不抬地说:“同学们,来晚了。”说完后缓缓抬起头,看到下面就剩下几个同学了。
  老师还是坚持上完了那次夜自习。第二天早上,同学们都来了,老师让昨夜逃课的同学在教室外罚站,力虹自然也在其中。他站不到五分钟,就偷偷跑回家了。一堂课过去后,刚上第二堂课,只见坐门口的同学往外看,说:“力虹奶奶来了,力虹奶奶来了!”只见他奶奶一双七寸金莲走得还挺快,只几步就来到教室门口喊:“你们老师呢?”老师听到后,走过来搀着奶奶走进教室说:“你怎么来了?”说话间讲了昨夜上自习的事,力虹奶奶笑笑说:“小李子,孩子小,你看天这么冷,你还罚我孙子站,我可不依。”老师摇着头送走了奶奶。那次力虹在家休息两天后,还是让他奶奶给他送来了学校。
  三年中学,他的表现还好,只是偷了一个同学的学费,那是一个学期的五十八元。还是我们一个村的同学,我们又分在一个班。那是初一下学期,刚开学,那位男同学把带来的学费,放在双层文具盒的夹层里,想等上课后再交给老师,说起来这位男同学和力虹还是好朋友呢。上课铃响了,老师走上讲台说:“同学们,请把带来的学费交上来。"同学们一个个挨着去交,轮到那位男同学时,只见他满头大汗地翻遍了文具盒,翻了无数次的底朝天,也没见钱影,老师说:“下一位同学上来交。”一会工夫,全班六十个同学全部交完,只剩下那位男同学交不出学费来。男同学带着哭腔说:“老师,我的学费被偷了,我真带了,放在文具盒里,力虹还见了。”说着,眼晴看着力虹,力虹说:“我见他妈给他钱,他放文具盒里了。”老师说:“那钱不会飞了,一定是谁拿了,同学们,谁家的钱都来之不易,谁拿了,就拿出来,我不追究后果。”教室里一片寂静,没一个人出声,只是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承认。五十八元在那时,对学生来说不是个小数。老师让同学们原地立正,进行原始地搜身,老师抽出一名女生和一名男生,分两组搜身,看到快搜完了,还不见钱影,力虹举手说:“报告老师,我想上厕所。”老师摆摆手说:“去吧。”眼看完了还没见钱,只剩下力虹一个人没被搜了。可是十分钟过去了,不见力虹回教室,要是在平时早该回来了。老师叫那位丢钱的同学去看看,那位男同学刚走进厕所,看到力虹正准备把钱放进鞋里的一幕情景,男同学拔腿就跑回教室,急匆匆地喊:“老师,是力虹!”
  这次力虹被退学了,那位男同学很内疚,觉得是自己让力虹失去了继续学习的机会。
  走入社会的力虹,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那几年,我们那个小山村,家家都被小偷光顾过,偷的东西也不值多少钱。在农村,人们只在私下里议论,也去没人报案,有几次力虹都让人家碰了个正面,那时的农村的家户基本上都没有街门,打照面后他就说是去人家喝水。大人们也无语,都是乡里乡亲的,再说他是小孩子家,也没再多说什么。直到有一天,村里卫生所的电视被盗,还有两千多现金,卫生所的医生报了案,当警察来村里询问力虹时,我听到力虹妈妈的话,我很震惊!他妈妈说:“我儿子是好孩子,他从不偷人东西,你们好好查查,你们不能带走我儿子。"哭着死死地拉着儿子不放手。我真想问问力虹妈,他偷人家的鸡,偷人家过年买的肉,还有饺子馅,你也不问问东西从哪来的,这就是你们的侥幸心里,而或者是你们对儿子的爱?”
  那次被处罚以后,力虹的叛逆心理越来越重。一天夜里,力虹喝了些酒,身上也没钱,就出去叫了几个混混拿了一把刀,整得像江湖强盗一样,也许他只是想尝尝当强盗的滋味。就那次出问题了,他们抢了一辆三轮车司机,司机毕竟是成年人,在夜里也看不清,司机奋力反抗,力虹一刀捅了那人的胳膊,也没抢到钱,让村里的人发现报了警。力虹和那几个混混因为拦路抢劫进了看守所,他是主犯被判了五年,在那五年里,他的奶奶去世了,妈妈哭瞎了双眼,在狱中他得了病,爸爸哥哥姐姐们拿钱给力虹办了取保候审。他出来后,在医院住了十几天,病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办了出院。可是再次家里人的付出和希望,又被力虹再一次化为泡沫。刚出院的力虹说他想出去转转,家人也没在意,夜里回来骑了一辆摩托车,妈妈问:“虹呀,你骑的谁的车?"
  “朋友的,别操闲心,睡呀”说着,就进房间睡了。
  天刚亮,警车就停在了他家门前,力虹妈晕倒了,再也没起来。      

冠亚体育下载 1

图片发自网络

 故事一:

 寒冷的冬天,早晨从家里出来,穿好带有棉帽子的棉大衣,带上厚厚的棉手套,一路狂奔,来到学校,开始上早自习。

早自习通常背英语。初一教英语的,是一位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中国人的混血儿男老师。每天早读的时候,老师穿着锃亮的皮鞋,保养的很好的泛有亮亮光泽的黑色皮夹克,感觉很干净的样子,衣领露出浅色的衬衣领。颧骨很高,两颊凹陷,说话时声音走风漏气的感觉,不像其他男老师声音洪亮。旁边的男同学,和前排正前方的男同学低声窃笑:“老师今天没带假牙。”

我抬头观察了一下,果然如此。同学们都说老师发音好,可能是因为老师早自习总不带假牙的缘故,记忆中老师领读的英语单词,好像一个也没有印象。只记得老师头发,像抹了很多油一样,油光锃亮,每天站在讲桌旁边一个固定的位置,手里捧着一本书,天天如此,永远是一个表情:不喜、不怒、好像也从未兴高采烈地笑过。

 初二年级的时候,第二任英语老师,是一位女老师,刚大学毕业带我们是第一届。老师长得特别漂亮,说话声音清晰好听,脸上总挂着可爱温暖的微笑,头发经常变换各种好看的发型。不知哪位同学给英语老师起外号“小鹿纯子”,在当时是特别好听的一个名字。女同学都喜欢听英语老师讲课,英语老师也特别认真负责。

可是有一两次,英语老师在班里课堂上,竟然因为男生不学习,而且起哄,被气哭,直掉眼泪。看着老师流眼泪,我们特别心疼。

  班里生着烧煤的铸铁大炉子取暖,窗户玻璃,工人师傅换了一茬又一茬,莫名其妙的是,每个窗户总有那么一两块烂玻璃,冷风嗖嗖地往里灌,用纸糊上裂缝也无济于事,因为你刚糊好,很快就发现,总是不知被谁就会撕开一个口子,所以,后来索性就不管了。或许因为年龄小的缘故,倒也不觉得特别冷,记忆中感觉凉凉爽爽的还很醒脑。一到快上课的时候,满教室都是从炉筒子冒出的呛得人直咳嗽的浓浓白烟,炉子火也熄灭了,教室里很快就不暖和,约到后来感觉特别冷。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力虹是妈妈在半路上生的,  当陶晓梦和儿子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