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家巷和平大道路口围了一大圈人,前头十几辆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5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老王下班回家,必经的路口有个钉子户,将马路逼成窄狭的两段,既影响市容,又多发事故。 老王每过此处都格外小心,生怕猛不丁窜来的飞车把他给报销了。他还没活够呢,娇妻爱子

  老王下班回家,必经的路口有个钉子户,将马路逼成窄狭的两段,既影响市容,又多发事故。
  老王每过此处都格外小心,生怕猛不丁窜来的飞车把他给报销了。他还没活够呢,娇妻爱子,官运亨通。
  今儿挨了上司训,又瞧那趾高气扬的围墙和屋舍,太像马路中间生出一颗瘤,扎眼。他越发的气不顺,妈x的,牛气个啥?俺不是警察,如果俺有一把枪,一定把你们脑壳打碎了。不过,只是心里头发发狠罢了,他绝不会找人家理论,更不会打人,那叫没事找抽。人家都不管,都能走路,咱凭啥自找不痛快呢?
  他的车像个爬虫,往前拱,最后就停下了。前头十几辆车弯成“C”型,甚止跟不上步行人的脚步。有的就起劲地按喇叭,刺得人耳膜涨疼。他急得一拳头敲在方向盘上,咧了咧嘴。天天堵,国家养那些管事的都是干么吃的?
  点上一支烟,吐出的烟雾里映出妻子娇俏的脸和儿子古灵精怪的样儿。他们同一天生曰,老早给他打了电话,等他过生日。“老公,下了班急着回来呀,宝贝盼着你的生日礼物呢。”“哼,净说我,你不是也把花瓶刷了又刷吗?”“你个小鬼头,找打。”他能想像到妻子佯装生气的样儿。
  都市的霓虹挡不住夜的黑,不用看表,也估摸着八点以后了。他慢慢地蹭,终于蹭到丁字户路口了。道旁有辆倒下的摩托车和两个倒地的人,人好像还在挣扎,可是被树影遮掩,看不真切。他也不想细看,只是萌发一个念头,应该报个警,人之起码的道义。但是按了按手机,又放弃了,现在的追踪技术很高超,警察说不定会通过这个号码追到他,了解情况。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他更不会主动施救,网上救人者被讹诈的事儿太多了。
  他的房子在一楼,灯亮着。他想给他们个惊喜,悄悄开了门,可是人不在。
  他猛然想起丁字路口倒地人的鞋子,好像是红色的小皮靴,他的妻子也有那么一双。
  他赶到瘤子一样的丁字户路口时,妻儿已停止了呼吸,妻子的包包里装着两包特准他抽的烟。
  
  悔
  多少年了,王局稳坐第一把交椅。他自信,行事不亏心,不怕鬼敲门。
  局里分来位女大学生,叫秦月。那种气质,那种标致吸引了太多男同事的眼球。但是,王局除外,他几乎和她的父亲同龄了,当自己的女儿来欣赏还差不多。他也是这么做的,惜才,便要来做了自己的秘书。
  秦月很乖巧,业务能力又强,甚止兼当勤杂工,办公室犄角旮旯都收拾得一尘不染。更重要的是,她能歌善舞,办公室里天天充溢着年轻人的气息。王局觉得自己也被带着,年轻了不少。
  王局出差便带上她。寄宿的宾馆里他没想到自己还可以那么生龙活虎,算起来和老伴三个月没行过房事了。
  秦月说,咱买套房吧。
  王局说,好,等等。
  秦月说,我要车。
  王局说,买。
  老伴说,还要家不?
  王局说,要。
  老伴就给他洗洗脚,揉揉久坐成疾的腰。
  检察组来调查的时候,带来了一套图片,男主角是他,女主角是秦月,但是她巧妙地截去了自己的脸。
  他们做的时候非常隐秘,告发者不会是别人。这小妮子毒啊,不就是少给她十万元吗?他已经挪用了太多公款,怕了。
  扳着冰冷的铁窗,他想起昔日的家和满脸皱褶的老伴。      

老王眼睁睁看着李香玉变成老婆陈春花,唉的一声长叹。
  李香玉不仅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还有一手谁都不能比的床上功夫!勾搭的“王局长”(老王没有退休以前的称呼)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三日不见如隔十年,如今都20多天都不见了,那是多少年哪?相思难耐,但老王从来不后悔与她的桃红飞渡抵死缠绵!
  只是这局长一退休就不是原来的局长了,那是众人欢呼着他从万丈悬崖上向下跳,那是上面横挑棍子竖拿镰,不砍你砍谁?他一双等死的手翻动当年部下送给他的礼品,在箱子底层抽出一盒OX牌香烟。香烟看外表看不出奇特的功用,弹一弹烟丝卷得也很结实,闻一闻就是辣辣的烟味!但是这盒子上没有标注香烟的产地、国度、焦烟含量等等,只有一句话在盒子的背面写着“回首往事”。
  老王不看则已,一看就眼泪哗哗的。老婆赶不上李香玉,黑黄脸,白头发,佝偻身子,腰似圆桶,嘴里喷出的气息比大粪还臭!没有中层领导的围绕,没有基层群众的环绕,出门更没有奔驰没有皇冠,见了人更不用大小寒暄真假握手,岑寂凄凉之感哪是一个“苦”字了得!
  老王抖抖嗦嗦开始抽第一支烟,嗐,这感觉还不错。李香玉婀娜多姿的向他走来,没有打招呼就坐上了他的大腿,柔软的双臂环绕着“王局”,燕语呢喃,柔媚娇俏,那个美呀!后面的办公室主任财务科长人事主管都不干了,高声喊着王局王局,但是李香玉的脸一盖过来,香唇一吻过来,他的魂就飞了散了!
  一截烟屁股啊啊着向下掉,一支烟就这样吸完了。不屈不挠的蓝烟腾起来,让他抓住自己的手就像抓住李香玉的手一样,双膝跪地喜极而泣!
  他又吸第二支烟第三支烟第四支烟……,吸每一支烟的过程都是李香玉搔首弄姿的走来,为了尽可能地享受快乐,他充耳不闻办公室主任财务科长人事主管的话,他只顾脱她裤子,揉她乳房,掏出自己的家伙正想动作,烟星儿却没了!身边只剩下老婆破锣似的哭喊!
  还剩下最后一支OX牌香烟,陈春花跳起脚来夺走了烟盒里的烟,他操起菜刀嗷嗷的追赶她!
  嚎叫声引来了邻居。
  老张说,“不就是一支烟吗?给我吧,我给你一盒将军,也比这个没牌子的贵,你还赚了呢!”他从打火机里拧出一朵小花,喷云吐舞的就吸上了。老夏说,“老王什么好烟,能留这么多年,俺也要吸嘛!”说着,他又从老张手里夺走。老田又从老夏手中夺走,老刘又从老田手中夺走,人群里就有人喊,“我看到我情人了!”也有人喊,“我看到了我的三百万,嘎嘎新的大票,抢啊!”还有的握紧拳头就打人,说“我总算想起来了,你是我仇人,我今天不打死你,我不姓刘!”……
  地上淌满了血,布满掉落的牙齿、头发、踩落的拖鞋。老王的胳膊上挨了一刀,脸也被扇了几个耳光。警察到来的时候,他倒是非常清醒了,他对警察一遍遍说起OX牌香烟的神奇功效。
  警察听糊涂了,但还是提取了OX牌香烟的遗留物,科学检验OX牌香烟和其他香烟没有区别。
  老王陷入了沉思,这是一种什么物质呢?难不成是比鸦片比海洛因比冰毒还要厉害的毒品?难不成是欲生不能欲死不可欲仙又死又活的还魂丹?
  这OX牌香烟!

下午6点过,马家巷和平大道路口围了一大圈人。圈内,小贩的葡萄、香蕉散落一地,有的被踩踏得泥水横流。一位妇女头上流着血,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揉着被踢青的腿,一边哭骂着“强盗呀,真是强盗呀!”一位高大的城管一手叉着腰,一手指向围观的人群,口中嚷道:“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几位城管正把小贩的三轮往“执法车”上抬。几位警察将人群向外推搡,一边叫道:“都散了,都散了。”
  晚上11点,一位身材姣好的女人摇曳出来在马家巷和平大道口招手拦出租车。冷不防一辆黑色轿车冲过来,将她撞飞到三米开外,七窍流血。瞬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宣告完结。身后的姐妹正在惊诧之时,只见黑色轿车倒过来,直向马家巷冲了进来。姑娘们惊呼着闪向一边,黑轿车留下一阵风尘,消逝在闪着星星样美丽灯光的城市。姐妹们围向被撞飞的女子,见她没了气息。纷纷叹息“唉,早就叫你别再纠缠张局长,你就是不听,人家才升了正局,你小命就完了”、“真没想到人家第二次给了分手费,姐妹们的欢歌成了最后的送别”。
  晚上12点,一位大腹便便的男人拎着手提袋从马家巷出来,手中拿出车钥匙,走向自己的汽车。猛然一辆摩托“嘎”地刹在身旁,男人还在发愣的当下,只感觉到腰间一阵剧痛。大腹男不及回头,第二刀再度扎下。待他回过头,第三刀已经拔出。大腹男缓缓倒下,摩托冲出马家巷,快速驶向和平大道。身后急急的脚步声近,有人大喊着“王局,王局!”被叫王局的人一手捂着腰,无力地说:“快送我到医院!”身后一个女人说:“肯定是秦局动的手,他说过没这么容易就让老王升正职。今天上面谈话基本定下了老王当局长,希望落空,然后气急败坏。”
  凌晨5点,马家巷口响起“刷刷”的扫地声。
  “啊,哪个狗日的,弄得地上尽上血!还说今天当官的要来!”身着黄色马甲的环卫工叫骂着,呼来同事用洗洁精进行清理。
  早上8点50分。和平大道全线戒严,每隔10米站一位警察,钢铁般挺立,长城样伟岸。
  早上9点,马家巷锣鼓喧天。摄像、照像机调好了焦距、光圈,各就各位。一位大背头男人在几位点头哈腰男人的带领下,走进马家巷。
  一位秃顶的大腹男笑容可掬地从大背头男人手中接过铜牌,牌上赫然写着“授予马家巷街道办和谐奖”。“和谐奖”三个字分外醒目。秃顶男微笑着将牌子拿着胸前,顿时照像机、摄像机的灯光闪烁,直让人头晕。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家巷和平大道路口围了一大圈人,前头十几辆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