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我外婆是好着的,因为怕爸妈知道我拿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65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我叫杨辉,是个乡下人,这样说是为了区别街上人。我有一个当过解放军的外公,他叫姜乾。在部队那会外公是个政委,就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外公没有读多少书但是他的知识却很渊

我叫杨辉,是个乡下人,这样说是为了区别街上人。我有一个当过解放军的外公,他叫姜乾。在部队那会外公是个政委,就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外公没有读多少书但是他的知识却很渊博,关键是他懂易经。外人送他个雅号叫“半仙,”道家的神仙很多有炼丹的太上老君有足智多谋的太白金星,可是这都不是外公喜欢的,他偏偏对老子很推崇,就是写了《道德经》之后云游四海的人。
  我是在乡下长大的,乡下自由无拘无束,可是,我还是向往镇上的生活。
  这种向往是很激动人心的,可是我是个内敛的孩子,所以,在我平静的表面下是不可能知道我的内心的。然而能够每个月去一趟小镇成为我小时候的奢望,而能够满足我愿望的就是我的外公。
  对于第一次去街上我记忆犹新。
  那时放暑假,我们学校发了几张电影票,学校不组织,是个人自愿去。那会能看上电影是件多么兴奋的事。电影时间是上午。
  那天很早外公就叫我,我那会早就起了。没有自行车全靠步行。
  “乾,路上注意,早点回来,”这是我的外婆,一个安守妇道的农村老太太。“记得给我带点线香回来,”外婆知道我们要去老街所以特意吩咐道。
  说走就走,一路上我是好开心。
  “外婆为什么要我们带线香?”我那时还没有信仰对外婆家里供奉的菩萨很不理解。
  “每月的阴历初一和十五都要供奉菩萨。”
  “外公阴历是什么?”
  “阴历就是根据月亮的运行周期安排的计时,”
  “那月亮和太阳有什么区别?”
  “万物皆有阴阳,”
  走了一大段路,时下的季节正是暑热的时候,我们在一片树荫下歇脚。
  “你看这树荫和热线就是阴和阳的区分,”外公到哪都可以给我讲阴阳之道。
  走到鹤溪河边外公又开始借题发挥,“那看这水之北为阳水之南为阴,还有这游过去野鸭也是阴阳配对,”
  “外公你最喜欢哪个历史人物?”
  “范蠡!”
  “为什么?”
  “因为他有大智慧。”
  “怎么个大法!”
  “他帮助越王勾践打败吴国夫差,报了亡国之仇,可是他能功成身退,之后去经商过逍遥自得的日子。”
  “所以你也像他!”
  “外公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文革几乎把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都在近代经历过了,能够明哲保身,安享晚年已是大幸,对于功劳不敢自居。”
  “那是什么东西影响了你?”
  “龙马精神。”
  “不明白!”
  “这狗洞要钻,龙门也要跳的道理你应该懂!”
  “西游记里的小白龙是不是就是这样的!”
  “你很聪明,凡是都要辩证的来看,在一定条件下事物是会相互转变的。是马是龙又何妨!”
  说话间,我们就到了老街。
  还没进街,一股子香味扑面而来。
  “好香啊,是什么东西这么香?”
  “带你去吃‘金刚李’”外公卖了个关子。
  “七里香,”这到底是卖什么东西的地方。
  “白老板来两个‘金刚李’”白老板白卯兴这是个做糕点的,他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帽子,一身的面粉,手上还沾着生面。
  一个大炉子里面是什么也看不见,只见炉子口冒着烟火很热。白老板身手不凡竟能从炉口里拿出两个焦黄的面疙瘩,形状像狗的爪子。
  “诶吃了我的‘金刚李,’保管你不饿,很抗饥。”老板用牛皮纸包了两个金刚李给我,放到手上还很烫。原来老远闻到的香味就是这个面疙瘩。还挺香。真不污了他的招牌七里香。
  “带着它,到电影院看电影饿了就吃,”外公说着又给了我五块钱,“这钱是给你买冷饮的。”
  我认得电影院的路,带着金刚李我一个人去了电影院我和外公约好了下午在铁观音茶楼见。
  从老街过一座桥就是电影院,这里的海报贴的漫天飞。我看了看今天的电影有两场一场是《小兵张嘎》一场是《赤子威龙》。
  陆陆续续进场,空旷的电影院,座位由高到低从后场排向前场,落差的大让人很胆战心惊。熄了灯,电扇也开了,黑漆漆的。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字母打在诺大的屏幕上,一颗心放光彩。熟悉的片头开始了。
  电影换片时我去了小卖部那时人都排着队在等买冷饮。我也是很乖也不插队。等到我了我买了一个雪豹,就是一个大冰块。托在手里冰凉冰凉的还冒着冷气。我要了一个麦管,因为这是有经验,这么大的冰块不能一口吃掉这能等它慢慢的融化,用管子吸这就解暑凉快了。
  饿了就吃外公买给我的金刚李,两场电影很快就看完了。灯亮了,人又陆陆续续离场。看看小卖部的钟此时已经下午一点钟。我也不饿就径直去了老街去铁观音茶楼和外公碰头。
  老街就在鹤溪河边上,过了桥我从老街的入口进去,此时,天骤变下起滂沱大雨,我在一家游戏厅门口躲雨。招牌上写着我不认识名词——k.o。看来我真是个乡下孩子。
  隔着半掩的门我听到里面传来声音。借光看见游戏厅里屏幕上是健硕的红头发绿眼睛的勇士在打斗又甩胳膊又踢腿的,而且说的都是英文,但是更起劲的而是握着摇杆的小年轻应该念初中了吧,他们手不停嘴也不停,又是激动又是呐喊,我真是没法理解这有那么好玩吗!
  当然里面有一个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是一个女孩,留着蘑菇头和她打游戏的性格一点都不搭调,原来她就是我后来初一的同班同学陈美。这是后话。
  半刻钟夏天的雨就停了,我沿着湿漉漉的青石板路去寻找铁观音茶楼。
  找到了,那是一家两层楼的仿古建筑。
  一进门,数十张八仙桌,里坐客满。他们都是来喝茶的吗?!
  “找人吗?”这个人是常来发一个茶楼的伙计他拿着一个又尖又长嘴的铜茶壶。
  “我找姜乾!”
  “在二楼雅座。”
  上了二楼我就听到了外公的声音,他在双栖斋,里面一个七十上下满头银发的老妇人,可是她的精神很好,连牙齿也很好在嗑瓜子。
  “哟我的宝贝回来了!”外公笑着说道,“怎么找来的!”
  “我认得字嘛!”
  “你的外孙!”老妇人问道,“长得真体面。”
  “叫萧奶奶!”外公说道。
  “萧奶奶好!”
  “真好,来吃瓜子,”萧奶奶抓了一把瓜子给我。
  “都看什么电影了?”外公问道。
  “《小兵张嘎》《赤子威龙》”
  “给我讲讲!”
  “我就奇怪为什么电影里面的坏人并不坏!”
  “好家伙还知道好人坏人!”
  “汉奸为什么帮游击队传鬼子的情报,而且柯受良是个黑帮还帮着卧底警察救小固。真弄不明白!”
  “好小子电影没白看,竟然记得剧情,其实这人啊并不是非黑即白,人都是有多面性,只是角色的需要会把人分成好和坏,这是为了教育的需要,为了给受众建立是非观。”外公讲的道理我并不明白可是我知道这是对的。
  “乾啊,当初你在码头替我干活的时候不是也是一根经现在怎么变得圆滑了?”原来这个萧奶奶是个帮主。年轻的时候在码头上混过怪不得我见她的眉宇间透着一股江湖气。而且说话谈吐很威严。
  “我当初是认死理的,把人看得太单一,其实人啊是个复杂再不过的东西了,谁能够摸透对方的心就可以驾驭对方。”外公说道。
  “当初,你干会计,我就看重了你的实诚,不弄虚作假,但是你也得罪不少人,人嘛寻点私心是必要的可是你是不卖别人的帐,到底还是个直肚肠。”萧奶奶说道。
  “人没点真本事在哪都不会招人待见的,你当初不也是看中了我这一点么!”说着,外公看了看萧奶奶的眼睛我发现了不一样的光,这是一种爱慕的神色,我看着有点迷糊,是不是我的小小心灵已经有了爱情观,不对,我外公可是有老婆的人。一定是错觉。
  “其实我很感激你,没有你当年的接济我是活不成的一家老小终得饿死。”原来在三年自然灾害那年这个萧奶奶给了外公家很多恩惠,不然也不可能有我妈妈和我了。
  “你每次来喝茶都提这事,其实只不过是江湖恩义,你犯不着老记挂着。”说到此,原来是江湖的道义才驱使着外公念念不忘这间茶楼和这茶楼里的人。
  “老板给你们添点茶!”常来发加了水退下。原来这个萧奶奶是茶楼的老板。
  “夫人最近还好吗?”萧奶奶问起我外婆。
  “她老样子整天吃斋念佛,”外公喝了一口茶。“这茶越喝越有味道了。和你比起来她是老得多了。”
  “年轻的时候她可比我漂亮多了,”
  “哪有,你还是那样有风度,说话从不挑刺,很有亲和力。”
  “这是在江湖上历练出来的,你也可以啊,现在处世也圆滑了。”
  “外公江湖是什么东西?”我突然打断他们的对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萧奶奶说道。
  “江湖好玩吗?”
  “人心险恶好自为之!”
  “是不是坏人常欺负好人?”
  “是的,可是邪不压正的道理也是有的,坏人自有坏人磨。”
  “好难懂!”
  “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地方,是难懂可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你也会,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吃过茶快两点我和外公打算走。此时,萧奶奶包了很多茶叶和一个红包给外公,我很惊讶为什么这个老奶奶会如此大方。
  离别时,萧奶奶送我们到茶楼外,再三叮嘱要保重身体并代她向外婆问好。我回头看看她依然没离开目送我们很远。
  “老板不要看了,他是不会回头的。”伙计常来发叹息道,“真是个好命人,也是个无情人。”
  “可是仁义在我就愿意!谁叫我是铁观音呢!”
  八仙来是张发财开的棺材铺。门口挂着一个因为常年雨水浸泡而退了色的小花圈。里面是一口口叠起的棺材有黑的红的黄的。进门就闻到一股子香味,是那种劣质的线香。上面供着财神爷,看来和他的名字一样天天想着发财,材发的越多他越发财。
  “张老板来束线香!”外公记得外婆交代的事,“老价钱?”
  “多买多送!”
  “就初一十五点点用不着那么多!”看着时日还早,外公就和张发财聊起了天。
  “老姜我们也是老熟人了,你给我算算命我阳寿也还有多少?”张老板倒是心直口快。“天天赚死人的钱我也是作孽!”
  “张老板你这话就差远了,钱没错,人更没有错,”外公接过张老板递来的香烟,“人总是要死的,谁不要棺材啊,你不是在作孽是在积德,不过棺材质量可要上乘的,可不能偷工减料。”
  “那是,我们诚信经营,保质保量。”
  说毕,我和外公回去了。
  “外公你说那个棺材店老板还能活多久?”我问道。
  “人各有命,谁知道呢!”外公打了一个哈哈。

好像我满月的时候我奶奶就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会有一幅我奶奶在病床上抱着我的画面,记住那么远的婴儿时期的记忆貌似有些不合常理,但我就是记得。再大点的小时候看见别人有奶奶颇是羡慕,转而安慰自己,我有外婆呀。妈妈说,每次去外婆家,哪怕再没有吃的,外婆都会找出一块冰糖塞到我的嘴里。所以我想起外婆,许多都是吃的。包括怀孕的时候有次去看她,外婆说说你饿不饿,我说我不饿,然后不由分说地跑到厨房煮了三个蛋给我。端来的时候我吃了一口,甜得我再也吃不下第二口了。但是我怕她说我不吃,悄悄地叫老公给吃了。外婆说,我小时候总是跟在她后面,她上厕所都跟着。那么小的我,一定是知道外婆疼我,才锲而不舍地跟着。

再回到我自己做子女的身份上来,我有过太多的叛逆,和父母吵架、顶嘴,反其道而行,总之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而父母却和大多数父母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这种宽容与慈爱,是我到现在才理解到的,当我理解到时,心里满是内疚与痛苦,恨当时的自己不懂事,太自私。我有算过一笔数,设人的生命为75年,爸妈生我的时候25岁左右,他们还有50年的时间可以和我相处,小学的时候我是留守儿童,减去这6年,我还有44年的时间,减去小时候的5年和中学时代的6年相处但已经过去一共是11年,减去大学时代和刚刚参加工作这6年。我还有27年的日子可以和父母相处,但在27年里,是满打满算的27年,自己都还只是一个刚刚步入社会的人,给几年让自己安家立业,剩下与父母的相处也就20年,这20年,是一个多么短的数字,转眼间就过去了,我常常在想,凭什么不去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且这20年里,还是自己放宽计算的时间,谁也指不定日后会怎样,或许陪伴他们的时间更短。所以我是一个害怕意外发生的人,我会珍惜如今正常运转的每一秒。那么你呢?

我不知道外公去世以后她一个人是怎么过的,我经常想起来外公的葬礼,那一幕像一面铜镜一样越想越清楚,外公躺在一块门板上,脸上盖着一张黄纸,脚和手露在外面,身体下面的门板上有油浸湿的痕迹,装入棺材以前裁缝给他穿一层又一层的衣服,人们聚集在客厅里,门口的水井旁,小陇上,空气纹丝不动,呼吸都是静止的,我和表妹站在一起静静地看着,在那时候,一转头,才发现我外婆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坐在床沿上,一只手放在腿上,一只手抹着眼泪。我轻轻地抱着她,拍她的后背。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不让她看外公最后被送入祠堂装入棺材填进石灰直至入土,她就那样,一个人坐在床沿上,安静地抹着眼泪。

在生活当中我们不乏看到很多突如其来的消息,某某得xx病去世,某某因为车祸身亡,某某因什么原因而告别人世,但听到这些时,不禁会打个寒颤,感慨万千。

日子飞快地过去,我父母的家和我的家离外婆家越来越远,去外婆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小时候开始是睡在外婆的床上,后来有时会和表妹睡在长着虱子的床上,后来大年初二去吃外婆做的一顿饭,再后来,吃的是舅妈们做的饭了。今年过年回去没有吃饭就离开了。我忽然意识到,也不过一年见外婆一次,继而想到,不知道还能见几年。外婆说,我就是耳朵不太好,其它的都还好。前些年还听妈妈说,外婆闲不住,在家里种着棉花还卖了800块钱,藏在衣服口袋里还被小舅舅拿走了。后来给她点钱,跟她说,你自己花啊,别给小舅。不知道她是听清楚还是没听清楚,笑着点点头。是哪一年,临走的时候外婆拎着自己种的绿豆和养的鸡下的蛋,送到车上。今年跟弟一人给她包了个红包,后来走的时候,她又把红包硬给塞了回来,说,你妈没钱,拿回去给你妈。等我回家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里面被她加了一张。等我回来我才想起来,她跟着我,一直送我们到了车上才回去。我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才发觉,外婆是想多看我们一会儿。

图片来于自摄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就知道我外婆是好着的,因为怕爸妈知道我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