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是这些话,  以下为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他上瘾了。他喝完酒就习惯去时间沙。天天乐此不彼。 晚饭和几个他异常讨厌的朋友一起喝酒的。饭桌上翻来覆去就那些话,你个色鬼你个花鬼。你是头猪你才是猪。你喝!你喝!你大

图片 1 他上瘾了。他喝完酒就习惯去时间沙。天天乐此不彼。
  晚饭和几个他异常讨厌的朋友一起喝酒的。饭桌上翻来覆去就那些话,你个色鬼你个花鬼。你是头猪你才是猪。你喝!你喝!你大口点好不好!弄弄光弄弄光好不好!喝酒不要像个娘们样好不好!
  能不能有点新意?没有。他烦这些话。灌上两杯,嗓音就大了,他也是这些话。离开后就后悔。呸!这些垃圾,以后都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就根本不认识这些渣滓好不好?
  他混进大街上人群里,凌波碎步。他前面的路仿佛生叉展枝,左斜几步右冲几步,慢时像在太空行走,快时如撞了弹簧。
  单飞走进时间沙演艺吧的时候,酒劲像活动频繁的火山口里的岩浆,喷发,一浪高过一浪。
  阿哟哎——单哥来了呀!站在演艺吧门里的迎宾,夸张地招呼着,一条藕白胳膊利索地搭在了单飞的肩膀上。迎面扑来的脂粉气张开着的雾网,将他身体罩了,他就响亮地打了个喷嚏。他脚步被带着往里走,眼睛斜睨着这个女孩。黑色露背晚礼,嘴唇猩红,蓝色荧光眼影,像夜空的一角。假睫毛长长的,迎着他整齐地扇动,让人容易想到水母类的幽魂。这女孩竟然还留着一头直发,和她浑身散发着的浓烈气息极不协调,像被烈火包围着的一片绿林,不认识。
  在夜店里上班的女孩,一到夜里就跟在复印机里打印出来的一样。单飞顺势揽住女孩的腰,她就咯咯地笑。
  他将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倾斜到了她身上。女孩歪歪斜斜地把他送到了慢摇吧演艺台旁的一个座位,冲不远的地方打了个手势,然后趴在单飞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单飞哈哈哈大笑,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女孩一扭一摆,又回到门边去了。 老板,请问要点什么?被黑色晚礼招呼过来的一个少爷微微俯下身子站在了单飞的身边。
  去!把宝宝给我叫来!单飞大声说。脑袋左撇右捺,眼光拔开人群,四处寻找。
  单哥!一个梳着短发的小公主提着过长的白色群摆,一路小跑到单飞的身边。怎么不提早给我打个电话呢?宝宝长着一张宝宝脸,圆润嫩白,细长的两道眉像两只时刻蠕动的小虫,此时二虫斗虫般地仰起头,在她脸部呈现出夸张的八字形。神态极像小时候被奶奶叫去跪拜菩萨的妹妹。
  切!我天天都来还要打电话?单飞昂了昂头,像只伸脖子准备打鸣的公鸡。
  单哥!不是这意思啦!我……她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场子里有规定,有预约就算公主个人定座,有定座消费的百分之五提成的。其实场子里所有公主都挖空心思想把熟客揽到自己头上,让大堂经理记上一笔拿提成。久而久之见着客人就习惯性地说:怎么不提早给我打个电话呢!单飞每次出手都很大方,那点提成根本就搁不到什么了。宝宝心里一急,脸上那两只争虫如斗败的公鸡,一齐偃旗息鼓。单飞看着哈哈大笑。好好好,只要我脑子还清醒就一定一定给你打电话。
  宝宝更解释不清了,苦着脸嘟着嘴笑。不是这意思啦——
  不是这意思啦——那就是那意思啦——我知道你的意思啦——单飞就逗她玩儿。
  你……宝宝急的就跺脚。
  单飞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几张百元钞票,连同一张会员金卡一起递到宝宝手里。
  给我来半打啤酒,你喜欢要什么你自己随便点。单飞轻轻拉着宝宝的耳朵,像对着话筒。演艺吧里嘈杂的打击乐将他的声音稀释成隐隐约约。
  宝宝来时间沙上班时间不长,不到一个星期,就碰到一个男人喝的酩酊大醉。看着已经滑到椅子底下去的那个男人,宝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硬是一个人把他从地上连拖带拽的弄出了时间沙,塞进了出租车。也是那天晚上,宝宝随时挂在脖子上的玉佛挂坠被弄丢了,那天晚上之后,宝宝发现这个男人原来是时间沙的常客,知道了在这里大家都称呼他为单哥。后来单哥又重新买了一个玉佛挂坠送给宝宝以示感谢。
  单飞知道在这种夜场里上班的少爷和公主,是靠每天晚上给客人点酒、饮料、点心的提成来拿工资的,所以自那晚之后每次来时间沙,单飞都是叫宝宝来为他点酒。
  啤酒盖被嗑开,液体从发泄口狂涌而出。演艺台上,热闹的表演也开始了。
  喝酒,吸烟。烟雾朝着更明亮的舞台汇集,随着晃动的人影摇曳、徘徊、迷离。
  酒精在体内膨胀、发酵、运转。
  他大口大口吞咽着从酒瓶口流出的液体,享受着啤酒里的气泡穿越鼻腔,直冲头顶的快感,像绽放的烟花。
  好!台上八个舞女,舞姿火辣。单飞使劲拍了一下巴掌大吼了一声。他的这声好,引来了周围许多个人的目光。单飞盯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些大腿,舞台上的灯光一会儿将它们变成绿色,一会儿变成紫色,一会儿变成红色……他像是失控一样,猛烈地敲打着桌子喝起彩来。
  一曲舞毕,台上的人在转暗了的光线中退下台去。走下舞台的时候,其中两个表演的舞女回头看了单飞一眼,相互在窃窃着什么。单飞感到冲向头顶的酒意越来越浓了,集成团,沉甸甸。他用手撑着额头,紧闭着眼睛甩了一下头。我觉得视觉所能及范围,越来越缩小。不得不左右侧过身子才能看见演艺厅里更大的空间。最终他把视线转向离表演台较远的一个黯淡角落。那里有一小簇红点在一张红唇间一明一暗。单飞又闭了一下眼睛,努力将分散的影像重叠成一个。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半瓶啤酒,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点红,站起身来,扭头朝门外走去。他确信自己能把车开回家,他娘的,管他什么狗屁交警。他踉跄着朝出口走去。靠近门口的一个角落有一阵骚动,单飞边往外走边顺手将手里的酒瓶丢到了路过的一张桌子上。
  程渺是凌晨2点钟接到的电话。值班民警在电话里向他汇报说,时间沙演艺场有人醉酒闹事,被附近的居民投诉,现在他们和救护车都已经赶到现场。程渺挂上电话,拿起警服和车钥匙就冲进了夜幕里。等他赶到时间沙的时候,刚好看到那辆救护车绝尘而去的背影。手下的民警说,小混混们的斗殴,祸及了里面的一个公主,那女孩满脸是血,看样子伤的不轻。
  说说吧,怎么回事啊?程渺坐在椅子上,看着蹲在自己跟前,已在局里跟他们的人混了个脸熟的几个混混。
  一个嘴角一片淤血的混混陪着哭笑脸说:大哥,今儿晚上真是喝多了,您就网开一面……
  那笑脸比哭还难看。
  谁他妈的是你大哥?程渺一拍桌子一瞪眼。
  程队程队,您消消气,消消气,这傻B不会说话,您别理他。另一个衣服破成一缕一缕还沾着血的混混抬起头来,也陪着一脸地笑。我们兄弟几个今天喝的多了点,闹着玩闹急了,您大人大量,把我们当个屁给放了吧。
  少跟我玩嘴!又磕药了吧!
  没没没,哪儿能呢!我们怎么能干那样的坏事啊?
  好!没干最好!我马上叫人来给你们检查,如果查出来磕了的话……后果不用我说吧?
  程队,哎!程队,别别别,您先别打电话,有什么事您直接问我们不就得了。
  程渺吸着烟,翻看着混混们的几页口供。分药不均,口舌进而引发斗殴。那个身上沾有血迹的混混,满脸委屈的表情还在程渺的眼前浮现着。要不是这狗日的跟我亮刀子,我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啊!正好一哥们儿出门的时候放我身边一个酒瓶……你说那女孩什么时候不好过来,偏就这时候蹿过来了!
  第二天单飞到办公室就已经是九点多了。翻了几页放在桌上的财务帐单,怎么都是净出不入?他喊了几声,把秘书叫进办公室。
  你等下问问看,那个迭卡宾馆都已经营业半年了,怎么另一半的装修款还没有打进来?
  老板你忘了,那宾馆装修过的地方到处出问题,人家不高兴呢,都说了不搞好不付款了。
  哦,这个死老张,叫他去处理的,多少天了?他人呢?他已经记不起很多事情了。
  老板,你又忘记了?老张都失踪快两个月了。
  单飞脑子这才有些清楚起来,思维慢慢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连惯起来。
  他给老张权力很大,接到的单子都由他负责谈价施工收款。老张来公司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他失踪他才警惕起来,发现老张经手的工程漏洞非常多。他正准备好好理一理,发现这个人早就消失了。
  听到秘书关上门出去的声音,单飞坐在老板椅上转了个圈,面对着从窗外洒进来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他松了松领带,感觉到昨晚的酒精残留在体内像干燥的海绵,哧哧地吸着体内水份。
  他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就猛喝,隔夜茶的馊味,夹杂着液体的滋润,传遍身体,罢了,他狠喘一口气。
  他拿起电话摁了呼叫键:把司机叫来,拉我去趟实验小学。他想起来很久没看到儿子了,儿子快要上中学了,今天去给他送点钱,顺便也了解一下他最近在学校的情况。
  儿子在校园里见到他之后表情漠然,除了回答是,没有,还好之外,好像再没有别的话可以说。单飞看着眼前又猛长了一头的儿子,想拍拍他的肩膀,却伸不出手去,立在他们父子之间那堵厚厚的高墙将他已经抬起来的手硬硬地挡了回去。单飞的胃里一阵翻腾,酒精的味道又泛到了咽喉处。他咽了一口唾沫,好像想掩饰什么一样,无力地挥了一下抬起来的手说:上课了,你回教室吧!
  单飞脱下西装搭在手臂上,慢慢走出学校大门来到自己的车跟前,一只手撑在车顶上,额头有汗水流下来。黑色帕萨特的车身已经吸收了充分的阳光,摸上去很烫手了。他转到车子的另一面拉开了司机的车门:你打车回公司吧,我自己开车。
  单飞戴上墨镜将车发动起来,车子拐上大路的时候,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兄弟,在哪儿厮混呢?中午一起吃饭!
  半个小时后,单飞和程渺一起坐到了这家海鲜馆。
  怎么,看你这幅憔悴的样子,昨天晚上是不是被小敏折磨了?哎——你看你不再是小年轻了哎,悠着点不行么!毕竟不是饭菜,一定要天天吃的啊。单飞看着程渺布满意血丝的双眼和满脸的疲态,就逗他,夸张地不怀好意地哈哈大笑。
  靠!我还折腾个屁啊!哪有那心思,是几个小混混尽他妈的给我惹事添麻烦!这次事情闹大了,时间沙里的一个服务员被破酒瓶捅了,右边眼珠子都被抠了出来。唉——那小女孩可怜的,才刚刚20岁呢。以后她再怎么弄啊!有苦头吃了,搞不好一辈子都跟着倒霉了。程渺夹起一条炸鱼连肉带刺的塞进嘴里就咀嚼起来。
  好好的小女孩,怎么就要去那种地方上班,估计她这个父母肯定不担责任,没得好。
  应该是吧!单飞突然情绪就低落了。他想到儿子。父母要是管得好,不可能会让她去那种地方的。
  就是,说不定又是个单亲家庭,长辈根本就不知道她在时间沙。想不通现在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单亲家庭呢?
  单飞抬头盯着程渺油光光的嘴唇,昨晚的黑色晚礼、变幻的灯光、裸露的大腿、倒进嘴里的酒精还有那一点红,飘飘忽忽地出现在他眼前,像雾像雨像风像梦里。
  上午看儿子去了?你儿子现在怎么样?
  突然感觉他长高了很多,很多,但是……跟我像有深仇大恨似的。单飞放下筷子,胃里又一阵翻腾。
  我说,你离婚也快十年了吧,也该再找个女人结婚了,当然,姑娘最好,还可以再生一个,不要放在老人身边,再累也自己好好带起来,这样跟你感情就好了。陈渺近十个小时没有吃东西,边说话边吃,不耽误往嘴里运输食物。你说咱们上中学那会儿,就你个家伙懂事早,谈恋爱早,怎么搞到个现在就你落了单呢!
  单飞的头开始疼起来,像是有只猴子在脑瓜里折腾。算命瞎子给我算过命,说我晚年注定是孤单的,你说女人是不是都跟我有仇啊?是不是我上辈子害了很多女人,这辈子现报了。小孩子他妈,离婚后跟我就是个陌生人了,生怕让人知道认识我就要大难临头似的。小园为了我,她能离家出走,最后却能宁可吃以前她那个男朋友的回头草,不再搭理我了。
  还有不管家里人的反对,专门从黑龙江赶来陪我过年的思伊。最后突然人间蒸发,跟我玩了个不告而别,这……我到现在都没有明白,我怎么了,没有骂过她没有打过她,究竟怎么了?我莫名其妙啊。
  最让我憋屈的是小倩……
  小倩?哪个?被截了腿的那个吗?程渺点了一支烟。
  你的记性被狗吃了啊,还能有哪一个?单飞的情绪有些激动嗓音高了起来。那天晚上我也没喝酒啊,怎么车就翻了呢?怎么我跟车里的另外两人都没事,偏偏她伤了,还截了腿呢?唉——我现在都没弄明白这些个问题。他用手抹了一下鼻子,好像还能闻到那天夜里浓浓的汽油味。
  你就别胡扯了好不!还听什么算命瞎子,瞎子都看不见你长个什么模样,还能知道你的命?下次你去问问算命瞎子,问问他你长个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一只眼睛,两张嘴巴的。你赶紧把自己日子过安稳来好不好!还有,你能不能稍微收点心?你跟小园在一起,却要让她看见你收到小倩的短信,跟小倩在床上怎么又有阿香阿莲来敲门,你是不是太乱了点?要谁谁也得跟你不告而别啊!兄弟,你现在是有自由不假,但也别捡着个杏就往筐里扔,好不好?程渺又对着鱼肚下了筷子。

  前言:

  首先沉痛悼念队友小倩,并就此次事件对其亲属所造成的伤害表示深深的歉意。

  本文旨在从当事人的角度客观真实的陈述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如有转载,请标明转载并说明出处,请勿对标题、内容做任何修改、删节及部分引用。

  以下为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4月30日晚11时许,一行12人,自北京南站乘坐2141次列车,车票是硬卧。

  5月1日下午14时左右,车至乌拉特前旗。吃饭,16时许包乘一辆中巴车,至七星湖,买门票。湖边扎营,做饭,睡觉。

  5月2日,上午6:30拔营(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38。4公里),8时许于附近牧民的村庄,雇到一头驼水的骆驼。骆驼驮了所有人的水,约120升。天气晴,有风,上午温度并不很高。全队速度较快。单飞携带GPS在前面带路,骆驼跟着单飞走。小倩走在队伍前列。中午13点之后,风减小,气温渐渐升高,全队速度有所下降。中午14时左右,全队已经徒步约13公里(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25。1公里)。牵骆驼的牧民要求返回,卸下水,分在大家的背包里,随后牧民及骆驼返回。此时气温较高,大家原地休息,4小时之后,大约18时许,气温降低,全队重新出发,速度较慢,又徒步约2公里(GPS显示,此时距离夜鸣沙23。2公里),大约晚19:30,扎营休息。21:00,小倩与大家一起吃晚饭,睡觉前与同帐的女孩聊天唱歌,晚间睡眠也很好,未发现任何异常。夜间有风沙。

  5月2日全队徒步共计15公里,顺利完成了原计划,而且全队精神状态都较好。

  5月3日,由于天气阴,天亮较晚6:30起床,小倩与深蓝、野骆驼、单飞一起吃早饭,早餐主要为咖啡,麦片,卤鸡蛋,烧饼,榨菜。

  收拾东西,拔营,出发时间大约7:30。全队由小刚在前面带路,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和路线前进。天气较为凉爽,经过一日两夜的消耗,大家的背包有所减轻,因此速度较快。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他也是这些话,  以下为此次事件的全部过程

关键词:

上一篇:只有女儿没有儿子的家庭,景藩老汉说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