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萝丽斯是英国人,Beauvoir与萨特的情意始即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43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因为对 Anna Mouglalis 的迷恋,去看了Amants du Flore。 最漂亮的存在主义者 迷上一个全新的世界。不知是Anna气质太过非凡,还是Simone de Beauvoir的独立宣言“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

图片 1

因为对 Anna Mouglalis 的迷恋,去看了Amants du Flore。

最漂亮的存在主义者

迷上一个全新的世界。不知是Anna气质太过非凡,还是Simone de Beauvoir 的独立宣言“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直入人心。

  从1939年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到了1945年,以4月30日的希特勒自杀和5月8日的德军投降终止了欧洲的战事;太平洋地区的战争也以9月2日的日本签署正式投降条约而告结。这是法、英、美、苏和中国五个“同盟国”的伟大胜利。为使世人了解美国在这次战争中作出的贡献和付出的牺牲,法国的六名记者应美国战争情报署之邀,于1945年1月12日搭乘军用飞机,去访问美国。经巴黎被占领的最后几年具有极大影响的抵抗运动报纸《战斗报》(Combat)主编阿尔贝·加缪推荐,该报的积极撰稿人、作家和哲学家让-保罗·萨特(Jean-Paul Charles Aymard Sartre,1905-1980)以该报特派记者的身份随团出访。

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 (1908.1.9—1986.4.14),二十世纪法国最有影响的女性之一,法国著名存在主义学者、文学家,女权运动创始人之一,让-保罗·萨特的终身伴侣。一生写了许多作品。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称她为“法国和全世界的最杰出作家”;另一位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则在一次讲演中说:“她介入文学,代表了某种思想运动,在一个时期标志着我们社会的特点。

  在这次出访美国的时日里,萨特的女人名单中又增添了一个新人物,那就是美国作家阿克塞尔·马德森(Alex Madsen)在《波伏娃和萨特的共同旅程》(Hearts and Minds: The Common Journey of Simone de Beauvoir and Jean-Paul Sartre,1977)中说的,“他被雕塑家戴维·黑尔介绍给多萝丽斯·V,在两个夜晚的求爱之后,他成了她的情人。”

Beauvoir出生巴黎,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1929年通过考试,和萨特同时获得哲学教师资格,并从此成为萨特的从未履行结婚手续的事实上的终身伴侣,被称之伴侣的最高境界,不被一纸婚约所束缚,但是又比婚约来得更为真实。

  这里隐去真实姓氏的多萝丽斯·V,即是多萝丽斯·瓦尼蒂(Dolores Vanetti)。

Beauvoir与萨特的爱情始即于1929年,那时两人正为巴黎索邦大学的哲学教师考试做准备。Beauvoir一心想与这位充满魅力的知己分享一切。但是风流的萨特与她提出了特殊约定,萨特令Beauvoir卷入到丰富多彩而荒淫放荡的生活。之后,她创作了《第二性》。

  多萝丽斯是法国人,嫁给美国的西奥多·艾伦里希医生(Dr. Theodore Ehrenreich)后,一直生活在美国,直到2008年7月13日以96岁高龄在纽约的家中平静的睡梦中逝去,但都没有失去法国的口音。多萝丽斯是一名电台记者,二战中,她通过“自由法兰西之声”(Voice of Free France.)从纽约向法国人讲话,为人们所熟知。一生中,她结识了很多知识界和艺术界的名人朋友,包括大画家马赛尔·杜尚、大诗人安德烈·勃勒东。

Beauvoir出身于守旧的富裕家庭,但从小便拒绝父母对她事业和婚姻的安排,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她和萨特相识后,两人有共同的爱好,有共同的志向,成为共同生活的伴侣,但终生没有履行结婚手续,并互相尊重对方与其他人的性关系,但两人建立在互相尊重,有共同信仰基础上的爱情非常强烈。

  这是一个少有的奇特女人。她爱好广泛,喜欢捕鸟,喜欢采蘑菇,喜欢收藏艺术品,喜欢人类学考察,喜欢去世界各地旅游,还喜欢一支又一支地抽烟,她曾做过演员,以惊人的美艳为人所称道,极大地吸引萨特,是萨特的缪斯。

萨特去世后,Beauvoir写了《永别的仪式》,是对与萨特共同生活的最后日子的痛苦回忆,流露出强烈的爱意。

  萨特在情感的倾注上是自由的,不过也只能说是半自由,因为他与女作家波伏娃之间,从结成爱情之日起,在长达数十年的感情维系中,虽未举行过婚礼,却订有契约式的协议,确定他们两人的关系是“必需的”,但没有履行一夫一妻制的义务,对方只有在某一特定时间内才是自己的一切,各人另外都可以有“偶尔的”伴侣,只是应让对方知晓。这就是说,他们在把对方作为不可缺少的爱的同时,既允许自己,也允许对方有“偶尔的”风流韵事。他们是这样订了,他们一直也都是这样实行的。

Beauvoir去世后,和萨特合葬在巴黎蒙帕纳斯公墓。手上戴着奥尔格林向她求婚的银戒指。

  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1908-1986)出身于巴黎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15岁时就决心将来要做一位名作家。中学毕业会考后,她先后入天主教学院(Institut Catholique)和圣玛丽学院(Institut Sainte-Marie)学习数学和文学、语言,最后进了巴黎大学著名的索邦学院(Collége de Sorbonne)。在这里,她对哲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她也是在这里开始熟悉未来的大哲学家萨特的。

 

  先是1929年,21岁的波伏娃参加哲学方面的学衔考试(agrégation),是所有考生中最年轻的一个,并以第二名录取,第一名是24岁的萨特。于是,波伏瓦去了鲁昂的寄宿学校任教。萨特则任勒阿弗尔(Le Havre)中学的教师,1933年至1934年曾花一年时间在柏林的法兰西学院(Institut franais)研究胡塞尔现象学;1937年任纳伊(Neuilly)中学教师;世界大战开始后,于1939年加入法军,法国解放后脱离教职,把全部时间都用于写作和出版事业,不但他创办的《现代》(Les Temps modernes)是左派知识分子中最有影响的一份杂志,在此期间,他还出版了《存在与虚无》、《想象力的现象心理学》和《恶心》、《苍蝇》等多部哲学和文学作品。

Anna Mouglalis 的非凡气质总是饰演这种女性的唯一,不论是COCO,还是Beauvoir。我始终觉得Beauvoir是委屈的,萨特早已娶了她人,在他服兵役的时候,在他堕落的时候,Beauvoir始终在他背后为他弥补写作。人们说,萨特是她的男人,人们说,没有Beauvoir就没有萨特,也许这种女性并不屑于名分,然而我始终无法理解这为爱的隐忍,为爱人可以牺牲,却无穷无尽。她为萨特放弃了奥尔格林在她四十岁的求婚,她愿意为萨特与美国妞的恋爱牺牲自己的辛苦工作,也许存在主义女神的思想是我这般凡人无法理解的,但是女人,她亦说,女人不是依属男人而生活存在。我无法妄断她的生活,却岂不是为了萨特一人。

  在这些时间里,波伏娃和萨特分居两地,但在感情上是密切不可分,同时也尽量待在一起,使情人和朋友的双重关系融合成为一种生活,让他们所说的两个“你”创造出一个“我们”。

看完片子,有种酸楚。

  只是,尽管如此,而且尽管在此之前,他们各人都另有“偶尔的”依附,当得知萨特和多萝丽斯·瓦尼蒂闪电式地相爱到已经无法分离,甚至约定希望每年都能相聚二三个月,而事实上也确实在这样做时,波伏娃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好在时间不长。

 

  波伏娃8岁时就开始写作,而真正开始展露才华是在50年代。她以她自己、萨特和她学生奥尔迦·科萨凯维兹(Olga Kosakievicz)的故事为基础、写于1935至1937年、表现一位少女在一对夫妻家做客,不知不觉中使他们的夫妇关系遭到破坏的小说《女客》(L' Invitée)于1943年出版,为她成功地赢得了公众的承认;1941年至1943年,她又创作了《他人的血》(Le Sang des Autres),在1945年出版后,引起文坛的轰动,被认为是法国抵抗运动时期最重要的存在主义文学之一;同时她还在1943年和1944年写了最早的哲学随笔,题为《皮鲁斯与斯内阿斯》(Pyrrhus et Cinias)的论理学论文和小说《人都是要死的》(Tous Les Hommes sont Mortels)。此外,她和萨特的情侣关系以及和萨特一起出版那份极有影响的《现代》杂志,也为她大大地扩展了知名度。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多萝丽斯是英国人,Beauvoir与萨特的情意始即

关键词:

最火资讯